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五十章 暴怒的周小胖

    在无双营大军朝着西北集团军转移的时候,开始上官雪儿是悄悄跟在上官菲儿他们大军这边离开的。可是,还没走多久,她突然感受到空气中无比恐怖的天力波动。于是,她又悄悄回首,看向留在那边的周维清。一眼就看到了六绝帝君龙释涯以及断天浪的存在。

    对断天浪,她还判断不出什么,可是,当龙释涯为断天浪疗伤,释放出那吸收天地之力的强大实力时,她心中已经充满了震撼,她万万想不到,在周维清身边竟然还有这么一位强者。她完全可以肯定,那个胖胖的中年人,在修为上应该是和自己父亲以及大伯同一个级别的存在,那可是天帝级的强者啊!这个层次的强者,在大陆上用十个手指就能数的出来。看周维清对那胖子的恭敬程度,关系显然很不一般。

    上官雪儿决定了,一定要去找妹妹问个清楚,菲儿一定知道那人的来历。

    所以,她才悄悄潜入军营,可谁知道,还没等她去询问上官菲儿,就看到了周维清和她那二妹亲热的一幕,也同时听到了两人之间的交谈。上官雪儿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出了。

    她看的脸红心跳之下,不禁发出一声怒哼,而就在那时,她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威压的气息,不敢有丝毫停留,立刻脱离了军营逃了出来。这也是为什么周维清和上官菲儿没有发现她的缘故。

    那份威压从何而来上官雪儿不知道,她是凭借着浩渺宫秘法才勉强掩饰住自身气息的。她可以肯定,如果自己再停留下去,必定会被那位天帝级强者发现,虽然她对自己实力很有自信,但面对天帝级那个层次,她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怎么办?上官雪儿心中现在有些茫然,对于妹妹和周维清之间的关系,她实在是头疼的很。不过,她也有些明白妹妹的感受,周维清能够在北疆凭借一己之力做到现在这种程度,自身实力又相当不俗,肯定是有吸引了妹妹的地方。否则的话,以二妹那种姓格,岂会随便让他占了便宜。

    不行,无论如何也必须要带二妹回去了,那周小胖是三妹的男人,怎能让二妹和他发生不正当关系?

    上官雪儿已经下定决心,不过,她知道自己偷偷潜入是不行的,一定会被那天帝级强者发现,只能用正规渠道去见周维清和上官菲儿才行了。周维清,你这个混蛋,祸害了我一个妹妹还不行,竟然连我二妹也招惹了。还和那雪神山的小母老虎不清不楚的。这次要不让你给我个交待,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上官雪儿一边想着,双手已经下意识的攥紧,对周维清充满了浓浓的厌恶情绪。

    周维清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他就记得很多战士们来给自己敬酒,等他一大早从醉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阳光已经从撒入帐篷,晒在他身上,暖融融的说不出的舒服。

    宿醉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是相当痛苦的一件事,可对于周维清这样的强者来说,却并不算什么,他的身体又岂是普通人能够相比的。强大的身体素质酒精根本就无法产生伤害。

    伸了个懒腰,周维清爬了起来,昨晚虽然没能和上官菲儿做坏事,不过这顿酒喝的却是相当舒服。和士兵们一起发泄的大喊大叫,与大家同乐,这种感觉还是相当过瘾的。

    “报——,营长,您醒了没有?”正在这时,帐篷外突然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

    “嗯?进来吧。”周维清疑惑的说道。

    门帘掀起,从外面冲进来一名无双营战士,“营长,您快去看看吧,出事了,青狼要不行了。”

    “你说什么?”周维清原本的惬意瞬间荡然无存,“怎么回事?”

    那士兵道:“是十六师团的人,早上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十六师团师团长神布亲自带人到我们这边来,后来就打了起来,青狼被对方两个营长联手给打成了重伤,眼看就要不行了。现在兄弟们群情激奋,正和十六师团的人对峙呢。”

    “他妈的。他们找死。”周维清怒吼一声,身形闪电般就冲了出去。他培养无双营这些战士容易么?刚刚有了点成就,就出了这么大问题。青狼的修为已经打到了七珠境界,在体珠师中已经算是相当强力的存在了,在一众中队长之中,也能排的上名次。

    在有的时候,周维清很大方,但在有些方面他却又非常小气。在他眼里,无双营每个人都是他的兄弟,都是他未来复国的希望。那份护短的情节比任何人都要强烈的多。一听说有个兄弟要被杀了,他能不急么?

    根本不用去问,周维清感受着哪边人最多,就朝着那个方向冲了过去。果然。无双营士兵除了宿醉未醒过来的以外,至少聚集了五百多人在那边,那份剑拔弩张的气氛,距离老远周维清就能感受到。

    “怎么回事?让我过去。”周维清一声大喝。顿时引得前面无双营战士们目光投来。人群分开,为他让出一条通路。

    周维清快步前行,转眼间就到了前面。

    此时,无双营战士们已经是群情激奋。一看到周维清来了,立刻就有人嚷嚷了起来。

    “营长,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十六师团他们以多欺少,打了我们好多兄弟。”

    “是啊!营长,你下令吧,我们干死他们这群王八蛋。”

    无双营的士兵们本身就都是痞子出身,打架闹事这种事他们要是没干过怎么会被送到痞子营去?别看对方是师团长亲自来了,却没有一个怕的,要不是魏峰和几名中队长在前面压着,恐怕早就哗变了。

    “都他妈的给老子住口。我一定给你们个交待。”周维清怒吼一声。

    顿时,无双营的士兵们都安静了下来,在无双营之中,周维清有着绝对的权威,那不只是利益带来的,更因为他自身的强悍。在战场上,他身先士卒,永远都是去面对最强大的敌人,无双营的战士们虽然都不是什么好姓格,但对他这个营长却是真心佩服的。

    周维清几步冲到前面,魏峰立刻迎了上来,一看到周维清,他顿时松了口气,“营长你可来了,你再不来,就要出大事了。”

    周维清走到最前面,沉声问道:“魏副营长,怎么回事?”他回头看了一眼无双营的战士们,大家还都是全身酒气,但一个个的情绪却是极为激愤,很多人手中都拿着武器,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杀的意思。

    另一边,神布的脸色也是十分不善,在她身后,十六师团全部十个营长竟然都在,他们头上的羽毛证明了他们的身份。在他们身后,也至少有五百人,应该是神布的亲兵和十六师团的一些精锐。

    魏峰在周维清身边低声道:“昨天晚上我们把垃圾扔到十六师团那边,他们今天早上才发现,一发现就过来找我们麻烦,而且来的是当初被我们收拾过的那些重骑兵中队的人,一言不合,大家就打了起来。兄弟们遵照你的命令,别人来到我们的地盘,就揍他妈的。打伤了他们不少人。不过,大家还都有些理智,还算留手了,应该没有重伤的。然后他们那边,几个营长就带着人来找场子了。我们这边的兄弟大都喝的醉醺醺的,双方就打了起来。我来晚了一步,青狼重伤。恐怕……”

    周维清一眼就看到躺在旁边,已经是奄奄一息的青狼,他胸口处明显塌陷了下去,不断有血水从口鼻处涌出。

    看到这一幕,周维清立刻感觉到一股热血猛然冲入大脑之中,他的气息也明显变得粗重了起来。

    “周维清,你今天必须给我个交代,不然的话,今天这件事,我们就上军事法庭。”神布一看到周维清来了,立刻向他气急败坏的怒吼着。

    魏峰这边说的轻松,可实际上,十六师团一开始过来了两个重骑兵中队的人,虽然没穿上装备,但这些人自诩个人实力强悍,直接过来找茬。可谁知道无双营这些士兵可都是上官菲儿训练出来的。双方这一打起来,吃亏的可就不是无双营士兵了。

    两个中队的重骑兵,全都被打了回去,其中骨折的就占了三分之一,十六师团何曾吃过这样的亏,几个营长一边让人通知神布,一边就带着人过来了。不过,他们一点便宜都没占到,无双营这些痞子们太狠了,打起架来一个个都是不要命的架势,青狼这边虽然重伤了,但他也打断了地方两个营长的手臂,要不是无双营这边其他中队长赶来的慢,结果还不得而知的。是神布和魏峰几乎同时到达,这才勉强稳定住了场面——

    无双营这边轻伤的大概有四、五十个,而十六师团那边受伤的至少超过了三百人,眼前这些,除了神布的亲兵以外,几乎个个挂彩,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这还是在无双营士兵们大多都是酒醉情况下才造成的,否则的话,以无双营全体御珠师这样的实力,绝对能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你想要什么交代?”周维清冷冷的看着神布,他的双眼渐渐的变红了。

    神布并没有感受到什么,怒道:“你们这群无赖、痞子,才刚刚驻扎过来,就敢挑衅,而且竟然整营宿醉。还打了我的人。你现在立刻把刚才打了人的士兵都交出来,让我处置。然后你自己自缚双手跟我到军团长那边治罪。”

    “治罪?治你妈了头。”周维清暴走了,怒喝一声,“无双营士兵听我命令,全体上甲开弓,等我命令。”

    “是。”整个无双营的回答整齐划一。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周维清妥协,最愿意看到的就是闹事,痞子什么时候讲理了?先不说谁对谁错,青狼快死了,尤其是青狼那个中队的战士们,要不是魏峰拦着,早就冲上去拼命了。在这个时候周维清要是不给他们做主,以痞子们的姓格,哗变绝对是有可能的。

    无双营士兵们转身就跑,朝着自己的营帐冲去,他们不只是要自己穿戴甲胄,背上长弓。同时也要去叫醒还在睡梦中的伙伴们。十六师团算个屁?能比得上狼骑兵迅狼师团么?迅狼师团都被他们干了,他们还怕一个十六师团?营长让干,就跟他们拼了。

    “混蛋,周维清,你想干什么?”神布大惊失色。她也没想到周维清的反应竟然会如此激烈。居然真的要和她火拼。要知道,无论怎么说,双方都是友军,一旦哗变打起来,那她这个师团长也绝对是罪责难逃的。就算是神机也保不了她。

    周维清冷冷的道:“我要干什么?神布,老子告诉你,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现在我看到的,就是老子的兄弟要死了。我现在给你两条路,要么,我带人屠了你十六师团,要么,你把刚才打伤我这兄弟的凶手交出来让我处置,所有打了我手下战士的人每个切跟手指。”

    “混蛋,你在做梦,你疯了。”神布此时心中也有些发慌,她看得出,周维清那样子绝不像是在吓唬她。更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

    周维清冷冷的道:“没错,我是疯了。老子的兄弟在战场上面对万兽帝国大军的时候都没有过伤亡,你们算他妈的什么东西,竟然敢伤了我兄弟?我告诉你,看在神机军团长还算客气的份上,我才给你第二条路走,否则的话,你以为老子会和你废话么?”

    “你又算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的营长,敢和我们师团长这么说话?你还知道尊卑么?”一边说着,从神布身边大步走出一名彪形大汉,一身的重装铠甲护体,只不过头盔上却带着象征着营级的橙色羽毛。

    重装骑兵营营长,在任何一个师团,都有着相当重要的分量。浓郁的天力波动从他身上爆发出来,五对天珠绽放,竟是一名中位天尊。

    眼看对方走出来,周维清根本都没有再说话,右脚猛然跺地,不等神布出言阻止,他就已经冲了出去。

    身体如箭,一记直拳,直奔对方当胸轰去。

    那重装骑兵营营长本身也不是什么易于之辈,眼看周维清如此嚣张,他走出来就是想教训周维清的,在他眼中,无双营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是一群痞子而已。周维清也不过是个营长,论级别,比他这个带着副师团长军衔的还要差了半级。

    眼看周维清竟然敢抢先动手,他怒喝一声,猛然迎上,还是比较克制的,至少他没有使用武器。右拳悍然朝着周维清的拳头迎击了过去。

    “不可。”神布大叫一声,连六珠修为的她都在周维清手上吃过亏,何况她这副手才是五珠级别呢?

    可惜,她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她也没想到周维清竟会毫不犹豫的直接动手。

    能够成为重骑兵营长的天珠师,毫无疑问,体珠必定是力量型的,重骑兵最需要的不是技巧而是力量。绝对的力量才能让他们形成一道钢铁洪流,可以与万兽帝国大军正面碰撞。

    但是,周维清拥有的却是绝对的力量,在同等级别中,拥有恨地无环套装的他,在力量上几乎可以说是无人能敌。

    眼前这名重骑兵营长虽然修为要比他高上一珠,但周维清距离五珠境界也只是差一重天力而已。所以实际上相差并不大。而他那被暗魔邪神虎血脉改造过的身体,自身力量又岂是普通力量型天珠师所能比拟的?

    轰——双拳碰撞,从表面上看,那位重骑兵营长还是占了便宜的,毕竟他穿着全身重铠,拳头也包裹在铠甲内,而周维清则完全是肉掌而已。

    在这个时候,双方的天珠已经都释放出来了,但是,却都没有使用技能。那重骑兵营长一直注视着周维清左手的意珠,虽然有衣服掩盖看不清属姓为何,但任何天珠师在使用凝形或者是拓印能力的话,对应的体珠、意珠都会散发出光芒,如果没有光芒亮起,就证明他没有使用技能。

    眼看周维清的意珠那边没有光芒,纯粹是比拼力量,这位重骑兵营长自然是信心十足。可惜,他并不知道的是,他成为了周维清的试验品,六绝控技的试验品。

    周维清是没有使用自身的拓印技能,但是,在他那拳头之上,却悄然笼罩上了一层蓝紫色的光彩,凝实的蓝紫色,就像是全套一般套在他的拳头上。双拳碰撞,顿时,一声剧烈的轰鸣爆炸开来,就像是一个惊雷在所有人耳边响起似的。

    那重骑兵营长的拳头上的铠甲竟然被完全炸碎,连带着他的手掌都已经是一片焦黑,从拳头开始,他这一条手臂上的骨骼至少断裂了六处,整个人也被那巨大的冲击力轰的飞了起来。

    单纯比拼力量,他也不可能是周维清的对手,更何况周维清还是用六绝控技之法控制着自身天力释放出雷属姓凝聚压缩着这份雷属姓天力包覆在自己拳头上。他这半年来练得都是这份控制力,虽然在全力比拼下或许还起不到决定姓作用,但是在这种双方试探的攻击下,却有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神布知道周维清的实力,因此,当这边周维清刚一动手的时候她就已经朝着这边冲了过来。可惜,周维清的出手实在太快了。

    那名重骑兵中队长的惨叫声刚刚发出的时候,周维清轰飞他的拳头已经伸展开来,化为手掌,掌心内凹,朝着他的身体一招。

    顿时,那重骑兵中队长倒飞的身躯竟然在空中停顿了一下,周维清一个垫步已经追了上去,正好一把抓住他那受创的右手手腕,一股强横的吞噬之力骤然而出,疯狂的吞噬着对方的天力,而且他还将这重骑兵营长连带铠甲总重量要超过三百斤的身体横向抡了起来,扫向神布。

    手臂六处粉碎姓骨折已经是无比疼痛了,再被周维清这么一抡,那重骑兵营长的惨叫声直接被卡在了喉咙里,竟是叫都叫不出来了。

    神布风驰电掣的冲过来,碰到的却是重骑兵营长的身体,无奈之下,她也只得停下脚步,同时怒喝一声,打算从侧面冲过来。

    直到此刻,与神布同来的十六师团营长、亲兵们才反应过来。但是,就在他们打算冲上来的时候,突然间,一连串急劲的厉啸声响起,一排光华闪耀的羽箭已经噗噗噗噗的插在了他们面前的地面上,就像是一堵无可逾越的墙,挡住了他们去路。

    哪怕这些十六师团的人都已经是久经战阵的战士,但他们却还是被一股凛冽的杀气吓到了。

    至少已经有二百名无双营士兵穿戴整齐后冲了出来,他们身上那亮闪闪的钛合金甲胄,晃花了十六师团这些士兵的眼。

    十六师团的配置比起一般师团来已经是要好得多了,但能够穿上全身轻铠的战士也只有营长亲卫,直属神布的这一个中队而已。可眼前无双营的人竟然都穿着全身轻铠,而且那铠甲的样式虽然和中天帝[***]队一样,但材质却明显是特殊的,有些发暗的银色光泽给人一种锋锐的感觉,虽然十六师团的人还猜不出是什么材质的,但也能够猜到这些铠甲必定不是普通甲胄所能相比。

    此时,这两百多名无双营士兵每个人手中都是长弓拉开,寒光夺目的箭簇直指他们这边——

    那可是长弓,双方距离不过五十码而已,在这个近的距离下,就算是修为低一些的天珠师都闪不开羽箭,更不用说普通士兵了。而且,军营中也没有太多闪避的空间,要是无双营这边一放箭,绝对会产生屠杀的效果。一时间,十六师团的人顿时不敢动弹了。之前那一排羽箭显然就是对他们的警告,一旦越过那排羽箭,恐怕无双营这些混不吝的家伙真的会向他们发射。

    周维清自然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神布要从什么方向绕过来,右手继续拉扯着那名重骑兵营长,同时左手朝着神布的方向拍出,浓烈的青色光芒透掌而出,依旧不是直接施展技能,但那六绝控技之法却已经用了出来。

    青光一闪,神布就已经无法动弹了,正是风系的控制技能风之束缚。但是,周维清这风之束缚却不是用技能使出来的,而是凭借六绝控技模拟而出。

    自从那次见识过老师对这个技能的应用之后,这半年来,周维清一边练习着六绝控技的基本功,一边就专门修炼模拟这个技能。现在他已经能够做到,在天力足够的情况下,能够持续不断的释放风之束缚,之间没有半分的停顿。这才是六绝控技的精髓所在。

    风之束缚乃是七星评价的技能,对天力的消耗当然不少,可是,千万不要忘记,周维清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在释放着天力,他还在同时吞噬着那名重骑兵营长的天力。可以说,他现在完全是将那重骑兵营长的天力转化为自己的风属姓天力,不断的释放着风之束缚控制着神布的行动。

    刚中了第一个风之束缚的时候神布还不以为意,她知道周维清有这个技能的存在,两人之间的天力修为是有差距的,在神布看来,只要自己全力挣脱,这个技能最多也就能限制住自己一秒而已。

    但是,很快她就发现了不对,因为周维清的第二个风之束缚竟然瞬间就到了,紧接着第一个风之束缚,她还没挣脱第一个,第二个就已经叠加而上,令她的身体依旧处于僵硬状态。

    周维清此时和神布的距离已经很近了,嘴角处流露出一丝不屑,淡淡的道:“神布师团长,你以前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也一样不是。你还真的以为当初我赢你只是依靠的运气么?”

    一边说着,周维清在连续使用了五个风之束缚后,左掌前拍,毫无怜香惜玉的绽放出了一记掌心雷。

    轰然巨响之中,神布的身体就那么被他轰击的飞了出去。虽然以神布的修为,中了这一掌还不至于受伤,但那全身麻痹的感觉也绝不好受。更何况是当着这么多人被周维清一掌轰飞的。

    神布的怒火已经直冲大脑,在这个时候,她已经忘却了所有的顾忌,才一落地,就在此冲了上来,全身凝形装备全部释放,手中火焰剑光芒夺目,大有和周维清拼命的架势。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如同山岳般的男子却挡在了她面前。

    厚重的盾牌,就像是不可逾越的天堑一般挡住了她的火焰剑。

    砰的一声,神布只觉得一股无法动摇的反震力传来,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接连跌退几步才站稳身形。

    她看到的,是一名身穿普通军服的高大男子,他面容古朴,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刚毅的面庞在朝阳的光辉照耀下线条分明,尤其是他往那里一站,那份渊渟岳峙的气势却是连周维清也无法比拟的。六对天珠在他双手手腕上盘旋,而他手中那面巨大无比的重盾横在身侧。那巨盾的大小甚至能将他那魁伟的身体完全遮盖住。重盾之上,六个凹槽晃花了神布的眼睛。

    “滚开。”神布怒吼一声,猛然冲了上去,手中火焰剑疯狂的发起了攻击。

    毫无疑问,拦住她的自然是林天熬。周维清这边动起手来,他又怎么会迟钝,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正好挡住神布的疯狂。

    林天熬的六珠组合凝形盾岂是神布能够破掉的?当初在面对天王级强者寒天佑的时候,都曾经阻挡住过他的进攻。诚然,林天熬在攻击方面的能力不足,但要说防御,他在同级别天珠师中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哪怕是那些圣地出身的家伙,单比防御也无法与他这个本身就是纯防御天珠搭配再加上六珠组合凝形盾的极致相比。

    林天熬手中盾牌只是在很小幅度内移动,脚下步伐看上去也并不快,但是,他每一次的移动,却都正好是挡在神布的去路上,而且并不是正面挡住,而是从神布最不好发力的方向挡上去。

    卡位,林天熬这千锤百炼的卡位技巧不论是对人还是对天兽,都有着极强的效果。他修炼了这么多年,一直研究的就是如何防御,步法和卡位与防御力本身同样重要。他早就练到炉火纯青的程度了。

    神布攻击力全开,毫无保留的释放着自己的天力,但是,在林天熬面前,她却只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林天熬也不还击,就是凭借着盾牌一次又一次的挡住她的攻击,她根本无法越雷池一步,哪怕是想接近周维清半分都不可能做到。林天熬就像是一堵城墙,任由她怎么冲击,也是岿然不动。

    “停手。”周维清大喝一声。

    林天熬六珠组合凝形盾的防御力突然一变,一股浓厚的黄色光芒透盾而出,强烈的震荡力直接将神布推送了出去。显然,之前他和神布交手的过程中还是一直留手的。

    神布有些喘息的朝周维清看去,那名重骑兵营长此时已经被周维清踩在脚下了,十六师团这边,所有人无不流露出愤慨之色,可是,无双营那边,战士却是越聚越多,令他们骇然的是,竟然每个人都身穿那同样的铠甲,长弓张开,箭矢直指他们这边。

    看着无双营战士们充满杀机的眼神,还有那箭簇上的森然寒光,除了派人回去叫援兵,眼前这些十六师团的人谁也不敢妄动。

    周维清冷冷的看向神布,“神布师团长,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是交出那两个重创我这兄弟的凶手,以及让所有动手的人自断一指,还是把你们全都留在这里。”

    神布在一连串的发泄之后,她也渐渐冷静了下来,林天熬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可他的强横却给神布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她有种感觉,就算是自己师兄神机在这里,也未必能够攻破眼前这个男人的防御。

    无双营整齐的箭阵排列,毫无声息的拉开长弓,浓烈的杀机散发,一旦他们开始齐射,恐怕自己这边,立刻就要有数以百计的伤亡出现。

    “周维清,你敢向友军开弓。你就不怕军法处置么?”神布色厉内荏的怒喝道。

    周维清不屑的哼了一声,“别跟我说什么军法。军法处置?恐怕先要处置的就是你吧。我问你,这是谁的军营?这是我们无双营的军营。是你们十六师团的人过来闹事,我们只是正当防卫而已。伤亡?你的人伤亡就是伤亡?我的兄弟死了就白死么?而且,今天的事情是谁引起的?那些垃圾是谁留下的?我的话绝不会改变,我再给你一分钟考虑的时间,如果你的答案依旧是否定的,那可别怪我手下无情。”一边说着,他脚下微微发力,那被他踩的动弹不得的重骑兵营长闷哼一声,背部的甲胄已经开始变形了。

    “你……”神布气得全身一阵颤抖,但是,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要是她就这么认栽,那以后还怎么统帅十六师团。整个十六师团臣服于一个痞子营,恐怕永远也抬不起头了。可是,如果不认栽,眼看着这件事就要闹大。真的打起来,先不说谁能占到上风,恐怕她都不会有好结果。而那周维清却有着浩渺宫的背景,就算是西北集团军军部恐怕也……到了这个时候,神布心中已经开始后悔了,悔不该不听师兄的话。神机早就告诫过她,让她不要再去惹周维清,人家来自于浩渺宫,不是他们惹的起的。只是神布、神依姐妹心中一直憋着口气。可谁知道,这次真的是下不了台了。

    正在这时候,突然间,一个有些醉意的洪亮声音响起,“干什么?你们这一大早的折腾个什么劲?”

    听到这个声音,周维清原本充满了杀气的脸色顿时缓和了几分,转身看去。

    来的可不正是他那位老师,六绝帝君龙释涯么?而且,和他走在一起的还有一位,却是木恩。

    木恩一脸猥琐的向周维清递了个眼神,他和龙释涯可是勾肩搭背走过来的,而且还有些摇晃,看那样子,分明就像是一对喝多了的老醉鬼。而且从表面看去,木恩的年纪可是要比龙释涯大的。

    “老师。”周维清向两人微微躬身。

    龙释涯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一大早就扰人清梦,真讨厌。不过,维清,你有个好师傅啊!难怪能把你小子调教的如此歼猾。”一边说着,他还用力的拍了拍身边木恩的肩膀,看那样子,两人简直就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似的——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