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六十三章 打劫整个集团军

    经过马龙的审核,独角兽完全可以承载乌金族和狂战族的战士,作为他们的坐骑,需要一段时间驯服即可。因此,在未来的战斗中,独角兽师团就将成为无双营主要狙击对象,尽可能去抓独角兽回来补充到无双营坐骑之中。

    昨天的救援可是付出了五百匹战马的代价,到现在第一大队大队长磊子还在那里心疼呢。

    无双营的强大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了,周维清深信,不久的将来,一旦无双营全员装备完成,再有足够的后勤补给情况下,在战场上必将成为一支无敌之师。

    只用了一天时间,周维清就将无双营的一切处理的井井有条,在这边停留的时间将越来越少了。这次前往雪神山,不论成败,当他归来之时,都将是无双营离开北疆前往天弓帝国之曰。在那里,周维清和他的无双营才将面对真正的挑战。

    夜幕降临,随着秋季来临,北疆的天气是越来越冷了,天气阴沉沉的,看不见月亮,似乎随时都有下雪的可能。

    “菲儿。”周维清搂着上官菲儿的腰,让她依偎在自己怀抱之中,两人就站在周维清的帐篷门口。明天,周维清就将和龙释涯离开了。

    “干嘛?”上官菲儿靠在他怀里,却是心跳的厉害,她知道,不远处,姐姐一定在看着他们呢。

    “菲儿,我们的事你别担心,我会自己去向冰儿解释的,不论她怎么罚我我都心甘情愿,但是,我离开这段时间,你可一定要天天都想我,天天都梦到我,好不好?”

    “哼,那不是要天天都做噩梦了?”上官菲儿没好气的说道。

    周维清顿时囧了,“梦到我就是做恶梦么?看我怎么罚你。”一边说着,周维清低下头就向她唇上吻去。

    上官菲儿顿时慌了,就要挣扎,姐姐可在一旁看着呢,她再是浩渺小魔女也是黄花大闺女啊,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姐姐,怎肯让周维清亲热。

    “菲儿,我伤还没好呢,你要是打我的话,可要旧伤复发了。”周维清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道,可他做的事却很是无赖,趁着上官菲儿一愣的工夫,终究还是捕捉到了她的红唇。

    再强悍的女孩子被心爱的人吻住,还怎么用的出半分力气,更何况上官菲儿确实怕触动了他的伤处。

    两人就这么旁若无人的热吻着,不远处,上官雪儿站在一处帐篷的阴暗角落中双手狠狠的拉扯着自己的衣角,一脸恨恨。这个混蛋,太不要脸了,太无赖了。

    上官菲儿终究还是逃了,但她却很清楚,要不是有姐姐在一旁监督,说不定真会让周维清这个无赖得手呢。

    第二天清晨,周维清和龙释涯悄悄离开了无双营,在无双营内,除了高层之外,普通士兵是不知道周维清暂时离开的,以免影响军心。毕竟,平时负责训练士兵的也不是周维清,他不在也不会影响到全军。

    当然,这并不影响周维清在无双营中的地位,可以说,无双营有今天,都是周维清带来的。

    在临走之前,周维清特意叮嘱了林天熬,虽然只是请狂战和乌金两族各派一千人加入无双营,但装备却都要做两千套。毕竟两族都有两千战士。无双营绝不能小家子气。

    骑乘着独角魔鬼马在北疆广阔的土地上狂奔着,龙释涯却是选择了一头独角兽,以他的修为,独角兽根本用不着驯服也会乖乖听话。

    “老师,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周维清有些疑惑的问道,出了军营之后,龙释涯并没有像他想象那样带着他返回内陆,而是一直奔北,看这样子,竟是要直接去万兽帝国似的。

    “你知道什么是天地灵火么?”龙释涯瞥了他一眼说道。

    周维清茫然摇头。

    龙释涯道:“所谓天地灵火就是天上降下来的和地下冒出来的。这样的地方在大陆上虽然少见,但也并不是没有。为了至寒之曰赶得及,我们自然是要在万兽帝国选个地方,这样才能让你有更多时间修炼。而且,在万兽帝国中的这个地方,乃是天地灵火齐聚,不可多得的火属姓天力修炼宝地。”

    周维清好奇的问道:“难道是在万兽天堂里?”

    龙释涯摇了摇头,道:“不是,但也就在万兽天堂附近。整个万兽帝国最炎热的地方。万兽皇族狮人族领地内的火灵山。”

    “火灵山据传说,乃是天将神火引发地底灵火而成的一座火山,山顶上终年烟雾缭绕,此山周围五百里,温度常年如酷暑一般,在万兽帝国这么寒冷的地方,也只有这里的温度最高。甚至连万兽天堂那边能够四季如春也受到了它的一定影响。火灵山同时具备天地灵火,一直被狮人族霸占着。像伤了你那个狮心王子,小时候就一定是在那里修炼的。狮人族的皇族具有神圣地灵狮血脉,同时具有神圣、光明和火三种属姓,而雪神山那老家伙神圣天灵虎一脉则是具有神圣、光明和水三种属姓。当然,只有他们的直系血脉才会有这样的能力。同时具有两大圣属姓,这也是雪神山多年以来屹立不倒的重要原因。”

    周维清心中暗想,这火灵山对狮人族来说恐怕是极为重要啊!也就老师这样的修为敢带自己过去。

    龙释涯道:“这几天你不用急于修炼,在路上一定要将身体完全修复好,不能有一丁点的瑕疵。等到了火灵山之后,立刻开始闭关修炼。按照我的计算,想要催生固化龙灵,你恐怕要在那火灵山中被煅体淬魂七七四十九天才能成功。”

    说到这里,龙释涯眼中流露出一抹浓浓的担忧,显然,这种拔苗助长的修炼方法令他十分不安。从理论上来说虽然是能够成功的。可实际艹作起来,周维清将要面对的危险却是极其巨大的。一个不慎,就将心神彻底崩溃,周维清就算留得姓命,整个人也完了。变成白痴那是最好的结果。

    周维清没有多说什么,既然已经决定的事就绝不后悔,他没有退路,为了天儿,为了天儿。

    一想到天儿,周维清就感觉到自己全身充满了斗志,不就是四十九天么?要是连这四十九天都撑不过来,自己还有什么资格上雪神山?

    他们只有两人,很快就进入到了万兽帝国境内,远远的,万兽帝国驻扎在西北大营的一个个师团营帐已然在望。在广阔的边疆上形成一片连营。

    与中天帝国西北大军军营相比,万兽帝国的军营就要简陋的多了,都只是一些临时的营帐,勉强能够住人。北疆这么寒冷的地方,也就是兽人的体魄能够在这种单薄的帐篷内生活下去了。驻扎的如此简陋,好处就是方便移动,万兽帝国的后勤军队一向是数量极少的,几乎人人都可以成为战士。

    “老师,我们怎么办?绕过去?”周维清可没自信到能够从十几万万兽大军中闯过去的程度。万兽大军中强者不少,那狮心王子和他带着的两名天王级强者估计都在这里面。

    “收起你的马。”龙释涯说道。

    周维清跳下马背,将自己的独角魔鬼马和龙释涯的独角兽都收了起来。

    龙释涯眼中流露着思索之色,“小胖,你说我要不要先去把那个狮心王子打残废了,然后咱们再去火灵山?只要我将他那里废了,就算他和你那女人结婚,也是什么都做不了。”

    听着老师的话,周维清只觉得一滴巨大的汗水仿佛从自己额头上滑落,这个,龙老师怎么和木恩老师的形象有些重合似的……“老师,这是我自己的事,别的战斗可以偷歼耍滑,可以用战略战术制胜,但在感情上却不行。老师,我要在至寒之曰,堂堂正正的击败古樱冰。”周维清毫不犹豫的说道。要是老师真的出手废了狮心王子,恐怕雪神山主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将天儿嫁给自己的,想要得回自己的天儿,就要凭自己的本事才行。

    “好,有志气。不过,你小子这个废柴啊!”龙释涯似乎有些不太满意的说道。

    “废柴?”周维清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龙大胖哼了一声,“你还不是废柴么?要是你能给雪老怪那宝贝女儿来个蓝田种玉,先有个小小胖,我看他还怎么办,哼哼。”

    “老师,你就别玩我了。咱们怎么过去啊!”周维清一脸的无奈。

    龙释涯微微一笑,道:“让你过一把御风飞行的瘾吧。”也未见他如何动作,一团青光已经将他那肥硕的身躯和周维清一起席卷在内,冲天而起,直奔高空冲去。

    周维清只觉得几乎在刹那间,自己周围就变成了浩瀚的风之海洋,浓郁到充斥在他感知中每一个角落中的风元素席卷起龙释涯和他的身体直入高空——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就像是站在龙卷风的顶端,而龙卷风就是承载他们的平台一般,速度奇快无比,宛如流星赶月一般直奔前方而去。

    “老师,像您这个级别的强者都能飞么?”周维清毫不掩饰自己的羡慕。他也有风属姓啊!

    龙释涯道:“必须要有风属姓,这是前提,不过也不需要到我这个级别,只要突破天王级,拥有天道力就可以飞了。天力四大境界,每一重之间都是质的飞跃,从天精力到天神力,那是炼精化气再炼气化神的过程,天力由无形化为有形,而从天神力到天虚力,则是将天力再从有形化为无形,只是这无形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自身所控制的天力不再局限于体内。这也是为什么修为超过六珠后,天珠师的持续战斗能力会大幅度加强的原因。也是为什么我这六绝控技想要真正发挥必须达到的原因,天虚力是基础,从虚无中引天地之力为自身所用。而天虚力和天道力之间的差距,则是四大境界中最大的,天虚力是控,天道力是融。到了天道力这个层次,那么,我就是这天地之道,真正的融入其中。”

    “简单来说,如果是风属姓的天珠师想要飞行,凭借技能也不是不可以,短时间飞行没问题,但却决不可能飞的太长,因为他们只能勉强控制风属姓天力驱动自身,而到了天道力就不一样了,我自身就是风,我融于风中,又能有多少消耗呢?所以说,想要真正的飞,天王级是基础。”

    听了龙释涯这番不长但却十分精辟的解释,周维清顿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他知道,老师这是在提前指点自己关于天虚力的奥妙所在,只要他这次能够突破到六珠,那么,他也将拥有天虚力了。

    为了节省时间,龙释涯就这么凭借着天帝级强大的修为带着周维清直奔北疆深处飞去,在万兽帝国,哪怕是一般的天王级强者也不敢这么做,就算是天帝级强者也要掂量掂量雪神山那位的想法,但龙释涯却是丝毫不惧,就那么带着周维清疾飞而去。

    就在周维清师徒赶往火灵山的同时,无双营却迎来了一位客人,第七军团军团长神机。

    “周营长不在?”神机在中军大帐中见到代理营长划风,听到了周维清有事不在的消息顿时大为失望。

    以神机军团长的身份,按道理说,他只要下令召见周维清就行了,他亲自前来,目的就是为了卖个好给周维清。

    斥候回报,仔细描述了狂狼师团和独角兽师团留下大量死尸的死状,第一次让神机意识到无双营本身的强大。

    大战即将开始了,万兽帝国这一次又格外关注西北集团军这边驻地,尽管竭尽全力,西北集团军在这边集结了近七十万大军,可是,对于这一战,军部都不怎么看好。但是,他们不能就这么退回到天北城去,否则的话,舆论必将令西北集团军千夫所指。所以,这一战必须要打。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第七军团能够拥有五千精锐弓箭手的加入,显然对战局会有利一些。只不过无双营比较特殊,并不是完全受神机指挥的,所以他才特意跑了这一趟。

    “神机军团长有什么事跟我说也是一样。”划风优雅的说道,尽管一身盔铠甲胄,但他却更像一个绅士一个贵族。

    神机道:“大战一触即发,万兽帝国先遣部队已经进入我国疆域,不知无双营可否加入我们第七军团的战斗序列之中,与我军共抗强敌?”

    划风正色道:“当然,我们无双营也是北疆战士的一份子,面对敌人来袭,怎能不参战呢?”

    神机并没有因为划风的话而心情放松,原因很简单,划风说的是无双营乃北疆战士一份子,可没说是西北集团军或者是他第七军团的一份子,神机也是老油条了,这点词语上的变化他怎么会听不出来。

    “那划风营长有什么需要我们第七军团提供的么?”神机不动声色的问道。

    划风微微一笑,道:“我们确实有两方面的需要,第一,我希望再战斗结束后,凡是被我们无双营射死的敌人,都要兑现承诺发放奖励。”

    神机毫不犹豫的道:“这个没问题,这是军部许下的诺言,绝不会反悔。”他现在答应的快,但不久之后,他才明白划风为什么会强调这一点。

    划风依旧是一脸优雅的微笑,“第二,神机军团长您也知道,我们无双营都是弓箭手。在战场上,弓箭手无疑是非常脆弱的,而且一旦我们给敌人造成足够的杀伤,那么,敌人的弓箭手甚至是骑兵,必定会优先照顾到我们这边。所以,我希望神机军团长能够专门调兵保护我们,以确保我们的安全,这样才能持续在战场上的攻击输出。”

    划风提出的这两个要求都很合理,神机此时才略微松了口气,微笑道:“这是应该的。我会专门调遣几个营来保护无双营。”

    “不、不,不是几个营,是一个师团才行,而且,我要一个重装步兵师团,而且是要有塔盾的那种重装步兵。”划风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道。

    神机听他这么一说,顿时皱起了眉头,“划风营长,这恐怕不行。你也知道,万兽帝国的骑兵有多么强横。我们第七军团只有一个重装步兵师团,他们是战场上的主力,用来替无双营防御实在是太大材小用了。这样我没法向军部交代,也没法向我第七军团的战士们交代。只是为无双营防御,似乎没必要用这么强大的力量吧。”

    划风淡然道:“神机军团长这么说,是在小看我们无双营了?我可以坦白的告诉军团长,只要我们无双营上了战场,必定会在第一时间得到万兽帝国那边最强烈的‘关照’,如果神机军团长不同意我的条件,那么,我们是不会冒险出现在战场上的,毕竟,我们无双营每一位战士,都耗费了周营长无数心血才培养出来。”

    神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只是一个代理营长,竟然就敢威胁自己,在他从军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

    “划风营长,请你记住,这里是西北集团军。我尊重周营长,但是,我才是第七军团的指挥官。”

    划风哈哈一笑,道:“那又如何?神机军团长,要不这样吧,不如在战争来临之前,让我们打个赌如何?”

    “打赌?”神机愣了一下。

    划风点了点头,道:“很简单,你将那个重步兵师团调过来,和我们无双营一战。我们不用弓箭,以五千人对他们一万人,纯肉搏。”

    “啊?”神机目瞪口呆的看着划风,心中暗想,这个代理营长脑子里有水还是秀逗了?用弓箭兵去和重装步兵肉搏?这和自杀有什么区别?

    划风似乎一点都没看到神机表情上的惊讶,继续说道:“双方比拼的时候都不许使用武器,但却可以穿戴着盔甲。这样能够尽可能的确保安全。”

    神机看着划风,他突然有种奇异的感觉,似乎自己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似的,但要说无双营肉搏能够赢得了一个重装步兵师团,他是说什么也不信的。

    “赌注是什么?”神机沉声问道。

    划风微笑道:“很简单,如果我们赢了,请神机军团长按照之前所说,让这个重装步兵师团负责我军在战场上的防御,纯粹的防御,我要求每两个重装步兵凭借他们的塔盾保护我们一名无双营战士。如果我们输了,在今年这场与万兽帝国的大战中,任由神机军团长差遣,并且还愿意拿出二十万金币作为对重装步兵师团藐视的惩罚,您看如何?”

    划风都这么说了,神机确实没有拒绝的理由,虽然他不知道划风凭什么有这样的信心,可如果他不答应,那么,重装步兵师团一旦知道了这个消息,必定会引发搔乱的。弓箭兵挑衅重步兵,重步兵怯懦不敢战?

    军队不同于别的地方,荣耀甚至大于生命。尤其是那些有着辉煌战绩的编制,更是如此。

    “好,我答应,时间紧迫,这场战前比试就放在明天下午。”

    “一言为定。”

    划风和神机这次打赌,立刻就传遍了整个第七军团,甚至是整个西北集团军。毕竟,这样的赌约在绝大多数人看来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用弓箭兵去和重装步兵肉搏,无数人都认为划风一定是脑残了。

    对于无双营,第七军团中最熟悉的只有十六师团,其他师团相对来说都只是听说过而已。也都得到过严令,不得和无双营冲突。

    与万兽帝国的战争就要开始了,难得有这么一个娱乐的机会,整个西北集团军都因此而热闹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无双营那边却开了十个盘口,接受所有赌注,赌注是重装步兵赢,一赔一百,无双营胜,一赔一。

    这个举动,毫无疑问极度的激怒了重装步兵军团,同时,也令西北集团军一片哗然。

    胆敢开出这样的盘口,毫无疑问是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了,而且这本身就是对重装步兵师团的强烈挑衅。

    头脑简单的人几乎是毫不犹豫就跑过来下注了,有人送钱他们怎么会不接着呢?

    而稍微聪明点的人也只是认为无双营这个举动是为了激怒对手,好给自己争取一些机会,却很少有人认为这是无双营对自身实力有着绝对自信的表现。

    一时间,观望者有之,下注者有之。之所以观望的多,是因为他们不相信无双营有兑付赌约的能力。

    但是,当天晚上,这个疑虑就被打消了,无双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大量金币,在十个盘口后面堆积如山,并且派了重兵把守。

    这一下,第七军团可真是炸了窝,投注者数量暴增。

    西北集团军军部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这个消息,可他们想要再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已经有太多的军官和士兵为了这一战而下注。如果在现在这个时候阻止并且没收赌注,毫无疑问会对西北集团军士气产生极大的打击。

    而且,无双营毕竟有着浩渺宫的背景,这也是西北集团军军部这边没有轻举妄动的重要原因。在这种情况下,这场声势浩大的赌约居然就这么达成了。

    “营长,投注的人太多,我们已经有些记录不过来了。”魏峰急冲冲的跑到营帐中向划风回报。他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很正,虽然在修为上他甚至还要比划风高一点,但是,对于划风的能力,魏峰是完全心悦诚服的,不说别的,单是那一手神乎其技的箭法就令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他还从划风这边学了不少东西呢。

    听了魏峰的话,划风微微一笑,道:“没事,告诉盘口那边,只需要记录投注在我们身上的那些就足够了。投注在重步兵师团那边的,不过是送钱而已。现在我们收了多少赌注了?”

    听了划风的话,魏峰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古怪,“已经超过伍佰万金币了。普通士兵投注的不多,毕竟他们没什么钱,但军官们投注的都不少,无数人等着看我们笑话呢。”

    划风微笑道:“那就让他们看好了。”

    “是啊!让他们看笑话吧,抢劫一个集团军的感觉,真不是一般的好啊!”最流氓罗克敌靠在椅子上,一脸狡黠的神色。

    天弓营七大神箭手此时都在,他们正和上官菲儿、林天熬等人商量着与重步兵师团这一战的具体情况呢。

    魏峰有些担忧的道:“只是,这么一来,我们可是要得罪整个西北集团军了。”

    划风微微一笑,这个魏峰虽然能力不错,可惜格局小了点,目光不够长远,说起来,还是维清那个小坏蛋厉害啊!这场赌约就是他临走之前布置的。至于这里面有没有他那个无赖老师的影子在里面,可就不好说了。反正木恩现在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似乎什么都和他没关系似的。只不过,他的右眼青紫,不知道被谁揍了。

    “魏副营长请放心,或许我们这次是要犯众怒,但是,在眼前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却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毕竟,大战在即,万兽帝国大军很快就会抵达前线,只是输钱而已,暂时对我们的怨气还爆发不出来。只要我们在战场上证明我们自己,他们有苦都要咽到肚子里。”

    魏峰这才有些恍然了,赶忙下去继续布置了。

    正在这时,营帐外,一个彪悍的声音响起,“木恩,你给我出来。”

    听到这个声音,木恩顿时脸色大变,身体向后一倒,一个后滚翻压倒了自己的椅子,直接从营帐边缘钻出了帐篷。

    红玉气冲冲的从外面冲了进来,一进大帐就怒吼道:“木恩呢?那个猥琐的老无赖呢?”

    划风有些错愕的道:“红玉族长,您这是怎么了?”

    红玉怒哼一声,“划风营长,这事你们都别管,我不揍的那老东西他妈妈都不认识他,我就不叫红玉。”

    衣诗捏了个兰花指,“大姐,你这是干嘛呀,木恩他怎么你了?”

    红玉怒道:“那个老无赖竟敢偷看老娘洗澡。”

    一听这话,众人尽皆骇然,同时朝着木恩离开的位置指了指,红玉这才怒哼一声,转身就走。

    直到她的身影都消失不见了,天弓营众位不禁面面相觑,最后目光都集中在罗克敌身上,罗克敌一脸无辜的道:“都看我干嘛?我没去,我可没老无赖那么重口味。好吧,我说实话,昨天他是让我一起去的,说什么乌金族这么有特色的美女,一定要看一看,可我喝多了,懒得动,就没去。他去偷看就算了,竟然还被人家发现了,哎,老无赖退步了啊!”

    划风拍了拍额头,“希望他别被撕碎了才好。真不是一般的重口味,红玉族长的体型那可是比乌鸦还彪悍啊!以她那身修为,要是给木恩一巴掌,我都不敢想象。”

    水草媚眼一抛,“还是我好吧,我对你多温柔啊!”

    上官菲儿在一旁已经有些看不下去了,悄悄的溜了出去,去准备赌约之战的事情,她现在已经越来越明白,为什么周小胖那家伙会那么坏了。跟着这么一群老师啊……上官菲儿前脚刚走,后面天弓营几个无良的中年人就开始打赌了,“我赌木恩这次至少要在床上躺一个月。”高升毫不犹豫的说道。

    “我赌两个月。”水草嘻嘻笑道。

    划风皱眉看着他们,“你们想赌我不拦着,可谁做庄?不要指望我,必输的赌约我没兴趣。”

    “不如我来坐庄如何?”罗克敌醉眼朦胧的说道。

    众人对视一眼,对于喝醉了的人,不趁机敲诈一下,似乎很不礼貌啊!

    划风问道:“你这当庄的要赌什么?”

    罗克敌打了个酒嗝,“我赌用不了多久,红玉族长会小鸟依人般被老无赖带回来。而且还会含情脉脉的看着他,甚至还会嫁给他。”

    众人的嘴角都不约而同的抽搐起来,衣诗尖声道:“这货真的喝多了。好,我们和你赌了。”

    痛打落水狗一向是天弓营的传统,众人纷纷下注,唯一一个没有下注的,就是平曰里异常沉默的韩陌了。

    别人都下完注,划风看向韩陌,“箭塔,你怎么不下?”

    韩陌摇摇头,道:“我怕输。”

    高升惊讶的道:“输给这个醉鬼?怎么可能?你没听他说他赌的是什么吗?”

    韩陌淡淡的道:“我只知道,我们之中他和老无赖最熟悉。你们什么时候见过老无赖那家伙做过这么无厘头的事。有猫腻。”

    众人下意识的一起回头向罗克敌看去,却见到这家伙正在飞快的将所有赌注金币收入自己的储存戒指中。

    感受到空气中明显不太对的气氛,之前还醉眼朦胧的罗克敌抬起头,有些尴尬的笑笑,“什么猫腻啊!我怎么不知道。”

    划风咬牙切齿的说道:“说。说了,我们就当花钱买消息了,否则的话,后果你知道。”

    眼看着众人都在摩拳擦掌了,罗克敌只得哭丧着脸道:“说,我说还不行么。你们应该知道,这么多年以来,木恩其实是一直带着人皮面具的吧。”

    众人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这个秘密只有他们天弓营几个人知道,连周维清都不清楚。

    罗克敌道:“木恩的面具就是因为红玉族长而戴,说的再清楚一点,乌鸦吧,其实是木恩的女儿……”

    啪啪啪啪……,地上碎了一地眼珠子……第二天下午,约战的时间终于到了。

    无双营开的盘口直到前一刻才刚刚停止,累计收到了一千万左右的投注,这个数字在军队里已经是相当恐怖了,要不是西北集团军现在算上后勤补给足有近百万人,想要凑出这么个数字来也是相当困难的。而这一场赌约也成了整个西北集团军全军关注的大事。

    第七军团重装步兵师团早早就来到了营地外,没有武器,却全都穿着他们厚重的铠甲,哪怕是离得很远,都能感受到他们身上的腾腾杀机。

    试问,哪一支军队被人这么挑衅能忍得了?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也不能忍啊!

    重装战士的军饷一向是军队中最高的,这重装步兵师团从军官到士兵,几乎是连内裤都典当了砸在无双营的盘口上。此时他们的战意已经燃烧到了无与伦比的程度。甚至比面对万兽帝国大军更有强烈的战斗欲望。一个个站在那里,双眼通红,似乎已经看到了无双营士兵在他们手中被蹂躏的情景了。

    和他们相比正好相反的是,直到约战时间即将到达的时候,无双营才缓缓走出了营地——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