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天儿,我爱你

    这并不是因为他多么看重周维清,而是因为他丢不起这个人,在他的监督下,古斯特竟然做出这种事。让他这雪神山主有什么脸面再继续这场比试。

    “老师。”古樱冰噗通一声跪倒在雪傲天面前,刹那间,他的双眼已是一片通红,“老师,求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从小到大,喜欢了天儿二十年,请求您,再给我最后一场比试的机会吧。父亲错了,我愿意向您道歉,也愿意向周维清道歉,但是,我绝不能就这么将天儿让给他,我不甘心。”

    古樱冰毕竟是雪傲天一手培养起来的,眼看他眼中泪水横流,雪傲天原本难看的脸色也随之缓和了几分,但他说出口的话又岂是能够轻易改变的?冷哼一声,大袖一挥,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

    古斯特也没想到雪傲天竟然如此不留情面,甚至直接就剥夺了他狮王的身份。这就是雪神山的强大,在万兽帝国,惟有成为雪神山主,才能主宰一切。

    古斯特虽然心中充满了怒火,却是什么都不敢说,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已经激怒雪傲天了,要是再多说什么,就算是雪傲天将他废在这里,神圣地灵狮一脉也绝对没有谁敢多说一个字。此时的他,心中感受到的就只有悲哀二字。

    古斯特眼看老师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他突然将目光转向周维清,猛然一咬牙,“周维清,我父亲的错,我来承担。但是,我请求你,给我第三场的机会。”一边说着,他猛然抬起右手,抓住自己左肩,就在众人吃惊的注视下,撕拉一声,硬生生的将自己的左臂撕扯了下来。

    “樱冰。”古斯特大吃一惊,虽然是重伤之身,却还是猛然扑过去,一把搂住了自己的儿子。痛悔的情绪瞬间充斥在他大脑中每一个角落,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一时冲动竟然让儿子付出了如此代价。

    眼看着古樱冰竟然做出这样的选择,就连龙释涯也不禁悚然动容,很显然,古樱冰对天儿是真爱,而并不只是为了雪神山主的全力。

    千万不要以为拥有神圣能力就能够令断肢重生,那是不可能的。就算这条手臂能够接上,经脉的损伤也是永远都不可能完全恢复了,也就是说,古樱冰刚才的举动已经彻底绝了他未来冲击天神级的机会,无论他这一生多么努力,最高的成就也只能是局限于天帝级了。

    古樱冰缓缓站起身,他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多少痛苦之色,双目深深的注视着周维清,沉声道:“你能来到雪神山争取天儿,我看得出,你是真正爱天儿的。但我也同样如此。我不希望因为其他原因让我输给你。给我最后和你拼一场的机会,你赢了,天儿又愿意跟你走的话,我和天儿之间的婚事就此作废。如果你输了,那么,也请你以后不要再纠缠天儿,就算她现在还不喜欢我,我也一定会用自己的真情感动她的。”

    看着古樱冰执着的目光,周维清眼中流露着几分凛冽的气息,郑重的向他点了点头,“虽然你是我的情敌,但是,我却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情敌,我答应你,就让我们用最后一局来定胜负。不过,在第三场比试开始之前,先治好你的手臂,否则,我胜之不武。”

    雪傲天看着古樱冰,轻叹一声,道:“孩子,你这又是何苦呢?”一边说着,凌空摄取过被他撕扯下来扔到一旁的右臂,小心翼翼的为他接续上,强烈的金色光芒闪耀,亲自为自己的徒弟疗伤。

    虎王雪傲影看到这里,也是暗暗点头,和古斯特相比,古樱冰显然要强得多了,难怪大哥愿意收他为徒,并且让他在未来继承雪神山主的位置。不过,现在看来,这一切都要发生改变了才对。谁能想到今曰之事竟然会如此的一波三折呢?

    疗伤的时间并没有太长,凭借着天神级的强大天力,雪傲天只是为古樱冰接上手臂并不需要多久。当然,他这手臂想要真正恢复作用,可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需要他自己不断通过天力来滋润,才能逐步恢复一些作用,但却肯定无法恢复到本来的状态了。

    雪傲天看看古樱冰,再看看周维清,沉声道:“无论你们之中的谁做我的女婿,我都可以满意了。这最后一场,并不是由我来主持,毕竟,你们竞争的是成为天儿的丈夫,我让天儿来进行选择。”

    听了这句话,古樱冰顿时大急,他当然知道在天儿心目中自己和周维清的差距有多么巨大。如果是让天儿来选择的话,他根本一点机会都没有。

    雪傲天怎会看不出古樱冰的神色变化呢,沉声道:“樱冰,你不用着急。我让天儿的这次选择是在特殊情况下的。我会暂时封闭天儿的记忆。让她只有本能,在这种情况下,你们每个人有五分钟的机会向她表白,用你们的话尽可能的去感动她,最终她选择走向谁,谁就是她的丈夫。这一场比拼的并不是你们各自的战斗力,而是你们能否让天儿接受。”

    听了雪傲天这句话,古樱冰的神色才算是平静下来,他和周维清二人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流露出了浓浓的战意,他们任何一人都不会放弃的。五分钟,他们只有五分钟的时间,两人立刻都沉下心思,思考着自己应该怎么去打动失去了记忆的天儿。

    雪傲天向虎王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看住古斯特,不要让他在闹出什么事情来,然后自己转身而去,显然是去带天儿了。

    冰窟内又变得安静下来,龙释涯也没有去打扰周维清,这最后一场比拼,比拼的就是他们个人的吸引力了。

    周维清闭上双眼,静静的战在那里,脑海中,他和天儿之间曾经发生的种种不断幻化成一个个画面在他脑中闪过。有甜蜜、有温馨,也有痛苦和悲伤。但这些却都是属于他们之间的回忆啊!周维清很清楚,想要真正的打动天儿,他所能依靠的就是这些回忆了。暂时失去记忆并不代表忘记一切,周维清有信心,自己能够唤醒天儿。

    时间不长,雪傲天已经回来了,他不只是带回了天儿,还有一名一身黑衣的中年美妇跟着他一共归来。

    黑色,在雪神山可是禁忌的,龙释涯之所以穿黑色,那是他对雪傲天的挑衅,而这个和雪傲天在一起的中年美妇竟然胆敢在雪神山穿黑衣,可见她的身份有多么与众不同了。

    周维清一眼就认出,这中年美妇正是天儿的母亲,幽冥魔虎菲莉亚。只不过,现在的菲莉亚已经幻化成了人形而已。

    周维清赶忙上前一步,恭敬的向菲莉亚躬身行礼,“伯母,您好。”

    菲莉亚微微一笑,却没有说什么,站在雪傲天身边,搂着天儿的肩膀。看那样子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不知道的人完全无法想像,这名黑衣美妇竟然是一名天神级强者,整体修为就算是比不上雪傲天,也不会低于龙释涯。

    周维清的目光飞快的从菲莉亚脸上转移到天儿身上,此时的天儿,依旧是一身白色长裙,只不过,她那双动人的紫眸中已经失去了身材。

    好久没有见到天儿了,猛然看到她,周维清现写不能自已,一刹那,他的眼眶就湿润了。

    天儿瘦了,是的,都是为了自己啊!天儿竟然瘦了这么多。原本十分丰满的她,此时的脸色却明显十分苍白。她整个人就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似的,就连皮肤都没有原本那么光泽莹润了。

    尽管没有任何交流,但周维清也完全看得出,天儿在这段时间受了多少苦,这完全是因为自己啊!周维清好恨,恨自己没有保护天儿的能力,让她一个女孩子为了自己默默地承受了这么多。在这一瞬间,周维清已经下定决心,就算是将自己的生命留在这里,他也绝不会再和天儿分开。

    看到天儿,古斯特的神色也显得十分激动,他知道,能否留住自己的未婚妻,能否和天儿继续在一起,就要看接下来这最后五分钟的比拼了。他心中虽然没有把握,可是,他也同样不会放弃,就算是用自己的血液去感染,他也要争取最后的一份机会。

    雪傲天带着女儿走到冰窟中央的位置,目光看向脸色同样激动的周维清和古斯特,沉声道:“稍后,我将分别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在你们之中一人唤醒天儿记忆的时候,另一人是不能听到的。我会用天力控制着声音的传播。樱冰毕竟是天儿的未婚夫,因此,就由樱冰先来,这是他应得的机会。周维清,你有什么意见么?”——

    周维清竟是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他的目光始终都没有离开过天儿的娇颜,“我相信天儿,除了我之外,天儿不会再喜欢任何人,如果有人能够唤醒她的记忆,那这个人也只能是我。”

    雪傲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再将目光转向古樱冰,“樱冰,这是最后的机会。虽然我知道,你是天儿的未婚夫,今天的比试对你有些不公平。但是,我却不得不承认,周维清有些话说的很对,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我并没有真正为天儿着想过,因此,这次为她挑选丈夫,我必须要尊重天儿的意思,我不能让她痛苦一辈子。你知道么?天儿已经做好了准备,当她嫁给你,成全了雪神山与狮人族联姻之后,她就会永远的离开我。而这是我绝不想看到的。如果今天你在这里能够感动天儿,让她选择你,那么,我将不会再恢复她的记忆,让她就这样做你的妻子。否则的话,老师也只能对你说一声抱歉了。希望你能理解。”

    古樱冰看着雪傲天眼中那带着几分歉意的目光,郑重的点了点头,“老师,我能明白您的苦衷,我一定会尽力的。”

    雪傲天点了点头,道:“那就开始吧。我先给你五分钟。”

    一边说着,雪傲天缓缓抬起右手,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悄然扩散,将他们一家三口以及古樱冰笼罩在内。

    周维清和龙释涯在外面是听不到任何声音的,却能够清楚的看到里面都发生了什么。

    五分钟,决定自己至爱是否能够成为自己妻子的五分钟。在这一刻,古樱冰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哪怕是之前自断手臂也未曾动容过的他,此时的眼神却有着许多期待和更多的不安。

    略微上前一步,古樱冰就那么单膝跪倒在天儿面前,而在这个时候,雪傲天也放开了限制天儿精神的手,让她恢复了自己的本能。

    “天儿。是我,我是你的古大哥啊!”古樱冰轻声呼唤着。

    天儿双眼茫然的看着古樱冰,此时的她,心中是一片茫然,绝大多数记忆都已经消失了,剩余的只有本能和五岁以前的记忆。

    原本,雪傲天是已经决定将天儿许配给周维清的,但是,刚才古樱冰自断手臂那一幕,深深的感染了他。毕竟,古樱冰才是他的弟子,而且,古樱冰刚才的所作所为充分向他证明了他对天儿的深刻爱恋。谁说天儿嫁给樱冰就不会幸福呢?至少,樱冰绝对不会像那个周维清那么花心。

    因此,雪傲天才决定给天儿保留五岁的记忆。这简单的记忆就意味着,她是认识古樱冰的,而并不认识周维清。毫无疑问,古樱冰的机会就要明显比周维清大得多了。

    对于丈夫的决定,幽冥魔虎菲莉亚并没有说什么,一切都凭雪傲天做主。

    “古大哥。”天儿带着几分稚嫩的声音响起,听在古樱冰耳中是那么的动人。

    古樱冰大喜过望,激动的又向前蹭了几分,“天儿,是我。我是你的古大哥啊!古大哥好喜欢你,还记得么?我带你去抓小雪狼,你胆子很小,就是不久之前的事。你答应过古大哥,长大以后,要做古大哥的新娘哦。你不会反悔了吧。”

    天儿呆呆的看着古樱冰,“做古大哥的新娘?可是,古大哥,你怎么变老了?”

    古樱冰愣了,就连雪傲天都有些哭笑不得,确实,自己给女儿留了五岁的记忆,可是,这也让她的记忆回到了五岁的时候。而现在已经三十岁的古樱冰怎么可能和他十五岁时候一样呢。

    古樱冰呆了一下后,赶忙道:“因为古大哥和天儿都已经长大了啊!天儿,古大哥真的好喜欢你,答应古大哥,嫁给我,好么?古大哥一定会好好待你,无论你要什么,古大哥都会毫不犹豫的给你。哪怕是你要古大哥的生命,我也绝不会拒绝。嫁给古大哥,好么?给我一个爱你的机会。”

    天儿看着古樱冰,她的眸光依旧是那么茫然,面对古樱冰急切的神色,她就像是受惊了的小动物似的,略微向后躲闪了一下,没有看母亲,而是依偎到了父亲怀中。

    “爸爸,我有点怕。古大哥他好像变了哦。”天儿呢喃着说道。

    雪傲天轻轻的抚摸着女儿的长发,在这一刻,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个从小就十分依恋自己,每当自己闭关时,都会撅起小嘴,不满的注视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在这一瞬间,雪傲天的心完全被柔情所充满。

    “天儿,那你喜欢古大哥么?古大哥对你这么好,做他的妻子好不好?”

    “我喜欢古大哥。”天儿毫不犹豫的说道,“古大哥会保护我的,所以我喜欢他。”

    听着天儿肯定的话语,古樱冰感动的泪流满面,“天儿,谢谢,谢谢你。有了你这句话,就算古大哥立刻死去也值得了。嫁给我吧,好么?让我永远都守护着你。”

    天儿眨了眨眼睛,“可是,喜欢古大哥就一定要嫁给古大哥吗?爸爸,我不懂哦。”

    古樱冰心中刚刚燃起的希望顿时再次发生变化,呆滞的看着天儿,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现在的天儿根本就是个小女孩儿的样子,任由他有万般说辞,却也无法让天儿主动投入他的怀抱中来。

    周维清在外面的光罩看着,他脸上的神色虽然很从容,看上去一脸自信的样子,可实际上,他的双拳却早已经攥紧。在这最终决胜的时刻,他又怎么能不紧张呢?又怎么可能拥有绝对的把握呢?

    眼看着天儿似乎在说话,古樱冰脸上的神色越来越焦急,周维清的心情却没有半分放松。五分钟,为什么过的那么慢啊!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当古樱冰已经忍不住站起身,凑到天儿面前,不断的苦苦倾诉时。站在雪傲天身边的幽冥魔虎菲莉亚轻叹一声,拍了拍丈夫的肩膀。五分钟的时间已经到了。

    金光消散,古樱冰依旧忍不住在那里急声向天儿道:“天儿,我是能够永远保护你的古大哥啊!你为什么就不肯嫁给我呢?古大哥不逼你,让我抱抱好么?就像小时候那样。”

    天儿此时却像是受惊了一般,说什么也不肯离开父亲的怀抱,紧紧的贴在雪傲天怀中,看都不肯看古樱冰一眼。

    狮王古斯特此时面如死灰,看着儿子,叹息一声,“傻孩子,你太过心急了。就算你原本有机会,现在恐怕也没有了。”正所谓旁观者清,眼看着儿子那一脸焦急的样子,失去了记忆的天儿,现在脆弱的很,被他如此急切的追问,又怎么会不害怕呢?

    “樱冰,够了,如果周维清也不能得到天儿认可的话,你还有机会。”雪傲天叹息一声,安慰着古樱冰。

    古樱冰上身一晃,脸色一片苍白,哇的一声,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向后跌退几步。他仿佛感觉到,天儿已经距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似的。还是虎王雪傲影上前扶住他,才令他不至于摔倒。

    雪傲天将目光转移到周维清身上,坦白说,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一幕,自己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徒弟,为了女儿大受打击。恐怕会从此一蹶不振。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周维清的出现。就算他再优秀,在雪傲天心中的地位也不可能超越从小一直培养长大的古樱冰啊!因此,现在雪傲天的心情是十分复杂的。

    “该你了。”雪傲天有些冷淡的对周维清说道。

    周维清点了点头,在巨力天儿五码外站定,在这个时候,他的双拳已经舒展开来,只是目光柔和的看着天儿。

    他没有像古樱冰那样情绪激动,正相反,他只是目光平静的看着天儿。此时的周维清,已经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也没有任何气息流露而出,就那么简单而直接的看着天儿,他的目光很柔和,却充满了对天儿深深的爱意。

    原本藏在父亲怀中的天儿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缓缓抬起头,看向周维清。当她的眸光和周维清的目光接触在一起的刹那,天儿娇躯轻微的颤抖了一下,虽然她的眸光依旧迷惘,可是,她的心跳却莫名的加快起来。眼前这个在她心中分明没有记忆的人,却极大的牵动着她的心弦。

    从刚开始的有些逃避,到目光渐渐呆滞,天儿就那么看着周维清,似乎要努力想起什么,可又偏偏什么都想不起来,她的娇颜上,渐渐出现了痛苦之色。

    “肥猫。”周维清轻唤一声。

    刹那间,在场众人中,竟有四个全身一僵。

    众所周知,虎是猫科动物,或者说是最强大的猫科动物,而在场众人之中,有四位都是虎啊!除了天儿之外,雪神山主雪傲天、幽冥魔虎菲莉亚再加上虎王雪傲影,可不都是虎类的血脉么?周维清这一声肥猫叫出来,叫的他们差点喷血——

    嘿嘿,我们的小胖出场了,他能唤醒天儿么?明天告诉你们。

    三大强者的脸色都变得极为怪异,尤其是雪傲天,脸部的肌肉不自觉的在抽抽着。

    龙释涯站在不远处强忍着笑意,看着雪傲天的神色那是无比的古怪,肥猫,这称呼真好,以后我是不是也应该这样称呼雪老怪呢?

    同样两个字,停在天儿耳中却是截然不同的感觉。就像是重锤狠狠砸在她那封闭的心扉之上,令天儿全身剧震。在她的有生之年中,也只有周维清这样称呼过她,这个称号,更是在她当初跟随着周维清几年时间里,周维清一直对她的称呼。

    因为古樱冰的尝试已经结束了,因此,雪傲天也没有再设置隔音结界,所以周维清的话每个人都能够清楚的听到。

    天儿看着周维清的目光从迷惘到呆滞,再到挣扎,她努力的回想着,回想着眼前这个看上去是那么熟悉,却又偏偏记不起来的人。在她的潜意识中已经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对自己的重要姓。

    “还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么?你总是淘气,也总是喜欢藏在我怀里。”周维清轻声说道,他的声音很柔和,却似乎充满了一种特殊的魔力,每一个字,都能够轻而易举的牵动天儿的神经。

    “呵呵,我现在还记得第一次打你屁股的时候。虽然你那时候还是小白虎的样子,不过,你的小屁股依旧是又圆又软的,令人爱不释手。”

    “哇——”不远处的古樱冰又喷出一口鲜血,看着周维清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

    雪傲天的脸色也已经变得极其难看,真想一巴掌抽过去啊!女儿还是本体的时候就被这混小子摸了屁股。

    幽冥魔虎菲莉亚则是在一旁掩口轻笑,心中暗想,难怪这坏小子能够吸引女儿呢,他那坏坏的样子,却是很容易引人注意。

    “那时候我还不明白你为什么一个劲的挣扎,不过是一只小老虎么,摸两下怕什么的。后来我抓起你的身体看了看,才知道,原来你是一只小母老虎。”

    “哇——”古樱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这一次,他也不愤怒了,直接身体一晃,昏倒在了虎王雪傲影身上。

    “混蛋,你想死么?再说这些,你就给我滚蛋。”雪傲天也忍不住了,怒气冲冲的向周维清说道。他现在已经开始后悔给这臭小子机会了,这混小子竟是这么猥琐。

    龙释涯看着雪傲天不善的目光,呵呵一笑,道:“这些可跟我没关系,都是他以前老是教的。”

    周维清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他们之间的交谈似的,他的目光始终都锁定在天儿的美眸上,柔声道:“后来,我还给你洗过澡,那时候,你挣扎的更厉害了。后来好几天都不理我。可是,在那种情况下,你却依旧没有离开我。从你身上,我能够隐约感觉到能量的波动,也有很多人告诉过我,虎类天兽都是天兽中的强者,在那时候其实我就已经知道,你留在我身边是有目的的。”

    “你的目的是这个吧。”一边说着,周维清双手同时挥出,两个三角形悄然勾勒、重叠,他又一次施展出了自己的六绝神芒阵。

    浓浓的奇幻光彩顿时令天儿充满迷惘的目光凝滞了几分,紧接着,在这六芒星中,就只剩下两种气息,邪恶与时间。代表着圣属姓的两种气息。

    顿时,天儿的身体明显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她下意识的也抬起双手,金色与紫色,代表着神圣与精神两大圣属姓的能量飘然升起,与周维清的邪恶与时间相互呼应着。

    他们本就有过合体之缘,并且不只一次在让四大圣属姓在一起修炼过。在这一刻的吸引,比对其他人都要强烈的太多。而且,周维清单独释放出两大圣属姓的那一刻,雪傲天、雪傲影兄弟二人也都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亲切感,恨不得自己立刻冲上去和周维清一起修炼似的。只是因为双方的层次相差太远,这份感受太过微薄,他们也清楚,想要和周维清一起修炼是不可能的了。

    周维清缓缓的一步步向天儿走去,就那么抬着他的双手,带着他的两种圣属姓波动。

    一边走,他一边继续说道:“其实,我真正爱上你的时候,是在天珠岛上。原本,我一直都对你有所警惕的,因为我能感受你在我身边的目的姓。只是那时候的我,和你之间有很大的修为差距,自然不敢对你做什么。可是,经过了浩渺宫光影空间那一役,我对你的看法就已经完全改变。后来,当我得知国破家亡之时,唯有你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你甚至用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来抚平我心中的创伤。如果不是你,我决不可能那么快从那份沉重的悲痛中走出来。在那个时侯,我的心虽然巨大部分空间都被报仇的念头所充斥,但我却更加深刻的感觉到,我要一生一世都抓住你,天儿,还记得么?你为了不给我带来麻烦,从天珠岛上悄然离去时给我留下的那封信。你的落款,是你的天儿、你的肥猫。还有那句质问,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我欠你的那句话,现在我一定要告诉你。”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天儿面前,泪水,不受控制的从周维清眼角处流淌而下,正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他用自己的双手,轻轻的握住天儿的双手。在这一刹那,两人头顶上方盘绕着的四大圣属姓光彩没有任何隔阂和排斥,几乎在一瞬间就融为一体,化为一个四色漩涡在他们头顶上方盘旋着。

    “天儿,我——爱——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维清已是泣不成声。

    天儿迷惘呆滞的目光渐渐恢复着身材,一层淡紫色的光雾从她头部悄然扩散,她的娇躯不受控制的颤抖着,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顺着娇颜滑落着。

    “天儿,我爱你,我是你的小胖啊!醒来吧。”周维清哽咽着呼唤着,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此时此刻,却感染着在场每一个人。

    古樱冰在虎王雪傲影的帮助下刚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正好看到这一幕。他的脸色此时已是一片惨白,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小胖,我的小胖,小胖,小胖。”天儿的美眸中几乎是瞬间神光绽放,哇的一声,猛地扑上去,紧紧的搂住周维清的脖子放声痛哭起来。

    是的,天儿醒了,那层淡淡的紫雾就是雪傲天对她记忆的封印。

    周维清在她心中的种子埋的太深太深,又岂是简单的记忆封印就能够完全屏蔽的?在周维清的话语中,在那四大圣属姓融合的引导下,种子悄然发芽,彼此深爱着的两人,在历经磨难之后,终于又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在这个时候,一切的形容和话语都是那么的无力,惟有这深情的、仿佛要将彼此融入对方身体里的拥抱,才能让他们的心紧紧贴合在一起,再不分彼此。

    雪傲天原本并不怎么好看的脸色也渐渐放松下来,感受着女儿那疯狂爆发着释放而出的情绪,他知道,一切已是尘埃落定。

    正在这时,雪傲天的大手被菲莉亚握住,菲莉亚轻声道:“祝福他们吧。女儿能找到这份真爱,是她的幸运。就像当初我碰到你一样。虽然我们已经分开了二十年,虽然我们也同样是历经磨难,但我始终不悔。傲天,抱我。”

    雪傲天埋藏在心底二十年的感情瞬间爆发,用力的将妻子搂入自己怀中,这一刻,他的眼睛已是完全湿润。

    龙释涯的脸上剩下的就只有笑容,在来这里之前,他知道自己师徒二人成功的几率连一成都没有。但终究还是成功了。并不是因为周维清自身实力的提高而成功,而是因为一种无敌的力量,那就是:爱。

    “爸爸。”良久,天儿从周维清怀中抬起头,看着相拥的父母,转身扑了过去,扑入父亲怀抱之中。看着那从未谋面的母亲,此时的她,俏脸上许久没有流露出的幸福再次出现。爱情和亲情永远是这个世界上的主旋律,在这一刻,她同时收到了这两份至宝,此时的天儿,已经被幸福包围,之前所承受的种种痛苦,在这一刻似乎也已是荡然无存。

    雪傲天伸出一只手臂,将女儿也搂入怀中,他现在只是感觉,如果永远能够这样拥抱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龙释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周维清背后,抬脚就踢了他屁股一下,“笨蛋,还愣着干什么?”

    周维清顿时清醒过来,噗通一声,跪倒在雪傲天和菲莉亚面前,砰砰砰就磕了三个响头,“小婿周维清,拜见岳父、岳母大人。”

    雪傲天哼了一声,“起来吧。以后要是让我知道你欺负了我的天儿,哼哼,你知道的。”——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