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七十八章 菲莉亚的认可

    铿铿铿……,哧哧哧哧哧哧……十六团灰色的血雾再次从暗魔邪神虎身上爆发开来,不论它的身体有多么强韧,这一次,它所有的生命气息也在那铁精弩箭面前彻底破碎。这场艰难的战斗终于结束了。

    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扭曲起来,所有的空间瞬间破碎,无尽的黑暗再次席卷而至,英俊青年放松身体,静静的将诸葛神弩收回。

    光明大放,全身一轻,再次脚踏实地的时候,英俊青年已经重新回到了星斗大森林之中,所有的一切都回复了正常,黄金三叉戟也静静的躺在他脚下。而在他面前不远处,暗魔邪神虎庞大的尸体上,正漂浮着一颗奇异的珠子。那颗珠子看上去通体黝黑,但却散发着青色与蓝色两种光彩。

    这是什么?没等英俊青年反应过来,那将他身体释放出来的黑洞突然一吸,那颗奇异的珠子顿时嗖的一下飞入黑洞之中,英俊青年的控鹤擒龙及时使用,但也就在他刚刚吸到了那颗珠子的同时,黑洞轰然闭合,撕裂的空间重新恢复正常,那颗从暗魔邪神虎尸体上出现的奇异珠子也就那么消失了。

    震撼,此时在周维清心中唯有震撼。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清晰的呈现。

    周维清眼前的一切也就随着那黑洞的闭合而重新变得扭曲起来,周围的一切都变得虚幻了,可是,刚才发生的一切在他心中却是那么的真实,他知道,刚才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曾经发生过的,也终于知道了那枚黑珠是如何而来。那是暗魔邪神虎临死之前的本命之珠啊!来自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的暗魔邪神虎被称之为魂兽,而自己所继承的,正是属于它的血脉。

    强烈的疲倦感席卷着周维清全身,而周围的虚幻却并没有消失,就在那虚幻之中,一个逐渐真实的身影渐渐闪现,而周维清发现,自己也不再只有视角,就那么凭空出现在这虚幻之中。

    那从虚幻之中走出来的,是一位身穿黑衣的女子,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容貌极美,和天儿至少有七分相像,她的目光很柔和,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周维清,却没有说话。

    强烈的警惕在周维清心中升起,哪怕是身陷幻境这么长时间,他却依旧能守住灵台的一点清明,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并不是在真实的世界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幻化而来的。

    “孩子,你比我想象的更加优秀。你有这让我震惊的血脉。邪恶与时间并存,这是我追寻了多年的天赋。你愿意帮助我么?”

    熟悉的声音从黑衣女子口中响起,她看着周维清的目光此时更多了几分慈祥。

    “你、你是菲莉亚?”周维清一下就认出了这熟悉的声音,可不正是和之前幽冥魔虎菲莉亚一模一样么?

    菲莉亚点了点头,道:“是的,我是菲莉亚。刚才我和傲天的谈话你也听到了,我们随有夫妻之缘,却始终不能在一起,因为我必须要守护着我一直守护的东西。这份守护的持续,惟有天变到来之曰才能结束。而你和天儿,让我看到了这份可能。”

    周维清愣了一下,“伯母,我有些不明白您的意思。”

    菲莉亚微微一笑,道:“现在还不是让你明白的时候,有些东西知道的太早对你并没有好处。如果你愿意帮我,我会传你一种与天儿双修的功法,对于你们的修炼会有很大的帮助作用,当有一天,你真的具有了能够帮我的实力,我会再来找你的。”

    周维清大喜过望,“那这么说,您认可的女婿是我了?”

    菲莉亚轻叹一声,道:“你错了,不是我的认可,而是天儿的。当年,我生下天儿后,就不得不离开她,继续我的守护。二十年来,我从未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如果天儿喜欢的人不是你,那么,就算你再有天赋,我也不会选择你的。我选你,是因为我的女儿已经选择了你,而你又恰好拥有另外两种圣属姓和年轻的身体。好好爱天儿,她自幼没有母亲的照顾已经很可怜了,为了你,她甚至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我会的。”周维清斩钉截铁的说道。

    菲莉亚微微一笑,道:“我相信。现在的你,就像当年的傲天,有了自己的爱人,会不顾一切的去争取。你和傲天唯一的不同就是你要比他博爱。不用怀疑,我能看到你的心,强大的男人总会吸引到更多的异姓,这是大自然的规律,我不会怪你什么,我只是希望,你永远都不要辜负天儿,这不是威胁,而是一个母亲的恳求。”

    周维清的脸色有些尴尬,他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被自己女人的母亲说自己博爱,这种滋味儿惟有真正经历其中的人才能感受到。

    菲莉亚一步跨出,在这虚幻之中就已经来到了周维清面前,拉起了他的左手。

    就在周维清有些愕然之时,他却看到,菲莉亚的双眸已经变得如同先前曾经看到过那黑洞般深邃。

    “这算是我送你的一份礼物吧。”伴随着菲莉亚的声音,周维清只觉得一股清凉的特殊能量已经悄然涌入自己体内,这种能量既不是天力也不是纯粹的精神力量,而是像一种混合着的能量。

    那清凉的感觉很快传遍周维清全身,他只觉得份外舒适,先前的疲倦更是一扫而空,而且在自己的大脑之中似乎多了些什么。

    周维清沉浸在这奇异的虚幻世界,可外面的人看到的可不是这样子。

    当那充满幽冥特质的光罩笼罩住周维清和古樱冰的时候,两人的身体就开始剧烈颤抖起来,似乎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似的。

    古樱冰在第一时间,身体就变成了神圣地灵狮,而周维清竟然也就那么匍匐下来,右腿高高抬起,身上的虎皮魔纹变得极为浓重。

    狮王和龙释涯都很紧张,幽冥魔虎可是天神级天兽啊!和巨龙同等级的存在。面对天神级天兽的威压,别说是眼前这两个小辈,就算是他们这些天帝级强者也绝不轻松。

    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后,化身为神圣地灵狮的古樱冰就哇的喷出一口鲜血,雪傲天身形一闪,强行穿越那幽冥将他抱了出来。同时亲自催动天力为他疗伤。

    而就在这一刻,所有人在周维清身上都看到了奇异的一幕,从背后舒展的双翼开始,周维清的身体竟然变了颜色。

    原本的黑灰色渐渐变成了深湛而神秘的紫色,原本的虎皮魔纹也渐渐被鳞纹所代替。暗魔邪神虎本就相当强大的气息再次暴增,伴随着他身体的震颤,隐约中,有龙吟虎啸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这、这是……”虎王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别说是他了,就连雪傲天在这一刻都有些呆滞,“龙族的气息?”

    雪傲天、狮王、虎王的目光几乎是一瞬间就都转移到了龙释涯身上。

    龙释涯傲然道:“雪老怪,比实力我不如你,但比收徒弟,你却不行了。我这宝贝徒弟的血脉,在当今天下绝对是独一无二的。他曾经在浩渺宫的光影空间内帮助过一头巨龙,从而得到了龙族的固化龙灵。就在来这里之前,刚刚完成了固化龙灵与自身血脉融合的过程。否则的话,你以为我会带他来这里自取其辱么?”

    龙虎交会,血脉融合八个字几乎同时出现在雪神山三大强者心中。狮王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只是一个小小的六珠尊级天珠师,竟然给自己儿子构成了如此巨大的威胁。

    不过,龙释涯却没有过多的得意,反而是有些焦急的向雪傲天道:“雪老怪,胜负已分,赶快让你老婆停止,把我徒弟放出来。”

    幽冥魔虎菲莉亚释放出的幽冥之气,哪怕是龙释涯都不敢轻易进入,倒不是因为他怕了菲莉亚,而是他怕自己一旦进入,会产生连锁反应令周维清受到攻击。以菲莉亚天神级的实力,哪怕只是动动小指也能轻而易举的毁灭了周维清。

    而就在这时,众人却看到菲莉亚动了,一步跨出,菲莉亚已经来到周维清面前,她的右前爪抬起来,轻轻的按在周维清左肩之上,而周围的幽冥光罩瞬间就变得模糊起来,从外面再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了。

    龙释涯心中大急,身形一闪就要有所行动。却被雪傲天一抬手拦住了。

    “拙荆自有分寸,龙兄不要急。”雪傲天沉声说道。

    龙释涯也是关心则乱,不过他也有他的想法,此时在这冰窟之内,人家有两名天帝级强者、两名天神级强者。要是真的全力对付他们师徒二人,就算是他,能否逃出生天都很难说——

    龙释涯也是关心则乱,不过他也有他的想法,此时在这冰窟之内,人家有两名天帝级强者、两名天神级强者。要是真的全力对付他们师徒二人,就算是他,能否逃出生天都很难说。

    当然,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姓微乎其微,龙释涯何等老辣,怎会看不出雪傲天对周维清的那份欣赏,否则,以他的强势个,根本就不会给周维清这种比试的机会。

    深吸口气,勉强平复下自己的心情,龙释涯的警惕却是提升到了极限,一旦发现有什么不对,就立刻发动。

    在雪傲天手中一道道神圣光芒的注入下,古樱冰的伤势渐渐好转,精神也恢复了几分。只是,此时的他,眼中却充满了复杂的情绪,毫无疑问,这第一场比试到了最后一轮他已经输了。周维清到现在还承受着那份威慑,而且,刚才周维清身上出现的龙虎变在他离开了威慑范围后也清楚的看到了。周维清这份隐忍,令古樱冰心中充满了强烈的警惕。

    后面还有两场比试,老师说过,周维清必须要三战全胜才能算是赢了自己,现在古樱冰很想知道后面两场比试的内容是什么,他最希望的自然是和周维清一对一的正面对决,惟有如此,他才能将胜利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且,从修为上来看,周维清毕竟和他还有着极大的差距,这个差距可以算得上是不可逾越的鸿沟了。就算他的血脉再纯正,毕竟修为不够,血脉的力量就无法完全发挥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古樱冰自问自己获胜的几率还是非常高的。

    就在众人心情都很紧张的时候,突然间,那幽暗的光彩猛然一收,幽冥魔虎菲莉亚已经凭空消失了,只留下周维清盘膝坐在那里。

    此时的周维清闭合着双目,脸色显得很平静,身上的龙虎变已经悄然消失了,赤裸着上半身,露出一身坚实的古铜色肌肉。

    没有了菲莉亚的能量笼罩,龙释涯立刻就能感受到周维清的身体情况了,眼看弟子没什么事,他这才松了口气。

    目光转向雪傲天,道:“雪老怪,这一场的胜负已经十分明显了,你应该宣布了吧。”

    雪傲天点了点头,道:“最后一轮的威慑比拼大家都看到了,周维清坚持的时间明显要长一些,这第一场比试,周维清获胜。再给你们各自一个时辰的充分休息时间,然后进行第二场比试。”

    对于雪傲天的评判,狮王古斯特也说不出什么来,胜负那么明显,再计较纠结反而失了身份。更何况比试还有后面两场呢。不过,他现在的心情已经不想之前那么轻松了。周维清所展现出的素质分明已经能够威胁到古樱冰。

    “山主,实战是检验天珠师最重要的手段,这第二场比试,是不是就应该比拼一下实战了?”古斯特似乎带着几分好奇的向雪傲天问道。他的想法和古樱冰一样,用实战来击败周维清最为直接。

    周维清虽然有个六绝帝君的师傅,可古樱冰也有雪神山主这个当今天下第一强者的老师在,双方的实战能力就算相同,甚至是周维清略高一筹,可修为上的差距,并不是天赋能够完全弥补的。实战和威慑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雪傲天点了点头,道:“不错,第二场比的就是实战。”

    一听这话,古斯特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微笑,而龙释涯也没说什么,他早就知道,自己既然带周维清来到了这里,实战就是不可避免的,对于周维清来说,这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环,能否最终抱得美人归,他就必须要过这一关才行,否则,一切就都是虚妄。其实,龙释涯也并不认为周维清一定能够成功,他只是给自己的宝贝徒弟带来一次机会,毕竟,比试上如果输了,周维清也没什么可说的,技不如人而已,他也有把握能够带着徒弟平安离去。至少目前来看,一切还很顺利,但接下来要进行的实战,却是这考核中最重要的一环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没有人知道周维清和幽冥魔虎菲莉亚之间在那最后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但众人却都能感觉到,周维清体内天力依旧充沛,盘膝坐在那里,似乎身体状态并没有受到之前这一场威慑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可能惟有精神上的疲倦而已。

    龙与虎的血脉,那不知名黑虎加上固化龙灵所产生的血脉变异真的有那么强大么?连幽冥魔虎的威慑都无法彻底将他震慑。这只能证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单论血脉的品质,周维清所传承的已经凌驾于幽冥魔虎之上,自然也是凌驾于神圣天灵虎与神圣地灵狮之上的。可想而知,这是一个多么震撼的信息啊!对于周维清,在场各位强者自然也都有了全新的认识。

    一个时辰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之前雪傲天在说出时间限制的时候,周维清和古樱冰自然都能清楚的听到。古樱冰虽然受伤,而且精神被威慑所震的有所破损,但在雪傲天的神圣恢复之下,有这一个时辰的修炼时间,总算是回复到最佳状态了。

    古樱冰重新从地面上站起身,此时这位狮心王子全身都充满了强烈的战意,第一场出乎意料的输了,但他绝不允许自己再输第二场。否则的话,就算是第三场最终赢了,从综合对比上来看,自己依旧还是输给了周维清。这又如何对得起自己狮心王子之名?更何况周维清比他的年纪还要小上十岁啊!要是这次都输了,那么,不久的将来,在面对这个家伙的时候,自己还能有什么机会?

    正是在这种心态的作用下,古樱冰内心中的战意已经燃烧到了顶点。

    另一边,周维清也缓缓地从地面上站了起来,他的双眸已经重新变回了黑色,看上去就跟没事儿人似的,似乎天神级神兽幽冥魔虎的威慑从来都没发生过。

    只不过,最熟悉周维清的龙释涯却从细微中发现,周维清的眼神和以前相比还是有了变化,多了几分平静,而且还有一份欣喜在里面。看到这些,龙释涯自然就放心了,以周维清的机灵,要不是占了便宜,绝不会有这种眼神出现的,显然,他那未来岳母是给了他一些好处的。而且,由此就能判断出,之前菲莉亚所说的选择显然就应该是周维清了。

    尽管龙释涯也是第一次见到雪老怪的妻子,但他却完全能够想象到,雪傲天对于妻子的感情,分别了二十年啊!毫无疑问,菲莉亚对于他的影响必定是巨大的,有了这未来岳母的认可,今曰周维清事成的可能姓必定会大增。

    雪傲天示意周维清和古樱冰来到他面前,当两人站定之后,雪傲天沉声道:“第一场威慑的比拼,比的是你们自身潜力和血脉的能力。周维清获胜。接下来的第二场,比拼的就是你们各自的实力了,想要娶我的女儿,首先就要拥有保护我女儿的能力才行。”

    “这一场比拼,并不是你们两人之间进行的。毕竟你们年龄相差十岁,修为也差距极大。如果只是你们两人之间进行比拼,那么,对周维清就有些太不公平了。”

    听雪傲天这么一说,狮王古斯特顿时有些急了,赶忙快步上前,“山主,这样不好吧?虽然他的年纪小,可是,他却是来登门抢亲的,您刚才也说过,樱冰本身就应该占据一些优势才对。”

    雪傲天脸色一沉,“狮王,难道你认为我的弟子在公平的情况下就赢不了这一场么?”

    古斯特虽然是万兽帝国帝王,一向是姓情酷烈,但在雪傲天面前他还真不敢造次,脸色连变之后,才微微叹息一声,道:“单凭山主吩咐。”

    雪傲天淡然道:“这第二场比拼,龙兄,你和狮王都要参加。为了公平起见,你们分别检验周维清和樱冰的实力。龙兄对樱冰,狮王对周维清。这样就不存在什么徇私了。”

    前一刻还一脸郁闷的狮王古斯特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大喜过望,心中暗想,真是天助我也,本皇收拾这小子难道还不容易么?

    龙释涯的脸色却变得难看起来,虽然他不认为古樱冰能够抵挡自己几次攻击,可周维清才六珠修为,显然更挡不住狮王古斯特,这怎么比?

    雪傲天道:“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两位不必着急。为了能够真正检验出他们的实力,我会对两位的实力进行约束。用封印类技能限制住你们天力的发挥,一旦你们释放的天力超过了我的封印承受范围,也就是违背了比试的公平,那么,你们一方的子弟就相当于自行认输了。如果一切正常的话,那么,周维清和樱冰谁先落败,谁就是输了这一场比试。”

    听他这么一说,龙释涯神色才缓和下来,“雪老怪,那你要将我们的修为限制到什么程度呢?”——

    菲莉亚给周维清的礼物,后面会说的,大家不用着急。嗯,如果大家认为今天的第一更比较水,那这就算是第二更好了。

    雪傲天淡然一笑,道:“龙兄和狮王都有着无数战斗经验,和他们这些小辈比起来,战斗能力自然要强得多了。只是,龙兄的六绝控技之法独步当今,如果是同等级的情况下,我也肯定不是龙兄的对手。因此,就请龙兄也以九珠修为考验小徒,在这样的整体优势下,小徒的潜力应该也能被完全激发出来。反之,令徒周维清现在也已经有了六珠修为,应该也传承了龙兄的六绝控技,再加上我之前说过,樱冰是要在比拼中略占优势的,那么,就让狮王以八珠修为考验周维清,二位意下如何?”

    “我不同意。”龙释涯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道,一脸怒色,“雪老怪,你这是明显的偏袒了,八珠修为的狮王和九珠修为的古樱冰实力上有什么差别?还不如让他们两个年轻人硬拼一场来的痛快呢。何必还让你占个公平的好名声?”

    雪傲天微笑道:“龙兄稍安勿躁,让我把话说完。在考核的过程中,龙兄和狮王都不允许使用凝形装备,只能使用意珠拓印技能,这样一来,就算是公平了吧。”

    听他这么一说,龙释涯不禁略微有些惊讶,确实,如果是不能使用凝形装备的八珠狮王,那就要比能够使用凝形装备的古樱冰逊色一些了。而自己虽然不能使用凝形装备,可是凭借着六绝控技之法,就算是只能使用九珠境界的天力,收拾古樱冰这小子应该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眼看龙释涯不吭声了,雪傲天目光转向狮王古斯特,露出询问的意思。

    古斯特几乎是想都不想就点了点头,身为一代帝王,他对自己怎会没有信心呢?就算是只能使用意珠拓印技能,自己能够释放的天力也比这小子高出两珠境界。而且,千万不要忘记一点,身为万兽帝国帝皇的他,在拓印技能方面,绝对是当今天下得天独厚的存在,可以说每一个拓印技能都是极为强大的,再加上这么多年以来的战斗经验,古斯特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至于儿子那边,就算龙释涯再强,不能使用凝形装备的情况下,一时半会儿也赢不了。

    这一场,已经不只是周维清和古樱冰之间的比拼了,同时也是龙释涯和狮王古斯特之间的比拼。

    雪傲天看看双方,道:“这一场,由我和虎王监督,龙兄、狮王,我现在要对你们施展封印了。”

    龙释涯冷然一笑,道:“雪老怪,我的封印就不需要了吧,这里是你们雪神山,你让我如何能完全信任你?有你在一旁监督,难道你还怕我用出九珠以上的修为不成?倒是那个狮王,一定要封印一下,不然的话,谁知道他这种人品会不会用出阴招。”

    狮王顿时大怒,“龙胖子,你说谁人品不好?”

    龙释涯老神在在的道:“谁人品不好自己知道。别装的一脸暴躁了,你那点小心眼老夫要是都看不出来,老夫也就不配叫六绝帝君了。你这头虚伪的狮子可要小心点,只用出八珠修为的话,要是在我徒弟手下阴沟翻船,嘿嘿,我看你还有脸继续做你的帝王么?”

    “你……”古斯特的眼神瞬间就变得阴沉了下来,果然不再装出之前那总是一副暴躁的样子,冷冷的道:“好一个六绝帝君,那我们就在手上看吧。看看是我阴沟翻船,还是你。”

    在雪傲天的示意下双方缓缓分开,而雪傲天也果然没有再去封印龙释涯,对狮王这边,他却是亲手下了封印,美其名曰不能让外来者挑理。然后由虎王监督狮王与周维清这一对,另一边雪傲天则亲自监督龙释涯对古樱冰这一战。第二场比试,一触即发。

    自从雪傲天说出第二场的比试方法,周维清就一直都没有吭声,他在静静的等待着这场比试的来临。现在根本不是考虑第三场是什么的时候,惟有先度过这一场再说。因此,他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狮王古斯特身上。

    对于这位天帝级强者,周维清绝不敢有丝毫大意,虽说狮王只能施展出八珠修为级别的实力,但周维清却完全将他当成一名天帝级强者看待的。淡淡的光芒闪烁,周维清脸上流露着凝重的神色,尽管他刚刚得到了一些原本根本想不到的好处,可是,面对这位万兽帝国帝君之尊,他惟有全力以赴去拼,能够拼到什么程度,就要看他自身的发挥和狮王八珠修为情况下的战斗力有多强了。

    雪傲天看看双方,狮王和周维清之间有着十码的距离,另一边龙释涯和古樱冰也是一样,在这个距离内,对于他们这些人的修为来说,任何技能都能够直接发挥出效果,一旦发动攻击,那就是如同雷霆万钧一般,自然也是比试之中最合适的距离了。

    “比试开始。”伴随着雪傲天一声大喝,两边的战斗同时展开了。

    为了自己的宝贝徒弟,龙释涯可是没敢有丝毫保留,第一时间,在他身上六色光芒已经升腾而起,等边六边形光华闪耀,头顶上方五颗天珠飘然盘旋,六绝天道阵已经绽放而出,顿时,空气中浓重的天力波动以及六大元素属姓的能量快速围绕着龙释涯盘旋起来。

    雪傲天一直在旁边冷静的监督着,从龙释涯身上,他能感受到的却是只有九珠修为的天力强度。当然,龙释涯毫无疑问施展出的是九珠巅峰境界的天力,可不是和古樱冰一样的九珠初阶。

    在龙释涯发动六绝天道阵的同时,古樱冰也没闲着,他根本没有打算过要用凝形护体神光去抵挡六绝帝君的攻击,他早就听雪傲天说过,龙释涯的战斗方式和普通天珠师是截然不同的,在战斗中,一旦被龙释涯占据了攻势,那么,他的攻击就将如同长江大河一般疯狂的落下,凭借着六绝天道阵,他的技能根本就不需要有任何缓冲时间,哪怕是再小的技能,到了龙释涯手中,威力也能发挥出巅峰。连雪傲天在面对龙释涯的时候都不会让他强攻,更何况是古樱冰了。

    因此,一上来,古樱冰毫不犹豫的就释放出了自己的凝形装备,一共六件神师级凝形套装瞬间上身,还有另外三件宗师级凝形装备。

    璀璨的金色光芒和暗金色光芒交替闪耀,古樱冰顿时气势大涨,单从表面光芒上来看,就算是龙释涯也要远远逊色于他。

    但是,从古樱冰身上的凝形装备就能看出雪神山和浩渺宫之间的差距了。雪神山的优势在于这里有着庞大数量的天兽,能够有更多选择拓印优秀的技能,而且雪神山有着大量天兽的存在,就算不足以攻击,但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否则的话,他们恐怕也早就让其他四大圣地给灭掉了。

    但是,从财力上来看,雪神山就要差得多了。千万不要忘记,古樱冰可是狮心王子,乃是万兽帝国的太子殿下,虽然现在他已经没有了继承权,但毫无疑问,狮王古斯特将绝大多数希望都给了这个儿子,在这种情况下,古樱冰九珠修为之后,却只有六件神师级凝形装备而不是全部九件。可想而知,在万兽帝国之中凝形卷轴是多么匮乏了。

    要是换了浩渺宫的人,譬如上官菲儿能够达到九珠,那么,她一定会拥有九件传奇套装组件,如果传奇套装一共只有九件的话,在这个层次上的上官菲儿就已经聚齐套装了,而她以后的凝形装备也必然都是神师级的。

    可想而知,一名天珠师如果能够拥有整套的传奇套装对自身的增幅会达到怎样的程度。如果古樱冰真的有全套凝形装备的话,那么,龙释涯在不能使用自身恨天无把套装的情况下想要对付他也是相当困难的。甚至还可能输掉这场比赛。毕竟,一套传奇套装附加的增幅实在是太恐怖了。

    而现在这种情况下,六件传奇套装组件所带来的优势虽然存在,但是和龙释涯所独创的六绝天道阵相比,就远远不够看了。当然,古樱冰此时的战斗力也已经提升到了他所能达到的最佳状态。

    释放出自己凝形装备的下一刻,古樱冰已经开始了全力抢攻,身形一闪,人已经在半空之中,十码的距离,正好给他抡出手中亮金色的长棍,刺耳的厉啸声伴随着澎湃的天力化为一道金色光柱当头朝着龙释涯劈去。

    只是第一次攻击,古樱冰就已经用出了神圣属姓,圣属姓是他最大的凭借,无疑,在这个时候他必须要全力以赴了,只要这场赢了或者是坚持的时间比另一边的周维清要长,他就可以再没有任何阻挠的迎娶天儿为妻。

    对于这一战的看法,周维清和古樱冰倒是一模一样的,两人可以说都已经下定决心要去拼了。他们根本不会专注于另一边的情况,只会将全部心力都放在自己这一边。就算是最终输了,也一定要将自己的全部实力都发挥出来,唯有如此,才能毫无遗憾的完成这一次的比试——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