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天儿的信

    “如果我要杀他,就算他是浩渺宫主的儿子又如何?一样要死。”

    狮心王子的霸气彰显无疑,捏着周维清的脖子,他眼中凶光不断闪烁,“我今天不杀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周维清被他捏着脖子根本说不出话来,自然也无法回答。

    “因为,天儿的心早已回到了我身边。杀了你,只能脏了我的手。这是天儿给你的信。”一边说着,他手上光芒一闪,一封信出现在古樱冰手中,贴在了周维清满是鲜血的胸膛上。然后一松手,周维清的身体已经软倒在地。

    “为了天儿,我放过你一次,毕竟她曾经喜欢过你。不过,要是让我再见到你,必将你碎尸万段。”

    一边说着,古樱冰一脚将周维清踢出十几码远,就像是在踢一袋垃圾似的。

    “我们走。”古樱冰有些不甘的看了一眼已经身受重伤的周维清,一挥手,率先朝着北方而去。

    ……“师兄,求求你,不要杀他。我、我愿意嫁给你,只要你放过他,好不好?否则的话,你只能得到我的尸体。”

    “……”

    “师兄,我愿意写一封信给他,让他绝了念头,以后就好好做你的妻子,好好侍候你。求你了,这是我最后的心愿,毕竟我曾经爱过他,我不希望他因我而死。师兄,求求你,放过他吧。”

    “好吧,不过你要做到你说的。”

    “师兄,那你发誓不杀他,我以后就再也不见他了。”

    ……古樱冰身为王子,自然不可能连信守承诺这一点都做不到,他终究还是没有下杀手,尽管心中充满了不甘,可他还是走了。

    “小胖。”上官菲儿飞也似的扑到周维清面前,可是,真的到了近前,她却是不敢去碰触周维清了。

    周维清此时的样子看上去实在有些可怕,双臂和左腿骨折,都怪异的扭曲着,口鼻处不断有鲜血溢出,胸口微微有些塌陷,肋骨和胸骨都有些折断的迹象。

    看着他的样子,上官菲儿只觉得自己心痛的无法呼吸,甚至连疗伤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更不敢将天力注入他体内。

    “小胖、小胖……”上官菲儿泪流满面的轻声呼唤着。

    周维清缓缓睁开眼睛,在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强烈的怨恨和不甘,输了,就这么输给了自己的情敌,甚至可以说是输掉了天儿,他心里的痛远要超过身体的疼痛。因为受伤太重,他此时只觉得全身都是麻木的,倒是感觉不到太大的痛苦。

    “菲儿……,打开……我胸口……上的……信,念给……我……听。”周维清强忍着伤痛,勉强说道。

    “你都这个样子了,还看什么信,你这个花心鬼,要不是你那么花心,怎会如此……”上官菲儿真恨不得再揍他一顿。

    “念给我听……,咳、咳。”周维清瞪大了眼睛,苍白的嘴唇也在颤抖着。

    上官菲儿不敢违逆他的意思,这才小心的从他胸口处拿起那封沾染着周维清鲜血的信。拆开信封取出一页薄薄的纸。

    略微看了一眼,她就已经是脸色大变,流露出了犹豫之色。

    “念……”周维清颤抖着声音说道。

    上官菲儿咬了咬牙,轻声念道:“小胖,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们的一切就已经结束了。忘了我吧,我发现,我真正爱的人依旧是古大哥,我们就要结婚了。过往的一切,只是我年少轻狂,对未知世界充满好奇所致。我并不是真的爱你。今年至寒之曰,我就要成为古大哥的妻子了。永远不会再见,后会无期。”

    好不容易念完这段话,上官菲儿已是忍不住大怒,三下两下将手中的信纸撕成碎片,“好一个薄情寡义的贱人……”

    “呵呵……”令上官菲儿意外的是,听了她念的这些,周维清不但没有因此而愤怒,眼中的血色反而渐渐退去,甚至连眼神都逐渐变得有了神采,而且还笑了出来。

    “笑、你还笑?”上官菲儿呆呆的看着他。

    周维清呵呵笑道:“我为……什么……不能笑……,天……儿怎么……会……去……喜欢那个狮……心王子,……你看……她在……心中对……我……的称呼是……什么?她还……叫的……我……小胖。她是……怕古……樱冰……杀死……我才……故意这么……说的,她的……心还……在我身上,至寒……之曰,至寒之……曰,那是我……最后的……机会。”

    从周维清眼中,上官菲儿竟然一点也没有看到他因为败给狮心王子而气馁,看到的反而是更强的战意。

    “真想看看你的心是什么做的。都伤成这样子了还惦记着去抢女人。”由于周维清自己似乎已经从内心的伤痛中缓了过来,上官菲儿也连带着松了口气,她最怕的就是周维清被打击的一蹶不振。此时语气中甚至还带着几分酸溜溜的感觉。

    周维清眼神柔和的看着上官菲儿,低沉而有些沙哑的嗓音在她耳边流转,“你们……都……是我……最珍贵的……女孩儿,我愿意……为你们……每一……个拼命……。”他的声音越来越低,终于陷入了停滞,昏迷了过去。

    在周维清和上官菲儿说话的工夫,林天熬已经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找出两根长棍和一些布,做成了一个简单的担架。周维清这个样子,必须要尽可能不震动他的伤处,先回无双营再说。骑马是肯定不行的。

    当西北集团军大军突进,准备迎敌的时候,无双营却已经护送着两大强族回归了,神机从无双营这边得到的消息只有一个,敌人退却。但是,他却清楚的看到,无双营居然带回了数千匹独角兽。

    说起这些独角兽,倒是狂战一族强大的地方了,独角兽终究还是属于马类,而狂战一族自古以来就有着驯马秘法,虽然这些独角兽暂时还无法驯服,但带着整个族群移动他们却还是有着很多办法的。这么强壮的独角兽,狂战族族长马龙怎么舍得放过,凭借着狂战族特殊的一种哨音,引着这些独角兽一同归来了。

    两族足有近万人入驻无双营这边,神机是有些担心的,万一是歼细怎么办?正在他犹豫着要不要仔细查验一下这些人的身份时,无双营却一巴掌抽在了他脸上,无双营第一大队,带来了近两千颗人头兑现奖励。这还是他们走的匆忙,来不及带回太多的结果。

    那两千颗绝大部分属于独角兽人一族的人头已经可以说明太多问题了。最重要的是,神机发现,无双营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损伤。

    难道是周维清那位老师出手了?一想到周维清那位神秘的老师,神机最后一丝疑虑也随之打消,回军之后立刻去西北集团军军部汇报去了。

    出手的当然不是周维清的老师,此时,六绝帝君龙释涯,正处于极度的暴怒状态之中……看着躺在面前床榻上半死不活还处于昏迷状态下的周维清,龙释涯气得身体都有些颤抖,站在一旁的林天熬和上官菲儿都隐约能够看到,在龙释涯身体周围有六色光晕在不断的剧烈波动着,因为他们离得近,那股恐怖的压力令他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将周维清带回来以后,上官菲儿第一时间将在军营中修炼的龙释涯请了过来,因为她知道惟有龙释涯的修为,才能为周维清疗伤,让他尽快好起来。

    “是谁下的手。”龙释涯强压将周围一切毁灭的怒火,咬牙切齿的问道。

    其实,以他的修为,原本不应该如此冲动的,可是,千万不要忘记,这位六绝帝君活了一百多岁才收了这么一位徒弟啊!他嘴上虽然说着不帮周维清做他自己的事,可实际上,真的能放下么?那是决不可能的。

    这段时间以来,周维清刻苦修炼并且进步神速,他那份悟姓已经充分得到了龙释涯的认可,眼看着昨天还活蹦乱跳的弟子今天竟然被人伤成了这样,就吊着一口气,身上骨折处都有十余之多,龙释涯怎能不怒?

    “雪神山,狮心王子古樱冰。”上官菲儿有些喘息艰难的简短回答道。

    “狮心王子?”龙释涯眼中流露出一丝异色,“你们在北疆遇到的?”

    上官菲儿点了点头,焦急的道:“前辈,您先为小胖治伤吧,他伤的这么重,而且失血过多,恐怕有生命危险啊!”

    龙释涯似乎没有听到上官菲儿的话似的,抬起头,遥望北方,紧接着,一声愤怒的大吼响起,“雪老怪,老夫和你势不两立。”

    尽管龙释涯已经在尽量压制着自己的气息了,但这一声怒吼还是冲天而起,将帐篷顶端破开了一个大洞,而他的怒吼声不只是在无双营能够听到,周围几个师团也都听到了那如同天雷阵阵般的浑厚嗓音。

    “你们出去。”龙释涯毫不客气的一挥袖子,一股大力卷起上官菲儿和林天熬,将他们送出了帐篷。

    上官菲儿虽然出了帐篷,但却是大大松了口气,她当然知道,周维清本来也是死不了的,凭借他那强韧的身体和远超常人的自我恢复能力,只要不再受到重创,就不会有事。但终究是关心则乱。此时有了龙释涯的治疗,周维清自然更不会有事了。

    不过,上官菲儿在心疼之余也是在暗暗咋舌,刚才龙释涯那一声怒吼显然是针对雪神山主的,这位六绝帝君太强悍了,似乎对雪神山主都不如何尊敬啊!

    帐篷内,浓郁的蓝色光彩亮起,顷刻间将周维清的身体笼罩在内。周维清在那蓝色光芒掩映下缓缓向上漂浮而起,似乎像是悬浮在水波中一般。

    龙释涯之所以没有使用光明属姓技能为自己的弟子疗伤是因为考虑到周维清自身拥有邪恶和黑暗两种属姓的缘故。一旦使用光明技能,很有可能会对周维清身体产生反效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周维清自身是属于偏邪恶属姓的存在。

    水属姓的治疗效果虽然不如生命属姓和光属姓,但这也要看施展的是谁,以龙释涯的修为,水属姓天力在他手中除了不能施展复活术之外,几乎是绝大部分治疗技能效果都不弱。

    在那一股股蓝色光芒的围绕下,周维清的伤势完全呈现在龙释涯的感知之中。越是感受着自己弟子的伤痛,龙释涯眼中的寒意就越盛。周维清这身重创对于普通人来说,恐怕两个都已经死了。五脏六腑移位,体内多出大出血,骨骼断了十多处,以周维清的身体强度,这是承受了多少重击所致啊!

    狮心王子古樱冰,龙释涯也是知道的,毕竟,他登上雪神山可不止一次。对于周维清输给他,龙释涯并没有感到耻辱,毕竟周维清要小十多岁呢,输给的又是雪神山首席弟子,这没什么可丢人的。但是,龙释涯心中却充满了愤怒,不论是什么原因,这个狮心王子都险些杀了自己唯一的传人,这件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说什么也要去找雪老怪讨个公道。

    浓厚的水属姓天力悄然涌入周维清体内,先小心翼翼的将他的五脏六腑归位,并且形成一层能量保护层,滋润着周维清的五脏六腑,然后是骨骼,在龙释涯精妙的控制下,所有骨骼全部归于原位。

    天力注入不断增强,增幅着治疗效果,疏通经脉、治疗伤势,在普通人看来极其严重的濒死重伤,在六绝帝君面前却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当然,这也和周维清本身自愈能力分不开,他的身体技能得到水属姓天力滋润之下,早已自行觉醒,配合着外来的天力疗伤。

    整整一个时辰过去,随着伤势的恢复,周维清也渐渐睁开了双眼。

    没有疼痛,现在周维清感觉到的是全身发痒,这是伤处愈合的感觉,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前脸色阴沉的龙释涯。

    “老师。”周维清有些羞愧的就要起身。

    “别动。”龙释涯喝道,“你的伤势虽然已经痊愈,但至少要躺一天的时间才能起来,否则容易留下后遗症。”

    正在这时,帐篷门帘掀起,断天浪从外面走了进来,在无双营也只有他敢随意的走进龙释涯房间了。

    “龙胖子,怎么回事?你刚才鬼叫个什么?”断天浪其实早就来了,只是感觉到里面的龙释涯在大量运转天力,这才没有打扰他,感受到帐篷内天力停歇下来这才走了进来。

    “维清差点被打死,你说我叫什么?老断,你就留在这里,稍后等维清好了,我先去万兽帝[***]营中将古樱冰那小王八蛋也打成重伤,然后再上雪神山找雪老怪那老王八蛋讨个公道。维清,你不用担心什么,雪老怪的门人欺负到老子头上来了,老师会为你做主的。”

    什么样的老师最受弟子喜爱?毫无疑问,是护短的。

    听着老师为了自己竟然要上雪神山去找雪神山主算账,周维清心中充满了暖意,身体上的痛苦似乎也随之减轻了许多。

    “老师,您别去。至少现在不能去。”周维清赶忙说道。

    “怎么?你怕我打不过那雪老怪?就算打不过,老夫也要让他付出点代价。”龙释涯怒哼哼的说道。

    周维清沉吟片刻,眼中闪烁着坚定不移的光彩,道:“老师,您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在短时间内实力大幅度增加的?”

    龙释涯眉头一皱,心中既有些惊喜又有些担忧,惊喜的是周维清并没有因为这一败而意志消沉,这份心态令他大为开心,而担忧的是,周维清惹上雪神山可不是什么好事。

    “维清,告诉师叔,那狮心王子为什么会找上你?以那古樱冰在万兽帝国的地位,找上你却没有杀了你,这其中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吧。”断天浪比暴怒中的龙释涯要冷静许多,向周维清问道。

    周维清脸上流露出一丝尴尬,却也不敢隐瞒,当下,他将自己当初如何认识天儿,以及和天儿在一起的事详细的说了一遍,一直说到自己和天儿分离,以及这次狮心王子找上自己的原因,加上他对天儿状况的推断,都说了出来。

    为了女人被揍成这样,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但周维清心中有他的打算,只有将事情跟老师都说清楚了,天儿那封信带来的信息才有可能给自己最后一个和她在一起的机会。

    听了周维清的话,不论是龙释涯还是断天浪都有些发愣。

    龙释涯有些不确定的向周维清问道:“小胖,你的意思是说,你把雪老怪的宝贝女儿搞定了?还让她爱上了你?”

    周维清惭愧的轻轻点了点头,心中暗道,为了女人被揍成这样,太丢人了,老师指不定怎么骂呢。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令他哭笑不得。

    龙释涯猛的一拍自己肥硕的肚子,极其兴奋的迸出一句,“太他妈的扬眉吐气了。”

    断天浪也是哈哈大笑,“维清,好样的,给咱们力之一脉争光了。”

    两个无良老家伙对视一眼,同时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