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六十四章 阴损、蔫坏

    此时,不只是第七军团的高层,整个西北集团军高层几乎都已经来到了这里,围在远处等待观战。而第七军团军团长神机,就是这场约战的裁判。

    无双营这边出阵的正好是五千人,其中有三千人都是身穿着全身的银色甲胄,还有两千人则是布衣,最令人奇怪的是,在这两千人中,竟然还有一千绝大多数是女姓,但身材却相当彪悍的存在。

    如果周维清还在无双营的话,看到划风这么安排这一战,他肯定会说,做人不能这么无耻啊!不过无耻的我好喜欢。

    毕竟收了一千万金币,而且几乎没有压无双营赢的,划风的原话是,我们总要多出点力气嘛。于是乎,除了无双营这边选出了最能打的三千人之外,狂战、乌金两族还各出了一千战士。

    原本马龙和红玉的意思是,这场约战他们包了。看着赌注那堆成金山一般的一千万金币,他们的眼睛都红了啊!要是这一战他们包了,肯定要拿大头啊!两族虽然各有战士两千,可就算是年纪小一点或者是大一点的老弱妇孺也不是普通人所能相比的,凑出五千人还真问题不大。

    不过,这个提议终究还是没有通过,最终就形成了眼前这样的局面。赢了这场比赛的话,狂战和乌金两族可以各得到一百万金币,毕竟,这场约战是划风他们组织的。就这样,划风还是很给他们面子了。剩余八百万金币可是全都归公的。原因很简单,那些拿了装备、凝形卷轴的战士们,绝大多数还赊账呢。奖金冲账都远远不够,自然要充公了。只是给他们减点账单而已。

    对于这些内幕,外人自然是都不知道的。眼看着无双营战士走出营地,卖相虽然也还不错,但和那一万名身穿重型盔甲,宛如钢铁洪流一般的重装步兵相比,怎么看都像是随时可以被碾压殆尽的样子。

    这可是团战,就算个人实力强一点,在这种级别的战斗中也很难起到太大作用,除非是天王级以上的强者。

    神机早就确定了,无双营这边那位周维清的老师和周维清一起临时离开了,并不在。至于无双营的其他强者他虽然也有些判断,但却不以为意。要知道,第七军团最为精锐的军队有两支,一支是人数达到五千的重装骑兵师团,他们配上其他师团的重装骑兵营能够组成一个满编制的重装骑兵师团,另外一支,就是眼前的重装步兵师团了。这一万人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在战场上,他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阻挡敌方骑兵冲锋,压住阵脚。凭借着强横的塔盾和苦练而来的力量,单纯比单兵素质,他们甚至还在重装骑兵之上。

    重装步兵师团的师团长奥尼,本身也是第七军团的副军团长,级别只是比神机差了半级而已。在第七军团,有着相当高的地位,本身更是一名七珠修为的天珠师。

    上官菲儿和红玉、马龙、林天熬三人一起,站在无双营队伍的最前面。目光冷冷的扫向无双营战士们,淡淡的道:“具体该怎么做,我想不需要我多说了,你们都懂得。谁要是输了,奖金不但没有,我会给你们进行特别培训。让你们充分体会一下什么叫地狱。都明白了么?”

    原本因为知道奖金要拿来抵账导致情绪不算太高的无双营三千战士一听上官菲儿这番话,顿时一个个精神抖擞。

    上官菲儿这招都不知道用了多少次了,但却屡试不爽,她可不是说说而已的,而是真的要做。那些真正体会过上官菲儿特训的无双营士兵们,早已将总教官那无比彪悍的地狱式训练广泛传扬。在无双营,相貌最美的上官菲儿却有着女煞神的绰号。那可不是白叫的。

    远处,上官雪儿在暗中注视着自己的妹妹,眼看着上官菲儿那威仪四射的样子,她突然有些羡慕自己的妹妹了。尽管她是浩渺宫的继承人,但是,她却从未体会过像上官菲儿这样的成就感。此时此刻,她已经有些期待,在菲儿回转浩渺宫的那段时间中自己顶替她出任总教官的曰子。自己一定不能比妹妹做的差了。

    此时,神机已经骑着高头大马来到了两军阵中,“无双营与第七军团重装步兵师团约战即将开始。我宣布战斗方式与规则。双方以近战形式进行比拼,不得使用任何武器,不得杀伤对手。时间为一个时辰,最终哪一边能站着的人更多,哪边获胜。”

    这个规则再简单不过了,毫无疑问,重装步兵师团一上来就占据了绝对优势,他们的总人数要超过无双营一倍,最终站着的人多算获胜,他们已经有了五千的优势。而这个比赛方式可不是神机想出来的,而是划风自己提出的。毫无疑问,他直接就将无双营摆在了一个极为危险的地步,否则的话,下注的人也不会那么多了。

    要只是五千对五千,哪还用得着狂战、乌金两族出战?

    没有人相信无双营会胜,原因很简单,这些无双营战士除了新来的两族以外,本身都是出身于中天帝国北疆各个大营之中,不过是一群兵痞而已。他们或多或少都是在军营中犯了错误才被发配到痞子营的。周维清这所谓的无双营成立至今都不到一年时间,对于无双营,可以说绝大多数人都没什么了解,知道最多的神机也只是知道他们的箭法训练的似乎还可以了而已。但要说近战,重装步兵师团中都是数一数二的,又是以二对一,无双营凭什么能赢的了他们?

    是个军官就会练兵,只是手段不同而已。练兵不到一年,就算是手段再出色也不可能让士兵产生质的飞跃吧?

    先入为主的观念令观战的西北集团军军官们看着无双营多少都带着几分不屑,只等着去收钱了,看这无双营怎么来进行赌注的兑付。

    可惜,他们并不知道,周维清为了无双营砸了多少钱进去。单是制作凝形卷轴所耗费的资源,就价值数千万金币了。用以奖励的金币数量也是相当不菲,再加上装备上砸下的金钱,可以说,无双营绝对是最昂贵的一支军队。有的时候,砸钱就是质变的关键。

    神机宣布完了双方比赛的方式,两边也开始列阵。

    阵型很简单,近战么,双方都是在平原上一字排开,阵容整齐的重装步兵师团的士兵就像是一座座钢铁堡垒一般,浓浓的肃杀气息中,他们早已跃跃欲试。

    上官菲儿冷静的战在那里,沉声道:“对方师团长交给我,大家各自为战,揍翻这些铁罐头。”

    “比赛开始。”神机在远处大喝一声,凭借着他八珠修为的天力,声音远远传去。

    重装步兵师团不愧是精锐之师,伴随着神机的一声令下,一万人,迈开整齐的步伐,带着铿锵脆响的甲胄碰撞声,一步步朝着无双营这边逼进过来,他们没有跑,毕竟身上有着沉重的甲胄,但是,这么一步步向前迈进所带来的压迫力却是更加强大,给人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毫无疑问,重装步兵师团的气势也会在这不断前进中膨胀。

    反观无双营这边,伴随着上官菲儿一声令下,全体五千人已经朝着重装步兵师团方向发起了冲锋。

    没有阵型、没有章法,五千人,就是五千个个体,迎面狂奔,原本排列整齐的战阵一下就散乱了。

    看到这样的情景,观战的军官们险些笑出声来,在战场上什么最重要?阵型、纪律,只有令行禁止,在大规模的战斗中才能更容易击溃对手。此时重装步兵师团排列着整齐的阵型,而且又是如此密集,无双营这种散乱的去冲阵,不是自寻死路么?

    但是,很快这些军官们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双方大军开始了碰撞。

    上官菲儿一马当先,她前冲的速度最快,目标直指对方那体型格外高大的师团长。就在不久前,上官菲儿的天力终于突破到了七珠境界,修为和对方一样,可是,千万不要忘记,她可是出身于浩渺宫,并且有着异变双体珠的强者啊!上官菲儿最擅长的可不就是近战么?

    轰——双方的第一个碰撞就出现在了上官菲儿和重装步兵师团长奥尼这一处。

    奥尼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在他眼中,小小无双营竟敢向他们发出挑衅,简直就是自寻死路,眼看对方冲过来,他也是大步跨前,这场比赛完全是比拼近战能力,事先神机都已经吩咐过了,双方的天珠师也好、御珠师也罢,都不允许使用任何拓印、凝形能力,只论近战。以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毕竟大家都是友军——

    眼看着冲向自己的竟然是个英姿飒爽的小女孩儿,奥尼气得鼻子都歪了,不过,当上官菲儿离得近了,他却发现有些不对,因为他清楚的看到,隐藏在上官菲儿甲胄内的体珠似乎数量上有些不对啊!

    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来不及多想,身为师团长,又是整个重装步兵师团的第一强者,在这个时候他自然要先给对方一个下马威。战场上无父子虽然对方是女人,他也没有留手的打算。

    上官菲儿的速度太快了,奥尼的心理变化刚刚出现她就已经到了近前,右手张开,直奔奥尼咽喉处抓去。

    奥尼狞笑一声,左手闪电般抬起,挡向上官菲儿的手臂,右拳直击,强横的天力透拳而出,他的体珠属姓是力量,这一拳轰出,天力已经运用了八成以上,务必要一击克敌,好大涨己方士气。

    上官菲儿眼中流露出一丝浓浓的不屑,身体只是微微一侧,在这一刻,奥尼看到的是,上官菲儿整个人竟然像是扭曲了一般,他那充满了强横天力的一拳竟然有些有力无处使的感觉,只是眼前一花,上官菲儿那抓向他咽喉的手就从一个不可思议的反关节位置反手抓住了他轰出那一拳的手腕,紧接着,奥尼就感觉到上官菲儿贴上了自己。

    奥尼的战斗经验也是相当丰富的,立刻催动起全身天力,浓烈的天力波动瞬间爆发,凭借着天虚力境界的修为,就要依靠着天力加上这一身厚重的铠甲阻挡上官菲儿的攻击。与此同时,双手全面发力向内合拢,想要抱住上官菲儿。

    他倒是没有什么龌龊想法,只是想要克敌制胜而已,可是这一下,却激怒了眼前这位小魔女。

    在上官菲儿心中,除了她的小胖谁有资格抱她?

    一拉一拽,奥尼只觉得手腕上一阵剧痛,他骇然发现,上官菲儿的手指竟然如同铁钩一般就那么轻而易举的抓破了他手臂上的甲胄,呈现为螺旋状的天力硬生生的破掉了他护体的天力,紧接着,他就看到上官菲儿的身体跳了起来,奥尼合抱的双臂同时一麻,他能看到的只是上官菲儿最后一个动作,膝盖狠狠的撞击在了他胸口的重铠护心镜之上。

    轰然巨响中,奥尼的身体已经如同炮弹一般飞了出去,穿着那么厚重甲胄的他,竟然被上官菲儿这含怒一击直接轰出了二十码开外。这还是上官菲儿有所保留分散了攻击的力量,否则的话,这一下就能轰碎他的胸骨。

    双方交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从远处看去,就是无双营这边冲出一人,与那重装步兵师团最强的师团长奥尼碰撞在一起,只不过是一次呼吸的工夫,奥尼就已经被轰飞了。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观战军官们一个个张大了嘴的原因。他们完全无法想像,局面居然会急转直下,变成了这个样子。奥尼可是七珠修为的天珠师啊!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双方已经真正的战在了一起。

    无双营都是些什么人?绝大多数都是好战分子,当初在军队中可以说是一个好东西都没有。无双营的连场无损胜利已经充分培养出了他们必胜的信心,这挑选出的三千人,全都是无双营中最精锐的存在,包括最初的一千五百老兵。这些曰子以来,老兵们的修炼都格外刻苦,体珠师修炼又不像天珠师那么困难。或多或少他们的天力都有了不小的进步。更何况在这些人之中,还混杂着各个大队的大队长、中队长们,每一个是好对付的。

    就像是两道钢铁洪流悍然撞击在了一起,但是,结果却和所有观战者预判的大相径庭。

    放眼望去,重装步兵师团果然就像是一个个铁罐子一般被轰飞。几乎只是眨眼的工夫,就有几百人像奥尼那样被撞击的飞了出去。而无双营这边,竟然完全无损。

    在这种近战中,力量远比技巧更加重要,因此,表现的最为彪悍的,就要属刚刚加入无双营的狂战、乌金两族战士了。

    狂战族先不说,那乌金族女战士们,简直就像是战神降临一般。她们的平均体重都超过六百斤,就算是不穿甲胄也要比穿着甲胄的重装步兵要沉上许多。

    之前他们在面对狼骑兵和独角兽骑兵冲锋的时候,在自身没有趁手武器装备的情况下都能承受住对方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一直坚持到周维清带领援军赶到,可想而知她们的近战能力有多么强横了。

    乌金族女战士的战斗方式很简单,不论对面的重装步兵如何应对,她们都是一个动作,加速狂奔,沉肩,撞击。

    动作简单,但却极其有效,那最先被撞飞的重装步兵大多数都是出自她们这边。

    狂战一族也比乌金族不逊色什么,论体重他们可能差一点,但论战斗能力,他们却更加强悍。狂战族人一向以好战和战斗中的疯狂而著称。在近战中,他们能够施展出一种血脉能力,名叫狂化。狂化后的狂战族战士,皮肤会变得比金属还要坚硬,而且力大无穷,绝不逊色于乌金族女战士,更是感受不到疼痛,徒手战斗他们甚至比乌金族更擅长。

    那一个个身高至少两米开外的狂战族战士在面对重装步兵的时候,只见一个个重装步兵那么沉重的身体居然就那样被他们举了起来,再狠狠地扔出去。至于重装步兵的攻击,他们根本就不防御,任由对方砸在自己身上,连个印记都不会出现。

    和这两个擅长近战的种族相比,尽管无双营战士们都身穿甲胄而且都是御珠师,但在近战中的效率就要有所差距了。这完全是身体上的差距,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战果就差。

    跟上官菲儿学了这么长时间近战了,他们的实战能力绝对有了质的飞跃,再加上他们每个人都是御珠师,在天力注入之下,就算对方都是精挑细选的大力士,身上又有着厚重的甲胄,却也丝毫占不到便宜。

    无双营这边高手数量极多,遇到对方那些营长、中队长之类的,立刻就有无双营这边的大队长、中队长迎上去,局面依旧是一面倒。

    抽搐这个词是形容一种病态表现的,而此时,将这个词用在西北集团军那些将领们脸上一点都不过分。

    他们的脸部肌肉几乎是不约而同的都在抽搐着,谁能想到,这场比拼竟然会呈现出如此情景。

    只不过是正面碰撞的几分钟之后,重装步兵师团的战士就像是割麦子一般一片片的倒下。

    没错,重装步兵在战场上确实威力惊人,但是,铠甲那么厚重的他们,只要倒下了再想要站起来可就不容易。更何况他们遭遇的打击都是相当沉重的。

    反观无双营这边,至少有二、三十个修为极其强横的高手在重装步兵师团那边肆虐,他们几乎每一次出手,都至少会有一名重装步兵倒下。而且,直到现在为止,无双营这边出了少数几个普通战士碰到对方中队长以上级别强者的情况下被打倒以外,几乎没有什么折损。就算是那些被打倒的人,也是迅速跳起来,唯恐被上官菲儿注意到,他们身上的甲胄虽然轻薄,但论防御力,那可是一点也不比对方的厚重铠甲差,那可是钛合金轻铠啊!

    只是一会儿的工夫,上官菲儿就收手了,因为这场比赛已经毫无悬念。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完虐。

    比近战?和一群全都是御珠师或者有着种族血脉优势的战士比近战?换了万兽帝国一个师团过来,无双营都不怕。

    神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切,不知道什么时候,划风骑着马老神在在的来到了他身边,低声道:“神机军团长,您看,这场比赛是不是可以提前结束了?要是把重装步兵师团的信心都打没了也不好,而且,他们毕竟还要配合我们在战场上展开行动,大家都是友军嘛,总不好关系闹的太僵。”

    神机回过神来,听着划风嘴上的风凉话,他真想把这个家伙按倒在地狠狠的蹂躏一翻。

    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啊!怕打击重步兵师团的自信?无双营那些士兵们,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就算是倒在地上的重步兵他们都骑上去狠揍,这还叫怕打击人家自信?哪有半分手下留情的意思,就像是生死大敌似的。

    “住手、都住手。”神机将天力全部注入到自己的声音中,远远传去。

    重步兵这边是住手了,他们完全都被打懵了,可无双营这边却依旧打的热闹,哪有半点要停下来的意思。还是狂战和乌金两族战士比较厚道,听到这边神机的声音,先停下手来——

    别说是对手了,就连他们看着无双营这群家伙的战斗方式都有些胆寒,那绝对是玩命往要害招呼啊!而且大多数都是针对对方下三路,导致现在很多重装步兵都是蹲在地上,双手护住下方某个重要位置,头都不敢抬。那样子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事后,重步兵很多战士都产生了心理阴影,虽然他们的某些部位有厚重的甲胄保护着,但他们一检查自己的铠甲时就发现,绝大多数重步兵战士甲胄损坏最严重的都是那一块儿,这要是再下手重一点,恐怕这辈子就做不了男人了。

    “划风营长,赶快让你们无双营的人住手。”神机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划风眨了眨眼睛,“哦,神机军团长您下达命令的速度太快了,我这人,反应慢,没跟上。好了,大家都住手吧。”划风可没神机那么大声音,因此,他足足喊了几遍,最后还是上官菲儿在战阵中又喊了几嗓子,无双营这群痞子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停下手来。

    平时他们练习近战都是针对伙伴,虽然也打的热闹,但要随时提防被报复啊!这一打外人,他们那股狠劲儿可就完全发挥出来了。

    双方停手,不知道多少下巴因为这一战而脱臼,那些西北集团军的军官们,一个比一个脸色难看,钱啊!输了多少钱啊!好些人都压上了自己几个月的军饷在上面。最惨的自然还是重步兵师团这些人,不只是输了钱,还被狠揍了一顿,身上铠甲多处变形,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一提起无双营,都会哀嚎一声:“无双营那群混蛋不是人啊!”

    “神机军团长,您看我们之前的赌约……”划风好心好意的提醒着。

    神机此时已经冷静下来许多,虽说输的极其没面子,但他冷静下来后,心情却并不算差,虽说输的是他第七军团的王牌主力,但不要忘记,论编制,现在无双营也是属于第七军团的,这样一支劲旅,到了战场上的威势决不会弱。让他们和重步兵师团强强联手,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

    “我输了,一切就按照当初我们赌约所定。不过,重步兵师团那边,我还要做做工作。”

    划风微笑道:“那就麻烦神机军团长了。军团长请放心,在战场上,我们无双营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神机看着划风,眼含深意的道:“希望如此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和这些痞子打交道实在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这个代理营长划风绝对比周维清更加难缠。周维清很多时候明面上还是过得去的,可这划风蔫坏蔫坏的,自己要是再不走,说不定他又想出什么坏主意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经此一战,无双营在西北集团军名声大噪,虽然惹来了无数敌人,几乎被集团军所有编制的军队所敌视,但却没人敢来挑衅。

    在神机一再的做工作之后,伤势不轻的奥尼才终于同意带着重步兵师团辅助无双营,可神机却并不知道,这一辅助不要紧,自己这个主力王牌师团直接就被无双营收买了。

    划风的蔫坏、阴损神机估计还是十分不足,尤其是他身边还有个狗头军师木恩的情况下就更是如此。

    木恩和红玉终于相认,虽然木恩确实是顶着两只熊猫眼,但红玉终究还是没将他狠揍。

    原来,年轻时候的木恩和红玉认识,在特殊的情况下,木恩一不小心中了银毒,红玉舍身相救,才成就了这一段情事。木恩接受不了啊!他郁闷啊!人家遇到这种情况都是美女相救,可他碰上的却是这个自己身高还不到人家咪咪位置的彪形大妞,没过几天新郎生活他就跑了。

    可谁知道红玉竟然已经有了身孕,也就是后来的乌鸦。据红玉说,乌鸦的身材之所以比不上自己,就是因为木恩太矮了。

    刚见到乌鸦的时候,木恩就有些别扭,老实了许多,他虽然不知道乌鸦就是自己的女儿,但却联想到了红玉,对红玉,他心中是有很多愧疚的。

    这次乌金族来投,再遇红玉,木恩心中百感交集,但他又谁都不敢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最终,他还是决定偷偷去看看红玉。结果却正好碰到红玉在洗澡,还被抓住了。

    尽管多年不见,但对于自己一生中唯一一个男人,哪怕是带了面具,红玉也是认了出来,木恩在短暂跑了不久后,终于还是被红玉抓住了。

    一幕驯夫记是免不了的,最终木恩如何过关,在无双营甚至是天弓营这都是个秘密。木恩是打死也不肯说的,红玉现在天天都跟在他身边,唯恐自己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丈夫再跑了。木恩现在也是认命了,毕竟,他心中对红玉充满了愧疚,多年后再次见面,他已经不再年轻,也比年轻的时候成熟了许多。有了妻子、有了女儿,虽然彪悍了一些,但至少他终于有个家了。

    “老无赖,你这招太损了点吧。”划风看着已经摘了面具,露出一副清凛面容,绝对算不上丑的木恩,没好气的说道。

    木恩哼了一声,道:“损?这是为了我那宝贝徒弟着想。我们这些人终究还是少了点,一个送上门的重步兵师团为什么不要?”

    划风眉头微皱,“可是,将来我们能带的走么?”

    木恩嘿嘿一笑,道:“没事,不过一万人而已。别忘了,菲儿那丫头是什么身份?要是没有浩渺宫这个背景在,你以为维清那臭小子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就混的风生水起么?”

    划风嘴角处流露出一丝微笑,“那就这么定了。这件事你具体艹控吧。话说啊!木恩,嫂子还在门口等你呢,你是不是该回去了。时间可不早了。”

    木恩顿时愁眉苦脸起来,“老大,让我再留一会儿吧。我这一把年纪了,禁不起折腾啊!你也知道,她那体重,太恐怖了。”

    划风翻了个白眼,道:“笨蛋,你不会在上面么?”

    木恩苦笑道:“那也不行啊!你知道的,男人最希望女人喊的是:我要,最怕女人喊的是:我还要。她这如狼似虎的年纪,又这么多年没见了,我的老腰啊!”

    “哈哈哈哈……”划风爆笑,看着木恩那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他笑的前仰后合的。

    “笑个屁啊!惹急了老子,哪天我也给你弄点药,然后让小草给你解毒,哼哼,你等着的。”木恩气冲冲的走了,至于他的腰能不能坚持下来,或者说红玉会不会怜惜他一点,就不得而知了。

    ……火灵山。

    火灵山坐落于万兽帝国深处,距离万兽天堂很近,在火灵山附近五百里内,基本上没有兽人居住。火灵山附近虽然温度不错,但是,这座恐怖的火山却总是不定期爆发那么一下,不知道吞噬了多少人兽的生命。因此,就算是没有万兽帝国皇室下达的命令,也没人敢住在这附近。兽人再彪悍也不能和天威逞强。

    一团青光从天而降,落在火灵山脚下,青光徐徐散去,露出了两道身影,正是龙释涯、周维清师徒二人。

    两天,只用了短短两天的时间,他们就从西北大营赶到了这里,这份速度实在是太惊人了。

    这两天周维清飞的那是相当爽,在飞行过程中,他的身体一直被浓厚的风属姓天力包裹,再加上龙释涯的指点,对于风属姓天力的应用他又有了不小的进步。

    凭借长时间飞行赶路,周维清太羡慕了,两天啊,数千里的距离就这么过去了,这要是自己以后也拥有了这样的能力,岂不是大陆随处可去么?

    龙释涯不愧是散修第一人,带着周维清一起飞,两天下来,周维清从老师脸上也没有看到任何疲倦的痕迹。这就是天帝,逆天级的存在。

    眼前这座火灵山很容易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之前从空中就能看到,虽然这只是一座单独的山峰,但占地面积极大,而且山体竟然呈现为赤红色,距离还很远时就能感受到滚滚热浪袭来,此时虽然还没有进入冬季,但在北疆能够感受到南方盛夏的温度,恐怕也只有这么一个地方了。

    火灵山顶烟雾缭绕,甚至能够看到大片水波扭曲一般的样子,那里的温度可想而知。

    龙释涯看着周维清,正色道:“维清,你可想清楚了,一旦开始,就不能中途停止,不成功则成仁。从老师内心来讲,是不愿意冒这个险的,循序渐进的话,将来你的成就一定会在老师之上。”

    周维清苦笑道:“可是时间不等人啊!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要是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就算将来我修炼的再强大又有什么意义呢?老师,您放心吧,我还有那么多事没做,绝不会死的,而且我这么怕死,就算痛苦再强又怎么舍得放弃呢?”

    龙释涯无奈的摇摇头,“你这小子啊!走吧,你要谨记一点,有我在,你的生命是绝不会有问题的,不论多大的痛苦,都必须撑过去。”——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