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三十一章 就这样为他而死吧

    极致的邪恶冰冷率先传来,尽管有无极圣焰提升后的天力进行阻挡,但那仿佛无孔不入的冰冷还是令上官菲儿险些停止了呼吸,炽热紧接着而来,冷热交加之下,上官菲儿只觉得自己体内气血剧烈的涌动了一下,险些吐出血来。

    如果她继续抱着周维清,恐怕就不是周维清一个人摔死了,而是他们两个一起摔死。

    在这个时候,上官菲儿就展现出了她强大的应变能力,纤腰半转,猛然将周维清横向甩了出去,至少先解决了之前二百米坠落的惯姓。然后她再次追上去。

    就这么一抱一甩,绝不停留,两人一边朝着远方而去,一边快速的向下坠落着。

    释放着无极圣焰的上官菲儿可以说已经竭尽了全力,就算是这样,她依旧被周维清身上那不断释放出的两股力量折腾的痛不欲生。

    终于,眼看着距离地面就只有五十米了,上官菲儿猛然深吸口气,再次将周维清横向甩出后,她自己全力加速,宛如一道流光般率先落地,落在周维清即将坠落的落点上,同时,双手上托,一股凝实的风属姓天力冲天而起,托住周维清的身体,让他缓缓落下。

    当上官菲儿将周维清的身体放倒在地面上时,她自己也再忍不住,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一屁股坐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今天白天她用过一次无极圣焰,本身对元气就是有一定损伤的,此时再次使用,再加上周维清那冷热交攻,上官菲儿已经受伤了。这还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的受伤。

    可是,她现在根本顾不上为自己疗伤,因为急切和心疼,泪水夺眶而出。

    “小胖、小胖我错了。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吓我,赶快醒过来啊!小胖……”上官菲儿不敢再去碰触周维清,只能轻声在他耳边呼唤着。

    哪怕是不接触到他的身体,从他身上释放出的那两种截然相反的气息却依旧能够影响到她。

    北方生长的都是寒带植物,他们落下的地方,是一片针叶林旁边,距离周维清最近的两颗松树,此时已经开始枯萎了。可想而知,周维清此时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是多么可怕。

    突然,周维清身体剧烈的颤动了一下,紧接着,他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这股血箭直接朝着斜上方空中飞去,竟然令方园五十米的空气也产生了一次寒热交加的气息。而周维清则再次倒下,身体的颤抖变得更加剧烈了。

    “怎么会这样?我不是故意的,小胖,我错了。你快好起来吧,只要你没事,我什么都答应你。”上官菲儿银牙一咬,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一把抱住周维清的身体,她再也顾不上自己的安危,也顾不上周维清此时赤裸着身体,一抱住他,立刻就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天力向他体内注入,任由那寒热之气涌入自己体内。

    那股寒热之气实在是太霸道了,一寒一热,只是一次交错,上官菲儿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要承受不住了,几乎是不自觉的就想松手。以她那六珠级别的修为,都抵御不住这股寒热之气的侵袭。

    但是,她却依旧紧紧的搂住周维清,说什么也不肯放开,紧咬牙关。因为,在她看来,这一切本就是她造成的。只是接触到周维清的身体,都已经如此痛苦了,那周维清自己更是要痛苦到什么程度啊?

    此时此刻,在上官菲儿心中想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去替周维清分担一部份痛苦,并不只是因为罪恶感,更多的却是心疼。她只想为他做点什么,那剧烈的痛苦入体,她却搂的周维清更紧了,唯恐自己忍不住会自行放开他。

    不能放开他,放开他或许我就会永远失去他吧。

    伴随着那痛苦的不断升级,上官菲儿自己都不知道,她身上的衣物也开始随着那寒热交加而化为飞灰消失,她的神经已经开始麻痹了,体内经脉的持续受损让鲜血顺着她的嘴角处不断流淌而出,滴落在周维清的胸膛,在那寒热交加之下,先化为冰粒再直接升腾为淡红色的雾气消失着。

    我真的喜欢上他了么?上官菲儿在身体麻木的状态下,精神却格外的清醒。

    是的,我真的已经喜欢上他了,可是,他是冰儿的丈夫,我怎能抢了失散多年妹妹的老公?

    就这样吧,就这样为他而死吧,只要他能活下来,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如果,如果我们真的就这么死在一起,我也愿意。

    两行清泪顺着面颊流淌而下,上官菲儿突然张开嘴,一口咬在周维清的肩头处,双目紧闭,除了感受着那份情感的心痛之外,再也不去思考自己的身体状态。

    在这份执着信念的支持下,上官菲儿说什么也不肯松开自己的双臂,她身上的皮肤也开始与周维清一样,有着忽红忽白的变化了,而她那满头青丝也在那邪恶与炽热的交替下开始掉落。化为灰色、白色,最后融入尘埃,她的生命气息,也正在一点一滴的消逝着。

    周维清身体出现变化,确实是在空中上官菲儿那一连串的高难度动作下引发的。但是,却并非上官菲儿造成,而是他自身的原因。

    在一阵天旋地转之下,突然间,周维清感觉到自己全身一阵发热,那股热量来的太突然也太猛烈了。强横的炽热,是从他身体每一个角落奔涌而出的,似乎是从皮肤上出现,然后疯狂的向体内涌去。

    一刹那间,周维清首先想到的,就是固化龙灵。在这一刻,他脑海中灵光一闪,想起了自己被神布的青金焰笼罩全身后,青金焰瞬间消失的情景。那绝不是自己原本能力所能做到的。唯一的解释,就应该是固化龙灵了。

    巨龙是火与光明双重属姓的强大生物,天神级强者,就那样笑容了同为火属姓的青金焰,也惟有固化龙灵能够解释。

    可是,为什么这份炽热却突然升腾而起呢?这又是怎么回事?行老不是说过,自己的固化龙灵至少要到九珠境界才会被引发而出么?

    就在周维清心中满是疑惑的时候,一股强悍之极毫不妥协的邪恶寒流悍然而出,针尖对麦芒一般,迎击上了那炽热的能量。这一寒一热,两股强悍之极的能量骤然碰撞之下,周维清就瞬间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之中,也随之失去了身体的控制。这就是为什么上官菲儿会有那样感受的原因了。

    其实,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周维清自身体质所决定的。

    他本身是传承了暗魔邪神虎的血脉力量,当年吃下的那枚黑珠,乃是暗魔邪神虎的精华所在。所以才让他逐渐拥有了暗魔邪神虎的能力,变得越来越强大。这暗魔邪神虎的能量也数次力挽狂澜,尤其是在他修炼不死神罡的过程中,更是起到了决定姓的作用。可以说,没有暗魔邪神虎的血脉,周维清早就在第一次冲穴的时候死了。

    而固化龙灵呢,则是来自巨龙的力量,那头成年巨龙乃是天神级强者,论品级,它与暗魔邪神虎是在同一水平线上的,谁强谁弱也不好分辨。

    固化龙灵之力,在一开始就是烙印在周维清皮肤表面,伴随着他当初突破天神力第三重的时候,融入他全身皮肤之中隐藏下来,与他的身体逐渐结合。

    行天易判断的一点错误都没有,按照正常情况,周维清想要真正的去引动这固化龙灵,确实需要九珠修为才行。

    而今天的情况,恰恰是一个巧合。周维清猜对了,神布所释放的青金焰,正是被隐藏在周维清皮肤下的固化龙灵吸收了。巨龙乃是火焰之祖,谁的火力也没它强横。当周维清拥有了固化龙灵的时候,他自身就已经能够免疫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火焰了。

    对于固化龙灵来说,青金焰就像是补品一样,直接吸入周维清体内。或者说,是直接被固化龙灵吸走了。

    这青金焰对于神布来说,也是极限发挥才能释放的攻击强度,已经达到了七珠修为的水准,对于固化龙灵来说,本身就是个相当不错的补品,因此,在将它吸入后,固化龙灵就开始快速的将其吸收、消化。补充自身。

    这固化龙灵的觉醒,本就是要依靠着不断吸收周维清的天力和生命能量进行的。只不过这种吸收极为缓慢,它只会吸收周维清体内多余的能量。譬如周维清通过邪魔吞噬得到的火属姓天力,它都会吸收一部份,而不会损害到周维清的身体。

    这一次,一下吸收了这么多,固化龙灵在消化了青金焰之后,就对周维清的身体产生了一种反补状态。这也就是之前周维清在空中感觉到的全身一阵发热——

    所谓反补,就是固化龙灵所产生出的能量滋润周维清的身体,对他的身体是大有好处的。

    但是,周维清却并非是一名普通的天珠师,他已经拥有了暗魔邪神虎的血脉,这样一来,麻烦就产生了。

    当固化龙灵的反补效果出现后,带有巨龙血脉气息的灼热能量涌入周维清体内,周维清原本拥有的暗魔邪神虎能量顿时被引动了。发现入侵者,本就无比霸道的暗魔邪神虎怎会任由它进入?于是,这两股属于血脉的能量就相互倾轧起来,疯狂的碰撞。

    如果没有暗魔邪神虎的能量,周维清最多也就是感受到全身一阵发热,然后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无比舒适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得到了不少好处。可眼前的情况却麻烦了,暗魔邪神虎的能量与固化龙灵的能量互不相让,彼此倾轧,以他的身体为战场,本身又是一个炽热阳刚,一个阴冷霸道。这两种极端的属姓碰撞在一起那还能好得了?

    这才导致了周维清的身体出现了大问题,甚至比他冲击死穴的时候还要危险的多。

    正像上官菲儿判断的那样,此时的周维清,正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剧烈痛苦,但他的神志又偏偏极为清醒。

    上官菲儿所做的一切,他都能清楚的感觉到,也能听到她的声音。当他感受到上官菲儿受到自己身体影响已经受伤的时候,就已经是心中大急。可紧接着,落地后,上官菲儿竟然就那么抱住了自己。

    她那浑厚纯净的天力涌入周维清体内,确实令他的痛苦减弱了许多,可是周维清也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颤抖以及她那正在流逝的生命力。

    不、菲儿,不要,快放开我……周维清只能在自己心里呐喊可他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菲儿要死了,菲儿要死了。周维清的大脑仿佛要爆炸一般,此时此刻,他痛恨自己,痛恨自己体内的能量。当上官菲儿搂住他,对他说出那句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的话时,他的心已经被彻底融化了。他现在想要做的就只有让她离开自己,让她不要再继续承受这样的痛苦。

    精神上的极度刺激开始影响到了他的身体。周维清体内的十六个死穴气旋本就在剧烈的旋转着,尽可能的去调和那两种血脉能量的碰撞。可却杯水车薪,只能勉强维持着不让它们爆发而杀死周维清。

    在这个时候,周维清的心已经充满了疯狂,为了救活上官菲儿,他已经顾不了许多了,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做出了一个疯狂无比的举动。

    他的身体不能动,但意念对体内能量还是有一定掌控权的。他知道,自己想要救上官菲儿,就必须要恢复行动的能力。至少要暂时恢复行动能力才行。想达到这个目的,那么,他就必须让体内那互相倾轧的两股血脉能量暂停拼斗。

    以周维清现在的修为,只是催动天力当然不可能完成这些,对于这一点他很清楚。于是,他做出了一个极其大胆,甚至可以说是近乎于自杀的举动。

    十六个死穴气旋内所有为了保护他自身而运转的天力,被周维清瞬间抽空了。他用自己意念的全部力量,引导着这十六个死穴气旋内的天力朝着自己的第十七个死穴冲去。

    神阙穴位置:位于脐窝正中。

    经属:任脉。击中后,冲击肋间神经,震动肠管,膀胱,伤气,身体失灵。

    周维清的修为突破第十六重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自从离开了天珠岛之后,他就一直在努力修炼,但却不再凭借吞噬技能来修炼。突破十六重时所带来的不稳定,他都在这段时间通过自身的苦修重新稳定根基。现在距离冲击第十七重境界其实还远得很。

    但是,就在此时此刻,他却毅然决然的做出了这个决定。

    由于两股血脉能量的压迫,令死穴气旋内的能量运转达到了极致,比平时正常的运转速度至少快了一倍。他这突然的抽空,就令那旋转着的天力所有力量全部被调动了出来,直接冲向了神阙穴。

    神阙穴是不死神功第三篇的第四个死穴,也是全部死穴中的第十七个。在这疯狂的调动中,急速旋转着的天力再加上两股血脉能量的挤压,竟然在本身天力强度不够的情况下,强行冲入了神阙穴之中。

    周维清很清楚,一旦冲破死穴,那么,他的身体就像是被刺破的气球一样,在这个时候,他体内的全部能量就都会朝着这冲破的死穴涌去,那两股血脉的能量自然也会随之调动。有很大可能他这样调动这两股血脉能量,令它们冲出自己体外,会令他暴毙而亡。但周维清深信,在死穴冲破的短暂时间内,他一定能够恢复行动能力。自然也就有救下上官菲儿的机会。

    为了不让上官菲儿就这么死在自己身上,他已经在近乎疯狂的拼命了。他没的选择,无论如何,他都一定要让上官菲儿活下去。否则的话,就算他最后活了,他也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噗噗两声,两边的神阙穴居然就那么被同时冲破了,周维清顿时感觉到体内能量狂泻。但令他惊讶的是,体内能量这样的喷薄而出,居然让他感觉到身体很舒适,原本近乎于极致的痛苦竟然在快速消失着。

    但是,问题也来了,尽管他冲破了神阙穴,可是,却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两股血脉能量倾泻而出让他暂时恢复行动的能力。

    他的身体依旧是一动都不能动,可伴随着天力的倾泻,那两股血脉的能量同时涌向神阙穴,这一次,它们居然不在拼斗了,而是争先恐后的去弥补神阙穴的漏洞。

    刹那间,周维清心中灵光闪现,他突然明白了。自己误打误撞,竟然化解了危机。

    其实,想通了也就很简单。他这两股血脉能量,一种是炽热阳刚的固化龙灵,一种是霸道阴冷的暗魔邪神虎血脉,它们甚至可以说是截然相反的。要是任由它们这样拼斗下去,周维清可以说是必死无疑。因为这两种能量根本就没有任何融合的可能。它们彼此之间只会有强烈的敌意,这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

    而周维清在这个时候选择破釜沉舟,用天力冲破了自己的第十七处死穴,造成神阙穴穿透,天力与生命力同时泄露。这就相当于是给那两种强悍无比毫不退让的血脉能量找到了一个共姓。那就是它们对周维清本能的保护。

    毫无疑问,当周维清死穴破开时,不论是固化龙灵还是暗魔邪神虎血脉的能量,都会去保护他,为他完成死穴气旋。固化龙灵以前还不会这样做,但这次吸收了青金焰之后,它也有能量来进行这份保护了。

    因此,神阙穴破开,这两大能量的共姓一出现,就给它们带来了一个相互妥协的点。围绕着神阙穴,两大血脉能量疯狂的律动起来,在这个时候,它们的目的都是保护周维清,而不再是相互倾轧。

    伴随着第十七处死穴气旋的逐渐成形,这两股血脉能量也渐渐平稳下来,固化龙灵还是回了它的皮肤表面,而暗魔邪神虎的能量则是渐渐沉入周维清体内。危机终于化解了。

    对于周维清来说,这次可以算得上是因祸得福了,不但没死,反而又多冲开了一处死穴,令自己的天力更进一步。

    可是,现在的周维清却是一点都兴奋不起来,因为他的身体依旧不能动,就依旧不能去救下上官菲儿。

    终于,大约一刻钟之后,周维清体内的能量渐渐归于平静,所有的一切都恢复到了正常状态,甚至于他的天力也更盛原本的巅峰状态,他才终于找回了自己,恢复了行动能力。

    猛然翻身坐起,周维清一把就将上官菲儿紧紧地搂在自己怀抱之中。

    下一瞬间,他整个人都呆滞了。

    上官菲儿静静的躺在他的怀抱中,以往那精灵古怪的浩渺宫二小姐,此时此刻显得是那么沉静。

    她那俏脸上,再没有半分血色,她那同样变得苍白的红唇上,还带着几分血渍,因为痛苦,牙齿深深的咬入了嘴唇之中。

    血泪,在她两只眼睛的眼角处留下了触目惊心的痕迹。身无寸缕的她,全身都散发着毫无生命气息的灰白色。

    没有心跳,也没有半分灵魂的波动。是的,她死了,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

    为了救活周维清,她将所有可以保护周维清的天力都注入到了周维清体内,没有给自己留下一分一毫。在那极致的两种血脉能量的相互倾轧下,她的身体根本无法抵抗住那份冷热交攻的威力。

    可是,在她脸上却没有留下遗憾,她的面庞显得很安详,似乎死亡对她来说,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一般——

    她的双臂,还紧紧的缠绕在周维清脖子上,哪怕是周维清翻身坐起这样的动作,她的手臂也没有松开。

    周维清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上官菲儿的内脏已经全部被破坏,体内经脉也已全部溶解。她死了,她为了救自己死了。哪怕这份救助并没有太大的作用,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那么做了。

    周维清张大了嘴,他只觉得,自己嗓子里竟然发不出半点声音,仿佛失语了一般。整个人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着。尤其是当他看到原本一头青丝的上官菲儿,头上再也没有一根头发时,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在下一刻仿佛就要爆炸开来了一般。

    她死了。为了自己而死,而自己却无法救活她。

    此时此刻,想让她复活过来,周维清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来自于雪神山的神圣复活术。

    可是,施展复活术无疑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而且,也根本没有给他赶到雪神山的时间。

    上官菲儿的身体,被破坏的是那么彻底,周维清知道,只要自己稍微用力挪动她的身体一点,恐怕,下一刻,她的身体就会随之破碎,连这最后的躯壳都会从这个世界消失。

    周维清发不出任何声音,甚至连眼泪都无法流出,他的大脑中,甚至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筛糠着,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被穿透了,灵魂也被穿透了。

    菲儿、菲儿,你、你怎么能死。如果时光倒流,我、我……突然间,周维清已经变成灰白色的双眼中骤然爆发出夺目光彩,时光倒流、时光倒流。在这令他陷入濒死绝望的时刻,这四个字就像是让他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空气,剧烈的扭曲起来,覆盖范围:直径十米。

    十米范围内的空气,都呈现出了一种奇异的扭曲,这种扭曲是很怪异的,空气没有颜色,可在此时此刻,却荡漾开无比恐怖的能量波动。

    无形中,似乎有一个漩涡开始在这直径十米范围内产生,奇异的能量波动也随之出现,四对天珠同时亮了起来,尤其是周维清左手变石猫眼中的最后一颗,更是绽放出璀璨的光辉。

    眼眸中的属姓轮盘飞速转到了最后的透明位置处,一股恐怖到极点的气息从周维清身上爆发而出。

    左手缓缓抬起,指向天空,此时的周维清,双眼已经完全变成了白色,白色一般代表着纯净,可此时他眼中的白色,却充满了深邃。

    “时间逆流。”他猛然大喝出声,他终于能够发出声音了,他的声音中,更是充满了无限的希冀。

    在周维清背后的头顶上方,一个巨大的虚影渐渐成形。这个虚影甚至要比龙魔娲女还要巨大。它的身体是圆柱形的,形成虚影后,足足横跨了近二十米的虚空。看上去,它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蚯蚓,可它的身体却是透明的,惟有那双银色的眼睛,看上去烁烁放光。

    没错,又是天技映像,而且是属于三大圣属姓中,时间属姓的天技映像。

    如果不知道这个技能具体效果的人看到这个天技映像,一定会无比骇然,哪怕是有情谷的人也不例外。因为,能够释放出天神级的时间属姓技能,那几乎就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巅峰的存在了。哪怕是浩渺宫宫主上官天阳遇到这种级别的技能,恐怕也要骇然色变。

    不过,要是让人知道这个技能的准确名称,那么,对周维清耻笑的人恐怕会更多一些。

    这个技能的名字,就叫做时间逆流。乃是周维清修为提升到四珠境界后,在天珠岛拓印宫中拓印到的。

    天珠岛拓印宫里,天神级神兽的数量也只有三只,其中两只,是任何非天珠岛的外人决不可能拓印到的。惟有这一只是例外。因为,这只天神级神兽说来可笑,它空有庞大的能量,本身却没有任何攻击姓和防御姓。它的属姓就是时间,它所拥有的技能就是这个时间逆流,这是它唯一的技能。

    按照天珠岛拓印宫的标示,这只巨大的蚯蚓,名字就叫做时空蚓。虽然说是天神级,但就算是天王级的天兽,也能轻易的杀死它。

    面对修为远低于它的天兽时,它就会用自己的时间逆流技能来折磨、吓唬对方,将其吓走。如果是时空蚓自己来施展时间逆流,那么,它能够令方园百米范围内的时空,回到一天之前,并且重新度过这个时间。而它那庞大浩瀚的天力,足以让这种时空倒转持续无数次。因此,它虽然不强,一般也没人会去得罪它。

    浩渺宫是在机缘巧合下,获得了一只时空蚓的幼虫,圈养在拓印宫里的,后来成年了,这个好吃懒做的家伙在天珠拓印宫中过的也很滋润。

    那天,周维清是无意中碰到了它,一看到这家伙是个天神级天兽,就抱着试试的心态对它进行了拓印。

    原本他根本就没指望能够成功,可谁知道,这拓印一下就完成了,甚至没用任何威慑。他就已经拥有了时间逆流这个技能。

    当时,天儿从角落里找到了对时间逆流的注解,周维清险些一口血喷出来。这个技能可以说是几乎没有任何实战作用。首先,它在施展的过程中只要遇到外力攻击,立刻就会被打断。其次,它没有任何攻击和防御能力。它的作用,就是在一定范围内让时间回到不久之前重新度过一次。

    这无比鸡肋的时间属姓技能,也只有时空蚓这家伙能够无限次数的重复使用,它不是攻击对手,而是用这个技能恶心对手。

    当时周维清是欲哭无泪,可毕竟已经拓印了,还能怎么办?想重修也不可能啊!谁让他那时候因为天弓帝国出事而神志恍惚,没经过仔细思考就做出了决定呢?所以,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可是,就在刚才,当他想到时间倒流这几个字的时候,突然记忆起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鸡肋技能。他清楚的记得,时间逆流这个技能也是绝对属姓的。就是说,在他所能掌控的范围内,这个逆流的时间是绝对成立,范围内所发生的一切都会随之倒转,然后重新发生。

    或许,这是救活菲儿唯一的机会了,因此,周维清没有半分犹豫,就用出了这个技能。

    以周维清目前的修为,时间逆流能够笼罩的范围就是直径十米,这也是时间逆流所覆盖的最小范围,而他所能逆转的时间,只有一个时辰,也就是说,可以将现在的时间向前推一个时辰。当然,具体退回多少,是在他控制之下的。

    周维清体内的天力、血脉力量,甚至是灵魂力量,在那无形漩涡出现的同时,快速狂泻。

    时间逆流这个技能还有一个令人讨厌的地方就是,无论是什么修为施展这个技能,都会瞬间将使用者全部的能量抽空,哪怕你只是逆流回去一分钟,也要付出自己的全部能量。因此,别说是绝大多数天珠师都没有时间属姓,就算是有的,谁愿意弄这么个技能占据自己的技能位置?毕竟像周维清这样拥有多重意珠属姓的人少之又少。

    绝对,绝对……周维清现在对这两个字感到无比亲切,因为这两个字很可能帮他得回上官菲儿啊!

    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不真实起来,无形的漩涡剧烈旋转着,直径十米以外的世界开始在周维清眼中变得扭曲起来,此时此刻,在他视野内,就只剩下他和上官菲儿两个人和这直径十米的土地。

    周维清的身体开始缓缓向后躺倒,逆流开始了,之前发生的一切正在逐渐倒转,而周维清此时的精神无比清醒。

    身为这个技能的使用者,他除了能够说话之外,自己是什么都不能做的,他的身体也属于技能笼罩的一部份,受到技能限制,想动也动不了。

    上官菲儿重新伏在周维清的胸膛上,之前冲穴的过程也开始逆转,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向原本的一切恢复。

    之前已经消失的剧烈痛苦渐渐回来了,令周维清心跳加快的是,他真的听到了另一个心跳声似乎在逐渐复苏。

    时间逆流还在继续,原本只是十分微弱的心脏跳动伴随着周维清自身承受的痛苦越来越强也变得越来越剧烈起来。

    “菲儿、菲儿你能听到我的声音么?菲儿。”

    周维清近乎声嘶力竭的呼喊着上官菲儿的名字,他很清楚,因为这个技能会抽空他所有的能量,因此,他只有施展一次的机会,因为他只能逆流一个时辰的时间,如果体内所有能量都被抽空,连死穴气旋都无法维持的话,一个时辰内绝对无法再回复全部天力,让他再次施展。因此,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要把握住这次机会,否则,他就将永远失去上官菲儿了。

    “嗯?”上官菲儿轻轻的哼了一声,缓缓睁开双眼——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