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五十九章 狮心王子

    选择炼狱天使这个技能的时候,周维清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增强自己在战场上的攻击能力,范围姓技能的威力再强,也不可能和同级别单体技能相比,但是,在眼前这样的状况下,那就是范围姓技能更好用了。一个炼狱天使,顿时破了狼骑兵的刀阵,并且造成大量杀伤,眼看着那紫黑色地狱悄然散去,周维清头顶上却是再次光影出现,这一次变成了紫红色,比那炼狱天使看上去威势更胜的龙魔娲女虚影已经凭空出现。

    根本不需要任何命令,狼骑兵们已经疯狂的向周围四散奔逃,天知道接下来这个技能是什么。

    上官菲儿和林天熬很快就追上了周维清,周维清就那么头上顶着龙魔娲女虚影带着他们冲过了敌阵,直奔乌金、狂战两族的防线而去。

    那些狼骑兵又哪里知道,周维清二次顶上的这个虚幻光影完全是用来吓人的,龙魔禁很强,可对普通士兵那是一点用都没有,只有天珠师才怕这样的技能,虚张声势效果比想象中还要好的多,全速冲锋之下,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两大羌族防御阵线。

    在无双营援兵到来的时候,乌金、狂战两族这边就感觉到了,尤其是独角兽师团分兵出去阻击无双营令他们压力大减,刚才那紫黑色的炼狱天使光影他们也都清晰的看到了,狼骑兵的散乱,令两大种族的战士们大大松了口气。

    他们在这里已经被围攻了接近一个时辰的时间,虽然也给狼骑兵和独角兽骑兵带来了不少损伤,但是两族战士也是伤者众多,他们没有足够的武器装备,身体防御再强也禁不住骑兵的不断冲锋,已经开始有重伤者出现了,如果不是无双营及时出现,用不了多久他们的防御阵线恐怕就将崩溃,到了那时候,两族就有灭族的危险。

    来到近前,周维清一眼就看到乌金、狂战两族的族人们伤痕累累的样子,两大种族很好分辨,乌金族以女姓居多,男姓数量非常少,狂战族则是男女皆有,男姓几乎都是赤裸着上身,手中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他们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有着伤痕,而在他们的防线前,留下了大量两个万兽帝国骑兵师团士兵的尸体。

    太强壮了……周维清自认自己也算得上是一名壮汉,可和这两个种族比起来,那就有些不够看了。一眼望去,这两族的战士他竟然找不到一个身高低于两米的。多的是强壮的不似人类的强者。有几个如同山岳一般的存在,恐怕身高都有两米五左右了,那宽阔的肩膀,简直就如同城墙一般厚重。

    “老大。”马群兴奋的声音响起,手持着凝形盾牌就冲了出来,扑过来就给了周维清一个熊抱。他此时也是全身浴血,看到周维清,就像是看到了亲人一般。

    自从来到这里被围之后,马群和乌鸦的眼睛都红了,他们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族人们异样的目光。是他们将族人带来到这里的,可是,才刚一到来就面对着如此强大的敌人,别说是灭族,只要族人出现大量伤亡,他们就是全族的罪人啊!

    周维清被马群抱住,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这兄弟的全身都在颤抖着,那么健壮的他,此时居然带给周维清强烈的虚弱感觉,明显是已经有些脱力了。

    “好兄弟,别着急,我们的援兵已经到了,我一定会将你的族人安全的带到我们的营地去。”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周维清斩钉截铁的声音带给马群足够的信心。

    此时,狼骑兵因为周维清刚才那恐怖技能的缘故,在巴特斯的指挥下飞速撤开,于空地重新排列阵型。这也给了乌金、狂战两族难得的休息时间。

    两个巨大的身影排众而出,全身浴血手持乌金屠神斧的乌鸦带着他们走了过来。

    周维清松开和马群的拥抱迎了上去。

    和乌鸦一起走过来的是一男一女,那名男子,周维清必须要完全仰起头,才能看到他的全貌,这人恐怕要比自己高一米吧,这是周维清心中的第一个想法。看相貌,和马群有着几分相像,双手之中,各持一柄超大号的战锤,比周维清的双子大力神锤还要大上许多,宽阔而雄壮的胸膛上有着许多细密的伤痕,全身都被鲜血染红了,但很显然,那些鲜血绝大多数都是敌人的。

    而那名女子的身材也比乌鸦还要高大几分,居然是一头短发,双手拿着一对巨大的车轮战斧,这两人走在一起,那绝对是要多彪悍就有多彪悍。

    “老大,我给你介绍,这是我父亲,我们狂战一族的族长。”马群赶忙说道。

    周维清上前几步,向那中年巨汉伸出手。

    马群的父亲将那两柄重量必定十分恐怖的巨锤交到单手上,伸手与周维清相握,“我叫马龙。”他的声音浑厚而充满了金属的铿锵,简单的几个字,却震的周维清耳朵里有几分嗡鸣。

    “马叔叔,您好,我们来迟了,实在抱歉。没想到万兽帝[***]会在这个时候突进。”周维清一脸歉然的说道。

    周维清的手算是不小了,但和马龙那宛如簸箕般的大手握在一起却仿佛被完全包覆了一般。

    周维清只觉得手上一股大力传来,他脸上不动声色,也同样是手上微微发力,但却并不反击,只是维持着自己的手掌不被马龙力量所侵。

    马龙手上的力气持续增加,他也目光灼灼的盯视着周维清,却是一言不发。

    一会儿的工夫,马龙脸上已经流露出了惊讶之色,他只觉得周维清的手就像是最坚硬的石头,不论他如何发力,周维清的力量都会随之增加,他现在已经用出七成力量了,但看周维清那模样,却依旧是一脸诚恳的微笑,看不出有任何变化。

    “好,难怪马群那小王八蛋这么夸奖你,这份力气,要得。”马龙松开了手,有些赞许的向周维清点了点头。

    “我也来试试。”和乌鸦一起走过来那名中年女战士直接将手中战斧交给了乌鸦,大步一迈就来到了周维清面前,她更加直接,丝毫不掩饰自己要对周维清的检验。

    乌鸦赶忙说道:“维清,这是我妈。”

    中年女战士的姓格更加豪爽,“我叫红玉,你叫我红玉阿姨就行了。乌鸦说你的力量比她强,让我掂量掂量。”

    一边说着,她已经向周维清伸出了自己那比马龙也小不了多少的大手。

    周维清微笑道:“请阿姨指教。”一边说着,他不动声色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他们比拼的是纯粹的肉体力量,因此,双方谁都没有释放出自己的本命珠。

    红玉和马龙可不一样,两人手才一握住,周维清顿时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骤然传来,脸色微微一变,不敢怠慢,赶忙凝神应对,骨子里的强大力量迸发而出,两人手掌上的皮肤几乎在同一时间因为用力过度而呈现出了青白色。

    “行了、行了,红玉,难道你觉得你力气比我大吗?”马龙没好气的说道,左手锤一抬,在两人手掌上点了一下,周维清和乌金族长红玉同时松开了手。

    红玉瞥了马龙一眼,“怎么?不服气啊!比力气你就是不如老娘。有本事别用狂化我们纯粹比力量,你行么?”

    马龙怒道:“有本事你让自己体重减到正常人范围。”

    周维清的心不禁抽搐了一下,看样子,这老两位平时的关系可不是那么和谐啊!

    乌鸦再旁边噗哧一笑,道:“维清,你别介意,我妈和马叔叔斗嘴都习惯了。其实他们是很要好的朋友。”

    马龙瞥了乌鸦一眼,没好气的道:“当年要不是你爹横刀夺爱,你就不是我儿媳妇,而是我女儿了。”

    红玉没好气的道:“放屁,老娘能看得上你?别做梦了。小心我把你的话告诉嫂子。”

    令周维清有些意外的是,马龙这么强壮的狂战士,听了红玉的话竟然有些心虚的回头朝着族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嘴上的声音也明显低了几分,“哼,天知道你怎么脑残了,明明那么大块头,非要喜欢小男人。”

    红玉怒道:“闭上你的臭嘴,再提先夫,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周维清不得不开口了,眼前形势还不明朗,天知道万兽帝国会不会在派兵前来,“两位族长,现在我们还没脱离险境,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马龙皱眉道:“那些狼骑兵至少还有七、八个营的兵力,怎么离开?”

    周维清道:“你们保护着族人撤退,我带我的人掩护。”

    “你的人?”马龙和红玉都有些疑惑,两人的目光不禁向远处看去。

    不论是他们还是狼骑兵师团,看向远方的独角兽师团那边,能够看到的都是独角兽师团将无双营士兵团团围住的景象——

    独角兽骑兵的冲锋刚才他们都经历过了,和狼骑兵比起来,独角兽骑兵带给他们的威胁要大的多。不论是乌金族战士还是狂战族战士,他们身上的伤痕大多都是来自于独角兽骑兵的。要不是独角兽骑兵刚才撤出,恐怕他们的防线刚才就已经要崩溃了。

    因为一直被包围攻击,援兵来了多少他们并没有看到,但此时能看见的就只有独角兽骑兵的包围圈,看那包围圈的大小,很显然援兵的数量不会太多。他们自己恐怕都难以逃脱被全歼的命运吧,还能给我们断后?

    周维清自然知道两位族长心中在疑惑什么,扭头向上官菲儿使了个眼色。

    上官菲儿点了点头,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个号角,猛然吹响。

    号角声低沉却充满了穿透力,在这平原地形上,更是能够传的极远。马龙和红玉很快就目瞪口呆的看到了神奇的一幕。

    就在远处那被独角兽骑兵包围的地方,数百道身影居然就那么腾空而起,冲入高空之中。

    无双营第一大队,无双空军,终于升空了。凝形双翼在空中拍打,转瞬间就将他们送入了数百米的高空。

    在僵持中,独角兽骑兵的总兵力已经不到六成,凝形弓、近战还有之前和两大强族的消耗令他们损失惨重。

    无双空军才一升空,就是一轮战矛的投掷,他们硬是用背上沉重的战矛在独角兽骑兵的阵营中砸出了一条血路。

    没有凝形双翼的天弓营七大神箭手就趁着这个机会冲了出来,他们都是有魔鬼马傍身的,魔鬼马的防御加上速度,带着他们从独角兽骑兵围困的缺口中悍然狂奔而出,而第二轮战矛的投掷也已完成。

    这一切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虽不说每一柄战矛都能干掉一个敌人,但两轮投掷,也至少又有六百多名独角兽骑兵伤亡。

    坎波拉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变化,他这边虽是久攻不下,但无双营战士们的坐骑也几乎都被刺死了,在他看来,已经成了瓮中捉鳖之势,虽然伤亡已经很大,可他却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否则,放掉这些人,他们那犀利的弓箭必定会带来更大的伤亡。可谁能想到,这些敌人居然突然飞起来了。

    “撤退。”坎波拉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下达了全速撤退的命令。

    万兽帝国的军队确实强大,但是,与人类军队的统一指挥不同,万兽帝国的军队是隶属于不同部落的,可以说都是各个部落的精英,一旦哪个部落的军队数量过少,不足以维持原本地位,那么,很可能就会导致整个部落的衰败。

    因此,万兽帝国大军实力强横擅长打硬仗、顺风仗,可是,一旦伤亡过大,他们是绝不会死磕到底的。并不是因为他们怯懦,而是为了维持本族的地位。

    当初周维清他们遇到的迅狼师团是这样,这次的独角兽师团也同样是这样。眼看损失如此之大,而且敌人还升空了,战胜他们的机会无比渺茫,为了不再承受更加巨大的损失,坎波拉还能怎样?只有下达撤退的命令,先脱离战场再说,否则的话,天知道这些身穿坚硬铠甲的奇异弓箭兵还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损失。如此难啃的骨头他还是第一次在与中天帝国的战争中遇到。

    正所谓兵败如山倒,眼看着独角兽师团后撤,另一边的巴特斯也没有半分犹豫,同样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从自身来看,巴特斯是有些怕了,他绝不希望自己重蹈哥哥的覆辙,周维清已经展现出了强大的技能,他自问自己未必是这个年轻人的对手。而且,巴特斯表面粗豪,但内心却是有他的小算盘。他可是清楚看到周维清现在已经是五珠修为的,而哥哥所说,当初面对的只是四珠修为,他既然能够肯定自己遇到的和哥哥遇到的是同一个人,那么,敌人的实力更强了,而自己修为还不如哥哥,要是真的正面碰上肯定讨不了好。

    另一个,万兽帝国大军前来进攻的主要目的在于劫掠,而不是全歼敌人,毕竟,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侵略,而是为了掠夺资源以保证族人能够顺利度过寒冷冬季。就算能将眼前这些人全杀了又怎么样?过大的损失绝对是得不偿失的,那些物资恐怕远远不够己方战士损伤。

    之前巴特斯还有些犹豫,毕竟他是和坎波拉一起率兵出征的,而此时坎波拉率先退军,他也就有了退兵的理由,立刻指挥着自己的狼骑兵快速和坎波拉的独角兽骑兵汇合,风驰电掣般朝着北方疾驰而去。

    万兽帝国这两个师团领导者内心之中在想什么周维清他们不可能知道,但从场面上来看,在马龙和红玉眼中,似乎无双营第一大队五百空军升空、两轮攻击杀死了大量对手后,独角兽师团和狂狼师团就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落荒而逃了。如此情形不禁令他们大跌眼镜。

    随着两个师团的退却,马龙和红玉他们才发现,在这片平原上竟然留下了如此众多的尸体,最为醒目的就是那些失去了主人的独角兽,它们并没有被带走,因为它们只受自己主人的驾驭。除了在战场上死掉的独角兽,竟然还留下了有两、三千匹之多。

    那飞起来的,难道是鸟人么?一个个都有着翅膀,在这一刻,两位族长甚至都误会了,以为周维清带来的这也是一支兽人军队。

    “撤吧,先离开这里再说。”周维清看着那飞速离去的两个兽人师团,眼中不禁流露出若有所思的光芒。通过这几次与兽人之间的战斗,他也摸清了一些兽人军队战斗的特点。

    这里是北疆,天知道会不会再有强敌出现,周维清带来的毕竟只有五百人,虽然第一大队的战士都是修为不低的体珠师,但在空中也坚持不了太长时间,否则之前周维清就不会找马,而是带着他们飞过来了。还是要尽快离开这里,至少要后撤一百里和其他无双营士兵汇合才能保证安全。

    马龙和红玉也不敢怠慢,赶忙命令族人们阵型散开,拉起他们带来的辎重,快速朝着南边西北大营方向撤退。无双营第一大队重新落回地面跟在后面负责断后。周维清带着上官菲儿和林天熬落在最后面。一边撤退一边观察着北方。

    正在这时,一个低沉浑厚,又充斥着强烈战意的声音从远方响起。

    “周——维——清——”

    只是短暂的三个字,周维清却吃惊的发现,那声音竟然在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接近着。

    北疆远方,就在那兽人两个师团撤退的方向,三道身影正朝着这边电射而来。

    “好强。”上官菲儿也是脸色一变,从那三人宛如闪电般的速度她就能看出这些人的强大。

    周维清拉住跨下独角魔鬼马,向划风道:“划风老师,你带着大家先掩护乌金、狂战两族撤回去。对方似乎是向我来的,我们阻敌之后再追上你们。”好不容易救下了两族,确保他们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大军飞速撤退,周维清则是带着林天熬和上官菲儿停了下来,等待那三道身影的接近。修为提升到五珠,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相当自信的,虽然不知道来的人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知道自己的名字,但他有信心,就算是打不过,难道跑还跑不了么?他身上可还带着银皇天隼小红豆呢。再说了,在这北疆总不会总是那么运气不好又碰到天王级的变态吧。

    但是,人的判断不可能永远都是正确的,小概率事件绝非没有可能。

    当那三人越来越近的时候,周维清和上官菲儿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论修为,或许林天熬比周维清要强一些,但要说对敌人判断的眼力,他就要差一些了。

    那从远处疾驰而来的三个人速度极快,如同风驰电掣一般,周维清自问,就算是自己凭借邪魔右腿的爆发力也不可能达到这样的速度,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来人的修为绝对在自己之上,而且他还注意到一个细节,这三个人如此迅疾的前冲却并没有发出任何破空声。这说明他们对自身天力控制已经到了收发由心的程度,凭借天力尽可能破掉空气阻力让自己速度变得更快。用这个方法来提速无疑是十分奢侈的,惟有自身天力回复速度能够赶上消耗速度才会这么用。而能做到这一点,至少也要八珠以上的天力修为才行。

    三名八珠以上修为的强者同时莅临?这种级别的强者在万兽帝[***]中恐怕有着相当冲高的地位吧,万兽帝国的编制虽然没有军团,都是以师团为单位的,出现这种高手,难道是针对自己而来——

    强烈的警惕在周维清心中升起,现在想要离开都已经晚了,对方的速度太快了。唯一的凭借就是上官菲儿的凝形双翼能飞。但对方已经近前,周维清也想弄清楚为什么对方会知道自己的存在,在警惕的同时,他也向上官菲儿使了个眼色。如果是单纯的八珠强者,他们还真未必怕,毕竟,周维清和上官菲儿都有传奇套装在身,加上林天熬强势防御,三对三也未见得就会落在下风。

    那三人在距离周维清他们还有十几码的地方停了下来,周维清正在大量对方时,却听身边的上官菲儿惊呼一声,“狮心王子。”

    周维清也没想到上官菲儿竟然认识对方,不禁微微一愣,定睛看去。

    那三个人明显是以中间那人为主的,此人身材高大,比自己还要高出半个头去,一头金红色中长发带着几分大波浪卷曲披散在脑后,面庞英俊而刚毅,尤其是他的眼神,看着自己显得异常凌厉,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一身淡金色长袍令他威仪更增,狮心王子?

    没错,来的正是狮心王子古樱冰。在古樱冰身边两侧跟着两名老者,看上去都是六旬左右的年纪,同样是身材壮硕,一头红发,身上也都穿着淡金色的服饰,和古樱冰最大的区别就是发色中没有那份金色,这也是为什么让人一眼看去就是以狮心王子为主的原因。

    上官菲儿的脸色很难看,狮心王子古樱冰她当然认识,三年前,她和上官雪儿跟随大伯和父亲参加五大圣地在雪神山之巅论战时,曾经见过他。如果说上官雪儿是浩渺宫年青一代中第一高手,那么,这个古樱冰就是五大圣地年青一代的最强者。三年前他就已经到了七珠巅峰修为,可以想见,现在也必定突破到了八珠。

    狮心王子不但是雪神山首席弟子,而且更是万兽帝国皇族神圣地灵狮一脉的未来继承人,不论他将来是否会继承皇位,在万兽帝国都是万万人之上的存在。狮心王子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刚才似乎就是他喊出了周维清的名字,难道他是为了那两个师团报仇而来。可是,雪神山有五大圣地的限制,是不能轻易参战的才对啊!

    由于不知道古樱冰为什么会出现,上官菲儿冷冷的道:“雪神山主大弟子,未来的万兽帝国继承人竟然深入我们中天帝国边疆领地,这是不是意味着雪神山要违背当初的诺言,参加到两国战争之中?”

    上官菲儿何等聪明,她这番话说的相当厉害,既给周维清点明了对方的身份,又用言语挤兑了狮心王子。

    古樱冰自从到了这里,目光一直就落在周维清身上。这次万兽帝国之所以对西北集团军这边增加了如此众多的兵力就是因为他的到来。他就是专门来找周维清的。只是西北集团军有数十万大军,想要单独寻找并不容易。这位狮心王子就带着两名随从在边疆等待。

    之前突然得到前方传来消息,两个先遣师团遇到了强敌,这让他立刻就想到了周维清曾经带人在边界处狙击过迅狼师团,所以他才立刻赶了过来。之前在很远的地方,他就感受到了天技映像的存在,论感知能力,身为神圣地灵狮一脉的传承者,他有着野兽一般的强大感应力,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神圣天灵虎和神圣地灵狮本身就是最强大的天兽。因此,感知要比人类强得多。

    天技映像的气息令古樱冰更加确认了自己的想法,所以才有了刚才那一声呼唤,周维清这个名字,他是从天儿那里问出来的。狼王带子去雪神山疗伤之后,古樱冰和天儿之间又发生了一系列的事,但他终究还是来了北疆,就是为了和周维清有所了断,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能找到这个夺走了自己未婚妻红丸的人类。

    看着周维清,狮心王子双目喷火,他在巴特勒的记忆影像中已经见过了他,自然不会认错。直到听见上官菲儿的声音,这才注意到她的存在。

    “你是浩渺宫的上官……”狮心王子的声音浑厚中充满了压抑着的狂躁怒气。

    “我是上官菲儿。”

    狮心王子冷冷的道:“问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那你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你已经参与到了两国战争之中。不过我没时间和你纠缠,今天我是来找他的,完全是私人恩怨。”

    周维清眉头微皱,“私人恩怨,我似乎不是认识你吧。”他心中也有些疑惑,有了上官菲儿的介绍,他还怎会不明白眼前这个狮心王子的强大。突然间,周维清心中一动,脸色顿时一变,他已经想到了狮心王子找自己的原因。

    “你不认识我,那你总该认识天儿吧。我就是天儿的未婚夫。”古樱冰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他是真的喜欢天儿,论年纪,他比天儿大了十岁还有多,可以说是看着天儿从小长大的,他一直都在等她,他和她的联姻并不是纯粹政治上的需要。否则的话,在得知天儿已经失去了处子之身后,他完全可以在拒绝这件婚事的同时从老师那里得到足够多的好处。但是,他没有那么做,而是依旧执着的要娶天儿,不是为了讨好雪傲天,而是因为他真的很爱她。

    此时,看到眼前这个夺走天儿心和身体的男人,他怎会不恨?

    这一下,周维清已经完全明白了,虽然他不知道狮心王子是如何找到自己的,但是,这个事情根本就没有转圜的余地。

    “天儿还好么?”面对双目喷火的情敌,周维清此时心中却是充满了对天儿的强烈思念,下意识的就问出了这句话。

    古樱冰冷冷的道:“你有什么资格问天儿好不好?你算什么东西。”

    周维清的目光也逐渐变冷了,两个男人就那么彼此对视着,就像是两头为了抢夺配偶的公牛一般,彼此的气息火药味儿正在变得越来越浓,战斗一触即发。

    林天熬下意识的向周维清靠近一步,离得近了,他自然也能感受到古樱冰身上散发出的那份危险气息。

    “我要向你挑战,是个男人,就站出来。”一边说着,古樱冰身上骤然腾起一股浓烈而狂躁的天力波动,金红色光彩从他体内澎湃而出,瞬间充斥在他身体周围。八颗代表着力量的冰种翡翠体珠悍然出现在古樱冰右手手腕上,抬手指着周维清,眼中的凌厉似乎要将他碎尸万段似的。

    “小胖,不行。”上官菲儿有些急切的说道。她自然听出了周维清和古樱冰之间是因为一个女人而产生的问题,天儿她也见过一次。只是此时她已经顾不得吃醋了,古樱冰什么实力她清楚的很,战凌天甚至是自己姐姐上官雪儿和这位狮心王子相比都不够看,更别说是周维清了。狮心王子可不是普通的八珠天珠师啊!

    周维清扭头看了上官菲儿一眼,沉声道:“这是我不能拒绝的挑战。”一边说着,他转向古樱冰,沉声道:“请。”

    这一战是因为天儿而起,两个男人之间没有什么可说的,惟有用实力来倾泻对彼此之间的强烈敌意。他们同样恨不得杀了对方。哪怕明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对手,周维清也绝不能怯懦,否则的话,他就真的没有资格去爱天儿了。

    周维清怕死不假,但在一些必然要上的局面下,他是绝不会退却的,在他骨子里,始终都有着一腔执着的热血。

    古樱冰向后挥了挥手,那跟他一起前来的两名老者缓缓向后退去,让出了一片空间。

    上官菲儿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林天熬用眼神阻止了,他已经率先向后退去。上官菲儿虽然心中万分不愿,但在这个时候她还能做什么?她一边在心中怒骂着周维清这个花心鬼,一边充满了担忧。同时暗暗做出准备,万一那狮心王子要杀周维清,也好出手援救。

    在场的其他四人都已经推开,就剩下周维清和古樱冰两个人彼此相对,他们彼此毫不退缩的注视着对方,眼神中充满了凌厉。

    这是一场情敌之间的战斗,没有任何可转圜的余地。

    率先发动的是周维清,他的修为不如对手,他不能让狮心王子将气势提升到巅峰,那样的话,他很容易被一击而溃。

    低吼一声,周维清的身体已经如同箭矢般冲了出去,身体在半空之中,他已经完成了一系列的变化。邪魔变毫不犹豫的就释放而出,没有邪魔变的支持,他就一分机会都没有了。与此同时,龙魔娲女的天技映像也同时在他头顶上升起。龙魔禁,绝对是他制胜的关键所在。

    古樱冰在周维清动了的那一刻他也动了,大喝一声,满头金红色发丝无风飘扬,浓烈的金红色光彩从他体内喷涌而出,猛然前冲,毫无花哨的一拳向周维清当胸轰去——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