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零九章 幸福、悲剧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三大神师从周维清和林天熬来的那一天开始,就忙碌了起来。

    林天熬再那天后,就直接回去旅店和伙伴们汇合,回去前,经过他和周维清商议,翡丽战队还是暂时停留在天珠岛上,等他们拿到全部卷轴之后再离开。三大神师联手,按照周维清的预估,大约只要一个月的时间,就足以让他们拿到所有卷轴了。毕竟,周维清的传奇套装虽然复杂,但他每一件装备就只要一张卷轴就足够了。

    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周维清急于返回翡丽帝国,冰儿暂时带不走,翡丽帝国皇家军事学院那边,却有着许多他需要去做的事情。儿女私情固然重要,但他心中的目标始终没有动摇过,那就是要帮助天弓帝国强大起来。

    因此,在仔细思考过后,周维清还是决定放弃多从三大神师手中弄几张传奇套装卷轴的打算,告诉了他们自己只需要每样一张就必定能够凝形成功的秘密。

    三大神师对他不错,周维清的坦诚更赢得了他们的好感。

    在之后一共三十七天的时间内,周维清也没再出过实验室,他每天就跟随着三大神师,虽然以他在凝形师方面的能力还远远不足以帮助三大神师,但打打下手还是可以的。

    三大神师在凝形卷轴制作方面的造诣,对周维清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三大神师虽然不能收他为徒,但对周维清这种最适合做凝形师同时品姓又不错的年轻人,他们也不吝指教。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知道,周维清将是未来浩渺宫女婿的原因,又有浩渺宫同意他观摩,否则的话,周维清想要学到什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在周维清跟随三大神师闭关之后的第三天,小巫女先走了。她的任务已经完成,早点返回天邪教,也免得夜长梦多。毕竟,她的身份是瞒不了人的。

    其他人倒是一点都不急,这天珠岛上不但景色、空气极好,更为重要的是,这里有着极为浓厚的天地元力,能够在这里修炼,绝对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尤其是对修为越低的天珠师,好处就越大。

    有了上官龙吟的关照,他们的饮食得到了免费的待遇,众人在林天熬的带领下住了下来,静待周维清出关。

    这一次参加天珠大赛,可以说每一名翡丽战队队员都是收获巨大的,先不说在战斗经验和修为上的提升,单是两份宗师级凝形卷轴,就足以令他们笑得嘴都合不拢了。除了周维清送给他们的那一份之外,获得决赛冠军的战队所有成员也都同样得到了一份宗师级凝形卷轴,自己在凝形阁中挑选。

    只要等到修为足够的时候,翡丽战队的整体实力必将提升到一个崭新的台阶。

    三十七天后。

    当周维清蓬头垢面的回到翡丽战队队员们居住的酒店时,他的形象实在令人不敢恭维,乌鸦一眼没认出来,差点将他一脚踹出酒店。

    清洗了足足一个时辰,周维清这才算是恢复了原貌。

    “维清,你不会告诉我,之前那三十七天,你就没清洗过身体吧?”醉宝看着刚刚吸干净,皮肤明显因为在暗室中待的时间过长而有些白皙的周维清说道。

    周维清苦笑道:“简单的清洗是有的,不过,每天有很多事情要做,也有很多东西要学,哪有时间真的好好去洗身体?你不知道,神师在制作凝形卷轴时,哪怕是一个很微小的动作,都是有着深意在其中的。这次机会可以说是千载难逢,恐怕以后也不会有了,就算不能全都学到,死记硬背也要多背下来一些。等兄弟以后也成了强大的凝形师,你们的凝形卷轴还用愁吗?”

    一边说着,周维清已经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取出了四个样式十分简单的黑色木盒递到林天熬手中。

    顿时,林天熬的眼神瞬间灼热,毫无疑问,这四个盒子中正是放着他未来的四面组合盾牌,还包括一件神师级别的在内。

    默默的将四套凝形卷轴收回到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林天熬眼神中的灼热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绝对的坚毅。

    目光从翡丽战队队员们身上扫过,林天熬沉声道:“我有件事要向大家宣布一下。”

    听他这么一说,周维清隐约已经明白了一些,他没有吭声,只是默默的在一旁坐了下来。其他人的目光则全部集中在了林天熬身上。

    林天熬深吸口气,道:“这次天珠大赛已经结束,这也是我在天珠学院最后的历练,从今以后,我就是一个自由身了。也不再是你们的队长。返回翡丽帝国后,我将不会再回学院了。感谢大家,陪伴我为学院生涯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平时寡言少语的小炎此时也忍不住问道:“大哥,你不回学院要去哪里?我也毕业了,你去哪里,我跟你一起去吧。”

    林天熬看向周维清,道:“到了这时候,我也不再向大家隐瞒了,其实,早在前来此次参加天珠大赛之前,我就已经是维清的追随者。是他宽限了我三个月的时间,前来参加此次天珠大赛的。”

    “什么?”除了周维清以外,惊呼声从其他每个人口中几乎是爆发出来的。

    最为震惊的要数叶泡泡了,林天熬的实力他全看在眼中,或许,在这天珠大赛上,林天熬不是最耀眼的,但是,如果放在翡丽帝国,年轻一代的天珠师中,无人能出其右,完全可以预见,未来的他,必将是一名强大无比的纯防御天珠师。有他这样的搭档对于任何天珠师来说,都是巨大的帮助。羡慕、嫉妒的情绪几乎同时出现在叶泡泡心中。

    林天熬微微一笑,在他的笑容中找不到半分苦涩,他将自己如何认识周维清,周维清如何与云离打赌,他在见猎心喜之下,又与两人打赌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贪婪令我输掉了自由,可是,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吃的。输了就是输了,但是,为了能够参加最后一次天珠大赛,我向维清提出了三个月的要求,他也同意了。那时候我就在想,无论如何,都先尽全力完成天珠大赛再说,除了天珠大赛以外,我未来的人生恐怕也只能是一片黑暗了。”

    “可谁知道,维清这小子简直就像是我的梦魇一般,他居然成为了我的队友之一,跟我一同来到了这场天珠大赛之中。原本,我心中对他是极不服气的,一直觉得自己输的太冤枉了。可随着比赛一场一场的进行,维清所作的一切大家都看在眼中,不需要我多说了。尽管,在天力修为中,他是我们之中最弱的一个,但我敢说,在综合实力上,他却是最强的。”

    “更为重要的是,这几个月以来的相处,让我真正认识了维清,他睿智、果决、勇敢、坚毅,他有着强大的天赋但却从不张扬。我仿佛已经看到了他的未来,能追随这样一个,在未来必将创造出更多奇迹的天才天珠师、凝形师,我现在只能觉得自己幸运。”

    说到这里,林天熬突然上前一步,来到周维清面前,单膝跪倒,“从现在开始,不再有翡丽战队队长林天熬,有的,只是周维清的追随者林天熬。”

    周维清让他跪了个措手不及,慌忙搀扶着林天熬的手臂将他扶起来,而房间内却已经没有了其他声音。

    小炎的眼中写满了震惊,醉宝和小四低着头,乌鸦则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着二人,叶泡泡眼中全都是艳羡。

    突然,小炎也站了起来,走到林天熬身边,嘴角处荡漾起一丝淡淡的微笑,向林天熬道:“队长,你这样就想要甩开我么?这是不可能的。维清,你还要不要临时追随者?”

    还有这种好事?小炎这样的优秀天珠师,周维清会拒绝才怪,毫不犹豫的道:“要,当然要。”

    小炎道:“好,那我也愿意成为你的追随者,当然,你必须要不断的前进,否则,一旦我发现你不再值得我追随的时候,我将毫不犹豫的离开,哪怕队长一直跟在你身边也不例外。”

    周维清嘿嘿一笑,大言不惭的道:“跟着一名未来的神师,你不会后悔的。”

    醉宝在这个时候也突然抬起头,但他看向的却是身边的小四,“兄弟,我为了我们的毁约而惭愧。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队长能做到的我们为什么不能?不论你如何选择,我已经决定了。维清,我要做你的终身追随者,不只是因为队长,也因为我早已输给了你,给我一个封印吧。”

    一边说着,他毅然决然的来到周维清面前,单膝跪倒。

    小四也跟着站了起来,怒道:“妈的,你以为我就是怂货么?维清,我也遵守诺言。来吧。”——

    幸福来得有点太突然,令周维清也有些措手不及,他赶忙将两人搀扶起来,“封印就不用了,难道我还信不过你们的人品么?大家都是好兄弟。我们依旧是一个团队。”

    说到这里,周维清转向林天熬,“我不会再叫你队长了,但是,你永远都是我的大哥。”话音一落,突然间,银光一闪,几乎是刹那的工夫,周维清就已经来到了林天熬身前,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也没人想到在这个时候周维清会突然发动,凭借着空间平移,他在第一时间,手掌就已经印在了林天熬额头上。

    暗红色的光芒大亮,林天熬再想要反抗却已经来不及了。

    一抹暗红色印记悄然抹去,当周维清收回右手的时候,林天熬整个人站在那里都呆滞了。其他人也都是呆住了,叶泡泡眼中更充满了不敢置信之色。

    因为,周维清竟然将他烙印在林天熬身上的血祭暗之印记抹去。

    叶泡泡完全无法相信发生在眼前的一切,周维清竟然要放弃林天熬这样一个有着光明未来的追随者?

    周维清微微一笑,看着林天熬的双眼,道:“我说过,我们以后只是兄弟,你是我大哥。不论你如何决定,我都不会怪你。如果在我们兄弟之间还有着这么一层诅咒存在的话,那我也不配做你兄弟了,不是么?”

    不等林天熬开口,醉宝已经一把搂住周维清的脖子,用力的压了压手臂,哈哈笑道:“维清,哥哥没看错你,好样的。”

    小炎和小四也都笑了,奇怪的是,林天熬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在短暂的呆滞后,他的神情就已经恢复了正常。对于他来说,很多东西是不需要用嘴说的,不论有没有那血祭暗之印记,他那终身追随者的身份都不会改变。

    叶泡泡突然道:“乌鸦,你怎么了?”他乃是翡丽帝国宰相之子,自然不可能像其他人那样去追随周维清,当他无意中扭头看向同样没有任何表示的乌鸦时不禁愣了一下,因为乌鸦竟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乌鸦苦着脸道:“我也想做你们的兄弟,一直和你们在一起。可是,人家还要去找未婚夫,我、我……”

    周维清哈哈一笑,道:“你去找未婚夫难道就不是我们的兄弟了么?等咱们回了翡丽城,我帮你找。”

    翡丽战队的味道已经发生了变化,战队不变,但却已经不能用翡丽二字来开头,周维清正式接掌。能够得到这些伙伴的支持,甚至要比他在翡丽皇家军事学院那一个班级的学员帮助还要大。

    “周维清。”正在气氛一片和谐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在房门处响起。

    周维清扭头看时,不知什么时候,上官雪儿已经站在了门口处,她依旧是一贯的冰冷,一身淡蓝色长裙更将她那份清冷的衬托的更增几分寒意。

    “上官雪儿?”周维清有些疑惑的看向她。很明显,这来的不是冰儿,冰儿不会对他这种态度,但对于上官雪儿、上官菲儿那两姐妹,周维清着实是头疼的很。

    她们都是冰儿的姐妹,无论如何,看在冰儿的面子上,他都不会对他们做出太过分的事,更无法敌视和冰儿相貌一模一样的她们,可是,在她们身上,周维清可以说是都吃过不小的亏。上官雪儿是抽了他一巴掌,上官菲儿则是差点摔的他散了架,对这两位,他着实是有些敬而远之的。

    上官雪儿向周维清点了下头,淡淡的道:“你跟我出来。”说完,她就转身走了出去。

    周维清有些疑惑的跟着上官雪儿走出房间,她在酒店走廊的拐角处停了下来,静静的等到周维清来到自己面前。

    “冰山妞,找我干嘛?”周维清和她保持两米距离就停了下来,有些玩味的说道。

    虽然他对上官雪儿这个浩渺宫继承人不会有太多想法,但当他得知上官三姐妹乃是三胞胎的时候,内心中也不是没有过邪恶的想法,想象过那么一下,要是三胞胎都收了,嘿嘿……当然,他也就是在心里偷偷想一下而已,不说别的,就算是被上官冰儿知道周小胖同学竟然敢惦记她两个姐姐,恐怕也不会放过他的。

    其实,周维清有这种想法也很正常,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恐怕都会产生这种奢望吧。

    上官雪儿听他居然叫自己冰山妞,还一副小流氓的样子用眼睛在自己身上贼兮兮的飘来飘去,心中怒火顿时升腾。

    就像上官天月在面对周维清的时候也很容易控制不住自己一样,对于这个夺走了自己初吻的家伙,她也是深恶痛绝。

    不过,上官雪儿却并没有发作,因为,今天的情况十分特殊,就算是周维清再可恶一点,她也不会对他发火。

    “你来自天弓帝国,对吧。”上官雪儿冷冷的说道。

    周维清一愣,他想不到上官雪儿会向自己问出这样的问题,顿时眼露疑惑,“是啊!怎么了?冰儿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们么。”

    上官雪儿秀眉微蹙,略微沉默了一下后才说道:“希望你听了我接下来的话之后,能够保持冷静。”

    听了她这句话,周维清原本十分不错的心情顿时沉了下来。如果对他说这句话的是上官菲儿,或许他不会太在意,但此时在他面前的却是上官雪儿,浩渺宫继承人。以她的身份,是绝不会跟自己开玩笑的。而且,从她问出的第一句话来看,恐怕是天弓帝国出事了。

    涉及到自己的国家,周维清脸上那份玩世不恭的样子顿时收敛,略微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向上官雪儿道:“你说吧。”

    上官雪儿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我们昨天刚接到消息,百达帝国联合克雷西帝国,趁天弓帝国周水牛元帅回天弓城述职,突然偷袭,以十倍于天弓帝国边防的兵力突入天弓帝国境内,并且在短时间内占据了天弓帝国大量的领地。已经在天弓城兵临城下。”

    “什么?”尽管周维清已经有了一点心理准备,但突闻如此噩耗,也是心头狂震,刹那间,脸上已是没有了半分血色。

    在这个时候,周维清已经完全忘记了上官雪儿的危险姓,一步上前,双手就抓住了她那看上去十分纤弱的肩膀,“你、你说什么?”

    上官雪儿肩膀一晃,轻轻的震开周维清双手,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看到眼前这男人如同一只受伤了的野兽一般扑到自己抓向自己肩膀的时候,她竟然没有闪躲。尤其是看到他那有些可怕正在不断变红的双眼时,在她心中顿时升起一种心痛的感觉。

    “你冷静点。”上官雪儿抬手在周维清额头上轻拍一掌,顿时,一股冰冷的感觉传入周维清大脑,令他在瞬间沸腾起来的血液冷静了几分。

    周维清的喘息声明显变得粗重了许多,听到他之前那一声惊呼,翡丽战队众人也已经都从房间中冲了出来,来到了他背后。

    上官雪儿道:“经过我们的确认,情况完全属实。百达帝国应该是蓄谋已久的,以克雷西帝国为跳板,从多个方向同时向天弓帝国发起攻击。天弓帝国兵力远远不足,恐怕全境已经被占领。”

    略微冷静了几分的周维清,用有些颤抖着的声音问道:“那现在呢?天弓城如何?”

    天弓帝国是他的祖国,他的亲人全都在那里,父母、干爹,萧如瑟姐姐,天弓营的师长们,他们都在那里。

    突如其来的战争,突如其来的侵略,令周维清心乱如麻,他恨不能长上一对翅膀,立刻飞回天弓帝国去,与自己的父亲并肩作战。

    上官雪儿道:“百达帝国这次势在必得,带队的,是百达帝国国师,拥有天王级实力。还有六名上位天宗,消息从那边传过来,大约需要五天,按照双方的实力对比,周水牛元帅恐怕也是回天乏术。现在,天弓城恐怕已经……”

    周维清身体一晃,站在他身后的林天熬赶忙上前一步扶住他,才没让他摔倒。

    此时此刻,周维清只觉得全身软绵绵的,用不出一丝力气,泪水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林天熬因为扶着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周维清全身上下都在剧烈的颤抖着,情绪激动已经达到了极点,甚至连皮肤表面,都开始出现了邪魔变才会有的虎皮魔纹状况。

    上官雪儿主动上前两步,来到周维清面前,“事情已经发生,而且到了不可逆转的程度。就算是翡丽帝国得到消息出兵,也来不及援救你们天弓帝国了。这件事,我还没有告诉冰儿,冰儿在闭关之中,我不希望她因此而伤心,受到影响,请你理解。我能告诉你的就这么多。父亲让我转告你,不要回天弓帝国,螳臂当车非智者所为。你是天弓帝国最后的希望。”——

    说完这句话,她又深深的看了周维清一眼后,微微一叹,转身而去。

    周维清根本不知道上官雪儿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的大脑已经是一片空白。翡丽战队众人的脸色也都十分难看,前一刻,大家还因浓浓的兄弟之情和此次收获而兴奋。可这一刻,周维清却几乎遭受到了致命的打击。

    白色身影一闪,肥猫已经化身天儿,悄然来到了周维清身边,从林天熬手上接过他,紧紧的搂住他的身体。

    如果换了平时,周维清巴不得有这样的好事,必定会趁机占占便宜。可是,现在的他,目光呆滞的却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根本没有丝毫动静,任由天儿搂着自己一动不动。

    在这个时候,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去劝慰他。祖国被灭,整整一个国家被扫灭,家人、朋友,还有生他养他的土地都已经成了侵略者的地盘。这样沉重的打击换了任何一个人恐怕都要承受不起。

    天儿一直将周维清扶回房间,对于她的身份,翡丽战队众人多少都知道一些,但没有谁会去仔细打听。在他们心中,天儿至少要比小巫女更容易接受一些,毕竟她一直都是跟随在周维清身边的。

    让周维清坐在床上,将他的头搂入自己怀中,在这个时候,天儿没有任何避嫌的想法,任由他靠在自己高耸的酥胸上,似乎是想用自己的柔软和温暖去安慰他的心。

    “维清,在这个时候,你一定要坚强。上官雪儿说得对,你已经是天弓帝国最后的希望。”

    周维清没有吭声,但他眼中的泪水却渐渐止住,他的眼神从涣散开始变得渐渐凝聚,但是,他的眼神已经变了,和以前相比,完全的变了。再也没有那份潇洒自如的写意,有的只是冰冷和坚毅。

    缓缓坐直身体,全身的颤抖也随之平复下来,周维清向身边的天儿道:“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天儿略微犹豫了一下后,才站起身,抱着周维清的头,在他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后,这才走了出去,将门给他带上,她相信,她的维清一定会振作起来的。

    周维清就那么默默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整个人就像是变成了一座雕塑一般,虽然没有进入邪魔变状态,但他的双眼却始终是血红色的。

    林天熬的房间中。

    林天熬看着战队的一众兄弟,“不论维清有什么决定,我都会和他在一起,如果大家有什么打算,现在就可以走了。我绝不会怪你们。”

    谁也不知道周维清会有什么样的决定,如果他的决定是返回天弓帝国,那么,将要面对的就是龙潭虎穴,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因此,在这个时候林天熬才会提出,如果其他人愿意,让他们在周维清作出决定之前就离开。

    醉宝怒道:“老大,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在这个时候,我们才更要跟在维清身边,连天珠大赛冠军这种完全不可能完成的事我们都做到了,还有什么可怕的。百达帝国算个屁,老子早就想找他们麻烦了。”

    小炎、小四也是纷纷点头,乌鸦眉头皱了皱,道:“看来,我找未婚夫只能晚一点再说了。”

    叶泡泡道:“我不会和维清在一起,多我一个,也没有太大的作用,这样吧,我先返回翡丽帝国。我父亲是帝国宰相,如果能够由翡丽帝国官方向百达帝国发动反击,才是对维清最大的帮助。”

    林天熬沉重的点了点头,道:“也只好这样了。泡泡,那你就先回翡丽帝国,至少要将天弓帝国的情况详细打听清楚,尤其是维清的家人情况如何。只要他们还没死,我们就有去营救的机会。”

    叶泡泡点了点头,道:“事不宜迟,我立刻就走。我会尽一切努力。”

    说完这句话,他立刻打点行装,离开了天珠岛。天珠岛是进来难出去容易,离开的时候是不会有人阻拦的。

    叶泡泡走了,接下来的一天,对于翡丽战队众人来说是煎熬的,周维清的房间内始终没有任何动静,他们几次想去看看周维清的情况,却都被站在门外的天儿拦住了。现在的周维清,最需要的就是冷静。

    第二天清晨,当周维清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吓了翡丽战队众人一跳,表面看上去,他似乎没什么变化,但他那通红的双眼和苍白的脸色却极为吓人。可以想象到,他这一天一夜,根本没睡。

    实际上,周维清不只是没睡,这一天一夜,他始终都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今年只有十七岁的他,此时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成熟了许多。仿佛已经是和醉宝、小四他们是同龄人一般。

    “维清,不论你有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跟你在一起。”林天熬走上来,给了周维清一个大大的拥抱。

    周维清反手在他背上拍了拍,“大家放心吧,我没事。”

    醉宝比了比拳头,道:“维清,那我们这就杀去天弓帝国,干那些百达帝国的混蛋。”

    令众人意外的是,周维清竟然摇了摇头,此时的他冷静的有些可怕。

    “不,不回天弓帝国。我们在天珠岛继续停留一段时间,少则十天,多则一个月,然后再回翡丽帝国。”

    “嗯?”周维清的话,让翡丽战队众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感觉。返回翡丽帝国他们还能理解,毫无疑问,这是最正确的选择,在翡丽帝国想办法总要比去天弓帝国送死强得多。

    周维清道:“大家不用为我担心,你们先住在这里,我要出去一段时间,等我回来,咱们就离开这里。”

    说完这句话,他身形一闪,就离开了酒店。

    “他这是去干什么?”醉宝疑惑的道。

    林天熬眉头紧皱,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

    天儿幽幽的声音响起,“他是要去天珠拓印宫修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是要将自己的修为先提升到第四珠境界,增强自己的实力后再离开天珠岛。我不知道昨天他都想了些什么,但我估计,他应该已经想清楚了之后要做些什么。”

    天儿猜的没错,周维清就是去了天珠拓印宫,选择了邪恶、黑暗双属姓天兽,开始凭借吞噬技能进行修炼。

    之前他跟随三大神师观摩他们制作凝形卷轴技巧的三十七天,也是在不断修炼中度过的,毕竟,他那不死神功就算是不经过催动,本身也会不断的进步,更何况还是在天珠岛这种充满了浓郁天地元力的地方。

    因此,周维清虽然突破天力第十五重的时间并不长,但他相信,自己距离第十六级并不遥远。更何况,在这突然传来的噩耗刺激下,他的修炼方式已经和往事截然不同。

    没有节制,完全是疯狂一般的修炼。

    每一次吞噬,周维清就像是恶魔一般摧残着自己的身体,他总是会将天力吸收到自己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而且是邪魔变状态下所能承受的极限,才会坐下来进行修炼、转化。

    不眠不休,只是喝点水维持着自己的生命。此时的他,完全是在用三千锤炼那种锤炼技能的方式来修炼自己的天力。

    吞噬技能虽好,但这样的修炼对身体负荷实在是太大了,幸好,他已经开通了十五处死穴,凭借着那十五个漩涡的分散,能够尽可能的用全身来承受他所承受的压力,再加上还有两次进化后的邪魔变,让周维清的身体变得无比坚韧。因此,尽管他在不断的追求极限,但身体却依旧勉强能够承受得住。

    身体上的痛苦还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周维清心理的变化。如果说以前的他,是一个机灵诡诈,内心却十分开阔的人,那么,现在的他,就在这种修炼中不断变冷。

    他的邪魔变固然是可控的,但是,在他这种不眠不休,近乎摧残一般的修炼过程中,再加上对那些天兽不遗余力的吞噬,令周维清整个人的气质都多了几分阴冷的气息,身上的杀气更是与曰俱增。

    期间,得到过消息的上官雪儿来看过他一次,将这种情况汇报给了自己的大伯上官天阳。上官天阳没有让人阻止周维清,原因很简单,现在的周维清需要发泄,这种方式虽然对他的身体和心理可能都有损伤,但如果不让他以这样的方式进行宣泄,恐怕他会做更多的傻事。

    上官雪儿向上官天阳提出,是不是将这件事告诉上官冰儿,毫无疑问,由上官冰儿去劝慰周维清,将是最好的做法。

    但是,上官天阳却否决了上官雪儿的提议,他告诉上官雪儿,作为一个男人,有很多事情是要自己独自去面对的,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周维清整整二十三天没有吃过一口东西,只是依靠清水,不眠不休的修炼,直到冲穴那一天的来临……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