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八十八章 强大的七百无双

    强壮的独角兽身上披着钛合金甲胄,关节位置都经过特殊处理,钛合金甲胄本身重量就很轻,但却防御力惊人。在丝毫不影响独角兽速度和敏捷的情况下,大大的加强了它们在战场上的生存能力。而以独角兽的负重,背负一名身穿钛合金铠甲的普通战士根本就不算什么。

    第一大队的配备是极为齐全的,独角兽马鞍两侧,各自挂着两壶钛合金羽箭。周维清装备无双营,那绝对是不计成本的。有钱不花留着干什么?更何况有了龙释涯给的那些天核,还够他挥霍很长一段时间的。

    除了四壶一共两百只钛合金羽箭之外,每个人背后还背着六柄短矛,这些短矛的长度大约在三尺作用,用作投掷。除此之外,每个人还带有一张长弓和马鞍桥上挂着的一柄四米长矛。可以说是武装到了牙齿。除了强大的远程攻击能力之外,就算是近战,凭借着这么多体珠师,也绝对是极其强悍的存在了。

    第一大队的装备是最精良的,但是,如果他们要和两大强族的骑兵相比,他们的装备就显得轻便的多了。

    两大强族骑兵共两百人,他们的装备都是一样的,只是武器上有所区别而已。

    同样是有钛合金铠甲保护的独角兽作为坐骑,而他们的独角兽身上披的钛合金甲胄还要厚重一些。而狂战族和乌金族战士们身上的铠甲可就不是钛合金打造的了。准确的说,不是全部由钛合金打造的。

    两族战士的铠甲看上去就像是钢铁城墙一般厚重。本体漆黑,仔细看就能发现,这些甲胄的厚度竟然有接近半尺。也就是乌金族和狂战族的战士们高大程度穿上这种甲胄还能够战斗了。要是换了普通人,连移动都做不到。

    他们身上的这身甲胄,乃是用寒铁、钛合金等数种坚硬金属打造而成的,造价之高,令人咋舌。但防御力之惊人,周维清曾经试过,就算是六珠修为的天珠师,不实用献祭那类的超级大招,也别想伤害到他们。

    为了两大强族的骑兵,周维清花费了天文数字的金钱,这些甲胄更是他当初和林天熬一起设计出来的。

    当两大强族族长接到这种铠甲之后,对于周维清那叫一个死心塌地。在他们看来,周维清这完全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啊!穿着这样的铠甲上战场,就算是站在那里不动,生命也很难受到威胁。

    而且,无论是乌金族还是狂战族的战士,都是力大无穷之辈。有了这样的装备,他们都是大喜过望。不过,也就是独角兽的承受能力足够强悍,否则的话,换了别的战马,恐怕早就趴下了。

    本来就极为高大的两族战士,穿上这种铠甲之后,更显得极其魁伟,尤其是狂战族的战士们,他们的铠甲都预留了他们狂化的位置,穿在身上完全是一个整体,一旦爆发了狂化之后,简直就是移动的杀戮机器。

    在武器方面,两族战士都没有配备盾牌,有了这种普通人根本无法使用的恐怖铠甲,还要盾牌干什么?那完全就是累赘了。

    所以,他们就只有武器。武器方面,两族就又不一样了。狂战族的战士,每人手中都是两柄超大号的狼牙棒。

    狼牙棒的长度在两米左右,最粗的地方足足超过了成年男子大腿,上面的短刺不长,但却极为粗壮。每一柄狼牙棒的重量都超过两百斤。

    乌金族这边,自然是传统的战斧。统一打造,完全是以乌鸦的乌金屠神斧为蓝本。而且用的都是寒铁,一点都没有偷工减料。

    这样的两只强军,站在空地上,不用行动,单是用眼睛去看,已经足以令人心胆具寒了。

    当然,想要将两族战士全部装备起来,还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毕竟,就算花的钱再多,打造这样一只战斗力也还是需要不短时间的,优秀的铁匠数量毕竟没有那么多。这还是在西北大营方面帮忙的情况下,否则的话,半年之内绝对无法完工。

    看着眼前的七百战士,周维清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有这么一支强大的军队在,简直是比兽人还兽人啊!

    狂战族和乌金族的战士,上了马背,那就是重装骑兵,下了马背,那就是重装步兵。除了万兽帝国的猛犸战士之外,周维清还没见过比他们更猛的。有了这身装备,他们自身的重量都要超过千斤,面对万兽帝国暴熊战士都会占据上风啊!

    周维清自己也穿着一身钛合金甲胄,哈哈一笑,道:“出发。”

    伴随着周维清一声令下,在他和二女的带领下,众人直奔西北大营方向而去。林天熬就在周维清后面,他身上倒是没穿什么甲胄,但是这段时间他的修为也一直都在提升,战斗经验比以前更加丰富,也更加沉稳了。

    七百骑,在旷野上奔腾起来,就像是钢铁洪流一般,不到一个时辰,他们就已经穿过了西北大营,直奔天北城方向而去。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西北大营特意派了一个骑兵中队为他们做引导。毕竟,无双营的装备和中天帝国制式有所不同,看上去又是那么的彪悍,一旦被天北城那边当成了敌人可就麻烦了。而这种情况并不是没可能发生的。

    在前往翡丽帝国之前,还真是必须要去天北城一趟,主要是去接一个人。那就是此行出访名义上的首脑,帝芙雅公主殿下。有了她的存在,一切才能变得名正言顺起来。

    说起帝芙雅,周维清那是一点感觉都没有,自从来到这边之后,他就再没见过帝芙雅,一个是因为他自身的忙碌,另一个也是因为在他心中根本就没什么帝芙雅的地位。让这位公主殿下留在天北城,美其名曰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可实际上,周维清又怎么不是为了怕她指手画脚呢?

    很快,天北城就到了。

    果然,正像西北大营那边预料的那样,当无双营这七百人浩浩荡荡的直奔天北城方向而来时,立刻就引起了这边的警惕。

    城门快速关闭,并且派出了一个营的兵力出来探查、阻拦。

    幸好,西北大营方面早就做好了准备,由那个同行的中队上去交涉,而且周维清他们又不需要全部进入天北城。

    最终,周维清带着林天熬两人,在天北城友好的迎接下入城而去。

    周维清亲自去接帝芙雅公主殿下,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城头上,守卫天北城的士兵们远远的看着无双营战士,一个个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这是我们的军队么?怎么连旗帜什么的都没有?他们是什么人啊?”

    “笨蛋,不知道了吧。这就是无双营。无双营你总听说过吧。”

    “啊?他们就是无双营啊!看上去真是彪悍啊!难怪他们能够在战场上连万兽帝国都击溃了。你说,前面那些骑兵是人么?怎么看上去那么高大,就算是万兽帝国的暴熊战士也不过如此吧?”

    “嘘,你小声点。别害了我们大家。无双营的事,在咱们西北大营这边现在可是最高机密。少说话吧。哎,听说无双营的待遇极好,每个战士都有上万金币的资产呢。”

    周维清自然不知道,无双营现在中天帝[***]方已经被完全神话了。此时,他在林天熬的带领下,直奔无双营在这边买下的院子而去。

    地方距离城门不远,很快两人就到了。

    院门是敞开的,一进门,周维清和林天熬就看到了正在院子里的小炎。

    此时的小炎正一脸微笑的和身边一名女子说着话,那女子可不正是帝芙雅公主殿下么?

    现在的帝芙雅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区别,她的年纪和周维清差不多,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和以前的华服不同,现在的帝芙雅身穿布衣,但她那一头火红色的长发却太过醒目了,布衣丝毫无法掩盖她的姿容,反而令她的气质显得柔和了许多。

    看到一身戎装的周维清和林天熬走进院子,小炎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周维清他脸上竟然看到了几分尴尬。而站在小炎身边的帝芙雅公主却是脸色一片苍白。

    周维清自从建立无双营开始,就不断面对着各种事情,有他自己的,也有无双营的,平时除了修炼之外,几乎没有什么静下来的机会。此时看到小炎,才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好久没见到过这位兄弟了。从小炎和帝芙雅的脸色变化上,他顿时看出很多东西。

    “维清,你来了。”小炎有些尴尬的迎了上来,向周维清打招呼道。

    周维清在短暂的惊愕之后,脸色立刻就恢复了正常,呵呵一笑,道:“小炎,好久不见了。”简单的打了声招呼后,他就大步走向帝芙雅公主——

    看到周维清的动作,小炎顿时脸色大变,正想追过去时,却被林天熬一把抓住了手腕,抬头看时,顿时对上了林天熬凌厉的目光。

    “维清,不要。都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我吧。”噗通一声,小炎跪倒在地,紧咬牙关,看着周维清的方向,满面羞惭。

    周维清愣了一下,扭头看向林天熬,林天熬眼中充满了愤怒,他顿时明白,这几位都误会他了。

    确实,虽然周维清并没有和帝芙雅在一起,但在名义上帝芙雅毕竟是他的未婚妻。从小炎和帝芙雅的神色上就能看出两人的关系不一般了。抢了兄弟老婆,这可是大忌。

    周维清心中一动,转过身看向小炎,目光森冷,却是什么都不说。

    平时一向少言寡语的小炎此时却是痛哭失声,“都怪我,维清,是我爱上了公主殿下,不关殿下的事。你要怪就怪我吧,我和公主殿下什么都没发生过。我……”

    周维清淡淡的道:“小炎,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啊!”

    “你别怪他,是我喜欢上他的。”帝芙雅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鼓起的勇气,猛然一横身,挡在周维清面前张开双臂,就像是母鸡保护自己的孩子似的。

    泪水不断从她面庞上滑落,怒声道:“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们的事?就因为你是我的未婚夫么?别说我从来就没有承认过这一点,就算你是,可来到这里这么久了,你何曾前来看过我一次?是小炎大哥每天在照顾我,他是个好人。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和他无关。我一直鼓动他找你去摊牌,但他却一直不肯真正接受我,都是你,都是因为你。你杀了我好了。”

    周维清冷哼一声,“这么说,你愿意为他而死了?”

    帝芙雅愣了一下,眼中流露出几分不可思议,“你真的要杀我?我是公主,你是我的子民,你凭什么?”

    周维清脸上充满讥讽的冷笑一声,“你还记得你是公主?你就这么沉溺在儿女情长之中,你还记得你的父皇被封印在天弓城吗?公主殿下?好一个公主殿下。”

    帝芙雅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苍白,突然间,她近乎歇斯底里的怒吼道:“我只是一个女人,我想有个家有什么错?我只想有一个爱我、疼我的人。而你却始终如同一个梦魇跟着我。你杀了我吧,只要你肯放过小炎大哥,你杀了我好了,我愿意为他而死。”

    “不,这一切都是我的错。维清,你杀了我吧,她是你们天弓帝国的公主啊!你不能对她动手。”小炎猛力的挣脱了林天熬的手,猛然冲到周维清面前,一把将帝芙雅拉到自己身后。

    周维清冷冷的看着面前二人,目光转向帝芙雅,道:“小炎可以不用死,我也不要你的命。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必须一切都听从我的吩咐,如果你能做到,我就留下你们两人的命。”

    “我愿意。”帝芙雅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答应道。

    看着她眼中的那份执着,周维清终于装不下去了,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看来,时间的磨砺和帝国的消亡,终于让你长大了。至少你懂得为了自己所做的一切而承担责任。虽然你依旧是那个刁蛮公主,依旧无法对帝国做出什么贡献。但至少你不再让我那么讨厌了。”

    听着周维清的话,帝芙雅不禁愣住了,她没明白周维清话语中是什么意思。

    小炎却明白了几分,他终究不是帝芙雅那样不接触外物,“维清,你、你……”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起来吧。恭喜你们。不过,小炎兄,我必须要提醒你,帝芙雅可不是一个好脾气的女人,以后有你受的。就像她从未将我当作未婚夫一样,我也从未将她当成过我的未婚妻。至少你在我同意之前还没和她真的做夫妻,她又愿意为你而死。有这些,你们在一起我也能放心了。”

    “你耍我们?”帝芙雅瞪大了眼睛。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作为你的未婚夫,难道我不应该验证一下嘛?别忘了你刚答应我的事。现在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解除婚约。否则的话,让划风老师他们看到你背叛婚约,他们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

    一边说着,周维清快速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取出纸笔,写了一份解除婚约的内容,自己先签上名,然后再递给帝芙雅。

    看着周维清做这一切,帝芙雅在呆滞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悄然浮现出几分失落。虽然她没有看到周维清是如何组建无双营的,但从其他人交谈中,也知道现在的周维清有多么出色,看着他那比以前刚毅许多的面庞,她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

    眼看着解除婚约的那张契约已经摆在眼前,帝芙雅眼神复杂的看了周维清一眼,这才接过笔,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周维清大大松了口气,总算是解决了一个重要问题。这下就算是自己的干爹从封印中被解救出来,也无法责怪自己了。这是帝芙雅自己的选择。要是这位公主殿下真的赖上他,周维清还真没办法,毕竟,干爹被封印了,皇室就剩下这一根独苗,他能怎么办啊?而现在,一切问题却已经迎刃而解。

    周维清小心的将手中契约收好,微笑道:“你们收拾收拾东西,跟我走吧。”

    帝芙雅顿时脸色一紧,警惕的看着周维清,“你、你要干什么?”

    周维清没好气的道:“在你眼中,我就那么凶神恶煞么?你放心好了,为了干爹,我也不会对你做任何不利的事情。除了沉浸于儿女情长之外,你也必须要为帝国做些事情。我们的复国大计即将开始,身为目前唯一的皇室成员,复国少不了打出你的旗号。请吧,我的公主殿下。”

    帝芙雅一脸吃惊的看着周维清,“复国?你说复国?怎么可能。你是要让我去送死么?”

    周维清一脸无语的看着她,“你怎么还是那样胸大无脑。真不知道小炎喜欢上了你什么地方。少废话,赶快跟我走。别让老子用武力。”一边说着,周维清拂袖而去,转身走出了院子。

    小炎直到现在都有些茫然,目光下意识的看向林天熬,眼中流露出求助之色。

    林天熬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你真是我的好兄弟。”说完这句话,他也转身追着周维清去了。虽然周维清说不介意,但林天熬不能不介意,小炎是他带到周维清身边的兄弟,却抢了周维清的未婚妻,他心里怎么可能好受的了。

    帝芙雅一脸紧张的看向小炎,“我们怎么办?”

    小炎叹息一声,道:“照维清的话去做吧。”两人这才回房收拾东西去了。

    林天熬站在周维清身边,叹息一声,“对不起,维清,都是我不好。我没看出他们竟然……”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大哥,没事,我真的不介意。对我来说,帝芙雅其实是个包袱。小炎帮我解决了这个包袱也挺好的。我真的没怪他。曰久生情,我能理解。”

    林天熬听他这么一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在他看来,周维清嘴上说不介意,可是男人遇到这种事,怎么可能真的不介意呢?

    而实际上,周维清确实是真的没往心里去,解决了这个问题,反而觉得轻松许多。他已经有那么多好姑娘了,岂会在意一个他根本不喜欢的帝芙雅。现在他没说的那么明白,是为了借助这件事,让这一路变得平静点。至少他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上官雪儿和天儿总会对他温柔一些。这种想法他总不能告诉林天熬吧,他还要保持形象呢,是的,形象……很快,小炎和帝芙雅收拾好东西走出了院子,他们也都是有储物魔器的,自然不会在身上看到行李。两人看着周维清的时候,目光多少都有些不自在。

    四人上马,直接出城。

    当他们走出城门,帝芙雅和小炎看到那等待在城外宛如钢铁长城一般的无双营战士时,眼中都不禁流露出了强烈的震撼之色。

    排列在最前面的狂战、乌金两族骑兵看上去实在是太彪悍了,他们那恐怖的身材,如果不仔细看,一定会以为是万兽帝国的军队到了。

    周维清大手一挥,全体开拔,顺着大路,直奔中天帝国内部而去。

    周维清一出城门,脸色就装的难看起来,当他回到天儿和上官雪儿之间后,也不吭声,就那么带着大部队疾行而去。

    正像周维清预料的那样,当上官雪儿和天儿旁敲侧击的知道了在天北城内发生的事情后,对周维清的态度明显温柔了几分,彼此之间也不再是那么针尖对麦芒的了。

    周维清亲率七百骑一路向南,他们需要经过中天帝国然后直接进入翡丽帝国——

    对于这次谈判,周维清到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有中天帝国的支持,再加上他们的出现对翡丽帝国只有好处,出访翡丽帝国成功是必然的。所需要争取的就是翡丽帝国支持的多少。

    北疆大战刚刚结束,由于这一次中天帝国西北集团军这边分走了大量万兽帝国的战斗力,以至于翡丽帝国那边所承受的压力也要比往年小一些。

    翡丽帝国。

    采彩坐在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的院长室内,靠在自己座椅的靠背上皱着眉头。在她面前的桌案上,摆着一份文件,这份文件是加密的,惟有翡丽帝国高层方能看到。采彩如果不是还有公主的身份,单是她在军部副总长的位置都很难在第一时间看到这份东西。

    “天弓帝国使节出访,帝芙雅公主?”采彩自言自语的说着,她心中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天弓帝国被灭已经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了,在这段时间里,翡丽帝国方面得到的消息是天弓帝国内也经常会出现一些小规模的起义和暴动。但有百达帝国再背后支持,克雷西帝国都很轻易的就将这些暴动解决了。此时却突然从中天帝国来了一个天弓帝国的使节团,怎能让人不意外呢?

    难道说,天弓帝国一直有一支力量在中天帝国么?可是,之前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方面的小溪啊!

    也难怪采彩心中疑惑,天弓这样的小国家,怎么会被中天帝国看在眼中?可是,这次中天帝国来的官方公函上却是对天弓帝国推崇备至,向翡丽帝国隐隐表示了会全力支持天弓帝国复国的意思。

    如果说以前的天弓帝国是依附于翡丽帝国的,那么,翡丽帝国和中天帝国之间的关系就可以说是半依附状态。毕竟,翡丽帝国本身也是一大强国。但对中天帝国官方的确认却必定要十分重视。

    经过翡丽帝国高层仔细商讨之后,最终决定由翡丽帝[***]部副总长、帝国公主采彩来负责接待这次到访的使节团。而接待的规模,则参照以前对天弓帝国的态度。中天帝国的面子必然要给,但如何处理天弓帝国这次到访却没有定论。毕竟,翡丽帝国也不太清楚天弓帝国的使节团前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中天帝国的公函上只是隐晦的提到希望翡丽帝国能够为天弓帝国的复国提供一定的帮助和支持。

    翡丽帝国最终商议的结果就是,除了借兵之外,其他的支持,采彩可权宜行事。至于支持的力度,就要看这次天弓帝国前来的使节团究竟能够达到什么程度了。

    突然间,在采彩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名字,“周维清?”采彩几乎是脱口而出。

    正在这时,院长室门开,一个有些懒洋洋的声音响起,“你也想到了这小子?”

    一个高大的身影推门而入,以采彩的身份,能够不敲门走进他这院长室中的人,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但这个身穿黑衣的青年却就那么施施然的走了进来,就像是进了自己家的后院似的,偏偏采彩却没有任何恼怒之色出现。

    看到他,采彩嫣然一笑,主动站起身走出自己的办公桌,靠在办公桌侧面,道:“你来的正好,赶快帮我分析一下。难道真的是周维清那小子搞出来的不成?”

    青年微笑点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就是这小子。如果我是你,那么,这次接待天弓帝国的规格,就用最高级别的。”

    “哦?为什么?一个周维清至于的么?”采彩疑惑的看着黑衣青年,“我是因为当初帝芙雅是他带走的才想起他,你呢?你是怎么猜到这次的使节团是他搞出来的?”

    黑衣青年微微一笑,“我有实际的证据。你是不是觉得一个周维清不够资格?如果你是这么想的话,那么,我必须要告诉你,你大错特错了。哪怕没有这个使节团,只是周维清一个人前来,为了翡丽帝国的未来,都应该用最高规格来接待,以修补当年他在离开翡丽帝国时之间破裂的关系。”

    “冥昱,你不是一向眼高于顶么?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我还是第一次听你如此推崇一个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和周维清也只是见过一次面而已吧。”采彩虽然在惊讶之中,但她的言谈举止却依旧是那么优雅。

    站在采彩面前的这个男子,正是在翡丽帝国有军神之称,刚刚带领大军击溃了万兽帝国来敌的冥昱。

    冥昱这几年累积军功,已经升到了大将军的级别,在翡丽帝[***]方的地位更是再也无人能够动摇。面对万兽帝国这样的强敌,像他这样优秀的统帅,就算是被在多人指责某些方面,只要翡丽帝国皇室不是傻子也必定会重用他的。

    看着采彩,冥昱轻叹一声,道:“如果不是我得到了切实可靠的消息,我也不愿意相信周维清这小子竟然能够在短短几年时间变得如此强大了。我只需要简单说一句,你就明白我为什么会对他推崇备至了。在周维清背后,有一位天帝级的强者。”

    “什么?”采彩失声惊呼,甚至连自身的优雅都顾不得了,吃惊的看着冥昱,她的声音甚至都有几分颤抖,“你说的是真的?周维清背后怎么可能有天帝级强者?”

    冥昱苦笑一声,道:“还不只是如此。还记得当初和他一起进入学院的上官冰儿么?这姑娘的身份也很不一般,浩渺宫二宫主上官天月失散多年的三小姐。她和周维清的关系你也知道。毫无疑问,浩渺宫对周维清的支持必定与她有关。”

    冥昱带来的消息别说是对于采彩,甚至是对于整个翡丽帝国都太过重要了。一时间,采彩脸色连变,她明白,针对天弓帝国使团的接待以及之后的交流,必须要做出大幅度的变化了。

    “你怎么不向上面汇报?”采彩看着冥昱,眼神多少有些责怪。

    冥昱撇了撇嘴,上前一步,拉住采彩的一只手,有些野蛮的将她带入自己怀中,“我为什么要向上面汇报。如果不是你告诉我,难道我能知道这次使团的事情么?什么狗屁军神,在你们皇室眼中,我只不过是一条有用的狗而已。”

    采彩脸色一僵,却任由他抱住自己,美眸中流露出歉然之色,“对不起,冥昱。你也知道,现在我们承受的压力也很大。你的作战方式毕竟太过与众不同了。”

    冥昱淡淡的道:“好了,你们皇室对我什么态度难道我会不知道?如果他们真的看的上我,早就把你嫁给我了。还会等到今天,让你快四十岁还没嫁人?这个问题我们不需要多讨论什么,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有一天我突然离开了翡丽帝国,你千万不要感到奇怪。”

    采彩深吸口气,她突然用力的抱紧冥昱,低声哀求道:“不,我不让你走,为了我,留下好么?”

    冥昱轻叹一声,“不是为了你,我早就已经离开了。我是什么背景,从来都没有向你隐瞒过。因为我信任你。但是,你毕竟出身于皇室,有太多你放不下的东西。你可以替我隐瞒我的出身,可是,当翡丽帝国皇室的利益面对挑战的时候,你却终究不会站在我这一边的。”

    采彩沉默了,她知道冥昱说的是对的,一边是自己心爱的男人,一边是自己的国家和皇族的利益,她真的很难很难取舍。

    “我会听从你的意见,慎重对待天弓帝国这次到访的。还有其他关于周维清的消息么?他背后有浩渺宫上官天月支持这件事,我必须要上报。”

    冥昱笑了,从怀中拉起采彩,“你以为我之前说,在周维清背后的天帝级强者是上官天月么?不,你错了。浩渺宫和中天帝国固然是支持周维清的,但是,周维清背后的天帝却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采彩真的无法相信,当初在自己面前那狡猾多智却一脸憨厚的青年,如今竟然已经变得如此炙手可热了。

    冥昱点了点头,道:“我不是吓唬你。在周维清背后的这个人,就算是整个翡丽帝国都惹不起。无论如何,不要再做出破坏和天弓帝国之间关系的事。否则的话,后果难料。”

    采彩脸上的神色变得精彩起来,“你知道在他背后的是谁么?”

    冥昱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但不能告诉你。你应该明白消息的来源了。”

    采彩微微颔首,“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可是,为什么我却感觉你的心正在离我越来越远呢?”

    冥昱眼神复杂的看着她,叹息道:“或许是因为翡丽帝国真的不适合我吧。”

    ……十五天后。清晨。

    翡丽城东城门一大早就已是中门大开,足有数千名士兵在这边维持秩序,黄土垫道、净水泼街,雄赳赳、气昂昂的费力皇家骑士团在东城门外排列好仪仗队。

    绫罗伞盖之下,翡丽帝国公主,皇家军事学院院长采彩,带领着一众翡丽帝国官员在城门外亲自等候——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