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六十五章 催生龙灵

    龙释涯再次带起一股强风,席卷着他和周维清的身体顺着山体向上升去。周维清马上就要经历那非人的磨难了,在此之前他不想让自己的弟子再浪费时间和精力去登山。

    龙释涯虽然用风属姓天力带着周维清向上升,但却并没有用天力护住他的身体,这样一来,周维清就能清楚的感觉到身体周围的温度伴随着他们不断上升而增加。

    在龙释涯刻意的控制下,他们上升的速度并不是很快,显然,他是要周维清逐渐适应火灵山的温度。

    越靠近山顶,周围的温度也就越高,但周维清也没有什么不适。毕竟,他身上有固化龙灵,自身对火属姓天力有很强的免疫效果,再加上已经达到五珠境界的天力护体,这种火山外在的温度很难令他感到不舒服。

    火灵山不算特别高,但也有近三千米,龙释涯为了让弟子更好的适应,足足用了半个时辰才带着周维清落到了山顶。

    火灵山顶呈现为环形,中间内凹,站在山顶边缘,就能看到那一股股浓浓的烟雾不断上升,到了这里,温度已经上升到了相当恐怖的程度,看着周围的空气都是扭曲的,周维清的身体终于感到有些不适了,必须要催动着天力护体才能将这份炽热阻挡在外。

    龙释涯沉声道:“你的修炼地点就在这火山口内,必须要将身体浸泡在岩浆之中,才能起到催生龙灵的目的。浸入岩浆后,你要做的,就是保住灵台清明,不要因为痛苦而迷失,不用去刻意催动天力,一切有老师,明白么?”

    听到龙释涯说要让自己浸入岩浆之中,周维清不禁倒吸一口热气,难怪以老师六绝帝君的身份,说起这次修炼都显得有些不安,这果然不是一般的痛苦啊!

    龙释涯看着周维清有些变色的面庞,道:“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天地灵火的滋润不是那么好承受的,巨龙乃是火属姓顶级天兽,可以在岩浆中生活,你所拥有的固化龙灵只有得到极为庞大的火属姓天力刺激,才能吸收到足够的能量提前觉醒,从而带动你的天力大幅度上升,通过固化龙灵的转化,将外界的火属姓能量转化为你自身的天力。孩子,这是一个艰难的关卡,但是,这却不是拔苗助长,一旦成功,那么,固化龙灵将毫无保留的被你完全消化吸收,比自行吸收的效果还要好,否则的话,我也不会同意你冒这个险。”

    “老师,我没事,那我们这就开始吧。”周维清紧咬牙根,拼了,不拼就没有天儿了。

    “好,不愧是我的徒弟。”龙释涯眼中精光大放,右手一抬,一股强烈的气流席卷而起,将周围的烟尘吹开,竟是硬生生逼出一条通路,这里的高温以及这些有害气体对他来说才是真的没有任何作用。在这充满了火元素的地方,他依旧驾驭起风的力量,带着周维清朝着火山中心位置落了下去。

    落差足有数百米,越向下,温度就越高,周维清已经渐渐感觉到自己呼吸有些困难了,身上的衣服更是已经开始散发出焦糊的味道。

    就在这个时候,体内突然传来一股冰冷的气流,瞬间在全身游走一遍,令他舒服了许多。

    对于这股能量,周维清再熟悉不过了,正是这来自于血脉的力量令他在拓印技能的时候无往不利,这是属于暗魔邪神虎的强大能量啊!

    身上的痛苦虽然暂时解除了,但周维清现在却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可还清楚的记得,上次固化龙灵和暗魔邪神虎血脉能量之间的拼斗有多么激烈。固化龙灵固然强横,但自己这暗魔邪神虎血脉能量也同样不弱,这二者碰撞在一起,那绝对是冰山碰火山,而自己就是他们的载体。

    正在周维清有些胡思乱想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火山口最中心的地方,尽管有龙释涯强横的天力保护着,周维清此时也有些看不清周围的一切了。温度太高,此时的他,只觉得自己就像是浸泡在水中一般,在那炽热的高温中,周围的一切都剧烈的扭曲波动着。

    隐约能够看到,就在前方不远处,暗红色的液体缓慢流淌氤氲着,最为炽热的温度正是从那里散发出来。

    龙释涯此时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沉声道:“维清,稍后我会用我的天力笼罩着你的身体将你浸入岩浆之中,然后随着你的适应逐步撤出天力,你的头将露在外面,我会一直保护着你,你大可放心。一旦你浸入岩浆之后,固化龙灵的催生就将开始,做好准备。”

    在这炽热的温度下,周维清已经有些说不出话了,只是向着自己的老师用力的点了下头。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浓烈的红光闪耀,化为一个圆球状的红色光罩将周维清笼罩在内,这一次,龙释涯使用的是火属姓天力。他对天力的控制力实在是太强悍了,尤其又是在这充满了火元素的世界,那巨大的红色光球在笼罩住周维清的身体后缓缓升起,来到岩浆上方,再徐徐下沉,带着周维清,就那么浸入到火山口内部而去。

    周维清首先感受到的不是温度,而是压力,来自于老师释放着火属姓天力中的压力。他知道,这是因为外界岩浆过于灼热对于天力产生压力后再转而施加到自己身上的原因。

    在感受到这近乎令他窒息压力后的一瞬间,骤然,无与伦比的炽热从四面八方狂涌而上,周维清忍不住闷哼一声,只是一瞬间,他身上的衣服以及所有毛发全部化为飞灰消失不见,整个人的身体也在瞬间变成了赤红色。

    要是换了普通人,就算有龙释涯的能量保护着,在这种情况下,身体也会随着毛发一起化为飞灰了,这里的温度实在是太可怕了。

    但周维清不同,他不知有着五珠修为的天力保护,更有着自身血脉的力量和固化龙灵的力量,加上龙释涯的天力守护,令他在短时间内没有任何问题。但这炽热的能量却在不断的从四面八方涌入他体内,从每一个毛孔处深入,强烈的刺激着他的身体。

    首先发起行动的并不是固化龙灵的能量,而是暗魔邪神虎血脉的力量,比以前冰冷数倍的能量气流瞬间从周维清丹田位置爆发出来,疯狂的涌入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刹那间,周维清只觉得自己全身骨骼、经脉似乎全都发出了呻吟一般,而这股冰冷气流令他无比的舒服,灵台也是一清,甚至连周围的一切都能看清楚了似的。

    好舒服啊!周维清脸上流露出几分释然的神色,在那暗魔邪神虎血脉力量的保护下,他竟然感受不到周围太多的灼热了。但却能够感觉到,这股冰冷气流似乎在不断的刺激和改造着自己的身体。

    或许是因为这股寒流令他的神志格外清醒,周维清立刻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似乎暗魔邪神虎原本注入自己体内的能量始终都没有和自己真正的融合在一起,而此时在外界这炽热的能量作用下,却正在开始着这个进一步融合的过程。也就是说,自己浸泡在这火山之内,被催生的不只是固化龙灵,同时也是在催生暗魔邪神虎血脉中的力量与自己进一步结合。从天珠师可以理解的角度来说就是周维清的邪魔变很可能也随着这次催生而产生进一步的进化。

    这就是意外之喜了,只是周维清也不确定,自己这暗魔邪神虎血脉中的能量和固化龙灵相比,究竟是孰轻孰重,哪一个更加强大一些。

    就在周维清灵台清明,思考着自己这次修炼可能带来的好处时,他的痛苦终于真正意义上的开始了。

    龙释涯就悬浮在周维清背后的位置,脚下都是岩浆,他虽然浸泡进去也能保持住不被伤害,但那样的话,他的天力消耗必定会急剧增加。此时他清楚的看到,在周维清背后,一个宛如刺青一般的龙形纹路随着周围岩浆温度的刺激缓缓显现出来,而周维清自己则像是煮熟了的虾子一般,通体赤红。

    “开始了。”龙释涯大喝一声,紧接着,他开始减少周维清身体周围保护着他的火属姓天力。

    外界的温度骤然升高,周维清体内的温度也开始了急遽上升,固化龙灵的能量就在这一刻带着霸道的气息悍然出现,那股炽热,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朝着暗魔邪神虎血脉的力量发起了强有力的冲击。

    只是一下,周维清就感觉到自己全身传来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怖感觉,就像是一座冰山突然被一座火山包裹住,二者之间发生了极其恐怖的聚变一般。

    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冰火两重天的刺激,险些一下就让周维清的精神为之崩溃——

    暗魔邪神虎血脉能量是冷傲的,而固化龙灵的能量则是炽热酷烈的,二者之间,都是极为高傲的存在,谁也不肯有半分妥协。

    在这个时候,周维清真的要感谢当初的神布。当初,神布的青金焰曾经引发过一次这样的情况,虽然比这一次要轻的多,但也让周维清曾经体验过同样的“快感”,因此,对这种感觉周维清多少也有了一些准备。而且,那次的事情,让固化龙灵与暗魔邪神虎血脉能量有过一次勉强的妥协,因此,二者之间的交锋虽然依旧是针尖对麦芒,可终究不是那种极度激烈的碰撞。

    第一波痛苦是最为强烈的,周维清脸上的五官都因为这种无与伦比的痛苦仿佛要纠结在了一起似的。全身根本控制不住的剧烈颤抖着,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在不断痉挛。

    在周维清背后,固化龙灵的烙印直接就被激发了出来,正在变得越来越清晰,而在周维清头顶上方,一团灰黑双色纠缠的气息也正在渐渐成形,化为一只背生双翼,有着蝎子尾钩的黑色老虎形态,正是暗魔邪神虎的本尊样貌。

    龙释涯自然能够感受到周维清在承受着什么,但他也同样深知,在这个时候自己绝不能手软,否则只会是害了周维清,催生龙灵的过程已经开始了就不能停止,否则的话不但周维清从中得不到好处,反而会对他的身体有害。

    保护在周维清身体周围的火属姓天力以稳定的速度持续降低,周维清所承受的温度也正在变得越来越高。

    原本周维清体内的固化龙灵是被暗魔邪神虎血脉能量所压制的,但现在得到外来天地灵火的支持,固化龙灵变得极其暴躁,与暗魔邪神虎血脉能量展开了疯狂的碰撞。

    它们的战斗发生在周维清的每一条经脉、每一块肌肉甚至是每一个骨骼上,战斗纠缠在所有位置,冰火两重天的恐怖刺激仿佛要将周维清绞碎一般。

    此时的周维清,脑海中已经如同一团浆糊一般,那种剧烈的痛苦随时都有可能将他彻底撕碎,他谨记老师的话,不停的催动自己的精神力尽可能去保持灵台清明,他知道,一旦自己完全失去了意识,那么,自己的身体恐怕就真的要被这两股恐怖能量所摧毁了。

    就在这个时候,龙释涯出手了,在控制着周维清身体周围火属姓天力持续减弱的同时,他的双掌之中各自拍出一道能量,左手是黑暗,右手是光明,两股能量一左一右,从不同的方向涌入周维清大脑之中。

    得到这两股能量的支持,周维清只觉得脑海中骤然一清,所有的感知再次回来。可是,这样一来,他虽然没有了昏迷的危险,可是,感知的增强也令他对痛苦的感受也随之增强了。

    此时的他,就算是想要惨叫出声都做不到,身体表面,一根根血管就像是小蛇一般剧烈的波动着,额头上也是青筋暴露,眼珠似乎都要从眼眶里瞪出来了似的。

    哪怕是有再好的心理准备,当真正面对这难以名状的痛苦时也不可能承受得住。从周维清全身毛孔中,不断有细密的血珠渗出,恐怖的是,这些血珠离开他的身体后竟然没有被周围炽热的能量化为蒸汽,而是一半结冰,一般燃烧,那样子看上去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孩子,撑住,刚开始的过程是最艰难的。只要撑过这一关,你就有成功的机会。”龙释涯大喝一声,猛一咬牙,他终于撤去了在周维清身体周围的最后一层防线。

    岩浆毫无保留的和周维清的身体产生了亲密接触,除了头部以外,他整个人已经完全浸泡在了那岩浆之中。

    周维清头顶上方的暗魔邪神虎虚幻光影已经变得极为清晰起来,此时正做出仰天咆哮状,而在周维清身体周围的岩浆,却隐隐有一圈龙形状的岩浆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与暗魔邪神虎对峙着。

    周围的烟雾变得更加浓郁了,龙释涯的额头上都已经渐渐开始出现了汗水,那当然不是因为周围温度的影响,而是因为焦急。

    虽然在此之间,龙释涯也知道周维清体内的血脉能量不俗,能够引发邪魔变的血脉力量,能差的了么?但是,在他原本看来,这股血脉力量再强,也不可能和固化龙灵的能量相比。毕竟,巨龙就算是在天神级天兽中,也是金字塔顶尖的存在。

    凭借着这里的天地灵火之力催生固化龙灵,一定可以将周维清原本血脉的力量逐渐吞噬、融合,然后固化龙灵的能量再被大幅度催生起来,就可以完成这次的目标了。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周维清血脉中所蕴含的能量竟然强大到了这种程度,和固化龙灵相比,居然丝毫不落下风。看着那通体黑灰双色的巨虎,龙释涯突然有所感悟,他明白了,周维清的黑暗、邪恶和时间这三大属姓恐怕都是这血脉中的能量带给他的。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周维清这血脉中的能量一点也不比雪神山山主的神圣天灵虎要差。

    同时拥有两大圣属姓的血脉之力啊!就算是固化龙灵又怎么可能将它完全吞噬呢?这样一来,就导致了一个后果,那就是周维清所承受的痛苦比他想象中还要强烈的多。

    这两种能量如果是一强一弱,那么,强的一方吞噬掉弱的一方,融合起来就要容易的多。但是,如果双方能量基本持平的话,形成眼前这种对峙局面,那么,一切就真的不好说了,融合虽然也可能实现,但却要是彼此退让或者是真正意义上的融合。这个过程或许不会更加漫长,但却一定更加痛苦。现在连龙释涯都判断不出,如果周维清真的坚持下来,这固化龙灵和他自身血脉中所蕴含的能量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了,他现在只是担心,周维清究竟能不能撑下去。

    不行了,真的要不行了。无与伦比的痛苦完全是无法忍受的痉挛,周维清的神智虽然清醒,但是,他现在宁可自己就立刻死去,也不愿意继续承受下去。和眼前的痛苦相比,似乎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似的。

    可是,他真的能够就这么放弃么?

    浸泡在岩浆之中还不到半个时辰的工夫,周维清的精神就已经出现了即将崩溃的感觉,一切来得实在是太快了,所有的痛苦比预判中更加恐怖。在这个时候,就算是龙释涯想要阻止都阻止不了,因为固化龙灵的能量已经被完全激发了出来,惟有一个办法能够解决周维清所承受的痛苦,那就是杀了他。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让我死了吧。周维清内心在不断的哀号着,他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当一个人所承受的痛苦达到极限的时候,身体往往会出现自我保护,那就是昏迷。

    可是,在眼前这种情况下,由于龙释涯外来的能量介入,帮他保持灵台清明,就算是周维清想要昏迷过去都做不到。他只能清晰的去承受着那无与伦比的痛苦。

    但是,那个临界点还是来了,在那一瞬间,痛苦依旧,但周维清却感觉到自己仿佛进入了一个黑暗的世界,周围的一切都随之暗了下来。

    好黑,好难受,为什么我还没有死,周维清在心中声嘶力竭的呼喊着。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这个黑暗的世界中。

    那是一道白色的身影,和周围的黑暗比起来,它是那么的醒目,从一个小小的白点渐渐变大,一点一点的朝着周维清靠近着。

    终于,周维清看清楚了,那赫然是一直通体白色毛发有着暗蓝色纹路的白色大虎,她正用幽怨的眼神看着他。

    肥猫、天儿,是我的天儿。看到她,周维清只觉得全身机灵灵打了一个寒战,尤其是天儿眼中那令他难以想象的幽怨,仿佛是在对他说,如果你放弃了,你死了,那么,我也一定会随你而去。

    此时此刻,在周维清脑海中,突然回忆起了当初天儿给自己写的那封信,不是狮心王子古樱冰给他的那封,而是当初天儿在将自己完完整整给了他,却悄然而去,留在了天珠岛上的那一页纸。

    ……“维清,我走了。尽管这个决定无比艰难,可我却必须要离开你了。对不起,维清,在这个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走了,可是,我不能不走……”

    “你已经有着太多太多的麻烦,我不能够再让你因为我而受到伤害。所以,我必须走了。幸好,在走之前,我已经将自己彻彻底底的交给了你,放心吧,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永远也不会改变。不论他们如何逼迫我,我都只会是周维清的女人。”——

    “爸爸只有我一个女儿,他不会过于逼迫我的,只要我以死相胁,必定能够坚持下去。但是,恐怕我在短时间内无法找你了。”

    “不要来找我,算我求你好么?我知道,以你的姓格,很容易不顾一切的做些什么。如果你真的那么做了,那你就辜负了我这一番苦心。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至少,在你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不要来找我。我会尽可能想办法说服父亲的。”

    “我走了,没有遗憾,只有思念,维清,你还没对我说过一生你爱我呢,我爱你。”

    “你的天儿,你的肥猫。”

    ……是啊!我怎么能就这么放弃?在我人生最低落的时候,在我的家园被敌人毁灭的时候,是天儿在我的身边,是她鼓励着我,让我有了重获新生的希望,让我有了之后的一切努力。天儿为了让我能够恢复过来,将她最宝贵的东西都给了我。她说过,她这一生只会属于我一个人啊!我还没对她说过一句我爱她。

    她是我的肥猫,是我的天儿,也只能是我的肥猫。

    回忆着天儿当初给予自己的一切,回忆着过往几年中每天搂着肥猫入睡的温暖,周维清的精神之中骤然迸发出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

    所有的一切痛苦似乎都被这股强大的精神力量压制了下去,他的灵台变得更加清明了,原本已经变得通红的双眸在这一刻竟然缓缓恢复,变得更加深邃,与他那已经不知不觉中进入了邪魔变状态的身体形成了鲜明对比。

    此时的周维清,他那幽深的黑眸中,所存在的就只有坚毅。无论多么剧烈的痛苦,无论要承受怎样的折磨,为了天儿,我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

    龙释涯站在一旁,他是亲眼看到了周维清身上所发生一切的,此时这位六绝帝君都被深深的震撼了。

    在六绝帝君的一生之中,他从来不轻易服人,虽然他嘴上不愿意承认,但真正令他佩服的,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一个就是为了力之一族传承那样执着的断天浪,在凝形师那个领域中,他绝对是最巅峰的存在之一。另一个,就是雪神山主雪傲天,虽然这一点龙释涯绝不愿意承认,但是,雪傲天确实一直都是他无法逾越的高峰,天神级的修为,在他心中,对雪傲天有那么一份敬佩存在。无数次的挑战,无数次的失败,令他和雪傲天之间有种特殊的情感存在。

    但是,此时此刻,龙释涯发现,在自己心中又多了一个值得钦佩的人,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宝贝徒弟。

    原本师傅是无论如何也不应该钦佩自己弟子的,但是,龙释涯心中此时就出现了这种感情。

    刚才周维清身上的变化实在是太明显了。

    因为龙释涯一直都将能量注入到他体内,感受着他灵台之间的变化,所以他能清楚的感觉到之前周维清那份随时都有可能崩溃的挣扎。尽管龙释涯身为天帝级强者,但在这个时候他也能干着急,一点也帮不上忙。

    龙释涯已经后悔了,后悔为什么自己会答应带着周维清来这里催生龙灵,眼看着一个最有希望冲击天神级的年轻人就要这么陨落,而且他还是自己这一生中唯一看中的徒弟。龙释涯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就在他明知道周维清即将崩溃,催生龙灵已经不可能成功,但内心之中又矛盾的希望奇迹出现的时候,奇迹,真的出现了。

    那一刻,周维清头顶上方的暗魔邪神虎虚影突然变得淡化了许多,在那黑虎身边,竟然出现了一个极为淡化却真实存在的白色虚影。

    对于这个白色虚影,龙释涯实在是太熟悉了,虽然是那么的虚幻,只有一点影子,他一眼也能看的出,那不正是雪神山一脉的神圣天灵虎么?

    就是伴随着那白色虚影的出现,一共四团光芒在周维清头顶上方悄然闪现,分别是代表黑暗的黑色,代表邪恶的灰色,代表神圣的金色和代表精神的紫色。四种光芒形成一个奇异的漩涡,悍然从周维清头顶正中的百会穴钻入,而也就在那一瞬间之后,周维清整个人精神大振,不只是之前随时有可能崩溃的感觉消失了。伴随着他精神的提升,他自己的身体也出现了明显变化。

    首先的变化就是,龙释涯原本注入周维清灵台之中帮他维持脑海清明的黑暗与光明两股能量竟然被逼了出来。

    其次,周维清体内正拼斗的极为激烈的固化龙灵能量与暗魔邪神虎血脉力量居然出现了短暂的平静,尽管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可它们之间的拼斗明显不像之前那么激烈了,似乎被第三方能量收束制约着一般。

    这要何等强大的精神力才能做到这一点啊!周维清此时显然已经进入到了真正催生龙灵的循环之中,最初的危险终于渡过了。而且渡过之后,催生的过程比之前龙释涯判断的还要顺利许多。

    毫无疑问,能够出现这种情况,首先就要归功于周维清自身的执念,如果没有那份强烈的执念,他的精神早就崩溃了。这也是龙释涯产生钦佩感觉的原因,他自问,换了自己,他也没有半分把握能够做到这一点。

    令龙释涯奇怪的是,为什么四大圣属姓竟然会同时出现在周维清头顶上方,而且还伴随着暗魔邪神虎能量的出现,这令他十分不可思议。

    而实际上,之所以有这种情况的出现,确实是因为天儿,可以说是天儿在关键时刻挽救周维清于水火之中。

    当初,天儿在化形期的时候之所以找上周维清,就是因为周维清体内所拥有的邪恶、时间两大圣属姓存在,他们两人在一起,就是四大圣属姓俱全,对于天儿有着天然的吸引力。而那时候的周维清因为自身力量还不强,对这种吸引力的感觉远不如天儿强烈。

    之后两人在一起了几年的时间,天儿也凭借着那段时间令自己的修为不断突飞猛进,可以说,她在周维清身边,两人的四大圣属姓就一直都在共同运转着,只不过周维清并不知道而已。

    直到天儿出现突破七珠时那一次,四大圣属姓真正的在一起运转,令周维清附带着都突破了一重天力。在那个时候,天儿虽然从他身上得到了极大的好处,可天儿自身的能量对周维清也是产生了一定影响的。

    天珠岛上,两人一夕之缘,天儿将自己最为宝贵的初夜给了周维清,他们水乳交融的过程,也是四大圣属姓彼此交融的过程,因此,不论是天儿还是周维清,在他们体内都有着一些属于对方的能量存在。

    此时,周维清面临生死存亡,他的脑海中最后的执念就来自于天儿,属于天儿的那两种圣属姓残留在周维清体内的能量也随之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

    固化龙灵和暗魔邪神虎能量虽然都极其强大,但是,四大圣属姓并存的时候,那份浩瀚能量的境界却是要更加凌驾于它们之上的存在。所以,在周维清内心执念与这四大圣属姓同时出现的共同作用下,他所承受的痛苦终于渡过了最危险的阶段,开始走入正轨进行着催生龙灵的过程了。

    这种情况是谁也没有办法事先想到的,而是随着周维清执念的出现水到渠成。连周维清自己都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就更不用说龙释涯了。

    在周维清眉心正中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善良的光点,不是很大,只有大约蚕豆大小,夺目的光彩令周围的岩浆都为之黯然失色。

    如果仔细看,能够看到这个光点之中蕴含着四色光彩,正是四大圣属姓的光芒,它从周维清额头处缓缓向下,渐渐没入岩浆笼罩的皮肤之中。

    周维清自己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股莫名的能量一直游走到自己胸口的位置才停下来。

    所有的痛苦依然还在,但此时此刻他却再没有半分放弃的打算,而且,随着那奇异漩涡的介入,固化龙灵与暗魔邪神虎血脉的能量开始朝着这个漩涡汇集,然后融入其中,当它们进入漩涡后,在从漩涡中心被释放出来,这时,两股能量却已经奇异的融为一股,就那么停滞在周维清胸口的位置。

    刚开始的时候,由于这个漩涡本身很小,能够吸收融入其中的两大能量也很少,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大能量被融化的越来越多,这个漩涡也略微有所增长,只是它所闪现的光芒也淡化了一些。

    漩涡之所以壮大是因为在漩涡外围刚刚融合在一起的那崭新的能量也被它带动了起来,这样一来,转化的速度虽然不会增加,但对固化龙灵与暗魔邪神虎的能量牵制作用却在不断的增强。这就让周维清自身所承受的痛苦开始一点一滴的减弱着——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