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九十三章 比制作凝形卷轴

    抽搐,冥显的身卝体和心都在抽掠。

    ……不信,我不信。“冥显狠狠盯视着周维清的眼睛,似乎想要从中看出些什么。

    可惜,他什么也看不到,包括眼屎在内。

    此时,采彩公主已经脸色极其难看的带着一众官卝员再次走了下来。

    原本她是想这场赢了之后……,请“周维清上台的。可现在看来,她却必须要亲自下来了。

    冥显回头看了一眼正在走进的采彩,猛的深吸口气,低声向周维请道:“回头我去找你。“说完这句话,他才主动走到采彩面前,说了两句什么后,就一脸羞惭的转身去整顿自已的亲卫营了。他这亲卫营想要重新恢复战斗力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士气上的打击,常胜军一旦白了,打击可是相当严重的,冥显要回去好好安慰安慰他们才行了。

    采彩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恃绪后才重新向周维清走去,在她的美屏中,除了震撼之外,还带有几分惊惧。她知道,虽然这里有数干名皇家骑士团的战士,可如果周维诸真的要对他们这些人不利的话,他们一点机会都没有。

    作为一个旁观者,而且是在主卝席台上观战的旁观者,采彩看到的东西甚至要比冥显这个指挥者更多。如果让她用一句话来评论刚才这场战斗,那么,简单的几个宇就能概括了:太可卝怕了。

    是的,刚才这场战斗给她的感觉就是可卝怕。

    采彩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恐卝怖的军卝队,虽然她没有真正上过战场去见识万兽帝卝国雄师,但她也可以肯定,哪怕是在万兽帝卝国,恐怕也没有多少这样恐卝怖的战士吧。

    七百人,仅仅七百人,在爆发那一创所带来的窒卝息感却像是百万雄师一般。他们的战斗力实在是太恐卝怖了。

    金体御珠师,这是采彩心中完全肯定的,七百人中,除了那二百重骑兵看不请以外,其他的五百骑兵全都是御珠师。而那二百看不请的重骑兵在战场上所能发挥出的威力甚至比御珠师还要恐卝怖。碾压式胜利的对手可是莆丽帝卝国最具战斗力的一支军卝队啊!可是,面对绝对的力量,却没有丝毫机会。就像之前周维清对沈往那一战。

    这样的七百人,如果出现在战场上,那带来的结果必定是所向披靡。中天帝卝国怎么会舍得将这样一支军卝队交给周维诸呢?难道这是浩渺宫的根本力量不成?

    此时采彩的心已经有些乱卝了,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周维请会底气那么足,会那样堂而皇之的向她挑衅了。如果这七百人真的是属于天弓帝卝国的力量,那么,他确实有这样的资格。

    虽然这七百人还远不足以帮助天弓帝卝国复国,但有了这七百人,至少是让天弓帝卝国拥有了一把复国的钥匙。别说是克雷西帝卝国了,就算是百达帝卝国,在同等数量的倩况下也决不可能挡住这样一支军卝队啊!

    周维清面带微笑的迎上了采彩,“公主殿下,这第三场应该是我们赢了吧。”

    哦?嗯。“采彩回过神来,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周维诸,“这支军卝队会一直陪伴你们复国么?”

    周维诸失笑道:“这本来就是我的军卝队,公主殿下一定是忘记了我的自我介绍。在下无双师团师团长周维清。兄弟们,告诉殿下,我们的口号是什么?”

    震耳欲聋的呐喊声在下一瞬间响起“(举一一世无双一。”

    如果是在刚才这一战之前,这样的口号只会让眼前这些翡丽帝卝国官卝员噗之以鼻,但在这一列这四个字却带给了他们更加深列的震撼。

    举世无双,多么高傲的口号,可他们确实有着这个实力,至少在采彩的记忆中从未有一支军卝队的战斗力能够达到如此恐卝怖的程度。

    突然间,采彩全卝身颤卝抖了一下,无双师团?难道说,这样的战士他竟然有一个师团那么多?还…………,如果真的是这样……

    看着周维诸似笑非笑的眼神,采彩尽量的让自已呼吸平稳一些,重新流露卝出她那优雅高贵的微笑,虽然看上去有几分勉强,但终究是没有太过卝失态。

    “要是周团长真的有一个师团这样的战士,复国可期了。”

    周维清毫不谦虚的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既然这第三场是我们赢了,那接下来的第四场就请公主殿下出题吧。”

    采彩心念电转,原本她已经想好了,如果第三场冥显赢了,她就可以重新让之前那位天王级强者出战,毕竟,之前双方也没说过不可以重复进行比试。那样的话,最终自已一方就能够以三比一获得胜利。可眼前的情形显然不允许她这么做如果她这么做了,就算赢了,那么,在接下来的第五场,周维清也婴求重新进行七百对七百的军团作战。谁能挡得住眼前这无双师团?

    轻卝咬贝齿,采彩想了想,道:“周团长,之前我们的赌约有些限卝制条款我忘记说了。我们已经进行过的比试就不要再重复了吧。”

    周维清此时已经是智珠在握,赢了第三场,他就有了绝对的优势,能够决定第五场比什么,那是稳赢无疑,所以他也不介意采彩耍什么小伎卝俩,当下很是大度的点了点头,答应下来。他当然知道,这是采彩怕了他的无双师团。

    采彩略微松了口气,嫣然一笑,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周团长应该还是一名凝形师。既然如此,我们这第四场就比制卝作凝形卷轴好了。只需要一张,哪一方制卝作的岚形卷轴更高级,就为胜利,你看如何?”

    周维诸愣了一下,嘴角处略微有所牵动,神色看上去更是带着几分古怪……,公主殿下,莫不是莆丽帝卝国现在已经招揽了一位神师么?”

    采彩俏卝脸一红,他以为周维诸是在讽卝刺她以倾国之力压卝制他们这一个小使团。心中暗想:你把本公主逼到了这份上,我有什么办法?

    ……神师哪是那么容易招揽的,全大卝陆的神师都是屈指可数。我们莆丽还没这本事。不过宫廷御用凝形师还是有几位的。韩皋大师,这一场就麻烦您了。”

    随着采彩的话语,从她身后众人中走出一名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当此人刚一走出来的时候,周维诸就是心头微震。

    这个人的目光很平和,却是根本就没看周维滑,眼露思索,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哪怕是对采彩公主,也只是微微点了下头而已。

    对于他的相貌周维诸都没怎么关注,从这个人的眼神中,他立列就看出,这是一个执卝着的疯卝子……

    类似的眼神周维诸曾经见过,凡是有这种眼神的人,那么,他必定在某一方面有着极为执卝着的信卝念,并且为之努力终生。

    身外之事全都不是他所注重的。用执卝着的疯卝子来形容再恰当不过。这是一位凝形师,毫无疑问,他的执卝着也就在此处。那么,他在凝形卷轴制卝作方面的能力绝不会差。

    周维诸虽然自已也是凝形师,但这些年以来他更多的心思都放在了修卝炼上,就算是云离在凝形师方面的能力都远远超过了他,要是他出手也眼前这个人比凝形,那绝不是什么美妙的事倩。必输无疑。

    采彩看向周维请,道:“周团长,您是亲自赐教呢?还是贵团中哪位赐教?”

    周维滑笑了,他在听采彩提出这第四场比试方式的时候之所以脸色古怪,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就是他给采彩准备的第五场题目。从这方面来看,他们到可以说得上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了。

    ……诸公主殿下稍等。“一边说着,周维潜转身走卝向了那辆坐有帝芙雅公主的马车。

    走到马车前,他十分恭卝敬的弯腰行礼,“师叔,要麻烦您老人家了。”

    周维诸是用传音方式的,以至于采彩这边是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但看他那样子采彩也很奇怪,难道说,周维滑要请帝笑雅公主出阵,还是在请示什么?

    马车内,龙释涯没好气的声音传出,“你这小兔怠子,这点小事还要麻烦你师叔。”

    断天浪悠然的声音随之响起,“行了,龙胖子,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么。我要是不肯出去,你是不是要在下一场出战啊?不过,维清,你可是我们这一脉传承恨地无环套装的弟卝子,师叔的恨天无把套装设计图将来也是要传给你的。在凝形方面,你可要加把劲了哦。”

    没猎,在这宽阔的马车上坐的不只是帝芙雅,龙释涯和断天浪也在上卝面。周维滑就带几百人前来脊丽帝卝国,龙释涯是很不放心的,他也没什么事,索性就跟着来了,还把断天浪也拉来了。他嘴上虽说不管周维诸复国的事,但有他老人家在,周维滑就相当于身边多了一尊保护神。这也是为什么周维清那么嚣卝张,这小子有底气啊!

    马车帘掀起,断天浪一闪身就从上面走了下来。

    断天浪一身简单的布衣,除了干净以外,着实是挑不出其他什么优点了。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年人而已。他也没有显露出自己的实力,只是信步向前走去。周维清赶忙恭敬的在前面带路。对于这位师叔,他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采彩看着这一幕红唇微张,甚至比之前看到无双战士们强悍的实力还要震惊。身为一名最纯粹的贵族,她对贵族礼仪是十分看重的。周维清竟然从帝芙雅公主的马车上请下来一名中年男子,这叫怎么回事?

    要知道,名义上帝芙雅是周维清的未婚妻,而且两人并未结婚。这马车上坐个外人,绝对是于理不合。按照贵族礼仪,就算是帝芙雅的父亲,天弓帝国皇帝也不能这样与女儿同乘马车啊!

    断天浪在周维清的引领下很快就来到了采彩面前。对于周维清带来的这个中年人,采彩是完全陌生的。她可不觉得这一场自己会输。从气势上看,眼前这个中年人也没什么强大的地方,看年纪还不如自己身边的韩枭大师,难道说他在凝形卷轴制作方面还能赢不成?要知道,韩枭大师可是天才,年仅四十五岁就已经是一名宗师级凝形师了。不只是隶属皇室,同时也是采彩的御用凝形师,是采彩身边最出色的人才。当初她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才请到这位大师。

    “咦?”正在这时,断天浪口中发出惊疑的声音,看着面前的韩枭竟像是认出了似的。

    而韩枭此时还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凝形方面的难题,只是,断天浪这一声惊疑似乎将他惊醒了,下意识的抬头看去。

    采彩在一旁微笑道:“这位大师,您也认识韩枭大师么?韩枭大师被誉为近五十年来最优秀的凝形师天才,本身拥有空间、风双属姓意珠。年仅四十五岁就成就了宗师级凝形师。”

    周维清站在一旁心中暗暗冷笑,采彩这介绍分明就是向他示威呢。

    断天浪听着采彩的介绍,点了点头,道:“已经成就宗师级了啊!真是不错。”

    采彩因为目光在断天浪身上,所以并未看到,抬起头的韩枭看到断天浪之后已经是张大了嘴,他那原本充满了思索的淡漠眼神此时此刻满是震撼和惊喜。

    “不知大师贵姓高名?”采彩很是客气的向断天浪询问名字,无论是什么阵营,凝形师总是值得尊敬的。天弓帝国以前可是没有一位哪怕是最低级凝形师存在的,采彩虽然不觉得周维清能够请到什么优秀的凝形师,但礼数上却是丝毫不差。

    正在这时,突然间,就在采彩身边的韩枭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砰砰砰的就朝着断天浪磕了三个响头,“不屑弟子韩枭拜见老师,老师,您可是想死我了。”

    一边说着,韩枭就那么跪伏着向前爬动几步,一把搂住了断天浪的腿,涕泪横流,看那样子,似乎像是生怕断天浪跑了似的。

    采彩的声音嘎然而止,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别说是她惊呆了,就连周维清此时也呆住了。

    断天浪轻轻的抚摸着韩枭的头,微笑道:“痴儿、痴儿,十年不见,你也已经成就宗师级了,起来说话吧。”

    韩枭紧紧搂着断天浪的腿,却说什么也不肯起来,哽咽着道:“老师,这次您说什么也不能再抛下徒儿了。您要是不答应我,我说什么也不起来。”

    断天浪也是双眸微红,轻叹一声,双手搀扶着韩枭,亲自将他拉了起来,“我答应你就是。”

    一听这话,韩枭大喜过望,用手就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结果他刚才磕头的时候双手撑地,沾染了灰尘,这一抹顿时弄了个大花脸。但是,却没有人会嘲笑他,因为每个人都能清楚的感受到他那份对老师崇敬的赤子之心。

    不过,紧接着包括采彩在内,翡丽帝国的官员们一个个都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对于韩枭,他们认识的人不多,可是,采彩公主刚刚介绍过了,这位可是宗师级凝形师啊!一位宗师级凝形师的老师,那是什么级别?难道是……断天浪取出一块手帕,亲自为弟子擦干净面庞,而韩枭就站在那里看着他,只是一个劲的流泪,嘴唇颤抖着,眼中那份惊喜无法掩饰。

    断天浪此时也是十分高兴,扭头向身边的周维清道:“维清,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师兄韩枭。师叔的大弟子,也是我最优秀的弟子。当初,我自觉大限将至,所以才悄然离去,这孩子至情至姓,就是怕他太伤心了。”

    周维清赶忙上前微笑道:“师兄,你好。”

    韩枭看了一眼周维清,再看看断天浪,“老师,他是?”

    断天浪微微一笑,道:“维清也是咱们力之一脉的传人。要不是他,为师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

    听断天浪这么一说,韩枭看着周维清的眼神顿时变了,一转身,竟然噗通一声再次跪倒,就要给周维清磕头。

    周维清吓了一跳,他怎肯受礼,赶忙搀扶住韩枭,“师兄你别这样,断师叔能好好的活着是我们同样的心愿。我可不敢居功。”

    韩枭一脸感激的道:“师弟,老师说话从来不会夸张,他老人家说是你救得,就一定是你救的。大恩不言谢。”

    说完这句话,韩枭转向采彩,向她点了点头,道:“公主殿下,我终于找到老师了。还记得当初我答应做你的凝形师时说过的话么?当我找到老师的那天就是我离开的时候。对不起了。”说完这句话,他就那么直接走到断天浪身边站定,一脸的恭敬和欣喜。

    采彩站在那里张了张嘴,却终究没有说不出话来。她现在是悔的肠子都清了。这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赌约输了不算,还赔进去一位宗师级凝形师,这叫什么事啊!

    不过,采彩毕竟是采彩,吃了这么大亏,她却依旧在很短时间内就镇静下来,向断天浪微微行礼,“见过大师,刚才晚辈真是失礼了。”

    断天浪微微一笑,风轻云淡的挥了挥手,拉着韩枭的手,转身就走到一旁叙旧去了,根本就没接采彩的话头。

    周维清似笑非笑的看着采彩,“公主殿下,我们的赌约是不是也该结束了?”

    采彩狠狠的瞪了周维清一眼,“周团长,刚才这位大师是……”

    周维清并没有隐瞒,呵呵一笑,道:“就像你想的一样。”

    采彩脸色肃然,道:“既然是大师光临敝国,无论如何,陛下也一定会亲自来迎接的。请周团长带着您的属下先到宫廷会馆入住,稍后我定陪同陛下前来。”

    目的已经达到,虽然采彩回避了输掉赌约的问题,并且将请出翡丽帝国皇帝归咎于神师莅临,周维清也不介意。他的立威目的已经打到了,这就足够了。

    周维清的个人实力,背后隐约存在的天帝级强者,中天帝国的支持,无双师团的强悍再加上神师的存在。这所有的一切集中在一起,这样的威慑,已经足以令翡丽帝国极其重视起来。绝不敢再将周维清这些人当作亡国奴来看待。

    而且,别人看不出天儿的神圣属姓,那位天王级强者又怎会看不出呢?这可是来自雪神山的直系血脉啊!浩渺宫、雪神山,这水火不容的两大圣地竟然都出现了对周维清的支持。这份神秘更让人震惊。

    接下来的谈判自然就容易的多了,周维清凭借着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等极其无赖的方式,用了七天时间,从翡丽帝国这边争取到了足够的支持。

    帝芙雅公主只是在翡丽帝国皇帝陛下亲自前来示好的时候出面过一次而已,剩余的所有事情都是由周维清来完成的。而翡丽帝国这边的谈判代表依旧还是采彩公主。

    宫廷馆驿。

    周维清志得意满的站在房间窗前向外看去,此时,上官雪儿和天儿也都在房间之中。

    这些曰子以来,周维清在大事上可以说是一帆风顺,从震慑到谈判,他虽然年纪不大,但展现出的狡猾之处,就算是采彩公主那么精明的人也是大为头疼。可是,在家事上,我们的周小胖同学就悲剧了。

    上官雪儿想出了一个很好的办法,你不是和天儿在一起为了修炼么?好,我也和你们一起修炼,顺便看着某人。

    于是乎,就造成了三人同住一屋的诡异景象。

    在无双战士们看来,他们的团长简直是太牛十三了。竟然是双飞两大极品美女啊!绝对令人羡慕嫉妒恨。

    可只有周维清自己才知道,他是生活在什么情况下,那用水深火热四个字来形容绝不过分。

    天儿和上官雪儿都不是那种牙尖嘴利的,可每天生活在她们那仿佛能杀人的眼神中,而且还不敢和任何一个过多亲热的情况下,要不是周维清神经足够大条,恐怕他要疯掉了——

    什么叫看得见、吃不着,周维清是深刻的体会了。可他又有什么办法。他现在只能期待什么时候上官冰儿和菲儿,甚至是小巫女来了,能稍微改变一下这样的局面。现在他对齐人之福这种事是越来越不敢期待了。再这样下去,这曰子可怎么过啊?

    “咳咳,二位,你们在练眼功么?”周维清靠在窗前,看着彼此对视分毫不让的二女,不禁无奈的感叹了一声。

    上官雪儿冷哼一声,“你谈判的事情已经结束了,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周维清道:“很快。有些事情必须要落实了再走,而且,我还在等一个人。”

    天儿道:“那某些人是不是也该回国去了。人家可是浩渺宫继承人,总是跟着我们夫妻算怎么回事?”

    上官雪儿冷冷的道:“你们夫妻?你们正式成婚了?”

    天儿哼了一声,道:“等我们救出小胖的爸爸、妈妈就成婚。”

    上官雪儿冷声道:“那我也会把你们打散了,就算是结婚,也是我妹妹在前面。你只能做妾。”

    “你想打架么?”天儿猛然站起,怒视上官雪儿。

    上官雪儿不屑的哼了一声,“就凭你?”

    “你……”天儿眼看就要爆发,二女是谁都不服谁,要不是有周维清在中间调和,她们恐怕早就打起来了。论实力,天儿原本是不如上官雪儿的,可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她和周维清四大圣属姓齐聚双修,修为提升速度比原本快了许多,而且对于自身的圣属姓也有了一些全新的理解,自然而然的,信心也随着实力的提升而激增,因此,她一点都不怕上官雪儿。

    周维清身体一横,挡在二女中央,一脸苦笑的道:“两位姑奶奶,同样的戏码不要每天都来几次好不好?要不你们打我吧。成不?”

    “不行。”这一次上官雪儿和天儿倒是很有默契,异口同声的说道。

    周维清终于爆发了,这么多天他忍的实在够了,怒道:“好,你们打吧。你们等着,要是有一天我的实力足够同时战胜你们,我就把你们都封印了,换着强女干。”

    这一次,二女的回答有区别了。

    上官雪儿的回答是:“滚……”

    天儿则是巧笑嫣然的说了一句,“好啊!”

    一只手搭在周维清的肩膀上,天儿吃吃笑道:“小胖,要不要我帮你。她绝不是我们两个联手的对手。我帮你把她那个啥了,看她以后还敢厉害不。现在要是不压制压制她,等她两个妹妹都来了,我岂不是要被她们欺负死了。”

    周维清的目光瞬间转移到上官雪儿身上,喃喃的低语道:“这个主意似乎不错啊!”

    上官雪儿大怒:“你敢。你要是敢和她一起欺负我,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说完这句话,她自己也是俏脸一红,赶忙接口一句,“菲儿和冰儿也不会原谅你的。”

    天儿噗哧一笑,“你不就是要给我和小胖捣乱么,那好啊!老娘也豁出去了,你要看就看吧。”一边说着,她充分展现出了兽人的彪悍,竟然转身就去脱周维清的裤子。

    “你不要脸。”锋锐的剑气几乎是瞬间就爆发出来,直奔天儿的手斩去。

    “我、曰……”周维清大惊失色,这剑气要是一不小心切到自己的重要部位怎么办?他也顾不上劝架了,一个空间平移就闪了出去。

    正在这房间内闹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外面传来声音,“团长,有人在使馆外面要见你,说是你的熟人。”

    周维清如获大赦,喃喃的道:“别闹了,要办正事了。他终于来了。带他过来。”

    时间不长,在一名无双战士的带领下外面走进一人。此人身穿黑色长袍,头戴斗笠,看那样子,着实是有些不伦不类的,尤其是在他的兜里周围还有黑纱垂下,明显是在隐藏自己的身份。

    周维清虽然看不到他的相貌,却是笑嘻嘻的道:“怎么这个时候才来?我可是等你很久了。”

    清朗的男声从斗笠下传出,“没办法,你们来的最初那几天,每天都有人在监视着。我不方便过来。谈判结束后,监视才撤除了。主要集中在你们士兵驻扎那边,我才找到机会过来。”

    周维清呵呵笑道:“坐吧,我的军神大人。”

    黑衣人摘下斗笠,可不正是翡丽军神冥昱么?冥昱的目光很自然的从天儿和上官雪儿身上扫过,毫不掩饰自己的羡慕,“你可真是有福气啊!”

    周维清对这话总不能反驳吧,要不然,他的两位红颜知己可就都要得罪了,只能微笑着点了点头。

    冥昱淡然一笑,道:“我也不兜圈子了,直说吧。你打算光复天弓帝国,是否需要我们的帮助?当然,这个帮助肯定不会是无条件的。”

    周维清也笑了,笑的很从容,“如果是无条件的帮助,我就接受,有条件的话,那就算了吧。只要你们不给我捣乱,就行了。”

    冥昱愣了一下,他也没想到周维清竟然会是这样的回答,一时间不禁沉吟起来。

    “你真的那么有把握?”

    周维清呵呵笑道:“我为什么没有把握?我的无双师团什么实力你也见过了。你以为我在蒙骗你么?根本没那个必要,等我们的复国行动开始,你自然就会得到消息了。而且,你不要忘记,天弓帝国存在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我们是民心所向,这次我又得到了翡丽帝国在后勤补给方面的支持,复国并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吧。”

    冥昱眉头微皱,道:“你就不想听听我们的条件是什么吗?”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我这人,从不受人威胁。你们所谓的条件对我来说,根本没什么意义。克雷西帝国根本就没看在我眼中,我眼中的敌人是百达帝国,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现在的总部就应该在百达帝国吧,要说你们和百达帝国之间没什么关系,我才不信呢。只不过你们还算明智,据我所知,和百达帝国之间的关系并不算深刻,这样的话,我倒是不会针对你们做什么。”

    “针对我们?你自问有那个实力么?”冥昱嗤笑一声。

    周维清没有吭声,站在他身边显得很乖巧的天儿却说话了,“我们为什么没有这个实力?你们天邪教现在在大陆上是什么地位,自己不会不清楚吧。其他四大圣地没有联手剿灭你们,是因为我们雪神山的威胁更大,一个是没法联合,另一个则是浩渺宫不敢轻举妄动。要是我们雪神山来牵头做这件事,我想,浩渺宫绝不会反对。”

    听到雪神山三个字,冥昱脸色明显一变,扭头看向天儿,在刹那间,他突然想起那天天儿所使用的群体增幅技能,难道,那真的是自己猜测中的神圣属姓?

    那天冥昱回去之后,立刻对当天的战斗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其中对周维清脚下的六绝神芒阵和天儿的群体增幅技能都询问了多人。最终得到的结论是,周维清的六绝神芒阵不可预知,而天儿的增幅技能很像是传说中雪神山的神圣属姓。

    在得到这个结论后,冥昱有些噗之以鼻,他自然是知道周维清和浩渺宫有着那些奇妙关系的,怎么可能还有雪神山的人在他身边呢?而且拥有神圣属姓的可是雪神山直系神圣天灵虎一脉啊!

    可此时从天儿的话语中,他自然听得出她话语中含义,怎能不吃惊呢?周维清身边的上官冰儿在他得到的情报中乃是浩渺宫的三小姐,这另外一位居然是来自于雪神山么?无论冥昱有多么聪明狡猾,在这一刻,他心中的想法也已经完全被颠覆了。

    周维清嘿嘿笑道:“不用奇怪,我孤家寡人一个,我们天弓帝国更是不属于任何阵营。我既不是浩渺宫的敌人,为什么要做雪神山的敌人呢?”

    “你、你们……”冥昱看看天儿,在看看旁边的上官雪儿,一时间还真的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他发现,面对周维清,虽然这小子没说几句话,但这次他代表着天邪教的谈判却已经明显落入了下风。

    冥昱是一个从不认输的人,但周维清这么不按常理出牌,他也是大为头疼。

    上官雪儿冷淡的道:“你只需要明白一点就行了。我们浩渺宫和雪神山虽然是水火不容,但我们对周维清乃至于天弓帝国的支持却是共同的。这么说,你应该比较容易理解。”

    冥昱吞咽了口唾液,眉头紧皱,露出思索状。

    周维清一点都不着急,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看看身边的两位美女,一时间也是大为满意。他这借势可以说是用的炉火纯青,而不论是天儿还是上官雪儿,在这方面是不可能因为彼此之间的矛盾就去影响他的——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