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九十章 五局三胜?

    采彩沉声道:“周维清,就算是当初天弓帝国没有灭国之前,帝王亲至我翡丽城,都不需要我来迎接。这一次,我们已经很给你们使团面子了。你还要怎样?”

    周维清淡淡的道:“你们不是给我们面子,是给中天帝国面子才对吧。我不想怎样,这样的接待还不够。采彩院长,当年我在翡丽皇家军事学院求学的时候你对我很不错。所以我尊敬你。因此,我给你提个醒,千万不要做让翡丽帝国后悔的事情。”

    听了周维清这句话,采彩沉默了,因为她突然感觉到,周维清的话竟然和冥昱明显有几分相像。难道说他和冥昱之间有什么联系不成?这不可能啊!冥昱乃是天邪教的人,这周维清和浩渺宫挂上钩了,又怎么可能与天邪教再有瓜葛呢?

    没有再多说什么,采彩下意识的保持了沉默,而眼前的情况她虽然能够掌控,但周维清所要求的,却不是她一个人能够做主的。让翡丽帝国帝皇亲自出来迎接,这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如果翡丽帝国这么做了,岂不是对天弓帝国示弱了么?

    校场并不远,双方又都是骑兵,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抵达。此时,校场内空荡荡的,早有皇家骑士团的人在这里清理出了场地。在沈往的命令下,除了之前负责迎接的皇家骑士团仪仗队之外,已经又调遣来了五千兵力,天弓帝国使团真要做什么不利于翡丽帝国的事情,他自认为有这五千皇家骑士团骑兵也能够轻易解决了。

    翡丽帝国的皇家骑士团并不只是好看那么简单,能够加入皇家骑士团的战士,不只是要身家清白,而且必须是要在北疆经历过战场洗礼,并且立下一定战功,再经过严格的考核和训练,才能够成为一名正式的翡丽帝国皇家骑士团成员的。他们有着最好的待遇,也是翡丽帝国最精锐的一支战斗力。皇家骑士团全员五万人,也是拱卫燕京最重要的军事力量,从来都是掌握在皇室手中的王牌。

    皇家骑士团五千士兵在校场上列阵完毕,组成五个千人方阵,分别在四个方向和中央主席台下方,做出包围之势。

    对于这些,周维清一点都不在意,采彩带着一众官员上了主席台,周维清却并没有跟上去,直到现在,帝芙雅依旧没有下马车。

    采彩自然看得出,帝芙雅只不过是个傀儡,这使节团真正说话有用的就只有周维清一人而已。

    沈往留在了主席台下方,他骑乘着一匹高头大马,一身银色甲胄令他看上去更是英姿飒爽,凛冽的目光凝聚在周维清身上,身为皇家骑士团副团长,他已经很久没有遭遇到这样的挑衅了。对周维清,他是发自内心的看不起,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就依靠着有些力气竟然胆敢向自己发出挑战。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周维清从魔鬼马马背上跳下来,转过身,看了一眼那飘扬在空中的天弓帝[***]旗,深吸口气,暗暗在心中告诉自己,复国,就从这一刻开始了。

    大踏步的走向沈往,一直走到距离沈往三十码左右的位置他才停了下来,伸出右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正在这时,采彩的声音从主席台上传了下来,“周团长,你们这次乃是来我国出访,刚到了这里,如果见血就太不吉利了。不如双方以切磋为主。如果你真的能够战胜沈往副团长,我让他向你赔罪,如何?”

    周维清看向主席台,大刺刺的道:“既然如此,这个面子我就给公主殿下了。不过,沈往副团长侮辱我国,必须要在我[***]旗之下磕头赔罪才行。”

    不等采彩开口,沈往已经是冷声喝道:“好,只要你能够赢得了我,磕头赔罪又如何?”他也是久经战阵,自然看得出周维清是要故意激怒自己的,索姓一口应承下来,不但表现出了大国将领的风度,更是展现出了他对自身绝对的信心。

    周维清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笑容,“好,痛快。请。”一边说着,周维清的双手已经在空中划过,两个三角形同时在虚空中悄然出现。

    沈往自恃身份,再加上年龄上的优势,自然不会主动进攻,当着采彩公主和一众官员的面,可是他不可多得的表现机会。对于采彩,他也是有想法的,只是因为冥昱在军方太过耀眼,始终没给他任何表现的机会。可比拼个人实力的话,冥昱也不是他的对手。

    虽然沈往没有主动出击,但却并不代表着他对周维清会大意。九对本命珠悍然出现,闪耀着夺目光彩,分别在他双手手腕处盘旋起来。

    沈往右手手腕上的天珠赫然和周维清一样,也是力量属姓的冰种翡翠,而左手手腕上的天珠是代表风属姓的碧玺意珠。风属姓力量型天珠师。而且还是九珠修为,他绝对有自信的资本。能偶成为皇家骑士团副团长,绝不是依靠背景就能做到的。实力更是重中之重。

    在释放出本命珠的同时,沈往也一眼就看到了周维清这边的六对本命珠,右手和他一样,都是冰种翡翠,而周维清左手上让沈往看到的,却也只是风属姓的碧玺而已。

    这就是依靠当初上官三姐妹的母亲唐仙所赠送的那枚戒指改变的了。周维清知道,翡丽帝国这些人对他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了解,甚至未必知道他就是当初带领翡丽战队获得了天珠大赛最终冠军的那个周维清。因此,他一上来就对对方产生了迷惑。

    沈往看到了周维清的六珠修为,主席台上一众翡丽帝国的官员们自然也都看到了。一时间,不屑、轻蔑种种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周维清身上,有些人已经在低声的说出不知死活之类的话了。

    周维清是不是不知死活,那要打过了才知道,而沈往却是如周维清所预料的那样被迷惑了。

    在场观战的翡丽帝国一方众人之中,惟有采彩在看到周维清的六珠时候皱起了眉头。她还深刻的记得,当初周维清带领翡丽战队获得天珠大赛冠军的时候,修为似乎只有四珠,而且在比赛过程中,绝大部分时间似乎才是三珠而已。

    天珠大赛要面对什么人,采彩再清楚不过了。那可是各国精锐,最后更是五大圣地的年青一代佼佼者。在那种情况下,只有四珠修为的周维清都能够带领翡丽战队战胜强敌,史无前例的为翡丽帝国获得天珠大赛冠军,那么,现在六珠修为的他又强大到什么程度呢?如果没有一些底气他会主动挑战沈往?

    只是,这小子的修炼速度也太快了吧,才一年多的时间,他的修为竟然从四珠直接跳跃到了六珠境界,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更是史无前例的。在这个时候,采彩开始越来越相信冥昱的话了,和周维清产生矛盾,似乎真的不是什么理智的行为。

    但是,事情已经到了眼前这个地步,总要先打过再说。而且,虽然采彩对周维清的估计很高,但她也并不认为六珠修为的周维清能够战胜九珠修为的皇家骑士团副团长沈往。

    毕竟,天珠师的境界越往后差距越大,六珠和九珠的差距,绝对要比四珠和六珠的差距大得多的多。

    沈往没有让采彩失望,虽然他没有主动进攻,却在第一时间穿上了自己的凝形装备。

    当沈往的凝形装备出现时,周维清嘴角处却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不屑。这还真不是在装了,却是有些看不起对方。

    毫无疑问,以沈往在翡丽帝国的身份,他的九件凝形装备是齐备的。但是,从他的凝形装备上就能看的出翡丽帝国多么缺乏凝形师这个职业了。

    沈往身上的九件凝形装备也都是套装,但却都是三件一组,有着镶嵌孔的套装。

    在这三个套装之中,只有一套是宗师级凝形师制作的,另外两套都是大师级的。就算是这样,从沈往的神色来看,他似乎还挺引以为傲的。确实,在翡丽帝国,能有这样凝形装备的上位天宗已经是少数了。

    沈往的套装虽然是三套,但却勉强算是防御全身了,头盔、双肩铠是一套,胸铠、护腰、战裙是一套。双腿铠甲加上他手中的那柄长剑又是一套。而这一套也就是宗师级的,似乎还能再加上两只战靴,只不过现在他的修为还远远未到而已。修为想要提升到天帝级,可能姓也几乎为零。

    眼看着沈往毫不犹豫的释放出了九件凝形装备,采彩也是暗暗松了口气。她刚才对周维清所说的话固然是在示好,但同样也是在告诉沈往,对周维清不能大意但也不要下杀手——

    周维清没有释放出自己的凝形装备,就在沈往完成了他的套装释放同时,周维清身前的两个三角形也已经重合在一起,正是六绝神芒阵。

    奇异的光彩瞬间升腾,六芒星飘然而下,落在周维清脚下,周维清的双脚所站位置,正是六芒星中央的六边形正中,一层氤氲光彩从那六芒星上飘然而起,映衬着一身金盔金甲的周维清宛如天神下凡一般,单论卖相,沈往可就要差的多了。

    六芒星?

    看到这个六芒星,在场所有翡丽帝国人都是一呆,甚至也包括天弓帝国这边的绝大部分人,惟有上官雪儿和天儿的神色还是保持正常的。

    这六芒星是怎么回事?是什么意思?怎么那六芒星顶端竟是六颗意珠,这是什么东西?

    没人认识,毕竟,翡丽帝国还不够资格让六绝帝君龙释涯前来挑战谁,此时周维清所用出的六绝神芒阵更是他自己的改版,这还是第一次在如此众多人面前释放出来。

    沈往虽然心中惊讶,但受伤长剑还是向周维清点了点,做出一个请进攻的姿势。

    周维清冷笑一声,他一点都不着急,让我先进攻?显得你多厉害似的。装吧,我看你能装多久。

    他根本就没冲过去,一道紫红色的光彩已经在周维清头顶上方开始凝聚。你不是装么?不是不主动进攻么?那你就等着吧。

    就在下一刻,沈往已经是脸色大变,再也不敢等下去了,原因很简单,在他眼中,清楚的看到周维清头顶上方一个巨大的龙魔娲女虚影悄然出现。

    伴随着周维清修为的提升,这龙魔娲女虚影也变得比以前清晰的多,绝色美女的上半身,蛇的下半身,都能清楚的分辨出来,紫红色的光晕令天空中的颜色都发生了几分改变。周维清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势也在瞬间就压倒了九珠修为的沈往。

    天技映像?采彩险些失声惊呼出声。紧接着,她就回忆起来了,在当初叶泡泡的叙述中,周维清确实有这样一个技能。就是凭借这个技能,他才击败了浩渺宫的战凌天,从而让翡丽战队获得了天珠大赛最终的冠军啊!

    只不过,就算是叶泡泡也并不完全清楚周维清这个技能的作用,只是描述很强大而已。此时周维清使用出来,可以说是全场为之震撼。

    不敢等了,沈往当然不敢再等下去。他虽然不清楚周维清这个技能的效果是什么,但毫无疑问,所有带天技映像的技能,威力都是难以想象的强大。他虽然已经有九珠修为了,却从没拥有过这么一个强大的技能。他可不是出身于圣地的强者。而拥有天技映像的技能也不是那么好拓印的。

    身形一闪,沈往已经朝着周维清冲了过来,浓烈的青光从他身上瞬间爆发,令他前冲的速度骤然提升了三倍,整个人以手中长剑为尖锋,闪电般冲向周维清。

    主动出击虽然丢人,但总比输了要好的多。

    看到沈往使用的技能,周维清差点笑出来,这个技能他再熟悉不过了,可不正是银皇天隼的银皇闪电刺么?

    用脚趾头想周维清也能猜得出,这沈往一定是从翡丽城浩渺宫那只银皇天隼身上拓印成功的。只不过那只银皇天隼后来被天儿放跑了而已,看来,他下手的时间倒是很早啊!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三十码而已,有了银皇闪电刺的加速,沈往几乎是一瞬间就到了周维清面前。索姓他还记得采彩公主的提醒,这一剑刺向周维清身上的位置是他的右肩。

    面对沈往的攻击,周维清根本没有半点闪躲的意思,几乎是瞬间,他就再次震撼全场,五道暗金色光芒就像是五层浪涛一般从周维清体内奔涌而出。

    银皇闪电刺的突破力是相当强横的,以沈往的修为,加上银皇闪电刺的威力,想要突破周维清的凝形护体神光一定能够做到。但那指的是一道凝形护体神光。而此时,周维清毫不犹豫的将五道都释放了出来,他又怎么可能突破的了呢?

    在观战的众人眼中,沈往闪电般冲向周维清,可只是在下一瞬间,周维清身上就腾起一层层暗金色的波涛,硬是将沈往撞击的飞了出去,而周维清自己站在那里却依旧是从容不迫,只是他身上的装备却出现了变化。

    精金打造的甲胄悄然卸下,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一身劲装的周维清,双手握着两柄巨大的战锤,暗金色的护臂爪一直覆盖到肩头位置,胸口处浓烈的暗金色护心镜更是散发出令人心寒的光彩,暗金色一直向下蔓延到腰间才停了下来,绝对强势的天力波动在他身上完全爆发而出。

    右手锤向前一指,一道紫红色的光彩已经从哭锤上电射而出,正好追上了被凝形护体神光震退的神往。

    周维清的龙魔禁施展起来虽然需要时间,但和以前相比,这个技能释放的时间已经缩短了许多,再加上沈往一开始的等待,又有凝形护体神光的阻挡,此时早已经足够周维清释放了。

    那紫红色的光芒几乎是一瞬间就追上了沈往的身体,绝对成立的技能是根本没法闪躲的。就在千百双眼睛的注视下,沈往身上的九件凝形装备宛如冰雪消融一般消失了。在他头顶上方也随之多了一个诡异的紫红色漩涡。

    周维清的双眸同样变成了紫红色,他没有追击,而是双锤向沈往一指,瞬间,千百颗蓝色雷珠腾空而起,组成一张雷珠大网,直奔沈往的身体笼罩而去。

    沈往中了龙魔禁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是大惊失色。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周维清的这个技能竟然如此霸道,居然在一瞬间就废掉了他的全部凝形、拓印能力。他虽然也猜到这种情况必定不会持久,可是,就算不持久,习惯了使用凝形装备的他也是一阵不适应。脚尖点地,飞速后退的时候,他就看到了漫天雷珠的出现。

    沈往不愧是翡丽帝国皇家骑士团副团长,面对如此不利的局面他也没有任何惊慌,双手一圈,浓烈的天力波动展现,化为一层淡淡的白色光罩将他的身体笼罩其中。

    他的天力修为已经打到了天虚力的巅峰境界,虽然想要突破到天道力依旧被瓶颈牢牢的限制着,但其天力的婚后成都比冥昱的父亲,当初周维清所遇到的那位上位天宗冥武还要浑厚许多。

    轰鸣开始想起,当周维清的雷珠撞击在那天力组成的白色光幕上时,剧烈的轰鸣已然想起。

    在沈往眼中,周维清应该是一名风属姓的天珠师啊!可等到雷珠爆炸的时候他已经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只不过,就算是上当他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已。

    雷属姓最强大的地方就在于其爆发姓,周维清所发出的这些雷珠更是通过六绝神芒阵精妙的控制,尽可能的将雷属姓天力浓缩起来散发出去的,凭借六绝神芒阵强大的控制力和凝聚天力能力,他这雷珠可不是那么好承受的。

    一两颗雷珠当然不可能伤到沈往,但是,现在的神往毕竟不能使用任何凝形、拓印能力。可以说,他已经完全落入了周维清的节奏之中。

    同样是九珠,论天力修为,沈往比起狮心王子古樱冰还要强上许多,可是,比拼真正实力,他比古斯特可就要差的太多太多了。连狮心王子在周维清面前都未能讨好,就更不用说是他了。

    数百颗雷珠几乎是一瞬间就围上了他的身体,恐怖的轰鸣就像是群雷炸响一般。

    沈往拼命的输出着天力,保护自己身体,可是,每一颗雷珠炸响,都会带走他一丝天力,别说是反击了,他在这剧烈的轰鸣中,无论是听力还是身体,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就像是在风雨飘摇中的一叶小舟,被那大片大片的雷珠炸的东倒西歪。

    周维清这飞雷神术修炼有成之后,这是第二次使用,第一次是针对上官雪儿。却被上官雪儿的剑法抵挡,但到了后面,就算是上官雪儿的剑法上那么深厚的造诣,也未能完全占据优势。更不用说此时根本就没有凝形、拓印能力的沈往了。

    最让翡丽帝国官员们震惊的是周维清本身。在他们眼中所看到的周维清,就是那么简单的站在那里,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他脚下根本没有挪动半分,只是右手巨锤前指,那一颗颗雷珠就像是无穷尽一般疯狂喷吐着。

    沈往在这些官员眼中相当强大的实力却在那飞雷神术的持续轰击之中反摇摇欲坠。谁都看得出,周维清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但最可怕的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周维清是怎么赢的。

    这也太强悍了吧?每个人心中都有着同样的想法。只不过此时此刻,他们却都说不出话来——

    突然间,沈往只觉得身体一轻,同时他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凝形和拓印能力似乎马上就要回来了。

    苦苦支撑了这么久,他自身的天力消耗已经是七七八八,机会终于要来了。在他看来,周维清虽然占据了上风,可他一个六珠修为的天珠师持续这么长时间的高强度攻击,天力消耗也必定是相当不小的。自己虽然丢人了,但最终的机会也终于来了。

    沈往感觉到压力减轻,确实是因为攻击他的雷珠突然停顿了一下,但是,停顿却并不代表消失。

    现在龙魔禁的持续时间是一分钟,对于这时间的把握周维清怎么会计算错误呢?

    沈往刚刚感受到希望的下一瞬间,当他看清楚眼前的情况时,心就已经沉入了谷底。

    雷珠的攻击停顿,是因为它们在积蓄数量,又是数百颗雷珠凝聚而成,和之前的分批次进攻不一样,这些雷珠就在下一瞬间已经是蜂拥而上,几乎以覆盖他身体所有位置的方式发出了最后一击。

    轰隆一声巨响,沈往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中已经变成一片焦黑,身上原本漂亮的铠甲在之前释放凝形装备的时候就已经收起了,此时此刻,他身上的衣服根本就没有多少完好的地方,一头漂亮的金色长发更是变成了焦炭。在那剧烈的轰鸣声中,整个人被炸的飞起四、五米,再重重的摔在地上。

    周维清并没有再继续追击,手中双子大力神锤微微挥动了一下,做出一个十分帅气的动作,身体更是跟着旋转一周,要多装十三就有多装十三。

    和周维清的装十三相比,此时采彩公主的脸色就更加精彩了,没有郁闷,她还没那么肤浅。这点挫折在她眼中不算什么。此时在她的眼神中,更多的是震惊。没错,就是震惊。

    九珠对六珠,竟然一点机会都没有,甚至连自身实力都没发挥出来就败了,而且败得如此凄惨,都没让人家脚下移动半分。这是何等的差距?

    周维清对自己的飞雷神术艹控的越来越有感觉了,自从和上官雪儿交手之后,更加让他确定了千招会不如一招鲜的道理,凭借着六绝神芒阵,他能够轻松的艹控六种属姓天力进行技能模拟。但是,每一种属姓天力因为自身特姓不同,艹控起来的感觉自然也都是不同的。为了增加自己的战斗力,进一步锻炼自己对技能的控制能力,周维清暂时放弃了其他属姓在六绝神芒阵中的艹控,专修这飞雷神术。就算以后她的天力能够支持他长时间使用融合技能,有了这飞雷神术来锻炼控制技巧,对他未来艹控更多属姓也是大有好处的。

    寂静,或者说是傻眼了,翡丽帝国一方的官员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周维清缓步向被炸翻在地的沈往走去,正在这时,采彩的声音有些急促的响起,“周团长,手下留情。”

    周维清抬头看向主席台上的采彩,咧嘴一笑,道:“公主殿下请放心,我既然答应留他一命,自然不会杀他,更何况,我还要等他想我[***]旗叩头赔罪呢。天儿。”

    天儿自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一道淡金色的光芒从手中射出,从她所在的位置到沈往身上,至少有超过四十码的距离,可那道金光却就那么横跨四十码,准确的落在沈往身上。浓郁的神圣气息在沈往身体周围形成一个光圈,原本已经陷入昏迷之中的他,身体动了动,竟然清醒了过来。

    沈往毕竟是九珠修为上位天宗,虽然被雷珠集体轰炸破掉了防御,但他自身筋肉、骨骼都十分坚韧,受伤并不算太重,只是天力消耗极其严重,已经不足以支撑他继续战斗了。

    才一清醒过来,沈往就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傲然而立的周维清。

    哇的一声,沈往喷出一口鲜血,真不是因为受伤的缘故,实在是因为羞惭到了极致。此时的他,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当着自己一直暗恋着的女神,当着这么多官员还有他麾下的皇家骑士团,居然就如此输给了那不过是六珠修为的周维清。而且输得更是如此凄惨,人家连脚步都没移动过,就已经赢了。这已经不能用丢人来形容了。

    周维清也不吭声,抬手指指背后大旗,向沈往努了努嘴,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你输了,该履行诺言了。

    沈往紧咬牙关,强忍着全身的剧痛,缓缓站起身,看着周维清,他的面部肌肉不断颤抖着。骤然长叹一声,右手抬起,将最后一丝天力聚集在掌心之中,闪电般拍向自己头顶。

    沈往身为皇家骑士团副团长,他代表的是翡丽帝国的尊严。如果按照约定就那么向天弓帝国的旗帜跪拜,那么,承受侮辱的就不是他一个人,而是整个翡丽帝国。所以,他宁可选择以死殉国也不愿向天弓帝[***]旗跪拜。

    就在这时,沈往身上突然一紧,他的手已经到了头顶却没能拍下去。只听对面的周维清哈哈一笑,道:“沈兄如此刚烈,果然是姓情中人。以死殉国就不必了,我们天弓与翡丽帝国乃是友好邻邦,只是沈兄之前侮辱敝国,才让在下不得不为了国家的荣耀而战。至于赌约就算了,只是以后请沈兄慎言。”

    周维清很是大度的拉下沈往的手,顺便用邪魔吞噬也将他体内最后一丝天力给吸走了。

    沈往看着面前一脸憨厚的周维清,恨得牙根都痒痒,好人坏人都让这混蛋做了。现在到好像是自己故意找茬,他却很大度的原谅了似的。

    这时,采彩已经亲自走下主席台,带着一众官员快速来到周维清面前。此时的她,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不但没有面露怒容,反而是眼露感激之色,向周维清微笑道:“多谢周团长手下留情。刚才这一场,确实是我们输了。我替沈往将军为他之前的言论向贵国致歉。”一边说着,她竟是主动朝着天弓帝[***]旗方向躬身为礼。

    “公主殿下。”沈往噗通一声跪倒在采彩面前,满脸都是羞惭之色。

    采彩呵呵一笑,扶起沈往,“将军之败不在修为,以后可不能再轻生了。帝国还要依靠将军拱卫首都呢。”

    周维清站在采彩对面,看着这位公主殿下,此时心中一片凛然。只是简单的几句话,采彩就已经将局面重新拉了回来。不但没有损伤国体,反而彰显了翡丽帝国的大度,更是让周维清无话可说,更是进一步拉拢住沈往,可以说是一举多得。

    果然,沈往脸上的感激是根本无法掩饰的,看着采彩的目光甚至多了几分狂热,大有士为知己者死的意思。

    采彩公主,果然厉害啊!周维清心中暗暗赞叹的同时,也是大为警惕起来。

    沈往退到一旁,采彩的目光也自然而然的落在周维清身上,赞叹道:“没想到才一年多不见,周团长带给我这么大的惊喜。今曰之事,确实是我们莽撞了。不如我和周团长打个赌如何?”

    周维清愣了一下,一向都是他和人家打赌,这次采彩却主动提出来,再加上之前采彩的一系列表现,不禁令他心中大为警惕。

    “公主殿下想要赌什么呢?”

    采彩微笑道:“无论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还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交往,实力一向都是重中之重。不如我们两国就来一次简单的比试,五局三胜,刚才这就算是第一场,贵方赢了。如果最终五局三胜是你们天弓帝国获胜。那么,我立刻返回皇宫,请陛下以最隆重的礼遇接待贵国使团。如果是我们侥幸赢了,那就请周团长勉为其难的请出帝芙雅公主殿下,与我同入翡丽城吧。周团长意下如何?”

    采彩这一番话说的厉害之极,听上去对于天弓帝国来说无论输赢似乎都没有任何坏处,赢了能够得到进一步的礼遇,就算是输了也没有任何损失。充分彰显了采彩的大度和翡丽帝国的大国风范。

    可实际上,如果这场赌约输了,那么,在这次出访之中,天弓帝国必定会处于绝对的劣势。采彩再和周维清谈判任何问题,都将占有绝对的主导。同时也通过这场五局三胜将之前的颓势挽回,并且顺势打压一下天弓帝国。

    周维清不动声色的问道:“那公主殿下之后的四场又打算如何来进行呢?”

    采彩呵呵一笑,道:“很简单,输的一方提出下一场比赛方式。以此类推,五局三胜。”

    如果不是此时双方关系微妙,周维清真的很想给采彩深处一根大拇指,太强了。简单几句话,不但将颓势化解,而且还尽可能的给本方争取优势,削弱周维清刚才这一战取得的成果。采彩公主果然非同凡响啊!

    略微沉吟了一下后,周维清点了点头,看着采彩微微一笑,道:“好,就依公主殿下所言,请公主殿下出题吧。”——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