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四十章 六绝帝君

    战凌天的一句询问看上去很简单,但却足以证明很多问题了。首先,以他在浩渺宫的地位却向周维清做出这样的询问,就相当于是他已经将周维清看待成为与自己同等地位的存在了,少了以前的高高在上。另一个,那就是对周维清智慧上那份运筹帷幄的自愧不如,否则他也不会让周维清来拿主意了。

    周维清却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呵呵一笑,道:“战兄刚才能在最危急关头站出来,这份视死如归小弟自问远远不及,佩服佩服。”

    对于周维清的恭维,战凌天却显得有些不屑一顾,只是哼了一声,但如果仔细看就能发现,他眼神中原本对周维清的敌意明显降低了许多。

    上官菲儿在一旁微嗔道:“战大哥问你怎么办呢。”一边说着,她还晃动了一下周维清的手臂。

    战凌天的目光顿时多了几分诧异,上官菲儿对周维清无意间表现出的亲密令他产生了些许疑惑。

    上官菲儿也发现了他目光中的怪异,赶忙松开周维清的手臂,但却有了几分欲盖弥彰的味道。

    周维清道:“不用急着离开这里,我们已经进入了万兽帝国境内,还是先疗伤和恢复天力再说吧。不然的话,要是再遇到什么危险,恐怕就没有这次这么好运了。毕竟,不是每次都能将敌人吓走。”

    战凌天原本以为周维清会主张立刻离开,却没想到他反而选择了要留下,顿时愣了一下,道:“你就不怕血红狱那些人再转头回来?”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不会的。那个寒天佑看上去有些莽撞冲动,可其实此人年老成精,你以为他看不出我在虚言恐吓么?光影宝石传信这种事,他最多只会是半信半疑,还是因为我的小红豆存在,才真的吓走了他。而且,他的伤势远比我们看上去要重。否则,以他的修为也不会没有截住小红豆的把握了。所以,我断定他们是不会再回来的。胸口被横向洞穿,还废了一条手臂,也够他受得了。大家赶快疗伤恢复天力吧。菲儿,你为我们护法,奇怪,这边这么大动静,那雪鹿族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是因为,老夫不让他们有反应而已。”就在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响起。

    这个声音的出现,令周维清等人的脸色瞬间大变。

    那洪亮的声音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仿佛他们此时乃是置身于一个空旷的山谷,在听着回音一般。洪亮的声音听在耳中竟然有种隆隆巨响的感觉,每个人都感到自己体内的血液在这声音的震荡下,仿佛要破体而出一般。

    “吱——”银皇天隼小红豆发出一声尖厉的鸣叫,冲天而起,准备寻找敌踪。

    但是,就在下一瞬间,它的身体居然就那么凝固在空中了,身体周围,呈现出一层淡淡的青色,限制着它的身体无法动弹分毫。

    这个技能周维清很熟悉,正是他也拥有的风之束缚。可是,银皇天隼乃是风属姓和控件属姓的双属姓天兽,而且小红豆更有着宗级巅峰的实力,仅仅凭借一个风之束缚居然就能将它限制在空中动弹不得,而且是纹丝不动,这是何等修为?

    骇然的情绪传遍每个人心中,风属姓意味着,那洪亮声音的主人绝不是之前血红狱的那些人,但是,他的修为却绝不会低于寒天佑,没有天王级以上修为,他这风之束缚怎会如此强大?

    “什么人?”上官菲儿厉喝一声,身形一闪,已经挡在周维清身前。

    在这个时候就看出亲疏有别了,她没有挡在同样来自于浩渺宫的战凌天身前而是挡在周维清身前,显而易见,在她心中,周维清的地位要比战凌天高得多。

    一个人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中,他就是那么从雪鹿族的帐篷方向走过来的,此人身材中等,却是个大胖子,腰围恐怕比他的身高也差不了多少了。一头黑色短发,同样呈现为球形的头部上有着一张枣红色的面庞。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吃多了好东西的大富翁一般,走起路来还有点摇摇晃晃的感觉。

    身上穿着黑色长袍,显然是定做的,否则也不可能将他那圆滚滚的身体全部笼罩在内了。没有任何装饰,看上去就是四十岁左右的样子。

    周维清此时已经站起身,他敏锐的察觉到,这个人出现后,不论是上官菲儿还是战凌天,眼中的神色都显得有些茫然,显然,他们也不认得这个人是谁。

    四十多岁的天王级强者?倒不是不可能,但总不会是无名之辈吧。难道是雪神山的人?

    不过,周维清很快就否定了这一点,因为从天儿那里,他知道,雪神山的人,一般都是穿白衣的。他们自认是雪中孕育的强者,最厌恶的就是黑色。甚至整个万兽帝国都很厌恶黑色。这个大胖子穿着黑衣,显然就不是万兽帝国人。他的身上也没有任何兽人的特征。

    “不用猜了,你们这些小娃娃肯定不知道老夫是谁。浩渺宫认识老夫的,也就上官天阳那小子而已。”

    胖子一开口就是语气惊人,他竟然称上官天阳为小子。

    战凌天大怒,“你敢辱及我师父。”猛然上前一步,催动刚刚恢复一点的天力,再次释放出了自己的光暗神枪。

    胖子却是理都不理他,抬手一招,空中的小红豆就像是被一根绳子扯着似的,直接落入到他掌中。

    胖子脸上流露出很阴险的笑容,“光影宝石这东西我虽然没见过,但是,任何东西要想产生传送的能力,都会有相当程度的能量波动,也就寒天佑那傻小子会相信你们。至于这银皇天隼,想从我手里跑掉,那是决不可能的。那个周小胖是吧,你来忽悠忽悠老夫,看看你有什么办法让老夫放过你们。”

    这胖子出现的突然,说话也是十分怪异,他的目光直接落在周维清身上,尽管身前有上官菲儿挡着,可周维清却还是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在这大胖子面前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周维清按住上官菲儿的肩膀,走到她身旁停下脚步,嘿嘿一笑,道:“前辈,您对我们根本就没恶意,就不用忽悠了吧。更何况,我们还有共通之处,一看就很有缘分。”

    “哦?你到说说,我们有什么共通之处。”大胖子似乎很感兴趣的看着周维清,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的时候,脸上的肥肉已经将眼睛挤的有些看不到了。

    周维清正要开口,那大胖子却突然朝着战凌天挥了挥手,“小子,老实点,你以为我是寒天佑那种自视甚高却狗屁不是的笨蛋么?”

    根本没有看到任何能量光芒出现,甚至没有属于天力的白光,战凌天却感觉到一股如同山岳般的压迫力从上方传来,脚下一软,已经噗通一声坐倒在地,甚至连手中的光暗神枪都消失了。

    “天帝无形!”骇然的惊呼同时从上官菲儿和战凌天口中响起,他们的声音中,甚至还带着几分颤抖。

    在场众人中,周维清、林天熬他们或许不知道刚才这一幕代表着什么,可战凌天和上官菲儿却怎么会不知道呢?

    所谓天帝无形,就是指的天帝级强者,高达十一珠修为强者所拥有的天力已经不再有任何颜色出现,无影无形中掌控天地之力,刚才战凌天所承受的那份压力,并非是来自于这大胖子的天力,而是他对空气的控制。修为到了天帝级,这天下间任何能量都能用他那强大的天道力产生感应,天道也要供之驱使。

    天帝无形,这四个字说来简单,可它代表的,却是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存在。天王级强者虽然也很稀少,但终究还是有不少的,除了天邪教以外,每个圣地都有一些天王级强者,像数量最多的浩渺宫,天王级强者甚至有近二十人。

    但是,到了天帝这个层次,全大陆恐怕也就十个人左右,无不是圣地之主或者是大陆巅峰强者。要知道,浩渺宫宫主上官天阳也是天帝级巅峰修为。

    谁能想到,就在这小小雪鹿族的帐篷中,他们竟然会遇到一位天帝级强者呢?

    刚才血红狱的那些人,包括寒天佑在内,和眼前这大胖子相比,简直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天王、天帝,看上去称号只是相差一级而已,可实际上,实力差距却是天差地远。

    感受到天帝无形的恐怖,上官菲儿和战凌天都再没有半分反抗的心思了,因为在天帝级强者面前,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

    周维清虽然不认识什么天帝无形,但他脑子多灵活啊,听到上官菲儿他们喊出的四个字,心中多少也明白了几分,骇然之下,脸色顿时变得有些怪异。

    “说啊!我们有什么共通之处?”大胖子笑眯眯的看着周维清。

    周维清这才反应过来,嘿嘿一笑,道:“我的小名叫周小胖,想必前辈一定叫大胖,我们一个大胖一个小胖,岂不是很有共通之处嘛?前辈您说是不是。哈哈。”

    一边说着,他自己先笑了起来,不过,站在他身边的其他人却是一点都笑不出来,取笑一名天帝级强者的体型,这不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么?

    不过,大胖子却依旧是笑眯眯的看着周维清,“小胖是吧。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以前所有说我胖的人,除了某个家伙以外,其余的都死了。你那三寸不烂之舌这次可是不管用了啊!”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可是,我这不是还活着么?前辈,您就别吓唬我了,我胆子很小的,咱们往曰无冤近曰无仇的,您分明对我们没有半分恶意,何必诈唬我呢?您要真想收拾我们,以您的修为,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还用得着和我们废话么?”

    大胖子哼了一声,“没见过比你更狡猾的小鬼了。行了,不和你们废话了,赶快的,跪下给老夫磕头,求老夫收你为徒。”

    “啊?”周维清虽然看出这大胖子对他们并没有恶意,但也没想到突然峰回路转,出现这种情况。

    其他人也都是愣住了,这叫怎么说的?这大胖子想收徒,还要让人求的。

    “不干。”令他们更加骇然的是,周维清甚至连想都没多想,立刻就一口回绝了。

    这次轮到大胖子发愣了,“为啥不干?你以为老夫看不出,你根本就不是浩渺宫的人么?还是说,你已经有师傅了。那不要紧,老夫把你师傅脑袋拧下来,不就没有了么?”

    无双营军营中,木恩突然没来由的机灵灵打了个寒颤。

    周维清哼了一声,道:“强扭的瓜不甜,前辈,您总不能强人所难吧?我确实有师傅了,虽然他的修为远远比不上您,但却是我最尊重的人。我绝不会叛师的。”

    大胖子愣了愣,“你就不怕我恼羞成怒杀了你吗?”

    周维清摇了摇头,大义凛然的道:“不怕,威武不能屈这个道理难道前辈不知道?”

    “切。”大胖子很是不屑的道:“要是别人说这话,我还信几分,你这小子,歼猾的很,又怕死的要命。跟老夫面前装样,对你可没有任何好处。刚才寒天佑临走的时候在你肩膀上拍的乃是阴手,三年之内,那阴火将不断侵袭你的身体,直到死亡。根本都不用老夫动手,以你的修为,根本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不想死的话,就赶快求我。”

    “阴火?”听了大胖子的话,周维清眨了眨眼睛,“大胖前辈,不如这样,我们打个赌如何。”

    一听周维清要打赌,在场众人中,林天熬、上官菲儿、乌鸦,同时翻了翻白眼。这家伙又要骗人了。在他们的记忆中,凡是周维清说要打赌的时候,都是这家伙自认必胜的情况下。

    “赌什么?赌你三年死不了?”大胖子很有兴趣的看着周维清。

    周维清嘿嘿笑道:“不,三年时间太久了。以前辈的修为,一定能够检验的到那阴火是否能对我有伤害。我们现在就赌,我能不能抵御的了阴火。要是我不能抵御的话,我就求你收我为徒,要是我能抵御的话,嘿嘿,那你就求我好了。”

    大胖子突然笑了,“你这小子果然狡诈,好了,老夫不陪你玩了。”一边说着,他突然动了,但却没有人看清楚他是如何行动的。

    几乎只是一瞬间,他就到了上官菲儿面前,一只手已经按在了上官菲儿的头顶上。

    上官菲儿没有半分挣扎,因为她根本动不了,还是风之束缚,却是令她无法动弹分毫。而此时,在这胖子手中的银皇天隼也依旧处于被束缚的状态,这么久了都没有解除。

    “赶快跪下求老夫,不然的话,我现在就弄死你这小情人。老夫的耐心可是很有限的。”

    周维清原本是想通过打赌占便宜的,可谁知道,这大胖子却是根本不上当,而且一下就抓住了他的软肋。

    “你怎么知道她是我的小情人?”周维清很好奇的问道。由于战凌天的存在,他和上官菲儿已经十分注意了。

    “眼神、呼吸、心跳。”大胖子嘿嘿笑道:“每次你们相互看的时候,心跳和呼吸都会有所变化。还有你们的眼神,那是骗不了人的。都到了你侬我侬的境地了,不是小情人是什么?刚才在对付寒天佑的时候,哪怕是在你自己有危险的时候,你的关注力很多时候却都是放在这小丫头身上。别跟老夫废话,赶快的跪下求我收你为徒,不然的话,每过一分钟,老夫就在这小丫头漂亮的脸蛋上留下一道不可治愈的痕迹。你小子或许没听说过老夫的名头,但这来自浩渺宫的小丫头肯定听过。别人怕浩渺宫,老夫六绝帝君何曾怕过任何人?而且,老夫的心狠手辣,嘿嘿。”

    听到六绝帝君四个字,战凌天和上官菲儿的脸色同时剧变。显然,这四个字产生了强大无比的震撼效果。

    “这个……,大胖前辈,那我还有最后一个要求。”周维清一脸委委屈屈的说道。

    “什么要求?”大胖子冷哼一声,明显有些不耐烦了。

    周维清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甚至带着几分悲怆,沉声道:“我拜你为师可以,但你不能伤害我原本的师长,他们也还是我的师傅。您想想,要是有个强大的人要收我为徒我就叛师,那我以后不是一样会背叛您么?如果您不答应我这个要求的话,我宁可血溅五步也决不妥协。”

    大胖子看着周维清,眼神先是凌厉,但却渐渐的温和下来,满意的点了点头,挠挠头道:“好像也有点道理,好吧,就依你了。妈的,找个衣钵传人真难。要不是看你小子也有六种属姓,你以为老夫会和你浪费时间么?”

    就在这时,突然,噗通一声,周维清变脸变的那简直比翻书还快,跪倒在地,朝着大胖子就磕头,“大胖前辈,求求你收我为徒吧。”那表情,要多恳切就有多恳切,论演戏,周维清那绝对是当仁不让。

    这前倨后恭的变化,别说是其他人,就是大胖子看的嘴角都一阵抽搐——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