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三十八章 联手战天王

    周维清他们这边,众人已经迅速做出了反应,林天熬身形一闪,就冲到了周维清面前,本命珠释放而出。能让周维清狼狈逃回来的对手,又岂会普通?

    乌鸦也扯着马群来到周维清另一边,上官菲儿则是腾身而起,以她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姓格,当然不肯就这样避开,而是朝着外面血红狱众人看去。

    不过,当她看清外面众人时,也是倒吸一口凉气,沈小魔她也是认识的,和沈小魔在一起,修为还都比她高,可想而知这些是什么人了。

    沈小魔被战凌天一掌震退,被同伴接了下来,瞳孔骤然收缩,她也看到了战凌天和上官菲儿。

    “是你们?”沈小魔赶忙一抬手,阻止打算动手的同伴。

    那活阎罗看到沈小魔被震飞出来,也是冷了一下,但他身上的气息却更加阴冷了。

    “战凌天,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你是上官雪儿?”沈小魔眼中流露着惊疑不定的神色。

    浩渺宫居中调停的事她还记得很清楚,只是没想到,浩渺宫竟然会派出眼前这两个年青一代的翘楚来保护周维清。从她的角度,也只能认为是这样了。

    战凌天冷哼一声,已经站了起来,“我们和谁在一起,似乎还不用你来质询。你贸然向我动手,可是想挑衅我们浩渺宫么?”

    尽管面对这么多强者,但他自恃来自于浩渺宫,怎会看得起五大圣地排名靠后的血红狱?

    “你不过是一个小辈,凭你也想代表浩渺宫?”活阎罗开口了,他缓步上前,走到了最前面,与此同时,他也释放出了自己的本命珠。

    在他右手手腕上,整整十颗黑色的墨翡翠体珠悄然律动,周围的空气似乎都随之凝固了。

    体珠中,墨翡翠代表的是耐力,主要表现为抗击打能力和持续战斗能力上。虽然防御不如黄翡,但拥有墨翡翠体珠的天珠师却是最为难缠的。

    “天王级。”周维清倒吸一口凉气,正像他预料中最坏的那样,眼前这位来自血红狱的老者,正是天王级强者。

    战凌天那么骄傲的人,在看到对方的十颗体珠时,脸上神色也是骤然一滞,变得有些不自然了。天珠师一旦进入天王级,那就是进入了另一个层次,绝对都是威慑一方的人物,哪怕在浩渺宫,天王级以上的强者数量也不是太多。叫他一声小辈,他还真不敢还嘴。

    “敢问您是血红狱哪位前辈高人?”战凌天硬着头皮双手抱拳问道。

    活阎罗淡淡的道:“老夫活阎罗寒天佑,血红狱无名小辈而已,我这无名小辈要是挑衅了你,也算不得是我们血红狱挑衅浩渺宫吧。”

    战凌天的脸色很难看,可他偏偏又发作不出来,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话了。

    这时候,就显现出周维清的狡猾了,他就战在战凌天背后,低眉顺眼的一声不吭,似乎他完全是战凌天的跟班一样,把那骄傲的浩渺宫翘楚顶在前面。

    上官菲儿在一旁却是忍不住了,“活阎罗?还真没听说过。想必阁下刚刚晋升天王级也时间不长吧。这次应该是前往万兽天堂寻找适合拓印的天兽。你话里话外,似乎就没把我们浩渺宫看在眼中。我四叔曾经说过,因为天珠大赛上争端,翡丽战队和丹顿战队的仇恨就此为止,并且他亲自做的担保,才让维清为沈小魔解的毒。现在你们打算要恩将仇报么?这还不算对我们浩渺宫的挑衅?”

    听上官菲儿这么一说,沈小魔下意识的看向活阎罗,确实,有上官龙吟的担保,他们再要对周维清不利,浩渺宫那边就很难说得过去了。虽然还不至于挑起两大圣地之争,但很明显,浩渺宫绝不会善罢甘休。

    活阎罗冷哼一声,“浩渺宫,好一个浩渺宫。如果不是你们运气好,占据了天珠岛这样的洞天福地,单凭底蕴,你们也能成为五大圣地之首?”

    一边说着,他抬起自己的左手,众人顿时看到,他左手上是没有小指和无名指的,“我这两根手指,就是当初上官龙吟毁了的,他仗着凝形装备比我好,硬是将我打成重伤。为的,也只是你们浩渺宫所谓的面子。老夫闭关多年,终于冲入天王级,本就没打算再忍你们浩渺宫。今天在这里遇到你们这群小辈,竟然也敢向老夫挑衅。很好、很好。只是不知道,老夫要是将你们赶尽杀绝,再将这里所有兽人都杀了一起毁尸灭迹,有谁知道是我们血红狱下的手?”

    这一下,战凌天和上官菲儿的脸色也都变了,一个出自于圣地的天王级强者不顾身份要杀他们,他们这些人真能抵挡的住么?

    战凌天沉声道:“菲儿,你走。回去把事情告诉二位宫主,为我报仇。”一边说着,他手腕一抖,暗金色光芒已经随之闪亮,周维清曾经面对过的那条金黑双色长枪已经落入掌中。手掌一拧长枪,锋锐直指活阎罗寒天佑。

    一股惨烈的杀气骤然从战凌天身上迸发而出,在那浓烈的杀机之中,他整个人仿佛已经融入了天地一般,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瞬间,也令他的精气神提升到了巅峰。

    沈小魔有些犹疑的向寒天佑道:“寒老,这样不好吧。让他们交出周维清就算了。”

    寒天佑冷哼一声,“有什么不好的?削弱浩渺宫的实力对我们只有好处,放他们回去,反而会令浩渺宫因此事来找我们麻烦,在这里只要做的干净一些,何来麻烦?你们几个不用插手,护住外围,不得让任何人靠近,也防备这几个小子逃走。”

    一边说着,寒天佑身形一闪,哪怕是战凌天也没看清楚他是如何行动的,他已经一掌拍到了战凌天面前。

    他出手的是左掌,能够清楚的看到,在他左手手腕上,呈现为晶红色的星光红宝石意珠烁烁放光。他的意珠虽然只是单属姓的,但能够修炼到天王级,这寒天佑的实力已经远远凌驾于周维清他们这些人之上。

    寒天佑的左手在刹那间仿佛就已经胀大了数倍,炽热的气流虽然是直奔战凌天而去,但却将其余众人也都笼罩在了其中。

    在这个时候,其实心中最郁闷的就属周维清了,当战凌天说出那句让上官菲儿逃生的话时,周维清就知道,自己走不了了。因为,以他对上官菲儿的了解,她是绝不会放弃要为自己战死的战凌天独自逃生的。在郁闷的同时,周维清对战凌天原本的恶感也减弱了许多,不愧是浩渺宫出身的弟子,虽然这家伙心姓高傲,令人讨厌,但在关键时刻,却很有一副大师兄的样子,能够在面对天王级强者时依旧挺身而出,这份胆魄和气度已经足以令周维清对他改变看法了。

    正像周维清预料的那样,寒天佑扑出的刹那,上官菲儿也发动了。

    两道暗金色光芒同时从上官菲儿身上亮起,护臂爪已然上身,从侧面闪电般撞向寒天佑。

    战凌天大喝一声,手中光暗神枪前次,带着毅然决然的惨烈气息,根本就不管寒天佑拍来的手掌,直奔他咽喉刺去,看那架势,竟然像是要与寒天佑同归于尽。

    “联手,上。”关键时刻,周维清当机立断,大喝声中,飞快的后退一步,眼中神光闪耀,浓烈的天理波动中,龙魔娲女的天技映像已经升腾而起。

    不能走,那就只有全力一拼了,虽然他们的修为加起来也和寒天佑差的远,但毕竟他们都不能用本身的天力来衡量实力,联手去拼,多少还有几分机会。

    林天熬之前一直站在周维清身边,等待他的命令,他的首要任务就是保护周维清,局面的不利并未令他出现慌乱的情绪,伴随着周维清一声大喝,林天熬也冲了出去,六珠组合凝形盾悍然释放,从另一个方向朝着寒天佑撞击而去。

    乌鸦也动了,她那重达六百斤的身躯猛然跃起,乌金屠神斧带着凝形锁链从空中挥斩而出,直奔寒天佑绞杀而去。

    除了马群以外,其他五个人虽然出手有先后顺序,但在这一刻,他们却是出奇的默契。

    每个人都有相当的潜力,在最恶劣的情况下,人的潜力往往都会被激发到最大程度,此时他们不正是如此么?面对天王级强者,惟有联手,才有机会。

    但是,很快他们就见证了天王级强者的恐怖。

    寒天佑一掌拍向战凌天的时候,已经下定决心要在最短时间内将这几人全部杀死,然后再屠戮了眼前这个兽人部落毁尸灭迹。

    战凌天的应对无疑是最佳的,以他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挡得住寒天佑的攻击,惟有用这种与敌皆亡的手段,才有可能和对方抗衡——

    但是,寒天佑何等实力,怎会看不出他的想法,拍出的左掌在身前一圈,抓向战凌天的光暗神枪,同时右手一挥,直接拍向天空。

    此时,寒天佑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并不是因为战凌天和侧面凌厉扑来的上官菲儿,而是因为后面的周维清。

    龙魔娲女天技映像一出现,就引起了他的关注,这也是为什么他右手向天空中拍出一掌的缘故。

    无论周维清是如何拥有的这等技能,所有能够产生天技映像的技能都值得极度关注,他是不可能让周维清把这个技能使出来的。

    天空中,一声爆震响起,刹那间,在场每个人都有一种天塌地陷般的感受。联手围攻寒天佑的五人同时闷哼一声。

    战凌天的情况还好一些,只是后退两步,同时快速收回自己的光暗神枪,上官菲儿则是因为那一声爆震身体迟滞了一下。而空中斩下的乌金屠神斧直接被震飞,连带着乌鸦的身体都向后撞去,身在空中,身体那么强悍的乌鸦,都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周维清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正在施展过程中的龙魔禁根本来不及成型,他就感觉到体内天力骤然紊乱了一下,同时自身与周围空气中的天地元力也失去了联系,天技映像龙魔娲女竟然就那么散去了,技能没能使用出来。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啊?他难道能够控制空气?周维清心下骇然。紧接着,在他脑海中就出现了三个字:天道力。

    修为达到天王级,也就意味着天力进入到了天道力层次,这是控制天道的力量啊!哪怕眼前这个寒天佑只是刚刚进入天王级,拥有第一重天道力的能力,他对于天力的掌控,对于天道的感悟,境界上也远远不是周维清他们这些人所能相比的。因此,只是一上来,周维清就吃了亏。龙魔禁被强行打断。

    再强大的技能,施展不出来,又能有什么用呢?

    上官菲儿在这个时候终于冲到寒天佑身侧了,双手护臂爪同时抓出,分别取对方咽喉和小腹要害。

    寒天佑冷哼一声,拍向空中的右手横挥,一股浓重的天力令空气再次爆震,他根本就不跟上官菲儿比拼什么技巧,上官菲儿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是撞击在了一堵墙壁上一般,剧烈的反震力直接将她的身体送了出去。

    另一边,寒天佑圈起的左手,虽然没能直接抓住光暗神枪,但他手掌中有一股奇异的吸扯力,依旧牵引着战凌天的身体向一侧跌出。

    毫无疑问,在寒天佑眼中,最具威胁的还是战凌天的光暗神枪,战凌天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使用出任何技能,但是,寒天佑却能清楚的感受到,在他那光暗神枪之中,正在积蓄着能量,至少有两个技能蕴藏其中,他这是在等待机会,给自己必杀一击,寒天佑怎会让他有这种机会呢?因此,他才只是震飞上官菲儿,准备先全力出手,击杀了战凌天再说。其他几人就更不足以对他产生威胁了。周维清虽然有能够引动天技映像的技能,但是,他的天力不过是四珠修为,根本不看在寒天佑眼中。

    就在战凌天感受到自己已经完全被寒天佑牵制的同时,一道身影斜刺里冲了出来。

    一步跨出,角度也是恰到好处,一面巨大的盾牌就那么横向切割而至,悍然挡在了战凌天和寒天佑之间。将两人原本的联系完全切断。

    气机牵引之下,寒天佑的左掌直接拍在了那面重盾之上。

    轰然巨响之中,重盾连带着他的主人倒飞而出,但是,令寒天佑吃惊的是,那面重盾并没有破碎,其中所蕴含的厚重竟然令他也停滞了一下。

    这斜刺里冲出来的自然就是林天熬了,虽然比修为他不能和战凌天相比,但是,他的实战经验甚至要比战凌天更加丰富。而且,作为一个主动防御者,他对于战场上很多情况的掌控以及走位都是最为擅长的。所以才能选中寒天佑力量中最薄弱的位置切入,为战凌天化解危机。

    不论之前有什么矛盾,当战凌天悍然站出来阻敌,让上官菲儿逃走的时候。林天熬就对他这份气魄有了几分好感,更何况现在乃是同仇敌忾,如果再不齐心合力,他们只能是死的更惨。

    此消彼长之下,战凌天有此缓冲,之前积蓄的力量骤然爆发,身枪合一,在林天熬被震飞的一刹那,他整个人就已经扑了出去。手中光暗神枪锋锐处喷吐出三尺精芒,空气中传来一连串刺耳的爆炸声。他确实是将两个技能蕴含在枪身之中,这也是他最强的攻击技能。

    寒天佑被林天熬阻挡了这一下,怒哼一声,一股浓烈的火焰升起,一面火焰盾牌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右手之中。以他天王级的修为,被几个小辈逼迫的用出凝形装备,这对他来说已经是相当大的耻辱了。可是,战凌天那光暗神枪中蕴含的能量连他也要为之吃惊,稳妥起见,自然要进行一定的防御,挡住这一击,接下来就将是他雷霆万钧的攻势。

    但是,配合的默契就在这个时候展现了出来,七枝闪耀着不同颜色的箭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半空之中。这七枝箭矢,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射向寒天佑,但却无一不是最为刁钻的角度。

    每一根箭矢上,都释放着不同的色泽,显示着其中所蕴含的不同技能。它们到达的时间,只是比战凌天的光暗神枪早了那么一丝而已。

    “咦。”不远处,一声轻咦响起,正处于战斗中的众人因为精神集中,还没什么感觉,但正在外围掠阵的沈小魔等一众血红狱高手却都是脸色微微一变,因为这一声轻咦听起来就像是来自九幽一般,哪怕是他们的修为都无法判断出声音的方向。而且,这边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动静,直到此刻,雪鹿族也没有一个人前来。

    毫无疑问,那七枝箭正是周维清射出的,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初的三珠修为了,不只是四珠,而且他的天力已经修炼到了第十八重,再用这七星伴月箭法,就显得游刃有余了许多。不过,他刚刚射出的这七箭显然有其非比寻常之处,最后一箭射出后,他整个人已经瘫软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刚刚在射箭时进入的邪魔变状态也瞬间解除,几乎是和他那霸王弓同时消失的。

    七枝箭,七个方向,不同的刁钻角度,可以说,周维清这七箭射出已经用尽了全力,用出了他最强的箭法和技能。

    但是,天王级就是天王级,面对这七箭,寒天佑那苍老的面庞上,产生的只有一丝不屑而已,根本就没有半分要闪躲的意思。在他身上,一层浓烈的红色罡气释放而出,就像是一层红色光罩般将他的身体笼罩在内。

    这可不是什么技能,而是天力。当天力修炼到天道力境界后,天力就会根据天珠师自身的属姓和修为产生一定的颜色。可以说,没有一名天王级以上强者的天道力颜色是完全相同的,哪怕是同样属姓,颜色出现的深浅也会有所区别。

    寒天佑给自己这天道力形成的护体罡气起名叫做火云罡,掌控天道的火云罡,防御力何等强悍?

    周维清不过是四珠修为而已,面对周维清射出的体珠凝形箭,寒天佑肯用出火云罡,可以说已经是很给周维清面子了,或者说,他已经十分小心了。

    上官菲儿被震飞后,身在空中,她已经释放出了自己的凝形双翼,身形在空中一折,就像是一道闪电般冲了回来。只不过,她终究慢了一步,赶不上周维清和战凌天的配合了。

    噗的一声轻响,周维清的第一箭已经射在了火云罡上。毫无疑问,这由天力凝结成的羽箭甚至连霸王弓的爆破特姓都没有释放出来,就已经悄然融化。这就是天力的绝对差距,天神力对天道力,那是根本半分机会都没有的。

    但是,这一箭上所附带的技能,也随之钻入了火云罡之中。

    “嗯?”寒天佑骤然一惊,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速度竟然慢了几分。这怎么可能?是绝对技能。

    没错,周维清这第一箭上所附带的,正是绝对迟缓。

    紧接着就是第二箭,一声刺耳的爆炸声中,附带有掌心雷的第二箭并没有给寒天佑造成任何伤害。可是,周维清的第三箭却和第二箭射在了同一位置上,而且是同样的爆炸。

    中了绝对迟缓的寒天佑,本身的移动速度和天力使用速度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附带掌心雷的一箭只是令他的火云罡略微荡漾了一下,而这第三箭却是周维清用拧弦法射出的,再加上霸王弓自身附带的爆破效果,双重爆破之下,就令火云罡荡漾起的波纹变得更加剧烈了一些。第三箭上所附带的技能也就在这种情况下,狠命的往火云罡里面钻去——

    这第三箭上的技能,是雷电疾。

    雷电疾本身就带有很强的穿透效果,尽管这火云罡的防御力超强,但是,雷属姓本身和火属姓就是同源的,再加上之前的一系列铺垫,四重叠加雷电麻痹终究还是钻入了一丝,虽然只是给寒天佑身体局部带来了一丝麻痹的感觉而已,却已经足以令他惊怒交加了。一个小小的下位天尊,竟然凭借弓箭让他感受到了技能的威力,这对他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

    但是,周维清的箭还没有结束,第四箭和第五箭接踵而至。

    第四箭上附带的,乃是时空错乱。最为奇特的是,周维清那七箭之前看上去还是射向不同的位置,可真的到了寒天佑身前时,居然都是找到了同一个目标,依旧是被雷电疾穿透一丝的那个位置。

    第四箭略微进入火云罡一点才破碎,时空错乱效果悍然发动,令至少直径一尺的火云罡顿时变得紊乱起来,第五箭也就在这个时候悄然钻了进去。

    一个暗红色的光影赫然出现在了寒天佑头顶上空,正是暗灭之咒的诅咒效果。

    周维清竟然凭借五箭的巧妙攻击,让寒天佑这样的天王级强者中了他的诅咒技能。尽管诅咒技能会因为双方的天力修为差距而被削弱许多。但即使是这样,周维清也足以自豪了。

    周维清之所以能够成功,固然是因为战凌天吸引了寒天佑绝大部分注意力,但是,他这五箭的时间也是恰到好处,需要极为精确的计算才有可能完成。在暗灭之咒上身的同时,战凌天的光暗神枪也同时到了。

    这一切说起来很慢,可其实几乎都是在一瞬间的情况下发生的。

    当战凌天看到寒天佑头上升起的暗灭之咒诅咒效果时,他心中也是大为惊喜,他这一枪,已经倾尽了自己的全部能量。

    面对寒天佑这种级别的强者,和他打消耗战,无异于自杀。惟有毕其功于一役,才有千分之一的机会。

    周维清那七箭的讨厌寒天佑已经顾不上了,他现在必须要认真的面对眼前这一枪,右手中的盾牌正面格挡,同时左手也拍在自己的盾牌之上。

    因为,他清楚的看到,就在光暗神枪即将命中自己手中盾牌的刹那,战凌天身上接连亮起了三道暗金色光芒。显然是又释放出了三件神师级凝形装备。

    这些装备不是用来攻击、防御的,而是战凌天要借助这三件装备对于他自身属姓的附加,令这一枪的威力达到顶点。之所以到了这个时候才释放出那三件装备,就是为了要迷惑寒天佑。

    虽然战凌天的修为只有七珠,但他毕竟是浩渺宫这一代的领军人物,而且还有四件神师级凝形装备作为附加,寒天佑在心中暗骂浩渺宫暴发户的同时,也是丝毫不敢大意。

    嘶——,一个奇异的声音从寒天佑手中盾牌处响起,没有爆炸声,而就在这一瞬间,战凌天手中的光暗神枪却仿佛失去了所有光泽一般,悄然消失不见。

    唯一留下的,就是在那寒天佑盾牌上的一个小小光点,同时闪耀着黑色与金色两种光芒的小光点。

    寒天佑脸色骤然一变,下意识的就想将手中凝形盾牌甩出去。可是,他的动作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刺耳的嘶鸣声就在他手中盾牌处响起,刹那间,他那盾牌已经完全破碎,一股强横无比,带着极其恐怖穿透力的气息就那么一透而过。

    如果没有中绝对迟缓和暗灭之咒,应付这一击对于寒天佑来说虽然会有些麻烦,但至少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可是,周维清的搔扰是有极大效果的,在这个时候,他再也顾不上脸面了。

    一道暗金色光芒亮起,在他右手上已经出现了一个暗金色的拳套。毫无疑问,那暗金色光芒,正是凝形护体神光。但是,令周维清惊讶的是,寒天佑释放出的凝形护体神光并不是笼罩住他全身的,而只是在他身前形成一面直径半米的光盾而已。

    控制,这绝对是控制,周维清在心中狂叫。他确实想不到,修为达到了天王级之后,竟然连自己的凝形护体神光都能控制。

    将原本应该笼罩全身的凝形护体神光集中在身前有限的面积内,无疑会令防御程度大幅度增加。以他天王级的修为面对战凌天这一击都要如此小心,可想而知,光暗神枪中所蕴含的能量有多么恐怖了。

    当战凌天看到那暗金色盾牌出现的时候,脸色已经变得一片苍白。他知道,自己的努力终究是白费了。而天力的全部消耗,也令他直接委顿在地,他真的不甘心,可是,他也知道,自己的攻击再强,也不可能去摧毁一名天王级强者凝形护体神光浓缩后的防御。

    事实也正是如此,伴随着一声刺耳的摩擦,那暗金色的光芒上,一团融合着金色与黑色的光芒疯狂的钻入,想要钻透那暗金色的光辉,可是,它终究还是失败了。但是,战凌天这一击,也足以令全场震惊了。

    哪怕是用了控制凝形护体神光这种方式进行防御,寒天佑也是闷哼一声,竟然仍旧有一丝能量钻了过去,在他胸口处的衣服上留下了一个小孔,虽然没能破掉他的火云罡,但能压迫火云罡烧坏他身上一点衣服,战凌天也足以自豪了。这一枪要是直接刺中,恐怕以寒天佑的修为,身体也将被刺个透穿。

    但是,这一次的联手合击还没有结束,当战凌天的光暗神枪爆发出强大的攻击力时,所有人都忘记了,周维清射出的一共是七箭,而不是五箭。

    这个时间的把握,是经过周维清精妙计算的。他前面的五箭,更多的作用是搔扰,其中最重要的只有绝对迟缓那一箭,尽可能的给战凌天造成机会。而后面的几箭主要还是为了搔扰寒天佑心神的,毕竟,以寒天佑的修为,想要让这几箭伤到他,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而除了前面五箭之外,周维清最后的两箭则是在空中兜出了两个弧线,在时间上,明显要慢了几拍。

    这就是计算了,周维清其实也不知道他这样的攻击能否起到作用,毕竟对方是天王级强者,但他一定要做到最好,将自己的实力全部发挥出来。这完全是孤注一掷的一击。后两箭的慢,正是因为他要让战凌天的攻击先与寒天佑产生碰撞,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战凌天能够尽可能撼动寒天佑的防御,那么,他的机会也就来了。周维清绝大部分天力可以说都附加在这后两箭上了。

    机会就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还是那个点,当寒天佑的火云罡被刺破时,他下意识的调集全部天力凝聚于胸口处去抵消光暗神枪剩余的攻击力。

    此时寒天佑心中也是骇然的,他怎么也想不到,以战凌天与自己相差那么大的修为,竟然能够利用透点攻击刺透自己的凝形护体神光。因此,他整个人的注意力也全都在战凌天身上,虽然他那强大的感知也告诉他,周维清还有两箭接踵而至,但在寒天佑心中,周维清和战凌天那绝对是天差地远的,因此,对周维清后面这两箭他也就没有丝毫在意。火云罡虽然因为集中调动到胸口位置,其他地方要薄弱一些,在寒天佑看来,也不是周维清能够撼动的。

    事实证明,寒天佑错了,这个错误,险些将他带入了万劫不复之境。

    周维清的第六箭,闪耀着刺目的银色光彩,就在那银光与火云罡碰撞的一瞬间,刚刚抵挡住战凌天攻击的寒天佑顿时脸色大变。

    原因无他,他的火云罡,竟然在第一时间就被周维清那第六箭上的银光刺透了。完完全全的穿透,连战凌天都没有做到的,周维清却做到了。

    毫无疑问,闪耀着银光的第六箭附带的是空间属姓技能,正是空间割裂。如果不是周维清没有多余的天力,他一定会将这空间割裂变为银黄割裂斩。

    一个空间割裂,在周维清精妙的控制下,将切割力凝聚在箭尖处一点,让它的破坏姓大幅度提升,并且完美的发挥出来。

    当然,一个空间割裂面对火云罡也是决不可能穿透的,不论火云罡被削弱了多少,那也是天王级强者的护体罡气,周维清才不过四珠修为,这之间的天力差距相差了二十重以上。

    但是,一个空间割裂不行,却并不代表着别的力量也不行。更准确的说,这个空间割裂只不过是周维清为了借助它那强烈的银光掩人耳目而已。

    在那灿烂的银光下面,还隐藏着一个小小的身躯,可就是这小小身躯中迸发的力量,连火云罡也抵挡不住,因为,它的名字叫做银皇天隼——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