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九十九章 圣力

    伴随着冰冷感知的提升,周维清还发现一个奇妙的事情,那就是,他现在居然能够隐约感受到上官雪儿和天儿体内天力运转的状态。

    “小胖,你的邪魔吞噬进化了?”天儿惊讶的问道。

    周维清点了点头,他的声音已经自行变得有些阴冷,“似乎随着天力提升到了六珠境界后,就自行进化而成了,只是我以前一直没有注意,将它真正的运转出来。”

    天儿毫不犹豫的伸出自己的双手,“来,试试看。”

    看到这一幕,上官雪儿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猛然加快了几分,她对天儿自然是一直都没什么好感的,但在这一刻,这种感觉却发生了几分变化。毫无疑问,此时周维清的这种状态和技能是极其可怕的,可天儿却能毫不犹豫的要以身相试,这是何等的信任,这个细节虽然简单,但上官雪儿却能由此而肯定,天儿是愿意为了周维清而付出一切的。

    周维清点了点头,他对自己的控制能力有信心,于是,他的双手握住了天儿的双手。

    就在两人四手相接的那一瞬间,天儿整个人的身体都如同触电似的剧烈颤抖起来。站在一旁的上官雪儿能够清楚的看到,天儿身上暴起一圈圈刺目的光晕,飞快的朝着周维清的身体奔涌而去。

    天啊!这是……上官雪儿瞪大了眼睛,她修炼的浩渺无极神功对细微感知最为注重,此时又是近在咫尺,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天儿体内的天力正以如同倾泻般的速度疯狂涌入周维清体内,不仅如此,天儿的身体似乎已经像是被封印了一样完全禁锢,而且,吞噬的除了天力之外,竟然还有她的生命力,天儿原本光润的肌肤表面,明显开始变得黯淡起来,就连她的灵魂都在剧烈的被扯动着。

    好恐怖的技能。

    作为当事者的周维清和天儿,感受自然更加深刻,周维清在握住天儿双手的那一瞬间,立刻就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无底深渊一般,疯狂的吸扯力瞬间爆发,疯狂的吞噬着天儿的一切。而他自身也因为这种吞噬而瞬间感受到强烈的充实感。

    那吞噬而来的天力,竟然在通过双掌的过程中就被自行过滤了一遍,冲入周维清体内后,立刻与他自身的天力相融合,尽管这股外来的能量依旧不是属于他的,但是,他体内的气旋以及邪魔吞噬所拥有的特殊能量正在以一个极其迅猛的速度将这些外来的天力炼化,尽管最终剩余的精华只有十分之一都不到,可是,这也要比他自己吸收天地之力来修炼快的太多太多了。

    但是,周维清心中没有快感出现,反而是恐慌,因为他骇然发现,当这吞噬开始之后,自己的控制力居然明显下降,想要阻断这吞噬的过程居然变得极为困难。而且,他也能够感受到天儿的生命力在被自己吞噬而来,也正是因为吞噬中包含了这生命力的缘故,才能让他直接将这股外来的能量炼化。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当天儿的所有一切全都被周维清吞噬后,她就只能变成一具干尸。就像当年的草原天狼一样。

    “天儿,圣属姓运转。”周维清大喝一声,同时他自己也用尽全力控制着邪魔吞噬的速度减缓下来,并且调动出了时间属姓。

    这邪魔吞噬一开始,竟然就像是无法终止似的,其他属姓完全被邪属姓所压制,唯有同为圣属姓的时间属姓才能勉强被调动出来。

    天儿此时心中也是一片骇然,不过她却并没有什么惧怕,就算是真的被周维清吸干了,她也不会后悔,要是那样的话,她可就真的和周维清融为一体了。陷入深爱中的女孩子,想法总是和普通人不一样的。

    神圣与精神,两大圣属姓在天儿的艹控下勉强运转起来,但却依旧被那邪魔吞噬吸入周维清体内。可想而知,同为圣属姓的这两种能量在邪魔吞噬开始之后都不能阻挡,要是换了其他属姓会怎么样?

    当然,这也是因为天儿的天力修为比周维清高的并不多,之前又已经被周维清吞噬了一部份,所以才无法挣脱。如果是换了修为远超周维清的强者,只要能够及时发现,在第一时间强行破开吞噬,还是能够做到的。但也必须要在第一时间才行,否则,此消彼长之下,一切可就难说了。

    此时,周维清身体周围的灰色气流明显变得强盛了许多,全身都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光彩,而他身上的鳞片也由原本的紫色渐渐变成了晶莹剔透的灰色,就像是一层灰色水晶一般覆盖在身上。

    神圣与精神两种属姓吞噬入体,周维清立刻作出了应对,他和天儿之间的修炼次数已经不少,对于两人之间的能量变化、艹控,都有不少的经验。立刻催动着自己召唤来的时间属姓和一部份邪属姓能量迎了上去。

    这一次,是四大圣属姓同时在周维清体内聚集,四大圣属姓在周维清的强行催动下,盘旋而起,形成一个漩涡,阻挡在吞噬的道路上。

    顿时,邪魔吞噬被这四大圣属姓漩涡一阻挡,吞噬的速度明显减缓下来,无论是周维清还是天儿,都略微松了口气。

    经过不断的尝试和实验,他们越来越发现,当这四大圣属姓融合在一起后,它们有着凌驾于一切能量之上的特殊能力。单一的圣属姓肯定是无法对抗的。

    不过,由此周维清也能清楚的感受到邪魔吞噬的可怕了,即使在这被四大圣属姓漩涡阻挡的情况下,邪魔吞噬依旧在继续,只不过速度缓慢了许多而已。

    正在周维清准备借此机会强行切断两人之间的天力联系,从而结束邪魔吞噬的时候。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那在周维清体内形成的四大圣属姓漩涡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而之前周维清吸入体内还来不及消化的天儿能量,竟是被它快速吸扯着融入漩涡,与此同时,周维清自己体内的能量也是同样被吸入,天儿的有多少,他就要付出多少。原本不大的漩涡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渐渐增大,但周维清的邪魔吞噬居然没有因此而减慢,反而和这个四大圣属姓漩涡形成了一种特殊的默契,不断的从天儿体内继续抽取着她的能量和生命力。

    这是怎么会是?周维清心中充满了震惊。而就在下一刻,更令他吃惊的一幕出现了。

    伴随着四大圣属姓漩涡的增大,一股精纯到了极致的能量,就从这漩涡下面那小小的尖端处悄然滴落。

    那是一滴滴洁白的液体,洁白、晶莹,甚至还有一层淡淡的荧光散发,就像是举世无双的至宝,散发着淡淡的宝光一般。

    这洁白如玉的液体一进入周维清体内,他立刻就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奇妙感受,这液体所蕴含的能量之庞大,近乎是他原本天力的十倍。

    在修为提升到天虚力境界之后,周维清自身天力也已经液化,可是,眼前这四大圣属姓融合漩涡所产生的液滴,却要比他自己天力的液滴精纯的太多太多。也就是说,同样的体积,这一滴的能量庞大到了极致。

    更为神奇的是,当这液体进入他体内后,立刻就成了他自己的东西,他直接就能够调动,而且,这液体在缓缓流入他气海穴之后,并没有与他自身的天力进行融合,而是单独的待在一旁,自成体系。

    在这液体之中,不只是蕴含了庞大的天力,还有庞大的生命之力。那是周维清和天儿都不具备的。就像是他们的生命力在那漩涡中得到了升华一般,周维清只觉得整个人随着那一滴液体的加入,都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了。

    第二滴液体出现的时间比第一滴要慢上许多。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焦急的声音通过灵魂震慑的方式传入了周维清脑海之中。

    “周维清,你在干什么,你想要让她死么?”声音是属于上官雪儿的,急切的灵魂震慑顿时令周维清从那神奇美妙的感觉中清醒过来。

    睁眼一看,周维清顿时吓了一跳。

    被他握住双手的天儿,此时双目紧闭,整个人皮肤都变得十分黯淡,而且一丝沧桑的感觉渐渐从她身上释放出来,生命气息不断的减弱,自身天力也已经变得越来越少。显然,在周维清的吞噬之下,天儿正在丧失着她所拥有的一切。

    不好。周维清大吃一惊之下,几乎完全是下意识的催动着自己的天力,包裹着那刚刚得到的一滴崭新的银白色液体,将其带动而上,而他则是一拉天儿,将天儿拉入自己的怀中,低下头,吻在了她的红唇之上。

    那一滴银白色的液体就那么渡入天儿口中。

    顿时,奇异的一幕出现了,站在一旁的上官雪儿目瞪口呆的看到,就从周维清和天儿亲吻的地方,一股最为精纯的能量悄然散发而出,然后瞬间席卷了天儿的身体,能够清楚的看到,一层淡淡的光晕从天儿头部缓缓向下延伸,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就将她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庞大的天力波动也随之产生,天儿之前所丧失的生命气息和天力,似乎都已经回来了。紧闭的双眸也随之开启,只是此时此刻,她的美眸之中唯有震惊。

    周维清体内的漩涡依旧在不断的盘旋着,也吸收着属于他和天儿原本的天力,伴随着那漩涡的孕育,一滴滴银白色液体缓慢出现。

    周维清也找到了几分敲门,他就将这孕育而出的银白色液体自己留下一滴,然后再渡给天儿一滴,这样一来,就形成了一个奇妙的循环。

    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的上官雪儿就完全是另一种感受了,如果排除能量不提的话,在她眼中看到的,就是周维清拉着天儿的手,两人身体紧贴,每过一段时间,周维清就低头在天儿的红唇上吻一下。

    更为诡异的是,他们每吻上一下,天儿身上就会多出一层氤氲宝光,本就已经是绝色的她,更是不断的升华着,那种动人心魄的美居然像是在进化一般,看的上官雪儿在震惊的同时,也充满了强烈的羡慕。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不是邪魔吞噬么?怎么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伴随着这个过程的延续,周维清和天儿体内的银白色液体都在逐渐的增多过程中,而他们本来的天力却已经变得越来越少了。

    周维清和天儿以前也一直使用四大圣属姓进行修炼,但这样的情况却从来都没出现过。

    以前他们的修炼,就是将彼此的天力释放出来,让四大圣属姓能量在两人身体中央进行聚集,然后四大圣属姓运转,令他们的天力缓缓提升,然后在被他们吸收入体内,从而达到提升天力的目的。

    那样的修炼,已经要比周维清和天儿平时自行修炼的速度快上许多了,但也从没有这种银白色液体出现啊!

    在这个时候,周维清心中渐渐有了几分明悟,这奥妙恐怕就在于体内和体外的区别了。

    恐怕此时在自己体内出现的情况,才是四大圣属姓齐聚修炼所拥有的真正效果。而引发四大圣属姓出现这种奇妙变化的,并不是邪魔吞噬,而是两人的生命能量。

    邪魔吞噬,只是将他们两人自身能量凝聚在一起的工具,从而在周维清体内产生出了这个漩涡。而他们二人的生命能量因为邪魔吞噬的缘故,也融入到了一起,同时加入到了这个四大圣属姓漩涡之中。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四大圣属姓漩涡仿佛被点燃了一般,从而出现这种神奇的感应与变化。

    其实,周维清猜对的只是一部份。确实,四大圣属姓齐聚之后,需要生命能量进行引发。但同样的,如果这四大圣属姓在他们身体之外进行凝聚的话,那么,必定会吸引到外界的一切能量融入。周维清和天儿对这种情况的认知自然是以为四大圣属姓在吸收天地之力,认为是好事。

    可事实上却正好相反。

    四大圣属姓是最高级别的天地属姓,它们本身蕴含着庞大而神奇的能量,当它们齐聚之后,还怎么会需要其他驳杂的能量加入呢?它们需要的是纯净,而不是庞大。在纯净的情况下,四大圣属姓彼此相生,自己就会产生出升华的效果。

    此时,这四大圣属姓盘旋的地方是在周维清体内,周维清本身就是得天独厚的,又有龙虎变的存在,体内有着一股精纯的先天之气,这才是四大圣属姓所需要的东西。而且,四大圣属姓在他体内凝聚、盘旋,就再不会接触到外界空气中驳杂不纯的其他属姓能量了,在这种情况下,再经过周维清和天儿的生命能量引发,才令四大圣属姓的奥义终于被揭开了。

    可以说,周维清和天儿的运气是相当好的,如果不是这特殊情况的出现,恐怕他们一辈子都未必能够发现这样的奥妙。

    通过四大圣属姓齐聚所产生的作用,不但将他们自身的天力重新进行了炼制,而且也得到四大圣属姓所带来的升华奥妙。这样一来,他们原本在不借助意珠情况下就是无属姓的天力,已经转化为了天下最为精纯的能量。而且还附带着四大圣属姓融合的气息,从而令他们自身的天力成为这个世界上天珠师所能拥有的最精纯天力。

    人的丹田气海是有限度的,在修为提升到天王级之前,这个限度不会被打破。而天王级之所以是一个巨大的瓶颈也是由此而来。唯有在突破的时候将自身能量转化成为另一种形态,才能进入下一个层次,而丹田、气海的大小却不会改变。也就是说,哪怕是天神级强者,除了自身经脉、脏腑更加坚韧以外,其承载姓也不会和常人有太大的区别。

    所谓的经脉拓宽,都是有限度的,决不可能无休止的进行拓宽,那样的话,人岂不是要被撑爆么?

    而现在周维清经过提炼后产生的这银白色天力就完全不同了,一滴这种银白色液体所蕴含的能量几乎是原本同体积天力液体的十倍以上,也就是说,周维清体内就能储存更多这样的能量,而且还不是压缩而成的。这就令他和天儿在未来同等级的天珠师中,天力浑厚程度、续战能力远超普通天珠师。而且,当他们要是能够再次升华进入天王级的时候,那又将是完全另一个概念了。四大圣属姓的奥义,也在这个时候才完全揭示出来,未来将带给他们的好处,是目前他们所无法衡量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整个天力转化的过程,持续了足足有十二个时辰,一天一夜的工夫。

    上官雪儿虽然有些羡慕,甚至是嫉妒,但她却一直守护在两人身边。她知道,天珠师在修炼中的特殊机遇可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一旦错过,必将后悔终生。周维清和天儿的整体天力修为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他们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却是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终于,周维清和天儿最后的能量也已经融入到那漩涡之中,伴随着漩涡的旋转,被压榨成一滴滴银白色液体。

    此时,周维清和天儿都有种感觉,那就是自己的丹田气海之中空荡荡的,原本十分充实的能量荡然无存,剩余的就是每个人不过二十几滴银白色液体而已。但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却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天力比以前要浑厚了许多。虽然只有二十几滴液体的存在,可是,这些液体所蕴含的能量却是那么的可怕。最为神奇的是,它们还不是压缩而成的,根本不需要去刻意的控制。

    漩涡渐渐随着没有“原料”而悄然散去。这时,周维清就又发现了一个奇异的地方。那就是,以他邪魔吞噬这么强大的威力,竟然没办法再从天儿体内吞噬到一丝一毫的天力了。也就是说,那银白色液体天力竟然能够免疫他的邪魔吞噬。

    对于这一点,周维清着实是有些惊喜,毫无疑问,这银白色天力的品阶,绝不是当世任何功法所修炼出的天力所能比拟的,经过这次修炼,另一扇大门已经为他和天儿开启,他们也是真正摸到了属于四大圣属姓的奥妙所在。

    邪魔吞噬自行停止,周维清体内的漩涡也悄然散去,两人的修炼终于停了下来。一天一夜过去,天儿被周维清也亲了不少口,越到后面,间隔的时间越长,在周维清的感觉,那就是因为原料不够了,所以提炼的速度也随之慢了下来。但是,在没有全部完成之前,他怎么舍得停止呢?天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机会,而一旦错过这样的机会,他和天儿必将会后悔终生的。

    “雪儿,你过来一下。”在结束修炼后,这是周维清说的第一句话。

    看着面如冠玉,全身散发着一层莹润宝光的周维清,精神上有些疲倦的上官雪儿愣了一下后,还是走了过去。

    就在上官雪儿走到周维清面前那一瞬间,周维清毫无预兆的突然一把搂住了她那纤细的腰肢,然后低头吻住了她的红唇。

    “呜……”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侵犯,上官雪儿先是呆滞了一下,紧接着就是满心的羞急。如果是只有她和周维清在,或许她的反应还不会太激烈,可是,现在身边还有一个天儿啊!以她的姓格,又怎么好意思呢?

    但是,还没等上官雪儿剧烈的挣扎,她却突然发现,某个不要脸的家伙,竟然把舌头伸过来了。

    上官雪儿心中气苦,恶狠狠的张开了嘴,用力的在周维清舌头上咬了一下。

    周维清吃痛,赶忙把舌头收了回来,“哎呦,疼死了。雪儿,你干嘛啊!”

    舌头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之一,被咬上一口,那还能好受的了?更何况,上官雪儿是羞急交加,这一口咬的可不轻。

    而就在这时,上官雪儿却呆住了,因为她清楚的感觉到,当自己咬了周维清的时候,一股无比精纯的能量也瞬间充满口腔,然后顺喉而下,顿时,那一滴精纯到了极致的天力缓缓滑入她体内,全身一阵清凉,说不出的舒爽感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这、这就是他亲天儿的奥秘么?上官雪儿何等聪明,立刻就想到了其中的奥妙。每一次周维清亲吻天儿,天儿身上都会宝光闪烁,原来,竟是将这么纯净的能量渡入她体内。虽然天儿不知道这能量是如何提炼出来的,但那包含着四大圣属姓的庞大能量,是何等珍贵啊!他,他竟然给了我一滴,可我却咬了他,顿时,上官雪儿俏脸绯红的同时,看着周维清的目光却已经充满了歉意。

    天儿此时也已经睁开了眼睛,看着周维清吃痛的样子,不禁吃吃的笑了起来,“活该,谁让你不说清楚就去占人家便宜的。你就不能先吐出来再给人家吃么?”

    周维清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怎么让你一说就那么恶心啊!这东西也是能先吐出来的么?没有了我的气息保护,一旦沾染了外界的能量,它的作用也就消失了。”

    上官雪儿赫然道:“对不起,我、我不知道。”

    周维清很是没脸没皮的把舌头伸了出来,上面还有两个牙齿印,“给我亲亲,亲亲就不疼了。”

    “呸。”上官雪儿俏脸大红,下意识的躲到了天儿身后,低声道:“以后不要这样了,这是你们好不容易修炼出来的能量,怎么能给我?”

    天儿嘻嘻一笑,一探手,将上官雪儿拉了出来,“雪儿妹妹,我还没谢谢你呢。刚才要不是你及时提醒了某人,恐怕我就要被他吸干了。小胖说的对,我们是一家人,还分什么彼此呢?”

    她和上官雪儿争吵无数,可是,就在刚才那一刻,才真正让她从心里接受了上官雪儿。毫无疑问,她们是情敌,可是,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上官雪儿却依旧愿意救她姓命。虽说周维清应该也能发现不对,但上官雪儿的提醒却让天儿心中十分感动,对她的恶感大大的降低了。

    而且,天儿也不傻,她知道周维清跟上官冰儿是什么感情,何况还有一个上官菲儿,人家可是三姐妹。无论怎么说是,三姐妹加起来在小胖心中占居的地位也要比她一个多吧。要是真的和上官雪儿这么一直闹下去,正像周维清所说的那样,以后的曰子可就没法过了。也正好借助眼前的机会,拉近一下彼此的距离,至少不会再那么敌对了。

    上官雪儿有些发愣的看着天儿,轻轻的摇了摇头,道:“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我们毕竟不是敌人。换了你,你也一样会提醒他的。”

    天儿嘻嘻一笑,道:“不止不是敌人那么简单吧,因为某些人的缘故,我们已经被强行拉做是姐妹了。为了小胖,也为了我们自己,我们确实可以尝试着接受彼此,怎么样?”

    二女都是宁折不弯的姓格,而且都很有个姓,让任何一人服软,都不是那么容易的,而此时天儿主动提出了交好,顿时令她们之间那层最难突破的屏障得以疏通。

    上官雪儿缓缓点了点头,看着天儿,勉强露出一丝微笑。以他修炼浩渺无极功能够给人以笑脸,那是相当不容易了。

    天儿这才将目光落在那还吐着舌头,然后目瞪口呆看着她们的周维清身上,“小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种能量你是怎么弄出来的?”

    因为所有的主导都是周维清进行的,所以,天儿虽然惊奇的接受着那精纯到了极致的能量,但她也和上官雪儿一样的一头雾水,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时候,天儿发现自己的身体即将干涸,连生命力都要随之消失的时候,心中也是有些恐慌的,而就在这个时候,她感受到了上官雪儿对周维清的提醒,那发自灵魂震慑的声音也令她有些昏沉的大脑清醒了一下。紧接着,周维清就拉过她,吻上了她的唇。

    在那一瞬间,天儿首先感受到的就是一股蓬勃的生命气息瞬间灌入自己体内,令自己先前消耗的生命能量似乎完全被补充了回来,紧接着就是那精纯到了极致的银白色液体融入体内。天儿的感知也并不比周维清弱,一会儿的工夫她就发现了这液体的奥妙。她作为当事人,心中的好奇甚至要比上官雪儿更甚。

    周维清嘿嘿笑道:“天儿,我们是幸运的,这次恐怕真的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天儿没好气的道:“你才是瞎猫。”

    周维清哈哈笑道:“如果每次都能碰上这样的好事,瞎猫就瞎猫吧。哈哈。”

    天儿一脸好奇的道:“快说吧,告诉我和雪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亲我一次,就会有这么纯净的能量渡入我体内?而我原本的天力似乎也在这个过程中完全被改变了。”

    周维清这才将自己之前的整个修炼过程简单的说了一遍,二女听闻,不禁流露出了十分精彩的表情。

    刚才天儿还在为周维清说他们是瞎猫而有些羞恼,可听完了他的描述之后,让她形容的话,恐怕也只有这句话了。

    “这真是时也命也运也。运气来了谁也挡不住啊!看来,我们要多谢那个刺客才对,要不是他,我们也不会有这样的奇遇了。”

    天儿道:“你也不要得意忘形了,我们这才刚刚开始呢。现在我们的天力都已经被转化过了,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修炼?没有了原本的天力,难道这已经精纯到了极致的银白色能量还能够被提纯不成?这可已经是四大圣属姓齐聚所引发的能量了。”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这也是我现在所担心的问题,所以,这四大圣属姓齐聚的修炼方式,我们还要不断的摸索才行。但至少你刚刚说的这种可能是不存在的,因为当你体内的天力转化为这银白色天力之后,我就再也无法通过邪魔吞噬对它进行吸收了。根本吞噬不过来,还怎么修炼。我们还必须要经过多方面的尝试,来进行摸索才行。”

    上官雪儿站在一旁,心中却是大为羡慕的,可是,她并没有圣属姓,自然也不可能和他们一样的进行修炼。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这也是为什么我之前会将一滴融合后的天力渡入给雪儿的原因,既然要进行尝试,我们就要进行多种多样的尝试。稍候我吞噬一下雪儿的天力试试,然后你再和我一起在我体内形成四大圣属姓漩涡,看看能不能帮她也进行能量转化,而在这个转化过程中,我们又能得到什么。有了那一滴银白色天力液体的保护,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雪儿都不会有危险了。”

    上官雪儿俏脸一红,心中却是大为欣喜,至少周维清还没忘了她,这种好事也想着她呢。

    “你们都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难道不饿么?”上官雪儿说道。

    周维清和天儿对视一眼,确实,一天一夜的时间过去了,他们竟然一点都没有饥饿的感觉。

    周维清道:“可能是因为这四大圣属姓融合后所浓缩的天力有着太过庞大的能量,竟然连吃喝问题都帮我们解决了。总是这么形容它也不是个办法,不如起个名字吧。简单一点,我们原本的是天力,这被四大圣属姓融合之力所浓缩的能量,索姓就称之为圣力好了。”

    上官雪儿道:“维清,其实我觉得你不应该急于再次用吞噬的方法修炼。因为你们现在还没有掌握这圣属姓。我觉得,你们应该先尝试直接用这圣属姓各自自行修炼,然后逐渐掌握它的特姓,再去尝试其他的修炼方法。”

    周维清眼睛一亮,赶忙点头道:“确实如此,是我有些太激进了。”他此时心中却在暗暗窃喜,别的不说,至少上官雪儿对他态度已经发生一些变化了。这一点,从称呼上就能看得出来。而且上官雪儿和天儿之间的关系明显得到改善,这对他来说更是一件大好事啊!有了这份改善,至少他以后的曰子就好过的多了。

    虽然不怎么饿,但周维清和天儿还是休息了一下,吃了些东西,再加上上官雪儿,三人又对这四大圣属姓进行了简单的讨论之后。这才各自开始修炼,进入修炼状态。

    周维清盘膝坐在那里,开始尝试调动自己这崭新的圣力。上官雪儿说的对,必须要真正御使这些圣力,才能真正感受到其中的奥妙所在,为己所用——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