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五十六章 五珠

    “营长,神机军团长请您去开军事会议。”魏峰向周维清说道。

    三天前,周维清已经结束了他的闭关修炼,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当上官菲儿看到他的样子时,心疼的不得了,这两天给他炖了几次最有营养的肉汤喝了。

    周维清结束闭关后,首先了解了一下这段时间以来无双营的情况,和他预计的差不多,无双营的训练已经步入正轨,虽然和他心目中的举世无双相比还有着不小的差距,但想要练成一支强军本来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让我去开会?”周维清有些疑惑的道。自从上次的事情以后,第七军团所属再没有人来搔扰过无双营,神机也从来没找过他。

    魏峰点了点头,道:“可能是因为万兽大军的事。据说今年万兽大军来袭,规模更胜往年,目前局势很紧张,军部方面正在考虑是退回到天北城全面防御,还是正面迎敌。”

    周维清眉头大皱,“全面防御怎么行?那天北城周围的小城市和村庄岂不是又要遭殃了么?好吧,我这就去。”

    一边说着,周维清换上自己的营长铠甲,跟着魏峰走了出去。

    才一出大帐,迎面就碰上一个人,此人身材极为壮硕,双目炯炯有神。一身钛合金铠甲穿在身上显得气宇轩昂,但全身却有着一层彪悍的匪气,就像是蓄势待发的猎豹一般。一头黑发只有寸许长,男人的阳刚气息十足。

    看到魏峰和周维清,他竟是没有半点恭敬之色,大步走了过来。

    “魏副营长,这位是?”青年目光明显带着几分好奇的看着周维清头盔上面代表着营长级别的黄色羽毛。

    魏峰呵呵一笑,道:“磊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咱们无双营周营长。营长,这是咱们通过全军大比拼上来的第一大队大队长磊子,猛犸现在是他的副手了。”

    “哦?欢迎你加入无双营。”周维清一脸和气,在磊子眼中,这个比自己年纪还要小上不少的青年满是憨厚的伸出手主动要与自己相握,心中顿时多了几分轻蔑,凭他也配做无双营营长?

    磊子握住周维清的手,皮笑肉不笑的道:“周营长,我来咱们无双营也有一段时间了。我认为您制定的军规都很棒,让我们拥有了这样一个整体。不过,您指定的规矩对您自己是否也有用呢?如果我打赢了你,是不是我就能做这个营长?”

    来了两个月,三千多新兵已经完全融入到了这个集体之中,无双营的各种手段,令磊子这样桀骜的人都不得不佩服,但是,他对周维清这个营长始终有着几分好奇。要是周维清也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也就算了,可此时眼中他看到的,却只是一个如此年轻而且看上去憨厚的青年,那份不服气顿时冲了出来。骨子里那份匪气钻出,忍不住就要立刻挑战周维清。

    魏峰沉声道:“磊子,别胡闹。营长还要去第七军团开会呢。”

    磊子瞥了他一眼,魏峰的实力还不如他,只是他对副营长这个位置没什么兴趣而已,倒不如自己带着一个大队,所以才没有挑战魏峰。因此,他对魏峰是没有半分惧怕和恭敬的。

    撇了撇嘴,道:“魏副营长,你这就不对了,既然是军规就要一视同仁,要是我赢了他,那我就是营长,这开会也应该是我去才对。”

    他们这边说话,路过的一些无双营士兵们有看到的,都悄悄凑了过来,老兵们自然认识周维清,新兵却更多的是好奇。磊子在无双营的地位相当不低,训练也拼命。尤其是姓格彪悍,最爱打架,而且他还干过一件令所有人佩服的事。这家伙竟然去追求过上官菲儿,虽然最终被打的满地找牙,但他也是唯一一个有这勇气的人。因此,他的声望尤其是在他自己那个大队,是相当不错的。

    看着磊子眼中的桀骜不驯,周维清脸上微笑丝毫不减,握着磊子的手晃了晃,向魏峰道:“没关系,也耽误不了多长时间。你要向我挑战是吧,可以。你赢了,无双营营长的位置就是你的,但是,向我挑战可是有代价的,如果你输了怎么办?”

    周维清在说这些的时候,那笑呵呵的样子看在魏峰眼中不禁一阵发冷,他和周维清相处半年多,对这位营长还是相当了解的,他脸上笑的越是开心,越是憨厚,就表明营长的满脑子坏水越多,磊子啊磊子,你这是自作孽啊!

    磊子哼了一声,“输了,任你处置就是。”他本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滚刀肉姓格,心中暗想,总教官揍了我都没能把我怎么样,你还能如何?

    周维清向他点了点头,道:“好。那来吧。”

    一边说着,他已经松开了磊子的手。就在周维清松手的一瞬间,那磊子已经猛然抢上一步,他的手并没有收回,而是直接向上一抬,就抓向周维清的咽喉。

    磊子能够成为中北集团军痞子营营长,那可完全是打出来的,虽然他才三十岁,但绝对是身经百战,来到军队后,更是可以说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强者。实战经验太丰富了,他绝不像普通天珠师那样有那么多的虚头八脑。他追求的就是实战效果,只要能够克敌制胜,不论什么方法都一样可用。

    因为速度太快,连周维清都有些没反应过来,只能微微一歪头,想要闪过磊子这一扣。

    磊子右手横扫,直接切向周维清的脖子,与此同时,他全身天力已经迸发而出,浓浓的白色光芒透掌而出,没有使用技能,纯粹的天力。两人距离本就很近了,他这天力一出,几乎是直接就接触到了周维清脖子的位置。

    这一掌要是切实了,恐怕周维清的头就要被削下来,磊子手腕上,六颗冰种翡翠体珠光芒闪耀,比他刚来这里的时候更强了。

    六珠修为的天珠师。

    但是,就在磊子认为自己这一掌偷袭已经成功,打算收几分力的时候,他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动不了了。手掌周围的空气似乎突然变成了有形之物,居然束缚了他的手掌一下,虽然只是很简单的一下阻挡,但磊子手上的天力也就随之被约束的收束了一下。

    周维清就借助这一瞬间的工夫,整个人已经转过来,面对磊子的手掌,他没有再闪躲,而是猛然一低头,用额头朝着磊子手上撞去。与此同时,右手朝着磊子的方向一抬,一道银光就切向磊子面门。

    磊子抬起左手,一面土盾凝聚,挡住了周维清的攻击,而他的右手也和周维清的额头撞击在了一起。

    砰砰两声,磊子手上的土盾破碎,而他的右手处也是传来一阵剧痛,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带着他整个人的身体滴溜溜一个旋转,险些摔倒。

    “小心了。”周维清的声音就在这个时候在他耳边响起。紧接着,他就看见一道青色的光刃,一个蓝紫色的光球以及一道银色的光刃分别从不同方向朝着他的身体飞来,速度看上去并不快,但巨大的压力却瞬间传遍磊子全身。

    三属姓意珠?磊子心中一片骇然,虽然他看到周维清手腕上的天珠只有五颗,比他还少一颗,可对方拥有三种属姓,在技能上要比自己多的多。而且刚才那一下,周维清额头上传来的力量也不是他能够相比的。

    顾不得多想,磊子脚尖点地,身体后退,战胜敌人之前必须要保全自己,这是战场上的生存法则。磊子的后退并不是随意的,每当他后退一步的时候,之前脚下所站的位置都会立刻冲起一根土刺,准确的扎向周维清同时发出的三个技能。

    但是,令磊子骇然的是,那三个看上去很不起眼的技能在这一刻却像是活了一般,竟然轻松的绕过他的土刺,速度依旧不快,可却始终追着他的身体。

    磊子还是很有眼力的,他一眼就看出,那三个技能都是经过压缩的,任何一个落在身上的滋味儿都绝不会好受,因此,在这三个技能的逼迫下,他只能不断后退。

    周维清本体没有去追击,双手接连甩出,又是三道光芒追了上去。一个是灰色的小漩涡,一个墨绿色的光球,再加上一个闪耀着扭曲光彩,呈现为一个三角形符号的透明光晕。

    这些技能从他手上发出,都是没有任何准备时间,完全是瞬发的,先后六个技能,竟然分属于六个不同的属姓,而且这六个技能的攻击方向竟然都是不同的。

    魏峰站在一旁,他看到的就是周维清双手食指宛如穿花蝴蝶一般不断的有节奏律动着,而那飞出去的六个技能就像是有一根丝弦在后面连接指挥着一般,不断闪避开磊子拦截的技能,追着他越来越近——

    磊子终于被激怒了,一直被这样追逐着的感觉绝对不好,他已经被完全压制了。

    怒吼一声,他终于不再后退,猛然间,一层呈现为褐色的岩石铠甲浮现而出,他的右脚猛然跺地,顿时,一道斜斜的土刺从地下蹿出,推动着他的身体不退反进,宛如炮弹一般朝着周维清冲来,与此同时,一共十六道土刺从周维清脚下各个方位突出,全面刺向周维清自身。

    周维清脸上憨厚笑容不减,他只是做出了一个十分简单的动作,右脚抬起再落下。

    轰然巨响中,在周维清身体周围包括脚下在内,刚刚突出地面要集体扎向周维清的所有土刺竟然全部消失了。在强大的力量配合天力震荡下,土元素被震散,无法形成攻击。与此同时,空中那原本追着磊子,伴随着他冲锋要撞击在他身上的六个技能也发生了变化。

    青色的风刃与那灰色的漩涡接触在一起,那风刃是按照漩涡旋转的方向和速度融入其中的,其他四个技能则是突然分散在四周,就像是观众一般,看着那混合着青色的灰色漩涡挡住了磊子的去路。

    磊子现在就算是想要闪躲也不可能,更何况在他眼中,就是那么一个小漩涡能做什么?

    刺耳的摩擦声下一瞬间已经响起,风刃才不过是一星评价技能,就算是压缩了的风刃,也不过两星而已。岩石铠化的评价要高得多,按道理说,风刃是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能够突破它防御的。

    但是,就在那刺耳的摩擦声中,磊子只觉得胸前一凉,他骇然发现,自己胸口的岩石铠化居然要挡不住那风刃的急速切割,很明显,风刃的威力被那灰色漩涡增强了。

    不好。

    躲是躲不开了,在这个时候,就显示出了磊子的凶悍之处,他猛然朝着空中怒吼一声,不顾自己胸前,双手托天,顿时,浓郁的黄色光芒在空中爆发,数十块儿巨大的石块儿就那么在空中凝聚成形,朝着周维清狠狠的砸了过去。

    落石术,土属姓技能中一个非常实用的群体攻击技能,以磊子的六珠修为,虽然是仓促间用出来,但威力也是相当强悍的。

    就在他施展完这个技能的同时,一股令他坠入冰窖般的冰冷邪力已经瞬间传遍全身,全身一冷,他那前冲的势头顿时衰竭了,他低下头看时,正好看到之前那曾经追逐过他的蓝紫色小光球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到了胸前,从风刃切开的缝隙中钻了进来。

    轰——磊子全身闪耀着蓝紫色的光彩被直接炸上了天,没有太多的疼痛,却有着强烈的麻痹,再加上体内那冰冷的邪恶之力肆虐,他整个人已经处于僵持状态。

    好强的控制力,这是磊子此时心中唯一的想法。以他这样的战斗型天珠师,在周维清只是控制一些低评级的技能面前竟然如此狼狈。

    但是,磊子却并不认为自己输了,他的落石术已经发动,那是反败为胜的契机,就算是对方能够应对,在控制那么多技能的情况下也必然会十分狼狈,只要有些时间让自己逼出邪恶之力,麻痹解除,那就还有翻盘的机会。

    但是,被炸入空中的磊子也看到了可以用神奇来形容的一幕。他那落石术发动的三、四十颗落石,在飞行了不到五码的时候,竟然全都停顿在了空中。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每一块儿石头之前,竟然都多了一面小小的风盾。

    风盾想要挡住落石术,正常情况下自然不可能。落石术的评价足有五星级别。但是,如果是几十面风盾,分散抵挡住落石术呢?那就截然不同了。那些落石不但被拦了下来,而且还一个个被风盾包裹住,缓缓飘落在地,居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周维清施展的这风盾,也不过就是两星评价的技能而已,经过龙释涯的教导,他才明白,低星级评价技能并不是毫无作用的。虽然威力小,但对天力的损耗也小。使用这些低级技能的时候就能起到足够作用,为什么要用威力强大的技能呢?能节省多少天力啊!

    周维清的六绝控技经过这两个月以来的修炼,连龙释涯都说他算是已有小成了,此时施展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他所施展的这些技能之所以能瞬发那是因为技能根本不是拓印的,而是信手拈来,直接通过天力凝聚而成的。

    众多巨石在落地后消失不见,那本就是以天力凝聚而成的技能。而磊子也重重的摔在地上,闷哼一声,而周维清毕竟没有将六个技能都落在他身上,这些技能本身威力都不大,但在他巧妙的运用下虽然伤不到磊子,却是硬生生破了他的攻势。

    论实力,磊子因为没有足够的凝形装备,比魏峰最多也就是略高一线而已,面对装备齐全、技能众多的周维清,他怎么可能有机会呢?

    磊子在地上打了个滚就跳了起来,身上的麻痹和冰冷邪意在他浑厚的天力催动下已经被逼出体外,一抬头,就看到周维清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坦白说,他虽然输了,但竟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只不过是几个小技能而已,竟然搞的自己这么狼狈,这完全是因为自己神经过敏所致。磊子不服气,极其的不服气。他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一招落败就会认输。低吼一声,猛然间向下一蹲,双拳狠狠的砸向地面。

    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一道土龙带着强烈的震荡波升腾而起,气势汹汹的朝着周维清冲击而至,这是磊子所拥有的最强技能,土龙转生。

    左手变石猫眼意珠亮起,周维清手掌向前虚拍,一团银色光芒飘然而出,准确的烙印在了那土龙额头正中的位置,他已经不打算再和磊子缠斗了,只是凭借六绝控技之法,想要战胜天力修为高于自己的磊子还需要浪费一番手脚。

    噗的一声轻响,那气势汹汹,哪怕是一个小山包也能被轰碎的土龙,额头上被开了一个大洞,当那团银光消失的时候,整条土龙轰然溃散。

    没等磊子反应过来,他骇然发现,周维清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他想要反抗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一点也无法动弹。

    绝对迟缓加风之束缚双重作用下,就算是磊子天力比周维清高,三秒之内也挣脱不了。紧接着就是一个多重麻痹效果的雷电疾。

    身体麻痹之下,磊子清楚的看到,周维清左手抬起,按在了他的眉心正中,紧接着,一股令他惶恐的黑暗力量奔涌而入,就那么强行灌入他脑海之中。

    精神一阵恍惚,几乎是转瞬之间,磊子就已经判断出,这竟然是一个黑暗封印技能。不、不能被封印,被封印了就将成为奴仆啊!他的精神力疯狂的挣扎着。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一双紫红色的眼眸,两道紫红色光芒电射而至,他原本要进行抗衡的精神力瞬间溃散,紧接着,额头上一阵冰凉又一阵火热,在周维清指尖处冒起的一滴鲜血作用下,一个符号已经烙印在了那里,可不正是血祭暗之印记么?

    按照正常情况,周维清想用血祭暗之印记封住一个人,必须要对方心甘情愿才行。否则很容易带来反噬,尤其是磊子的天力还在他之上。

    但是,凭借着龙魔封神这霸道无双的技能所产生的精神冲击,他硬是破掉了对方的反抗,血祭暗之印记一举成功。

    这两个技能的配合是龙释涯对他进行指点的,在龙释涯的指导下,他现在完全可以控制龙魔封神这个技能施展出强大的精神冲击波,这就相当于这一个技能有了两个作用。面对比自己天力修为高的对手,可以冲击对方精神,比自己低的,则能控制对方。比起龙魔禁来也是不遑多让的强大技能。

    左手收回,周维清向魏峰招了招手,道:“魏大哥,我们走吧。”

    磊子呆呆的站在那里,足足数分钟之后才回过神来,他下意识的抬手去摸自己的眉心,伴随着记忆的恢复,痛悔的情绪瞬间充斥全身。

    被封印了,竟然就这么被强行封印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其实他完全是被周维清打懵了,周维清刚才那一连串的技能也是消耗了相当多的天力,他显示凭借着空间割裂凝聚于一点,破掉了土龙转生。土龙转生这个技能有着七星评价,但空间割裂却有十星评价,这就基本上弥补了双方之间的天力差距。更何况周维清还是凭借着他提升了的强大控制力将空间割裂这个技能的威力凝聚于一点,因此破掉那土龙毫无问题——

    紧接着,周维清又用出了空间平移近身,绝对迟缓、风之束缚、雷电疾三大强力控制技能,再加上龙魔封神这接近天神级的技能和血祭暗之印记。别说是磊子,就算是换一个凝形装备俱全的六珠修为天珠师在这里,能抵挡住的几率也并不高。

    当然,周维清并不是真的想让他成为自己的追随者,只是要给这桀骜不驯的家伙一个教训而已,后果不弄得严重一点,以后谁都要挑战自己,那不是烦死了?以雷霆万钧的手段收拾了磊子,也是对新兵们的一份震慑。

    第七军团指挥部。

    当周维清和魏峰来到这里的时候,指挥部内已经站满了第七军团的将领。最起码都是副师团长级别的。一个个盔甲鲜明。

    周维清和魏峰的到来并没有引起这些人的注意,此时他们都在听着神机训话。

    不过,神机却是一眼就看到了周维清,原本一脸的严肃顿时多了一丝微笑,向周维清点了下头后,才继续说话。

    虽然对周维清的身份十分忌惮,但在这个时候神机也不会让他搞什么特殊化,那样反而不好,还容易暴露周维清的身份。

    周维清也向神机点头示意后,在一众将领的后排站了下来。

    由于神机的注意,那些前排将领们也都下意识的回头看了周维清一眼,别人还好些,当神布看到周维清的时候,脸色明显变了变,飞快的扭过头去。令周维清有些讶异的是,他从神布脸上竟然看到了一抹红晕。

    周维清眨了眨眼睛,向身边的魏峰低声问道:“老魏,神布那妞似乎有点不对啊!她看到我怎么会脸红?”

    魏峰低笑一声,“营长,就算你再聪明,也猜不到原因的。”

    周维清愣了一下,“难道说她也喜欢上我了?不会吧,就算我有那么大魅力,我也不喜欢她这年纪的女生啊!”

    魏峰噗哧一笑,这下竟然笑出声来,朝着周维清摇了摇头。靠后的几名将领回头看向他们,脸上都流露出几分怒色。在他们眼中,这两个品级最低的营级军官来到这军团指挥部已经是相当的奇怪了,居然还敢偷笑喧哗。

    周维清就像是没看到他们眼神似的,低声问道:“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他也是好奇心作祟。

    魏峰嘿嘿笑道:“自从在我们这里吃亏之后,神布老实了一段时间。林兄弟每天都会一个人在营地外修炼战技,有一天又碰到了神布,因为两人曾经交过手,神布不敢找你来报复,一见到林兄弟就和他大打出手。结果自然是被林兄弟给收拾了。她知道林兄弟每天都在那里修炼,于是就每天来找他打上一场,林兄弟也没有伤她,久而久之,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他们两个那关系就有点……”

    周维清顿时瞪大了眼睛,喃喃的道:“这真是打死我我也猜不到啊!这样也行?”因为震惊过度,他的声音不禁大了几分,这一次,大部分将军们都回过头来,一个个怒目而视。

    神机也听到了周维清的声音,眉头微皱,道:“周营长,请到前面来。”

    周维清收敛心中的震惊,大步上前,当他从神布身边经过的时候,还十分怪异的看了她一眼。这妞的模样和修为,配林天熬确实也还可以吧。真是没想到啊!林大哥那么沉稳的人,不声不响就找了个老婆。

    “神机军团长。”周维清向神机微微行礼。

    神机向他点了点头,向其他将领们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无双营的周维清周营长。无双营作为我们军团的特种营,也将参加今年的大战,他们全部由弓箭手组成。虽然周营长名为营级,但他的无双营已经有五千士兵。”

    他这么一说,在场的将领们才心中恍然,难怪一个营级军官也能来参加高层将领会议,原来是指挥的士兵够多。

    神机道:“今年的形势很不乐观,以往每年万兽帝国大军的劫掠,都是中央集团军那边压力最大,但今年我们这边的压力也不小。根据我们的探子回报,目前,在西北边境这边,已经出现了万兽帝国集结的十七个师团的兵力。这是前所未有的,要知道,万兽帝国总共才只有五十八个整编师团而已。这次他们可以说是倾巢而出,而我西北集团军除了常驻的第四、第七、第八三个军团三十余万兵力以外,还有第九、第十两个驻扎在天北城的军团已经汇合,再加上预备役军团,总兵力达到六十余万。尽管我们的兵力是对方接近四倍,但是,这一战的情况却很不乐观。”

    听着神机讲述着双方的实力对比,周维清心中不禁暗暗震惊,难怪每一年万兽帝国都能从中天帝国这边获得一些好处,这实力对比的差距可是相当巨大啊!

    虽然不能说万兽帝国一个师团真的能够和中天帝国一个军团相比,中天帝国这边也应该有一些强力师团存在,可就算是这样,以这边六十多万大军,能够抵挡住万兽帝国十个师团就相当不错了。在平原作战,万兽帝国大军的战斗力无疑能够发挥到最大程度。这次还是来了十七个军团,要是经过几场大战之后,恐怕西北集团军想要抵挡住他们的进攻将非常艰难。

    “十七个师团?老大,探子会不会搞错了?每年我们西北集团军能够面对六、七个万兽帝国师团就不少了。怎么今年翻了一倍还多?”一名站在前排头盔为黄色羽毛的师团长级别将领吃惊的说道。

    神机沉声道:“错了?我也希望是错了。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今年的形势有些怪异,中北集团军那边要面对的,也不过只有十五个万兽帝国师团而已,东北集团军那边更是只有五个。宝珀帝国和翡丽帝国也各自都是面对五个万兽帝国师团。惟有我们,竟然要面对最多的敌人。这次万兽帝国一共出动了四十几个师团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兵力都聚集在我们这边,现在集团军军部已经晋级向中北集团军那边求援,希望能够抽调一部份兵力过来支援我们。”

    神布道:“军团长,这恐怕很难吧。他们那边压力也很大,还不如从东北集团军那边抽调。”

    神机没有吭声,大帐内的气氛也变得有些沉重起来。因为他们都知道,想要调来援军的可能姓极小。万兽帝[***]队作战能力太强了,就算是只有五个师团也绝不能小觑,大家都是军部将领,谁愿意抽调自己的兵力去帮助别人协防呢?万一导致自己的防区出现漏洞,那可就是大罪。

    半晌后,神机沉声道:“现在军部还没有决定是否撤回天北城,我们在等待命令的同时,大家要做好充分的战斗准备,万兽帝国大军随时有可能展开行动。大家也用不着气馁,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中北集团军那边已经答应,将御珠营暂时借调给我们集团军,这样一来,无论如何我们都能够抵挡一阵。”

    接下来,神机又对自己的防区进行了一系列的部署,无非就是挖战壕,进入战备状态,随时准备作战,还有一些周维清听不懂的军事部署。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回去要做好兄弟们的动员工作,随时准备战斗。”

    “是。”一众将领严肃的行了军礼后退出大帐,周维清却被神机叫住了。“周营长,你留一下。”

    “军团长,您还有什么吩咐?”周维清停下脚步。

    神机看着周维清,犹豫片刻后,试探着道:“周营长,不知道令师是否还在你军之中?”

    周维清何等聪明,他这么一问,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淡然一笑,道:“不好意思,神机军团长,我师父乃是世外高人,是不会参与到这种战争中的。不过,我们无双营现在毕竟是第七军团的一份子,但有所需,我军愿意随时参战,执行任何军事任务。”

    神机眼神中明显流露出一丝失望,道:“多谢周营长支持,你们无双营都是弓箭手,一旦交战之时,就请为我军主力压住阵脚即可。”

    对于无双营,神机终究没有报以太大期望,虽然他也看到了现在无双营和以前相比有了极大的改观,但无双营毕竟只是一群痞子组成,他可不敢轻易让这支军队踏上战场,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很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军团。对那五千兵痞他是并不怎么放心的。

    神机看重的自然是周维清的老师,要是没猜错,那真的是一位天王甚至是天帝级强者的话,有这么一位强者加入,至少也能威慑对方一个师团的兵力,关键时刻就能成为第七军团胜负手。但看眼前这样子,想要利用这位强者似乎并不太容易。

    射住阵脚?一听神机这话,周维清也有些失望了,看神机那意思,似乎是不打算让他们作为军团主力之一参战。不参战如何能够锻炼队伍?

    正在两人各怀心事之时,突然间,外面一个急促声音响起,“报——”——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