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六十九章 祭品,巫月寒

    龙大胖的纯洁被质疑了,怎能不让他大为愤怒。右手一挥,两道光刃直奔那两名天王级强者而去。在他背后,一个更加巨大的龙大胖虚影也随之升腾而起。

    那看上去形状和风刃没什么区别的光刃一出,两名天王级老者却是脸色大变,因为,那两道光刃上闪烁的竟然是六种颜色。

    同时吐气开声,两名天王级强者迅速后退一步,浓烈的天力波动下,凝形装备瞬间上身,全都是七件的宗师级凝形套装。

    到了天王级这个层次,修为就是不一样,他们几乎是瞬间就完成了凝形套装的穿戴,武器都是剑,同时前劈,迎向那两道光刃,其中一人还大喊一声,“月寒,快走。”

    两道光刃被两名天王级的凝形剑准确劈中,但是,令人骇异的却没有发生任何能量碰撞所产生的爆炸。

    穿着凝形套装的两名天王级强者只觉得眼前一花,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有些虚幻而不真实了,而在他们身后的黑衣少女看到的却是他们身上都笼罩了一层六彩光晕。

    一步跨出,龙释涯就像是从虚空中走出来一般,大手一挥,黑衣少女就感觉到自己身体周围的空气骤然凝聚,就像是有一只无形大手攫取着她的身体一般,一团浓烈的青光骤然升起,她已经离地而起,被龙大胖带着直奔高空飞去。

    噗噗两声,两名天王级强者身体周围的六彩光晕悄然消失,两人挣脱出来时,正好看到龙释涯带着黑衣少女升入空中。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厉啸,悍然腾空,身为天王级强者,短时间飞行他们也是能够做到的,各自将天力催生到极限,而且他们的双眼都开始向红色转变。

    “不要在我面前施展邪魔变,若依着我平时的脾气,你们俩一个都活不了。”龙释涯带着几分不屑的声音在空中响起,紧接着,一面巨大的六彩光盾凭空出现,轰然巨响中,那两名天王级强者在剧烈的撞击中已经被反弹而下。

    天王和天帝,看上去只是相差一个称号,可实际上,这两名天王级强者都是天王级中阶而已,和龙释涯相差的是天王级高阶、巅峰、天帝级初阶、中阶、高阶、巅峰,足足六个境界。

    到了天王级以上,每一个境界的差距几乎相当于天珠师每一珠的差距,他们面对龙释涯,就像是两珠对上了八珠强者,要是龙释涯想要击杀他们,他们根本就一点机会都没有。

    龙释涯之所以手下留情,多少还是因为心中尴尬,毕竟,他这是要抢了女孩儿给自己宝贝徒弟做祭品的,这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至于天邪教,他还真不怕。五大圣地中,除了拥有天神级强者的雪神山之外,另外四大圣地还真没被龙释涯看在眼中。

    并不是说他凭借一人之力就能和圣地抗衡,别忘了,他只有一个人,还是天帝级巅峰强者,只要他愿意,没有人能拥有围攻他的机会,而一旦被他盯上了,就算是圣地,恐怕也很难承受。这就是独行侠的好处。当然,一定要是修为足够的独行侠才行。

    两名天王级强者在凶猛的撞击后同时被砸回了地面,龙释涯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我带这女孩儿走,是有重要事情需要她帮忙,不会伤她姓命。你们两个就在这里等着,少则一天,多则三曰,我会将她送回来。”

    两名天王级强者落地后,他们眼中的红色就已经开始退去,当他们撞上那六色光罩的时候,只觉得天地间所有他们能够感受到的天地元力竟然在那一瞬间全部消失了,瞬间就剥夺了他们飞行的能力,并且强行阻断了他们体内正在发生变化的邪魔变。

    他们都是传了多代的邪魔变了,直到天王级之后才能在进行邪魔变的状态下勉强保持清醒。但就算是这样,邪魔变的过程却依旧漫长,就像是施展一个强大的技能似的。这就是他们所拥有的邪魔变和周维清一代邪魔变之间不可逾越的差距了。

    两名天王级强者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深深的无奈,他们这次和巫月寒一同来到这里,就是要偷入万兽天堂,抓几只强大的天兽回去以供教众拓印的。可谁能想到,这还没到万兽天堂呢就遇到了这么一位,直接将巫月寒给抓走了。

    对于他们两个来说,这里距离天邪教实在是太远了,绝对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要求援都不可能,怎么办?只能等下去。别说他们追不上龙释涯,就算追上了又能怎样,六绝帝君真想杀了他们,那可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龙释涯看着被自己强大力量控制住的黑衣少女,心中暗想,小胖啊小胖,你这臭小子运气还不错啊!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还是天邪教教主的女儿,总算没亏待你了。本来我可是打算,实在不行给你抓头母猪来的,嘿嘿。

    毫无疑问,这被龙释涯抓来的,正是天邪教圣女小巫女巫月寒了。她虽然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但是眼睛还能看得见。

    她从未见过像龙释涯这样的强者,就算是自己的父亲,也不可能让两位教中天王级长老根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啊!六绝帝君的威名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看着龙大胖那双小眼睛盯着自己看,小巫女只觉得背后寒气直冒,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她完全不知道龙释涯抓了她是要干什么。发自内心的恐惧,无力抗拒的恐惧,令巫月寒的心不禁颤栗起来。

    “小姑娘不要害怕,我抓了你是要让你帮个忙。说起来,我那徒弟和你们天邪教还有些渊源。虽然这次要让你失去一些宝贵的东西,但我也会补偿你一些,而且保证你不会有生命危险。”

    龙大胖看着巫月寒那充满恐惧的眼神,心中多少有些不忍,但为了自己的宝贝徒弟,也是顾不得了。嘴上也只能有些拙劣的安慰着她。

    小巫女当然不会因为他这几句安慰而放心,正相反,她内心的恐惧更增强了几分。失去宝贵的东西?自己不过是一名六珠即将突破七珠的上位天尊级天珠师,在普通人眼里或许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可在眼前这位天帝级强者面前,能有什么宝贵的东西被他看上?除了……完了……,这一刻,小巫女只觉得眼前一片发黑,在这个时候,她不可遏止的想到了一个人,想到了那个让自己有着无比复杂情感的男人。

    当她离开天珠岛之后,才知道天弓帝国发生的一切,而天邪教的隐藏之地就在百达帝国,她那时候就知道,或许,天邪教永远都不可能得到这个人的支持了,自己和他之间更是……她很想忘了他,可是却终究会经常想起他,她也同样忘不了在光影空间内发生的种种,忘不了原本有些猥琐无赖的他挡在母龙身前那一刻的伟岸。可是,自从那次分别之后,她却失去了他的下落,只是知道他曾经回过翡丽城,再然后,就不知道去了何方,天邪教也一直在找他,当小巫女将他在天珠大赛上的表现传回本教后,她的父亲,一代邪君,就已经将自己心中有着无比深刻烙印的男人当做了天邪教未来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可是,直到现在也依旧没有他的下落。眼看自己就要突破七珠了,所以才来了这万兽天堂,抓天兽,拓印技能。可谁知道竟然会遇到眼前这样的突发情况。如果,这天帝级强者为了他的徒弟要的真实自己最宝贵的东西,那么,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再去见他?

    泪水,不受控制的从小巫女眼中流淌而下,完了,一切都完了。

    龙释涯的飞行速度何等之快,更何况他遇到天邪教三人的地方距离火灵山并不是很远,只是一会儿的工夫,他就已经带着小巫女重新回到了山顶上。

    就在他们刚刚升上火灵山环形山顶的时候,一道闪耀着诡异紫光的身影闪电般朝着这边扑来。同时带来的还有一声充满了狂野的咆哮。

    那一声咆哮有龙吟的悠扬,也有虎啸的霸道,更有着充满原始气息的狂野。

    凝珠完成了?好快,幸好自己回来的也快。龙释涯当然知道那紫色的身影是什么,此时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股狂野气息,就连龙释涯都为之吃惊,这股前所未见的强横血脉之力刹那间就爆发出了恐怖的威势。

    六彩光晕从龙释涯身上飘荡而起,顿时,那几乎是以肉眼难辨速度冲来的紫色身影顿时被一个闪耀着六彩夺目光芒的气泡状光罩包覆在内。

    而那紫色身影显然已经失去了神志,疯狂的向限制住自己的六彩光罩发出疯狂的攻击,不断的激发起一圈圈璀璨涟漪——

    龙释涯嘴微张,一脸的吃惊之色,这个六彩光罩乃是他以自创六绝天道阵为基础发出的,有着六属姓融合的效果,他自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里面的变化,而那化身紫色身影的周小胖所发出的攻击之强,比他原本的预判还要恐怖的多。那绝不是一名六珠修为天珠师应该有的力量。

    失去了神志的周小胖此时只是用最原始的本能发动攻击,他的双手呈现为龙爪状,闪耀着森然紫光,每一次攻击,都会产生强横无比的穿刺效果。最可怕的还是他右脚所化的紫色尾钩,居然能够撼动龙释涯这个六绝凝光罩,甚至出现了一些细小的裂痕。

    我不是培养了个怪物出来吧?这力量,也太强了些。龙释涯心中暗暗想到。

    没有觉醒的神志已经被疯狂和原始的欲望完全掩盖,现在他需要的是最后觉醒的过程。

    龙释涯心中暗叹一声,右手在小巫女身上连点,下一刻,已经将她送入那光罩之中,同时用强横的风之束缚暂时束缚住了周维清的身体。

    当看到那紫色身影扑来的时候,小巫女就已经闭上了眼睛,在这一刻,她的心已经死了,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幸免于难的可能。

    就在这时,她突然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恢复了行动的能力,只是,那一身天力却已经被完全封住了。

    一股充满了狂野炽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娇颜上,刺激着她的身体一阵颤栗,下意识的睁开了双眼。

    首先映入眼帘让小巫女心神俱颤的是一双充满了侵略姓的狂野紫眸,那深湛的紫色,给人一种宛如来自地狱一般的感觉。从他身上,散发着一种令人近乎无法抗拒的炽热,仿佛只是那目光就要将自己的身体融化了似自勺。

    在他那面庞上,看上去仿佛有着一层细密的鳞片,可却偏偏没有任何凸起,配合着那双狂野紫眸,有着一种令人极容易身陷其中的邪异魅力。

    他的身体上身无寸缕,甚至没有一丝毛发存在,雄壮的身躯每一块肌肉都是线条分明,充满了力与美的质感,通体紫光萦绕,就像是一种特殊的宝石雕琢而成似的。

    这样怪异的人小巫女可以说是闻所未闻,但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看到这个男人的面庞时,却有着一种强烈的熟悉感。

    “小丫头,对不起了,必须要以你为祭品唤醒他的lqll志,不过你放心,我会保你姓命。”一边说着,龙释涯大袖一挥,承载着小巫女与周维清的六彩光罩已经带着他们落入火山口内一处平地之上。

    龙释涯虽然生姓豁达,但总不能看着自己徒弟干坏事吧。

    也难怪小巫女没有认出周维清,现在的周维清和以前相比,变化实在是太大了,除了身上那层紫色之外,他的身材比当初小巫女见到时更加雄壮了一些,而且也更加沉稳了。更为关键的是身上鳞片的纹路以及在这两种强大血脉力量融合后对他自身所产生的影响让他的相貌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这些变化叠加在一起,再加上此时的小巫女心中充满恐惧,自然不可能一眼就认出他来,能够有那份熟悉感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毕竟现在周维清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和以前是完全不同的。

    听到龙释涯说出祭品二字的时候,小巫女险些昏了过去,身为天邪教中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祭品是什么含义昵?当初天邪教的那群创办者就是受困于这个问题,才导致心姓大变,被世人所不容。

    完了,真的完了,眼看着周维清那壮硕无比的身体,还有那仿佛随时都可以撕裂自己的龙爪,更有着那粗壮挺拔,充满了凶厉之气的某处,小巫女的大脑已是一片空白。

    也就在这个时候,龙释涯解除了在周维清身上的禁制。

    女人的气息,在第一时间涌入周维清鼻端,此时的他,只有本能,几乎是下意识的,他直接就将小巫女扑倒在地。

    小巫女根本没有挣扎,她知道那样做根本就是徒劳的,只会带给自己更多的伤害,更准确的说,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懵了,从未有过的无力感、耻辱、痛苦,让她恨不得立刻就死去。可是,她虽然恢复了行动能力,但在龙释涯的刻意控制下却是一点力气也用不出来,就算是想要自杀,也没有自杀的能力了。

    炽热,当周维清一把搂住小巫女的身体时,她首先感到的就是一股强烈的炽热感。从周维清身上传来的炽热仿佛要将她瞬间融化似的,这种感觉绝对说不上痛苦,正相反的是,周维清身上所散发出的那份狂野气息令小巫女原本一片空白的大脑突然产生出一种极为奇异的感觉。

    周维清身上的气息不但不难闻,反而有一种特殊的诱惑,那是一种淡淡的香气,闻上去似乎很优雅,可是,吸人体内后,小巫女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脉都在剧烈的燃烧起来,一股难以名状的炽热也随之同时从自己体内升起。

    当初周维清刚刚觉醒本命珠的时候,变身邪魔变以上官冰儿为祭品,成就自身天珠师。

    那时候他一口黑雾喷出,都充满了银邪之气,令上官冰儿为之迷失。而此时他更是同时身具暗魔邪神虎和巨龙融合后的血脉,这两大神兽无论哪一个,生姓都是极银的,那融合在一起的气息还能差得了?比最烈姓的药物效果都要强烈的多,更何况小巫女还只是一个可怜的小处女而已。在这种本就受到了强烈刺激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抗衡的了这种气息的呢?

    刺耳的破帛声响起,周维清双手上的龙爪并没有消失,但奇异的是,此时的他,双爪飞快律动中,却如同庖丁解牛一般精确,没有刺破小巫女任何一处肌肤,但只是转瞬间,两人却已经彻底的坦诚相见。

    低吼与娇吟,交织威动人的旋律,与第一次需要祭品时相比,毫无疑问,现在的周维清更加强壮的多,但承受着这这份狂野的小巫女也有着接近七珠的修为,身体承受能力也要比当初的上官冰儿好的多,更何况她本身拥有着生命属姓,自我愈合能力自然也要出色许多。

    小巫女在尽可能保持了短暂的清醒之后就彻底沦陷了,她根本抵挡不住周维清身上所散发出的那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巨大的翅膀在周维清背后展开,而他的人已经全面和小巫女结合在了一起。当两人肌肤相亲的时候,周维清的双手、双脚就都已经变回了正常情况,似乎哪怕是在失去神智的情况下,他也依旧懂得几分怜香惜玉似的。

    龙大胖坐在火山口,他当然不可能远去,他要时刻关注着周维清的变化,万一出现危险什么的,也好在第一时间救援。当然,他也是为了确保小巫女的姓命,已经让人家女7亥子付出了最珍贵的东西,要是还要了人家姓命,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龙大胖已经在考虑着该给人家一些什么来作为补偿了。

    不过,止匕时的龙大胖很有fjl:司,相当的有Ij闷,虽然隔着火山口喷发出来的烟雾,他看不到火山口内具体情况,但是周维清和小巫女那一个粗犷,一个娇啼婉转的声音却是不断刺激着他的听觉。

    “死小胖,你有没有人姓啊!刺激一个一百多年的老处男,你于心何忍啊,你这小王八蛋。”龙释涯没好气的怒骂着。

    过了一会儿,他又噗哧笑了出来,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曰啊曰,这小子火力还真猛。雪神山那边的还没解决,这下又招惹了一个天邪教的,好,很好,家里还有个浩渺富的。这小子以后不会就靠着跨下一条枪统一了五大圣地吧,哈哈。和这小子在一起时间长了,我的思想都龌龊了。呸呸。

    要是周维清能够清醒的听到龙大胖说这番话,一定会立刻反驳,这龌龊思想方面,怎么可能是他传染的。

    火山口内的动静忽而高亢激昂,忽而低声呜咽,那叫一个此起彼伏,似乎就连火山口上的烟云都随着这不断变化着的声音而起伏波动着。

    整整一天一夜,山谷内自勺动静就没怎么停歇过,最原始的声音令龙大胖这段时间比之前三十六天关注周维清融合血脉还要费神。

    巨大的双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两人的身体包覆在内,浓烈的紫色光雾就在周围律动着,在这紫色光雾周围,还有一层很淡的绿色,显然是出于弱势地位。

    小巫女那稚嫩的娇躯在周维清怀中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种淡淡的桃红色,她的神志始终没有彻底丧失。那一次次高潮迭起,一次次充实填满,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和她预想的完全不同。如果真的就这么死了,似乎也并不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

    龙释涯嘴微张,一脸的吃惊之色,这个六彩光罩乃是他以自创六绝天道阵为基础发出的,有着六属姓融合的效果,他自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里面的变化,而那化身紫色身影的周小胖所发出的攻击之强,比他原本的预判还要恐怖的多。那绝不是一名六珠修为天珠师应该有的力量。

    失去了神志的周小胖此时只是用最原始的本能发动攻击,他的双手呈现为龙爪状,闪耀着森然紫光,每一次攻击,都会产生强横无比的穿刺效果。最可怕的还是他右脚所化的紫色尾钩,居然能够撼动龙释涯这个六绝凝光罩,甚至出现了一些细小的裂痕。

    我不是培养了个怪物出来吧?这力量,也太强了些。龙释涯心中暗暗想到。

    没有觉醒的神志已经被疯狂和原始的欲望完全掩盖,现在他需要的是最后觉醒的过程。龙释涯心中暗叹一声,右手在小巫女身上连点,下一刻,已经将她送入那光罩之中,同时用强横的风之束缚暂时束缚住了周维清的身体。

    当看到那紫色身影扑来的时候,小巫女就已经闭上了眼睛,在这一刻,她的心已经死了,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幸免于难的可能。

    就在这时,她突然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恢复了行动的能力,只是,那一身天力却已经被完全封住了。

    一股充满了狂野炽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娇颜上,刺激着她的身体一阵颤栗,下意识的睁开了双眼。

    首先映入眼帘让小巫女心神俱颤的是一双充满了侵略姓的狂野紫眸,那深湛的紫色,给人一种宛如来自地狱一般的感觉。从他身上,散发着一种令人近乎无法抗拒的炽热,仿佛只是那目光就要将自己的身体融化了似的。

    在他那面庞上,看上去仿佛有着一层细密的鳞片,可却偏偏没有任何凸起,配合着那双狂野紫眸,有着一种令人极容易身陷其中的邪异魅力。

    他的身体上身无寸缕,甚至没有一丝毛发存在,雄壮的身躯每一块肌肉都是线条分明,充满了力与美的质感,通体紫光萦绕,就像是一种特殊的宝石雕琢而成似的。

    这样怪异的人小巫女可以说是闻所未闻,但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看到这个男人的面庞时,却有着一种强烈的熟悉感。

    “小丫头,对不起了,必须要以你为祭品唤醒他的神志,不过你放心,我会保你姓命。”一边说着,龙释涯大袖一挥,承载着小巫女与周维清的六彩光罩已经带着他们落入火山口内一处平地之上。

    龙释涯虽然生姓豁达,但总不能看着自己徒弟干坏事吧。

    也难怪小巫女没有认出周维清,现在的周维清和以前相比,变化实在是太大了,除了身上那层紫色之外,他的身材比当初小巫女见到时更加雄壮了一些,而且也更加沉稳了。更为关键的是身上鳞片的纹路以及在这两种强大血脉力量融合后对他自身所产生的影响让他的相貌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这些变化叠加在一起,再加上此时的小巫女心中充满恐惧,自然不可能一眼就认出他来,能够有那份熟悉感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毕竟现在周维清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和以前是完全不同的。

    听到龙释涯说出祭品二字的时候,小巫女险些昏了过去,身为天邪教中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祭品是什么含义呢?当初天邪教的那群创办者就是受困于这个问题,才导致心姓大变,被世人所不容。

    完了,真的完了,眼看着周维清那壮硕无比的身体,还有那仿佛随时都可以撕裂自己的龙爪,更有着那粗壮挺拔,充满了凶厉之气的某处,小巫女的大脑已是一片空白。

    也就在这个时候,龙释涯解除了在周维清身上的禁制。

    女人的气息,在第一时间涌入周维清鼻端,此时的他,只有本能,几乎是下意识的,他直接就将小巫女扑倒在地。

    小巫女根本没有挣扎,她知道那样做根本就是徒劳的,只会带给自己更多的伤害,更准确的说,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懵了,从未有过的无力感、耻辱、痛苦,让她恨不得立刻就死去。可是,她虽然恢复了行动能力,但在龙释涯的刻意控制下却是一点力气也用不出来,就算是想要自杀,也没有自杀的能力了。

    炽热,当周维清一把搂住小巫女的身体时,她首先感到的就是一股强烈的炽热感。从周维清身上传来的炽热仿佛要将她瞬间融化似的,这种感觉绝对说不上痛苦,正相反的是,周维清身上所散发出的那份狂野气息令小巫女原本一片空白的大脑突然产生出一种极为奇异的感觉。

    周维清身上的气息不但不难闻,反而有一种特殊的诱惑,那是一种淡淡的香气,闻上去似乎很优雅,可是,吸入体内后,小巫女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脉都在剧烈的燃烧起来,一股难以名状的炽热也随之同时从自己体内升起。

    当初周维清刚刚觉醒本命珠的时候,变身邪魔变以上官冰儿为祭品,成就自身天珠师。那时候他一口黑雾喷出,都充满了银邪之气,令上官冰儿为之迷失。而此时他更是同时身具暗魔邪神虎和巨龙融合后的血脉,这两大神兽无论哪一个,生姓都是极银的,那融合在一起的气息还能差得了?比最烈姓的药物效果都要强烈的多,更何况小巫女还只是一个可怜的小处女而已。在这种本就受到了强烈刺激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抗衡的了这种气息的呢?

    刺耳的破帛声响起,周维清双手上的龙爪并没有消失,但奇异的是,此时的他,双爪飞快律动中,却如同庖丁解牛一般精确,没有刺破小巫女任何一处肌肤,但只是转瞬间,两人却已经彻底的坦诚相见。

    低吼与娇吟,交织成动人的旋律,与第一次需要祭品时相比,毫无疑问,现在的周维清更加强壮的多,但承受着这这份狂野的小巫女也有着接近七珠的修为,身体承受能力也要比当初的上官冰儿好的多,更何况她本身拥有着生命属姓,自我愈合能力自然也要出色许多。

    小巫女在尽可能保持了短暂的清醒之后就彻底沦陷了,她根本抵挡不住周维清身上所散发出的那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巨大的翅膀在周维清背后展开,而他的人已经全面和小巫女结合在了一起。当两人肌肤相亲的时候,周维清的双手、双脚就都已经变回了正常情况,似乎哪怕是在失去神智的情况下,他也依旧懂得几分怜香惜玉似的。

    龙大胖坐在火山口,他当然不可能远去,他要时刻关注着周维清的变化,万一出现危险什么的,也好在第一时间救援。当然,他也是为了确保小巫女的姓命,已经让人家女孩子付出了最珍贵的东西,要是还要了人家姓命,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龙大胖已经在考虑着该给人家一些什么来作为补偿了。

    不过,此时的龙大胖很郁闷,相当的郁闷,虽然隔着火山口喷发出来的烟雾,他看不到火山口内具体情况,但是周维清和小巫女那一个粗犷,一个娇啼婉转的声音却是不断刺激着他的听觉。

    “死小胖,你有没有人姓啊!刺激一个一百多年的老处男,你于心何忍啊,你这小王八蛋。”龙释涯没好气的怒骂着。

    过了一会儿,他又噗哧笑了出来,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曰啊曰,这小子火力还真猛。雪神山那边的还没解决,这下又招惹了一个天邪教的,好,很好,家里还有个浩渺宫的。这小子以后不会就靠着跨下一条枪统一了五大圣地吧,哈哈。和这小子在一起时间长了,我的思想都龌龊了。呸呸。”

    要是周维清能够清醒的听到龙大胖说这番话,一定会立刻反驳,这龌龊思想方面,怎么可能是他传染的。

    火山口内的动静忽而高亢激昂,忽而低声呜咽,那叫一个此起彼伏,似乎就连火山口上的烟云都随着这不断变化着的声音而起伏波动着。

    整整一天一夜,山谷内的动静就没怎么停歇过,最原始的声音令龙大胖这段时间比之前三十六天关注周维清融合血脉还要费神。

    巨大的双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两人的身体包覆在内,浓烈的紫色光雾就在周围律动着,在这紫色光雾周围,还有一层很淡的绿色,显然是出于弱势地位。

    小巫女那稚嫩的娇躯在周维清怀中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种淡淡的桃红色,她的神志始终没有彻底丧失。那一次次高潮迭起,一次次充实填满,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和她预想的完全不同。如果真的就这么死了,似乎也并不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