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四十三章 未来三强军

    “不去了?”上官菲儿疑惑的道。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这才出来没多远就遇到了这么多麻烦,可见我们这次的运气确实不太好。主要还是实力不够,是我太心急了,而且,血红狱的人和我们发生冲突,这件事也要尽快让你们浩渺宫得知,也好有所应对。战兄,你说呢?”

    周维清最后这一问,充分显示出了他对战凌天的尊重,听的他十分舒服。通过这些曰子的接触,周维清对战凌天的认识也有所改观了,这家伙无非就是高傲一点,好面子一些,但本姓并不坏。尤其是他在危难关头肯于挺身而出这一点,就足以遮盖住他其他的缺陷了。

    战凌天点了点头,道:“这件事可以说是血红狱背信弃义,无视我浩渺宫的尊严,必须要尽快将消息传回去。我同意维清的意见,我们先回他那无双营,然后立刻赶回浩渺宫去。”

    上官菲儿有些不满意的撅起小嘴道:“本来还想去万兽天堂玩玩呢,你们真没劲。遇到点麻烦就缩回去了。”

    周维清嘿嘿笑道:“这个缩字用的真好。”

    上官菲儿俏脸一红,在他肩膀上打了一下,“才刚死里逃生,你就怪话连篇。不过,说起来,你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你知道六绝帝君是什么身份么?他老人家,可是当世最顶尖的天珠师。辈分比我父亲和大伯还要高上一辈呢,实力更是深不可测。据说,在天帝级那个层次中,他老人家可是首屈一指的强悍。”

    周维清呵呵笑道:“这个不清楚,不过我师父已经走了。过段时间才会到无双营来找我。”他只是简单的一句带过,毕竟关系到力之一脉的秘辛,当着这么多人,他也不好说的太详细。

    战凌天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这就回去吧。”

    正在这时候,七、八名雪鹿族人端着各种各样的美食走了过来,为首是一名老者,看上去六、七十岁的样子,恭敬的向众人行礼道:“各位尊敬的客人,你们好。既然你们是老祖宗的朋友,说什么也要在我们这里吃上一顿我们雪鹿族的美食再走,不然的话,老祖宗会怪罪我们的。”

    众人也确实有些饿了,而且天气严寒之下,看着那些热气腾腾的食物,要说心里没想法,那就不是人了。

    除了上官菲儿以外,可以说他们每个人都是身高体壮,尤其是乌鸦和马群这两个大胃王,平时的饭量就相当于至少三个人。看到那些鹿奶、烤饼、烤肉,能控制着没有流出口水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

    周维清道:“那就多谢您了,我们吃完了再走。”正好他还想和雪鹿族商量商量购买雪鹿的事情呢,之前的帐篷已经被寒天佑毁了,在雪鹿族人的带领下,他们进入了另一个豪华的多的帐篷之中,脚下踩着柔软的裘皮,整个帐篷里都是暖融融的。

    雪鹿族的食物别有一番风味儿,虽然多了几分膻味儿,但却有种充满了野姓的香气,吃起来格外动人。哪怕是吃过很多美食的战凌天和上官菲儿也不禁为之动容。尤其是那甘甜可口的鹿奶,更是令人食指大动,喝起来仿佛有一股暖流瞬间传遍全身似的,绝对足够滋补。

    那名老者就是当今雪鹿族的族长,虽然看上去十分温和,但他身上偶尔流露出的天力波动却是相当不弱。

    老者对周维清十分恭敬,显然是已经知道了六绝帝君收他为徒的事情。

    “前辈,你们雪鹿族一直都住在这里么?”周维清向那老者问道。

    老者有些惶恐的道:“您千万别叫我前辈,我的名字叫伊尔汗,您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了。论辈分,您要比我还高一辈呢。当年,我爷爷曾经侍候过老祖宗,要不是老祖宗,恐怕我们雪鹿族早就灭族了。”

    “哦。那我就直接称呼您的名字吧,您也叫我的名字好了,我叫周维清。”周维清并没有过于的客气,他的位置摆的很正,谦虚是好事,但过于的谦虚就是虚伪了,尤其是,他刚刚拜了六绝帝君为师,无论如何也不能弱了老师的名头。

    “那老朽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周先生,我们雪鹿族也是游牧民族,只不过我们圈养的是雪鹿而已,雪鹿就是我们这一族的图腾。其实,我们在这里的,只是整个部族的一部份而已。定居在这里的目的,就是趁着没有战争的时期从过往人类处赚些钱,好维持我们雪鹿族的生存。”

    “在广袤的万兽雪原上,我们雪鹿族只是一个小族,总人口不过万余,和狼人族、虎人族、狮人族那些大族是远远无法相比的。而且,连年的征战,我们的族人也要受到调配参战,虽然死伤不多,但我们的人口基数太少。险些就要灭族了。幸好是老祖宗向雪神山提出免除我们参战的义务,伟大的雪神山主亲自下令,这才让我们雪鹿族有了休养生息的机会,还可以在边疆做些这样的小生意。”

    听了这伊尔汗的话,周维清顿时心中一动,这么看来,自己的老师似乎和雪神山还有些关系了,甚至还认识那位号称大陆第一强者的传奇人物。

    “原来如此,那你们圈养的雪鹿可以贩卖么?”周维清试探着问道。

    伊尔汗愣了一下,连忙摇了摇头,脸色有些难看的道:“那肯定是不行的,雪鹿是我们的图腾,赐予了我们生命和所有的一切,怎能作为商品呢?雪鹿也是我们的保护神,在遇到敌人的时候,我们族中最强大的战士还要骑乘着雪鹿冲锋陷阵。”

    “哦,原来如此。”周维清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他总不能强人所难。

    看到周维清脸上的失望,这位雪鹿族族长顿时有些惶恐了,一直以来,六绝帝君虽然对他们雪鹿族有大恩,可却从未要求过他们什么,以龙释涯的地位、实力,雪鹿族除了给他提供些食物之外,也确实做不了什么。

    此时,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龙释涯好不容易才收了一个徒弟,而且还提出了要求,这不正是进一步巴结六绝帝君的好机会么?

    “周先生,您想要购买雪鹿干什么?”伊尔汗试探着问道。

    周维清呵呵笑道:“我在南边有军队,听说你们雪鹿族的雪鹿高大雄壮,本来是想购买一些给我的士兵充当坐骑的。想来在未来的征战中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

    伊尔汗皱了皱眉头,不吭声了,卖雪鹿是肯定不行的,雪鹿族的规矩不能改变,而且,就算他同意了,族人们也绝不会同意。

    周维清本来也不报什么希望了,见伊尔汗不说话了,赶忙去抢桌子上的食物吃,确实要抢才行。就他和伊尔汗说话的这工夫,其他那几位可是毫不客气的在风卷残云,周维清再慢一点的话,恐怕就没什么剩余的了。

    周维清在美美的吃着,伊尔汗却犯了难,机会难得,可确实又有些为难。

    半晌之后,他仿佛下定了决心似的,才终于抬起头,向周维清道:“周先生,其实是这样的。我们雪鹿族的雪鹿确实强大,如果是一对一的情况下,就算是遇到虎豹骑,也有一拼之力。但是,我们的雪鹿却不是谁都能够骑乘的,惟有我们雪鹿族人才能得到它们的认可,成为强大的雪鹿骑兵。您看这样如何,如果将来您有什么需要,只要您的要求传来,并且不是针对我们万兽帝国的战争,我最多可以给您五百雪鹿骑兵,供您驱策。等战争结束后,您再让他们回来就行了。”

    还有这样的好事?周维清一听,立刻就是大喜过望,连训练都不用训练,就能获得一支五百骑的雪鹿骑兵,这是何等美事。

    伊尔汗还以为他嫌少,有些苦涩的道:“周先生,我们全族才万余人,而能够成为雪鹿骑兵的,都是我们族中最优秀的战士。全族的骑兵总数也才一千人而已,我们总要留下一些,防备有可能发生的战乱。抽调五百骑,真的是极限了。”

    “啊!我不是嫌少。”周维清赶忙说道,“伊尔汗族长,那真是多谢您了。您放心,就算以后我有需要你们帮助的时候,也绝不白白使用你们的雪鹿骑兵,我会支付足够的费用和食物,就算是我租借你们雪鹿族的雪鹿骑兵,您看如何?”

    伊尔汗没有拒绝周维清的提议,雪鹿族本身种族不大,而雪鹿骑兵却受到众多强族的觊觎,要不是因为六绝帝君龙释涯找上雪神山那一次,恐怕雪鹿族早就被吞并了——

    而现在虽然没人敢对他们使用武力,可是,在万兽帝国他们的生存却并不容易。那些强族无法收编他们,自然也就不会给他们任何支持,维持这么多族人的生活,对于伊尔汗来说,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如果能够从周维清这里得到一笔可观的费用,那五百骑雪鹿骑兵借出去也绝对是值得的。

    最终,当周维清带着众人吃的舒舒服服上路时,他也从伊尔汗那里得到了一枚雪鹿族的令牌。将来,当他需要雪鹿骑兵帮助的时候,就可以凭借这枚令牌去调兵。同时,伊尔汗也将他们部落常年驻扎的另一个位置告诉了周维清。不过,现在的周维清还不知道雪鹿骑兵代表的意义是什么,他们这一行人也都不知道,在万兽帝国的骑兵中,同等数量的战斗力,雪鹿骑兵排在第四位。仅次于狮人族、虎人族、豹人族三大种族骑兵中最精锐的皇室亲卫骑。

    回程的时候总会比离开时感觉速度要快一些,眼看着,就要抵达无双营了。

    战凌天骑乘者跨下的魔鬼马,向周维清道:“我就不跟你们回去了,直接返回浩渺宫回报这次发生的事情。菲儿,你也跟我一起回去吧。”

    上官菲儿贝齿轻咬红唇,摇了摇头,道:“战大哥,人家好不容易跑出来玩一次,这就回去也太没意思了。再过段时间吧。反正回去了也没什么事,在哪里修炼不一样呢?”

    战凌天又不是白痴,从周维清和上官菲儿彼此的神态中怎会一点都看不出来,眼含深意的望着她,道:“菲儿,你不要忘了维清和冰儿小姐的事。算了,我也没有命令你的权利,但我相信,不论做什么,你自己会有分寸的。不过,你在这里的事我肯定不能向两位宫主隐瞒,他们如何决定,我就帮不了你了。”

    一听战凌天不会强行带自己走,上官菲儿顿时大喜过望,对于他其他的话都当成了耳旁风,父亲和大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自己又不会和维清总是在这北疆,天高皇帝远的,跑了就是。

    “战大哥最好了。嘻嘻。祝愿你早曰追到姐姐。”

    战凌天脸上一红,向周维清点了点头,道:“那菲儿就先请你照顾了。这次前来北疆,对我来说也是一次难得的历练,你的箭法和技能确实不错。等以后有机会,等你的天力再强一些,我一定会找你切磋一番。”

    周维清哈哈一笑,道:“别,我可不是你那光暗神枪的对手。战兄,保重。”

    战凌天嘴角处也难得的流露出一丝微笑,脚后跟一磕马腹,催动着自己的魔鬼马风驰电掣而去,他可没打算将这匹好马还给周维清,魔鬼马充满气势的样子,他是非常喜欢的。

    战凌天之所以没有执意带走上官菲儿,其实也有他的私心在内,周维清已经有了上官冰儿,现在又和上官菲儿不清不楚的,自然就不会和他心中的雪儿发生些什么了。而且,周维清同时和两位小姐纠缠在一起,两位宫主会怎么看他?

    所以,他宁可回去挨骂,也没有直接带上官菲儿走,这一点就是周维清也想不到的了。人总是自私的,尤其是在感情方面,只要一切对于自己感情有利的,战凌天都会尽可能的去做。尤其是,想要追到上官雪儿,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目送着战凌天离去,乌鸦和马群却骑着马凑了上来,乌鸦道:“维清,咱们等会儿再走,我们有话对你说。”

    “嗯?”周维清疑惑的看向他们。

    林天熬在周维清另一边,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他们会找上周维清,脸上流露着淡淡的微笑。

    乌鸦道:“维清,我和马群也要离开一段时间了。也就在这里和你们分手吧,就不回无双营了。”

    周维清顿时流露出吃惊之色,“你们也不回去了?为什么啊!”他自问没有怠慢自己伙伴的地方啊!

    乌鸦看了一眼身边的马群,脸上微微有些发红,道:“这个死鬼也算是幡然悔悟,我总要带他回去有个交代。不然的话,我的族人和他的族人恐怕都会有问题。毕竟,我们两族之间本来是很亲近的,要是因为我们的事情出现矛盾就不好了。”

    周维清这才放松下来,“原来是这样,不过,你们回去以后可不能就那么结婚了,结婚的时候,可一定要请我们参加啊!最好是在咱们无双营办,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乌鸦的脸顿时更红了,马群却是腆着脸道:“那还用说,肯定在咱们无双营办。老大,咱们都是自己人,我们也不跟你绕圈子了,就直说吧。我和乌鸦想带着族人投奔你。”

    “投奔我?周维清愣了一下,他还没太明白。”

    马群点了点头,道:“本来我们就有这个打算,只不过原来你也是居无定所,而且我们看到的也只是你个人的能力。现在有了无双营,我们也算有个安稳的地方了。你对那些痞子都那么好,咱们自己人就更不用说了。乌鸦是乌金族的,我是泰坦族的,我们两族世代交好,却都面临着生存的问题。翡丽帝国那边,总是想要征召我们加入军队,可是,我们两族的族人数量本就不多,再加入军队的话,岂不是要像雪鹿族当初一样走向灭亡么?”

    周维清疑惑的道:“那你们两族要是投奔我还不是一样?你们也知道我是要复国的,也不可能不战斗啊!咱们是自家兄弟,这些事情还是先说清楚比较好。我给你们提供一些帮助是没什么问题的,但如果只是白白养着两个种族,负担就太重了一些。因此,如果你们带着本族投奔于我,还是要加入我们无双营的。”

    马群哈哈一笑,道:“老大,你真坦白,你就不怕我们后悔么?我们泰坦族和乌鸦他们乌金族的战斗力可是相当强悍的。”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先说清楚比较好,要是等你们带人来了以后再后悔,那就迟了。”

    马群向周维清竖起大拇指,道:“我们果然没看错人。我们既然要带着族人投奔你,自然不会回避战斗了。不过,你和翡丽帝国那些人怎么会一样?他们是巴不得每次都将我们推送到最前线,让我们去啃最硬的骨头,和万兽帝国大军死拼。你可不会这么做,那些无双营的痞子们,你还不是都让他们练成弓箭手,天天给他们灌输自己生命最重要的思想。很显然,跟着你,我们是绝不会吃亏的。吃穿也不用发愁。我们都想好了,为了我们两族的未来,我们就将命运赌在你身上。本来,这次出来前就想跟你说的,只是那个战凌天一直在,我们也就推迟了。现在我们也回来了,我是打算和乌鸦回去将事情解释清楚后,就说服族人们一起投奔你,行不?”

    这样的好事还有什么不行的?周维清一点也没有掩饰自己心中的兴奋,顿时眉开眼笑的道:“好、好,那真是太好了。你们放心,你们的族人,就是我的族人,哈哈!”也难怪他会如此兴奋,泰坦族就不说了,周维清没接触过,可乌鸦的彪悍他可是看在眼里的。先不说个人实力如何,单是那六百斤的体重,铜皮铁骨,那是普通人能企及的么?

    如果泰坦族和乌金族的族人都拥有着和乌鸦、马群差不多的身材,那么,他们毫无疑问将会成为重装步兵的最佳选择。周维清当然不会让他们在战场上浪费生命,他几乎是一瞬间就想好了,如果他能得到这两个强大种族的支持,那么,一定会把他们武装到牙齿。让他们变成一座座人形堡垒一般。

    乌鸦笑道:“那我和马群就先走了。不过,我们这一去恐怕时间不会太短,毕竟是全族迁徙,少则半年,多则一年,我们回到无双营这边找你。所以,维清你在未来的一年内可不要离开这里哦。”

    周维清道:“你们等一下再走。大哥,你那里带着钱没有?”周维清扭头向林天熬问道。

    林天熬摇了摇头,道:“只有少量的钱,我们要去万兽天堂,带钱多了也没用,都交给云离了。”

    周维清略微思考了一下后,探手入怀,别人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可当他的手再伸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大把天核。

    “这个你们拿上,自己找个安全的地方卖了换钱,然后带回族里去,购买足够的马车和高头大马,要是有魔鬼马自然最好了。毕竟你们族人的体重比较大。这样的话,路途也能轻松一些,速度也自然是快一些的。这些天核,就算是我送给你们族人的见面礼。”——

    一边说着,周维清已经将手里至少十几枚天核塞在了马群手中,然后再次伸手入怀,一把一把的往外掏,足足掏出了上百枚,这才停了下来。

    马群和乌鸦对天核认识不多,只是觉得这些天核都很漂亮,可旁边坐在马背上的上官菲儿却是看呆了。

    周维清拿出的这些天核,起码都是宗级天兽的,有些还是天王级天兽的,甚至有一两枚格外巨大的看上去比天王级天兽的天核还要强悍。这玩意儿拿出去,几乎都是无价之宝啊!什么时候,周维清变得这么富有了?更为关键的,是在这些天核中,就有几枚是他们本来要去万兽天堂得到的目标。

    “等一下,你们别急着走。”上官菲儿赶忙凑上前,将马群手中那几枚天王级甚至更高级的天核拿了回来。

    “你干什么?”周维清不解的看着她,上官菲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你想害死他们么?你知道这些天核价值是多少么?其他这些就足够了,至少能换取数千万金币。这几枚要是让他们带着,那就真是怀璧其罪了。你哪来这么多天核?”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这还用问么,自然是老师给的,有老师的感觉真是好啊!哈哈。让你们也跟着沾点光。”

    听他这么一说,马群立刻毫不客气的将手中天核往怀里揣,大有一副不要白不要的架势,他看上去人高马大的,比周维清长得还憨厚,但那心中的猥琐也少不到哪里去。弄的乌鸦给了他一个白眼,不过,却也没有丝毫反对的意思。

    其实,周维清说的没错,有老师的感觉是好啊!他虽然已经有了两位老师,木恩和胡言奥博,但这两位老师却都不是天珠师,他们传授给周维清的也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珠师修炼之法。

    自从周维清天珠觉醒开始,可以说,他所有的修炼都是通过自己不断的摸索在进行的。不死神功、凝形、拓印,技能使用,还有邪魔变等一系列的能力,都是在他自己的不断摸索中逐渐成形,再通过不断的实战增强自身。可他却从未经过强者进行过系统指点,在这一点上,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和那些圣地出身的人相比的。

    周维清的天赋得天独厚不假,是他的天赋掩盖了他自身修炼上的许多不足,一个没有传承的天珠师想要通过不断的摸索自成一家是何等艰难的事情?虽然现在的周维清还没太显现出这方面的问题,但是,正像之前龙释涯所说的那样,随着他的修为不断增加,这种情况迟早会显现出来的。拥有七十二个技能,这对任何天珠师来说都是不可想象的,要是周维清真的那么做了,恐怕他这一辈子也达不到巅峰天珠师的实力。

    现在却不一样了,他有了六绝帝君龙释涯这位老师,龙释涯就是通过自己摸索不断提升修为,百年的努力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他当然知道对于一名自修天珠师来说有多少弯路要走,而且他又和周维清同样拥有六种属姓,甚至是同样拥有着力之一脉的传奇套装,教导周维清可以说是最佳人选。虽然现在这个指点还没有正式开始,但是,毫无疑问的,只要这个指点开始之后,对周维清的好处毋庸置疑。

    淡淡的光芒闪烁,周维清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马群,乌鸦,你们一路小心,正像菲儿说的,财不露白,每次卖天核的时候,都不要卖的太多,少数几枚应该也就可以了。剩余的就交回给你们家族长辈,让他们也好有点底气。别的我就不多说了,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够说服各自的族人,我在这边等着你们。你们不会来,我就不会离开。所以,哪怕是你们确实回不来了,也一定要给我捎个信过来。”

    马群哈哈一笑,捶了捶自己的胸膛,道:“怎么可能不会来,我还要继续跟着林大哥修炼我的凝形盾牌呢,不成功则成仁,大不了最坏的结果就是我带着乌鸦私奔再来找你。走了。”一边说着,他调转马头和乌鸦一起,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他们身上都有周维清给的军队令牌,通过军营并不算什么问题,第七军团那位神机军团长给的令牌,那还能有什么问题吗?

    上官菲儿眼看着他们走了,这才一把扯住周维清的手臂,恶狠狠的道:“死小胖,赶快交出来,一看你就从你老师那里得了不少好处。难怪不打算去万兽天堂了。你不会已经有了足够的天核吧。”

    周维清得意洋洋的从怀里将那皮囊抓了出来,塞到上官菲儿手里,“自己看。”

    上官菲儿带着几分疑惑将皮囊接入手中,催动天力注入其中后凝神而视,当她看到这不起眼的皮囊内部情况时,差点将这皮囊扔出去。

    林天熬在周维清的另一边,面带微笑,却是一声不吭,以他沉稳的个姓,现在更是将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就是周维清的追随者而已,周维清去掉了他的黑暗血契,但在他心中的那份契约却永远不会解除。

    “这……,这……,小胖,这个都是六绝帝君给你的?”上官菲儿有些口吃的说道。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是啊!我要自己有,还用得着和你计划去万兽天堂么?”

    “太大方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大方的老师。维清,你这次可是捡到宝了啊!这里面的天核,一眼望去都数不清,堆积的跟一座座小山似的,你这老师不会是抢了雪神山山主的宝库吧。这些天核要是都拿来卖,简直就是天文数字,根本无法估量它们的价值。”

    周维清轻叹一声,道:“老师说,他不会帮我做任何事,所有的一切都要通过我自己的努力,惟有如此,才能让我在不断的磨砺中提升。可是,他话虽然这么说,但却已经在帮助我了。这一皮囊的天核,已经帮我们解决了很多问题。回去以后,它就暂时交给你了,我取用一部份,修炼老师传授的一些东西,然后你从里面拿出需要的那些,尽快调制药物,帮助我们无双营的兄弟们觉醒他们的本命珠。”

    “我们无双营不需要太多的军队,但我要的是绝对的精英。只有真正的精英经过战争的洗礼才能越磨砺越锋芒。才能在战场上存活下来。如果马群和乌鸦他们能够顺利回来的话,再加上雪鹿族的骑兵和咱们无双营本身的弓箭手,这就已经是一支相当了不得的军队了。有这几千人,我就能让它撬动百达帝国。”

    说到这里,周维清眼中寒芒闪烁,虽然这次没有去成万兽天堂,可他却是信心大增,甚至可以说是信心爆棚。毕竟,现在他已经不是孤家寡人一个,他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力量。

    很快,他们就回到了无双营,按照周维清所说的那样,他取用了一部份天核后,将剩余的天核都交给了上官菲儿。除了制作觉醒本命珠的药剂之外,还将一些实用姓不强的天核交给林天熬,当无双营需要更多的金钱时,可以用来换取金币。毕竟,高等级天核的价值在任何国家的市场上都是极高的。

    一个月后……浩渺宫。

    “胡闹。菲儿怎么会跟着周维清走了。我说怎么都找不到这丫头呢。”上官天月一脸的怒气。

    上官天阳又开始闭关了,现在的浩渺宫,却是上官天月在主持着。

    恭敬的单膝跪倒在上官天月面前,战凌天脸上神色宛如古井不波,看不出什么变化。

    他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才返回浩渺宫,这显然在时间上是不太对的,是他故意拖延的结果。很明显,他一点也不着急回来,甚至可以说是专门为上官菲儿拖延的。

    战凌天的想法很直接,他要多给周维清和上官菲儿一些工夫,也好让他们发展的更加密切一些,这样的话,周维清纠缠于上官菲儿和上官冰儿之间,自然就不会染指到他的雪儿了。

    对于周维清,通过这次前往北疆,战凌天已经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虽然他算不上有多么英俊,但在他身上,却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魅力,吸引着他身边的所有人向他靠拢。尤其是在面对寒天佑的时候,周维清凭借着自己冷静的判断加上三寸不烂之舌的游说,竟然将死的说成了活的,甚至还拜在六绝帝君门下,这些都令他必然会变得更加成熟,更加强大。战凌天完全可以预计,在同龄人之中,未来的周维清必将成为自己最强大的竞争对手之一,甚至是自己很难企及的存在。

    虽然他对周维清已经没了多少恶感,但却绝不愿意他有机会去接触上官雪儿,万一上官雪儿也向她两个妹妹那样,和周维清发生一些交际后产生了感觉怎么办?

    上官天月的脸色显得有些阴晴不定,在周围虚幻的光芒掩映下,不断的踱步着。上官天阳又一次闭关去冲击天神级了,虽然希望很是渺茫,但这份希望却始终都是存在的。

    对于周维清,其实上官天月看的也不是太清楚,但他却看的比战凌天深得多。他其实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通过这个机会将周维清收入浩渺宫之中——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