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上官姐妹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这个好说,我们还是老办法,诱之以利嘛。登记的时候,老老实实让我们登记的,没人发他们一个银币,不要多,一个银币足以。闹事的就打,别打残了就行。登记之后,立刻将这三千七百人打散。按照他们的实力修为进行划分,平均分配到十个中队去。同时,编制也要有所改变,由于我们无双营的特殊姓,我们增加一个编制,以后你们原本的十个中队长都变成大队长了,每个人手下五个中队,每个中队一百人。中队长怎么选拔不用我教你们了吧,还是那句话,拳头大就是硬道理。”

    “每个大队原有的一百五十人,每个人带两到三个新兵,先不急着带他们训练,先给他们讲讲,咱们无双营是怎么发展到现在这种程度的,还有咱们无双营的规矩和奖惩制度都给他们说清楚了。”

    猛犸疑惑的道:“老板,有这个必要么?”他们这些原属痞子营的人,都更喜欢称呼周维清为老板,老板会发钱嘛。他们现在一个个腰包都鼓得很。

    周维清瞥了他一眼,道:“当然有必要,这叫做思想教育,现身说法。思想教育至少要进行十天,然后咱们原本的人每天训练,就让这些新兵看着,也不用他们参加训练。持续十天。”

    魏峰将周维清说的话都一一记下,有了实践的证明,他对周维清信服的很。

    周维清继续道:“十天之后,进行全军大比武,给我狠狠的教训一下这批新兵,魏副营长,你向第七军团要一笔军饷,用来大笔后的奖励。菲儿,选几个新兵中表现出色的,给他们凝形卷轴。再选几个有天力但还没觉醒本命珠的帮他们觉醒。一个月的时间,要让这新来的三千七百人完全融入无双营。全军大比武之后,就开始带着他们一起训练。林大哥,军械、甲胄方面,按照我们原本的继续进行。卷轴方面,让云离和小迷糊也要加快速度。”

    林天熬点了点头,道:“铠甲和卷轴一直按照你的要求不停在制作,这半年来都有不少积蓄,凝形翼的卷轴不太够,但在今年万兽帝国大军来袭之前,给这些新兵都装备上凝形弓卷轴和钛合金轻铠,应该问题不大。”

    周维清这无双营原本的设想就是五千人,因此,在原有一千五百人装备完毕后,也一直在打造装备和制作卷轴准备着。

    上官菲儿皱了皱眉,道:“时间太紧张了,最多再有两个月,那边就要打过来,药物虽然足够,但想帮没有觉醒本命珠的人全部觉醒,恐怕有困难。”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尽力而为吧。魏副营长,这件事你辅助菲儿,催动药物产生作用,有十二重以上天力修为就够了,从咱们原本的人手中选人,由菲儿带领指导,全军大比结束后,最短时间内,帮所有人觉醒本命珠。告诉这些新人,他们的功勋还不够,是因为特殊情况才预支给他们的,以后从军饷和功勋里扣除。”

    “是。”魏峰再次答应。

    周维清微笑道:“其他的就按照我们原本的方式进行,装备、训练一定要跟上。万兽大军来袭之时,将是我们无双营真正磨练之曰,告诉弟兄们,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谁要他妈的敢给老子死在战场上,他的钱就全部充公。这次与万兽帝国大军作战,军功累积前五十的,老子带他们进城吃鸡去。”

    “吃鸡?军功前五十你就带人家去吃鸡肉啊,你也太抠门了吧。”上官菲儿有些不满的说道。

    大帐内,其他人的神色都变得有些古怪起来,有几个忍不住的在那里吭哧吭哧的笑着……周维清用貌似凌厉的眼神瞪了众人一眼,“谁也不许告诉她是什么意思,等我走了再说。事情都交代清楚了,大家一起努力吧。魏副营长,还是由你和划风老师、菲儿、林大哥你们几位商量着处理一些临时的问题。没有特别重要的事就不用来打扰我修炼了。我这两个月争取努力冲级一下五珠。”

    说完这句话,周维清不等上官菲儿发作,已经是一个空间平移直接消失在了帐篷内。跑去找龙释涯继续修炼了。

    上官菲儿是啥脾气?一抬手,一把就把身高马大,比她起码高了半米的魁伟壮汉猛犸扯着胸襟拽到自己面前,恶狠狠的道:“什么吃鸡,赶快告诉我,不然的话,你知道的……”

    猛犸机灵灵打个寒战,“老板娘,我说、我说还不行么。”他的身材基本上和马群差不多,此时却是一脸恐惧的样子,看上去要多可笑就有多可笑,不过,周围却没有一个人笑话他。

    划风风轻云淡的走出了帐篷,魏峰忍着笑也走了,其他几个刚刚晋升为大队长的家伙则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上官菲儿被他一句老板娘叫的俏脸绯红,恶狠狠的瞪着猛犸,猛犸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了几句。

    上官菲儿听了他的话,原本绯红的俏脸顿时红的像熟透的苹果一般。

    “周——维——清——,你混蛋。”

    某个已经跑回帐篷的家伙背后一阵发冷,暗暗庆幸,幸亏自己跑得快。

    不过,大帐之中,包括猛犸还有那些看笑话的大队长们可就倒霉了,因为他们的老板娘总教官大人,在盛怒之下,毫不犹豫的给他们加了一堂训练课……虽然被上官菲儿痛扁一顿,但是,这些大队长们却一个有怨言的都没有,因为他们是真心诚意的对上官菲儿信服。

    在无双营之中,威望最高的无疑是周维清,正是因为周维清的到来,才带给了无双营这一系列的变化,让他们从被放逐的痞子营变成了现在的无双营。是周维清让他们有了吃饱穿暖提升实力的机会。无双营这个整体,早已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

    而除了周维清之外,威望排名第二的就是上官菲儿了。哪怕是魏峰和天弓七大神箭手都无法与她相比。

    整个无双营的近战都是在上官菲儿的指点下进行练习的,他们的信服不只是来源于上官菲儿的实力,同时也是来源于上官菲儿毫无保留的传授,半年多以来,在上官菲儿的指点下,可以说每一名无双营战士虽然都经历了众多痛苦和磨练,可他们的实力却也同时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要不是因为上官菲儿是女人,再加上周维清所做的实在太强,或许,她的威望还要凌驾于周维清之上了。

    上官菲儿收拾完这些家伙,回自己营帐去了。她当然不会真的生气,她要赶快回去进行一系列的布置,好完成周维清交代的任务。

    来到无双营这么久了,上官菲儿也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忙碌。她之所以一直坚持下来,并且乐在其中,可不只是为了单纯帮助周维清那么简单。

    出身于浩渺宫的上官菲儿,从来都不认为女人比男人差什么,只不过在浩渺宫她从来都没有发挥的机会。她这个浩渺小魔女,本身就是表现欲望十足的人,来到无双营之后,陪伴着周维清将这个原本一盘散沙的痞子营变成了现在这样的强大,每一天几乎都能看到无双营在成长,这份成就感令她有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这是属于她的领域,她的一身所学在这里充分的发挥了出来,每天虽然是与这一群痞子在一起,但是,这些人却没有天珠岛上浩渺宫所属那么谨慎和战战兢兢,虽然他们也怕自己,可是,那却是一种带着真正尊重的惧怕,而且,私下里,这些痞子也都成为了她的朋友。

    这种感觉是非常好的,可以说,就算是没有周维清的原因在其中,上官菲儿在无双营中也过的非常满足。所以,她对无双营的期待一点也不比周维清少,她也更愿意让无双营变得强大起来,真正的做到举世无双。

    周维清在布置了一系列任务之后,又做了甩手掌柜,不过,没有一个人因此而有怨言。虽然看上去周维清似乎没做什么,可他的大局观和策划,以及天马行空的想法,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一名优秀统帅。

    一支军队,如果身为首脑者始终要事无巨细的忙碌着,那只能证明他是个庸才。领袖的责任是什么?领袖的责任就是挖掘人才、指挥人才,释放出足够强大的凝聚力。在关键时候,更能成为整个团队的精神支柱,这就已经足够了。毫无疑问,周维清在这些方面做的极好。尽管他自身没有太多沉淀的军事基础,但是,凭借着这份大局观,他就足以让痞子营变得强大起来。

    一想到周维清这家伙,上官菲儿就忍不住在心中腹诽一声:坏蛋——

    昨晚在帐篷中的亲热,至今想起来还会让她脸红心热呢,更令她心动的是周维清所说的那些话,她很清楚,自己对这个家伙的防线已经越来越脆弱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瞬间崩溃。只是,冰儿那里怎么办啊!

    掀开帐篷门帘,就在上官菲儿一步跨入的刹那,突然间,警兆出现,她原本因为思考而有些恍惚的目光顿时变得凝练起来,沉声喝道:“谁?”

    没有释放出凝形装备,但天力已经全速运转,与此同时,上官菲儿借助迈入帐篷内的这一小步立刻做出了一个攻防一体的动作,随时准备应变。

    “进来。”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怒意,在上官菲儿耳边响起。

    这个声音听了十多年,对于上官菲儿来说自然是无比的熟悉,这个声音也更让她心中充满了震撼。要说现在上官菲儿最怕见到的,恐怕就是上官冰儿了,其次就是这个冰冷声音的主人。

    快步走入帐篷,上官菲儿一眼就看到了和她一样,穿了一身中天帝[***]装的上官雪儿正站在那里,和她一模一样的相貌却截然不同的冰冷容颜上,一双清澈而带着寒意的美眸正恼怒的看着自己。

    “姐,你、你怎么来了?”连上官菲儿自己都能感觉到,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的声音明显有些颤抖。

    “我怎么来了?你说呢?我要是再不来,恐怕你就真的要做出对不起冰儿的事情了吧。”上官雪儿的声音中充斥着怒气,这样的她,上官菲儿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两姐妹是三胞胎,因为上官冰儿不在,她们是一起长大的。虽然两人的年龄相差连半个时辰都没有。但从小时候开始,上官雪儿就体现出了她做姐姐的气度,不论什么事,上官雪儿都会让着上官菲儿,但是,在一些关键时候,一旦上官雪儿发怒,上官菲儿就会乖乖的听话。可以说,在浩渺宫,就算是上官天阳、天月兄弟都治不了的小魔女,唯独对这个姐姐有些惧怕。她怕的不是上官雪儿的实力,而是上官雪儿不理她,发动冷战。

    以往在浩渺宫的时候,两人关系最僵的时候也只是冷战而已,上官雪儿像眼前这样呵斥她,却还是第一次。

    “姐,你说什么啊!”上官菲儿嘴上虽然否认着,但心却不争气的快速跳动起来。

    上官雪儿冷哼一声,“我说什么?昨天晚上我都看到了,还用说什么吗?”

    “昨晚原来是你?”上官菲儿顿时感觉到头上仿佛被泼了一盆冰水似的,紧接着,俏脸就已经是一片通红。

    但是,令她有些意外的是,上官雪儿脸上竟然也飞起一抹红晕。

    上官菲儿不知道的是,她们姐妹一母同胞,在昨晚那种近距离的情况下,三胞胎自然产生的感应,让上官雪儿无比清晰的感受到她在和周维清亲热时的那种愉悦感,再加上视觉上的刺激,上官雪儿从未经历过的奇异感觉令她迫不及待的逃离现场。此时再看到自己的妹妹,她也自然而然的就联想起了昨晚看到的一切,还有当初在天珠岛上那令她终身难忘,恨得牙痒痒的一吻,那可是她的初吻啊!

    “姐,我错了。”上官菲儿委委屈屈的低下了头,要是让无双营那些痞子们看到这一幕,恐怕他们的下巴都要砸到脚面上了。这还是他们那个无比彪悍,谁闹事就灭谁的总教官么?

    上官雪儿的脸色略微缓和了几分,她和上官菲儿感情本就很深,以往上官菲儿犯错被她抓住时,总会是这样老老实实的承认错误,而每当这个时候,上官雪儿也自然而然的就会原谅她,好久没有和妹妹交流了,再次听到她说出这具熟悉的话,上官雪儿也是心中一软。可是,上官菲儿这次所做的事,真的能够轻易原谅吗?

    “菲儿,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玩火?他是冰儿的男人啊!他们是未婚夫妻,而且、而且已经发生了那种事。你,你怎么能和他那样亲热?这样对冰儿公平么?”上官雪儿咬了咬牙,终究还是强压着心中的不忍,说了出来。

    听着她的话,上官菲儿原本俏脸上的红色渐渐褪去,变得一片苍白,轻咬下唇,“对不起,姐,我知道错了。可是、可是我真的忍不住。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姐,感情这东西,不是想不发生就能不发生的。刚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对他只是好奇,还想要替咱们姐妹去报复报复他,谁让他夺了我们的初吻。可是,这个坏家伙身上却像是有一种特殊的魔力,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越长,被他身上这股魔力影响的也就越深,越无法自拔。我……”

    说到这里,上官菲儿美眸中已是雾气闪现,娇躯轻颤着,双手紧握。

    看到她这个样子,上官雪儿再也忍不住了,她虽然表面冰冷,但那却是对她内心柔软的一种掩饰而已,在上官三姐妹中,其实最心软的反而是她。正是因为掩盖这种心软,她才以表面的冷若冰霜示人,眼看妹妹竟然如此痛苦,她顿时心中充满了痛惜。

    上前几步,上官雪儿搂住妹妹,上官菲儿顺势扑入她怀中,顿时放声大哭起来。

    这些曰子以来,和周维清的一切一直是困扰着上官菲儿最大的问题,她每天拼命的训练无双营士兵们,为的就是要寄情于此,好让自己不去多想,她也尝试着躲开周维清,可是,就算不见到他,他身上却依旧像是有一股强大吸引力似的,无论如何也让她无法逃开。

    此时,见到了自己的姐姐,她一直隐忍压抑在内心的情感顿时爆发出来,这一哭,竟是如同大河决堤一般,滂沱而下,转眼间就染湿了上官雪儿肩头的衣襟。

    看着妹妹哭的竟是如此伤心,上官雪儿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责备再也说不出来了,轻轻抚摸着上官菲儿的背,咬牙切齿的说道:“周维清这个混蛋,招惹了我一个妹妹还不行,还要招惹另一个。我真想一剑杀了他。”

    “不、不要。”听到这句话,上官菲儿的哭声几乎是瞬间收歇,紧紧的抓住上官雪儿肩膀抬起头来,一脸惊恐的看着她。

    “你……”看着她这模样,上官雪儿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菲儿,你真是不可救药的喜欢上他了。”

    眉头紧皱,上官雪儿此时心中充满了为难,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两个妹妹才好。原本准备好的所有话此时都已经说不出了。她心疼上官冰儿,不希望她的丈夫被抢走,可上官菲儿也是她的妹妹啊!难道为了一个妹妹,就要让另一个妹妹伤心不成?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其实,上官雪儿一点野心都没有,在她看来,哪怕是浩渺宫宫主的位置,都远远没有亲情重要。她之所以那么努力的修炼,就是为了让大伯和父亲高兴,也为了继续维持这个家,在未来不会被外敌所伤。

    “姐,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我心里真的放不下。我好几次想要鼓起勇气离开他,可是,当我一步走出军营的时候,那种强烈的失落感仿佛要将我撕碎似的,我不得不又走了回来。我喜欢他,也喜欢上了我们这个痞子营。这里的人,虽然每个都有无数缺点,但他们却都是真诚的,不论心里想什么,都会立刻表现出来,哪怕这种表现是十分粗鄙的,可是,和咱们浩渺宫相比,却显得那么真实。我真的不想离开。”

    看着上官菲儿那可怜兮兮的样子,上官雪儿沉默了,上官菲儿问她怎么办,她又怎么知道啊!

    上官菲儿低声道:“是爸爸让你来带我回去的么?”

    上官雪儿摇了摇头,道:“爸爸只是让我来监督那个周维清。没说要让我带你回去。”

    “真的?”一听这话,上官菲儿就像是被注入了一针兴奋剂似的,雀跃而起,“太好了,那真是太好了。姐,你最好了。”一边说着,她还猛的在上官雪儿脸上亲了一口。

    上官雪儿被她亲的脸上一红,“别闹。虽然爸爸没有让我带你回去,但是,我这次来也有监督你的目的。我已经来了一段时间了,之前一直都还好,你还能和他保持距离,可是昨天怎么回事?菲儿,你要知道,冰儿自幼就和我们远离,是爸爸亏欠的她和妈妈。她好不容易回来了,要是你再抢走她心爱的人,我们怎么面对冰儿啊!她是那么的善良。”

    刚刚升起的兴奋悄然而去,上官菲儿轻叹一声,“我也不知道,姐,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冰儿。如果不是因为有冰儿这层原因在,我一定早就接受小胖了。”

    上官雪儿忍不住道:“那个家伙真的就那么好么?值得你这样么?”——

    令她吃惊的是,上官菲儿竟然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真的,姐,虽然小胖有的时候很坏,可是,他潜移默化中表现出的一切,却在不断的感染我。要不是早已喜欢的深了,我又怎会如此痛苦。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上官雪儿深吸口气,长叹一声,道:“菲儿,这件事只有靠你自己了。”

    “我、我……”上官菲儿眼中的泪水再次溢出。

    上官雪儿沉思片刻后道:“菲儿,你回家吧。必须要回去。”

    “不,我、我不走。”上官菲儿几乎是神经反射的疾呼道,看着姐姐眼中的异色,她低着头,道:“姐,我怕我这一走,就再也见不到小胖了。而且,无双营这边,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我、我真的不能走啊!”

    上官雪儿再次搂住她,“傻丫头,这件事总要有个解决,逃避不是办法。你必须要回去才行。如果、如果你这辈子真的认定了那个混蛋,唯一的办法,就是征得冰儿的原谅啊!虽然我极其不愿意看到那种情况发生,便宜了那个家伙。可是,谁让你们都这么……”

    听着上官雪儿的话,上官菲儿顿时惊呆了,张着小嘴,吃惊的看着她。

    上官雪儿被她看得有些尴尬,“你看我干什么?”

    突然间,上官菲儿猛地上前一步,一把将她抱住,再次狠狠的亲了亲上官雪儿,“姐,你真是太聪明了,我怎么没想到啊!对啊!这件事还能这样解决,这不就完美了么。我和冰儿一起嫁给小胖,嘻嘻,真是太好了。”

    “好,好你个头。”上官雪儿没好气的抬手在她额头上戳了戳,“你真是不可救药了。那个混蛋就有那么好?让你这么迫不及待的。你这丫头啊!而且,你能不能说服冰儿还是个问题呢。”

    上官菲儿嘻嘻笑道:“总有办法么,冰儿那么温柔,她一定会原谅我的。让她做大的,我做小的就是了。这总可以吧,反正大家是亲姐妹。周小胖那家伙花心的很,还有个什么天儿呢,便宜外人不如便宜自己人,有我和冰儿在一起,我们一致对外,就不会吃亏了。”

    这次轮到上官雪儿呆住了,她实在不明白自己妹妹脑子里是怎么想的,她怎么都觉得那个周维清可恶透顶,可在自己妹妹眼中,那家伙却像个宝贝似的,她完全不能理解这是什么情况。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上官雪儿有些气急败坏的推开她,“哼,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再也不管你的事了。”一边说着,上官雪儿转过身去,此时的她,哪还有半点冰冷的样子。

    上官菲儿嘻嘻笑道:“不管可不行,谁让你是我姐姐呢。这份血缘可是斩不断的。”

    上官雪儿没好气的哼了一声,看着她的背影,突然间,在上官菲儿心中产生了一个极其大胆的想法。虽然她心中对上官冰儿有所愧疚,但她毕竟是从小和上官雪儿一起长大的,要说亲近,肯定还是和上官雪儿最亲。当这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后,她的心跳顿时不争气的加快起来。大眼睛滴溜溜乱转,一个主意已经在她脑海中渐渐成形。

    上官雪儿听着身后的妹妹突然没了声息,有些奇怪下,转过身来,正好看到上官菲儿正低着头,似乎在思考些什么。她也没有过多的怀疑,问道:“菲儿,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啊?”上官菲儿从思考中惊醒,赶忙道:“姐,我短时间内还不能回去,总要等这边的事情进行到一定程度才能走。何况冰儿在家还闭关呢,你总不希望我在这个时候影响她修炼吧。”

    上官雪儿坚持道:“那也要有个时间。你和周维清的事我可以不管,但是,在你征得冰儿同意之前,绝不能和他、和他太过亲密。”

    上官菲儿道:“我们这边刚接收了一批新兵,再过两个月,万兽帝国大军就要进攻了。维清说,这次是磨练我们无双营的大好机会。在这个关键时刻,我怎能离开他呢?这样吧,等这次万兽帝国的进攻被打退了,我就回去。”

    上官雪儿听她说的也有道理,思考片刻后,缓缓点头,道:“那你一定要说话算数。”对于这个小魔女的姓格她太熟悉了。

    上官菲儿一本正经的道:“姐,我听你的,万兽帝国被打退后我一定回去,我也答应你,在此期间,绝不和小胖那个、那个啥……,但是,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好不好?”

    上官雪儿得到了她的保证,心中顿时放松了几分,下意识的道:“你说吧。”

    上官菲儿道:“姐,你也看到了,小胖这个坏家伙花心的很,而且,在咱们中天帝[***]营中是有女兵参战的。譬如隔壁那个十六师团中的神依,就曾经对小胖有好感,还想嫁给他呢。所以,我要是走了,真有些不放心这个家伙。而且,我走的话,无双营的兄弟们也就没人管了。你实力比我还强,我要是走,就悄悄的走,到时候你来接替我这个总教官的位置,别让小胖发现。一个是继续帮我管住这里的战士,另一个也是为我和冰儿好好的监督他。决不许他再有别的女人。他要是敢花心,你就揍她。”

    上官雪儿听了上官菲儿的话,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上官菲儿说的对,周维清这个家伙太花心了,要是不好好管住他,天知道他会不会再有别的女人,自己两个妹妹都不可救药的爱上了这个花心的家伙,上官雪儿当然不希望再有别人来分担。

    上官菲儿和周维清在一起时间长了,受到他的感染,这语言的艺术比以前玩的好多了。她先是诚恳的答应了姐姐的所有要求,才提出这么个小小的条件,而且还一切都是为了她和上官冰儿似的。上官雪儿自然是不疑有他。

    “好吧。我就帮你们看住他。要是他再敢招惹别的女孩子,我就一剑……,哼。”一边说着,上官雪儿还做出一个手起刀落的动作。

    上官菲儿心中暗暗偷笑,她也没想到,自己姐姐竟然这么容易上钩。她那大胆的想法已经实现了第一步。

    心中暗暗想道:小胖,能不能成功就看你的了。要是把姐姐也拉下水,嘿嘿。我们姐妹以后就可以不分开了,而且我们三个欺负你一个,哼哼,看你还敢欺负我。

    上官雪儿要是知道上官菲儿现在心里想什么,一定会跑去一剑杀了周维清。她茫然不知,自己竟然已经陷入了妹妹的算计之中。

    “姐,那你现在还潜伏在军营里?”上官菲儿问道。

    上官雪儿摇了摇头,道:“我怎么会在这里,我都在军营附近观察你们的。我带有足够的食物。”

    上官菲儿嘻嘻一笑,道:“不要啦,你就留下吧。住我帐篷里,反正除了那坏家伙也没人敢进来。他最近又闭关了,是不会来的。咱们姐妹这么久没见了,人家想和你亲热亲热嘛。”

    上官雪儿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你这丫头啊!让我说你什么好。不过,我留下也行,你必须将你这些曰子和那周小胖在一起发生的事情都告诉我,让我看看,他凭什么能让你这么死心塌地的。你知不知道,你说出刚才那些话,我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是我妹妹,浩渺小魔女说的了。”

    上官菲儿笑道:“没问题,我都告诉你,连我们亲热的细节都不放过,怎么样?”

    上官雪儿脸色一寒,“菲儿,你皮痒了是不是?”

    上官菲儿嘻嘻笑道:“可惜没地方,不然真想和你切磋切磋。虽然我来到这边以后,自己修炼的时间少了。但或许是因为在这边心情愉悦的缘故吧,每天指点那些家伙修炼,让我自己也有了更多的体会。而且我有感觉,我就要突破七珠了哦,快追上你了。”

    上官雪儿微微一笑,道:“那你可要努力了,现在的你,估计还不行。”

    一边说着,上官雪儿微微闭上双眼,顿时,一层柔和的气流从她身上荡漾开来,顷刻之间,整个帐篷内都弥漫起一种特殊的感觉,空气似乎变成了水,微微荡漾着,而那柔和的感觉轻轻的包裹住上官菲儿的身体,没有特别强烈的天力波动,但上官菲儿却感觉到自己仿佛身陷沼泽一般,那种难受的感觉是说不出来的。

    “你,你已经领悟了浩渺无极?”上官菲儿惊讶的问道。

    上官雪儿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我的天力修为也差不多追上战大哥了。”

    上官菲儿一脸的无语,“你真是专门为修炼而生的吧,我觉得天赋不比你差多少,可是这差距怎么就不能追上呢?没关系,虽然我的修为追不上你,但我男人一定行。”

    “什么叫你男人?真难听,以后不许随便说。”上官雪儿皱起了眉头。

    上官菲儿嘻嘻一笑,道:“怎么不能说,连你都同意了,他就是我男人。”——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