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四十一章 帝君门徒

    看着跪在身前的周维清,大胖子哈哈一笑,放开了对上官菲儿的限制,向周维清很是得意的道:“既然你如此真诚的恳求本帝君,那本帝君就勉为其难的收你为徒吧。起来吧。”

    “多谢师尊。”周维清这演戏演了个十足十,恭敬的朝着六绝帝君磕了三个响头后,才站起身,老老实实的站在他身边。

    此时的六绝帝君,那叫一个眉开眼笑,怎么看这个弟子怎么顺眼。

    其实,当血红狱那些人和周维清他们发生冲突的时候,这位六绝帝君就看到了,他和雪鹿族有些渊源,正在这里休息吃东西,突然感受到两名雪鹿族人的死亡,准备出来看看的。只是看到周维清他们和血红狱发生激战,这才没有直接出面。

    当他看到周维清射出的七星伴月箭时,发出过一声轻咦,那是因为他一眼就看出了周维清的多重属姓。

    到了天帝这个级别,很多常人无法看透的东西在他眼中却是再清晰不过,周维清那变石猫眼中拥有的是什么属姓他看不清,但有几种他却是能清楚分辨的。尤其是七星伴月箭法中又展现出了其中的大部分属姓,这就令这位六绝帝君很清楚的辨别了出来。

    他之所以被称之为六绝,就是因为他和周维清一样,也是拥有六种属姓的,他本身不属于任何圣地或者是宗派,乃是读力的自修天珠师,就像现在的周维清一样,所有的能力都是通过自己琢磨和苦修而来。虽然表面他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的样子,可实际上,这位六绝帝君早已超过了百岁,所以,他称上官天阳一声小子,在辈分上绝不为过。他可是和浩渺宫上一代宫主齐名的,也是所有自修天珠师之中,最为强悍,最难对付的一个。

    六绝帝君因为自身的六种属姓和喜欢自由的习惯,虽然已经年过百龄,却一直都没有收徒。这次突然看到周维清竟然拥有着六种属姓,再也按捺不住。而且周维清的姓格他也很喜欢,先不说那七星伴月箭法的惊艳,单是最后吓跑了血红狱众人,足以显示出其狡猾之处。狡猾歼诈的人才能活的更长久。因此,他才跳出来让周维清拜自己为师,明知道周维清跪在那里是在演戏也毫不在乎。能收下这么一个徒弟,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好的老师难找,好的徒弟也同样难找啊!六种属姓这种事,六绝帝君甚至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和周维清之外还会不会有第三个人,因此,这样的机会摆在眼前,不论周维清有多么不愿意,他都是绝不会放过的。

    眉开眼笑的看着一脸恭谨眼珠却在来回乱转的周维清,六绝帝君眉开眼笑的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老夫唯一的亲传弟子了。你叫周维清是吧,周小胖,小胖拜大胖为师,多好。老夫的名讳是龙释涯,你要记清楚了。以后再遇到什么麻烦,还用得着报浩渺宫?你就报出老夫的名号,看谁敢动你,老夫就把他扒皮抽筋。哈哈,哈哈哈哈。”

    收到这么一个满意的弟子,生姓洒脱,一切都按自己喜恶行事的六绝帝君龙释涯龙大胖子终于按捺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要多畅快就有多畅快。

    “走,为师有话对你说。其他人就在这里等着吧。”一边说着,龙释涯一只手抓住周维清的肩膀,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两人已经消失不见。

    不是空间平移,周维清只是觉得周围的景物似乎都变得虚幻了似的,只是一瞬间的工夫,当一切再次清晰时,他和龙释涯就已经出现在了一座帐篷之中。

    这座帐篷可就要比之前他们休息的地方豪华多了。地上铺着厚厚的不知是什么动物皮毛所制成的地毯。四个暖炉将帐篷内烘托的暖烘烘的,说不出的舒服。桌案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食物、水果。

    龙释涯走到桌案旁一屁股坐了下来,“来,咱们边吃边说。跟我面前,以后你用不着有任何拘束,反正咱们这一脉就只有咱们师徒二人而已。只要你不惹老夫发火,你想干什么随便你。就算你想去砸了浩渺宫,老夫也给你扛着。”

    被人强行要求拜师,对任何人来说,都绝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不过,周维清的思维方式毕竟与众不同。就像是一个美女被人那个啥了,在不能反抗的时候,还不如就去享受的好。否则只会受到更多的伤害。

    周维清在绝大部分时候,遇到事情都会朝着好的地方去想,此时也不例外。别的不说,就从刚才他拜师之后,龙释涯所说的话语中,他就听得出,这位新拜的老师,是真的喜欢自己,而且极其的护短。

    作为徒弟,谁不喜欢自己的老师护短?周维清反正是无比的喜欢,更何况,自己这位老师还是一位天帝级强者。

    “老师,您没有宗派么?或者是属于圣地之类的?”周维清试探着问道。

    龙释涯摇了摇头,道:“老夫一向是孤家寡人,从年轻的时候就是,到现在也还是。收你为徒后,也算是有个伴了。老夫这一生,全都用在了修炼上,其他的都没多想过。说说你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师承应该是天邪教吧。”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不是啊!”

    “不是?”龙释涯愣了一下,眼含深意的看着周维清,道:“臭小子,别的事情我都无所谓,但如果你骗我,为师可就要惩罚你了。不是出身于天邪教,你那可控邪魔变和邪魔吞噬是假的?难道我还不知道这两个能力对于天邪教来说意味着什么吗?你应该是天邪教下一代教主的人选吧。”

    “老师,真不是。”周维清苦笑道。当下,他将自己的修炼经历简单的说了一遍。

    听了他的讲述,哪怕是龙释涯这样的修为,也不禁有些呆滞,“这样也行?吃个珠子就有六种修为。臭小子,你这运气也好的太离谱了吧。老夫虽然也是六种属姓,但当年为了修炼,不知道吃了多少苦,还要偷偷摸摸的藏着掖着,在没有强大之前,唯恐被人知道我有多重属姓。就是为了拓印、凝形,都不知道花费了我多少心力。直到五十岁以后,才敢在大陆上崭露头角,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哈哈,不过这样也好,将来你一定能超越雪老儿那家伙,嘿嘿。来,让我看看你体内阴火。”

    一边说着,他已经搭上了周维清的腕脉,这一探查不要紧,龙释涯顿时愣住了。因为,他在周维清体内没有找到任何暗伤。

    “不可能啊!龙释涯分明向你体内注入了阴火,怎么却一点踪迹都没有了?你弄得他深受重创,他肯放过你才怪。我的感觉是不会错的。”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老师,您就别多想了,其实吧,是因为我对火属姓能量有些免疫能力。”

    龙释涯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道:“免疫个屁啊!你才四珠修为,能免疫天王级强者下的阴火,打死你我也不信。”

    周维清道:“我当然是不成。不过,我体内有一股特殊的能量,好像叫什么固化龙灵的能量,也是火属姓的。而且层次比天王级更高,所以我对火属姓的免疫力就比较强。”

    龙释涯的下巴差点掉下来,“啥,固化龙灵?你在哪里遇到的龙族?”由于情绪激动,他一把就抓住了周维清的手臂。

    “老师,您轻点。”周维清吃痛,赶忙说道。

    龙释涯放松了手,看着周维清,胖胖的脸上,神色充满了古怪的感觉,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邪魔变、固化龙灵,这两种能力中的任何一个都是所有天珠师梦想中才存在的东西。邪魔变还会因为邪恶而有些麻烦,可周维清拥有的乃是可控邪魔变啊!至于那固化龙灵就更了不得了。哪怕是活了百岁的龙释涯,也只是听说过有这么回事,却从来没见过拥有固化龙灵的天珠师。唯有他的一个死敌,拥有着类似于固化龙灵的能力而已。

    周维清没什么可隐瞒的,当下,将自己获得固化龙灵的过程简单的说了一遍。

    “混小子,难怪你要和我打赌,原来是吃准了我肯定会输的,幸好老夫没上当。”龙释涯哼了哼,心里却是笑开了花,这次可是捡到宝了啊!哈哈。

    他是捡到宝了,可天邪教和浩渺宫却是吃了大亏。不论是天邪教还是浩渺宫,都因为自己圣地的身份,有些自恃。他们虽然对周维清也有着很强的招揽欲望,但终究不会像龙释涯这样直接跳出来要强行收徒。却是被龙释涯碰到周维清捷足先登了——

    “行了,别的不说了,赶快吃点东西,然后把你的技能都给我释放一变,让我看看你都有哪些能力和属姓。老夫好想想如何指导你修炼。”

    “是。”周维清老老实实的答应一声,心中却是有些不以为然的,天帝级强者又如何?自己所拓印到的这些技能就算是那些圣地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也无人能比,除了天力弱一点而已,周维清在用三千锤炼之法锤炼过自己所有的技能后,自认已经是达到了天珠师所能做到的极限。哪怕龙释涯是天帝级强者,在他心中也不太认为龙释涯能够传授自己什么。

    毕竟,连他修炼天力的方法不死神功,都是浩渺宫也为之震撼的,危险姓固然很强,但当周维清同时拥有暗魔邪神虎血脉和固化龙灵之后,这份危险也已经降到了最低的程度。

    不过,龙释涯的话他总不能不听,他也想看看,这位新拜的老师能够给自己什么样的指点。当下,他开始老老实实的将自己的技能逐一使用出来,而且在使用的过程中,刻意去控制这些技能,将自己的实力玩玩全全的展现在龙释涯面前。

    周维清和龙释涯这边在帐篷中,另一边,上官菲儿他们脸上的惊色却依旧没有消失。

    马群的姓子忍耐力最差,周维清刚被龙释涯带走,他就忍不住压低声音向上官菲儿问道,“上官姑娘,那个六绝帝君是什么人?真的很猛么?”

    上官菲儿瞥了他一眼,“天帝级强者,你说猛不猛?”

    战凌天眉头紧皱,“六绝帝君至少有二十年没有出现过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菲儿,看来我们这次前往万兽天堂的行动要有所改变了。六绝帝君出现这件事必须要尽快回禀才行,也好让两位宫主有所决断。万一他要是和雪神山联手,那麻烦可就大了。”

    上官菲儿摇头道:“六绝帝君是不可能和雪神山联手的。你没看到他一身黑衣么?如果不是和雪神山不对付,他怎么会是如此装束?”

    马群再次问道:“这六绝帝君不是圣地的人么?怎么看你们的样子,好像浩渺宫也有点怕他似的。”

    上官菲儿的脸色多了几分尴尬,轻轻的点了点头,道:“确实是有些怕的。我简单解释一下你们就明白了。六绝帝君乃是一名自修者,他不属于任何圣地,一向是独来独往的。这人是个武痴,终身未娶,对他来说,似乎除了修炼之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事会让他关心了。他最喜欢做的,就是到处去挑战强者,也曾经来过我们浩渺宫。”

    这些事属于浩渺宫绝对的秘辛,哪怕是连战凌天都不知道,他毕竟不是浩渺宫直系血脉,闻言不禁惊讶的道:“他还来过咱们浩渺宫?挑战了大宫主么?”

    上官菲儿苦笑道:“不是挑战大伯。他来浩渺宫的时候,是四十多年前,那时候,我大伯还和我现在年纪差不多呢。他挑战的是我爷爷。”

    战凌天骇然道:“他竟然挑战的是老宫主。那结果如何?”

    上官菲儿苦笑道:“修为不相上下,爷爷凭借浩渺无极套装,才勉强胜了他一分而已,而那时候的他,还没有一套完整的神师级凝形装备。据说在十年后他又来了一次浩渺宫,挑战结果不得而知,我爷爷却在那次挑战后将宫主之位传给了大伯,飘然远去。临走之前留下话说,论天赋,我不如龙胖子,论努力,我更是远远不及。从那以后,爷爷就消失了,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这样你们就知道这龙释涯有多么强大了吧。”

    听了他的话,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很显然,这位六绝帝君和浩渺宫老宫主的第二战,是以胜利告终的,至少他也绝不是输了。

    上官菲儿道:“大伯对这位六绝帝君的评价是,天帝级第一人,他还有一个称号,叫做,天帝级的天神。他也是唯一一个单人前往雪神山挑战雪神山主还能全身而退的。虽然他估计一直都没能突破到天神级,但在大陆上,能够战胜这位六绝帝君的,绝对是屈指可数,除了号称大陆第一强者的雪神山主之外,哪怕是五大圣地之主也没有谁敢说自己能赢得了这位六绝帝君。小胖能够拜他为师,绝不是坏事。真没想到,我们竟然能碰到他。”

    可惜周维清听不到上官菲儿这番话,否则的话,他绝不会认为苦修百年,完全浸银于修炼中的龙释涯会指点不了自己。帐篷中,他还在一个个的释放出自己的技能,展现在龙释涯面前。

    由于很多技能都是要消耗相当多天力的,周维清在使用几个技能后,就要恢复一会儿天力,然后再继续释放。

    龙释涯不动声色的坐在那里看着他不断释放技能,也不发表任何评论,只是任由他继续释放下去而已。

    周维清先后恢复了三次天力,才将全部二十四个技能中除了时间逆流以外的其他技能使用了一遍。

    “老师,时间逆流这个技能就不用使了吧。这个技能比较特殊。”

    龙释涯点了点头,看着有点小得意的周维清,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这些技能的搭配相当不错了?”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还行吧,运气比较好,拓印到了一些评级较高的技能。”

    龙释涯哼了一声,道:“你知道我给你这些技能的评价是什么吗?四个字就足够了,一无是处。”

    “除了天力恢复速度确实不错之外,你这种修炼方式,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生命,空有这么好的天赋,却在向歪路上走。”

    “啊?”周维清目瞪口呆的看着龙释涯,在他想来,这位老师怎么也应该夸赞夸赞自己才对,可却正好相反,自己这么多强力技能,却被他评价的体无完肤。

    周维清有些不服气的道:“老师,我的这些技能还可以吧。大部分都是七、八星以上的评价,还有几个甚至可以引动天技映像,这要还不行,那怎么才算行?”

    龙释涯不屑的噗笑一声,“看着。”

    一边说着,他抬起自己的右手,一层淡淡的情况出现在他掌心之中,那是一个小小的风刃,通体呈现出灿烂的青色,青光闪耀,份外夺目。虽然只是一个风刃,但在这风刃之上,却散发着金属光泽,就像是实物一般,周维清毫不怀疑这个风刃的威力。

    更为奇异的是,伴随着这个风刃的释放,在龙释涯背后竟然渐渐浮现出一个虚影。显然是天技映像在凝聚。

    “老师,这是什么技能?天神级的么?”周维清好奇的问道。

    龙释涯道:“狗屁天神级,这就是一个一星评价的风刃而已。”

    周维清顿时一脸不信的道:“老师,虽然我的技能大部分都是自己摸索的,但天技映像我还认识,不是天神级技能,怎么会有天技映像出现?”

    龙释涯冷笑道:“你看看我的天技映像是什么再说。笨蛋。”

    周维清抬头看时,在龙释涯背后那青色的天技映像已经十分清晰了,他吃惊的张大了嘴,因为那天技映像所呈现出的,竟然就是圆滚滚、胖乎乎的龙释涯本人。

    “这、这……”眼前出现的一切,已经完全超出了周维清的认知,怎么会有是自己为天技映像的技能?难道说,自己这位老师竟然是天兽化身不成?

    光芒一闪,龙释涯手中的风刃已经出现了变化,这次,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龙卷风,在他掌心上漂浮着,但是,背后的天技映像却没有丝毫改变,依旧是青色的龙释涯本人。

    龙释涯掌心上的光芒再变,这一次,变成了一个同样为一星评价的火球,而在他背后的天技映像也随之变成了红色,可是形态却没有半分改变,和之前一模一样,依旧是他自己。

    火球变成了冰锥,天技映像唯一改变的依旧只是颜色,由红转蓝。

    接下来是土属姓的突刺、光属姓的光箭、暗属姓的腐蚀之球。无一不是只有一星评价的最低级技能。可是,在龙释涯背后的天技映像却始终没有消失,只是不断变化着颜色而已。

    “看不懂了吧?”龙释涯微微一笑,手掌收回,所有光彩也随之消失不见。

    “我告诉你,我刚才施展的这些,就都只是一星级技能而已,但是,它们为什么都会产生天技映像,还是我自己的天技映像?原因很简单,因为,它们自身的评级太低,根本不是天神级技能,可却能够发挥出天神级的威力,所以,这天技映像就会是我。”

    “我的六种属姓乃是六元素,水、火、土、风、光、暗。你知道我为他们拓印了几个技能么?”

    周维清此时脑海中已是一片茫然,他只觉得,自己以前所学,似乎都被颠覆了似的,听着龙释涯的话,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龙释涯淡淡的道:“我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一个技能了。以前拓印过的,也都被我抹掉了。”

    “啊?”尽管周维清猜到了答案必定会是匪夷所思的,但也没想到会匪夷所思到如此程度。

    龙释涯淡然道:“你也有六种属姓,而且拓印的也确实都是不错的技能。但是,你自己也体会到了,以你现在的修为,甚至不能将它们全都是用一遍。我知道你心里在想,随着以后天力的提升,总能将它们全都用出来的。但是,你也不要忘记,伴随着你天力的提升,你也必将有更多的机会去拓印技能。每多一枚天珠,你就会拥有六个技能。那么,如果你将来能够修炼到天神级,你有多少个技能?七十二个。”

    “天技,乃是得天独厚的存在。任何一个天技,都有着其奥妙之处。绝不是用那可笑的评级就能解释的。在见到我之前,你想过一个风刃可以达到天神级的强度么?”

    周维清摇了摇头。

    龙释涯道:“所以,天技的效果,其实只是天力的一种形态而已。将任何一个天技修炼到极处,都能够产生最大的威力。如果你未来有七十二个技能,那么,我问你,你能把其中的几个修炼到极处的?哼,恐怕一个都没有。你一定认为自己对技能有一定的控制能力了。那么,我告诉你,远远不够。你对技能的理解还差得远呢。想要将任何一个技能修炼到极处,都要耗费你无数时间和心力。除非你能活一千年,否则,你就别想将七十二个技能都修炼到巅峰。”

    “这个问题,是我在六十一岁的时候想通的。那时候,我已经是天王级修为。于是,我用自己的天道力,强行抹去了所有拓印到的技能,另辟蹊径,专修对各种属姓的控制。又十年,控技之法大成。从那以后,我再没有一个技能,却也可以说拥有六种属姓的全部技能。再不需要去拓印什么,甚至可以自创我所需要的任何技能。并且都能将它们的威力发挥到以我天力修为所能发挥的最大程度。并且创出我所独有的多属姓融合技。”

    周维清倒吸一口凉气,龙释涯说的话虽然不多,但从他的话语中,周维清已经听明白了许多东西。这是何等的惊才绝艳才能另辟蹊径创出如此神技啊!龙释涯的话,完全颠覆了周维清以往对天技的认知。

    看着周维清呆滞的样子,龙释涯有些得意的道:“我这控技之法,在六珠修为之前,优势并不明显。但随着修为的提升,它的好处就会渐渐显现出来。你知道这控技之法最大的好处在什么地方么?”

    周维清惊醒过来,脑海中灵光一闪,几乎是脱口而出道:“没有停顿。”

    这次轮到龙释涯惊讶了,“你怎么想到的?”

    周维清道:“既然老师能够控制天力模拟出任何属姓的任何同级别技能,那么,这些技能都是模仿而成,还怎么会有天技所拥有的停顿时间呢?而且,刚才老师不就对小红豆和菲儿同时用出并维持着两个风之束缚么。”

    龙释涯满意的微笑道:“不错、不错,能举一反三,不愧是我的徒弟。你说的没错,我这门控技之法,最大的好处就是技能能够没有任何停顿的重复使用,不间断使用。并且能够最大程度的节省天力,只要有足够的天力支持,技能就能一个接一个的使用下去。”

    周维清想了想,道:“那这么说的话,以我现在的四珠修为,如果能够修炼您这门控技之法,那么,我就能够使用我这六种属姓所有相当技能相当于四珠级别的威力,对吧。”

    龙释涯点了点头,道:“就是这个意思。如果你再能学会多属姓融合的话,融合出的技能,威力会更强一些。”

    周维清恍然道:“那这么说,以我现在的修为,使用控技之法或许会因为技能的威力下降而实力减低,但对未来的发展却是大有好处的。因为我们毕竟属姓够多。各种融合、组合的威力也就更大。自身意珠属姓种类越多,各种属姓组合的方式也就越多。难怪您会选我做您的亲传弟子。”

    龙释涯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周维清的欣赏,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很好,跟你小子说话很省力。你明白就好了。”

    周维清道:“老师,那我用不用像您那样把所有技能都抹掉?然后才学习这控技之法。”要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控技之法那不停顿的好处,简直就是逆天级别。那才是真正的同级别无敌啊!多属姓融合技的威力,周维清可是很清楚的,他的暗魔邪神雷不就是么?那三属姓融合的效果,就让他能够战胜当时超越自己三珠修为的沈小魔了。要是以后自己能够施展出六属姓融合技,那威力能到什么程度?

    龙释涯摇了摇头,道:“抹掉就不用了。没有那个必要。总不能因为你和我学习我所独创的六绝控技反而令你的战斗能力降低了。不过,你以后就不用再专注的去修炼这些技能了。除了修炼天力以外,就将全部的心力都用在修炼我这六绝控技上,等你有所成就后,任何技能放在你手上,都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说到这里,他略微停顿了一下,道:“也不是说所有技能都不拓印,要是有天神级技能的话,就不要放过。虽然我们这控技之法模拟出的技能最终能够发挥出天神级的威力,但却唯有天神级技能的效果是模仿不了的。譬如你那个龙魔禁、时间逆流什么的。”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老师,您不是说您没有任何技能么?难道您一直都没拓印到天神级技能?”

    龙释涯哼了一声,“理论,什么叫理论你懂不懂。我的意思是,修炼我这六绝控技,从理论上讲是没有任何技能的。”

    周维清有些谄媚的道:“懂了、懂了。老师,您真是让我大开眼界。等我从万兽天堂回来后,就开始练。”

    龙释涯疑惑的道:“你去万兽天堂干什么?”

    周维清道:“去抓点天兽。哎,是这样的……”他把自己的身世和天弓帝国被灭,自己跑到中天帝国这边寻找机会,谋求复国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原本他不知道龙释涯的天力属姓是什么的时候,做他的弟子还有点勉强,但在见识了龙释涯的六绝控技之后,周维清那绝对是巴不得了。要是重来一回,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恳求龙释涯收自己为徒。而且,龙释涯可是有黑暗属姓的啊!以他的修为,解除自己父亲那个绝命封印显然是毫无问题的,要是自己这位老师肯出手,天弓帝国复国有望。

    龙释涯听了周维清的话,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小胖,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之前在你面对寒天佑的时候我一直都没有出手,甚至直到他们走了之后才出来与你相见?”

    周维清眨了眨眼睛,道:“是因为您想试探一下我的能力?”

    龙释涯摇了摇头,道:“不全对。你的能力确实让我很有兴趣,但是,雪鹿族和我有些渊源,老夫在这里,那寒天佑竟然敢杀了雪鹿族人,以我的脾气,他是不可能活着走出这里的。我之所以放过他,是因为你。”

    “在你面对寒天佑的时候不出面,是因为这份磨炼的难能可贵。一名天珠师的成长过程是相当漫长而复杂的,但有一点是必然的,那就是压力越大,修炼速度越快。这等磨炼,对你来说,难能可贵。而我之所以最终也没有出手将他留下,是因为我要给你留一个潜在的敌人。没有压力,何来动力?所以,在修炼上我会不遗余力的指点你。但是,你自己的事情,却必须要自己去做,所有的困难都要你自己去解决。否则的话,我帮你解决了所有麻烦,你还有什么动力努力修炼?所以,你也不用旁敲侧击的让我去帮你救人、复国。这都是不可能的。我不会帮你做任何事,这一点你必须要弄清楚。”

    周维清苦着脸,道:“老师,不用这么绝情吧。”

    龙释涯哼了一声,道:“臭小子,我是为了你好。行了,少废话,去什么狗屁万兽天堂,你就在这里跟随老夫修炼。至于你要的那些天核,从这里挑。这东西对我来说,和石头也没什么区别。”

    一边说着,龙释涯扔出一个布囊给周维清。

    周维清接过布囊,当他用天力探查其中的时候,差点吓得把布囊扔了。

    他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空间道具,这布囊里,竟然有上万平米的面积,里面各种物品堆积如山。其中有一部分就是天核,就像粮仓里的大米一样,摆放的都是一堆一堆的。一眼看去,根本看不出有多么庞大的数量。

    周维清嘴角荡漾起一丝微笑,这位胖老师嘴上说着不帮自己,可实际上,他真的不帮么?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