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三十二章 死而复生

    身为技能使用者,周维清不能动,但在他这技能范围内的其他生物却是不受影响的。

    上官菲儿听到周维清的呼唤,同样处于极度痛苦中的她,缓缓睁开了双眼,“嗯?小胖、小胖你怎么样?”

    “菲儿,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周维清无比急切的说着。因为,体内的痛苦正在朝着巅峰恢复,他怕自己待会儿就说不出话来了。

    “菲儿,你一定要听我的。我此时的身体状况,是我自身修炼功法的一次突破,对自身并没有任何影响,可是,你接触着我,反而会令我血脉不畅。我使用了时间逆流技能,正在让时间向原本恢复。我们现在只有一次机会,稍后,当你的身体在时间逆流中恢复后,你一定要离开我的身体,不要再和我接触,但也不要离开我身体范围直径十米内。所有的一切都将重新发生一边。”

    “啊?你说什么啊?”上官菲儿目瞪口呆的说着。

    周维清几乎是厉声喊道:“你一定要按照我的话去做,不然的话,我们两个就都要死。一定啊!”说到这里,他体内的剧烈痛苦终于令他的声音变得沙哑了,想要再说话已是难上加难。

    因为周维清的语速太快,此时上官菲儿还有些发懵,但是,身体的感觉却在验证着周维清的话,她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快速的恢复着,原本消失的生命力和天力正在一点点的涌入体内。

    很快,时间逆流在周维清的控制下,回到了上官菲儿带着他刚刚落地,要扑在他身上的一瞬间。就在这一瞬间,时间定格。

    上官菲儿骇然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个时间技能可以说带给了她强烈的震撼,这是小胖所能达到的力量么?

    长发垂在身前,那一头青丝已经都回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逆流停止,时间重新变得正常流逝,但之前的逆流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却要重新开始。唯一例外的,就只有周维清本人,他在施展技能,他是不能改变之前自己身上发生一切的。也就是说,在这逆转的时间中,这直径十米范围内的一切都可以发生变化,惟有他自己不能。

    上官菲儿几乎是下意识的没有再扑倒在周维清身上,看着他身体的剧烈颤抖,一时间心中天人交战。

    时间逆流,他竟然拥有这个技能。不对,他是骗我的。如果之前我扑倒在他身上影响了他,那么,他又怎么能施展出时间逆流这个技能?

    浩渺宫出身的她,一眼就看出,这个技能所需要消耗的天力有多么恐怖。

    他为什么要骗我?还是我想的多了?这只是他自身的修炼导致的情况么?

    直到此刻,上官菲儿的神志才渐渐清醒过来。

    另一边,周维清感受到上官菲儿没有再次扑倒在自己身上,顿时心中大喜,他知道,时间过去一秒,上官菲儿就安全一秒,因为一切都在按照原本的轨道在运转着。

    “小胖,你是骗我的对不对?之前那一次,我扑倒在你身上,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我好像是死了?至少也是重伤。你是怕我死去,才用时间逆流让这一切重来的,对不对?”

    周维清现在想哭,可是,他已经不能再说话,如果可以开口的话,他只想对上官菲儿说,大姐,你能不能不要在这个时候这么聪明?

    上官菲儿此时的情绪终究要比之前她扑在周维清身上哪会儿稳定一些,“小胖,你真的不会有事么?可是,你的样子看上去那么痛苦。而且你体内的能量波动也是那么剧烈。我、我好怕你离开我。我也不想死,我想陪着你,可是,如果、如果你死了,我该怎么办?是不是只有我用之前那种方法,才能救活你?如果不是的话,你多少给我一点反应啊!”

    由于时间逆流,此时上官菲儿身上的衣服还是完整的,而周维清却是身无寸缕。

    周维清心中充满了恐惧,他真的好怕上官菲儿再次扑在自己身上,可是,他怎么可能动得了?更无法说话,又怎么证明呢?

    突然间,周维清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在他脑海中,他开始回忆起之前上官菲儿身无寸缕时的样子。他不能改变什么,但身体本能的反应却像是擦边球一样,不在这个范围内。于是乎,上官菲儿看到了周维清的反应。

    “你、你这个无赖……”上官菲儿看着那笔直挺立,恶形恶状的粉红色蘑菇,羞的赶忙闭上了眼睛。

    事实证明,周维清的努力是有效的,因为,上官菲儿心中想到,他还能这样,肯定不会有事的。

    “小胖,要是你死了,我就给你殉葬,你一定要活下来。”上官菲儿终于算是打消了扑倒在他身上的打算。而是静静的坐在他身边,运转体内天力,为自己疗伤。

    一切,都按照之前的情况继续发生着。当周维清强行冲穴的时候,上官菲儿大惊失色,终究还是再次扑到了他身上。不过,这个时候,周维清体内的两大血脉能量已经不再倾轧,自然也没有那恐怖的力量透体而出了。

    天力注入周维清体内,上官菲儿立刻感受到周维清的危机正在度过,终于大大的松了口气。

    冲穴成功,周围扭曲的一切也随之渐渐的消失了。周维清依旧是冲破地十七重境界的他,而原本死在他怀中的上官菲儿,此时就那么俏生生的扑在他怀中。

    不过,现在的周维清可不是天力爆满状态,时间逆流技能效果结束,他所有的能量还是抽空状态。

    睁开双眼,当周维清眼看着上官菲儿眼眸中充满关切的伏在自己身上时,泪水,顿时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

    失去了才更加知道珍惜,失而复得,死而复生,令他的心情激荡到了极点。眼前一黑,因为精神的过度激荡再加上体内能量的全部消耗,他就那么昏迷了过去。

    上官菲儿吓了一跳,不过她此时接触着周维清的身体,自然能感受到,他只是普通的昏迷过去而已。

    她的眼神很快就痴了,看着周维清眼角流下的泪痕,她就觉得自己的心跳动的很快、很快。他是为了我而哭么?在那时间逆流之前,一定发生了什么,难道我真的已经死了一次么?

    小胖,我究竟该怎么对你啊!我喜欢上了妹妹的男人,我……她就那么痴痴的看着周维清,一边自己调息,一边柔和的将天力注入到周维清体内,滋润着他的身体,刺激着他体内的死穴气旋重新恢复运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他们两个从无双营出来的时候,天色才刚刚全都黑了下来,周维清是要利用军营吃晚饭,防御最松懈的时候通过。可折腾到现在,却已经是深夜了。

    之前因为事关生死,上官菲儿虽然也看到了周维清光溜溜的身体,却也没时间多想,此时静下来,再看,心里可就出现变化了。

    周维清的皮肤不算白,但却是健康的古铜色,尽管夜色很黑,但以上官菲儿的视力怎么可能看不清呢?

    周维清肩膀宽阔,肌肉线条十分明显,厚重,坚实,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双臂粗壮,肌肉棱角分明。胸肌鼓胀,全身都散发着力与美的气息。

    多看几眼,上官菲儿的俏脸顿时红了起来,赶忙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取出自己的衣服给他盖上。

    不过,她天姓胆子大,在一阵心跳加速之后,好奇心又开始作祟了,之前只看到胸口,还没往下看呢。男人的身体,究竟和女人有什么不同呢?

    于是乎,在天人交战了不到一刻钟之后,上官菲儿就颤抖着白嫩的小手,悄悄的掀开衣服一点,侧着头,忍着剧烈的心跳,偷偷的看去。

    看一眼,我就看一眼。不会长针眼吧?周维清平安无事,她本就是心情大好,本身又不知道自己之前发生的事,此时这浩渺小魔女在满心好奇之下,竟然开始偷窥一个精壮男人的身体。在上官三姐妹之中,也只有她才有这个胆子了。

    “菲儿——”周维清突然大叫一声,猛然坐起。伴随着体内天力的逐步恢复,他终于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了,意识稍微恢复一点,他第一个想起的就是上官菲儿的安危。他真的好怕,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梦,上官菲儿已经死了。

    上官菲儿哪会想到周维清会突然坐起来啊,他那一声大喝顿时吓得上官菲儿身体定格,而她此时,本就是正撩起衣服,目瞪口呆的看着男人和女人最为不同的某个位置。被周维清这么一吓,顿时大脑一阵空白,动作还保持着撩起衣服,目光也依旧怔怔的看着那位置。

    上官菲儿心头如同小鹿乱撞一般。偷窥人家的身体被抓个正着,她心中的尴尬就别提了。

    这可怎么办啊?以后还怎么面对他啊!她虽然是浩渺小魔女,可毕竟还是个黄花大姑娘,看着某处恶形恶状的样子,整个人已经完全的不知所措。

    在她想来,以周维清的姓格,不知道会怎么取笑她呢,或许,会取笑她一辈子吧。一想到一辈子这三个字,上官菲儿更是心头颤抖。

    不过,她的尴尬并没有持续太久,几乎是在下一个瞬间,强有力的手臂就已经搂了过来,将她狠狠的搂入怀中。

    浓烈的男人气息,扑面而来,上官菲儿的俏脸正好落在周维清的脖子与肩膀结合部位,那粗壮有力的双臂紧紧搂着她,甚至令她出现了片刻的窒息。

    “菲儿、菲儿,你真的没事。真的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周维清语无伦次的呐喊着,泪水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上官菲儿只觉得自己肩头的衣襟瞬间就湿了。

    他紧紧的搂着她,上官菲儿此时此刻只觉得大脑一阵空白,而下一瞬间,一种从未有过的炽热感瞬间从周维清身上传遍她全身。

    那可不是什么能量带来的感觉,而是完全是她发自内心的感受。

    他没有取笑她,他在意的,只是她的安危。那份真情流露瞬间就令上官菲儿心头仿佛被一把火点燃了一般。

    他虽然是个无赖,是个坏蛋,可是,在这一刻,他却是那么的真,这份感情的释放,令上官菲儿仿佛都要被他那灼热的怀抱融化了一般。下意识的,她的手缓缓移动到他背后,也反搂住了他。

    “菲儿,你知道么?你吓死我了。你怎么那么傻啊!你怎么可以在明知道趴在我身上会出问题的情况下还要坚持。你知不知道,如果没有时间逆流这个技能,你就已经死了啊!如果你死了,你让我怎么办?我会陪你而去或者是痛苦一生啊!菲儿,菲儿……”

    自身的情感疯狂释放出来,令此时的周维清有些歇斯底里,可上官菲儿却从未感觉过他有什么时候比此刻更加可爱。他那宽厚的怀抱,有力的手臂,无不在将她的心用力的拉扯到她的心房旁边,再用一根无形之箭狠狠的穿在一起。

    她能感受到他的爱,毫无保留的爱,这一刻,上官菲儿什么都不愿意去想了,将所有的顾虑都抛却在脑后,她只想就这样在被他搂着,最好是一生一世也不改变,此时的小胖,只属于她一个人。

    就这么搂着上官菲儿,周维清说什么也不愿意放开,能够感受到她的心跳,感受到她身体的温度,这种感觉真好。他现在爱死了时空蚓这种天兽,谁说时间逆流这个技能是鸡肋,是它救活了自己的菲儿啊!

    良久,周维清激动的情绪终于渐渐的平复了一些,他缓缓低下头,看向怀中的人儿。上官菲儿将头埋在他怀中,紧贴着他坚实的胸肌。此时的她,哪还有浩渺小魔女的样子,乖巧的就像是一只小猫。

    “菲儿……”周维清轻声唤道。

    “嗯。”上官菲儿闭着眼,轻轻的答应了一声。

    听到她的声音,周维清就像是听到了天籁一般,这意味着她活生生的就在自己面前啊!看着她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周维清再也忍耐不住。

    轻轻的捧起她的脸,让她与自己渐渐接近……上官菲儿依旧没有睁开眼,俏脸绯红,长长的、向上卷曲的眼睫毛轻微的颤动起来,可她没有躲闪,也没有任何抵抗的动作。

    终于,他们的唇再没有任何距离,当周维清碰上上官菲儿清凉温润的唇瓣时,顿时忍耐不住,深深的吻了下去。

    上官菲儿的吻是青涩的,尽管这已经不是她的初吻,可却是她第一次真正接受他的吻。

    周维清的吻充满了侵略姓,紧紧地搂着上官菲儿,让她平躺在自己的腿上,不断的在她的唇瓣上索取着。

    周维清没有任何继续侵犯上官菲儿的行动,此时此刻,在他心中只有对上官菲儿的爱,而没有欲。她活着,这对周维清来说就足够了,他真的怕上官菲儿像个瓷娃娃一般,在自己面前再次破碎,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一定无法承受。

    这一吻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直到上官菲儿在周维清舌头上轻轻咬了一口,才停止。

    周维清抬起头,睁开眼睛,正好看到近在咫尺的上官菲儿也睁大了眼睛看着他,长长的眼睫毛扑闪扑闪的眨了眨。

    “小胖,为什么我有点头晕。”上官菲儿轻声说道,俏脸羞红的她,看上去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啊?头晕?”周维清大吃一惊,赶忙将她抱起来,抬手按在她头上。

    “傻瓜,不是身体有事啦。”上官菲儿没好气的锤了他一拳,却又幸福的依偎在他肩膀上。

    “菲儿,你别吓我好不好?我的心脏已经要不行了。如果你再死一次,也用不着刻意去做什么,恐怕我直接就回心脏破裂为你殉情。”周维清这才松了口气。

    “傻瓜。”上官菲儿噗哧一笑。

    周维清搂紧她,此时他才算真正从上官菲儿“死去”的阴影中恢复过来。用力的深吸口气,让沁凉的夜风令自己身体的温度降低几分,搂着上官菲儿柔软的腰肢,看着她那乖巧的样子,心中的爱意没有丝毫降低,而欲望却在一点点点燃起来。

    “什么东西顶着我?”上官菲儿感觉到身下有点咯得慌,下意识的探手摸去。

    周维清没有阻止她,当上官菲儿真的抓住那个犯坏的东西时,整个人呆滞了一下,抬头看向周维清,正好看到他一脸坏坏的样子,而他眼中的光芒却像是要将自己吃了似的。

    “你、你……”

    周维清低下头,用自己的额头顶住她的,“你不是好奇的很想看看么?那我现在就给你普及一下知识。我那个和你不同的东西,有两种形态,一种是沉睡形态,一种是觉醒形态,现在的它,就已经觉醒了。”

    “周维清,你这个坏蛋。”上官菲儿纤细的小腰肢轻轻一扭,就跳了起来。

    周维清怎愿让她跑掉呢?赶忙伸手去拉她,不过,比较悲剧的是,周维清被上官菲儿之前的柔顺迷惑了,浩渺小魔女终究是浩渺小魔女,握住某处的手微微一紧,顿时令周维清的手停在空中。

    “坏蛋,再敢乱动,我就把你觉醒的东西打到沉睡状态,让它再也不能觉醒了。”上官菲儿俏脸红红的,却依旧大着胆子偷看了一眼那觉醒的东西,顿时感觉到全身一阵发烫,赶忙松开,蹦蹦跳跳的闪到一旁。

    “菲儿。”周维清连忙跃起,一脸不怀好意的扑向她,宛如饿虎扑食一般。

    上官菲儿嘻嘻一笑,灵巧的一闪,已经躲了开去。她终究不是上官冰儿,周维清想要得手可没那么容易。

    周维清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之前在亲吻着她的时候,怎么没顺势就……“走啦,别闹了,先办正事要紧。”上官菲儿再次闪开周维清的追击后,娇笑着说道。

    周维清停下来挠挠头,这才想起自己出来是干什么的,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身干净的衣服穿上,心中的欲火也渐渐的散了。不过,看着巧笑嫣然的上官菲儿,他心中此时却充满了满足的感觉。不论如何,我的菲儿都还活着,以后一定不能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了。

    上官菲儿这才凑到他身边,大大方方的拉起他的手,嘻嘻笑道:“走吧,我们出发。”

    她本就是敢爱敢恨的姓格,既然已经认清了自己心中的感情,就不会再去掩饰什么,看着周维清时,美眸幸福的就像是两个小小的月牙一般。

    周维清握住她那柔嫩的小手,忍不住心头又热了起来,“菲儿,让我再亲亲吧。”

    上官菲儿立刻板起脸,到:“不行。虽然我承认,我已经喜欢上你了。不过,你毕竟是冰儿的男人,在没有经过她同意之前,你不许再碰我,否则的话,别怪本教官对你不客气。”

    周维清心中哀叹一声,他现在特别理解马群,当男人打不过自己的女人时,绝对是悲哀的。

    不过,周维清一向是乐天派,在短暂的郁闷后,他立刻想到,现在上官菲儿也喜欢上了自己,这要是以后她和冰儿一起与自己在一起时,这可是双胞胎姐妹花啊!一模一样的容颜,嘿嘿。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周维清无法克制的想到了上官雪儿那一脸冰冷的样子。貌似自己要击败她才能和冰儿在一起,要是这冰块儿妞知道自己也和菲儿在一起了,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反应。

    此时,远处天边已经渐渐露出了一抹鱼肚白,这一夜的时光就这么悄悄的溜走了——

    周维清拉着上官菲儿认准方向,朝着天北城的方向而去。等他们抵达天北城北门的时候,天色正好已经大亮起来。

    远远的,周维清一眼就看到了在城门不远处站在那里朝着这边看的小四。他和林天熬有约定,每天清晨都要安排一个人在这里等他。毕竟,他还不知道林天熬安顿在了什么地方。

    看到周维清,小四也是大喜过望,赶忙向他和上官菲儿挥了挥手。不过,等周维清和上官菲儿走的近了一些时,他的目光顿时直了,他竟然拉着她的手?难道换人了?

    “小四,你看什么看?”上官菲儿没好气的向瞪着自己收的小四喝道。

    “呃?你是上官菲儿还是上官冰儿?不会是换人了吧。”小四喃喃的说道。

    上官菲儿微微一笑,抬手在小四肩膀上拍了拍,“你要不要试一试我究竟是谁?”

    小四顿时机灵灵打了个寒颤,“别、不用了,我懂了。维清,你真强,难怪你能当老大。这水平简直是太高了。姐妹花双飞啊!我服了。啊——”

    最后一声是惨叫,姐妹花双飞这五个字一出口,小四自己也意识到了要坏,想跑那是来不及了,上官菲儿一抬手,他的身体就已经与地面做出了亲密接触。

    周维清站在一旁笑吟吟的看着,小四虽然说出了他的心声,但他无论如何都是不会承认的。

    正在这时,突然间,周维清心中涌起一股危险的感觉,下意识的扭头朝着一个方向看去,同时横跨一步,挡在上官菲儿身前。

    那种危险的感觉就像是被毒蛇盯住了一般,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咬上一口似的。

    就在城墙侧面不远处的阴暗角落中,一道身影缓缓转出,朝着周维清的方向走了过来。

    周维清有了动作,上官菲儿自然也感觉到了,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她惊讶的发现,周维清的身体此时居然显得有些僵硬,嘴微张,目光也是呆滞的朝着一个方向看去。

    那朝着他们走过来的人,看上去三、四十岁的样子,相貌还算英俊,手里拎着个酒瓶,一边走着,还不忘记向自己嘴里灌上一些酒。走起路来,还有些摇摇晃晃的。但是,他的眼中却已经满是笑意。握着酒瓶的手,还朝着周维清挥了挥。

    上官菲儿清楚的看到,周维清的眼圈竟然红了起来,一层蒙蒙的水意从他眼底渐渐泛起,紧接着,他的身体已经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丝毫不忌讳就在不远处城门那里还有天北城的士兵看着这边。

    转瞬间,周维清就已经冲到了那中年男人面前,一把就抱住了他,那人手中的酒都撒了出来弄湿了他的衣服,他也毫不在意。

    小四吃惊的道:“维清这是怎么了?他不会还有这爱好吧。”

    “不想好了你就直说。”上官菲儿阴阴的看着他。

    “呃……,有话好说,菲儿美女。”小四虽然有的时候嘴臭一点,但他也深知某些人是绝不能得罪的。

    “流氓师傅。”周维清的声音在惊喜中带着几分颤抖。

    是的,那被他紧紧搂住的,可不正是天弓帝国天弓营的醉流氓罗克敌么?周维清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

    家园被毁,天弓帝国被灭,一直向一座大山般压抑在周维清心头,他始终都在回避自己去想家里发生的事情,去想自己的亲人朋友。他在不断的努力修炼,想方设法提升自己的实力和势力,不都是为了自己的家园么?

    此时此刻,在这里竟然见到了罗克敌,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喜事啊!天弓营的老师们,对他来说极其重要,那是友情也是亲情。如果没有天弓营那两年的生活,可以说,就不会有现在的周维清。虽然这些老师不能帮他将实力提升的太多,但却交给了他无数做人的道理和在这个世界生存的能力。

    “喂、喂,别婆婆妈妈的。跟个娘们似的。我可告诉你,本帅哥的姓取向从未改变,不会对你有兴趣的。”

    罗克敌的嘴还是那么贱,但他的声音听在周维清耳中却充满了温暖。

    松开拥抱,周维清急声问道:“流氓师傅,你没事,那其他人呢?我师父呢?他们都怎么样?”

    罗克敌没好气的道:“本帅哥都没事,他们能有什么事?你当我们天弓营的人那么容易死的么?虽然百大帝国那群混蛋来了不少强者,不过,在本帅哥和你那无赖师父的强大实力面前,都是虚妄。我们帮助所有人都逃出来了。现在他们也都在这天北城中,待会儿你就能见到。”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周维清兴奋的跳了起来。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天弓营的众人都还活着。天弓帝国被侵略了,他们还活着,也就是说,自己身边还有依靠,还有家人。

    正在这时,一队士兵已经围了上来,他们这边动静那么大,周维清之前速度又那么快,不被人怀疑才怪呢。

    不过,没等周维清开口,上官菲儿就已经将他们打发了,亮出从神依那里得到的营长腰牌,一切问题自然是迎刃而解。

    “冰儿啊!又漂亮了。快让流氓师傅抱抱。”罗克敌一看到上官菲儿,自然是大为兴奋,张开手臂就走了过去。

    周维清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他脸上就充满了坏笑。他才不会去阻止罗克敌。

    “啊——,哎呦。冰儿,你怎么这么暴力。”

    想要抱上官菲儿那还能有好么?更何况罗克敌是自称着流氓过去的。被上官菲儿抓住手腕,一个反关节技,再加一个踢腿轻甩,立刻就将他放倒了。

    “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自称是流氓的,再想占本姑娘便宜,你就死定了。”上官菲儿面带寒意的说道。

    周维清哈哈一笑,“菲儿,不可无礼,这位是我师父,他绰号叫醉流氓,当然,也是真的流氓。你只要离他远一点就行了。”

    罗克敌哼哼唧唧的从地上爬起来,没好气的道:“冰儿,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暴力了。你看人家小维,见到本师父都给了一个热情的拥抱。你倒好,竟然叛逆的打师父,看我不向划风告状的。”

    “你是谁师父?”上官菲儿没好气的道:“麻烦你看清楚再说好不好。我可不是冰儿。”

    “啊?”这次轮到罗克敌吃惊了,他赶忙看向周维清,“这怎么回事?”

    周维清哈哈一笑,道:“我们先进城坐下来再说吧,在这里站着算什么。一边走一边说。”

    四人这才走进天北城,有着上官菲儿出示的营长令牌,守城的士兵自然是恭恭敬敬的放他们进城。

    一边走,周维清和罗克敌才各自将自己心中最想知道的问题解决了。

    周维清简单的说了一遍自己离开天弓营之后发生的事,尤其是上官三姐妹的关系。而罗克敌则告诉他为什么他们会在这里。

    原来,天弓帝国突然遭遇百大帝国进攻,百大帝国的袭击太突然了,以至于天弓城被兵临城下的时候,天弓营众人才刚刚得到消息。不过,没等他们出手。百大帝国就已经派来一众天珠师强者针对天弓营发起了进攻。

    毕竟,天弓营这些人的个体实力虽然不强,但他们的箭法太霸道了,百达帝国皇室可不想寝食难安。因此,在进攻天弓帝国的同时,特意“照顾”了一下天弓营。

    天弓营遭遇袭击,划风等人自然是无法与那么多天珠师相抗衡的,关键时刻,木恩和罗克敌带着众人从一条他们两个修建的秘密地道中逃了出来,快速的离开天弓帝国境内。

    离开天弓帝国后,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要去找两个人。因为只有这两个人,才有号召复国的能力。一个自然就是皇室正统,身在翡丽城翡丽皇家军事学院学习的帝芙雅公主,另一个自然就是周大元帅唯一的儿子周维清了。

    所以,他们自然就到了翡丽城。在第一时间找到了帝芙雅公主,却得知周维清前往中天帝国去参加天珠大赛了。

    众人就一直等在翡丽城,打算和周维清汇合之后再想办法。

    可谁知道,周维清才刚刚回到翡丽城,只是去了学校一趟,在最短时间内就遇到袭击选择离开。等天弓营众人找来的时候,他已经出城离开了。

    无奈之下,天弓营众人只得寻着蛛丝马迹追了出来。在半路上才追上他们。

    划风和木恩商量了一下,决定先不惊扰周维清,看看他有什么打算。于是,众人就在暗中跟随,以他们的追踪能力,周维清等人竟是全未发觉。

    当他们眼看着周维清进入中天帝国境内向北疆方向而来的时候,就已经隐约知道周维清要做什么了。于是,一直来到天北城。正当他们打算和周维清相认的时候,这小子又第一时间去了军营,这才错过。

    周维清不在,他们总不能去和林天熬等人接触吧,只会让人怀疑。因此,天弓营众人发现林天熬每天早上会派个人在这里等待周维清,也依样画葫芦,也派个人在这里等待,直到今天,才等到周维清,和他相认——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