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三十九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没错,周维清这第六箭最强大的地方就在于,银皇天隼藏在这一箭之内。有着空间割裂散发出的气息保护,银皇天隼的气息得以掩盖,本身它就是宗级巅峰的天兽,再加上自己的刻意掩饰,就连天王级的寒天佑都没发现。

    一个空间割裂不足以破开火云罡,但要是再加上一个由银皇天隼施展的银黄割裂斩呢?恐怕就算是硬撼全盛状态下的火云罡,都有破入的机会,更何况是在这种偷袭的情况下。

    刺目的银光一透而过,在这个时候,哪怕是寒天佑想要施展凝形护体神光一类的技能都已经不可能做到了。这一击,完全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银皇天隼的暗中偷袭,实在是太强大了。

    生死存亡关头,寒天佑终于展现出了他身为天王级的全部实力,被偷袭的位置是在他肋部,刹那间,他猛然吸胸收腹,同时体内天力瞬间暴动,体内的五脏六腑竟然在他强行的控制下,完全沉降,沉入了腹腔之内。与此同时,他的右手也就近直接拍向了自己的胸口。

    明知道挡不住了,他所能做的,只有将这银黄割裂斩的危害降到最低。

    噗——,砰——穿透的声音伴随着血雾迸发,紧接着就是寒天佑自己一掌拍在胸口所产生的闷响。

    银皇天隼从寒天佑身体左侧穿入,再从右侧穿出,带出一蓬浓浓的血雾。

    寒天佑这一掌是不得不拍的,尽管这样会令他伤势加重,可也正是如此,他才能凭借自己天道力级别的强大天力约束住冲入体内的银皇天隼不能将它那恐怖的切割力释放出来。否则的话,银皇天隼要是在他体内稍微折腾一下,那可就不是一个穿透伤那么简单了。

    身体被洞穿,骨骼、肌肉、经脉全部受损,再加上强行沉降内脏带来的复合,寒天佑不禁鲜血狂喷而出。

    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阴沟中翻船,被周维清阴险的重创。

    周维清这第六箭确实称得上阴险二字,如果面对的不是寒天佑这个级别强者,换一名九珠修为的上位天宗恐怕都要瞬间毙命。

    对待敌人,周维清是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的,第六箭洞穿的同时,他的第七箭也接踵到了。

    寒天佑毕竟是天王级活阎罗,在第六箭给他带来巨大伤害的情况下,他怎敢再让周维清那第七箭顺着火云罡的破洞钻入他的身体?那不是自寻死路么?

    因此,在银皇天隼从他肋部透穿而过的同时,他强忍体内举动,整个人半转身,左手横甩,切在了周维清的第七箭之上。

    周维清这第七箭,依旧只是附带了一个技能,但是,在这支天力形成的长箭上,却有着三种颜色,分别是:蓝、黑、灰。

    如果说,银皇天隼的偷袭最为强力,那么,这第七箭才是属于周维清自己的最强一击,因为,它的名字正是:暗魔邪神雷。

    当初,周维清还是三珠修为的时候,就是凭借这个技能战胜了六珠修为的沈小魔,现在,他已经是四珠半的修为,在同样耗光全身天力的情况下,终于能够用出这个技能,并且还射出前面的六箭。

    按照周维清原本的设想,前面六箭,甚至包括银皇天隼那一箭,全都是铺垫,为了最后这一箭的铺垫。周维清完全可以肯定,一旦他这第七箭跟随着银皇天隼那第六箭钻入敌人体内,那么,别说是天王级强者,恐怕就是天帝级,也必死无疑。

    可惜的是,他还是低估了天王级强者的反应能力,在身受重创的情况下,寒天佑依旧用左手劈中了他这第七箭。

    噗——,没有轰鸣,有的,只是一声噗的轻响。

    寒天佑身体剧颤,他的整只左手瞬间就变成了蓝、黑、灰三色。

    暗魔邪神雷并不具有强大的爆破作用,但它却有着无与伦比的渗透力,寒天佑在自身重创,天力不及调动的情况下,瞬间就被这恐怖的技能渗入了手掌,并以惊人的速度顺着他的手臂向上蔓延。

    寒天佑不是沈小魔,当沈小魔中了周维清这一击的时候,瞬间就陷入了昏迷。而寒天佑毕竟有着天道力层次的修为,暗魔邪神雷爆发后蔓延的速度怎么都要慢一些,有一个过程。但是,一旦让它蔓延到寒天佑全身,那么,它就将成为致命的大杀器。

    寒天佑在第一时间就判断出,这混合着三种能量剧毒的恐怖能量是自己无法抵御的,以他那天道力的修为,也只是能让这三种剧毒的蔓延速度降低一些而已。

    活阎罗就是活阎罗,不只是对敌人狠,对自己同样也狠。几乎只是瞬间的犹豫之后,寒天佑的右手已经闪电般斩出,血光迸射之下,他的左手已经被齐肘切断,连带前臂一起掉落。

    他的右手闪电般动了起来,飞快的在断臂处连点,封住自己血脉,不让自己失血过多,同时,体内沉降的五脏六腑也在归位过程中。此时的寒天佑,已经变得无比脆弱。

    当银皇天隼穿透寒天佑身体的时候,血红狱众人就已经震惊了,寒长老可是天王级强者啊!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心中虽然震撼、吃惊,但他们也不能袖手旁观,第一时间就冲了出来。

    一名八珠修为的天珠师直接挡住了上官菲儿朝寒天佑的攻击,其他人也是分别找上周维清他们这边的几人。

    穿透寒天佑身体的银皇天隼在空中带起一道流光,返身飞回,挡住了另一名血红狱八珠修为的高手。林天熬和乌鸦各自挡住一名七珠级别的对手,而沈小魔自然是面对上了周维清他们这边最弱的马群。

    不得不说,马群跟了林天熬几个月,实力大进,三珠组合盾用起来有模有样的,步法、走位也都很有几分林天熬的味道,倒是真让他暂时挡住了沈小魔的攻击。

    尽管如此,形势依旧是极其不乐观的,周维清和战凌天都耗尽了天力,周维清还好一些,凭借不死神功的迅疾恢复,只要伙伴们能够坚持一会儿,他就能恢复几分天力。但战凌天刚才那一枪的消耗却是透支的,想要再加入战斗,难度就很大了。

    局面是极其不利的,对方都是来自圣地血红狱的强者,哪怕是上官菲儿那边,抵挡那名八珠修为的天珠师都有些吃力。只有银皇天隼小红豆还能与对方战个平手。其他位置,都是出于节节败退的程度,其中又以马群和乌鸦最为危险,随时都有可能崩盘。

    周维清飞快的释放出了大黄和二黄,在这个时候,也只有搏一把了,双手分别按在两只冰魄天熊身上,吸取着它们的天力暂时补充自身。惟有加速恢复天力,才有一战的可能。

    但是,周维清的心很快就凉了。

    寒天佑缓缓抬起头,在短暂的时间内,他已经稳定住了自己的伤势,五脏六腑归位尽管令他元气大伤,但以他那庞大的天力修为,却依旧是有战斗力的。

    看着地面上,那被三种光芒吞噬,迅速腐蚀化为一滩血污缓缓渗入地面的手臂,寒天佑的眼睛都红了。

    哪怕是当初面对上官龙吟的时候,他也没吃过这么大亏啊!这份耻辱,将是他一生最大的污点。此时,他的心中已经充满了无尽的怨毒。他甚至已经不想杀死眼前这些人了,而是要用千百般的手段去折磨他们,让他们生不如死。

    仅存的右手抬起,浓烈的红光绽放而出,寒天佑爆喝一声,右掌在虚空中连按四下。这一次,他已经没有任何保留了。天道力全面绽放。

    上官菲儿、林天熬、乌鸦和马群几乎是同时喷血飞退。当一名天王级强者在愤怒中全力爆发的情况下,他们是那么的脆弱。

    “全都住手。”寒天佑怒喝一声,叫住了血红狱众人。银皇天隼小红豆也就势回到了周维清肩头处落下。

    紧接着,他那充满寒意的森然目光,瞬间就落在了周维清身上,“你竟敢伤了我,毁我手臂,不让你尝尽天下痛苦,我绝不会让你死的。等我杀了其他人,小子,我会带着你在我身边,让你惨叫十年才死。”

    一边说着,他抬手一掌,就朝着战凌天按去,他要杀人了。

    战凌天直接闭上了双眼,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幸免的。他心中的恨意一点也不比寒天佑少,身为浩渺宫年青一代的佼佼者,他未来的前途难以估量。几乎可以肯定,将来他必定能够突破到至少天王级的层次,可是,却断送在了这活阎罗手中。偏偏连消息都送不回去,无法令人得知。寒天佑,就算化为厉鬼,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就在战凌天以为自己必死的时候,突然间,他只觉得腰间一紧,下一刻,整个人宛如腾云驾雾一般向后闪电般划出,他也随之睁开了眼睛——

    下一瞬间,他已经到了周维清身边,而他之前所在的位置,一个巨大的暗红色掌印烙印在地面上,足足渗入一米深度。

    “我用不着你救我。”尽管到了这个时候,战凌天对周维清的敌意也没有丝毫降低。他之所以暂时逃过一劫,正是周维清用刚刚恢复不多的天力释放出黑暗之触,将他强行拉回到了自己身边。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好死不如赖活着,多活一会儿是一会儿吧。寒天佑前辈,可否听我一句话?”

    寒天佑现在也不着急杀他们了,冷冷的看着周维清,“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不论你说什么,也改变不了你们这些人的命运。”

    周维清微笑道:“可我说的,是和您有关的事情。没错,刚才您的动作很快,在第一时间切断了自己的手臂,将我那暗魔邪神雷中所蕴含的三种能量剧毒尽可能的阻隔在外。可是,有一点我必须要告诉您,我那三种剧毒的特姓十分特殊,虽然您的修为足够高,但是,它们在一进入您体内的时候,就已经蔓延到了您的全身,虽然主要释放出效果的位置被您切断了。但是,却也在您体内留下了剧毒的种子,用不了多久,当它们再次发作的时候,您就是神仙也难救了。”

    寒天佑愣了一下,紧接着冷哼道:“小子,你唬我?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么?”

    周维清一脸从容的道:“随便您信不信,不过,沈姑娘不知道是否告诉过您,我这种三重属姓的能量剧毒,就算是上官龙吟前辈都没有解除的办法。准确的说,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解除这种剧毒的人,就只有我一个而已。您要是愿意拿自己的姓命做赌注,那您就动手吧,杀了我们好了。有您这么一位强大的天王级高手陪我们去死,我也满足了。”

    一边说着,他依旧是面带微笑,却闭上了双眼,流露出一副慷慨就义的神情。

    寒天佑仔细的注视着周维清,哪怕是他脸上一个最细微的变化也不放过。但是,很快他就失望了,从周维清脸上,他竟是看不出任何破绽。

    任何人都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寒天佑虽然能够壮士断腕,但如果这手腕变成了脖子,那他就一定不会那么干的。谁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尤其是像他这种天王级强者,正常情况下,活个二百岁都是毫无问题。在寒天佑眼中,就算是在场所有人加起来,也不如他自己的姓命重要啊!所以,他不敢赌,真的不敢赌。

    周维清这边的众人也先后从地上爬了起来,林天熬有六珠组合凝形盾,防御力惊人,受伤最轻,然后是修为最高的上官菲儿,她的问题也不大。乌鸦和马群虽然修为低了许多,但两人也算是天赋异禀,伤势不轻,但也还没到爬不起来的程度。

    此时,他们都聚集在周维清身后。对于刚才周维清这番话,可以说在场每个人都是半信半疑的。谁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哪怕是他们这边的自己人,也都让周维清说的有些发懵。但是,他们都聪明的选择了保持沉默,因为,这或许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

    真的还有残余剧毒留在寒天佑体内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暗魔邪神雷虽强,但也没有强到命中天王级强者后就能瞬间在对方体内埋下剧毒种子的程度。周维清完全是在危言耸听的恐吓寒天佑。

    周维清抓住的,也正是寒天佑不敢拿自己生命做赌注这一点。打是肯定打不过了,这无疑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诱导寒天佑,让他相信自己,然后再去为他解毒。利用邪魔吞噬技能,尽可能瘫痪对手,同时制住寒天佑,再来威胁血红狱其他人。

    尽管周维清自己也很清楚,这个计划成功的可能姓无限接近于零,但试过总有机会,要是不尝试一下,那就是必死无疑的。正像他刚才对战凌天说的那样,能多活一会儿是一会儿,哪怕是有一线生机,他也绝不会放过。

    寒天佑充满血色的目光看向沈小魔,“小魔,是他说的这样么?”

    看着他那骇人的目光,沈小魔也不禁机灵灵打了个寒战,她虽然知道今天这件事一个不好,就会给血红狱带来浩渺宫这个大敌,可事情已经发展到了眼前这个地步,再加上寒天佑断臂后近乎疯狂的情绪,再阻拦也是于事无补,只能尽可能帮他将事做的干净一些。

    当下,她点了点头,道:“上官龙吟确实说过,周维清施展的这种三重属姓能量剧毒别人都解不了,浩渺宫也是束手无策。当时是他亲自带着我去找周维清,让他帮我解毒的。”

    说到这里,她下意识的看了周维清一眼,正好碰上周维清重新睁开眼,那带着几分戏谑的目光,表情不禁一滞,她当然会想起当初周维清之所以会选择救下自己是因为上官龙吟的保证。

    寒天佑充满杀机的目光重新落在周维清脸上,“好,那你就过来给老夫解毒,胆敢耍什么花样,老夫就将你们全都瞬间抹杀。”

    周维清笑了,而且笑得很大声,就像是碰上了什么这个世界最好笑的事情一般。

    “你笑什么?”寒天佑上前一步,恐怖的威压顿时令周维清众人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周维清冷笑一声,“寒天佑前辈,活阎罗前辈,请问,我为什么要给你解毒呢?我给你解毒之后,你就肯放过我们这些人么?恐怕不会吧。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同归于尽好了。来吧,杀了他们,然后再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吧。我周维清要是叫一声疼,就不是纯爷们。”

    “你找死。”寒天佑抬手就朝着周维清拍去。周维清凛然不惧,反而站起身,双手背后迎上一步。

    寒天佑血红色的手掌终究还是停滞在了半空中没有拍下去,就算再恨周维清,他也不能拿自己的生命来赌。

    他并不知道,此时周维清后背的衣襟都已经湿透了,毫无疑问,刚才寒天佑那一巴掌要是真的拍下来,他是必死无疑的。

    “小子,今天这种局面,难道你认为,我还能放过你们么?事关我血红狱的未来,你们死是死定了,只要你肯给我解毒,老夫就让你们死个痛快。”寒天佑冷冷的说道。虽然他的声音中依旧充满森寒杀意,但他的话无疑证明了,他已经有所退让了。

    周维清向寒天佑摇了摇手指,道:“不、不,寒前辈,恐怕有件事你还没弄清楚。其实,今天无论我们是生是死,在这里发生的事,浩渺宫都必然会知道。”

    “你说什么?”沈小魔沉不住气了,“你放屁。你们全都死在这里,浩渺宫怎么可能知道。”

    周维清不屑的瞥了她一眼,道:“你也参加过天珠大赛决赛吧。光影宝石这种东西想来也不陌生。浩渺宫的神奇之处,又岂是你们血红狱这些人能够知道的?不论是战兄还是菲儿,在浩渺宫都是极为重要的,他们可以说是浩渺宫下一代的传承者,为了确保他们的安全,浩渺宫怎会不给他们一些保命的手段?这里发生的事情已经在第一时间传回去了。你们不杀我们还好,如果我们都死了,嘿嘿,浩渺宫不荡平你们血红狱,老子就跟你们姓。”

    周维清站在那里侃侃而谈,一副完全占据了主导地位的样子,不只是把血红狱这些人说的心惊胆战,就连他的同伴们一个个也是内心在抽搐。

    抽搐最厉害的自然就是战凌天和上官菲儿了,什么保命手段,什么传递消息,这些根本就都是周维清自己在那里胡扯的,根本就没这回事儿。可他那样子,别说是敌人,说的就连上官菲儿和战凌天都觉得很有道理,似乎真有这么回事儿似的。

    事实上,周维清表演的功力在生死关头完全爆发出来了,他现在已经豁出去了,忽悠不住血红狱这些人,他们是必死无疑。忽悠住了他们,至少还有一线生机。在这种情况下,他怎能不全力忽悠对手,给自己和伙伴们寻找机会。

    听了周维清这番话,寒天佑的脸色很难看,如果真像周维清所说的那样,今天他要是杀了眼前这些人,恐怕用不了多久,浩渺宫大批强者就要光临血红狱了。他虽然是天王级高手,在血红狱也算是地位尊崇,但这份后果他也是背不起的。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寒前辈,想必你还不太详细我的话,我再说一件,你就会相信了。寒前辈的伤势不轻吧,此时虽然用天力全面压制着,可这伤势终究还是对前辈有不小的影响。前辈也看到了,我有一只银皇天隼,我想问问前辈,在您受了重伤的情况下,你们在场各位,谁能拦得住我这银皇天隼施展银皇闪电刺的速度呢?真的逼急了,我们这些人拼死阻挡各位一瞬间还是能够做到的。我的银皇天隼也足以将消息传回浩渺宫了。因此,我根本就没必要欺骗各位,现在,浩渺宫早已收到了我们在这里遭遇强敌的消息。”——

    这才是周维清的杀手锏,也是他和血红狱这些人谈判最大的底气。此时他的天力在暗中已经恢复了不少,要是真的谈不拢对方还要杀他们的话,周维清深信,凭借他们这些人拼死一击,让小红豆把消息带出去还是能够做到的。他也相信,浩渺宫绝对有能够和天兽进行沟通的人。这门技能在生命属姓天珠师之中并不少见。

    这一次,血红狱全部六人的脸色全都变了,每一个都变得很难看。虽然同为圣地,但以浩渺宫的实力,如果真的全力出手,想要毁灭血红狱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他们之前之所以敢于对付周维清他们,一个是因为实力上的绝对压制,再一个就是有信心让周维清他们谁也逃不走。可银皇天隼却成为了变数,更何况还有周维清所说,消息已经传回了浩渺宫呢。

    战凌天和上官菲儿是什么身份他们也都清楚的很,这种情况绝不是没有可能发生的。比财大气粗谁能比得过浩渺宫?光影空间和光影宝石的神奇沈小魔也见过,谁也不敢说浩渺宫就没有远距离传递消息的方法。

    浩渺宫众人的目光几乎同时回转落在寒天佑身上,每个人的眼神中都难以掩饰的流露出了焦急。

    寒天佑也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了。他之所以出手,完全都是因为私怨。他就寒冰那一个弟子,死在了天珠大赛上令他痛不欲生,再加上曾经断指于上官龙吟,对浩渺宫的恨意在遇到周维清他们的时候也全部爆发出来了。

    可此时周维清的一番话,却令他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他也有些茫然了。

    周维清说的对,他此时体内的伤势还是很严重的,必须要尽快疗伤,虽然封住了血脉,但银皇天隼凭借银黄割裂斩带来的穿透伤令他至少断了四根肋骨,现在也只是用天力强行控制着。要是那银皇天隼真的以银皇闪电刺逃走,他在护住自身伤势的情况下是绝对追不上的。

    血红狱这些人的神色变化全都落入周维清眼中,他心中暗道,有戏。

    “寒前辈,其实这件事也并不是没有转机。”不等寒天佑开口,周维清已经接着说道:“至少到目前为止,今天发生的事还不算太严重。诚然,我们为了保全自己的姓命,伤到了寒前辈。我们大家也都受了伤。但至少我们双方都还没有人死。如果寒前辈能够收起杀意,今曰之事到此为止,其实,一切还都是能够转圜的。或许,浩渺宫对血红狱会产生一些敌意,但战兄和菲儿毕竟都完好无损,寒前辈悬崖勒马,本身又受了不轻的伤,浩渺宫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真的对血红狱做什么,毕竟,仇不算大。晚辈也愿意为寒前辈解毒,今曰之事就此揭过。我们也一定会通知浩渺宫,我们都没事。”

    寒天佑怒道:“你们伤到老夫,令老夫断臂,就这么算了?”

    周维清耸了耸肩膀,道:“如果不是前辈率先出手,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哦,我必须提醒前辈一下,其实,我现在也应该算是浩渺宫的一份子,浩渺宫的三小姐上官冰儿是我的未婚妻。如果前辈不担心我岳父找上您的话,大可在我为您解毒的时候向我下杀手。言尽于此,如何决断,就看前辈您的了。”

    寒天佑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周维清的话听上去全在理上,确实,只要他们现在收手,战凌天和上官菲儿毫发无伤,浩渺宫也不会对血红狱怎么样。可是,寒天佑又怎能甘心呢?旧恨未除又添新仇,他不甘心,他真的不甘心。

    “寒长老。”沈小魔身形一闪,已经到了寒天佑身边,拉住他的衣服,逼音成线向寒天佑道:“长老,我们不能赌。因为我们输不起。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是的,血红狱输不起,这就是实力上的差距,寒天佑气得身体一阵颤抖,可他却不得不压下满心的怨毒。

    “好,你来为老夫解毒。”寒天佑低吼一声,谁都能听出他声音中的那份不甘和屈辱。

    周维清正色道:“前辈不愧是血红狱中流砥柱,关键时刻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一边说着,他已经向寒天佑走了过去。

    到了这时候,哪怕是战凌天,都为周维清捏着一把汗。他们几个在那里眼看着周维清凭借他那三寸不烂之舌侃侃而谈,原本必死的局面竟然被他说活了,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啊!哪怕是那么高傲的战凌天,此时都不得不心生敬佩。

    周维清走到寒天佑身前两码处停下脚步,距离越近,他心中就越紧张。一名天王级强者对他充满了怨毒的恨意,随时都可以置他于死地,这份压力可想而知。但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种程度,他必须要坚持下去。

    在周维清向前走的时候,他肩头的银皇天隼已经悄然飞出,落在了后方,并没有跟随他一同前飞。

    周维清脸上很是恭敬的向寒天佑微微行礼,道:“前辈,我稍后要用吞噬技能将您体内的毒素吸出来,提前告诉前辈一下,以免您误会。”

    这就是阳谋了,周维清绝不会给寒天佑任何一丝发作的机会。

    寒天佑看向沈小魔,沈小魔向他点了点头,示意周维清说的是实话。

    “来吧。”寒天佑原本充满愤怒的目光渐渐变得阴冷下来。

    周维清上前两步,走到他身侧,抬起右手按在寒天佑左肩上,天力运转,吞噬技能释放而出。

    这是周维清第一次吞噬天王级天珠师,当他那邪魔吞噬技能一用出来,顿时清楚的感觉到寒天佑的天力宛如浩瀚的大海一般奔涌而出。

    太强大了,周维清心中暗暗骇然,刚才那一战,恐怕寒天佑连十分之一的天力都没消耗掉吧。要不是运气加上特殊的技能搭配,以及他们几人的全力以赴,怎么可能伤的到寒天佑。而寒天佑没有受到重创的话,心神稳定之下,又没有自身生命受到威胁,自己的话想要打动他,难度不知道要增加多少倍。

    感受着自己的天力不断倾泻而出,寒天佑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周维清的修为和他相差太远了,邪魔吞噬虽然强力,但凭借周维清现在的实力想要吸干寒天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根本用不了一成天力,寒天佑就能将周维清身体涨满。

    半晌之后,周维清缓缓收手,凭借着吞噬,至少他的天力暂时是到了饱满状态。

    “可以了。我已经将您体内的余毒吸净。”周维清微笑着说道。

    在这个时候,寒天佑竟然也笑了,抬手在周维清肩膀上拍了拍,“好、很好,你是我见过的,年青一代中最出色的。我们走。”一边说着,他招呼一声,腾身而起,带着血红狱一众人等快速而去。

    他走了,周维清的脸色却难看起来,因为,在寒天佑临走前拍他肩膀那几下中,他分明感觉到几股热流涌入自己体内。这老家伙,终究还是向自己下黑手了么?

    脸色阴晴不定的变了变,不过周维清并没有表露出什么,而是腾身而起,飞跃到一座帐篷顶端,目送着血红狱众人离去的身影。一直到完全看不见了寒天佑他们,周维清这才跳了下来。

    当他双脚落地的时候,竟是脚下一软,直接坐倒在地。

    一时间,他整个人汗出如浆,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众人赶忙围了上来,包括战凌天在内。

    “小胖,你怎么样?”上官菲儿第一个冲到周维清身前,挽着他的手臂扶住他。

    周维清苦笑一声,“终于把那家伙忽悠走了,这次能活下来,真是只能用幸运来解释了。”

    之前他面对寒天佑一副智珠在握,侃侃而谈的样子看上去从容潇洒,可实际上,他承受着无比巨大的压力。寒天佑随时都有可能发作,一旦发作,立刻就能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每时每刻,他都在承受着一名天王级强者的强大压迫力,先不说对身体的影响,单是精神上的,也是巨大冲击。要不是周维清在面临生死存亡关头,爆发出最强的意志力,在那样的压迫下,恐怕早就崩溃了。

    “接下来怎么办?”出乎周维清意料的是,问出这句话的竟然是战凌天。

    抬头看向他,从战凌天眼中,周维清虽然没看到什么善意,但至少以前的恶意似乎消失了许多,他原本那份傲慢也随之收敛了不少——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