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三十五章 磨刀无双

    “小维,你这群兄弟都是属蝗虫的么?”木恩目瞪口呆的说道。

    无双营这些人抢东西的水平实在是太高了,绝不会有半分停留,看上去就是人潮一拥而上,然后再一涌而下,就没啥剩余的了,战狼的尸体都被扛走了。这可都是食物,早就饿怕了的无双营将士是绝不会浪费食物的。而且狼皮褥子的保暖特姓也相当不错。这些战狼品质极为优良,又怎能浪费呢?

    魏峰身为副营长,自然不会和这些人去抢东西了,快步来到周维清众人面前,“营长,各位教官。营帐要稍等一会儿才能搭建完毕,各位教官的箭法真是神乎其技,令魏峰大开眼界。”

    看到这魏峰,天弓营七人也是暗暗吃了一惊,他们怎会感受不到这魏峰的修为还要在他们之上呢?这痞子营果然有点意思。

    周维清道:“魏副营长,要不就直接入住在地穴中?反正外面也冷。”

    魏峰苦笑道:“营长,你以为我们不怕冷么?只是,这地穴当初开凿时只是为了临时保命的,里面十分憋闷,通风能力几乎没有,这怎么住。”

    周维清恍然道:“原来如此,难怪你们宁可住在外面的破帐篷里也不愿意下地道。让大家把那些狼骑兵的尸体埋了,他们的装备还有战狼弄回来,这是我们的战利品。今晚我制作一份奖惩制度,从明天开始,咱们无双营要集体训练了。”

    魏峰微笑点头,对于周维清,他还是有些信心的,痞子营虽然不好艹控,但在周维清的利益诱导下,就好办的多了。尤其是现在他这个营长在无双营中还是有一定威望的。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周维清对无双营训练进行了一系列的安排。全部一千二百人,被他分成了十二个组,每一组为一个中队,又选了两名中队长,凑齐十二名中队长。

    每天这十二组分成三批进行训练,上官冰儿带四个组练习近战,天弓营七神箭手带四组练习箭法。还有四组则按照他和众位老师以及无双营将领们一起研究制作的地图开凿地穴,这个工作由魏峰负责。

    学习箭法和近战,是要交钱的,每个人每月要缴纳五个金币。而开凿地穴则给钱,也是五个。也就是说,只要形成循环,那么,干活和修炼加在一起不用给钱,而且还可以拿到俸禄。

    当然,对于无双营这些痞子们来说,这样显然是不够刺激的。周维清还有一系列的奖惩措施。

    他让魏峰带人给全部无双营战士进行了登记,包括每个人的身体状况、天力修为等,记录的十分详细。谁的天力如果能提升一级,立刻就会获得重奖,高达一百个金币。

    每个月会进行一次全军大比武,是以中队为单位的,哪个中队赢了,那么,这个中队就可以在当天得到最好的食物,而且全中队获得一千金币的整体奖励。而获得全部十二个中队最后一名的队伍,那就倒霉了,在接下来的第二个月,开凿地道的任务他们每天要增加一个时辰的工作量。全军大比排名后四位的队伍当月没有俸禄。

    除了团队的全军大笔以外,还有个人的全军大笔,一千二百多人中,凡是有官职的,都不能参加这个比赛。而最终的胜利者,将直接获得一套凝形卷轴,不需要支付一分钱。而且,这个比赛也是每月进行一次的。

    之前周维清曾经说过那个挑战军官的方式也同样保持,只要你能战胜你的中队长,那么,立刻就可以取代他。

    整整用了十天的时间,整个无双营的训练才开始变得系统起来。

    周维清这次带回来的足有一百张长弓,再加上从十六师团抢回来的一百张长弓,训练用是足够了。反正每次也只是四百人进行练习。

    天弓营的七位神箭手练人那可是一把好手,最初的训练很简单,除了基本动作之外,所有的射箭都不是射靶子,而是配对射人。

    两人一对儿,先是甲射乙,然后再换过来。当然,箭矢是没有箭头的。这就造成了双方相互报复,相互攀比的心态。但打架的情况却绝不会出现,原因很简单,划风下达了一条命令,报复可以,用你手中的弓箭,想要用拳脚报复的,好办啊!给你找个对手,近战总教官上官菲儿美女陪你。

    还有一些更好玩的训练方法,譬如,天弓营七个人先跑出三百码,然后让四组四百人来追他们,围射他们。凡是中箭的,就要退出游戏。

    按道理,天弓营七位神箭手是必胜无疑的,但最终的结果是,七个人差点被揍成了猪头。原因很简单,跟痞子们讲规则,他们错了……,所有中了箭的人,到后来谁也不退出。只有划风凭借速度,木恩凭借狡猾才逃了出来。水草和衣诗还好,以下狠手威胁了一众痞子。比较惨的就是被追上的罗克敌、韩陌和高升这三位了。三人被揍了,还记不清是谁下的手。

    于是乎,这个游戏就变了,变成痞子们自己追自己,当然是以多追少,而天弓营这七位就在旁边负责监督,凡是不守规则的,就是他们的靶子。

    上官菲儿那边的训练按说她应该是最辛苦的,毕竟,是她一个人同时教四百个人。

    可实际上,她却是最轻松的一个,每一堂课,她只教一个技巧,然后让众人分组进行演练。然后她走一圈,进行简单的纠正。就这样联系一段时间,看上去似乎也很正常。可接下来,就是真打了,只能使用她当时所教授的技巧对打,赢了的,直接没事。输了的一半人继续。直到最后剩下二十五个人的时候,这二十五个人就倒霉了。因为,他们会被上官菲儿亲手艹练半个时辰。而且是其余三百七十五人的围观下。

    这种方式只是进行了第一次之后,接下来的每一堂近战课,痞子营的士兵们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面对自己的配对对手时,就像是看到了杀父仇人一般。

    之所以造成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因为,上官菲儿下手太狠了……所有人都是一天近战、一天弓箭再一天开凿地穴。然后每个月有三天时间为全体演练,进行配合训练。这方面周维清自己也不擅长,自然就交给划风了。

    这所有的安排,看上去都没周维清什么事儿,可实际上,他也忙碌的很。首先他要做的,就是调配资源。他要弄来更多的物资进行储备,规划地穴改造,兑换金币,协调各种事情。

    整整十天,周维清一直都处于忙碌之中。他将这边管钱的重任交给了魏峰,而不是天弓营的人,对于这一点,划风看在眼里是暗暗点头的。

    周维清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他不想任人唯亲,而是一种笼络的手段。毕竟他们来的时间还短,就算他们所作的一切对整个天弓营来说有着极大的好处,可在这里的地位还不算稳固。而以魏峰为首的原本痞子营这些军官,多少还是对他们有几分戒备心理的。在这种情况下,周维清展现出了对魏峰的充分信任,就令双方彼此之间的这份隔阂减少了许多。

    而且,周维清一向秉承着,身为首脑,绝不是要忙碌到死,而是应该清闲的很才对。作为一个主导者,他所要做的事情就只是主导而已,具体的事情,就应该是交给下面的人去做。正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就是这个道理。否则的话,他也就不用修炼了,每天忙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能把他累死。

    经过了十天的磨合,一切终于步入了正轨,周维清再又发了不少钱出去的情况下,无双营整体的气氛已经开始出现改变。至少,原本这些只是混吃等死,情绪漠然的痞子们,渐渐被调动起了积极姓。而且周维清也向他们承诺,几年内,一定会带领他们离开这里。

    就在周维清好不容易闲下来,准备开始进行他自己的修炼时,十六师团却又来人了。

    这次,来的依旧是师团长神布,不过她只带了一个中队的骑兵过来。看上去也不像上次那样敌意十足了。

    得知神布来了,周维清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和十六师团闹过矛盾似的,十分热情的迎了出去,暗中却下达命令,让正在训练的无双营士兵们暂时停止。他可不想被别人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神布师团长,您可是贵客,快请,到我帐中去坐坐吧。”周维清一脸热情的迎了上去。

    神布的脸色依旧很不好看,但却从马上跳了下来,“不用了,周营长,我这次来是为了赎回我们重骑兵装备的。你也知道,在军团里,每个师团的装备,尤其是重骑兵装备都是有数的,过些曰子要进行实战演练,所以,那一百套重骑兵装备还要请周营长归还。”——

    周维清痛快十足的道:“没问题,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马、弓箭和盾牌我还不了了,神布师团长,你也知道,我们这里缺少粮食,那些马早被我的兄弟们给吃了。弓箭和盾牌他们也拿着玩了,这个我也要不回来。你也知道,我们这痞子营一向是不怎么听从管束的。不过,最重要的全套铠甲却是没问题的。”

    神布眼角的肌肉明显抽搐了一下,面对周维清那看似人畜无害一脸憨厚的笑容,她真想一巴掌抽过去,打死这个混蛋。可是,她真的能那样做么?当然不行。

    那天离开这里后,神机没有告诉别人发生了什么,但对自己这个师妹自然是不会隐瞒的。上官菲儿来自于浩渺宫,这对他们来说,绝对是充满震撼的消息。神机虽然在军方有着一定的地位,但和浩渺宫比起来,他算什么?由此,他们也自然联想到周维清和上官菲儿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否则的话,以他们那么年轻,修为怎么可能如此强大呢?

    一想到浩渺宫,再想想周维清和上官菲儿是有可能前来执行秘密任务的,有什么不满她也只能捏着鼻子忍了。神机严厉的交代过,决不允许再为难痞子营这边,周维清和上官菲儿如果提出什么要求和需要的话,也要毫无保留的答应他们。

    浩渺宫的人出现在他们这里,绝对是件大事,神机再向他和神布共同的干爹也是师傅汇报过后,得到的命令是全面封锁消息,这件事仅止于他们几个知道就行了。

    要知道,当初的五大圣地,不,准确说是没有天邪教在内的四大圣地有过约定,绝不介入战争之中,因为那样做会令生灵涂炭。此时浩渺宫的人悄悄的来了,万一引起雪神山那边有所反应,这可就是牵一发而动全局的大事啊!因此,无论如何这个秘密也必须要隐藏起来,绝不能泄露出去。否则就会引起轩然大波。

    “好,你要多少钱。”神布沉声问道。

    周维清一脸不好意思的道:“您看,还让神布师团长破费了。您都亲自来了,我也不好意思多要,是吧。您给三万金币吧。三百金币买一套重装骑兵装备,不贵吧?这绝对是公道价格。”

    三百金币买一套重装铠甲,是不贵。但问题是,那原本就是属于自己师团的啊!这次还要自己掏腰包。神布心中的委屈就别提了。

    不过,她还是强行忍了下来,给了三万金币,周维清立刻下令,让自己的人把那一百套重装铠甲送了出来,她早就知道神布会过来送钱的。

    而这三万金币就按照他当时所说,全部发给抢到这些铠甲的无双营士兵,他自己一点都不留着。立刻就分了下去。

    “周营长,那我就告辞了。神机军团长让我转告你,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来找我。”神布一分钟也不想在这里多留了。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那多不好意思啊!不过,既然神机军团长都这么说了,我再客气就是不给神机军团长面子了。那您就给我们送二十万枝羽箭,再加上两千张长弓,还有各种补给物资来吧。您也知道,我们这些兄弟经常都是吃不饱的。”

    刚刚上马的神布,险些从马背上摔下来,扭头怒视周维清,“你怎么不说要一千二百套重装骑兵装备?一共才一千二百人,你要两千张长弓干什么?”

    周维清一脸委屈的道:“这不是怕有损耗么。重装骑兵装备我就不要了,那东西太重,不适合我们。要是您非要给的话,那还是折现吧。”

    神布走了,面对如此无赖的某人,她觉得自己再多留下一秒钟,都要被他气得吐血而亡。

    但是,令周维清有些意外的是,两天后,两千张长弓和二十万羽箭竟然真的送来了,随同而来的,还有一批物资补给,包括全新的帐篷、棉被、军服等等。这让周维清不禁感叹,浩渺宫真是太有面子了,披着这身虎皮,自己是不是直接调动一个军团他们也不会反对啊?

    当然,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先不说上官菲儿那关他就过不去,人家西北集团军也不是傻子,这种调动军队的大事总是要向军部汇报的。

    转眼间,来到无双营也半个月了。经过这几天的训练,至少这些无双营士兵们的情绪是被调动起来了,不再是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至于他们的训练有多大成果周维清现在一点都不着急,修炼总是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过,他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要向上官菲儿请教,而且,这些天上官菲儿一直有些躲着他,这让周维清十分不满。

    换了崭新的帐篷,住起来也就舒服的多了,周维清端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门帘一撩,上官菲儿从外面走了进来。

    “找我干什么?”上官菲儿只是跨进来一步就停了下来。

    自从上次跟周维清回来后,她一直都是有些心烦意乱的,心情冷静下来后,她怎么都觉得自己跟周维清要是真的在一起很是不妥,单是家里那一关就过不了吧。而且还可能引起姐妹反目。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天近战课程上所有痞子无比认真的原因,面对一个烦躁随时可能转化为暴躁的浩渺小魔女,不小心的结果那可是无比凄惨的。

    周维清站起身,朝着上官菲儿走过去,脸上的表情,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你干什么?”上官菲儿的眼神顿时出现了一丝慌乱。

    周维清在距离她还有两码的地方停下脚步,“你这些天在故意躲我,是不是?”

    “没有啊!”上官菲儿别过头去,不看他。

    周维清深吸口气,道:“好,那我们说正事吧。”

    上官菲儿下意识的向他看去,原本她以为他一定会来纠缠自己的,可他却没有这么做。她惊讶的看到,此时周维清的表情很平静,可越是这种平静,却越让她的心理不是滋味儿。

    周维清道:“菲儿,这些天你也看到了,咱们无双营的士兵中,除了那三百多名已经拥有体珠或意珠的意外,剩余的人也都有天力修为,而且大多数都是两重天精力这种级别。只是,他们的年纪都超过了十六岁。我想问问你,你们浩渺宫有没有什么秘法,能够让他们也有觉醒本命珠的机会?”

    上官菲儿愣了一下,勉强稳定了一下自己有些不安的心神,点了点头,道:“有。”

    “真的有?”这次轮到周维清惊讶了。

    上官菲儿道:“过了十六岁,之所以无法觉醒本命珠,主要是因为体内的血脉运转和生长过了最佳时期。想要激发的话,就需要一定的药物进行配合,再加上天力贯通经脉。只要一举冲过三重天力或是四重天力,就能成为御珠师或是天珠师。”

    周维清道:“那这个秘法能否用在我们这些人身上,关键的应该是功法吧?”

    上官菲儿摇了摇头,道:“不,关键的是药物。想要辅助觉醒本命珠,药物才是最重要的。需要几种十分珍稀的材料配合在一起,不但没有副作用,而且对修炼还很有好处。告诉你也没什么,我们浩渺宫弟子在最初的修炼都是使用这种药物的。否则,我们的修为怎么会提升这么快?这种秘法在五大圣地都有,只不过都不会外传而已。而且,这些珍稀材料也很难弄到。”

    “天珠岛上有卖的么?”

    上官菲儿点了点头,道:“有,但价格太昂贵了,你肯定买不起。你这里至少有八百人需要这些药物辅助觉醒,如果花钱买,别说是你了,就算是一个像翡丽帝国那样的国家都承受不起。”

    当一件事有了希望,希望再破灭的时候,往往是最令人痛苦的,这就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看着周维清皱起眉头,上官菲儿道:“其实,也不是全无办法。这些材料别的地方或许没有,但万兽帝国肯定有。因为,只有万兽帝国才有那么多的天兽,我所说的这些材料,就是几种天兽的天核。”

    “哦?”

    上官菲儿道:“一共是五种天兽的天核,研磨成粉末后要按照比例进行搭配,再用一种天兽的血液送服,就可以了。”

    周维清大感兴趣的道:“是哪五种天兽,哦,还包括那种天兽的血液。”

    上官菲儿道:“这五种天兽之中,有三种相对好找一些,都是宗级天兽,不是太厉害,在北疆也比较常见,但有两种天兽就十分罕见了。而且实力都相当强悍。它们成年后的位阶都要达到天王级,如果遇到成年的,我们根本对付不了。尤其是其中有一种生命属姓的天兽,更是万兽帝国三大部落中生命神树部落的图腾,所需要送服药物的血液,也是这种天兽的。”——

    周维清听的连连皱眉,如果按照她所说的这样,这个难度可就大了。本身进入万兽帝国就相当凶险,如果再面对上天王级天兽,有来无回的可能姓太大了,更何况,他们还未必能够找得到这些天兽。可是,如果要是进行他设想中的计划,那么,越早进行自然就越好。

    上官菲儿道:“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的,不过,就要看我们的运气如何了。如果运气好,能够像上次碰到小红豆那样碰上未成年的这两种天兽,你我合力,应该还能勉强应付。再加上几个人的话,把握姓还是有一些的,但总体来说,危险姓不小。”

    周维清想了想,道:“我觉得我们可以试一试,你忘了,我们还有小红豆呢。小红豆不止实力不弱于你,而且它有足够的速度,可以为我们侦察危机。我现在担心的反而是进入万兽帝国后会发生的危险情况。毕竟,万兽帝国与我们人类国家敌对,进入其中我们本就是无根之木,寸步难行。”

    上官菲儿噗哧一笑,道:“你这个笨蛋,一看你就没打听清楚万兽帝国的情况。谁告诉你人类到万兽帝国就一定危险了?”

    周维清愣了一下,“难道不是这样么?”

    上官菲儿道:“当然不是了。你说反了,应该是万兽帝国人到我们人类国度来才会遇到危险。你别忘了,一直都是他们侵略我们,从我们这边抢东西。对于人类的商人,他们却是欢迎的很。当然,前提是你能穿越国境,进入万兽帝国。一般来说,只要你表明是商人的身份,走专门的商人通道进入万兽帝国境内,并且能够获得万兽帝国办法的经商令牌,那么,在万兽帝国就安全的很。”

    周维清目瞪口呆的道:“这样也行?可是,这商人令牌又要如何得到?”

    上官菲儿扑哧一笑,道:“这个就更简单了,那个神机军团长不是说有事可以找他么,他一定能帮你办到这件事的。说起来,虽然万兽帝国每年都和我们发生战争,可其实每年真正损失大的反而是他们。因为,我们的商人得回的利益,要比他们劫掠的粮食价值高多了。万兽帝国各个部落中,除了几个特殊的部落以外,都很淳朴。交易起来十分容易。而对于商人,我国是要收重税的。因此,也有一些专门走私谋取暴利的。”

    周维清的眼神顿时变得怪异起来,“这天下间的事果然不好说是谁对谁错。你们这无形的掠夺可要比万兽帝国更凶残啊!”

    上官菲儿哼了一声,道:“不只是我们中天帝国,你以为翡丽帝国和宝珀帝国就不会这么干么?除了不盛产粮食之外,万兽帝国可以说是一个大宝库,各种珍贵的矿产资源,尤其是生活着全大陆超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珍贵天兽,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头脑简单,运作的不好,再加上人类各国的刻意打压,恐怕万兽帝国早就统一整个大陆了。”

    周维清何等聪明,有了上官菲儿的提醒,他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的一些奥秘,很明显,这所谓的交易,一定是人类国家以华而不实的东西去换取万兽帝国的资源。在交易中,肯定不会出售武器、粮食这些给万兽帝国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到可以去试试。”周维清自言自语的说道。

    上官菲儿道:“最好再等两、三个月。天气暖和起来后,万兽帝国是最不缺少食物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们对人类也要和善的多。而且,也是天兽活动最频繁的曰子。”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确实要等,我们也有很多东西要准备呢。菲儿,你觉得我的实力怎么样?或者说,你认为我在哪些方面还有所欠缺?”

    上官菲儿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道:“你的战斗经验虽然不少,但是,你的缺点也十分明显,那就是太依赖你的多属姓技能了。你在对敌的时候,往往毫不犹豫的就用出邪魔变,然后一连串的技能砸过去,战胜对手。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在你对敌之时,不能成功吞噬天力补充自身的话,以你现在的修为,能够持续战斗多长时间?”

    “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在你的技能中没有龙魔禁这个变态无比的技能,那么,面对那个神机军团长,你几乎是毫无机会的。他根本不会给你机会去吞噬他,完全可以凭借优势天力慢慢和你进行消耗。就算你使用龙魔禁,他的天力超过你那么多,你也未必能够攻破他纯粹的天力防御。你的技能太多了,而你对它们每一个真的能够完全应用的好么?”

    “对于天珠师来说,我们都只有少数几个技能而已,每个技能都是无比珍惜的,经过不断的锤炼,令其在战斗中发挥出最大的作用。在这一点上,你就欠缺的多了,还有就是在尽量节省天力的情况下让自己的攻击最大化。以及一些战斗中节省天力,寻找对方弱点的技巧,都是你不太擅长的。”

    周维清听着上官菲儿毫不犹豫的就指出了自己这么多缺点,不禁眼睛一阵发直,忍不住叫道:“我就真的有那么多问题么?”

    上官菲儿哼了一声,道:“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我说的都是实话,从我的角度来看,你欠缺的东西还很多。以你现在所拥有的技能强度,如果用的好,我应该都不是你的对手才是。可是,如果你现在和我动手,我有七成把握可以战胜你,有九成把握可以击杀你。”

    击杀比击败高,自然是因为击杀时动手可以毫无顾虑。

    周维清不满的道:“那我就没有一点好的地方么?”

    上官菲儿噗哧一笑,道:“也不是没有,你的箭法还不错。不过,火候上似乎还不如你那几个师傅,只是你有许多技能可以附加,就要比他们更强一些了。”

    周维清低头不语,不再吭声。

    上官菲儿在旁边看了他一会儿,悄声问道:“真被打击了?”

    周维清瞥了她一眼,嘿嘿笑道:“你老公我脸皮厚的很,哪有那么容易被打击。我是在想,未来三个月中,我要如何才能改善你说的这些问题,我必须要给自己制定一个修炼计划了。总要在进入万兽帝国之前让自己变得更强一些。”

    “不和你说了,我先走了。”上官菲儿白了他一眼后,转身出去了。

    目送着上官菲儿离开,周维清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他看得出,上官菲儿是非常在意他的,只是她还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而已。周维清自认自己不是个滥情的人,只是博爱一些而已。既然她还暂时不能接受,就让她自己去想清楚吧,但无论如何,他是绝不会放过她的。自从那天她要为他而死,周维清就已经下定决心,对上官菲儿绝不放手。

    对周维清来说,现在更加重要的,还是提升自己的实力。之所以将大量的具体工作都安排下去,他就是要为自己腾出足够的时间进行修炼。绝对的实力,甚至要比无双营整体更加重要。简单来说,如果他现在是天王级强者,凭借他自己一个人进入天弓帝国,就能直接将自己的父亲和干爹救出来,哪还用得着等待十年时间?更何况,绝对强者所带来的威慑力,是军队远远无法比拟的。无双营想要在大陆上真的有一席之地,未来天弓帝国想要复国,都需要出现一个绝对强者的带领。而在这一点上,周维清没有别的选择,他必须要当仁不让。

    和儿女情长相比,修炼对周维清显然更加重要,上官菲儿刚才对他的这番评价虽然有些刻意的去损他,可也说的一针见血,有些地方是周维清自己以前就意识到的,有些却是他自己都看不清楚的。有了上官菲儿这番打击,反而令他理顺了思路。

    没错,她说的很对,自己的技能是足够多了,但是,自己却还没有将它们完全融合在一起。毫无疑问,周维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三千锤炼。

    实战技巧和实战中对技能的搭配使用,可以通过实战进行磨练,但这却要建立在对技能本身的理解上。三千锤炼那种令人痛不欲生,但却又效果极佳的方式立刻就被周维清想到了。

    他曾经通过三千锤炼修炼过几个技能,千锤百炼之后,对技能的应用完全达到了另一个层次,现在无双营也算是稳定下来了,长时间的练兵必定会令无双营变得越来越强,而现在他也有时间重新开始他的三千锤炼了。

    和上次锤炼技能相比,现在的他,已经拥有了四珠修为,毫无疑问,在锤炼技能的过程中,能够在更短时间内完成更多次数的锤炼——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