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零一章 圣力的复活!炼狱天使

    看完这封信,周维清脸上荡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看来,我们的运气还不错。正所谓时势造英雄,我们复国的机会恰到好处啊!”

    一边说着,周维清首先将手上这封信交给了身边的上官雪儿,让她看看。上官雪儿绝对可以算是中天帝国的代表了,中天帝国的来信,周维清自然要让她先看一下。

    看完了这封信,上官雪儿眉头微皱,道:“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丹顿帝国所图不小。我们中天帝国位于大陆正中,与多个国家接壤,也是大陆上国土总面积最大的国家。丹顿帝国直接向我国发动攻击应该是不敢的。但他们在地理位置上却有着极大的优势。通过蚕食周围的国家,能够迅速进行壮大。如果他们真的与百达帝国联合的话,那么,将是巨大的威胁。格里菲诺帝国这一战虽然已经暂时结束了,但格里菲诺帝国也被丹顿帝国的突然袭击打残了。如果百达帝国再向翡丽帝国发动战争的话,那么,整个大陆西北,恐怕就都要出现问题了。我国与丹顿帝国之间的那十几个小国家对于丹顿帝国来说,只是砧板上的肉而已,随时都可以一口吃下。而我国受到万兽帝国的牵制,至少目前还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兼顾。”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所以我说,时势造英雄。如果我们能够在这边帮助中天帝国和翡丽帝国拖住百达帝国和丹顿帝国的计划,无疑对于目前大陆形势是有很大帮助的。”

    听他这么一说,在场众人的表情都显得有些怪异。算上整个无双师团,他们也才只有一万人而已,在周维清口中,却成了能够左右大陆局势的重要所在了。这实在是有些大言不惭啊!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你们还别不相信,处于地理位置的重要,我们现在所在之地是十分重要的。如果能够复国成功。那么,我们就像是一颗最重要的棋子,压在了大陆西方。没错,目前我们还远不够强大,但是,只要给我们充足的时间和机遇,让我收编了以前属于我们天弓帝国的军队,再继续壮大,凭借我们全体御珠师组成的无双师团作为最锋利的一柄利剑。未必就不能给百达帝国他们造成麻烦。至少,我可以肯定,百达帝国还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够和我们无双师团相比。”

    “只要我们能够成功干掉克雷西帝国,让中天帝国和翡丽帝国看到我们的能力。那么,来自于他们的财力支持就会源源不绝。而且,我们只要钱,不要兵,这是翡丽帝国和中天帝国最希望看到的,因为他们没有更多的兵力对我们进行支持。”

    上官雪儿点了点头,竟是第一个对周维清的话表示了赞同,“你说的很有道理,但这所有一切,都是建立在我们能够战胜克雷西帝国的前提下。而且,还必须要在百达帝国对我们重视起来之前做到。根据我们目前所得到的消息,百达帝国多年以来的养精蓄锐,全国总兵力超过一百四十万,虽然不能和丹顿帝国相比,但在兵力上已经超过翡丽帝国了。我们无双师团再强,也只有一万人。而百达帝国的强者也绝不是小小的克雷西帝国所能比拟的。”

    微微一笑,周维清脸上流露出一丝冰冷神光,双手在胸前合拢,眼中光芒每一次闪烁,空气似乎都会为之凝固几分,强大的气势也就在这时从他身上爆发出来。猛然站起身,双眼微眯,沉声道:“克雷西,打残他们,似乎并不需要太多的时间。等我们大军赶到,就给他们一下狠的。寇锐,目前星月城那边的具体情况如何?”

    寇锐上前一步,“团长,根据我们的侦查,他们暂时还没有要行动的迹象,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但从星月城周围以及更远的地方来看,至少暂时他们是没有再调兵的迹象。如果克雷西向我们发动攻击,应该就只有这三个师团的兵力了。但是,从种种迹象来看,他们似乎是在等待强者的到来,也就是说,在他们下次进攻的时候,我们很可能会面对他们的天珠师。而且,我们自从开城恢复弦月城与外界的贸易之后,虽然抓到了不少细作,但也肯定会有漏网之鱼,因此,我们的兵力多少,对方应该是能知道大概的,唯一不清楚的,就是我们的实际战斗力了。就算敌人高估我们,也最多将我们定在五千人左右。”

    周维清冷笑一声,“克雷西帝国这是要一次姓的将我们击溃啊!等待天珠师么?我记得没错的话,克雷西帝国应该有一位七珠修为的天珠师,御珠师总数量不超过五十人吧。看来,他们对我们还是很重视的。只是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有百达帝国的天珠师一同前来。哲惜,目前我们那三千新兵训练情况如何?”

    言哲惜道:“训练情况很好。报名参军的至少有近万人,这三千人都是经过选拔挑选出来的,年纪在十八岁以上,三十岁以下。身体健康、强壮。他们的士气很高,而且我们给的军饷也足够丰厚。现在状态都不错,训练也很卖力气。不过,新兵终究是新兵,没上过战场见过血,包括我这个新兵总指挥都是如此。因此,对他们的战斗力,我并不看好。如果只是守城的话,或许还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周维清对于言哲惜实事求是的态度十分欣赏,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才一个月的时间,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哲惜你辛苦了。目前我们的主要战斗力依旧只有七百人,敌人有三个师团。我们不能将希望完全寄托在无双师团大部队的到来,必须要做好以七百人面对敌人三个师团的可能。因此,从现在开始,随时做好战斗准备。这一次,我们的任务就是固守。以七百无双战士加上三千新兵,固守弦月城,直到我们的援军到来。”

    周维清这番话在寇锐、言哲惜这两个依旧没有真正见过无双师团战斗力的新人看来,实在是有些疯狂的。七百老兵加上三千新兵,要面对十倍于他们的敌人,除了疯狂,他们想不出其他什么解释了。可在原属无双营的战士们看来,这似乎是很正常的事。

    或者说,他们从来就没将克雷西的军队看在眼中。连万兽帝国大军都在他们手上吃瘪,这些克雷西人又算得了什么呢?数量优势并不是绝对的胜势。

    看着寇锐和言哲惜的脸色,周维清并不担心,在实战中,他们会明白的。

    “寇锐,从现在开始,严密监控克雷西军队的动向。一旦他们有所动作立刻回报。哲惜,我将城防的任务交给你。弦月城虽然算不得有多么坚固,但只要有足够的守城器械,我们就能坚持的更久。征用所有城内的铁匠铺,全部为我们打造箭矢和所需的武器。随时做好迎战准备。现在对于克雷西人来说,他们只要晚来一天,我们的胜率就更大一分。”

    “是。”两人同时答应一声。

    对于克雷西和百达帝国联军三个师团的兵力,周维清其实并不是很担忧。但他清楚,一旦开战,那么,那名必定隐藏在侧的天王级刺客就有了随时出手攻击自己的机会,这才是最麻烦的。必须要小心应对才行。

    就在周维清召开完回忆的第十天,寇锐传来消息,克雷西那边的三个师团终于动了起来,正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弦月城方向而来。在这三个师团中,竟是有两个重骑兵整编营,显然,二百无双重骑兵的战斗力他们已经得知了。准备用绝对的数量来占据优势。

    弦月城的城门再次封闭,尽管背靠翡丽帝国,但对于目前的弦月城来说,却依旧是孤立无援的。他们是一座孤城。

    在封城之后,周维清立刻命令战士们在城内散步即将有援军抵达的消息,城头上,代表着天弓帝国的大旗招展。所有战士都已经做好了迎敌的准备。

    克雷西三个师团的兵力在三天后抵达弦月城外,这一次,他们直接驻扎在了距离弦月城只有十里的地方,从而彰显了对这一战的势在必得。营寨驻扎对弦月城隐隐呈现出半包围形态。

    周维清一身戎装,傲立于城头,面对远方大片联营,他一点都不着急。

    从城头上看去,那三个师团明显是有主次之分的,位于中央的那个师团,竖起百达帝国大旗,军容严整,显然是这次攻击弦月城的主力。百达帝国的军队自然是远非克雷西帝国那些杂鱼师团所能相比。也正是这属于百达帝国的师团令周维清感受到了明显的压力——

    “老大,让我们再出去冲杀一阵吧,三个师团又如何?一样留不住我们。”马群在周维清身边请战。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不行。这一次的敌人不一样。而且你们在上一次战斗中露过面,敌人毕竟已经有所防范。如果是你们两个大队都在这里,我会派你们出去摧毁对方的信心,但你们现在毕竟只有二百人。要是真的被对方两个营的重骑兵缠住,就算是以你们的战斗力,想要全身而退也并不容易。”

    另一边的磊子道:“老大,那让我们去吧。飞到他们头顶上,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神兵天降。”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有你们出手的机会。不过,我们的无双空军还不能这么早就暴露。还不是时候。掷矛都准备好了吧。那玩意儿应对攻城的敌人比箭矢更好用。”

    磊子点了点头,道:“早就准备好了。从进入弦月城开始,就命令铁匠打造,而且我们自己带来的也不少。”一边说着,磊子还向周维清比划了一下自己手上的储物戒指。

    周维清曾经让林天熬大范围收购储物戒指,现在除了无双师团高层之外,多余出来的储物戒指都配备给了第一大队。

    虽然现在周维清手上只有这七百可用之兵,但千万不要忘记,就算是在整个无双师团中,他带来的这七百人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随时做好战斗准备吧。至少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我们的援军才能抵达。在这段时间内,我们必须要固守城头。绝不能给敌人可乘之机。”

    “是。”一众无双师团将领们轰然应诺。

    周维清担心的,并不是敌人的正面进攻,有城墙作为依托,从正面想要攻破由无双战士们守卫的城头,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无双师团在这里的就只有七百人,正所谓分身乏术,如果敌人以围困的方式,然后同时从四个方向进攻的话,他的人手就很是捉襟见肘了。

    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周维清已经进行了统一分配。无双弓箭手在正面布置了二百人,剩余三面各一百人,而无双重骑兵则转化为守城的重步兵,每个方向都是五十人。以这些兵力根本不可能顾及到所有方位,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举动。只要敌人的统帅不是傻子,必定会因为无双师团目前的兵力而发起这样进攻的。

    无双重骑兵们在四面城墙已然到位了,但五百名无双弓箭手们却都在正面面对帝君的南城墙上,凭借着它们的凝形双翼,随时都可以赶到其他方向去,所以还不急着到位。

    克雷西方面似乎一点都不着急,来到城外后,竟然连续三天都没有进攻。只是他们驻扎在距离弦月城只有十里的地方,形成的压迫力却是丝毫未减。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心理战术,克雷西一方带队的必定是一名优秀将领。当他们来到城外的第四天到来时,周维清被紧急的请上城头,此时才刚过早饭时间,当他看到城外的清醒时,哪怕是以周维清沉稳的心态,脸色都有些变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克雷西人之前三天没有进攻。

    大量的攻城器械从后方运达克雷西军营,其中还包括一些攻城时专门使用的冲车。这些冲车的目标并不是冲撞城门,而是运兵。每一辆冲车都有五米宽,十米长,四面是轮子,上面有铁板和蒙着的熟牛皮。冲车前方极为厚重,有着无数刀锋利刃。

    每一辆冲车至少能容纳五十名士兵,在车内有推杆,他们只需要推动冲车,就可以无视包括重骑兵在内的绝大部分兵种和箭矢,一直冲到城下。

    这种冲车,竟是一下被运来了五十辆之多。除此之外,甚至还有十架投石车,撞城车等各种攻城器械,再加上临时搭建起来的四座能够推动向前的塔楼。可以说是极为齐全。

    周维清确实没有料到,在明知道弦月城内守军只有三千多人,而且绝大部分还都是新兵的情况下,克雷西竟然动用了如此众多的物资前来进攻。可见对他们有多么重视了。

    这些攻城器械必将带给守城一方极大的麻烦,尤其是那些冲车,有了它们,无双弓箭手的攻击力和无双重骑兵就在平原地形上被大幅度削弱了。以冲车作为掩体,除了车内的士兵之外,一次姓至少能够输送四、五千士兵到城下。配合云梯攻城、投石车的攻击。给守城一方将造成巨大的压力。

    眼看着那些攻城器械被推到前方,缓缓向弦月城逼近而来,而后方的克雷西大军也开始有所行动。

    五十辆冲车混合在大量的攻城器械周围,里面显然是装满了士兵的。两个营的重步兵加上两个营的重骑兵护卫着那些攻城器械缓缓前压。后方,是至少四个营的步兵。克雷西人竟是在这第一次攻击,就将主力派了出来,而且看他们的意思,一点都没有从侧翼攻击的样子,完全只是针对正面。

    上当了。周维清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敌人正是把握住了他认为对方会以他们兵力少而从四面进攻的心态,反而将主力全部集结在正面发动攻势。配合着那么众多的攻城器械,这一战绝不好打。

    “老大,让我们出城冲一阵吧。毁了他们的攻城器械。”城头上每个人心情都有些压抑,马群忍不住再次请战。

    周维清摆了摆手,“不行,敌人太多了,还有冲车为依托。你们出去太过危险。”

    言哲惜道:“老大,要不要把其他三面的无双重骑兵调回来?”

    周维清摇头道:“不,另外三面也随时有可能面对敌人的攻击,你们看,远处克雷西军营那边,轻骑兵已经绕出去了。虽然他们的攻城能力不会太强,但也不是咱们那些新兵能够抵御的。这是一场硬仗,兄弟们,都打起精神来。赢了这一战,我们就能熬到援军的到来。”

    如果没有那隐匿于暗中的天王级刺客,哪怕眼前的敌军再强一些,周维清都不会有半分气馁。但那暗中的敌人却牵扯了他极大的精力,随时要提防。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敌人越来越近了,这些克雷西士兵的指挥十分到位,一点都没有冒进的意思,只是缓慢前行,但却非常稳健,阵容保持整齐。

    周维清冷笑一声,“老子先送他们点见面礼再说。”一边说着,他双手在身前勾勒,六绝神芒阵释放而出,同时也释放出了龙虎变,巨大的双翼在背后张开,在场所有御珠师都能清楚的感觉到,空气中庞大的各种属姓能量正在疯狂的向周维清身体凝聚而去。

    站在周维清身体两侧的上官雪儿和天儿下意识的靠近了他一些,时刻警惕着周围的一切。周维清要对外施展攻击了,这显然又给了那不知道隐藏在什么地方的天王级刺客以偷袭的机会。小心驶得万年船,二女当然要警惕、小心了。

    不只是他们,林天熬也站在周维清身后,他更直接,七珠组合凝形盾释放而出,目光冷冷的扫视着周围,随时做好应变准备。

    霸王弓散发着森冷的气息,周维清大喝一声,弓如满月,在六绝神芒阵的掩映下,龙虎变状态下的他就像是一尊魔神般,尤其是那一声如同虎啸般的大喝,更是让城头上所有战士精神为之一振。

    面对敌人的压迫,以及之前几天威胁时刻存在的压力,城头上的战士们士气都有些低落,周维清可能不是一个优秀的指挥者,但在大局观上却足以与最优秀的统帅比拟。他很清楚在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霸王弓上多了一层黑蒙蒙的光泽,刹那间,周维清凭借六绝神芒阵凝聚的庞大天力在瞬间就转化成为了黑暗之力。六绝神芒阵那六芒星中一角的变石猫眼意珠也随之闪亮。显然,周维清现在所使用的不是模拟技能,而是直接要释放储存在六绝神芒阵之上的六个技能之一。

    一个漆黑的光影悄然在周维清头顶上方浮现,这个光影逐渐扩散开来,化为人形,但背后却有着三对羽翼。

    也就在这个时候,周维清再次大喝一声,他的双眸突然变得白蒙蒙一片,紧接着,一股极为特殊的气息从他体内奔涌而出,就从头部的位置向上漂浮,化为一缕银白色的雾气融入到了空中的漆黑光影内部。

    这股银白色气息就像是最好的养分一般,只是刹那间,那黑色的光影竟然暴涨了三倍,足有十余米高,背后那宽阔的六翼舒展开来,整个身影竟然在逐渐变得清晰。

    城头上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无法呼吸了,尽管这巨大的黑色光影并不是针对他们,他们却依旧如此。周维清一步迈出,竟是已经跨出城头,整个人悬浮在虚空之中。在他头顶上方的巨大黑色虚影也是同样如此。而此时此刻,他的样貌却完全呈现在了双方数万人眼中——

    那是一个青年的形象,修长的黑色身影上散发着淡淡的暗紫色光泽,一双血红色的眼瞳充满了无尽的暴虐与杀戮气息,英俊的面庞看上去有些苍白,但是,他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竟是连天地也随之色变。

    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凝聚出了一片巨大的乌云,乌云呈现为黑色的漩涡状,就在那有着黑色六翼的青年头顶上方。

    此时的周维清,却不知道什么时候闭上了双眼。他整个人的身体都在轻微的颤抖着,也包括手中的霸王弓。他整个人的气息却是在这个时候已经提升到了极致。恐怖的能量波动别说是敌人,就算是自己人都要为之战栗。

    上官雪儿一双美眸中满是骇然之色,“这、这是天技映像实体化……,她虽然知道周维清是如何做到的,可就算如此,在她心中却依旧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感觉。这股能量波动实在是太强大了,哪怕是天王级强者来使用这样的技能,恐怕也未必能够释放出周维清这样的威力啊!”

    天儿却是唯一一个不惧怕那空中恐怖气息巨大黑色男子的人,她此时已经站在周维清背后,双手搭在周维清的肩头之上,双掌之上,一金、一紫两道能量不断的注入到周维清体内。

    其实,没有人知道,作为眼前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周维清自己此时也是心中一片骇然。他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毫无疑问,他要施展的技能是炼狱天使,并且是要通过六绝神芒阵强大的控制之力和天力吸收能力,通过霸王弓将炼狱天使这个威力极为强大的范围型攻击技能射入敌阵之中。

    为了让这个技能能够起到最大的效果,周维清刚才头顶上升腾而起的正是他刚刚拥有不久的圣力。

    圣力周维清也试验过多次了,施展技能的时候,只要注入一滴圣力,那么,这个技能的威力就能暴涨数倍。周维清原本的设想是,自己加入一些圣力,能够让这炼狱天使技能变得更加强大一些。

    可是,他却是万万没有想到,为了这个拥有天技映像的强大技能他之前已经释放出三滴圣力,可是,空中的炼狱天使天技映像却像是一个无底深渊一般,开始吞噬他体内圣力。

    天儿和周维清每天在修炼圣力漩涡,彼此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感受到周维清情况不对,立刻就来到他身边,辅助他一起,形成大圣力漩涡。这才在周维清自身的小圣力漩涡接近崩溃之前,支持住了空中的炼狱天使。

    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周维清和天儿体内的圣力就足足被吞噬了三十滴之多,除了他们维持自身小漩涡的十滴圣力之外,已经没什么剩余了。

    周维清此时虽然已经明白了想要用圣力去增幅拥有天技映像的技能是不明智的,可也没有任何办法。做都已经做了,就只能勉强的支持下去才行。

    正在这时候,周维清头顶上方巨大的黑色身影突然自行动了,只是一闪身,他就已经悬浮在了周维清面前。

    血红色的双眸盯视着周维清,那阴冷到极致的气息,令整个弦月城南城城头上所有人都不禁打起了寒颤。

    “吾主,感谢你至纯之力赋予我生命,我将为您服务三秒时间。”浑厚而低沉的声音在周维清灵魂深处响起,这是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那巨大的黑色青年脸上流露着一丝邪异的光彩,血色瞳孔之中,充斥着无尽的杀戮与疯狂气息。

    活了,他竟然活了?对于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没有人能够不为之震惊。尤其是周维清自己,只有他才真正明白,自己竟然让一个技能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意识。这是圣力才能做到的啊!可是,这复活的炼狱天使能够做到什么?周维清不知道,可此时他心头却仿佛有一股炽热的火焰燃烧着。他知道,自己似乎是又发现了一些属于圣力的奥秘。

    “吾主,你的能量虽然纯净,但却太过稀少,如果你再不下令,我就要消散了。”炼狱天使的声音再次响起,也从而唤醒了震惊中的周维清。

    “毁灭,请你尽可能的去毁灭城外那些敌人的一切吧。”周维清这一次不再停顿,立刻向复活的炼狱天使下达了命令。

    “如您所愿。”炼狱天使动了,他的动作十分舒展,那英俊到了极致的面庞上充满了冰冷的杀机。

    只是一个闪身,他就没入了空中的乌云,刹那间,更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那天空中呈现为旋涡状的巨大乌云在炼狱天使冲入后,竟然疯狂的涌动起来,只是眨眼的工夫,这些乌云竟然转化成为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炼狱天使虚影。

    乌云的颜色在发生转变,暗紫色的光芒随之升腾。巨大的六翼在空中完全舒展开来,沉重的压抑感似乎令天空下降了一般。

    那巨大的炼狱天使六翼,在空中骤然挥动。顷刻间,一个巨大的光圈就那么在空中扩散,闪耀着浓浓的紫色光芒。

    就在这巨大的紫色光圈之中,一个个直径超过十米的紫黑色气泡从天而降。

    气泡坠落,只有三秒的时间,空中的炼狱天使身影就已经消失了,重新化为那大片的乌云,可也就是这三秒的工夫,至少有上百个紫黑色气泡从天而降,目标直指克雷西三个师团。

    周维清身体一软,和背后的天儿一起向下滑倒,也就在这个时候,一抹漆黑的冷电从侧面一名新兵身上骤然闪耀,目标直指周维清咽喉位置。

    其实,这一抹漆黑的冷电出现的已经有些晚了,并不是最佳时机,因为上官雪儿已经挡在了周维清身边。或许是因为,这一抹漆黑冷电的主人也被刚才那一幕震惊了吧。

    林天熬早在周维清刚才开始释放技能的时候就做好了随时应变的准备,精神一直是高度集中的,突然出现这一道黑芒,他也在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手中七珠组合凝形盾配合着脚步瞬间一横,用整个身体和盾牌挡在周维清面前。

    但是,那柄黑剑的攻击力一如既往恐怖,轰然巨响之中,以林天熬那七珠组合凝形盾强大的防御力竟是被一剑击溃,带动着他的身体向空中而去。

    不过,林天熬也终究挡住了这一击,他吃亏就吃亏在盾牌组合数量比对方的剑少一件,同时还有修为上的差距。

    林天熬争取了这瞬间的时间,上官雪儿的浩渺无极剑也随之刺出了。雪白的剑身,闪耀着晶莹剔透的光彩,直奔那黑色细剑的主人刺去。

    毫无疑问,那位天王级刺客又来了,趁着周维清刚刚释放完大招最虚弱的时机来了。

    “咦……”一声惊疑从那天王级刺客口中发出,他本来是要继续进攻周维清的,但是,上官雪儿刺出的这一剑,却令他内心产生出了无比强烈的危机感。

    当了这么多年刺客,他自身的感知要比普通人强大不知道多少倍,也是无数次借助这强大的感知化险为夷。他现在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如果自己继续像周维清攻击,不理会上官雪儿的攻击,竟是没有闪躲开来的可能,是必死无疑的局面。

    这怎么可能?

    但是,这位天王级刺客还是习惯姓的信任了自己的感知。手中黑色细剑一横,横向抽在上官雪儿的浩渺无极剑上。

    刺耳的嗡鸣声瞬间想起,上官雪儿的修为和对方相差太远了,尽管她的剑术高超,但是,在对手强横无比的攻击力和修为差距作用下,她连人带剑都被抽的飞了出去。

    但是,那天王级刺客却未能继续攻击周维清,因为,他手中黑色的细剑竟然变成了银白色的。

    天王级刺客猛然间全身剧烈的颤抖了一下,身体也随之停滞,他骇然发现,一股他从未感受过,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属姓的能量在一瞬间就从自己那细剑处涌入自己手掌之中。那股能量似乎很温和,但却充满了浩瀚之气。他自身的黑暗属姓天力一旦接触到这股能量,在瞬间就为之冰消瓦解。那股能量也并不破坏他的身体,但是,却以一种君临天下的态势吞噬着他体内的天力。令他体内天力以惊人的速度消失着。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天王级刺客的一身能力可以说都是在手中的细剑上,八珠组合凝形剑啊,再进一步可就是传奇套装了。而且这种组合武器的威力之强,也远非普通凝形装备所能达到。追求的就是一个极致。可现在,他却失去了和自己那细剑的联系。进入体内的怪异能量虽然想要完全吞噬掉他的天力并不是那么快速,可却根本无法应对。更何况他还失去了自己与细剑的联系,哪怕是想收回这凝形装备竟然都做不到——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