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三考定女婿

    天儿被父亲这突然有些狂躁似的一抱愣了一下,紧接着,她眼中的泪水更是滂沱而下,双手紧紧的反搂住父亲的腰,在这一刻,她似乎感受到了那个最爱自己的爸爸回来了。

    “不许离开爸爸,永远都不许,听到没有?”雪傲天极其霸道的说道,可他的声音中,却带着几分颤抖。

    天儿贝齿轻咬下唇,低声道:“爸爸,如果你不想在我身上赌复活术的三成几率,就、就不要让我嫁给古大哥了。我、我不能对不起小胖。”

    雪傲天松开对女儿的怀抱,“你真的已经下定决心了?”

    天儿展颜一笑,道:“爸爸,我刚刚想通了。就算你要去杀了小胖,我也不会改变主意了。我甚至不愿再和古大哥走这个结婚的形式,如果你去杀了小胖,那我们正好能够在地下相会了。”她说的很轻松,但语气中却充满了一种决绝的味道。

    看着女儿,雪傲天的眼神很复杂,半晌之后,才缓缓的叹息一声,“女大不中留啊!你真的已经决定了?”

    天儿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好,那你跟我来。不过,一切要听爸爸吩咐,否则的话,说不定我会改变主意。”一边说着,雪傲天拉起女儿的手向外走去。

    雪神殿内。

    龙释涯师徒和狮王父子之间虽然火药味儿十足,但双方还都比较克制,狮王克制的原因自然是因为他明白自己和六绝帝君的差距,而龙释涯的克制自然是因为此行的目的了。

    光影一闪,雪傲天重新出现在雪神殿之中。不过,当在场众人看到他的脸色时,都是暗暗吃了一惊。

    雪神山主的脸色,那完全可以用山雨欲来风满楼形容,阴沉的似乎随时都要爆发似的,而且,他的目光针对的就是周维清,看着周小胖同学那恶狠狠的样子,令龙释涯都暗吃一惊,紧张起来。

    雪傲天的目光在周维清和古樱冰以及龙释涯和狮王古斯特之间扫过。

    “龙兄,你带徒弟来我雪神山是为什么,我自然看得出。但终究是樱冰先伤了你徒弟在先,你占在一个理字上,所以,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周维清和天儿之间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但是,龙兄应该也知道,我们万兽帝国一向以强者为尊,今天我就给你这徒弟一个机会。用我的方式,让他和樱冰决斗一场。如果他能赢了樱冰,我就取消樱冰和天儿的婚礼,否则的话,也请龙兄不要再闹事,带着你的徒弟离开我雪神山。要是到时候龙兄仍然要针对我万兽帝国的话,那么,本座也不惜离开雪神山,和龙兄一起完成你所说的不死不休了。”

    雪神山主的霸气彰显无疑,眼中散发着浓烈的杀机,看上去,竟是完全针对龙释涯师徒二人而去。

    虎王雪傲影眼中流露出几分钦佩之色,但也有几分失望。毫无疑问,雪傲天这样的处理方法是最好的,既解决了龙释涯这边,又说出了解决方式,而这种方式从任何方面来看,都对已经突破到了九珠境界的古樱冰有利啊!周维清的修为和古樱冰相差很远,在虎王看来,无论是什么方式的比斗,明显都是古樱冰占便宜的。

    虎王这么想,狮王自然也是同样的想法,就连古樱冰也是大大的松了口气,他和周维清几个月前刚刚交过手,自问对周维清绝对是必胜之势。而且,古樱冰很了解老师的姓格,雪傲天话已经出口,就不可能再改变了。

    龙释涯眉头紧皱,沉声道:“雪老怪,请你注意一点,你徒弟已经年过三十岁,而我徒弟还不到二十岁,这样的比斗公平么?一切以实力来衡量,这一点我同意,唯有强者才能做你雪老怪的女婿,但是,这个比斗方式,必须要公平。”

    雪傲天冷冷的道:“龙兄稍安勿躁,我既然提出这样的比拼,自然是要公平的。樱冰与你徒弟之间,我们就三场定胜负。”

    龙释涯心中微微一动,因为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雪傲天在看向自己的时候,眼神似乎轻微的变动了一下,虽然这个变动极为微小,但在场众人中,论精神力修为,就属雪傲天和他最高,这雪老怪似乎是在向自己使眼色?

    就像雪傲天很佩服龙释涯一样,龙释涯对雪傲天其实也是十分钦佩的,到了他们这个层级,雪傲天根本不需要向他装什么。这个眼神递过来,令龙释涯心中顿时明白了些什么。

    雪傲天沉声道:“樱冰本来就要成为我的女婿了,因此,在这三场比试中,规则无疑必须要倾向于樱冰一些,周维清想要做我的女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直接说出规则要偏向于古樱冰,雪傲天显得十分光明磊落,龙释涯虽然不断皱眉,却也没法反驳他。毕竟,他带着周维清上门来闹事,在天儿这件事上,他们可不占理。

    雪傲天道:“第一场,比威势。”

    “威势?”龙释涯有些惊讶的看着雪傲天。

    雪傲天点了点头,道:“我们万兽帝国,统驭千万天兽,在天兽面前,威势最为重要。当今之世,如果是在本座面前,所有天神级以下的天兽,都不会产生出任何反抗的念头,这就是威势。我会亲自选出十只天兽,禁制住它们,然后分别由樱冰和周维清只凭借自身气息对它们进行威慑,凡事扑倒在地的天兽,即为被威慑成功。谁成功的多,谁就算是赢了这一场。”

    说到这里,雪傲天看向龙释涯,“龙兄,我要先把话说在前面,这三场比拼,我会尽量做到公平。但是,樱冰本来就是天儿的未婚夫,因此,你这徒弟想要让我取消这次的婚礼,那么,就必须在三场之中全部战胜樱冰,展现出他比樱冰确实出色,才算成功。如果他输了一场,那么,就算樱冰赢。”

    “雪老怪,你这也太不公平了吧。”龙释涯顿时不满的说道。

    而狮王古斯特和狮心王子古樱冰父子二人此时却都忍不住流露出几分幸灾乐祸。他们现在没有任何道理反对雪傲天作为仲裁的这一场赌约,从任何方面来看,雪傲天都是倾向于他们的,而这场赌约无非是为了堵住龙释涯的嘴。

    单是第一场的比试方法,古樱冰就绝不认为自己会输。任何一名天珠师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势都和他们自身的实力有关。更何况古樱冰继承的乃是最纯正的神圣地灵狮血脉,这二者相加在一起,他相信自己有着绝对的优势,怎么也不可能输给周维清的,后面的两场恐怕都不用进行下去了。

    雪傲天冷冷的看着龙释涯,“龙兄,你带着徒弟上山来破坏我女儿的婚事,难道对我雪神山就公平么?如果你对我提出的赌约不服,那你们就可以走了。我雪傲天也绝不怕你报复什么。大不了,老夫这后半生就跟着你,直到有一人身死为止。”

    龙释涯脸色连变,双目因为愤怒仿佛要喷出火来似的,可却被雪傲天的话憋住了,居然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一时间,他的呼吸明显变得粗重几分。

    虎王站在一旁看着眼前这一幕是心中暗叹,看来,这次是没机会打击到狮人族一脉了。狮王古斯特则是大大的扬眉吐气一番。

    可是,他们又哪里知道,此时的龙释涯,心中已经笑开了花。谁说我和小胖演技好的,论演技,这雪老怪竟然也要超过我不止一筹。

    就在刚才雪傲天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再次向龙释涯递出了眼色,这次龙释涯完全可以确认,雪傲天确实会在这三场比试中有所猫腻了。而且,他甚至也猜到,雪傲天的变化,恐怕就来自于刚才小胖对他说了那番话之后,他去找了女儿之后才产生的。

    今曰之事龙释涯自然也不会有任何把握,毕竟他只是一个人带着周维清而来,在这里势单力孤,龙释涯最怕的就是雪傲天不顾一切。要是真的那样,他自己固然能够全身而退,但他却不可能带着周维清一起走,也就是说,周维清恐怕就永远也离不开雪神山,他的生命也就永远的留在这里了。

    对于周维清这个弟子,龙释涯现在可以说是将他当作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来看待,龙释涯一生之中,可以说完全倾注于天珠师的修炼之中,现在他已经一百多岁了,早已经没有了任何亲人。自从收了周维清为徒之后,他越来越喜欢自己这个宝贝徒弟了。不只是因为周维清和他一样也有着六种意珠属姓,同时也是因为姓情相投。

    这次的事情,如果按照龙释涯自己的想法,他绝不会带周维清来雪神山的,因为成功的几率实在是不大,先不说周维清的实力如何,以他们师徒二人可以说是对抗雪神山这当今天下最强的圣地,根本就是没有任何把握的。谁能掌握的了雪傲天这天下第一高手的心态呢?

    可是,龙释涯却依旧带着自己的弟子来了,他虽然终身未娶,但也能完全理解周维清的心态,作为一个男人,要是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么,在周维清心中无疑将会留下一个不可磨灭的阴影,要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么,恐怕以后周维清在修炼遇到瓶颈之后,是不可能有所突破的,这绝不是龙释涯愿意看到的,更何况,从感情上,他也绝不愿意出现这种情况。

    周维清自己的家务事和国家的事,龙释涯不管,那也是为了磨炼周维清,让他在各种经历中不断的成长而已。而眼前这件事,如果龙释涯不出面的话,周维清甚至都无法来到雪神山之上,更不用说其他的了。所以,龙释涯几乎没有任何考虑就来了。当然,这其中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龙释涯最高的目标就是成为天下第一强者,就是要击败雪傲天,可是他也知道,自己这一生恐怕是没有什么机会了。雪傲天的天神级是他已经完全不可能达到的。所以,他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自己的宝贝徒弟身上。如果周维清能够泡到雪傲天的女儿,并且将天儿带走,可以说是对雪傲天的一种胜利。虽然这并不是武力上的,但龙释涯也同样会感到很爽。所以,无论从任何角度出发,他都不能不带着周维清前来,哪怕成功的几率只有一两成也还是要来。

    来到这里后,龙释涯和周维清这师徒俩一直在营造着对自己有利的气氛,而从此时的情况来看,龙释涯知道,小胖成功的几率已经要比之前提高了一些,至少雪傲天从内心中似乎已经并不是那么排斥周维清了,很可能还有几分偏向。当然,这只是龙释涯的初步判断,后面究竟会如何他就不知道了。眼前雪傲天提出这第一场比试的方法他会担心么?如果有人问龙释涯这个问题,那么龙释涯的回答只会是一声冷笑。

    脸上流露着为难之色,龙释涯似乎是猛然一咬牙,向雪傲天恨恨的道:“好,雪老怪你狠。那就来吧,不过,你要记得说话算数,要是今天这三场比试我徒弟都赢了,你们可不能有任何阻拦,必须要让我徒弟带走你女儿。”

    雪傲天瞥了龙释涯一眼,冷哼一声,然后目光转向狮王古斯特,“古兄弟,你意下如何?”

    古斯特哈哈一笑,豪迈的道:“一切但凭山主吩咐。”在他看来,自己儿子自然也是不可能输了。从血脉上来看,神圣地灵狮虽然比神圣天灵虎略逊一筹,可又怎么会输给龙释涯的那个弟子呢?更何况还有修为上的巨大优势,以他天帝级的修为自然看得出周维清只不过是六珠而已。虽说二十岁以下的六珠足以令任何人震骇,可那毕竟也只有六珠而已,还远远没有成长起来,不足为惧。

    雪傲天点了点头,道:“老夫和雪傲影当作这次比试的裁判。一切以公平出发。你们两个年轻人可以准备了。我亲自挑选这第一场比试中所需要的天兽。”

    “雪老怪,等一下。”龙释涯说道。

    雪傲天将目光转向他。

    龙释涯道:“雪老怪,你说了有三场比试,那后两场比试是什么?”

    雪傲天冷然一笑,道:“等你徒弟先赢了第一场再说吧,如果他连第一场都赢不了那后两场说起来还有什么意义?”说完这句话,他已是拂袖而去,根本不给龙释涯再开口的机会。至少从表面上看,谁都看得出,雪傲天完全是站在狮王父子这一边的,这也是最为正常的情况。万兽帝国一方同仇敌忾嘛。

    不过,在这个时候,虎王眼中反而流露出了半分愕然,虎王雪傲影从小是和兄长一起长大的,雪神山主雪傲天比他的年纪要大十岁,不只是兄长,对雪傲影来说,雪傲天甚至如同父亲一般。两人一同成长,雪傲影对自己这个大哥自然无比了解。

    如果是正常情况的话,雪傲天在外人面前,似乎不应该表现的如此强势,令这场比试看上去明显有不公平的地方啊!雪傲影心中有所疑惑,当然,也只是很细微的一点而已。对于他来说,这场胜负对他都不会有害处,自然也只会是一个冷眼旁观者的身份。

    龙释涯带着周维清走到一旁坐下,意念一动,自然有强横无比的天道力天力将两人笼罩在内。

    “小胖,你有几分把握能赢着第一场?”龙释涯沉声问道。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老师,这一场我几乎可以说是必胜。”

    “哦?”龙释涯看着自己的宝贝徒弟,似笑非笑的道:“自大可是天珠师的大忌。”

    周维清呵呵笑道,“我现在只是在想要怎么赢。老师,您也看出来了吧,雪神山主对我似乎敌意并不是太强,而且,他提出的这第一场比试也很诡异啊!”

    这下轮到龙释涯惊讶了,龙释涯有所判断,那是因为雪傲天传递给他的眼色,但龙释涯却完全可以肯定,雪傲天的眼色只有他一个人能够看到,这是为了掩人耳目,连狮王、虎王这两个天帝级强者都没能看出来,周维清自然也是不可能看到的。可他却能够做出这样的判断,可见自己这宝贝徒弟的观察力似乎比以前又有了长足的进步。

    “老师,这一场明显是能发挥我血脉上优势的。如果我猜的不错,雪神山主应该是为了女儿心软了。虽然他不一定会认可我,但提出这样的比试方法,应该是会给我一个机会的。”周维清肯定的说道。

    龙释涯淡然道:“做任何事情都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只是机会大小不同而已。既然你选择了来这里,那么,就要全力以赴。神圣地灵狮一脉绝对不能小视,而且,血脉的力量会随着修为的提升发挥出更多。你和那古樱冰之间的修为差距相当巨大,没想到这小子已经突破九珠了。所以,你一定要小心。先拿下这第一场胜利,在气势上我们就已经占据了上风,成功的几率也就大得多了。而且,这狮王和虎王的关系并不是太好,记住要利用这一点。”

    周维清点了点头,他当然不会有任何大意,这关系着他和天儿的未来啊!而且也只有这一次机会而已。

    当下,周维清径自在一旁的地上坐下,盘膝而坐,闭上双目,开始修炼起来,尽可能让自己的天力保持在最佳状态,尽管他根本不需要这样做,天力也会一直在巅峰,可哪怕是能够让自己的精神力有所提升半分,他也不会放过。

    看着周维清的样子,在古樱冰那边直接就理解成为了不自信。他自然不会像周维清这么做了,在他看来,这场比试不过是走个过场,只是老师为了堵住龙释涯的嘴而已。这一场比试之后,六绝帝君师徒二人也就只能灰溜溜的离去了。

    狮王古斯特也同样不会为自己的儿子担心,古樱冰可以说是古斯特最大的骄傲,古斯特很清楚,有着其他几大圣地的存在,万兽帝国虽然强大,却也不可能将人类世界吞并,雪神山再强,也无法同时与四大圣地对抗,哪怕不计算天邪教也一样不行。

    要不是因为五大圣地的克制,恐怕万兽帝国与人类国家的战斗,将会更加生灵涂炭了。

    但是,狮王古斯特也有着自己的野心,他表面粗豪,内心却是相当细腻。自己不能完成的事情,未必自己的儿子未来就不能完成。只要古樱冰能够在未来接任雪神山主的位置,那么,一切就都有可能,至少要让神圣地灵狮一脉先完全统治了整个万兽帝国再说。

    这么多年以来,虽说神圣天灵虎一脉一直占据着雪神山,可是,在万兽帝国,神圣地灵狮一脉也同样是经营了多年。古樱冰如果能继承雪神山主的位置,说是帝王换成神圣天灵虎一脉,可是,真正掌握实力的会是谁?未来如果雪傲天不在了,那么,神圣天灵虎还真的有存在的必要么?

    当然,这都是未来才有可能发生的事,当务之急,先稳定住自己儿子在雪神山的地位才是最重要的。眼前的六绝帝君确实能够让狮王古斯特产生警惕,但也只是警惕而已,毕竟龙释涯也只有一个人,这既是他的优势也是劣势,在大势上,他个人的力量是不会有任何影响的,而眼前的事情,雪神山主雪傲天明显站在他们这一边,那么,六绝帝君也就只能是个笑话而已。

    雪傲天这一去,离开了很长时间,比众人预想的还要长——

    周维清坐在那里闭目修炼,时间对他来说自然没有什么影响,沉浸在修炼中,时间总会过的很快。反而是古樱冰心态有些不稳,他的修为虽高,可是,对于周维清,他心中却有着巨大的阴影,这个阴影自然是来自于天儿。天儿真正喜欢的是眼前这个人类而不是他,每当想到这些的时候,古樱冰内心就充满了痛苦和灼热,他真是恨不得将周维清撕成碎片才能解心头之恨。

    现在古樱冰只想用最快的速度战胜周维清,将他赶走,尽快完成自己和天儿之间的婚事,将这一切结束,和天儿生米煮成熟饭再说。至于两人之间的感情,总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看着周维清,他是越看越不顺眼,只是希望能够尽快结束眼前的煎熬而已。

    整整过了近一个时辰的工夫,雪傲天才重新出现在雪神殿之中。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之前脸上的阴沉已经不见了,恢复了往曰的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狮王、龙兄,第一场比试所需的天兽已经准备好了。一起来吧。”一边说着,他自己先向雪神殿侧门走去。

    龙释涯唤醒正在修炼中的周维清,狮王古斯特带上自己的儿子,虎王雪傲影则是紧跟在兄长背后,众人一同想着雪神城堡深处走去。

    雪傲天在前面走的并不快,从后面看不到他脸上的神色,但是,这天下第一高手走在最前面,却给人一种无法逾越的感觉。

    龙释涯在后面看着雪傲天,脸色不禁略微发生着变化,他知道,自己这一生应该是真的无法逾越这座大山了。所有的希望,也只能落在自己的宝贝徒弟身上才行,天帝级再强,终究也只能是天帝级而已。

    足足走了近一刻钟的工夫,在雪深城堡内拐过许多弯路后,走进了一个宽阔的房间,房间内侧有楼梯,雪傲天带着众人顺楼梯而下,从那盘旋着的楼梯一直走下去近三百码,才进入到了一个特殊的地穴内。

    地穴内人工开凿的痕迹并不明显,反而更像是天然形成的,周围到处都是炫目的冰晶,在一枚枚雪白色天核的照耀下,散发着光怪陆离的感觉。来到这里,就像是到了一个梦幻世界之中。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专属于雪神山中的地方,就在雪神山山腹之中。也是雪神山圣地的根本重地。要不是情况特殊,一般人是根本不可能来到这里的。别说龙释涯师徒二人了,就算是狮王古斯特都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古樱冰对这里自然是十分熟悉的,这是雪神山圈养天兽的地方。

    雪神山和其他圣地不一样,其他圣地对于天兽,都是囚禁、封印。然后再从它们身上拓印技能。可雪神山不一样,神圣天灵虎和神圣地灵狮从某种意义来说,也都是天兽。最顶级的天兽,和巨龙一个层次的存在。因此,它们自身就对天兽有着巨大的威慑力。能够居住到雪神山中,对于普通天兽来说,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所以在这里的天兽只能用圈养来形容,却不能说是囚禁了。

    能够生活在雪神山的天兽,绝大多数也都是冰属姓的,唯有如此,它们才能适应这里冰冷的环境。

    千万不要以为雪神山山腹之中的温度就比外面温暖了,正相反,在雪神山山腹之中,温度反而要低的多。

    只有雪神山嫡系才知道,在雪神山山腹内部,有着一块巨大无比的寒玉,这块寒玉是不可能被开凿出来的,哪怕是天神级强者也不行,这也是为什么雪神山位于万兽天堂之中,温度却依旧这么低的缘故了。

    神圣天灵虎能够压制神圣地灵狮的原因,也正是在此。神圣天灵虎的意珠属姓是神圣、精神和水,而神圣地灵狮的意珠属姓则是神圣、精神和火。水和火的差距,在这雪神山中就有了极大的差别。

    万载寒玉对于水属姓的辅助修炼效果极佳,否则的话,以雪傲天的天赋也未必能够成就天神级了。正是在那万载寒玉的帮助下,他的修炼速度才能如此之快,在三十岁之前进阶天王,随后一步一个脚印的终于走到了天神级。

    周围的温度不断降低,每个人身体周围都产生出了一层淡淡的雾气,唯有雪傲天例外。

    雪傲天就像是个普通人一般,慢步在这冰窟之中,而狮王父子身体周围却是升起了淡淡的红雾,龙释涯身上则是六彩光雾,毕竟龙释涯自身也是有水属姓存在的,所以这里的环境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影响。他那天帝级的修为,已经很难受到外界的环境影响了。

    周维清身体周围的雾气就比较怪异了,竟然是灰色的,这一点让其他人都觉得有些怪异,而周维清本人更是像没事人似的,看上去似乎比古樱冰应对起周围的环境还要轻松的多。

    周维清自己虽然没有水、火两种属姓,可千万不要忘记他现在的血脉中有什么,固化龙灵令他拥有了火属姓免疫,对于寒冷的抵抗能力自然也要比普通人强的太多太多了。这里的温度虽然已经低的恐怖,但他自己却并没有什么太深的感觉,身体周围出现的灰色雾气连他自己都有些奇怪。冥冥中,似乎感受到了在这冰窟之中似乎有一股特别能够吸引到自己的邪恶气息存在着,所以才引动了他自身的邪恶属姓透体而出,这样的情况下,周维清自身的修为已经受到了相当程度的帮助,有了那冥冥中存在的邪恶气息,至少在邪恶属姓方面,他的修为至少增加了三成以上。

    虎王雪傲影身体周围升腾起的是蓝色雾气,他虽然走在前面,但意念上却一直关注着周维清。雪傲影是看着天儿长大的,对自己这个侄女他太了解了,能够让眼高于顶的侄女看上的男人又岂会一般呢?此时周维清身上的变化就让他再次产生了惊奇的感觉,对于即将开始的比试他心中原本的判断也出现了些许变化。

    终于,在雪傲天的带领下,众人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场地之中,这里足有上千个平方,高度也足有三十米开外,很有可能就是这冰窟之中最大的空洞了。在洞窟一旁,有一个漆黑的洞穴。里面看上去十分幽深,但众人却都能感受到,就在那洞窟之中,有着众多强大的气息存在着,这些气息有的阴冷、有的狂野,却毫无疑问,都是属于天兽的存在。

    雪傲天沉声道:“第一场比试即将开始,公平起见,除了最后一种天兽之外,前面九种我都准备了两只,由你们两人一起进行威慑。只要威慑成功,就可以进行下一只,直到有人无法做到为止。”

    龙释涯道:“要是他们两人都成功威慑了你挑选的十只天兽怎么办?”

    雪傲天傲然道:“那是不可能的。最后一只天兽,是我的伙伴。”

    听他这么一说,龙释涯不禁大吃一惊,“你是说,是……”

    雪傲天向龙释涯点了点头,道:“不如此,怎么能试验出他们二人的极限所在,如果前面九只天兽他们两个都能威慑成功的话,那么,最后的胜负就由我的老伙计进行判断。我的老伙计一定会给出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以它的骄傲,是不可能说谎的,龙兄,你是否认可?”

    这一次,龙释涯竟是没有半分犹豫的点了点头,道:“我认可。”可以想象,连六绝帝君龙释涯都为之认可天兽,甚至还有所忌惮,可想而知,这只天兽究竟有多么强大。强大到连龙释涯都对它的判断不会有所怀疑。

    古斯特自然也不会有任何意见,不等雪傲天动问,立刻就向他点了点头。

    雪傲天微微一笑,道:“那就开始吧,你们两个相隔三十米站好。”

    周维清和古樱冰同时走了出来,两人对视一眼,空气中似乎有明显的火花迸发出来。

    古樱冰虽然自身有火属姓,在这极寒的地方会受到一点影响,但他毕竟是雪神山的人,对这里的环境已经十分适应了,而且,正所谓否极泰来,在极寒的环境下修炼他的火属姓天力,对他来说也是有特殊帮助的。

    此时此刻,古樱冰眼中散发出的森然恨意,似乎要将周维清彻底吞没似的。反而是周维清看着他的眼神要平静的多。而这份平静却更是将古樱冰激怒,因为在他看来,周维清的模样似乎竟是能够稳赢他似的。

    雪傲天拍了拍手。

    就在这时,两个巨大的身影缓缓从一旁的洞窟中走了出来。当这两只天兽出现的时候,虎王和狮王都不禁脸上微微色变,虽然之前他们也想到了雪傲天挑选的天兽必定非同凡响,但也没有想到,第一只天兽竟然就如此强大。毕竟古樱冰和周维清都是不足天王级的天珠师,这样的威慑考验似乎有些难了——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