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使的眷恋

    周维清疑惑的看向木恩,心中暗道,无赖老师,你这是怎么变的戏法?不过,现在当然不是去问的时候,他也只能将这份疑惑先埋在心中。

    听到周维清这声老师一叫,另一边的神布只觉得一股巨大压力扑面而来,竟是有些喘不过起来似的。这份压力是她自己施加给自己的。周维清这家伙已经如此变态了,他的老师竟然也在这军营之中,虽然穿着普通军服,而且看那样子还有些狼狈,腰部位置都已经被他那肥硕的身体撑的开线了,可是,这毕竟是周维清的老师啊!

    龙释涯走到周维清身边,头一歪,他还有些醉眼朦胧呢,显然是没有用天力去化解酒意。

    “咦,这不是青狼那小子么,昨天晚上还和我喝的豪爽,后来被老子灌倒了,怎么躺在这里装死。”

    一边说着,龙释涯竟然一弯腰,一把将青狼抓了起来。

    “老师,青狼受重伤快不行了。您……”周维清赶忙急切的说道,不过,他这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已经瞪大了眼睛。

    青狼被拉扯了起来,整个人身上,却也随之浮现出一层朦胧的淡金色光彩,在青狼头顶上方,一个虚幻的金色光影渐渐成形,竟然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可爱的天使模样。紧接着,下一刻青狼的身体竟然完全变成了金色,就像是在他身体外面包覆了一层金箔似的。

    “哎呦,可疼死我了。”青狼一声哀嚎响起。

    龙释涯另一只手在他胸口上一拍一吸,动作看上去甚至有些笨拙,但是,青狼那塌下去的胸膛就那么重新挺了起来,在金色光芒的包裹下,整个人的身体都开始轻微颤抖起来。

    “晚上记得过来陪老夫喝酒。”龙释涯手腕一抖,青狼一个趔趄,就踉跄到了后面。但是,奇迹也在这一刻上演,随着他踉跄的后退,身上的金色也随之消失,可是,之前还奄奄一息随时都有可能断气的青狼,竟然最终站稳了,他自己也是一脸的惊诧,可看他那模样,却怎么都不像是要死的样子了。要不是嘴角处还有血渍,恐怕没人会以为这家伙受过伤。

    “老师,太给力了。”周维清顿时大喜过望,他这时候真想抱住自己的老师亲上一口。其实,他自己也有些骑虎难下。之前在盛怒之下,说出了那番狠话已经没法收回了。否则的话,他必将失去无双营兄弟们的信任。

    可是,真的要和十六师团动起手来,吃亏是肯定不会的,但是,恐怕他这无双营在西北集团军中也要呆不下去了。这和周维清原本的计划大相径庭。可是,他已经没有了后悔的机会,只能期盼着神布妥协。只是他提出的条件那么苛刻,神布妥协的机会实在不大。

    而龙释涯和木恩的出现,可以说是恰到好处,龙释涯只是一出手就治好了青狼,先不说他的存在有多么巨大的震慑效果,单是青狼活过来了,双方之间最深的矛盾也随之化解开来,一切自然也就都有了转机。

    “营长。”青狼看向周维清,他这堂堂的八尺汉子,眼睛竟然一下就红了,他早就知道周维清来了,刚才周维清的话他也都听得见,只不过身受重创无法出声而已。他万万没有想到,为了他一个人,周维清竟然要和整个十六师团拼命。

    痞子、无赖可不是无情之人,最多只是将自己的感情隐藏的比普通人更深,隐藏在他们表面的歼诈、暴戾之下。可是,一旦这样的人真的动了感情,那绝对比普通人更加忠贞不渝。

    在这一刻,青狼看着周维清,完全发自内心的将他当成了自己的大哥,尽管他的年纪要比周维清大得多。

    此时,就算周维清让他立刻去死,他也绝不会皱皱眉头。士为知己者死,这六个字就是此时青狼的心情。

    周维清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这个废物,你说你能干点啥?打架还差点让人打死,打不过你不会叫帮手么?打不过你不会跑么?滚到后面去,等这边事情完了我再收拾你。”

    “是、是,营长,您怎么处置,老狼都认了。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绝对忠贞不渝。”

    周维清差点笑出来,脸上紧绷的肌肉线条不禁随之颤抖了一下,“忠贞你妹啊!老子可不喜欢男人。滚蛋吧。”

    他这话一说,原本都是满心怒气的无双营士兵们顿时哄堂大笑,青狼也是一脸的涨红,但除了尴尬之外,他心中还有一种强烈的满足感,似乎被周维清骂两句是很舒服的事情似的。转身就要跑到后面去。

    “等会儿再走。”周维清又叫住了他,“笨蛋,谁救了你的小命?”

    青狼这才反应过来,他也是福灵心至,噗通一下就给龙释涯跪下来了,砰砰砰的就磕头,“多谢老祖宗救命之恩。”

    龙释涯哈哈一笑,“起来吧,晚上陪老子喝酒来就行。看你那熊包样,跪什么跪。”

    青狼嘿嘿一笑,向龙释涯做出个喝酒的动作后这才灰溜溜的跑后面去了。

    魏峰在一旁冷眼旁观,眼看火候差不多了,身为副营长,他很清楚是该自己出面打圆场的时候了,难道还真的杀人么?

    “你们干什么?老拉着弓不累么?先放下,待会再说。”魏峰没好气的说道。他这话既是缓和了气氛,又向十六师团表示,这件事还没有完。

    正在这时,不远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听到这马蹄声,周维清心中也是暗暗松了口气,他知道,今天是真的打不起来了。抬起一脚,将脚下那重骑兵营长踢到神布面前,那家伙被周维清邪魔吞噬吸的全身软绵绵的动弹不得。要不是周维清手下留情,它早就被吸诚仁干了。邪魔吞噬可不只是能够吞噬天力,同时也可以吞噬生命力,就看周维清想要吞噬他什么了。而之前那股将他拉回来的吸扯力,也是邪魔吞噬幻化而来的。

    经过这两天先后两场战斗,周维清越来越发现六绝控技奥妙无穷,谁说它现在就不能帮自己了,那份对各种属姓天力的精妙控制,就像是上官菲儿的近战技巧一样好用,而且在使用各种技能的时候,还能比以前节约一些天力。周维清开始修炼这六绝控技才不过半年时间,而且龙释涯一直都没在他身边指点过,都是他自己摸索中修炼的,他对这门绝学的期待是越来越强了。

    神布的脸色极其难看,但是,她竟然没有发作出来。她的目光始终都落在龙释涯身上,眼底不时闪过惊疑不定之色。

    十六师团那边突然让出一条通路,第七军团军团长神机在十余亲兵的簇拥下催动跨下坐骑快速来到近前翻身下马。

    “怎么回事?都冷静点。”场中浓厚的火药味儿他怎会感受不到。幸好神布还算聪明,在带人过来之前让人去通知神机了。看到自己这位大师兄来了,神布才算是微微松了口气。

    神机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他之所以肯让痞子营回归,无非是因为周维清和上官菲儿浩渺宫的背景,算是卖个好。可谁知道,这痞子营才刚回归一天,就带来了麻烦,而且看眼前这样子,麻烦似乎还不小。

    面对神机凌厉的目光,周维清丝毫不让,尽管他现在有些懊悔自己因为冲动暴露了一些无双营的实力,但事已至此,想掩饰也不行了。索姓就嚣张下去,给十六师团一个深刻的教训。

    “怎么回事?神机军团长,那您就要请问你这位师妹了。”周维清冷冷的说道。

    神机疑惑的看向神布,神布倒是不敢添油加醋,将之前的事情在他耳边简单的说了一遍。

    听了神布的话,神机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狠狠的瞪了自己这个师妹一眼,心中暗道,我都告诉你了不要去招惹这些痞子,你怎么还闹出这种事来,要是闹大了,就算是义父也保不住你啊!

    “胡闹。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是中天帝国西北集团军大营,你们各自都是一方统帅,竟然闹出这种事来?”

    周维清冷笑一声,道:“神机军团长,我给你面子,刚才没有直接下令动手,现在你来了也好。你来主持一下这个公道。神布军团长故意在我们营地留下垃圾,我只不过是让手下兄弟把垃圾还给他们。今天一早,十六师团的人就踏入我们军营闹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按照规矩,未经许可,任何士兵是不得轻易踏进其他军营营地的吧。还请军团长给我们一个公道。”

    “你胡说,明明是你们的人先动手。”神布身边一名营长怒喝道。

    周维清不屑的道:“我的人先动手?那好,我问你,如果有人到你们家里去,进门以后就骂你,你会怎么办?这里是我们无双营的领地,你们来到我军营中闹事,我知道你是不是万兽帝国的歼细化妆的,没杀了你们已经是便宜了。”——

    什么叫得理不饶人?周维清对这门工夫可是认识十分深刻的。

    神布也不是傻子,立刻道:“那你们全营士兵酗酒又怎么说?军营中不能喝酒,这是严令,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周维清理都不理她,直接看向神机,“十六师团私入我军营地挑起事端这件事,军团长只要你给我个交待,集体喝酒这件事,我也同样会给你一个交代。”

    神布听了这话不禁微微一愣,聚众闹事在军营中受到的惩处固然不轻,但双方毕竟没死人,想来也不会太重,可是那全营人酗酒,可就不是小事了。身为主官,周维清可是有上断头台的可能。

    神机闻言也是大感为难,但在这个时候,他也很清楚,自己必须要以尽可能公平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要不是周维清和上官菲儿有着浩渺宫背景,恐怕他早就下令抓人了。不过,他的眼光也是犀利的很,看着无双营士兵们穿着的甲胄,心中也是暗暗吃惊。看那光泽,怎么那么像钛合金的啊!不会吧。

    “十六师团闯入特殊第一营闹事,师团长神布御下无方,记大过处分。所有之前参与斗殴的人,全体出列,每人四十军棍,立即执行。”

    神机当机立断,下达了命令。

    如果青狼真的死了,周维清绝不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的,但青狼毕竟被自己老师救过来了,自己没什么损失,何苦结下个死仇呢?因此,周维清也就没有吭声。眼看着上百名十六师团本就被揍的不轻的士兵,包括两名营长被拉出来,由十六师团自己的执法队打军棍,他的气也算是消了许多。无双营的士兵们也都流露出几分得意的神色。不过他们之中的大多数还是有些紧张的,不论怎么说,集体酗酒,这可不是小事。他们都在静静等待着周维清如何处理这件事。

    神布的脸色已经有些发青了,眼看着自己手下被打,却是毫无办法,她这个师团长气得险些要吐血。

    眼看着四十军棍下去之后,大多数十六师团被打的人都爬不起来,全是被抬下去的,神布虽然明知道不应该再继续针对周维清,可她还是忍不住朝着周维清怒吼道:“我的人已经被惩罚了,你的交代呢?你们全营喝酒,周围几个师团的营地都能闻到酒味儿,你怎么说?你不会告诉我你失忆了吧。我看你怎么交代。”

    周维清淡然道:“既然我说了会给你们一个交代,就一定会给。来人,把昨晚我们吃过的残羹冷炙抬上来,给神机军团长和神布师团长过目。”

    神机原本正恼怒于神布的纠缠,听了周维清的话不禁一愣。他还真要给自己一个什么交代么?要知道,军营中喝酒,这可是大事。而他刚才是准备就那么揭过的。要不是神布突然开口,他已经要带着人走了。在他眼中,周维清他们是浩渺宫的人,难道还真的能军法处置不成?可他看向周维清的时候,却发现这家伙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似是真的很有把握。可是,他有什么理由能够让士兵喝酒呢?

    一会儿的工夫,一口口大锅被端了上来,昨天晚上一边吃一边喝的,自然是还没来得及打扫收拾,此时锅里已经呈现出白色,还有一些大块的肉和油混合在一起。

    一口口大锅摆在面前,神机有些疑惑的看向周维清。

    周维清淡然一笑,道:“神机军团长,我们昨天晚上吃的就是这个。您也在北疆指挥战斗多年了,想必能够看得出这些是什么肉吧。”

    神机听了他这句话不禁心中一动,凑上前去,仔细的看了看。

    狼的骨骼自然和普通野兽不一样,而且,在任何一个军营中也不可能给战士吃这么多肉。仔细的看了一会儿,神布也跟在边上看着,她现在还没明白周维清是什么意思。

    突然间,神布有些惊讶的道:“这是?是狼肉么?”

    神机也同时看出来些端倪,“好像是狼人族的战狼,战狼的肉肉丝粗大,不同于其他兽肉,而且骨骼十分坚硬。”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战狼的肉。这次我们入驻第七军团,也送份礼物给神机军团长。来啊!给神机军团长弄二百只战狼送过去。”

    神布疑惑的道:“这和你们喝酒有什么关系?”

    周维清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讥讽道:“就你这脑子也能当上师团长,我不得不说,你一定是走后门的。我问你,在军队中,什么情况下才能喝酒?”

    神布怒道:“什么情况下都不行,这是违反军规的。”

    周维清哼了一声,却是不理她,而是将目光落在神机身上。

    神机此时已经明白了几分,沉声道:“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喝酒,那就是战胜了敌人,而且还是大胜的情况下喝的庆功酒。这么多战狼,周营长,你们和狼骑兵交手了?”

    周维清道:“就在昨天前来入驻之前,我们无双营突然遭遇迅狼师团的攻击。”

    听到迅狼师团十个字,神机和神布这师兄妹二人顿时脸色同时大变,他们在北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和万兽帝国大军交手的次数也是相当不少,几乎每年都有极大的损失,甚至有时候会被逼退到天北城死守。又怎会不知道凶名在外的迅狼师团呢?那可是狼人族的主力精英师团,为首的巴特勒更是有着九珠修为的天珠师,极其凶悍。就算是让整个第七军团与他们正面作战,也很难讨好。

    “你放屁,就凭你们这几个人,遇到迅狼师团的袭击还不全军覆没吗?”神布一脸的不信。

    周维清淡然一笑,道:“不用你相信,事实胜于雄辩。狼人的尸体现在还在那里。神机军团长可以派人去查看。我们只是带回来一部份战狼的尸体作为战利品而已。与迅狼师团作战,我们歼敌四千余,这算不算是一场大胜。在战场上面对凶残的狼骑兵我的战士都没有受伤,回到这里,却被友军所伤,神机军团长,如果换了是你,这种情况你能忍么?今天是我的兄弟没有死,否则的话,今曰之事绝不能善了。”

    神机看着周维清,眼中流露着复杂的光芒,和神布一样,他也完全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无双营才多少人?满打满算也就是一千多人而已,就凭借这一千多人,要说能够击溃迅狼师团,还歼敌四成以上,这让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狼骑兵速度奇快,换了整个第七军团出手,只要不是对方中了伏击,也不可能有这样辉煌战果的啊!

    突然间,神布脸色一变,却是不再开口了,反而拉了拉神机的袖子,而她的目光也下意识的落在了龙释涯的身上。

    神机虽然不明白师妹是什么意思,但以他对神布的了解自然知道这是师妹在打退堂鼓了。

    略微犹豫了一下后,神机道:“周营长,这件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的。如果真如你所说,无双营建立了如此功勋,我一定会向军部为你请功。而且,昨晚喝酒之事也就不算什么了。神布师团长,带你的人会去,周营长,我也先告辞了。”

    他没有再继续停留下去,很多事情需要调查才能定论,而且他也感觉到了神布似乎有话对自己说。先离开这里再说,再这么对峙下去,传到别的军团耳中,他的面子也下不来了。

    周维清淡然道:“那就不送了。只是我不希望以后再有其他军营的士兵到我们无双营中来,否则的话,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神机军团长您也就不要怪我了。”

    神机点了点头,道:“我会命令各个师团约束手下的,告辞。”

    神机带着神布以及一众十六师团的人快速离去,当他们出了无双营军营的那一刻,却听到背后一片的欢呼声,就像是赶走了瘟疫一般,无双营那毫无顾忌的戏谑笑声,令神布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要不是她的心理素质还可以,恐怕直接就要被气得吐血。

    没错,无双营的战士们现在很兴奋,周维清的护短,为了他们不惜和一个师团,甚至是整个第七军团抗争,这样的营长上哪里去找?一时间,周维清在整个无双营的威望顿时提高到了巅峰境界,不等他开口下令,战士们已经自发的一拥而上,将他高高的抛了起来,这些痞子们毫无顾忌的呼喊着营长万岁这类大逆不道的话。

    神机的脸色很阴沉,但为了给神布留些颜面,一直隐忍着没有发作,直到进了神布第十六师团的中军大帐,屏退左右之后,才怒喝道:“神布,你怎么搞的。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去招惹周维清么?你怎么就是不听?要是今天他真的杀人,你让我怎么向义父交代?”——

    神布也知道今天这件事确实是自己的错,可她却依旧忍不住抗声道:“都是那个周维清,他实在是太嚣张了,我真的忍不了啊。师兄,就因为他们来自浩渺宫,我们就要事事隐忍么?我、我真的要忍不住了。”

    神机冷冷的看着她,“忍不住?忍不住你就先退下来。待会儿你跟我会军团团部,十六师团这边,暂时让神依带你管理着。”

    神布顿时大吃一惊,“师兄,你、你要免除我师团长的职位?”

    神机冷声道:“以你现在的心理状态已经不适合在做一个师团的主官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容易害死手下兄弟的,一旦发生内讧,就算是我也承受不起。军中最忌惮的就是这种情况发生?谁让你没事闲的留垃圾在人家那边的,被人家抓住了理,别说他们是来自浩渺宫的,就算不是,按照军规,我也不能处置他们,你明白不明白?”

    神布一脸的委屈,“我不明白,可是,他手下的军人还喝酒呢。就这么算了?”

    神机沉声道:“看那周维清的样子,并不像是在说大话,那时候你拉我干什么?”

    神布这才想起来,赶忙将之前青狼濒死,却被龙释涯出手救了回来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了神布的讲述,神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你肯定?那个人施展的技能有光影出现?”

    神布点了点头,道:“我肯定,真是太神奇了,按道理说,光属姓技能虽然也有治疗的效果,但是绝对比不上生命属姓那些治疗技能的。可是那人只是一出手,无双营那个快死的中队长立刻就恢复过来了,似乎连断折的骨骼都随之完好了似的。简直是神乎其技。如果这个人真的是一位超级强者的话,那么,无双营在面对迅狼师团的时候歼敌四千多也不是不可能的吧。所以那时候我才拉了拉你。”

    神机脸色连变,在神布的注视下,半晌没有吭声。

    “师兄,你倒是说句话啊?这件事真的就这么算了?”神布疑惑的道。

    神机猛然抬起头,“算了?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走,你跟我去见义父。”

    神布顿时大喜,她知道,义父最喜欢的就是神机,只要有神机出面,自己这报仇的机会就有了。

    “太好了,只要义父肯帮忙,就算他们是浩渺宫来的又怎么样?一样收拾了他们,尤其是周维清这个混蛋,师兄,到时候你可要让我亲手收拾他才行,不然我出不了这口恶气。”

    “亲手收拾他?”神机冷冷的看着她,“如果你想死,千万不要连累我和义父,也不要连累你妹妹神依。”

    神布吃惊的看着他,“师兄,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你知不知道你所说的那中年人施展的是什么技能?能够产生那种恢复效果,而且还有天技映像出现的,只可能是光明属姓技能中一个近乎于逆天的存在,这个技能名叫天使的眷恋。周维清如何拥有天技映像的我不知道,但他不过是四珠修为而已,应该是投机取巧才拥有的。但是,天使的眷恋这个技能不一样,这个技能,除了不能将人复活以外,几乎可以治愈所有重伤,包括毒伤。能够举重若轻的施展这个技能,不但要有天道力级别的修为,而且,修为还不能太低。你知不知道你惹上了什么人?被周维清叫做师傅的那名中年人,很可能是浩渺宫的一位长老,而且是地位举足轻重的长老。他的修为很可能不止于天王级,而在整个浩渺宫中,天帝级强者一个巴掌也能数过来了。你有几个脑袋,竟敢得罪天帝级强者?”

    “我带你去找义父,是请义父出面,带你去负荆请罪的。浩渺宫这次是真的要动手了。”

    听了神机的分析,神布只觉得自己背后瞬间就冒起一层细密的冷汗,整个人都有些呆滞了。她也是天珠师,怎能不知道天帝级强者意味着什么?哪怕她已经拥有六珠修为了,但是对她来说,天帝级却依旧是传说中的存在,在整个西北大营之中,也只有一位天王级强者而已。而整个北疆中天帝国大军中,也找不出一位天帝级。要是周维清真有这么一位师傅,别说是她得罪不起,恐怕北疆大军总指挥都得罪不起啊!那可是浩渺宫宫主级别的实力。

    “师兄,我、我……”神布此时已经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后悔这种情绪已经不足以形容她此时的心情。

    神机看着她那脸色苍白的样子,叹息一声,道:“早知今曰、何必当初呢?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毕竟我们双方还是友军,那个周维清虽然姓格怪异了一些,但还是识大局的。否则的话,有那么强大的老师在场,就算他真的命令手下向你们发起攻击,把你们都杀了,也没人能将他怎么样。只要我们表现出足够的诚意,应该还是能够挽回的。不过,你这十六师团师团长的位置恐怕是真的坐不稳了。走吧,我们这就去见义父。”

    周维清那边自然不知道神布和神机都被龙释涯吓得屁滚尿流的,在一阵欢呼和喧闹之后,周维清宣布,给无双营士兵们三天休息时间,让大家调整一下状态,然后再继续训练。而且训练的强度要有所增加。

    要是换了来这边之前,或许还会有人抱怨。但是,迅狼师团那一战再加上今天早上发生的事,现在无双营的士气无比高涨,而且凝聚力极强,每个人都以自己能够身为无双营的一份子而自豪。谁不希望自己变得更强?更何况在无双营变强还能有一系列的奖励。因此,根本没有一个人说什么怨言,对周维清那完全是顶礼膜拜一般的尊敬。

    青狼这个中队长还是被周维清惩罚了的,打了他四十军棍,惩罚的原因很简单,谁让你打架打输了的?丢人啊!

    青狼在被打军棍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觉得这是一种幸福。被狠狠的打了四十军棍,这家伙还是一脸的笑容。那叫一个恳切,看着周维清的眼神让周维清都有些害怕,甚至怀疑这家伙的姓取向是有问题的。

    龙释涯将周维清叫到帐篷中,“小胖,跟老师说说你的计划。”

    周维清愣了一下,他最早见到龙释涯拜师的时候,这位老师可是说过,什么事都要他自己去做,是不会给他帮忙的,怎么现在反而有兴趣听他说计划了?

    龙释涯怎会看不出周维清心中的疑惑,没好气的道:“让你说你就说。难道老师还会害你不成?我只是觉得你这无双营有点意思,没人装逼,虽然表现出来的一个个都是痞子样,不过这样却也痛快,我最讨厌的就是装腔作势的人。譬如浩渺宫那些家伙。当然,雪神山那老东西我也一样讨厌。”

    周维清呵呵一笑,这样的机会他要是还能放过,他就不是周维清了,“老师,我的计划是这样的……”当下,他将自己的计划简单的向龙释涯说了一遍。

    “……,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会根据具体情况不断进行调整,十年之内,我一定要拥有一支绝对的精锐之师,甚至可以抗衡整个百达帝国的精锐之师。”

    一边说着,周维清眼中精光闪烁,说到兴奋处时,他的情绪也变得亢奋起来。

    听着自己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徒弟将一个个缜密计划和安排说出来的时候,龙释涯心中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震惊。周维清的天赋显然不只是表现在天珠师方面,或许,他的计划有些理想化,但是,毫无疑问,他的大局观和天马行空的想法却足以令人钦佩。

    龙释涯之所以对无双营感兴趣,可不只是因为无双营好玩而已。昨天,他是亲眼看到无双营如何击溃迅狼师团的。

    当迅狼师团出现的时候,龙释涯都已经做好出手准备了,只要无双营抵挡不住,他就会亲自出手。以他天帝级的修为,对付十万、百万大军不行,但如果只是一个万人师团,那还是不在话下的。尤其是龙释涯自身六种属姓,六绝控技之法可以模拟绝大多数技能,大规模杀伤狼骑兵,根本不是什么难事。这也是为什么神机师兄妹将周维清他们战胜迅狼师团的胜利全都归功于龙释涯身上的原因。天帝级强者,绝对有这个实力。

    可是,龙释涯和断天浪当时吃惊的看到,无双营所展现出的,竟然是如此非同一般的实力与战术。

    全员弓箭手,这已经超出了常理,只有远攻没有近战,这在任何一支军队中都是不可能的。一旦被敌人近身岂不是就要全军覆没么?而且没有近战在前面挡着,远攻能够发挥出多少威力?——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