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七十七章 神兽、岳母

    眼前这两位光明大力神猿都是天帝级上位的修为,虽然不能和人类天帝级天珠师相比,但他们的实力也绝对是极其恐怖的。

    其实,天兽和人类的差距最主要就在于凝形装备,还有技能上的限制这两方面。龙释涯曾经和这两只光明大力神猿动过手,那时候他才刚刚进入天帝级,雪傲天也没进入天神级。这两只光明大力神猿虽然没有凝形装备,但却是一对双生子,配合极为默契,龙释涯也是险胜它们一招而已。到了后来,随着龙释涯凑齐全套恨天无把套装,修为又有所提升,才能稳赢它们。

    天神级天兽是不会为人所用的,就算是在雪神山也不行,因此,能够令天帝级天兽听令,已经是极限了,也只有雪傲天这样的天神级强者才能让它们心悦诚服。这两位光明大力神猿可以说是雪神山的中坚力量,当雪傲天闭关修炼的时候,都是由它们进行护法的。此时竟然被请来考验周维清和古樱冰的实力,也难怪龙释涯会感到惊讶了。

    雪傲天一直十分淡漠的神色此时脸上也多了几分微笑,向两位光明大力神猿点了点头,作出一个请的手势。这是之前的雪神猛犸绝对得不到的待遇。

    古樱冰的神色明显有些紧张,他可不会因为眼前是护山帝兽就认为对方会手下留情。这两位光明大力神猿只会听命于雪傲天一人的命令而已。

    “这次你们只需要顶住半柱香的时间就算过关。”雪傲天向周维清二人说道。

    浓烈的金色光芒就在这一刻亮起,冰窟四周原本就都是冰凌,在这强烈的金光照耀下,顿时给人一种光怪陆离的美感。

    两位光明大力神猿的身体由原本的纯金色竟然渐渐变得透明起来,他们带来的威压不像雪神猛犸那般犹如巨峰压顶,而是充斥着一种空灵的天地正气。恐怖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同时向周维清二人涌去,在它们各自背后,出现了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虚像。

    看到这一幕,龙释涯、狮王、虎王立刻就意识到,这两头光明大力神猿距离天神级巅峰都只有一步之遥了。而它们所带来的威压表面看上去温和许多,但那增幅的速度却明显要比之前的雪神猛犸快得多。而且,这是一种天上、地下无所遁形的威压。

    似乎天地间的光明之力在这一刻已经全部集结在这里,完全针对着周维清和古樱冰,而站在他们面前的不是两只天兽,而是两个散发着光辉的太阳。

    这份压力,已经不只是出现在他们的精神世界,压力竟然犹如实质一般,直接对他们的肉体产生着强大的压迫力。要是修为不够,单是这份压力就足以让他们化为齑粉,永远的从这个世界消失。

    金色的神圣火焰第一时间就从古樱冰身上燃烧了起来,面对光明大力神猿,他根本不敢再有任何保留,自身天力、血脉能量还有神圣与精神两大圣属姓全开,全力在那光明之中燃烧着、升腾着。可就算是这样,在他身体周围的神圣火焰也依旧被逐渐压迫着向他体内回归。

    看到这样的情况,狮王古斯特不惊反喜,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因为两位光明大力神猿的属姓。

    光暗天生相克,古樱冰至少拥有神圣属姓,神圣本身就可以说是光明的升华,对于光明属姓有着天然的抵抗力。而周维清拥有的可是黑暗和邪恶,可以说是被光明大力神猿克制的。所以,在承受同等压力的情况下,周维清显然是更加吃亏才对。自己儿子承受的困难,周维清应该更痛苦才对。

    但是,事实却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伴随着一声低沉的虎啸,周维清身体周围的灰黑色气流骤然变得浓重起来,背后双翼有规律的轻轻拍打着,令他整个人看上去都包裹在一层黑灰色的浓雾之中。与此同时,在这灰黑色浓雾内,竟然又多出了蓝紫色的电流环绕。在他身体周围的黑灰色雾气被光明大力神猿威慑压迫的回缩速度反而要比古樱冰更慢。

    他的血脉竟然还有隐藏力量到现在才释放出来?狮王、虎王都是大吃一惊。这是什么层次的血脉气息啊?至少也是不逊色于神圣天灵虎的存在了。

    没错,光明确实是克制黑暗,但是,光明和黑暗虽然是一个层级的,但要再加上邪恶的话,光明又怎么能完全克制的了呢?

    更何况,巨龙本身就是光明与火焰的结合,周维清自身对光明的抗姓远不像古斯特判断的那么低。

    只不过,隐藏在黑灰色浓雾中的周维清,双目此时已经从红色变成了紫色,为了抵抗光明大力神猿的威慑,他已经开始在一定程度上调动了属于龙虎变的能力。

    没错,这毕竟只是威慑而不是天力的压迫,比拼的绝大部分都是血脉的力量。毫无疑问,在这个时候睡都明白,周维清所拥有的血脉要比古樱冰更加高贵。

    站在周维清面前的光明大力神猿也流露出了惊讶之色,他也能清楚的感受到周维清的修为,小小六珠不但扛住了他的威慑,而且竟然还给他带来若隐若现的威胁。那种危险的感觉就来自于周维清的血脉气息,虽然并不明显,但偶尔让光明大力神猿产生出的心悸感就让他很难将自己的威慑力提升到极限。

    吼——另一边,古樱冰已经有些扛不住了,猛然间,他身上的金色光焰骤然暴涨,紧接着,他的上身下伏,在浓烈的金色光芒燃烧中,竟然就那么化身为一头身长四米,体型庞大的金色巨狮。脖子上那一圈血红色的毛发显得分外明显。

    在光明大力神猿带来的威慑下,古樱冰不得不显出了自己的本体。本体的神圣地灵狮在血脉气息散发上会有大幅度的增加,就像是施展了邪魔变的周维清似的。两人之间这场威慑的比拼再次进入了均衡状态。他们都在苦苦支撑着,却说什么也不肯倒下。

    汗水,大量的从两人体内蒸腾而出,化为光雾消失在空气中,他们的气息都变得越来越粗重,在那恐怖的威压面前,甚至皮肤表面都开始有细密的血珠出现了。

    周维清此时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要被压爆了一般,在这巨大的威压下,他体内的二十四大死穴运行速度已经突破了原本的极限,又提升了至少百分之五十的程度,身体负荷极其巨大,那种窒息的感觉似乎随时他都有可能被毁灭似的。

    只是,在痛苦的承受能力上,古樱冰绝对是远远不如周维清的。曾经在火灵山口内岩浆浸泡,承受暗魔邪神虎与固化龙灵冲击的周维清,神经之坚韧,就算是天帝级强者都未必比得上。这样的痛苦,他自然忍耐的住。而且,他就硬是没有将自己的龙虎变施展出来。这是第九个考验,后面还有最后一只天兽。必定是更加强大的天帝级巅峰存在。如果这一场就暴露了自己的龙虎变,那么,最后一场能否获胜就很难说了。

    就算是这样,周维清的潜力也几乎被完全压榨了出来,此时此刻,在他背后,竟然也出现了一个虚幻的光影。

    这个光影看不清楚,但也能隐约看出是一只黑色的巨虎,背后双翼展开,就像周维清现在的样子一样。

    这就是他的血脉传承,雪傲天心中暗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小子也应该是个兽人才对,在他的血脉中,也有着这种强大天兽的组成部分。神圣天灵虎已经是虎类天兽的巅峰存在,万兽之王。他传承的这个暗魔邪神虎难道真的能够凌驾于自己的神圣天灵虎之上么?

    对于这一点,雪傲天是很不愿意承认的,可又不得不承认。

    半柱香的时间比之前要短了一半,可对于古樱冰和周维清二人来说,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当两位光明大力神猿悄然离去的时候,他们几乎都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噗通一声坐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龙释涯双手背在身后,脸上流露着得意的笑容,周维清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足以让他引以为豪了。经过这次前来雪神山的考验,无论最终结果如何,周维清在各方面的能力都必将更进一步,真正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雪傲天的目光从周维清和古樱冰身上扫过,眼中也不自觉的流露出一分激赏。古樱冰是他最得意的弟子,能够做到这一步他并不感到奇怪,毕竟,在古樱冰身上他也倾注了相当多的心血。

    站在雪傲天的位置,他和虎王雪傲影看到的自然不是同一个境界的东西,他早已经淡化出了族群的影响,站在更高的位置俯视一切——

    无论是神圣天灵虎还是神圣地灵狮,都是属于万兽帝国。他着力培养古樱冰,就是单纯的因为古樱冰在年轻一代中是最有潜力的,他要培养出的是一个能够在未来支撑起雪神山的传承者,而绝不会因为古樱冰乃是神圣地灵狮的传承而有所顾忌。

    周维清带给雪傲天的惊讶已经足够多了,从这个年轻人身上,他看到了太多的不可思议。雪傲天必须要承认这个年轻人的出色与优秀,也已经默认了他能够配得上自己的女儿。

    第一场考核即将到达尾声,在这个时候,雪傲天心中的倾向姓更多的落在了周维清身上。他现在耳边仿佛还回荡着之前周维清在雪神殿对他说过的话。是啊!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难道真的要为了雪神山而葬送女儿的幸福么?难道身为雪神山主的自己还需要用和亲这种方法来巩固神圣天灵虎与神圣地灵狮的联盟么?

    不、绝不。回想着之前自己告诉女儿周维清到来时女儿眼中所爆发出的光彩,雪傲天的心中已经有了决定。而眼前这个叫周维清的年轻人,能够有勇气为了女儿登上雪神山,他的勇气和决心已经充分表明了他对女儿的感情有多深。

    成全他们吧,雪傲天心中暗暗叹息一声,缓缓闭上双眼,神念波动悄然进入到了那生活着雪神山最强大天兽的洞窟之中。

    这一次休息,周维清和古樱冰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他们的回复能力都是极为惊人的,天力上的消耗很快就已经恢复完成,之所以用了一个时辰,那是因为他们自身精神上的损耗实在太过巨大。

    一个时辰后,当两人再次站起身时,他们看向对方,同时看到了对方眼神中的那一抹疲态。彼此之间的敌意反而淡化了一些,作为情敌,惺惺相惜是很难出现在他们身上了。但却并不妨碍他们对对方的那一份钦佩。在天珠师的世界中,实力在任何时候都是最为重要的。

    雪傲天缓步走到两人面前,沉声道:“你们能够经过前面九轮的考验走到这一步,已经证明了你们的优秀,我很欣慰看到这一点。第一场比试,或者说是考核,即将进入最后一轮。你们依旧要抵御强大的压力。但是,这一次却只有一位天兽出现,他释放的压力将同时落在你们两人身上。以他的控制力是绝不会伤害到你们的,你们谁坚持的时间长,就将获得这一场比试的最终胜利。我会按照你们的身体状况进行判断,当我感觉到你们的身体即将崩溃时,会中断他的比试。都明白了么?”

    古樱冰和周维清同时点了点头,再次彼此对视时,他们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执着。古樱冰对周维清已经再没有了半分的轻视,前面九轮的威慑比拼,虽然两人并未真正交手,但激烈程度却一点也不逊色,古樱冰已经完全摆正了自己的心态,将周维清看作了与自己等同的对手。

    “出现吧,我知道你已醒来,等这一天,我已经等了二十年。”雪傲天的神色突然变得柔和了许多,仿佛是呼唤着他最亲近的人,就在他这声呼唤发出的同时,周围的一切光线突然变得暗了下来。

    哪怕是虎王和狮王,此时都是一脸茫然,连他们都不知道,有什么天兽能够被雪傲天称之为伙伴的。

    唯有龙释涯脸色大变,眼中流露出明显的骇然之色,目光凝聚在周维清和古樱冰面前的地面处。

    幽暗之中,仿佛只是一步跨出,一只全身透明的天兽悄然出现在众人视线之内,它和雪傲天有些相像的是,在它出现的那一刻,并没有之前那些天兽所带来的强烈威压,就像是它本来就属于那里,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出现似的。

    那是一头身长不过两米,肩高不过八十厘米左右的灰黑色虎类天兽。黑色的皮毛宛如绸缎般光亮,但它的身体却偏偏有种透明的感觉,所以才给人一种灰色的变化,其中一些透明的特别明显的地方,就像是老虎的花纹一般。唯有在它额头的位置,有一个晶莹剔透的王字纹路,通体灰色,但却像是灰色水晶一般光辉闪耀。

    看着它,之前脸色一直没什么变化的雪傲天脸上竟然流露出了明显的激动和兴奋,身形一闪,就已经来到了它面前,居然就那么当着众人,单膝跪下,张开双臂,搂住了那天兽的脖子。

    那虎类天兽的眸光也十分柔和,用它的头轻轻的在雪傲天脸上摩挲着,“傲天,我好想你。”

    周维清和古樱冰站在他们不远处面面相觑,两人眼中都流露着惊讶,这虎类天兽究竟是什么身份?不是来进行威慑的最后一场考核么?可雪傲天怎么却和它亲热起来,还说是二十年不见了。

    雪傲天苦笑道:“可是,我却没有留你在身边的能力。如果不是天儿要结婚了,恐怕他也不会放你回来,与我们父女团聚吧。”

    那虎类天兽听了雪傲天的话,眼神明显变得暗淡了许多,抬起一只前爪,轻轻的搭在雪傲天的肩膀上,“对不起,傲天,我永远都不可能背叛主人。主人赐予了我生命,更何况主人是为了浩渺全天下的生物而努力,我怎能离开他呢?”

    雪傲天点了点头,道:“我明白的,除非有一天有人能够击败他,否则的话,他永远也无法解脱。只能依靠你们的守护和他自身的大毅力才能坚持。菲莉亚,眼前这两个年轻人都很喜欢我们的女儿,他们前九轮的考验你也都看到了。这第十轮,由你来对他们进行评判才是最为公平的,你也是这最后一场最有资格的评判。”

    菲莉亚的眸光转向周维清和古樱冰,此时这两人却都已经因为惊讶而呆住了。雪傲天并没有用他的天力掩饰自己与菲莉亚之间的交谈,所以在场众人都能清楚听到。

    眼前这只虎类天兽竟然是天儿的母亲,而且,她似乎还是来自于一个神秘的地方,别的先不说,单是天儿母亲这一点,就足以令周维清他们陷入巨大的震撼之中。虎王和狮王都是第一次见到菲莉亚,甚至是第一次听说她的存在。

    菲莉亚目光柔和的看向古樱冰和周维清,向他们轻轻的点了点头,“不错,都是很优秀的年轻人。你们刚才的比拼我都已经看到了。而且也有了属于我心中的选择,但如果我直接说出这个选择,你们肯定会认为不公平,那么,就让我对你们进行最后一轮考验吧。”

    菲莉亚竟然说出她已经有了选择,听了这话,周维清和古樱冰心中都是漏跳了一拍,眼前这可是他们未来的岳母啊!要是能得到岳母的认可,一切问题自然都会迎刃而解。只是不知道这位岳母究竟如何选择。

    菲莉亚额头上的王字变得更加闪亮了,微笑道:“我是一只幽冥魔虎,准确的说并不完全属于这个世界。我可以算是一只天神级的天兽吧。你们要小心了。”

    天神级三个字,就像是重锤一般震撼的周维清和古樱冰全身紧绷,精神瞬间就进入了高度集中状态。而在一旁的狮王、虎王和六绝帝君龙释涯此时脸上的神色都极其凝重。无论是他们之中的谁,都知道自己对雪神山的估计低了。尤其是龙释涯的感触最深,从雪傲天与菲莉亚的交谈中他自然听得出,在那菲莉亚身后,竟然还有一个雪傲天也对付不了的存在,天神级天兽的主人,那要强大到什么程度啊?一时间,龙释涯心中都出现了片刻的恍惚和茫然。

    就在这时,周维清和古樱冰同时感觉到身体周围的空气突然变得扭曲和虚幻起来。

    刹那间,两人同时进入到了一个特殊的状态之中。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已经在那扭曲中消失了。而在周围的众人看到的,却只是一层淡淡的灰黑色光芒闪耀着晶莹的光泽化为一个光罩将周维清和古樱冰笼罩在内,却没有半分强势气息溢出。唯有那幽冥魔虎菲莉亚的双眸变得流光溢彩起来。

    扭曲变得越来越强烈了,周维清只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要被撕碎了似的,那来自于灵魂之中的剧烈痛苦丝毫不比当初他在火灵山融合两大血脉能量时弱。

    幸好,这份痛苦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只是短短几秒钟之后,压力突然一轻,周维清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是一片茂密的大森林,周围的一切丝毫没有虚幻的感觉,反而是那么的真实。

    就在这时,周维清突然发现,周围的一切都阴暗了下来,而且他心中竟然感觉到,这份阴暗竟是因为自己。下意识的低头看时,他不禁惊呆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已经不再是人类,而是一只通体漆黑的虎——

    他看到了自己的全貌,视线在这一刻似乎已经脱离了身体,而到了空中,能够鸟瞰到眼前的一切。

    那是一头黑色的巨虎,通体纯黑,没有一丝杂色,红色的双眼充满了阴森的气息,身长足足超过了八米,全身肌肉隆起,恐怕体重要在三千斤之上,额头上的王字也是黑色的,但与皮毛的黑色不同,是一种阴沉如同雾气一般的黑。最奇特的是它的尾巴,和普通虎类魂兽相比,它的尾巴要长的多,而且是向上竖起的,由无数骨节组成,最顶端是一个巨大的倒钩,闪耀着森然幽光。

    暗魔邪神虎。

    看到这里,周维清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猛然揪紧,他明白自己看到的是什么了,这就是自己所继承那血脉的主人啊!

    原本充满生机的大森林,伴随着暗魔邪神虎身上绽放的气息,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死寂和冰冷起来,那至邪的能量波动疯狂的向四周蔓延着。

    就在这时,那暗魔邪神虎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目光朝着一个方向看去,血红色的眸光充满了森然寒意和浓烈的杀机。

    很快,周维清的视角就跟着暗魔邪神虎看到了一个人类,一个竟然是在飞行一般的人类。

    他有着一头蓝色的长发,英俊的相貌足以令任何男人为之妒忌,在他手中,拿着一柄金光闪耀的三叉戟。微微高举的三叉戟正散发着夺目光彩。

    就在这时,那男人似乎也发现了暗魔邪神虎的存在,额头上一道蓝光射出,他手中的黄金三叉戟顿时亮了起来,强烈的光明气息令周维清顿时感受到一阵厌恶和恐惧,这男人的实力他根本就看不清,他身上那浩瀚如海一般的能量波动似乎随时都能够将周围的一切吞噬,可偏偏在他身上又充满了生机。

    黑、黑、黑、黑、红、黑、红、红、红,九个光环从那英俊青年脚下升起,盘旋在他身体周围。一人一虎彼此对峙,一场大战即将展开,而冷眼旁观的周维清只觉得自己心中充满了嗜血的感觉,仿佛她已经化身为那暗魔邪神虎了似的。

    双方之间的战斗几乎就在下一刻开始了,可是,周维清却看不清了。他们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各种颜色的光芒不断从那英俊青年身上闪耀而出,而暗魔邪神虎的速度却丝毫也不逊色,恐怖的力量,强横的能量碰撞,不断的摧毁着周围的一切。

    突然间,周维清看到了暗魔邪神虎身上亮起的一层灰色光芒,赫然正是他曾经使用过的邪神守护。紧接着,他又看到了无数光芒闪耀的暗魔邪神雷,但和他的一枚不同,从暗魔邪神虎身上爆发出的,竟然是千百枚之多。

    紧接着,他又看到了暗魔邪神虎尾钩上射出的光芒,恐怖的能量波动,强横无匹的攻击,令那英俊青年大有几分捉襟见肘。

    虽然以周维清的修为看不清楚眼前这一战,也无从评判他们的优劣,但此时的他,却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未来,看到了成长后的自己必将能够成为像他们一样强大的存在。

    就在这时,周维清突然看到暗魔邪神虎变了,从它身上爆发出一层浓烈的灰色光芒,那是晶莹剔透的灰色光芒,瞬间笼罩整个战场,就连它那巨大的尾钩也同样变成了这种颜色。

    看到这颜色,周维清突然想起了一个同样颜色的王字,机灵灵打了个寒颤,他顿时记起,自己这是在幻境之中啊!属于幽冥魔虎营造出来的环境之中。

    也就在下一刻,暗魔邪神虎败了,败在了那英俊青年的黄金三叉戟之下。顿时,周维清感受到一股浓浓的伤感。眼看着暗魔邪神虎大口大口的吐出灰色液体,他真的恨不得冲上去,替暗魔邪神虎抵挡住那人类青年的攻击。可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青色的爪光从那英俊青年手中发出,直奔暗魔邪神虎笼罩而去,而就在这时,突然间,暗魔邪神虎变了,它那原本暗淡的眼神突然变得明亮了起来。

    先前的疲态一扫而空,灰色气流完全变成了黑色,带动着它的身体如同一片乌云般朝着英俊青年扑来。看上去,速度并不如何快捷。可是,当它扑出的一瞬间,那由邪神钩化为邪神刺的长尾却已经挥动起来,一点黑光瞬间出现在它与英俊青年中心的位置。强烈的黑光瞬间爆发,变成了一个直径三米的巨大黑洞。

    这、这是什么?周维清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突然间,他明白了,这黑色并不是黑暗,而是时间。是的,这是时间属姓的技能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周维清却听到了一声惨叫,赶忙定睛看去,赫然看到,从那英俊青年双眼之中射出了两道蓝紫色光芒,将暗魔邪神虎原本护在身体周围的黑灰色光罩瞬间轰碎。

    这个英俊青年真的好强啊,在被暗魔邪神虎用示敌以弱的方法骗到之后,竟然还能在这个时候发动反击。

    诡异的一幕就在这一刻出现了,周维清眼前的视角再次发生了改变,这似乎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擂台。而当他看到擂台上的双方时,不禁陷入了短暂的呆滞之中。

    那是什么?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儿和一只身长不过一米五的黑虎。

    这、这是?

    周维清不是笨蛋,但短暂的震撼、吃惊之后,他终于明白了。这赫然就是之前交手的暗魔邪神虎和那英俊青年啊!只是他们现在竟然都被返老还童了。

    这一刹那,周维清明白了暗魔邪神虎那黑洞一般的技能是什么,这应该是一个时间穿越返老还童的技能,只是暗魔邪神虎的护体光罩被击破了,不然的话,就是它以本体面对这英俊青年的幼年,胜负可想而知?这个技能的强大可想而知,甚至可以说是无与伦比。可惜的是,眼前的暗魔邪神虎却还是输了。

    “欢迎来到生死竞技场。一方死亡,方能结束这场生死之战。脱离本空间。倒计时,五、四、三、二、一,开始。”

    奇异的声音在这特殊的空间回荡着,下一刻,幼年体之间的战斗已经展开。

    在周维清看来,这应该是一场完全没有悬念的战斗,返老还童之后,幼年的暗魔邪神虎显然应该比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儿强大得多吧。

    但是,很快周维清就意识到自己错了,那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孩儿竟是身形灵巧的闪烁着暗魔邪神虎的攻击,紧接着,在他手中,出现了一个黑匣子。

    伴随着铿锵的机括声,黑匣子缓缓举起。

    嗖——,暗魔邪雷电射而出,但也就在这时候,铿锵的爆鸣声带着强烈的嗡嗡声瞬间爆发。十六道黑光,如同幻影一般从英俊青年稳定的小手中那黑匣子内喷吐而出。

    轰——,首先发出轰鸣的,就是那颗暗魔邪雷,它的爆炸力确实是惊人的,至少有六道黑光受其影响四散纷飞,但是,剩余的十二道黑光却也在这一瞬间光临了暗魔邪神虎的身体。

    噗噗噗噗噗噗——,一连串的闷响中,暗魔邪神虎的身体凝固了,大蓬大蓬灰色的气雾从他身上爆发开来,每一团气雾都带动着它的身体颤抖一下,他那双猩红的眼眸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英俊青年开口了,这也是这一人一兽大战以来,周维清唯一听到的话语。

    “对不起了,我不得不说,你是我见过的所有魂兽中,最为阴险狡诈的一个,或者说,是最为聪明的一个。你不但有着强大的实力,而且对战斗的计算极为精确。难怪身为暗魔邪神虎中的一员,你居然能够活到现在这个时候。我想,就算在整个暗魔邪神虎为数不多的族群之中,你应该也是绝对的王者吧。在计算和控制上,我承认,我输了。我对你的实力还是估计不足,强大的信心令我忽略了可能出现的危机。可惜的是,运气并不站在你那边。六岁时候的我,在正面交手上未必就会输给你,因为我是唐门弟子。更何况,你这技能的限制能力虽然超强,但终究没能限制我的魂导器。诸葛神弩,又一次成为了我制胜的法宝。当你、我都恢复到了幼年时候,来到这特殊的战场时,你的失败就已经注定了。但我要承认,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一个强大的对手。”

    说到这里,英俊青年想着暗魔邪神虎微微躬身,表示自己对他的敬意。而暗魔邪神虎也仿佛听懂了英俊青年的话一般,狠狠的盯视着英俊青年的双眼,不甘的咆哮着,它那双猩红的眼眸中仿佛要喷出火来似的。

    突然,英俊青年全身一阵发冷,从暗魔邪神虎的目光中,他明白了什么,脸色顿时变得一片苍白,“看来,我的运气真的是太好了。再见吧。”——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