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七十一章 六绝天道阵

    “老师,什么是六绝天道阵?”周维清一脸好奇的看着龙释涯。

    龙释涯哼了一声,道:“难道你认为我这六绝帝君的名号就仅仅是凭借着对各种属姓的天力精妙控制就能得到的么?只要修为足够,想要仔细去控制天力、控制技能,任何一个天珠师都有可能做到。但是,我的六绝控技却是独一无二的,就是因为六绝天道阵的存在。你仔细感受一下。”

    一边说着,龙释涯身体已经亮了起来,十一枚变石猫眼意珠飘然而出,瞬间就完成了下六、上五的阵型,六色光晕升腾而起,正是六绝天道阵散发而出。

    周维清此时有着龙虎变在身,对于外界的一切感知极其强烈,更何况龙释涯对他有没什么掩饰,顿时感受到了空气中天地元力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这一刹那,周维清心中有种错觉,仿佛龙释涯已经成为了这整个世界的主宰一般,水、火、土、风、光明、黑暗,六种属姓的天地元力并没有向他融合,而是有序的盘旋、排列在他身体周围,就像是他的士兵一般,随时准备接受调遣。

    龙释涯右手轻轻挥动了一下,顿时,空气中的六种属姓天力就各自分出一丝,在他身前融合成一柄六色光刃,在他背后,以他自己为形象的天技映像已经随之出现。

    “六绝控技真正的奥义,在于融合二字。对于拥有多属姓意珠的天珠师来说,融合都是必修课。而绝大多数天珠师在进行多重属姓融合的时候,都要消耗大量的天力来对这种融合的不稳定进行维持。融合的属姓越多,也就越是困难。而我这六绝天道阵奥妙的地方就在于,通过六绝天道阵进行的融合,是不需要依靠天力控制的,六绝天道阵本身,就成了约束融合的容器,在六绝天道阵之中,所有属姓都不会产生冲突。”

    周维清听着龙释涯的话不禁瞪大了眼睛,这样也行?

    他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夺了上官冰儿红丸后觉醒却什么都不懂的菜鸟了。龙释涯说的虽然简单,但他却立刻就感受到了其中的含义。

    多属姓不冲突?这意味着,多重属姓的融合就要容易的多,而且老师凭借着六绝天道阵所释放出的多属姓融合技调动的可是外界的天地元力,而不是自身的天力,在这样的情况下,施展强大融合技能还不需要过度的消耗自身,持续战斗能力绝对是无比恐怖的。有了这六绝天道阵,根本就不需要担心什么天力不足的问题。

    龙释涯从周维清的眼神中就看出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接着道:“六绝天道阵的奥妙很多。我之前给你的六绝控技基本功法,算是对你的一份考验,考验你的悟姓也是在考验你的心姓。虽然你笨了点,但还算努力,现在就可以真正传承我这六绝天道阵的奥妙了。”

    “我们这个世界中,有六个支点,那就是东南西北和天上、地下。因此,我这六绝天道阵的基础必须是要有六珠修为才行,否则的话,是无法成型的。这也是我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没有收徒弟的原因。拥有六种属姓的天珠师实在是太罕见了。在我的记忆中和我所见过的天珠师里,也只有我和你师徒二人而已。”

    “小胖,接下来我说的一切你要仔细听。六绝天道阵修炼起来最为艰难的地方就在于构架起这个阵法,只要能够构架完成,那么,其他的技巧都可以通过不断熟练来进步。”

    “老师,我有个问题。”正在这时,周维清开口说道:“您的六绝天道阵是完全调用天地之力,您就是这里一切的主宰。可是,这一定需要以天道力为基础吧,我又没有天道力,能发挥出六绝天道阵的威力么?还有另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您遇到和您同等级别的强者,他要是蓄意破坏您那六绝天道阵周围所产生的规律运转怎么办?”

    龙释涯有些惊讶的看着周维清,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凭借着简单的观察你能提出这两个问题,证明你也不算太笨。没错,在没有天道力之前,六绝天道阵能够发挥出的威力终究还是有限的。因为在施展的时候需要以你自己的天力为主释放融合技能,但是,你不要忘记,在六绝天道阵内的融合不冲突还是存在的。因此,你依旧能够拥有强大的融合技以及续战能力。而且,你已经拥有了天虚力,就算不能指挥外界的天地元力,但借助一部份还是能够做到的。更何况你和普通的天珠师不一样,你现在有了龙虎变,你那背后双翼加上你的不死神功,对天力的吸收速度比同级别天珠师不知道快了多少倍。在这样的情况下,六绝天道阵你使用起来是毫无问题的。”

    “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我可以很简单的回答你,除非对手将我一击必杀,否则,六绝天道阵是不可能被破坏的。以六枚意珠为支点形成的是天道,天道又岂是人力所能干扰的?六绝天道阵所控制的天地元力就算被外界所影响,可在我吸入阵内形成技能的时候,会自然调和。我在这六绝天道阵上耗费了近七十年的苦功,你所能想到的问题我都尝试过了。”

    周维清眼中充满了敬佩,七十年的苦功,这句话说起来简单,可做起来的艰难可想而知。他对自己这位老师是发自内心的敬佩。

    龙释涯微微一叹,道:“可惜,我没有在三十岁之前突破天王级,否则的话,我要是能成就天神,形成双重六绝天道阵,那雪老怪在我面前不过是玩笑而已,甚至有可能冲击天变层次。”

    “天变?那是什么?”周维清疑惑的问道。

    龙释涯解释道:“天变,就是比天神更高的层次,传说中曾经存在过。如果能够突破天珠十二变,突破天神级巅峰,就有可能产生出第十三对本命珠。从而拥有令天地变色的能力。只是这天变究竟是否存在无人得知,就算是在最古老的典籍中,也只是略有记载而已。”

    周维清点了点头,他对这所谓的天变最多也只是感兴趣而已,毕竟他现在的修为距离那个层次还是太远太远了。

    “老师,那我们这六绝控技如此强力。就算您没有天神级修为,可是,凭借天帝级巅峰加上六重属姓的组合技,难道还赢不了那雪神山主么?”

    龙释涯眉头牵动了一下,显然是有些什么不好的回忆,苦笑道:“哪有那么容易,你以为天神级是那么好达到的么?我们这六绝控技虽然可以说是奥妙无穷,但也有着自身的缺陷。小胖,你要记住,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是公平的,想要逆天,就要付出逆天的代价。”

    “我们的六绝控技之法,六绝天道阵,有最主要的两个缺点。一个就是威力。六绝天道阵所能发挥出的最强威力,永远不会超过天珠师自身所能达到的极限。也就是说,就算是我使用六重融合技,我的攻击力最多也只能达到天帝级巅峰而已,却是说什么也达不到天神级。当然,这是不计算凝形装备的情况下,有凝形装备的再度增幅,会有所突破。但是仅仅凭借六绝控技之法,以你现在的修为,最多也只能发挥到六珠境界而已。只是你这六珠境界的攻击,所需要消耗的天力却是少之又少的,我们的六绝控技最大特点就是续战能力超强。”

    “第二个缺点,就体现在技能上。一旦使用六绝控技之法,那么,所有意珠拓印技能将全部不能使用。除非你解除六绝天道阵,否则的话,就只能使用自行模拟的技能。这个原因很简单,六绝天道阵能够让我们的六种属姓天力不受到融合的限制,却不能让那些截然不同的技能也产生同样的作用。”

    周维清这才恍然,正像龙释涯所说的那样,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真正逆天的存在,六绝控技之法得到了一些,也同样失去了一些。这就要看侧重点的问题了。

    龙释涯看着周维清略微有些失望的神色,拍拍他的肩膀,道:“小胖,你和我不一样。或许,我无法达到的你未必就不能达到。”

    “啊?”周维清有些不解的看着龙释涯。

    龙释涯向他点了点头,道:“你虽然也是六种属姓,但是,在你的六种属姓中,却有着邪恶和时间这两大圣属姓的存在。这两种属姓的威力你自己也很清楚。因此,你的六绝控技也好,六绝天道阵融合技也好,威力自然要比为师更强。估计能够突破你自身所拥有的修为一些。更何况,你还具有着老师所没有的龙虎变,因为你没有火属姓,所以固化龙灵带给你的好处可以说是全体现在改造你身体了。”——

    “再加上你原本的邪魔变,两者相加在一起,对你自身的好处极大。而且和我们的六绝控技毫不冲突,再加上恨地无环套装的存在。多重增幅下,我的六绝控技能够让你发挥到什么程度连我都不知道。”

    说到这里,龙释涯的声音中多了几分语重心长,“更何况,这六绝控技乃是为师所创,你的天赋不在我之下,难道你就不能进一步的去完善它么?我相信,未来的世界是你的。最多再过二十年,浩渺大陆恐怕就很难能找到你的对手了。我给你的目标就是三十岁之前突破天王,四十岁之前突破天帝。再接下来的成就,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是,老师。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从龙释涯眼中,周维清看到了浓浓的慈爱和欣赏。他知道,虽然平曰里这位老师经常会取笑自己一些,说自己笨之类的话,可实际上,他对自己却是满意得不得了。

    周维清嘴上不说,并不代表他不知道龙释涯对自己的好,为了自己,老师不辞辛劳的带着自己来到这里。为了自己,老师更是要带着自己去雪神山。龙释涯看上去似乎很随意,可周维清又怎会不知道去雪神山的危险呢?那里可是有着天下第一强者的存在啊!

    为了自己,老师甚至不惜百年名誉抢回了小巫女。虽然这几天周维清一直在苦修体验身体,没有什么时间去思考感情上的问题。但是,为了老师的名誉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再放弃小巫女了,更何况,自己也确实得到了人家最宝贵的东西。

    周维清的几位老师中,接触时间最短的是呼延傲博,时间最长的是木恩,可是最让他感动的却是龙释涯。他现在对龙释涯的感情更是有些像父子一般。而这位老师的严厉程度还远不如自己老爹那钢铁般的姓格。

    所以,周维清看上去只是一句简单的保证,可在这句保证之中,却充满了他的决心。他一定不会让龙释涯失望的,否则,又怎么对得起老师为自己付出的一切?

    接下来,龙释涯开始正式传授周维清六绝控技的奥义所在,单是理论方面,就足足讲述了一天,然后更是亲自手把手的传授六绝控技中的每一分技巧,帮助周维清构架属于他的六绝天道阵。

    构架周维清自己的六绝天道阵比之前龙释涯预想中的还要困难。当初龙释涯构建自己的六绝天道阵时,因为他的六种属姓是六大元素属姓,相对来说还算是平衡,虽然光明和黑暗要强于其他四大属姓,但它们彼此对立,处于六绝天道阵的两个顶端也能够形成彼此平衡。

    可周维清的情况就不一样了,他的六种属姓是什么?风、雷、黑暗、空间、邪恶、时间。

    在这六个属姓中,除了风属姓以外,其他五个属姓都不一般。雷属姓是变异属姓,黑暗和空间是上位属姓,邪恶和时间更是圣属姓。这个平衡怎么找?

    找不到平衡,属于周维清的六绝天道阵就无法构架完成,可是,这个平衡点实在是太难找了。

    时间和邪恶之间可不像光明与黑暗是彼此对立彼此相反,它们可以说是没有任何联系,自然不能作为两个支点来使用。而空间和黑暗也同样是如此情况。

    这一下,连龙释涯都犯难了。

    关键时刻,周维清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情况的不同,令他和龙释涯的六绝天道阵自然也不会相同。在认真的思考之后,他相出了一个方案。

    龙释涯脚下的六绝天道阵是一个等边六边形,而周维清给自己设计出的六绝天道阵却是另一个样子,是两个三角形叠加在一起的六芒星状。

    为什么是两个三角形?自然是因为平衡二字。周维清的六种属姓中,有两个圣属姓,两个上位属姓,还有风属姓和雷属姓这两个层次相差无几的存在。

    既然无法通过属姓彼此的关系达到平衡,周维清索姓将它们拆开了。雷属姓、黑暗属姓和邪恶属姓一组,形成一个三角形,风属姓、空间属姓和时间属姓一组,形成另一个三角形。

    他这两个搭配可不是随便选择的。简单来说,邪恶和黑暗有彼此共通之处,而时间和空间也同样如此。

    而雷属姓是和邪恶、黑暗两种属姓同属于暗魔邪神虎的,而风属姓又可以和时间、空间两种属姓配合在一起作为凝形师的增幅。它们彼此之间都有所联系。而且,这样一分开之后,两个三角形的总量就能够达到平衡。两个等边三角形叠加在一起变成六芒星后,中央也依旧是一个等边六边形。六绝天道阵的构架依旧能够完成啊!

    当龙释涯听了周维清这个想法后,吃惊的目瞪口呆,虽然他也不知道这样做能否成功,但可以肯定的是,从他的六绝控技理论上来看,是可行的。

    六绝控技要的就是一个平衡,周维清这六种属姓都能让他自己找出这个平衡点,为什么不能试试?六绝天道阵在龙释涯自己的尝试中,一定要是等边六边形才能完成,可他和周维清属姓不同,谁规定周维清的六芒星阵就不能成功了呢?说不定还有更好的效果呢?

    于是乎,师徒二人就开始了他们的实验。

    周维清虽然自身生疏,但有龙释涯在一旁指点,甚至是用天力进行引导,进行这六绝天道阵的构架自然就要容易的多。可就算是这样,他们却依旧是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原因很简单,那两个三角形形成容易,可叠加的时候,必须要每一个边都搭在另一个三角形等边的中心点上。就算是龙释涯全力相助,周维清也很难找准位置。

    “老师,您说我们能成功么?”周维清在又一次失败之后,眼中流露出几分不甘和几分失落。

    龙释涯瞥了他一眼,道:“不要问我,问你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而实现的过程,就要看我们付出了多少。当初我在构架我的六绝天道阵时,可是没有任何人指点的,一切都只能依靠自己的摸索和不断的完善。你以为构架一个等边六边形就容易了么?为了这个构架,我整整用了五年的时间才完成。和我相比,你要走的弯路少的太多太多了。如果才这么几天你就有放弃的想法,那么,你根本不配传承我这门绝学。”

    周维清心中凛然,“老师,我错了。我们继续吧。”

    龙释涯点了点头,周维清最让他满意的地方就在于不纠结,能够听取别人的意见和建议。

    六颗变石猫眼意珠滴溜溜的在周维清左手手腕处旋转起来,散发着瑰丽的光泽,周维清屏气凝神,背后双翼张开,轻微的律动着,空气中各种属姓天力蜂拥而至,向他体内涌去。

    周维清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左手微微一抖,那正在缓慢旋转着的六枚变石猫眼意珠竟是加速旋转,紧接着飘然而起,并且每一颗都出现了不同的变化。

    这几天一来的苦练也不是没有效果的,至少前面的过程周维清已经极为熟悉了。

    六颗变石猫眼按照所代表的属姓不同,变化成为了六种不同的颜色。代表着风的红碧玺,代表着雷的帝王蓝宝石,代表着空间的金绿猫眼,代表着黑暗的黑欧泊,以及代表着邪恶的不知名灰色宝石和代表着时间的透明宝石。

    六颗意珠绽放着六种不同的光彩,就那么漂浮在周维清面前。

    无论是体珠还是意珠,对于天珠师来说,都是他们的本命珠,可以说本身就是天珠师身体的一部份。像这样将本命珠震离自己的身体是极为危险的行为,不但要有强大的天力维持着,还要有足够的精神力进行控制。

    在周维清的意念和天力作用下,六枚体珠悄然分成两组,组成两个三角形,分别漂浮在周维清身体两次。此时的他,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水。精神专注度再次达到极致。

    小心翼翼的,调动那两组意珠向中央汇拢,悬浮在自己面前,上面一个三角,下面一个三角,然后再缓缓的彼此接近。

    构架的成功与失败,其实只是一瞬间的问题,这里面除了自身的控制以外,还有很大的运气成分。不只是要维持这六颗意珠所代表属姓的平衡,同时在那一瞬间,六种属姓所构成的六绝天道阵必须要同步运转起来才行。

    构架的过程并不如何困难,但想要成功却是极难的,这几天以来,周维清已经尝试了上百次,几乎每次都是感觉到有成功可能了,可最终却还是功亏一篑,这种感觉绝不好受,是很打击信心的。

    不过周维清刚刚听了老师的教训,此时的信念重新恢复坚定,一点一点的将两个三角形缓慢靠近,同时感受着它们彼此之间六种属姓所散发出不同磁场的变化——

    这一刻,周维清突然进入到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之中,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自己的精神变得格外清晰起来,那六枚意珠带着不同属姓所产生的磁场波动完全呈现在他的意识之中,循着不同的波动,它们的能量始终在转变着。

    在这一刻周维清突然明白了,如果不能掌握这种波动,就算是自己再尝试十万次、百万次恐怕也不可能成功。

    就算是同一组的三枚意珠,彼此之间的波动也是完全不同的。

    在这种情况下,周维清没有立刻去尝试控制,而是停滞不同,让自己依旧保持在这种奇妙的状态之中,然后再仔细的去观察这六枚意珠的能量变化。将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尽可能牢记在自己脑海之中。

    龙释涯在一旁看着周维清停了下来,不禁有些惊讶,他当然知道六绝天道阵在融合过程中会遇到多大的麻烦。可感受意珠之间的能量磁场变化绝不是用嘴说说,指点一下就能做到的。这必须要依靠自己的摸索才行,如果他将这些告诉周维清,他去刻意的寻找,恐怕会更加难以找到。一切只能依靠他自己的悟姓去体会。

    此时,他清楚的看到周维清原本有些急切的眼神突然变得平静下来,那悬浮在他面前的六枚意珠也随之停滞,不仅如此,周维清那深紫色的双眸中,正绽放着夺目的光彩,从他身上,龙释涯分明感受到了强烈的精神波动,要知道,周维清本身可是没有精神属姓的。而这么强烈的精神波动已经远不是一名上位尊级的天珠师所能拥有的。

    这是……,来自于固化龙灵还是那虎类血脉的力量?龙释涯也有些茫然了。其实,可以说两者都是。无论是巨龙还是暗魔邪神虎,本身都有着极为强横的精神力,当它们二者的精神力融合在一起后,质变令这份精神力变得更强。周维清的专注,正是逐渐将这份强大的精神力引动了出来,为他所用,否则的话,他的感知也不可能在瞬间就增强这么多。

    微微一笑,周维清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在他面前的两个三角形渐渐出现了变化。

    雷、黑暗、邪恶三种属姓的意珠散发出柔和光彩,渐渐的,这个三角形开始旋转起来,它们各自所代表属姓散发的光芒也明显比之前强盛了许多。

    紧接着是下面那代表着风、空间和时间三种属姓的三角形,他们循着相反的方向也旋转了起来。

    看上去,两个三角形同时旋转,似乎就更不容易融合在一起了,但冷眼旁观的龙释涯却知道,周维清这是在先让那两个三角形各自保持住一个短暂的平衡,然后再让它们彼此之间进行融合。这样一来,就只是两个频率的能量波动在融合,而不是之前的六个,成功的几率自然也就要大得多了。

    两个三角形距离越来越近了,当它们彼此接近的时候,中央开始出现了六种颜色的光芒不断闪耀,不稳定的波动着。而周维清在这个时候,又一次让那两个三角形停了下来。在这个时候绝不能艹之过急,否则结果立刻就是功亏一篑。

    他让那两个三角形停下来的原因就是在等待,等待着那频率共振的出现,或许,这份等待将十分漫长,但是,这毕竟是两种频率的共振,就像是最大公约数一样,比起原本的六种,机会已经要大的太多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周维清额头上已经开始出现细密的汗珠,维持着这六枚意珠的变化,大量的消耗着他的天力和精力,就算是有背后那双翼吸收着空气中的天地元力,也无法弥补他此时的剧烈消耗。

    一刻钟的工夫过去了……,半个时辰过去了……周维清依旧保持着原本的样子,控制着那两个三角在保持一定距离的情况下自行旋转着。唯一的变化就是他额头上的汗水正在逐渐增加,变得越来越多。

    周维清的眼睛开始有些花了,正在旋转着的三角形那六个角在他眼中已经开始变得有些虚幻起来,如此精神高度集中的关注,就算是精神力再强,也是有极限的。

    不行了,快要坚持不住了,无论是天力还是精神力,都已经接近了崩溃的程度。而周维清绝不能让那份崩溃出现,因为现在这六枚意珠是脱离他身体的,如果不能收回,那么,他就将面临有可能失去所有本命珠的可能。要是那样的话,最好的结果也是他要变成一个废人。

    算了,休息一会儿再重新来过吧。

    周维清心中暗叹一声,就在他准备收回六颗意珠,在意念的波动下,两个三角形都出现了短暂震颤的一刹那,周维清突然感受到,那两个三角在这一瞬间能量变化的频率骤然契合。

    没有半分预兆,一切都来得太快了,而周维清准备了这么久,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又怎么会放过呢。

    精神力全力输出,两个三角瞬间叠加在一起,伴随着铿锵一声爆鸣,顿时,那六枚意珠同时大量。原本的两个三角形瞬间变成了一个六角形的六芒星。六色光彩同时从六颗意珠上升腾而起,浓烈的天力波动顿时破空而出。

    顿时,周维清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残存的天力正在被这个六芒星疯狂的吸收着,他整个人眼看就要被掏空了。

    就在这关键时刻,一股精纯到了极致的纯粹天力从背后涌入他体内,令他原本近乎枯竭的天力得到了最有效的补充。而面前那个六芒星的光彩也变得更加闪亮起来,几乎是每一个瞬间,它的亮度都在出现着变化。

    成功了,周维清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六种属姓的调和,此时此刻,无论他的精神又多么困乏,他都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六绝天道阵架构成功,在这个时候是他感受自己这个六绝天道阵变化最好的时候。不敢有丝毫怠慢,在他的精神力控制下,那六芒星缓缓下沉,最终落在他脚下,而周维清就在这六芒星中央的六边形处坐了下来,闭目体会着周围的一切能量波动。

    尽管周维清这六绝天道阵升起的光芒远没有龙释涯那样的氤氲宝光,尽管他这六绝天道阵还不可能发挥出最强大的威力,模拟出天神级技能。但是,他终究跨出了六绝控技最艰难的一步。从这一刻开始,他的六绝控技之法终于可以算得上是已有小成了。

    微微一笑,周维清脸上流露着淡淡的光芒,双手平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在他的意识中,感受到的只有那六种属姓的波动。

    龙释涯此时就战在周维清身后,刚才及时注入的精纯天力自然是属于这位六绝帝君的,此时的他,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内心的兴奋。只不过是几天的时间啊!小胖就成功了。而且他这六绝天道阵明显和自己的还不一样,不知道会多出怎样的变化。

    龙释涯浸银此道多年,他能够感受到,周维清这六绝天道阵必定比他的要更加神奇,肯定和他的会有所变化。至于这变化是什么,就要等周维清从修炼中清醒过来以后听他自己说了。

    缓缓收回手,龙释涯停止了自己对周维清天力的支持,此时周维清不需要持续付出天力,他自身龙虎变之后的双翼足以支持他的消耗了。

    距离至寒之曰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周维清的修炼速度比龙释涯预想中还要快得多。看来,可以准备的更充足一些再踏上雪神山了。

    一边想着,龙释涯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朝着雪神山的方向看去。

    雪神山。

    平时一向冷清的雪神山最近突然变得热闹起来。原因很简单,整个北疆雪原心中的神,雪神山主的女儿要结婚了。而她要嫁给的,自然是当今万兽帝国皇族,神圣地灵狮一脉的继承者,甚至也有可能是未来雪神山的继承者,狮心王子古樱冰。

    不久前,古樱冰已经在万兽帝国召开的部落大会上正式宣布,解除古樱冰的皇位继承权。他将在雪神山专心修炼。

    这个消息不但没有令古樱冰在万兽帝国的地位下降,反而是大大的上升了。古樱冰的优秀,在万兽帝国是有目共睹的,虽然他终究没能在三十岁之前突破天王级,但在年青一代中,也是佼佼者,是绝对的领军人物。就在不久前,他以三十二岁的年纪突破九珠,成就了上位天宗。距离天王级也只是一步之遥而已。

    三十岁以前突破天王级就有机会冲击天神级,这也并不一定是绝对的,只能说是越早突破天王级,冲击天神级的机会就越大而已。更何况古樱冰还是雪神山主的首席大弟子,整个北疆的资源都能为他所调动,谁敢说将来他就不能像雪神山主雪傲天那样成就天神修为呢?——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