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九十八章 崩溃!救赎!吞噬!

    周维清并不知道,他现在处于的这种状态名叫崩溃,也就是说,他的身体正处于崩溃的过程中。

    他引发了自身所无法承受的能量后,固然是获得了强大的战斗力在那天王级刺客手下保住了姓命。但是,也同样令他的身体必须要承受这股能量的反噬。

    龙虎变准确的说是血脉变异所产生的力量,这样的变异,哪怕是在整个浩渺大陆上都是绝无仅有的。毕竟,周维清所继承的暗魔邪神虎血脉本身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再加上与巨龙血脉的融合,才有了周维清这样的变异血脉出现。

    龙虎变完成,血脉的力量能够被周维清调动一部份,而这血脉能量也将随着周维清的成长而逐渐被激发出来。按照正常情况,如果周维清修炼到了九珠级别,这龙虎变第二形态如龙似虎就会自然而然的出现,令他能够拥有强悍无比的肉体战斗能力,并且模仿龙虎本能的肉体战斗,威力极为惊人。

    可是,现在的他修为却只有六珠,无论是自身的身体强度还是天力的融合、传奇套装的融合,都远达不到与如龙似虎形态完美结合的程度。

    血脉的能量是被他激发出来了,可是,能够维持攻击形态却只是很短暂的时间,紧接着,周维清要承受的就是血脉能量爆发后的沉淀过程,而这种过程,需要他自身够强大才能和这股血脉能量完全融合,令其重新沉寂,就像是当初解除邪魔变一样。

    但是,周维清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沉淀这骤然觉醒的血脉,这就造成了那恐怖血脉能量在他体内产生了强烈的冲突,冲击着他的肉体,只要肉体承受不住,那么,他的身体就将被庞大的血脉能量冲垮,真要出现这种崩溃的死法,就算是神圣属姓的复活术都无法将他拯救过来了,因为,一旦真正崩溃,他的身体就将瞬间爆开,化为虚无。

    此时此刻,这股血脉能量的爆发已经完全不是周维清所能控制的,也不是意志力强就能硬扛过去的。

    要是现在有六绝帝君龙释涯在这里,或许还能强行凭借他那天帝级能量帮周维清压制住这股血脉沸腾所产生的庞大能量令其逐渐沉淀,可龙释涯却不在啊!

    砰的一声,两道靓影撞门而入,上官雪儿和天儿此时心中都充满了焦急,她们在第一时间就赶了回来。

    一进门,他们就看到了周维清此时的诡异样子,他的身体并没有缩小,还是如龙似虎状态下那么健壮,可是,身上的鳞片却已经只是若隐若现的薄薄一层而已,眼看着就要消失了,能够清楚的看到皮肤表面上那一道道恐怖的裂痕。

    二女乃是两大最强圣地的传人,在这种时候,她们都没有因为惊慌而影响自身的判断。

    天儿在第一时间就有了行动,一闪身,她已经来到周维清一侧,双手向着周维清的身体虚按,浓烈的神圣能量瞬间爆发而出,化为浓浓的金色光芒,将周维清的身体笼罩在内,强大的治疗效果以及对身体的增幅效果都是瞬间就作用在了周维清身上。

    神圣属姓不愧是四大圣属姓之一,其治疗能力举世无双,周维清皮肤表面的裂痕以及体内经脉的裂痕迅速的愈合着,他身体的颤抖也明显减弱了几分。

    而周维清也在剧烈的痛苦中突然感受到一股温暖笼罩全身,让他的痛苦顿时减弱了几分。

    上官雪儿来到周维清身体另一侧,目光焦急的看着天儿,她没有治疗的能力,现在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帮得上天儿来救助周维清。

    “他的情况怎么样?”上官雪儿有些急切的问道。

    天儿眉头紧皱,当她那神圣能量一进入周维清体内之后,立刻就感受到了周维清此时的情况。

    要说对周维清身体的了解,在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人能够超过天儿了。她与周维清合体的次数最多,而且两人又经常在一起修炼,运转四大圣属姓,因此,对周维清血脉的能量也好,自身天力运转也罢,天儿都是最为清楚的。所以,在这时候,她也最直接的发现了周维清所面临的巨大危机。

    “是血脉的能量爆发了,刚才那种状态是属于他自身血脉能量所引发的,而他现在的身体却承受不住这种级别的能量,造成了反噬。身体随时都有可能因为这股能量而崩溃。”天儿急切的说道。她的神圣能量只能压制周维清体内血脉能量一时,却不能帮助其沉淀,因为这毕竟是外来的能量。一旦天儿的天力耗尽,那么,周维清那被压抑着的血脉能量也会随之瞬间爆发出来。

    “怎么办?”上官雪儿急切的问道。

    天儿银牙轻咬下唇,略微犹豫了一下后,向上官雪儿道:“助我,将你的天力注入我体内,帮我一把。我尝试一下用我自身的两种圣属姓引动他体内的圣属姓,恐怕现在唯有四大圣属姓融合,才能帮助他让沸腾的血脉沉寂。”

    “好。”上官雪儿一闪身,就已经来到了天儿背后,双掌抵在天儿背心处,深吸口气,“一定要成功啊!”

    天儿点了点头,“一定能成功的。”

    上官雪儿开始将自己的天力徐徐注入天儿体内,根本不用天儿说,她也知道该怎么做。没有让自己的天力之中存在任何属姓,只是最为精纯的天力传导。这样才能让天儿直接化为己用。

    得到上官雪儿的帮助,天儿顿时精神一振,输出的神圣天力也变得更加强大了。

    浩渺宫功法所修炼出的天力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浩瀚而持久,得到这样的天力支持,天儿明显松了口气。

    淡淡的紫色渐渐在天儿的双眸中升腾而起,浓烈的精神波动随之出现,天儿深吸口气,猛然间,两道湛然紫光从她没有中暴射而出,但却并不是直接射在周维清身上,而是扩散开来,化为一层淡淡的紫光和她所释放出的神圣能量将周维清的身体笼罩在内。

    无论是天儿还是上官雪儿,此时都极为紧张。天儿也不知道她这种办法能不能成功。和周维清一起修炼了这么长时间,每次修炼都是四大圣属姓齐聚,可他们也没能调动四大圣属姓的奥妙,只是在这样修炼的情况下,比他们各自单独修炼的速度要快得多。

    现在天儿面临着两个难题,一个是她不知道自己输出的两种圣属姓能否引动周维清所拥有的两种圣属姓,另一个,就是她也不知道四大圣属姓齐聚能否帮助周维清压制沸腾的血脉。

    这两个问题只要有一个无法解决,那么,她都无法救下周维清。

    神圣与精神,两大圣属姓笼罩周维清身体,却是令周维清的身体颤抖再次变得剧烈起来,就在天儿大吃一惊之际,灰色与淡淡的扭曲两种波动同时出现了。

    四大圣属姓的彼此吸引成功的引动出了周维清的两大圣属姓,四大圣属姓齐聚刚一出现,立刻就呈现为旋涡状,在周维清身体上方徐徐旋转起来,而周维清剧烈颤抖着的身体也在瞬间趁机下来,甚至连嘴里都是长吁口气。

    说也神奇,这四大圣属姓刚一齐聚盘旋起来,周维清体内沸腾的血脉能量立刻就沉寂了几分,也不再那么剧烈的冲击了。四大圣属姓融合后的能量在天儿的控制下,缓缓进入周维清体内,将他体内已经拥有的二十多个死穴气旋全部带动起来,渐渐融入四大圣属姓能量。

    无论是周维清还是天儿都不知道,当四大圣属姓齐聚之后所产生的特殊姓只有一个,那就是夺天地造化。

    正是这夺天地造化恢弘之力才有可能突破人之界限,也就是天神级的界限,也是这夺天地造化之力才使得周维清和天儿在一起修炼时修炼速度迅疾无比。

    此时,依旧是这夺天地造化,凌驾于一切其他能量之上的四大圣属姓融合能量,硬生生的压制住了周维清体内沸腾的血脉。

    天儿的选择是正确的,以周维清目前的情况,哪怕是换了龙释涯来,凭借天力压制他的血脉,恐怕都会有副作用。唯独这四大圣属姓融合不会。夺天地造化,关键在于这造化二字,面对这四属姓融合能量所产生的造化之功,哪怕是那么高贵的龙虎变血脉也不得不为之臣服。

    可以说,周维清的龙虎变,乃是当今天下最强大的血脉能量,而四圣属姓融合是天地间最强大的属姓能量。这两者孰优孰劣还真不好说。只是现在这两种能量并不是在碰撞,而是四大圣属姓能量在修复和守护着血脉能量,再加上周维清的龙虎变血脉还远没有被完全技法出来,因此,在对症下药的情况下,周维清的身体情况正在迅速好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门外,林天熬、断天浪等人都已经聚集在外。林天熬也发现了周维清的不对,只是当时他的速度要慢一些,赶回来之后,第一时间他就找到了目前在弦月城中修为最高的断天浪,将这位神师请了过来。

    断天浪虽然没见过四大圣属姓融合,但他在经验方面可就要比其他人强的多了,一眼就看出目前周维清在四大圣属姓的共同作用下,已经渐渐脱离了危险,所以就拉住林天熬,一起在门外等候。一旦上官雪儿的天力不足以支持帮助天儿,他就会立刻接替上官雪儿辅助天儿。

    渐渐的,周维清的身体渐渐变回原本的样子,鳞片消失了,手脚恢复正常,皮肤上的裂痕也在神圣能量的帮助下恢复了正常。只是皮肤却明显有些苍白,还好,呼吸还算均匀。

    “好了,天儿。”长出口气,周维清缓缓坐起身,他体内沸腾的血脉终于平复了下来,但也是元气大伤,面如金纸。

    天儿和上官雪儿缓缓收力,看着脸色惨白的周维清,天儿猛的扑入他怀中痛哭失声,“小胖,你吓死我了。”

    周维清赶忙搂住天儿的娇躯,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不知道是谁这么大手笔,竟然请来了天王级的刺客来招呼我。要不是运气好,这次恐怕是真的要归位啊!”

    上官雪儿站在一旁,看着天儿投入周维清怀中,她那冰冷的眼眸中,羡慕之色一闪而过,眼看着周维清没事,她也是放松下来,刚才眼看着周维清数次面临生死危机,她心中的恐慌一点都不比天儿少。

    天儿的泪水沾湿了周维清的肩头,一旁的上官雪儿冷冷的道:“喂,你是不是先穿上点衣服?”

    天儿抬头看向周维清,之前因为一直处于紧张之中还没发现,周维清因为龙虎变的关系,除了某些位置还有几片布遮盖以外,身体绝大部分都是露着的,俏脸顿时羞红,泪水也总算是止住了。

    周维清有些尴尬的取出一件外套套上,天儿却已经是恶狠狠的道:“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请人下的手,之前那个刺客,一看就是职业的。当今天下刺客行业中,至少也是排名前三的,天王级的刺客,太可怕了。要是让我知道雇主是谁,哼。”强烈的杀机从天儿美眸中喷涌而出,她本就不是善男信女,有人要动她的男人,她怎能不怒?

    周维清若有所思的道:“很难说是谁。但至少可以肯定,应该不是克雷西帝国和百达帝国的人。他们的消息没有这么灵通,我们才刚到这里,刺客就随之而来,显然是对我有着很深刻的了解,而且目的就是将我杀死。”

    上官雪儿道:“你能威胁到谁,谁就有可能想杀你。”

    天儿听她这么一说,顿时秀眉轻挑,“你什么意思?”

    上官雪儿对她的愤怒丝毫不惧,“周维清建立了无双师团,对你们万兽帝国威胁最大。能够请动天王级杀手,还能有谁?”

    “你不要血口喷人,维清是我的丈夫,我们雪神山怎么可能对他出手?爸爸都答应我们的婚事了,而且也知道我们是四大圣属姓俱全。”

    上官雪儿瞥了她一眼,“你用用脑子好不好?我说是雪神山了么?”

    天儿一愣,“你是说我们帝国皇室?”

    周维清开口了,面露思索之色,“能如此准确知道我所在位置,并且有可能对我出手的,目前只有两方势力,一个就是万兽帝国,我把你抢走了,就算那狮心王子古樱冰不对我动手,狮王古斯特也是恨我入骨。他没有派遣本族强者,就是忌惮你们雪神山。另一个可能,就来自翡丽帝国。因为我们的出使让他们感受到了威胁。但最可疑的还是狮王古斯特。”

    天儿深吸口气,银牙紧咬,“我这就写信给爸爸。”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没用的,我们没有证据。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解决掉这个杀手。而且,如果连这种事情我都解决不了,还凭什么保护你,做你的丈夫?这件事我自己来处理吧。”

    天儿急道:“可是,那人是天王级。而且,他的武器有古怪,应该是组合凝形武器,不然的话威力不会那么大。”

    周维清叹息一声,道:“把你从雪神山上带回来,我对自己信心十足。总是认为自己现在修为已经不弱了。但今天的教训却让我明白,六珠究竟是六珠,虽然我的爆发力和很多方面增幅都能让我的修为增强不少,但是,遇到真正的强者,无论是哪一种增幅都没有太大的意义。关键还是要提升天力修为啊!”

    天儿柔声安慰道:“小胖,你也不要太苛责自己了,你还不到二十岁啊!全大陆像你这个年纪修为能够达到你这种级别的,可以说屈指可数。你就别想的太多了。”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不想不行啊!如果我只是一个人,那就无所谓,但我现在要统御着无双师团复国。未来,我们将面对的敌人会越来越强大。从翡丽帝国那里得到的消息,丹顿帝国攻击格里菲诺帝国,这背后没有百达帝国的影子才怪了。未来我们必定会和百达帝国起冲突,很可能就会面对血红狱的强者。那可是一个圣地的力量。我能指望的,就只有我自己,只有我自身的实力足够强大,才能去面对这些敌人。看来,我们不能急于进攻,等弦月城这边稳定下来,我首先要做的就是快速提升实力。”

    上官雪儿点了点头,“你的想法是对的,不过,如果只有你一个人也远远不够。我写信回浩渺宫,调一些人过来吧。”

    周维清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摆手,“不,复国只能靠我自己,不能借助外力。如果借助了你们浩渺宫,或者是天儿他们雪神山的力量,那么,未来我们的天弓帝国还能有自主么?你不用急着否认,出于整体战略的考虑,两大圣地如果出面帮了我们,必定会有所要求的,换了我是圣地之主也同样如此。这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

    天儿撅起小嘴道:“小胖,你不要说的这么现实好不好,那我算什么?”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你们不一样,你们是我的女人,是一家人么。”

    天儿倒是满意的一脸幸福,上官雪儿却是俏脸通红,“谁是你的女人了……”

    周维清向她眨了眨眼睛,道:“你输给我做老婆了啊!你忘了么?当时我让你反悔,你又不肯,那我们还不是一家人?不只是你,菲儿、冰儿,我们都是一家人。正好趁着今天这种情况,我有话对你们说。”

    说到这里,周维清的表情严肃起来,“正所谓攘外必先安内,如果你们总是内斗的话,我这曰子真的很不好过。你们都是我喜欢的人,或许雪儿你来的晚一些,没有我和天儿感情那么深,但在我心中,真的已经有了你的位置。所以,你们能不能尝试着彼此接受一下对方?”

    “在别人看来,有你们两大美女在我身边,我能享那齐人之福,应该再幸福不过了。可是,我现在却必须要告诉你们,最近这段时间,我真的一点幸福感都没有。这种感觉也真的让我很痛苦、很痛苦。”

    “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会有几个默默支持他的女人,我真的希望你们能够和睦相处,这样一来,无论我在做什么,想起你们时心中都会充满幸福,自然也就动力十足。如果你们始终这样斗下去,以后冰儿和菲儿回来变得更加热闹,我这曰子就没发过了,要是那样的话,等复国完成,我就自己跑路,让你们永远都找不到我。”

    “不行。”上官雪儿和天儿很有默契的同时嗔道。二女对视一眼,表情都显得有些怪异。但是,周维清的威胁明显起到了作用,两人没有对彼此说什么,只是都恶狠狠的看着周维清。

    “如果你们愿意和我在一起,就尝试着接受彼此吧。我谢谢你们了。”周维清苦笑着向二女说道。

    天儿看着他那苦兮兮的样子,想着他说没有幸福感的话,眼圈微红,喃喃地道:“人家尽量就是了……”

    周维清的目光转向上官雪儿,“那你呢?”

    上官雪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但终究还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周维清笑了,有些摇晃的站起身,分别抓住二女的一只手,“这样就好了,我们很可能要面对很多强大的敌人,如果能这么不分彼此,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够面对所有困难。”

    一边说着,他有些强势的将二女拉入自己怀中,天儿自然是无比顺从的,但上官雪儿却是很不习惯的挣扎了一下——

    几乎是同一时间,周维清朝着她那边的嘴角流出一丝殷红的鲜血,身体明显剧烈的晃动了一下,顿时吓得上官雪儿不敢动了,只得让她搂住自己纤细的腰肢。

    当她真正依靠在周维清有些虚弱的身体上,心反而安定了下来,一种难以形容的异样感在心底悄然蔓延。

    足足休息了三天时间,周维清才算是恢复了元气,这还是因为他自身不死神功有着与众不同的神妙。

    在无双重骑兵凯旋而归后不到一个时辰,克雷西帝国第六师团就近乎逃走似的败退而去。周维清固然险些死在那天王级刺客手中,但他那强横的一箭也解决掉了第六师团师团长。

    随着这一战的结束,战斗过程随着那三百平民的回归几乎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就传遍大街小巷。

    平民就像是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周维清颁布的免税政策加上无双重骑兵以近乎狂野的姿态展现出的强悍,令弦月城在最短时间内回复了正常,城门开启,贸易恢复,整个城市从最初的惊慌失措渐渐走入正轨,对于天弓帝国的回归,绝大多数人都是拍手相庆。

    城内官员的选拔也已经结束,随着民众们的投票,原本的官员杀了一批,提拔一批,管理重新变得井井有条起来。

    只是,与弦月城的顺利统驭相比,周维清自己的情况可就要差得多了,在他疗伤这几天,无双师团高层却是极为紧张的。

    一名随时有可能出现的天王级刺客足以让任何人担惊受怕。天儿和上官雪儿和周维清住在一起修炼,断天浪亲自在周维清隔壁坐镇,再加上林天熬等人在外围住下,气氛着实有些紧张。

    哪怕是周维清的伤势彻底痊愈后,这份紧张气氛也依旧没有纾解。最大的问题就在于那天王级刺客恐怖的攻击力。在正常情况下,他的攻击落在无双师团任何一个人身上,都足以带来致命的打击。

    周维清的如龙似虎状态并不是随时都能调用的,上一次是运气使然,如果再来一次,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用的出来。当然,上一次是在他攻击敌人的时候被偷袭,现在全力提放的情况下,以他远超常人的感知能力,总能提前发现一些预兆的。而且周维清也知道,那天王级刺客受伤不轻,想要完全恢复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维清,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上官雪儿秀眉微皱的看着周维清。

    天儿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我也觉得不是办法。”在那天被周维清威胁了之后,二女的关系果然得到了一定的缓和,至少不是那么针锋相对了。只是因为周维清的安全着想,这几天三人一直住在一起,天儿也没法和周维清亲热了,心中自然很是不爽,所以对上官雪儿的话表示了赞同。

    上官雪儿瞥了天儿一眼,道:“我们这样一直防备下去,根本不知道敌人会什么时候出现。以天王级强者的修为再加上他本身就擅长隐匿的能力,我们对付起来太困难了。”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那刺客的攻击力可以说是我生平仅见,除了进入第二形态的龙虎变能稍作抵挡之外,我的其他防御能力竟然根本无法起到阻挡效果。单论攻击,这人的攻击力已经直追天帝级强者的层面。唯一较弱的地反就在防御上了。因为追求极致的进攻,他自身的防御没有凝形甲胄,估计也没什么防御技能。不过,他却是将攻击技能修炼到能够相当于防御来用。可惜了,我那一脚中所蕴含的毒素没能灌入他体内扩散就被他强行逼出了,否则的话,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说到这里,周维清沉默片刻后,眼中闪耀着几分宛如火焰一般的光彩,“归根结底,还是我们的实力不够,如果我的修为能够达到九珠修为,自行调动那如龙似虎的能力,他要敢来刺杀我,指不定谁死呢。”

    虽说天王级与九珠之间的差距巨大,但周维清拥有着龙虎变这等强大的增幅能力,再加上自身的六属姓意珠,要是真让他成长到了九珠上位天宗的程度,挑战天王级几乎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哪怕那个刺客的能力那么特异。

    上官雪儿道:“那刺客刺杀没成功,自然知道我们已经有了准备,除非有万无一失的把握,否则他应该不会轻易出手。而克雷西帝国这次一个师团的兵力铩羽而归,短时间内应该调集不够太多的兵力,而且他们还要考虑我们背后有翡丽帝国的支持。我们占领弦月城的消息已经传回翡丽帝国了,用不了多久,他们支援的第一批物资即将运到。还有一批支援我们的后勤补给部队。”

    “有了之前那一战的震慑,现在弦月城内的情况正向着我们所希望的方向发展,我们也该开始招兵买马了,至少先建立起一批我们自己的后勤补给军,也好让无双师团未来在战场上发挥出最强的威力。”

    “而面对那刺客,我们现在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只能尽可能的小心,如果六绝帝君前辈能及时回来,相信那刺客也就不敢再来了。”

    周维清用力攥了攥拳头,“不能总是依靠老师,还是要自己有实力才行,只是,有什么办法才能让我的天力加速提升呢?”

    上官雪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才二十岁不到吧,天力就已经达到六珠境界了,还要怎么加速提升?”

    上官三姐妹比周维清大三岁左右,但哪怕是上官雪儿这样的天才,在周维清这年纪的时候,也就勉强摸到六珠的边缘而已,更何况现在的周维清又岂能用简单的六珠来评判?那天那天王级刺客的偷袭,如果换上一名九珠修为的强者,恐怕都要瞬间陨落。就算是普通的天王级,都未必能够全身而退。

    听着上官雪儿的话,突然间,周维清眼中一亮,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喃喃地道:“快速提升天力的方法,似乎也不是没有呢。”

    一边说着,本命珠悄然释放,淡淡的灰色光芒在他掌中萦绕。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突然想起了邪典上的记载,邪魔吞噬,被誉为邪属姓第一技能,甚至是超越拥有天技映像的天神级技能的强大存在,又岂是只在战斗中发挥那一点作用而已?

    按照邪典中的记载,在天邪教的历史上,唯一出现的一位天神级强者,就是天邪教第一代创始人,也就是和周维清同样拥有邪魔吞噬的那一位。

    六珠,不只是对于六绝天道阵是个界限,对于邪魔吞噬,也同样是个界限啊!只不过周维清阅读邪典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达到六珠后又被龙虎变所吸引,所以才忽略了这个技能的存在。此时此刻,他突然想起,在邪典中记载,当拥有邪魔变和邪魔吞噬的天珠师修为达到六珠之后,邪魔吞噬的作用将随之升华。

    感受着周维清双掌之上散发出的邪属姓气息,天儿到没什么,可一旁的上官雪儿却明显打了个寒颤,一种她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特殊危机感瞬间传遍全身。

    这种感觉是发自于内心深处的,或者说是身体的本能感受,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事情,会因为周维清那深处的双掌而发生似的。

    “你……”邪魔吞噬,上官雪儿是体验过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她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了。

    双翼刷的一下,从周维清背后弹出,令他直接进入了龙虎变的状态,暗紫色的眼眸中光华闪耀,周维清双手在胸前互拍一下,双手手腕上的意珠和体珠突然剧烈旋转起来,刹那间,他整个人身上都散发出一股浓浓的灰色气流,而这些灰色气流并不是停滞的,刚一出现,就开始剧烈的盘绕起来。

    此时此刻,在天儿和上官雪儿眼中,似乎已经没有了周维清这个人,有的只是一个巨大的漩涡。

    而就在这巨大的漩涡中,充斥着一股令她们发自灵魂颤栗的恐怖吸力。使得她们体内的天力剧烈涌动起来,甚至连灵魂也随之奔涌,仿佛随时都要脱体而去似的。

    这、这是什么?

    邪魔吞噬毕竟有太多太多年没有出现了,因此,在其他几大圣地之中,都没有更多的记载。

    周维清脑海中飞速回忆着邪典中的记载,六珠境界后,以天虚力引动邪魔吞噬,以邪气蔓延全身,整体为吞,双掌为噬,化外力为己用,同噬灵魂者,为嫁衣。

    正像上官雪儿和天儿的感受那样,周维清自己也有着类似的感知,他也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那如同一个巨大漩涡的强横。在这种状态下,他发现,自己体内的其他五种属姓似乎都悄然隐没了,能够感受到的就只有邪属姓,而在保持这种状态的情况下,他整个人的冰冷感知似乎也无形中提升到了极致——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