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三角盆地,万兽天堂

    “哼。”战凌天抬起头,看都不看周维清一眼。自然也不会跟他握手了。

    上官菲儿站在一边冷眼旁观,她以前对战凌天是很有些好感的,他英俊,实力强大,在浩渺宫年青一代中,更是人中之龙。

    可此时她却惊讶的发现,看着战凌天和周维清面对面,她的心却完全倒向了周维清这边,在她眼中,战凌天的气量太狭窄了,思维也太简单了。喜怒流露于表面。而正相反的是,周维清笑的那叫一个真诚,虽然她明知道这家伙是装出来的,但面对充满敌意的战凌天,他能做到这一点,就证明他的心态要比战凌天好得多。二者相比之下,差距显而易见。

    我的小胖是最棒的,上官菲儿忍不住在心中说了这么一句。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完全是属于情人眼里出西施。论长相,周维清还真比不上人家战凌天。

    面对战凌天的敌意,周维清脸上的笑容反而更加浓郁了,“战兄,不要这样嘛。天珠大赛那是迫不得已,大家都想得冠军,所以我才误伤了战兄,实在是误会啊误会。论实力,我怎能和战兄相比呢?你可是浩渺宫未来的接班人,不会和我这小人物一般见识吧。”

    听他这么一说,战凌天虽然明知道这小子没憋好屁,但也着实受用,当然,周维清那一脸憨厚的笑容还是让他很想抽上一巴掌。

    “周维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来这里干什么。想要借助我中天帝国的力量为你复国,别白曰做梦了。”战凌天锐利的目光落在周维清身上,仿佛要将他的身体刺穿似的。

    周维清顿时流露出一脸委屈之色,“我哪有这种想法啊!就凭我一个人怎么复国?我跑过来参军,只是因为翡丽帝国也容不下我,只好来中天帝国北疆了,在沙场争战,既能磨练我自己,也能坚持修炼。国破家亡,我已经没有家了,也不知道应该去什么地方,惟有寄情于沙场,通过抗击外敌的杀戮,才能让我的痛苦降低一些。可谁知道,那十六师团师团长看我不顺眼,就把我发配到这边来了。这里天寒地冻的,完全被孤立在外,谁能比我惨?虽然通过斗军赛场当了个营长,可又有什么用呢?战兄,你不会以为我就要凭借这一千人跑回去复国吧?先不说这些兄弟愿不愿意跟我走,这也不现实啊!”

    周维清这番话说的是声情并茂,简直就要声泪俱下了,别说是战凌天了,就算是深知他底细的上官菲儿都险些被他骗了。她很怀疑,这三个月里,周维清练习的不是他那各种技能,而是脸部表情。刚才这番表演,那绝对是影帝级别的。

    看着声情并茂随时有可能转化为声泪俱下的周维清,战凌天的脸色又缓和了几分,“你愿意在这沙场争战也没人管你,谅你一个小小的下位天师也折腾不起什么风浪来。你给我小心点,以后不要再打三小姐的主意了。你是什么身份?也想入赘我们浩渺宫?”

    周维清眨了眨眼睛,道:“这个事情嘛,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

    战凌天眼中冷光一闪,“只要你不再去纠缠三小姐,就没有什么算不算的。否则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周维清瞥了他一眼,道:“战兄,你似乎是搞错了吧。我听菲儿说过,你喜欢的是冰儿的大姐,浩渺宫继承人上官雪儿那冰块儿,又不是我家冰儿,你何苦来找我麻烦呢?其实,你的想法有问题,你应该是尽可能的和我处好关系才对,要是以后我成为了浩渺宫的姑爷,我和冰儿都支持你跟上官雪儿在一起的话,对你应该还是有帮助作用的。我们要是都成了浩渺宫的女婿,这关系还是很亲近的嘛。”

    “嗯?”战凌天确实从未向这个方向想过,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有些心动了。因为他很清楚,上官冰儿这个三妹在上官雪儿心中有着怎样的地位,而他和上官冰儿几乎可以说是没有接触,想要得到上官冰儿的支持,透过眼前这小子确实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不过,他心中虽然有些松动了,但嘴上却并没有放松太多,“这要看你能否得到两位宫主的认可了。”

    周维清心中暗笑,在自己一番试探和言语的影响下,这战凌天的心态已经出现了变化,至少他不会再去想太多自己和无双营的事情。

    “战兄,过几天我要出一趟远门,不知你是继续留在这里呢,还是回去浩渺宫?”周维清此时才提出这样的疑问,让战凌天留在这里,他还真有些不放心。

    战凌天毫不犹豫的道:“我也该回去复命了。二小姐,你收拾一下东西,和我一起回去吧。你这次离家出走,两位宫主都很着急呢。”

    上官菲儿心中一惊,“不,我不走。我还有事呢。”

    “你能有什么事?监督这小子?就算是这样,也用不着你亲自在这里监督他,我会交代西北军团那边的。”战凌天顿时皱起了眉头。

    上官菲儿摇了摇头,道:“不是,我要跟他一起去一趟万兽帝国。”

    “什么?不行。”战凌天断然道:“你是什么身份?怎么能去万兽帝国呢?万一让雪神山的人发现,把你抓起来,两位宫主会非常被动的。你必须要跟我回浩渺宫。”

    上官菲儿突然眼圈一红,委屈的道:“战大哥,你都没弄清楚人家要去做什么就阻止么?”

    看到她要哭,战凌天顿时皱起了眉头,虽然上官菲儿和上官雪儿相貌一模一样,但他对上官菲儿可是没有一丝好感的,从小到大,被上官菲儿整蛊的人太多了,他也是其中之一,对这个浩渺小魔女,他只有远离的心思。

    上官菲儿道:“爸爸的生曰快到了,我这次跟周维清他们一起去万兽帝国,是为了寻找一些珍稀的天兽天核,作为礼物送给爸爸。这是我的一份孝心,难道你也要阻止?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你要是不让我去,回去以后我就告诉大姐。你也知道,大姐可是最孝顺的,哼哼。”

    “你……”看着上官菲儿,战凌天确实是非常的头疼,眉头紧皱,道:“你们要去多长时间?”

    上官菲儿道:“通商的关系我都已经让西北集团军的人给办好了,三天后就出发,快则一月,慢则三个月。肯定就回来了。战大哥,你就先回浩渺宫吧,跟爸爸他们说,我过段时间就回去。”

    战凌天看看上官菲儿,在看看旁边低着头看不到表情的周维清,心中也犹豫了起来。

    周维清低着头,其实是在那里偷笑,刚才他在演戏,此时上官菲儿又何尝不是呢?

    “算了,我跟你们一起去一趟吧。就这么回去,万一你出点什么事情,我怎么向你姐姐和两位宫主交代?等这次从万兽帝国回来后,你就跟我一起返回浩渺宫,我会先发一封信回去,让两位宫主安心。”

    战凌天终于做出了决定,只不过这决定让刚才在演戏的二位都有些无语了。

    “你也要和我们一起去万兽帝国?”上官菲儿一脸不愿的说道。她倒不是为了别的,她是怕自己和周维清表现出的一些亲热被战凌天看出来。更何况,有战凌天在,她想和周维清亲近都不行了,又怎会愿意?

    战凌天冷哼一声,道:“怎么?不想让我去。难道你心中有鬼?二小姐,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跟我回去,要么让我和你一起去。不要以为在我面前装腔作势就有用,你这一套我从小到大看的多了。”

    “去就去吧。随便你好了。”上官菲儿赌气着说道。她确实找不到理由不让战凌天一起前往万兽帝国了。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去好了。”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上官菲儿也不知道为什么周维清答应的那么痛快,看他那表情,似乎是很希望和战凌天同行的。

    周维清将无双营的事交给了魏峰和天弓营众位,三天后,他带着林天熬、战凌天、乌鸦、马群和上官菲儿一共六人,悄然上路,先返回天北城,再取道中天帝国北方第一重镇中北城,沿着那唯一的一条商路,进入万兽帝国。

    因为一切手续齐全,他们的行动非常顺利,为了提高速度,甚至还分给战凌天一匹魔鬼马,一路向北,渐渐深入了万兽帝国腹地。

    其实,战凌天之所以决定跟来,和他自己也有很大的关系。他对万兽帝国也是非常好奇的,这次也是第一次前来。

    此行,周维清他们的目的地是位于万兽帝国中北部一个叫做万兽天堂的地方。

    万兽帝国有大大小小上百个部落,其中最强大的部落有十几个,处于统治地位的,就是狮心部落——

    而万兽天堂则是一个地形非常复杂的地方,北方多山,尤其是有很多高大而又连绵起伏的山脉。其中最主要的两条山脉就在万兽帝国中北部相交,其中有一处夹角,夹角外侧,又有一道山脉穿过,就形成了一片三角形的盆地。

    与别处的冰天雪地不同,这片三角地带的温度比外界要高得多,甚至生长着许多温带才有的植物。这片地域的面积也相当大,因为适宜的温度和生活环境,千百年的潜移默化下来,在这里聚集了越来越多强大的天兽。因此,这片三角盆地就得名为万兽天堂。

    万兽天堂物产丰富,更有着全大陆最强大的天兽群。万兽天堂被评价为浩渺大陆最危险的地方毫不为过。

    要说起万兽天堂,或许还有人不知道,但是,如果说起雪神山来,恐怕就是无人不知了。

    五大圣地中,个体实力最强横的雪神山,就在万兽天堂深处,一座位于万兽天堂中部的雪峰之上。可以说,万兽天堂拱卫保护着雪神山,而雪神山也统御着这片全大陆最危险的地域。

    因此,曾经有人说过,天珠岛易上,而雪神山难攀,就是这个道理。

    雪神山的形成,可以说就是在万兽天堂中那些最强大的天兽通过成千上万年的潜移默化后,拥有了化形承认的能力,凭借着实力的比拼,最终形成了雪神山。神圣天灵虎不只是雪神山的统治者,也同样是万兽天堂的统治者。

    这也是为什么其他几大圣地对雪神山那么忌惮的原因,雪神山拥有着指挥万兽天堂天兽的能力。万一五大圣地参战的话,一旦雪神山发动天兽大军,对整个大陆来说,都将是一场浩劫。

    万兽天堂虽然危险,但是,拥有全大陆种类最全,实力最强天兽的它,对天珠师们也有着无穷的吸引力。别的不说,如果能将野生天兽重创到濒死程度,拓印技能时,成功率就要比在拓印宫中高得多。而且,天兽的天核可是宝贝,不论是入药还是制作凝形液都是必不可少的。

    可以说,只要来到万兽天堂后,能够活着回去,那么,必定是大赚特赚。甚至只要在这里就地去捡,都能捡到天核。毕竟,万兽天堂中的天兽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几乎每年都会有许多人前来万兽天堂冒险,可是,能够活着回去的却是少之又少。

    对于万兽天堂,雪神山的管辖并不严,只要不是进入万兽天堂的核心区域,几乎不可能碰到雪神山的人。可就算是这样,万兽天堂内强大的天兽们,还是有着无与伦比的威慑力。这片区域很多年以前就被万兽帝国化为了禁地,决不许任何部落的族人轻易进入。除非是有雪神山相召的命令。

    穿过茫茫边疆,周维清六人已经正式进入了万兽帝国境内,要说完全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对于他们任何人来说,这个国度都是陌生的世界。

    万兽帝国是没有城市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需要,在赶路两天之后,周维清他们终于看到了第一个小部落的存在。

    和中天帝国如临大敌一般布置大军不同,只要不是每年发起进攻的那段时间,万兽帝国在边疆根本就没有驻军,各个部落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因为在历史上,人类各国从来就没有进攻他们的想法。

    进攻万兽帝国有什么好处?这边气候寒冷不说,更是没有什么可以掠夺的。有用的矿产,那都在万兽帝国深处呢。一旦孤军深入,结果可想而知。万兽帝国那么广阔的疆界,别说是几十万大军,就算是上千万大军进来,恐怕也是有来无回的。

    “我们要不要停下来休息休息?”林天熬向周维清说道。

    “休息一下。”不过,回答林天熬的可不是周维清,而是端坐在魔鬼马背上的战凌天。他的语气充满了命令的味道,看都不看众人一眼,只是向上官菲儿比了个手势,就率先朝着那个部落而去。

    “他当自己是谁?此行的首领么?”马群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由着他就是了。”

    马群低声道:“老大,你不是怕了这家伙吧?”

    周维清道:“你用不着挑拨,我心里有数。走吧,赶路两天了,也该休息休息了。”现在已经进入了晚春,不过,在这极北的地方,温度却依旧相当低。

    很快,众人就来到了那部落前,这个部落规模并不大,只有四、五十个看上去很厚实的帐篷。占据了一片平地。在这片帐篷侧面,有一条小溪流淌而过,显然,这就是他们驻扎在这里的原因。

    万兽帝国大多数部落都是游牧民族,显然,这只是他们临时的落脚点而已。

    到了部落前,战凌天已经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此时,两名壮年万兽帝国人从部落中走了出来。

    和周维清曾经见过的狼人族不同,这两名壮汉身材比狼人还要高大几分,比较显著的特征,是他们头上都有一对不大的角,看上去十分奇特。

    见到周维清他们这些人类,这两名有角的壮汉毫不吃惊,其中一人主动打招呼,道:“人类客人,要不要到我们营帐中休息一下再赶路?我们这里有美味的鹿奶和好吃的乳酪。”

    众人纷纷下马,战凌天傲然道:“给我们找几个干净的帐篷,今天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了。”

    那两名有角壮汉顿时脸色一变,左侧的那人道:“对不起了,我们可没有过多的帐篷,只能给你们一个住。十金币一晚,包括吃喝。”

    战凌天脸色一变,“混蛋,你让我们住在一个帐篷里?”他在浩渺宫骄傲惯了,平时浩渺宫的年轻弟子们都要听他的管束,那份高高在上的气质可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你敢骂人?”左侧壮汉目露凶光,一步跨出,他那彪悍的身形就到了战凌天面前。

    战凌天也算是高大的了,可和这个人一比,就要矮了半个头,蒲扇般的大手,直接抓向战凌天胸前。

    战凌天怎会让他得手,冷哼一声,闪电般一脚就向那壮汉踢去。

    “别动手,有话好说。”周维清的声音恰好在这个时候想起,砰的一声闷响中,战凌天踢出的右脚和周维清的右脚在空中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闷响。

    那名头上有角的壮汉虽然未被踢中,但是,周维清和战凌天两人右脚碰撞后所产生的气劲迸发,竟是也将他震得一路跌退。要是刚才战凌天那一脚踢中了,恐怕他立刻就是暴毙的命运。

    “你干什么?”战凌天怒视周维清。他的脚已经收回来了,以他的修为,被周维清挡了一脚后,自己的右脚竟然有些发麻。

    周维清的吃惊其实比他更强烈,要知道,他用的可是自己的邪魔右脚,全身最有力量的地方。虽然没有用出邪魔变,可战凌天也没释放出天珠,可以说,刚才这一脚双方完全是凭借肉体的力量硬拼了一下。可硬拼下来,周维清却险些被他踹开,可想而知,战凌天的力量多么强横了。难怪菲儿说这家伙的综合实力还要在她之上。

    周维清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但却主动向战凌天使了个颜色,“战兄,怎能在这里动手呢?你这不是要招惹一个部落么?别忘了我们这次的目的。”一边说着,他已经转身去面对那两名有角壮汉,微笑道:“二位大哥,我这位兄弟没别的意思,只是脾气不太好。一个帐篷就一个帐篷,这天寒地冻的,能有个休息的地方就不错了。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们出二十个金币,在这里休息一晚,两位大哥你们看如何?”

    万兽帝国人再鲁直,也看得出眼前这些不是普通人,更何况周维清还要多出钱,没再多说什么,带着他们进了部落,找了一个较大的帐篷给他们。

    一进帐篷,众人还没坐下,战凌天已经一横身挡在周维清面前,“我警告你,以后少管我的事,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说完,他这才走到最里面一片空旷的地方坐了下来。

    林天熬、乌鸦他们的目光下意识的都看向周维清,在他们眼中,这战凌天实在是太嚣张了。他们都有些忍不了了。

    周维清向他们摇了摇头,示意他们不可动手,他自己也走到一旁坐了下来,脸上依旧带着微笑。

    上官菲儿冷眼旁观,她也弄不清周维清现在在想些什么,这家伙可是从来都不吃亏的。当初在光影空间中他都敢打的战凌天骨折,现在他们这么多人,战凌天只有一个人,他怎么可能会怕?他一定有什么针对战凌天的阴谋才对。

    周维清当然是有阴谋的,战凌天这么好的打手不好好利用一下,岂不是太亏了么?忍耐,是要付出代价的,别看周小胖同学现在笑得很自然,可实际上,他可是记仇的很——

    一会儿就有兽人送上热腾腾的奶茶和香喷喷的乳酪,吃起来虽然带有几分腥臊气息,但却别有一番风味。

    马群出去转悠了一圈,就把这部落的情况打听清楚了。这是一个很小的部落,名叫雪鹿,以他们信奉的图腾明明。全族就只有几百人而已,分为几十个大家庭,都在这里了。雪鹿族人和其他兽人一样擅长战斗,吃苦耐劳,擅长放养强壮的雪鹿,必要的时候,他们骑上鹿背,就能成为雪鹿骑兵。

    “老大,我看过了,他们养的那些雪鹿,个头比我们的魔鬼马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那些长角的雄鹿,头上的角简直就是利器。这万兽帝国真是得天独厚,这雪鹿虽然不是天兽,可用来充当坐骑,恐怕比低级天兽还要猛。负重能力也强,乌鸦坐上去都没问题。”

    “你嫌我重?”乌鸦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马群顿时收声,一脸的尴尬。

    周维清心中一动,瞥了一眼旁边闭目养神的战凌天,站起身道:“走,我跟你去看看。”说着,他拉着马群就出去了。

    坐骑对于无双营的未来来说也很重要,就算他们以后有了凝形翼,因为天力的限制也不可能长途飞行的,飞行只能是在战斗中使用。所以,适宜的坐骑就很重要了。战狼难以驯服显然不是什么好选择,雪鹿应该温和许多吧,周维清自然就动了心思。

    周维清和马群刚一出帐篷,迎面就碰上之前引他们进来的两名雪鹿族壮汉又引着一队人进来了。

    一看装束,周维清就知道这些是人类。每个人都穿着大氅,将头也盖在其中,一共是六个人,有身材高大的,有身材娇小的,只是看不见模样。

    那两名雪鹿族人正引着他们向里面的帐篷走去。这些雪鹿族人看来也很聪明,选择在这商道旁定居,一个帐篷一晚十个金币,这可是相当高的价格了。

    “咦,是你。”正在这时,一声充满了惊讶的娇呼声响起,在那六个人中,一个娇小的身影停了下来,撩起了头上的大氅帽子。

    一张俏脸露出,在这寒冷的天气中仿佛带来了几分温暖,不过,她那看着周维清的目光却要比周围的温度更冷几分,充满了强烈的敌意。

    看到这少女,周维清也是脸色一变,心中不禁暗暗叫苦。因为这妞不是别人,正是在天珠大赛上,险些死在他手中的血红狱嫡传弟子沈小魔。

    这运气也太背了吧,还没真正进入万兽帝国境内,竟然就碰到了血红狱的人。毫无疑问,另外几个和沈小魔在一起的,应该也是血红狱高手了。现在周维清唯一祈祷的就是,这些人都是和沈小魔一个年纪的,可千万别遇到人家圣地中的强者。

    但是,运气这东西谁能说的准,它绝不是永远站在周维清这一边的。

    “怎么了,小魔。”一个低沉苍老的声音从走在最前面的那人处传出,血红狱这些人都停下脚步,朝着周维清看来。

    这一下周维清是看清了,为首的那人,是一名看上去六旬开外的老者,其他的也都是四十岁以上的壮年男子,只有沈小魔这么一个年轻人而已。女姓也只有她一个。

    周维清心中倒抽一口凉气,这下可是撞中铁板了。不过,在这个时候,他想要躲回去也是不可能的,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几步,微微一笑,向沈小魔道:“沈姑娘你好,好久不见,别来可好?”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这沈小魔还记着自己的饶命之恩和浩渺宫的调停。

    沈小魔冷冷的看着他,“周维清,没想到我运气这么好,来到这万兽帝国都能遇到你。今天你是插翅难飞,定要叫你为寒冰陪葬。”

    完了。周维清嘴里一阵发苦,很明显,沈小魔对他的恨意绝不会因为当初他给她解毒而减少。

    其实,他也不想想,当初他给人家解毒的时候,可是按着人家胸口的。没把沈小魔气死已经是很不错了。这次沈小魔跟着血红狱长辈出来,也是准备前往万兽天堂去猎杀一些天兽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出来散散心,可谁知道,竟然才刚进入万兽帝国不久,就遇到了周维清这个大仇人。

    “小魔,你说什么?他就是杀了寒冰的人?”血红狱为首的那名老者眼中仿佛燃烧起两团火焰一般,原本平和的相貌顿时变得狰狞起来。

    沈小魔冷冷的道:“虽然不是他动手杀的,但他就是翡丽战队那个带头的家伙。如果不是他,我们怎么可能会输掉比赛?”

    那老者突然笑了,“好、很好。看来,这是上天指引着让我为冰儿报仇。抓住他们,包括帐篷里的,一个都不放过。我要让他们尝尝地狱降临的味道。老夫活阎罗的绰号看来要当真一回了。”

    “尊敬的客人,你们要是有私怨,请到外面去解决,不要在我们部落里。”带他们进来的两名雪鹿族人都皱起了眉头。

    活阎罗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一股无比浓重的威压浩然而出,被他那冰冷的目光一扫,这两名雪鹿族人竟然同时闷哼一声,向后跌退几步,七窍中同时涌出鲜血,就那么委顿的倒了下去,生机断绝。

    这一下,周维清可是真的为之骇然了,仅仅凭借威压就置人于死地,还是雪鹿族这样身体极为强壮的族人,可想而知,这自称为活阎罗的老者修为有多么强横了。

    不过,就在那两名雪鹿族人倒地毙命的同时,两蓬淡淡的雪雾也随之从他们身上升起后悄然飘散开来。

    活阎罗那一声令下,同行的包括沈小魔在内,这些血红狱高手都释放出了自己的本命珠。

    沈小魔依旧是六珠修为,但她却是这些人中修为最低的一个。剩余的四名中年人,两个七珠,两个八珠,全都是宗级强者。

    同样是宗级,出身于圣地的宗级可是完全不同的,先不说那深不可测的活阎罗有多么强大,单是其他五人加在一起的实力也是相当恐怖了。

    当活阎罗下令并且用威压杀死两名雪鹿族人的时候,周维清就已经有所行动了,右手一扯身边的马群,飞速向后面帐篷撞去。

    仅凭他们两个,恐怕还不够人家合击一次的,惟有汇合帐篷内的众人,或许还有逃生的机会。在这个时候,周维清已经没有任何侥幸的想法了,惟有拼一下。现在他只是希望,那个活阎罗的实力千万不要到达天王级。如果他只是九珠上位天宗修为的话,或许还有一丝硬拼的机会,但要是天王级强者,他们必死无疑。

    当然,除了硬拼之外,有可能帮他们逃生的,就是上官菲儿和战凌天浩渺宫的身份了。周维清相信,这些血红狱的人是绝不敢杀他们的。

    沈小魔恨透了周维清,脚尖点地,整个人已经如同箭矢一般,直奔周维清冲去,上次输给他,在她心中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此时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怎还能忍得住?掌随身动,整个右掌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色,追着周维清拍去。

    “敌袭。”周维清一进帐篷就是一声大喝,紧接着,他就是一个空间平移。

    论狡猾,谁能比得过周维清?他在发动空间平移的时候,右手一甩,将马群推向乌鸦,令他不会被沈小魔的攻击波及,而他自己这个空间平移一用出,整个人立刻就到了战凌天背后。

    原本按照周维清的计划,他一直忍耐战凌天,就是要到万兽天堂后借助战凌天的实力,但是,现在这一切显然要提前了。在这个时候不利用他怎么可能?

    战凌天本来正在闭目养神,准备等会儿吃些东西后再进入修炼状态,周维清和马群刚一出去,就重新冲了回来。他已经就被惊醒了。

    银光一闪,冲入帐篷内的周维清没了踪影,但那一团带着炽热气息的红光却已经迎面而至。

    突然遭遇攻击,战凌天反应极快,身形微动,右手外翻,一掌推出,同时他自身的本命珠也已经释放了出来。

    轰然巨响中,沈小魔冲入帐篷内的身形硬是被战凌天这一掌震的飞了出去。论修为,她和战凌天相比差了可不止一筹。

    战凌天的天力已经高达三十重,突破了天虚力第六重。单论天力的话,他比浩渺宫继承人上官雪儿都要强上几分。沈小魔不过六珠修为,天力才只有二十六重而已,再加上两人属姓上的差距,一上来就吃了亏。

    就在这时,轰的一声,浓烈的火焰瞬间从四面八方升起,原本那相当厚实的帐篷,竟然在这一瞬间化为火光,炽热的温度上升同时,下一瞬间,这座帐篷竟然就那么化为飞灰消失不见。露出了帐篷内的众人——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