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九十一章 翡丽军神

    在权衡之后,周维清还是答应了下来,因为他对自己和他的无双营有着绝对的信心。信心源自于实力,周维清相信,五局三胜的情况下,在自己已经赢了一场的优势中,是绝对不可能输掉的。而且,就算是输了又能如何?谈判的时候真的会处于劣势么?那就要看谈判的人是谁了。千万不要忘记,我们的周小胖同学是什么出身,他会在意这赌约的输赢吗?

    采彩看着周维清,正像周维清对她极为钦佩一样,她对周维清现在也同样是刮目相看。从采彩出面力挽狂澜开始,周维清就一直站在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只是默默的看着她做这一切,就像是个旁观者。仿佛根本不在意这些似的。

    采彩在说话的过程中,她的目光始终都落在周维清的眼睛上,可她很快就失望了,因为她从周维清的眼神之中竟然看不到任何东西。没错,就是什么都没有。只是带着温和的笑意,就像是老友重逢一般,对于之前那场胜利,更是没有半点骄傲的意思,仿佛他以六珠修为击败一名九珠级别的强者只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似的。

    采彩现在对冥昱的判断已经越来越认可了,这个周维清绝非易于之辈。他真的只有二十岁么?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考虑太多的时候,在略微思考之后,采彩面露歉然之色,道:“为了国家的荣誉,说不得只有让周团长委屈一些了。有请火风院长。”一边说着,采彩让出半个身位,向身后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一名身材瘦高的老者缓缓走了出来,来到采彩身边,微微躬身,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愿意为公主殿下效劳。”

    采彩呵呵一笑,道:“不敢当,我们都是为了帝国效劳而已。不得不请院长出面,还请您见谅。”

    看到这个人,周维清顿时心中一惊,他知道,采彩这是要出狠招了。眼前这名老者身上的天力波动并不如何强烈,但是,他才只是出现那一瞬间,周维清立刻就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那已经不是他一个人能够承受的威胁。这只能证明一件事,眼前这位名叫火风的老者,是一位天王级强者。

    周维清也没想到在采彩的迎接团中,竟然还有这么一位存在,一时间,眼中顿时流露出几分警惕,但他却依旧没有半分退却的意思。

    采彩再次歉然的向周维清点了点头,道:“周团长,这第二场我们这边就派火风院长出面吧。火院长你应该也听说过,他掌管着翡丽帝国天珠学院。”

    听了采彩这句介绍,周维清顿时恍然大悟,原来眼前的这位老者竟然就是翡丽帝国天珠学院的院长啊!也就是小炎和林天熬的老师,难怪他的气势会如此强大。一时间,周维清顿时皱起了眉头,转身向林天熬看去。

    林天熬和小炎的脸色都显得有些古怪,两人对视一眼后,还是主动走了出来,在周维清背后向火风躬身行礼。

    小炎恭敬的道:“老师。”

    林天熬也叫了一声院长。他们这一行礼,顿时让周维清这边变得弱势了许多。翡丽帝国因为之前那一战而落下的气势也被重新找了回来。

    采彩一定是故意的,这是周维清心中的第一个想法。而事实也正是如此,采彩怎么会不知道林天熬和小炎的来历呢?对于周维清和翡丽战队上次在天珠大赛的表现,她曾经做过仔细的研究,其中对林天熬和小炎都有专门调查。此时派出火风,正是要狠狠的打击天弓帝国一方的士气。

    火风脸色淡漠的扫了两人一眼,淡淡的道:“不敢当。你们既然已经加入天弓帝国一方,就不再是我翡丽帝国人了。这一声老师,我可承受不起。”

    林天熬还好一些,他毕竟不是火风的亲传弟子,而小炎听了这句话,却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低着头什么都说不出来。

    周维清眼底闪过一丝冷忙,但他也没有去责怪小炎和林天熬,一曰为师终生为父,换了是他也同样会如此。

    微微一叹,周维清道:“这一场,我们认输了。”

    听了周维清这句话,采彩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微笑,俏脸上露出本应如此的神色,向周维清点了点头,道:“那接下来的第三场,就请周团长提出比试方法吧。”

    周维清冷冷的扫了采彩一眼,他虽然很想说采彩卑鄙,但终究还是说不出来,这是人家的手段。只要能赢,手段卑鄙一些又有什么?在两国交锋的情况下,什么都没有获胜更加重要。

    几乎是没有做任何思考,周维清淡然一笑,道:“这第三场,我想向贵国讨教一下军队之间的作战。公主殿下也看到了,我们使团这次来了七百战士。不如就请贵国也派出七百战士,我们彼此交锋一下。当然,点到即止。双方使用的武器可以都绑上棉布。看谁能将对手击倒的更多,就为胜利,你看如何?”

    采彩同样没有犹豫,立刻颔首道:“好。那就在这校场之上进行吧。只是,这棉布需要准备一下,周团长和您的战士们可以暂时先休息一下。我们准备好后,就开始这第三场比试。”

    双方暂时分开,当采彩转身走向主席台的时候,立刻向身边的亲卫沉声喝道:“快,去请冥昱将军过来。让他带上他的亲卫队。”

    “是。”

    周维清回归本方,林天熬和小炎此时都低着头,脸上都带着几分惭愧之色。他们知道,周维清完全是因为他们的缘故才放弃刚才那一场的。

    小炎还好一些,在他看来,周维清虽然修为不弱,但天王级和九珠的上位天宗却有着巨大的差距。周维清总不可能战胜天王级强者吧?

    可林天熬却知道,刚才这第二场,本方并不是没有任何机会的。翡丽帝国派出一名天王级强者,天弓帝国这边决不可能只上一人,那就根本不是公平的比拼了。而周维清如果和天儿、上官雪儿联手对抗火风院长,这鹿死谁手还真的很难预料。

    周维清将几人叫道身前,同时将乌鸦和马群以及第一大队大队长都一起叫道自己面前,沉声道:“接下来这一场,我们只能胜不能败。尽量不要杀死对手。只要胜利就可以了。这场我来亲自指挥。”

    众人纷纷颔首,尤其是林天熬和小炎,两人眼中都流露着坚决的神色,刚才因为他们而输了一场,这一次,他们一定要将刚才的失败找回来。

    周维清在简单的鼓舞了一下士气之后,就陷入了思索之中。对于这第三场,他可以说有着绝对的把握。别说是翡丽帝国了,就算是中天帝国想要找出一支能够战胜她手下这七百战士的军队都无比困难。对于这第三场他是势在必得。

    关键还是在后面两场的比拼。如果这一场他们赢了,那么,第四场的题目将由对方提出。如果输了的话,第五场又轮到自己这一方。第五场应该提出怎样的题目才能确保胜利呢?

    想到这里,周维清下意识的回身朝着本方阵营看去,突然间,他嘴角处流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

    采彩回到主席台上,一边吩咐人去准备大量的棉布,一边暗暗思考,毫无疑问,接下来的第三场将是今曰五局三胜最重要的一场。毕竟第一场输了,令周维清占据了一定的优势。但只要拿下这第三场,那么,优劣之势将瞬间逆转。

    他选择了群战,显然对那七百名士兵很有把握。可就算他们是从中天帝国抽调而来的精锐又如何?冥昱的亲卫队每一个都是从死人堆中爬出来的,再加上翡丽军神冥昱的亲自指挥,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以周维清这战场上的初哥能够赢得了。

    周维清在军团作战的战略战术上并不怎么擅长,毕竟他在翡丽皇家军事学院进修的时候,几乎都是打酱油的……不过,正像冥昱第一次见到周维清时对他的评价那样,虽然在具体的战略战术上周维清并不优秀,但是,他却有一个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地方,那就是敏锐的判断力和天马行空般大胆的想象力。

    正是因为他自身所具有的这些素质,所以他才能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建立起像无双营这样的存在。

    一道道具体的命令下达下去,周维清的脸色很从容,要是在这种七百人对七百人的战斗中无双营都能输了的话,那么,他也就不用谈什么复国了。战略战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作用又能有多大呢?不会战略战术又如何?只要能将自身优势发挥出来就足够了。

    足足等了小半个时辰的工夫,大量的棉布才被运送了过来,同时一支人马也从侧面悄悄进入了校场,在皇家骑士团的掩护下在后方排列——

    周维清的感知何等敏锐,这支军队才一进入校场就被他发现了,而且,他还清楚的感觉到这支军队身上所具有的浓重血腥味儿。

    没错,就是血腥味儿。每支军队都有属于自己的气质,而这份气质就和他们的第一任主官的姓格有着密切关系。

    譬如周维清的无双营,就充满了痞子气息,绝对的唯利是图,在利益的驱使下,在周维清的煽动下,面对任何敌人,他们都敢嗷嗷叫的往上冲。这就是受到了周维清的影响。尽管周维清很少练兵,但是,身为当初无双营,现在无双师团的主官,他的一言一行都充分影响着整支军队。

    而眼前这刚刚到来的一支军队也是如此,虽然他们的人数不多,只有一千人。但是,他们身上的那份肃杀和血腥气息却足以令人胆寒。毫无疑问,这是一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军队。而他们的主官也毕竟是杀伐果决之辈。

    在作出了这样的判断后,周维清嘴角处不禁流露出一丝冷笑。心中暗想,这是采彩院长准备用气势压倒我啊!可是,她真的能够做到么?

    你们有血腥的气势,我却有利益的诱惑。就在刚刚,周维清宣布了这场胜利的奖励,每人一个金币。数量不多,七百人才七百个金币而已。但在无双战士们眼中,七百对七百,这一个金币简直就是捡来的一般。周维清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不准使用弓箭和凝形双翼。

    具体的战术周维清早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只是等待对方的到来了。

    棉布很快被运送过来,在周维清的指挥下,无双战士们开始在自己的武器上缠扰棉布。而另一边的主席台上已经多了一个人,正是冥昱。

    今天的冥昱身穿暗红色甲胄,甲胄身上多处带有尖刺,远处看时就像是一只刺猬,可离得近了,他这身甲胄上所散发出的浓重血腥味儿足以令任何人为之胆寒。当他走上主席台的时候,绝大多数官员都自行散开,离得他远一些。

    除了军神这个绰号之外,在翡丽帝国高层,冥昱还有另外一个绰号,那就是:杀神。

    冥昱走上主席台的时候就是皱着眉的,当他看到采彩公主,脸上神色并不怎么愉悦。摘下头盔,快步走到采彩面前,微微躬身行礼道:“冥昱见过公主殿下。”

    “将军不用多礼。”采彩赶忙扶起他。同时挥了挥手,屏退左右。

    “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不要招惹周维清。怎么还是起了冲突?”冥昱毫不客气的质问道。

    采彩苦笑道:“不是我要去招惹他,是他故意找事,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当下,他将周维清带着天弓帝国使团来到这里之后发生的一切简单向冥昱说了一遍。

    听了采彩的话,冥昱的眉头不禁紧蹙起来,采彩道:“这小子显然就是来示威的,他是要在出访谈判之初就占据一个有利地位,好让我们在谈判过程中有所让步。这你应该看得出来。只是,他的要求也太过分了,虽然得到了中天帝国的支持,可天弓帝国就算是全盛时期也不敢让我国帝王亲自迎接。不得以,我只得接下了他的挑衅。才有了这场赌约,目前的情况来看,双方持平。但接下来的一场却是至关重要的,谁能获得胜利,就能拥有主动权。冥昱,拜托你了。”

    冥昱眼中闪过一道寒光,看着采彩有些哀求似的目光,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尽力而为吧。你都已经把我叫来,我还能不出战么?我已经让我的亲卫捆绑棉布了。”

    采彩听他这么一说却是面露吃惊之色,“对上周维清,难道你还没有把握么?他在我们翡丽皇家军事学院就没正经学过几天。在指挥方面必定不会太强啊!”

    冥昱深深的看了一眼,道:“空口白话说什么都没用,该说的,在他来之前我都已经告诉过你了。你看着吧,他会用事实来向你证明一切。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因为我也想会会他,看看这小子现在强到了什么程度。还有一点我必须要提醒你一下。中天帝国是什么存在?浩渺宫又是什么存在?你仔细想想,如果不是周维清有着令他们绝对欣赏的地方,他们为什么要帮助他?甚至为了扶植天弓帝国不惜向翡丽帝国提出条件。这都是为什么?周维清这小子虽然年轻,但却比你想象中要复杂的多。”

    说完这句话,冥昱撩起自己身后黑色的披风转身下台而去。

    站在那里,采彩眼中流露着强烈的惊讶之色,她本来就是聪明人,得到冥昱的提醒,更是在瞬间想通了许多东西。只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使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只能先将这场赌约继续下去了。原本她心中绝对的信心已经有些动摇起来。

    皇家骑士团向两旁分开,一支全部身穿黑色甲胄的战士缓缓步入场中。

    当他们出现的那一刻,原本绝大多数都处于懒散状态的无双战士们顿时精神了起来。无双师团这些家伙,那都是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了多年的老油条。对手一出现,他们就能判断出对方的强弱。浓郁的血腥气息和强烈的杀气几乎是扑面而来,让他们原本以为极其轻松就能解决的战斗似乎变得有趣了一些。是的,也仅只是有趣而已。

    身穿暗红色甲胄的冥昱一马当先,令周维清惊讶的是,冥昱跨下战马竟然和他的一模一样,居然也是一只独角魔鬼马,而在冥昱背后被他带入战场中的七百骑,跨下居然也都是魔鬼马。这是当初周维清想要建立的一支骑兵啊!没想到却在冥昱手中看到了。

    冥昱没有带头盔,因此,周维清一眼就认出了这位翡丽军神,看到他的出现,周维清心中也是不禁暗暗凛然。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冥昱能够带领翡丽帝[***]队在北方抵御万兽帝国大军,他绝对是军事方面的天才。

    周维清亲自经历过万兽帝[***]队的强大,以普通人类军队面对那样的强军,想要获得胜利谈何容易。但根据他所得到的消息,这几年以来,翡丽帝国在北疆方面的损失甚至要比中天帝国还小,这证明了什么?证明了翡丽帝国在与万兽帝国的战争中并未落在下风。

    因此,周维清对冥昱绝不会有半分大意,更何况他带来的还是一支魔鬼马骑兵。

    脚下一磕马腹,周维清已经策马而上,一直到距离冥昱还有三十码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距离冥昱所带领的这支军队越近,周维清越能感受到那份凛冽的杀气,冥昱身后的每一名战士都有着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他们的眼神。他们每一个的眼神都是冰冷而淡漠的,仿佛没有任何生机似的。这是完全漠视了生死的眼神啊!不只是漠视敌人的,同时也是漠视自己的。他们手中的武器都是长矛,身上的黑色甲胄介于轻铠和重装铠甲之间,尽管那长矛上已经绑上了棉布,可是,那锋锐的气息还是若隐若现。

    面对这样一支军队,如果是意志不坚定的对手,恐怕还未交手就要先崩溃了。更何况,有着这样气质的军队,自身战斗力会达到怎样的恐怖呢?

    “冥昱将军,好久不见啊!”周维清向冥昱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只是他的眼神可不是那么友好,反而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在冥昱身上上下巡游了一番。

    冥昱微微一笑,道:“不过是几年时间而已,你却变得让我都快不认识了。看来,我的眼光还是很准确的。我已经有些后悔了,为什么当年没有直接把你从翡丽皇家军事学院带走。如果我那样做了的话,或许现在的你已经是我的左膀右臂了。”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话不能这么说。为什么我是你的左膀右臂,而你就不能成为我的左膀右臂呢?更何况,当时就算是你让我和你一起走,我也绝不会同意的。你的军队里又没有美女,我去干什么?”

    听着周维清有些猥琐的话,冥昱的目光不禁飘向远处的上官雪儿和天儿,赞叹道:“在这方面我不如你。果然是好手段,这么漂亮的美女你都能获得芳心,佩服佩服,有机会的话,一定要传授我两招。我都快四十岁了,却还没有个老婆。”

    周维清哈哈一笑,道:“这个好说。要是冥昱将军肯加入我们天弓帝国的话,天弓帝国美女任君选择。”

    冥昱似乎根本没有听出周维清话语中的挑衅意味儿,依旧是面带微笑,“周团长,不知道你的天弓帝国何在啊!”

    周维清笑道:“会有的,马上天弓帝国就会光复。”——

    冥昱目光灼灼的看着他,“做中天的傀儡?”

    “不、当然不。天弓帝国只能属于我们天弓人民,永远也不会做任何人的傀儡。”

    冥昱的目光转向周维清身后远处的无双战士们,如果说他的军队散发出的是血腥杀气,那么,无双战士们身上散发出的就是充满信心的彪悍。唯有一支常胜之军,才会有这样的气势。其气势并不凌厉,却充满了必胜的恢弘。

    “这支军队是属于你的,还是属于中天的?”冥昱脸上的微笑收敛了几分,反而变得正色起来,而且,当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是用天力压缩传音而问。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以你这翡丽帝[***]神灵通的消息,不知道是否已经听说了今年中天帝国西北大营处发生的奇异事情呢?”、冥昱点了点头,道:“虽然中天帝国方面尽可能的封锁消息,但我们却从万兽帝国的俘虏口中得到了一些消息。无双营,对吧。一支为数只有几千人的军队,却帮助西北大营击溃了以往数倍的敌人。并且让万兽帝国损失惨重,甚至已经惊动了雪神山。”

    周维清的笑容扩大了几分,向冥昱说了一句话之后,转身就返回本队去了。第二场比试即将开始。

    冥昱听了周维清那句话,在原地足足愣了数分钟之久,这才回过神来,再看对面的无双战士,目光中就多了许多东西。

    周维清对他说的话很简单:无双营是我建立的,也是我的。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已经向冥昱透露出了许多消息,而周维清之所以肯说出来,自然不会是因为他是翡丽军神,而是因为他出身于天邪教。

    复国即将开始,周维清要做的,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自从他和小巫女发生了那种关系之后,他就很清楚,自己和天邪教之间的关系是无论如何也解不开的了。而且,他对天邪教一直就没什么恶感,甚至还有所好感。毕竟,天邪教对他有过不少帮助,包括让他阅读邪典等等。

    目前周维清所拥有的,也就是他的无双师团而已。中天帝国没有阻止他将无双师团带走已经是给了很大的面子,不可能真的近一步支持他。那样的话,无疑就是和百达帝国翻脸了。虽然上官天阳三兄弟对周维清都很看重,但也还没到能够和一个大帝国相比的地位。

    因此,周维清想要复国,尤其是想要从百达帝国支持着的克雷西帝国手中夺回天弓帝国的土地,他要面临的艰难还有很多很多。因此,他必须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今天,他之所以如此对付翡丽帝国,一个是为了建立天弓帝国的威信,同时,也不无针对翡丽帝国身为盟友却并未为了天弓帝国尽力而产生的些许报复心理,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中天帝国支持的基础上。

    对于冥昱,周维清还是很有几分好感的,并不是因为他当初对自己的认可,而是因为两个人在战场上有些相像的姓格。冥昱既然是天邪教的人,谁能保证未来他就不会帮助天弓帝国呢?因此,周维清并未避讳,而是直接将自己所拥有无双营告诉了他。

    冥昱深吸口气,看着已经退回本方的周维清,嘴角处荡漾起一丝淡淡的微笑。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心中在想些什么。

    短暂的凝视之后,冥昱大喝一声,“准备战斗。”

    整齐的甲胄铿锵声中,七百魔鬼马骑兵用几乎同样的速度举起了手中长矛,裹着棉布的长毛平举,滔天杀气瞬间升腾。就像一柄沾满了鲜血的利剑,随时准备再次刺穿敌人的胸膛。

    主席台上观礼的一众官员们都是暗暗吃惊,他们绝大多数人也只是听说过翡丽军神的威名,真正见识到冥昱出现在战场上这还是第一次。眼看着魔鬼马骑兵那恐怖的气势,一时间顿时信心暴涨。

    沈往站在采彩身边,眼中满是复杂的光芒,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所指挥的翡丽皇家骑士团乃是最为精锐的军队,今天一看到冥昱和他的亲卫营才明白,原来自己和冥昱之间的差距竟然是如此之大。

    论修为,冥昱显然是不如他的,但是论带兵,就算是十个他恐怕也比不上冥昱一个啊!难怪采彩公主殿下喜欢的是冥昱,是啊!谁不喜欢英雄呢?

    冥昱此时已经抽出了自己腰间长剑,左脚脚后跟在马腹上轻磕,他的独角魔鬼马昂然向前踏出三步,而他身后的七百魔鬼马骑兵也同样是向前三步。动作竟然是那么的整齐划一。

    轰轰轰三声马蹄踏地的轰鸣,令所有人的心脏似乎都随之凝固了瞬间。

    这三步是很有讲究的,第一,冥昱是在告诉周维清,我们就要发起进攻了,同时,这三步踏出,也瞬间令冥昱的亲卫营气势提升到了巅峰。凌厉的杀气直扑对面。

    面对冥昱,周维清是绝不敢有半分大意的,沉声大喝,“列阵。”在他身后的无双战士瞬间按照之前他所吩咐的阵型展开。

    无双师团第一大队绝对是最为精锐的一个大队,每一名无双战士,都拥有着相当不俗的实力,他们在训练中付出的也最多。虽然在整齐姓上不如对手,但在列阵的速度上却是丝毫不慢。几乎只是转瞬之间,一个在翡丽帝国官员们看来有些好笑的一字长蛇阵就已经呈现在校场之上。

    所谓一字长蛇阵,就是全部七百人横向一字排开。化为一个一字面对对方。

    这样的阵型最大的好处就是覆盖的范围够大,但它的缺点也太明显了。那就是单薄。只有一层士兵组成的阵型,何等之单薄啊?只需要一个突破,冲破这一层阻隔,就能够将这一字长蛇阵冲开,令其首尾不能兼顾。就算是战场上的菜鸟,也绝不会摆出这样的阵型来。

    也就在无双战士们这边摆出阵型的同时,冥昱那边已经开始发起了冲锋。

    和无双营这边比起来,冥昱的亲卫营就明显展现出了完全不同的一面,他们的训练不知道要强过无双营多少倍。在发起冲锋的时候还是方阵,但只是前进了不到一百码,阵型竟然就已经变成了三角阵,整个过程中没有半分的停滞和混乱。

    在冲锋中变阵,这需要多少训练才能达到?需要多么精锐的战士才能做到?冥昱用自己的行动给在场所有人都上了一课,告诉了他们,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精锐之师。

    以冥昱带兵的经验,在周维清这边摆出一字长蛇阵的瞬间,他就看穿了周维清的目的。很简单,显然周维清是对他的战士有着绝对的信心才会摆出这样战阵的,目的一个是要反包围,另一个就是让他这些战士的个体战斗力完全发挥出来。

    周维清的信心明显源自于他中央的两百名超级重骑兵。对于这一点冥昱深信不疑。而且冥昱也看得出那些战士实力的强横。但这又如何呢?这是战场,是七百人对七百人的战斗,而不是一对一的战斗。冥昱一点都不觉得对方那二百人就足以影响整个战局,他也同样对自己的亲卫营有着绝对的信心。

    你不是要用一字长蛇阵发挥出手下的个人战斗力么?那我就给你来个以点破面。

    诡异的光芒从冥昱眼底一闪而过。虽然他对周维清很欣赏,但正是因为如此,在与周维清的博弈中他才更要用出自己的全力,以检验周维清的能力究竟达到了怎样的程度。强者永远只会尊重强者。

    双方战阵迅速接近,一字长蛇阵果然如同冥昱料想中那样开始出现了变化,在周维清的指挥下,一字长蛇阵的两翼加速前冲,从两侧包抄而上,中央阵线则是纹丝不动。一切都和冥昱猜测的一模一样,周维清就是要利用这一字长蛇阵的优势对他的亲卫营发起包围。

    主席台上,采彩不自觉的已经握紧了双拳,平时始终优雅淡然的美眸此时也不禁激动起来,她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观看冥昱在战场上的表现了,但却依旧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冥昱所指挥的战斗就是那么容易感染人。她似乎已经看到冥昱带领亲卫营击溃了周维清和他的无双战士,获得了这场比试的胜利,周维清灰溜溜的站在自己面前的样子。

    双方的碰撞一触即发。

    就在冥昱的三角穿刺阵型距离周维清这边中央阵线不足五十码的时候。异变突生。

    冥昱跨下的独角魔鬼马突然一停,长剑右指,转瞬间,他的身形就已经被背后的三角战阵所覆盖。冥昱消失了。而三角战阵在那么迅疾的冲锋下,竟然就那么右转,带起一个短小却绝对精妙的弧线,直奔周维清战阵的左翼冲去。

    这三角战阵给人的感觉,并不像是一支军队,反而更像是一个个体,其指挥、变阵、艹控,简直是如臂使指一般,这就是翡丽军神的兵——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