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八十六章 善意的无耻

    要知道,有生以来,这还是上官雪儿第一次和自己的浩渺无极剑分开,周维清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他已经足以自豪了。

    对于上官雪儿来说,浩渺无极剑就像是她的生命,可她不想输掉眼前这场战斗,更不愿意嫁给周维清,万般无奈之下,才做出了这样妥协的选择。

    浩渺无极剑在离开上官雪儿的手掌之后,转瞬间消失了,而上官雪儿的右手则狠狠的朝着周维清拍了过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上官雪儿看到的,是周维清双眸中的绝望。

    没错,就是绝望,周维清嘴一张,一口鲜血已经从他嘴里喷了出来,然后整个人就势向后倒去,根本没用上官雪儿这一掌拍上去,而他整个胸口位置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了。

    “啊——,不好。”上官雪儿大吃一惊,她立刻就意识到,周维清之前被自己那一剑重创了。不是刺穿他右胸的那一剑,而是之前上官雪儿所施展的最强一剑。

    是啊!面对自己那最强一剑,就算是九珠修为的天珠师恐怕都不能正面扛下来,更何况他的修为只有六珠了。完蛋了,他真的要死了么?

    上官雪儿原本拍出的右掌顿时改拍为抓,一把抓住周维清的左手,将他向后倒去的身体拉住,身体向前一冲,搂住了他摔下去的身体。

    可是,还没等上官雪儿去检查周维清的伤势,她的小手就被周维清反抓住了,邪魔吞噬再次出现,而且,这一次比之前有浩渺无极剑阻隔时更要强烈的多。

    周维清的双腿向上一抬,直接卷住了上官雪儿的腰,身体一拧,就将上官雪儿再次压在了身下。

    其实,他的天力在刚才一连串的休息和吞噬下,已经恢复了大半,凌驾于上官雪儿现有的天力之上了。之所以还用如此无赖的方式,是他怕上官雪儿那无敌的技巧而已。

    上官雪儿此时发现上当已经晚了,她体内本就剩余不多的天力正在一点一滴被周维清抽空,而且还被他的身体压着。周维清身上散发出那充满男人阳刚的味道再加上血腥味儿一冲,连带着自身天力被不断吞噬,上官雪儿心中又是激怒攻心,闷哼一声,居然就那么晕了过去。

    这下轮到周维清被吓到了,赶忙停止了对她的吞噬,下意识的拍了拍上官雪儿的俏脸,在确认她的身体不会有大问题后,这才放松了几分。他自己也是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胸口和双手上传来的一阵阵疼痛,令他脸上也是一阵苦笑。不过,苦笑之后,却是得意,无论怎么说,这场战斗是自己赢了。上官雪儿刚才都发誓了,她也要嫁给自己了么?

    三飞、三胞胎啊!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么?一想到这些邪恶的东西,周维清都觉得自己胸口处不是那么疼痛了似的。

    其实,他在从天空中落下的时候就已经是有所准备的。他当然知道上官雪儿为什么会这么快答应自己。而他在当时的情况下,想要正面战胜上官雪儿也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他就想出了这个办法。如果当时上官雪儿那一剑是刺向他心脏位置的,周维清也有自己的应对方式。

    当初在雪神山的时候,幽冥魔虎菲莉亚送给周维清的礼物就是一个拓印技能,属于菲莉亚自己的技能之一。这个技能没有任何攻击效果,但却有着极其神奇的护身能力。技能的名字很简单,就叫做幽冥。

    幽冥技能在发动时,能够在三秒之内,令使用者进入物理攻击免疫的状态。虽然只有三秒,但是,物理攻击免疫是什么概念啊!也就是说,所有武器都无法伤害到。这就近乎是无敌的三秒了。

    之前周维清之所以能够在上官雪儿的剑意之下毫发无伤,就是因为他使用了这个技能。而这幽冥技能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瞬发,瞬发,物理免疫三秒。一天之中最多能够使用三次。

    周维清之前只是使用过一次而已,如果上官雪儿是要杀他,那么,他完全可以通过幽冥技能,让自己的身体变得虚幻起来,然后再利用这短暂的时间施展出自己的吞噬技能。同时保留一次幽冥的效果。一旦发现上官雪儿想要削掉自己双手的时候,他就会立刻发动幽冥,所以,无论如何他都是不会残疾的。这是周维清留给自己的后手。

    当然,他绝不希望这个后手用出来。而且,他也有很大的把握上官雪儿是不会对他下杀手的。所以才有刚才这行险一搏的一幕。

    而且,周维清最聪明的地方就是被上官雪儿一剑刺穿了右胸。上官雪儿根本想不到周维清能够对自己的身体控制到什么程度。

    凭借着龙虎变的强大,周维清看上去是右胸被刺穿了,但是,因为他事先有了充分的准备,在自己右胸被刺穿的一瞬间,周维清已经将自己的肺部挪移到了一边,并且引导着这一剑从自己的胸骨之间刺入。因此,看上去是贯穿伤,可实际上,只是刺破了一点肌肉、皮肤而已。就连体内的经脉,都被周维清闪避过去了。

    这就是龙虎变的奇妙之处,在周维清的控制下,一开始他甚至没有流血。直到后来要迷惑上官雪儿的时候,才控制着让自己的鲜血流淌出来一些。从而起到了决定姓的作用。而在他身体向后倒去,胸口被鲜血染红的时候,其实已经是自己封闭了伤口。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人治疗,凭借着龙虎变所拥有的强大自愈能力,在很短时间内,周维清这看上去极其恐怖的贯穿伤就能痊愈了。

    上官雪儿可以说输的很冤枉,但又不冤枉,她输在了周维清的经验之下,并不是战斗经验,而是耍无赖的经验,在这方面,恐怕没有什么人能够比得上我们周小胖同学了。因此,说她输的不冤枉也没什么错。

    周维清躺在地上,一边恢复着自己的天力,一边疗伤,龙虎变绝对变态,他的皮肤本就无比坚韧,一旦出现破损之后,周维清抬着自己的双手,他都能够清晰的看到肌肉在飞速愈合着。胸前的伤口也同样在快速愈合,失血虽然不少,但以他身体的强壮程度也不算什么。

    龙虎变之后的周维清,在自愈能力方面绝对是极其变态的,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双手和胸口的伤口就已经全部愈合了。体内天力更是快速恢复,当天力全部恢复完成之后。他并没有换上一身干净衣服,而是将上官雪儿按照之前的样子搂在自己怀里,只不过改为让她伏在他身上,而不是再压着他,然后闭着双眼闭目养神,同时悄悄的将一丝天力注入到上官雪儿体内。

    博取同情,这技巧周维清再擅长不过了……上官雪儿本来就没受伤,只是因为天力过度消耗再加上急怒攻心,这才晕了过去。她的身体素质虽然不能和龙虎变状态下的周维清相比,但也要比普通人强的太多了,在周维清这一丝天力的注入下,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嘤咛一声,上官雪儿动了动,缓缓睁开了双眸。

    “啊——”她睁开眼首先看到的,就是眼前的一片血红,因为她是伏在周维清胸口位置的,顿时被那血衣吓了一跳。

    这一吓,让她也没注意到,周维清的双手是很猥琐的放在她翘臀上的,猛然翻身坐起,一只手迅速按在周维清的胸口位置,感受他的心跳。

    正所谓做戏做全套,周维清早就收回了龙虎变,并且将自己的心跳调整到十分微弱的状态。

    “周维清、周维清,你怎么样?”上官雪儿想用天力帮他疗伤,可是她的天力所剩无几,根本帮不上忙,顿时心中大急,将周维清的上半身扶起来,抱在自己怀中,小心翼翼的掐着他的人中,试图唤醒他。

    “嗯。”时间不长,周维清轻哼一声,缓缓的“苏醒”过来,只是他的双眼眸光却是十分的暗淡,看上去就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撒手尘寰似的。

    “雪儿……,是……不是……我赢……了。”周维清断断续续的说道。

    上官雪儿抓住他的手,急道:“你现在还不忘这些。你感觉怎么样?”对于自己浩渺无极剑的威力她太清楚了,一旦被浩渺无极剑刺中,那浩瀚的威力就会瞬间破坏一切经脉和肺腑。这也是为什么上官雪儿没有怀疑周维清伤势的重要原因。

    周维清轻轻的摇了摇头,看上去是要多虚弱就有多虚弱,“雪……儿,我恐……怕不行了,我……不疼,只是麻木……而已。雪儿,……我……算是赢了吧,你替……我转告……菲儿和冰……儿,我是……真……心爱她们……的。我是花心……了……一些,可是,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

    “天……儿为了……我,甚至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不能……抛弃……她啊!替……我向……菲儿和冰……儿说声对不起……吧。还有你,我刚才……真的不知道是……你,我认错……人了,并不是故意……要侵犯……你的。”

    听着周维清的话,看着他那虚弱的样子,上官雪儿就算心中再恨他侵犯了自己,此时也是发作不出来啊!

    她真的不是故意要杀他的啊!

    “你,你为什么不躲开啊!我没想过要杀你啊!”上官雪儿的声音已经哽咽了。泪水开始从面庞上流淌而出。

    周维清“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脸上的神色那是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带着淡淡的悲伤,带着淡淡的歉然,还有浓浓的不舍,轻声道:“是我自己要那么做的。我知道,在你心中我一直都不是什么好人,我配不上冰儿,也配不上菲儿。刚才我又那样侵犯了你。这一剑就算是我还给你的补偿吧。这样我就不欠你什么了。而且,我赢了你,你就不能再管我和菲儿和冰儿的事了,不是么?”

    “你连命都要保不住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上官雪儿眼中蕴含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悄然滑落。

    周维清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当然有意义。我和冰儿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你千万不要告诉她,是你杀伤了我,就说是我觉得对不起她们,自己自杀的。至于菲儿,你让她找一个更爱她的人吧,我并没有侵犯过她的身体呢。还有你,虽然刚才的赌约你输给了我,但那不能当真的,我只是要激你刺我而已,本来我还想留下一条命的,却没想到血流的有点多了,呵呵。”

    “别说了,在这时候你还笑得出来。”上官雪儿不知不觉间搂紧了周维清的身体,泪水流淌的更加厉害了,整个人都在剧烈的颤抖着,有生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出现如此剧烈的情绪波动。

    周维清继续呵呵傻笑着,“让我说完吧,现在不说,以后恐怕就没机会说了。雪儿,对不起,你能接受我的道歉么?你是个好姑娘,战凌天战兄好像挺喜欢你的,你以后可以考虑考虑。你走吧,让我一个人躺在这里静静的离去好么?我想把最后的时间留给我的几个女孩儿,让我想着她们离开这个世界。”

    “不、不,你不能死。”上官雪儿的心剧烈的颤抖着,整个人的情绪已经变得有些不可控制了。她拼命的催动自己的天力想要注入周维清体内,但之前周维清用邪魔吞噬吞噬的实在是太彻底了,只是这么一会儿工夫,她的情绪波动又那么大,又能恢复多少呢?

    周维清呵呵笑道:“别白费力气了,雪儿,别忘了我跟你说的话。至于天儿那里,我……”说到这里,周维清眼中也是泪光隐现,他眼中那浓浓的不舍,看在上官雪儿眼中,令她的心痛的有些无法呼吸。

    “我不会嫁给别人的,我已经输给了你,我就是你的妻子了。你要是死了,我就陪你一起去死。你留下我一个人,让我如何去面对她们,你说的这些,我做不到,我做不到。”上官雪儿大声的恸哭着,伏在周维清身上,如果现在她能释放出浩渺无极剑,恐怕会毫不犹豫的抹了自己的脖子。

    周维清如果真的死在她手里,这让她怎么去面对自己的两个妹妹还有天儿啊!她自己心里那一关也过不去。对她来说,最好的选择就是追随周维清而去,人死了,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想到这里,上官雪儿已经下定了决心。紧紧的搂着周维清,感受着他那有些发凉的尸体,心中暗想,只要他死了,自己就立刻随他而去了。

    上官雪儿并没有看到,周维清的头朝着一个方向挑了挑眉毛,使了个眼色。

    就在这时,一个有些阴沉的声音突然想起,“你们这两个小家伙在干什么?怎么回事?”

    光芒一闪,一道庞大的身影从天而降,落了下来。赫然正是六绝帝君龙释涯。

    上官雪儿被他的出现吓了一跳,紧接着大喜过望,赶忙道:“龙前辈,您快救救维清,他要不行了。快救救他啊!”

    看着上官雪儿焦急的眼神,龙释涯险些笑出来,不行了?这小子不要太活蹦乱跳。上官雪儿看不出的东西,他又怎么会看不出呢?

    其实,在周维清赢了上官雪儿的时候,龙释涯就已经来了。这边出现了这么强力的天力波动,其他人感觉不到,以他六绝帝君的修为又怎么可能感受不清呢?龙释涯早就已经回到了无双营之中,只不过一直都和断天浪在一起,帮他研究凝形卷轴,以他的身份,总不能总是和其他人在一起吧。

    刚才在他到来的时候,正看到周维清很是猥琐的在上官雪儿翘臀上摸啊摸的,不过周维清胸口处的血渍还是吓了他一跳,赶忙传音问了一句,周维清一听到老师来了,这才想到刚才这一招。龙释涯的适时出现,那可是来“力挽狂澜的”。

    当然,这力挽狂澜是周维清设计出来的。

    阴沉着脸,龙释涯一个天使的祝福就释放了出来,浓烈的金色光芒将周维清的身体笼罩在内,沐浴在金光之中,周维清的脸色顿时看上去好转了几分,就连上官雪儿也连带着感受到自己天力恢复的速度在不断增加着。

    焦急而紧张的看着周维清,上官雪儿的心跳从未像现在这么快过。心情的大起大落,令她此时感到很疲倦,可是,她对周维清的感官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上官雪儿看来,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周维清在临死之前说的话,显然都是发自内心的。这个家伙虽然花心了一些,无耻了一些,但他对几个女孩儿确实都是真心实意的。上官雪儿对他的那份恶感早已荡然无存,再联想到自己已经被他猥亵了和赌约的存在,内心之中已经多了一些莫名的东西。

    时间不长,龙释涯缓缓收回技能,从上官雪儿手中接过周维清,似乎是松了口气似的,“幸亏老夫来得早。小胖怎么会伤的这么重?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龙释涯的声音中充满了怒气,看着上官雪儿的眼神也是分外不善。

    正在这时,依旧虚弱的周维清睁开双眼,有些“焦急”的道:“老师,不怪雪儿。是我和她切磋的时候不小心,才被伤了。不怪她。”

    龙释涯怒哼一声,没好气的看着周维清道:“你这个小王八蛋,就不能消停点。刚刚去雪神山带回来一个,这又招惹了一个新的。哼。”这句话他可是发自内心的。

    上官雪儿俏脸上一阵发红,低声道:“前辈,都是我不好,是我伤了维清。他的伤势无碍了么?”

    龙释涯沉声道:“伤口已经愈合了,但却元气大伤。你们既然是切磋,怎么能用浩渺无极剑?难道你不知道浩渺无极剑的威力吗?好了,你先回去吧,我还要为他进一步疗伤,总要恢复一些元气再说。”

    上官雪儿这才松了口气,恳求道:“前辈,能不能让我在这里照顾维清?”

    龙释涯瞥了她一眼,道:“不用了,有我在就足够了。你回去吧。要是真想照顾他,等他回去休息再说。”

    上官雪儿看着龙释涯那拒人与千里之外的目光,又看到了周维清眼中的歉然,幽幽一叹,这才转身离去。她走的并不快,可以说是一步三回头,不断的看向周维清,似乎是要将他的模样烙印在自己脑海中似的。

    直到上官雪儿不见了踪影,龙释涯这才一松手,将自己的宝贝徒弟扔在地上,忍不住骂道:“你这小混蛋,又祸害了一个好姑娘。老夫早晚要被你气死。以后演戏这种事不要找我。人家这么好的一个姑娘,你就忍心这么骗她啊?”

    周维清苦笑着站起身,“不这样,这关我过不了啊!雪儿是菲儿和冰儿的大姐,更是真正意义上的代表着浩渺宫。要是得不到她的认可,我和天儿的事情就会很麻烦,菲儿和冰儿那边就会更麻烦。只有得到她的认可,这几方面才能够真正意义上的调和。”

    说到这里,周维清的眼神突然变得猥琐了几分,“而且,老师您不觉得,同时娶了三胞胎这种事很爽吗?您的徒弟我既娶了雪神山的宫主,又娶了浩渺宫的宫主,这是变相的统一了两大圣地啊!嘿嘿。”

    龙释涯也忍不住笑了,“你这臭小子的演技别说那丫头看不出来,就算是我,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你屁事没有,恐怕都看不出其中变幻。接下来怎么办?继续装?”——

    周维清挠挠头,道:“演戏演全套吧。上官雪儿外冷内热,刚才她那么愤怒的情况下都没想过要真正伤害我,您说得对,她确实是个好姑娘。虽然我现在骗了她,但我以后一定会用行动来补偿她,对她像对冰儿、菲儿那样好。”

    龙释涯哼了一声,道:“这天下好姑娘多了,而且,你要是天天流连在花丛之中,还怎么修炼?你这样的天赋,难道就要浪费了不成?我可告诉你,那是我决不允许的。到此为止吧,以后不许再招惹任何女孩子了,否则别怪老师棒打鸳鸯。”

    周维清赶忙连连点头,呵呵笑道:“就算您让我再招惹我也不敢啊!这都四个了,再多几个,我也吃不消了。男人的体力也是有限的嘛,如果不能做到雨露均沾,就不能招惹太多啊!”

    “屁的四个。应该是五个才对。为了让你融合龙虎变,那个姑娘我也答应过了。就是天邪教那小丫头,就这五个了,不能再多了,听到没有。”

    “呃……”周维清心中暗暗腹诽,您老人家说不让我再多招惹,却又给我增添了一个。是啊!还有小巫女,无论如何,人家给自己当了一次祭品,最珍贵的东西都给了自己。这还真不好抛弃。

    周维清很想悲愤的对天大喊一声,不是哥花心,是你们逼我的啊!

    当然,他要是真喊出来,龙释涯不揍的他满地找牙,就不是六绝帝君。

    当周维清重新出现在军营的时候,军营这边也已经安营扎寨的差不多了。此时的周维清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表面上看去已经没什么了,只是脸色依旧有些苍白。这到不用刻意的装什么,毕竟之前失血不少,体内鲜血恢复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小胖,你怎么了?怎么脸色不太好?”天儿等了半天,才等到周维清回来。

    周维清微微一笑,拉住她的手,道:“放心吧,没什么的。好了,你先回咱们帐篷等我。我好久没回来了,要给无双营开个会,统一一下思想,还有接下来一些必须要做的事情。”

    天儿心中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返回帐篷去了。当周维清出现在雪神山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完完全全的征服了天儿的心,虽然原本的天儿充满了野姓,但对周维清,她却是非常温顺的。

    周维清立刻传令,所有无双营大队长以上的高层在中军帐开会。

    一会儿的工夫,忙碌了半天的众人都聚集了过来,其中自然也包括冒充着上官菲儿的上官雪儿。

    周维清脸色不好看,众人都看出来了,不过,同情他的可没几个。谁让他脚踏两条船呢?

    不过,很快他们就大跌眼镜。

    当周维清走到主位上坐下之后,上官雪儿就走了上去,手里还端着一碗热汤,放在了他的帅案上,轻声道:“我给你煮的,补血的。你先喝了吧。这边天气冷。”

    其他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上官菲儿什么脾气他们谁没领教过?眼看着周维清带了个女人回来,她不当众发飙那已经是很给周维清留面子了。怎么还给他煮汤喝?难道这里面下毒了?还是下了泻药之类的?

    不可能啊!看总教官那眼神,温柔的都要滴出水来了,怎么可能是下毒。这个戏法是怎么变的?

    一时间,就算是最流氓罗克敌这样自诩天下第一泡妞高手的神箭手,此时对周维清都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暗暗想道,等开会结束后,一定要向周维清讨教一下,他是怎么做到的。

    周维清微微一笑,老老实实的接过汤碗,甚至都没趁机去碰碰上官雪儿的小手,微笑道:“谢谢。”喝了一口热汤,滋味香浓,一股热气随之涌入体内,份外的舒服。

    上官雪儿俏脸一红,退到一旁低头不语。看到周维清活过来了,她此时心中充满了兴奋,至于周维清带回天儿什么的,她现在是一点都不计较了。

    正像周维清刚才对龙释涯说的那样,如果他不演上这一出戏,今天这关是无论如何都过不去的。而演好了就不一样了,不但成功过关,曰后的曰子也会好过的多了。原本不可调和的矛盾就这么揭了过去。

    周维清这才转向其他众人,看着他们眼中的不可思议,他也不禁流露出几分得意。

    “划风老师,这些天辛苦您了。我还不知道这次北疆大战我们无双营都做了什么,还有目前西北大营这边的形势。”

    划风道:“对于我们无双营来说,应该算是形势一片大好了。”当下,他将周维清离开这段时间无双营如何帮助西北大营抗敌,同时在西北大营乃至于整个中天帝国北疆三大集团军中确立地位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听着他的讲述,周维清连连点头。一切的发展都已经超出了他的预估,毫无疑问,现在的无双营已经真正有了强大的战斗力。

    划风最后道:“目前为止,我军已经正式经历过了战场上的洗礼,除了面对的近战比较少以外,其他战斗经验都已经相当丰富。现在西北大营这边,乃至于中天帝[***]部,都希望我们改营为军团,并且为我们补充大量精锐兵员,组成无双军团,从而在北疆建立起一支最强大的军团,在未来与万兽帝国对抗。营长,如何决断就看你的了。”

    周维清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这是不可能的。要是真的成立了无双军团,我们也就离不开这里了。以后还怎么脱离中天帝国的控制?”

    “当初,我之所以选择痞子营作为我们发展的开始,原因很简单。一个是兵痞们更容易被金钱和利益诱惑,能够成为兵痞的人,多少都是有几分能力的。只要成功的将他们糅合在一起,就能在最短时间内形成战力。而且,这些兵痞都经历过濒死的考验,对于生命更加珍惜,也更知道珍惜不可多得的机会。最后一个好处,就是他们绝大多数人都是没有后顾之忧的,也没有后台。看上去是兵痞,可实际上,他们却是军队中最为单纯的一个组成部分。所以我才选择了无双营。”

    “如果我们无双营变成了无双军团,那么,我们首先要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脱离这边。无双军团听着强悍,可是,那些精锐们怎么会没有统属和后台呢?他们还有着家人在中天帝国。到了这时候,我也不瞒大家,我来自天弓帝国,我的祖国被百达帝国和克雷西帝国所灭。我成立无双营,就是为了要杀回去复国。而你们,都将是我们的复国功臣。所以,中天帝[***]部那边的提议不用理会他们。”

    听了周维清的话,已经知道这些的天弓营等人自然没什么,但那些大队长们却都流露出了惊讶之色。离开中天帝国?正像周维清所说的那样,这些兵痞绝大多数都没什么牵挂。因此,在短暂的惊讶之后,他们也没有感觉到怎样接受不了。

    周维清沉声道:“接下来,我们要在这边继续进行整合、训练和完善装备。当这些都完成之后,我们就将集体离开,前往天弓帝国。”

    一名大队长忍不住道:“营长,那西北大营会让我们离开么?”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这个我自有办法。大家不用担心,而且,最近这段时间大家也不用担心万兽帝国会来发动袭击。林大哥,说说现在我军的装备情况吧。”

    “是。”林天熬出列。几个月不见,他看上去更加沉稳了,显然是修为又有了进步。

    没事的时候,龙释涯会对他们这些无双营的高层都有所指点,其中龙释涯最看重的,也正是林天熬,对他的组合凝形盾控制技巧也进行过一些指点,令林天熬获益匪浅。

    “目前我们天弓营的装备已经进入到了中后期。五千弓箭兵的钛合金甲胄已经全部到位,在战争中有所破损的,正在进行修复。目前我们天弓营引进了大约一百名铁匠,专门负责修补装备和打造补充一些装备。”

    “狂战、乌金两个大队的骑兵装备也已经运来了第一批五百套。虽然所花不菲,但效果却是相当的好。后续的一千五百套,还需要大约半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全部完成。我说的是包括马匹的装备。现在两个大队各一千人,已经全部拥有了独角兽坐骑,还包括他们的预备队也是一样。营长你回来的正好,我正要向你请示一下,预备队那边,用不用也给他们配备装备?”

    周维清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道:“当然要配备,这是咱们保命的家伙。只要能够让我们的战士在战场上多一分活下来的几率,也不要舍不得花钱。林大哥,这方面我就交给你了,我不管你如何扩大范围去订购装备,半年之内,我要看到的不是补齐一千五百套,而是三千五百套。半年之后,我们将离开这里,全体开拔。凝形装备如何了?”——

    哎!糖糖被诊断为哮喘,要先进行一周的雾化吸入治疗,然后再吃三个月的哮喘药。我好心疼啊!我郁闷啊!怎么就转成哮喘了,去各个医院看了这么多次,这群王八蛋都是干什么吃的。简直就是白衣魔鬼。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