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零九章 再见叶泡泡

    周维清他们是什么人?天力都相当不弱,这边虽然压低了声音,他们那边自然也能够听的清清楚楚。

    周维清能阴险的喜怒不形于色,云离也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马群本就是喜欢挑事儿的主儿,一听人家说自己是吃货,怎么可能还忍得了。猛的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

    “你妹的,小白脸,你说谁是吃货?”

    马群的身高绝对彪悍,坐着的时候还看不太出来,这一站起来,也是吓了对方一跳,接近两米三的身高,绝对是巨无霸级的,站在普通人中,足以给人鹤立鸡群的感觉。更何况马群本身还极为健壮,宽阔的肩膀足有常人两个加起来。此时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大山一般。

    “谁吃的多就说谁呗,个子大有什么用,恐怕也就是个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吧。”那刻薄青年嘴上可不会认输,很不屑的看了马群一眼,对他的愤怒毫不在意。

    马群什么脾气,别人不来惹他,他还要惹事呢。否则第一次见到周维清的时候也不会被周维清教训了。此时有人这么说他,他能忍得了才怪,一抬脚就要走出来,却被身边的乌鸦一把抓住了。

    “别闹事。听维清的吧。”一边说着,乌鸦硬生生的将马群拉着重新坐了下来。

    马群狠狠的瞪了那刻薄青年一眼,“小兔子,再废话,老子废了你。”

    “你说谁是兔子?”这一下,那刻薄青年也不干了,拍案而起。

    那名叫旋儿的少女却是皱了皱眉,“阿豆,你怎么跟一群乡下人一般见识。别影响我吃饭的心情。”

    刻薄青年用一根手指朝着马群点了点,眼中一副阴狠的样子。马群自然也是不甘示弱,伸出一根比普通人长的多的中指,回赠给了对方。

    那名叫旋儿的少女取出一张暗金色的卡片放在桌子上,“服务生,有什么好吃的赶快送上来。把不相干的人清出去,我们要包场。我出一千金币。”

    她这么一说,简直就是直接打脸了,周维清他们这边还没吃完,清场的话,可不就是要将他们给赶出去么?

    旋儿说完这句话后,还对那名叫阿豆的青年道:“别遇到什么事情都那么冲动,能用钱来解决的,就都不算什么。一群乡下人,赶出去就是了。”

    服务生早就听到这边的动静了,此时也知道躲不了了,赶忙走过来,一脸为难的看着那紫衣少女,道:“小姐,这样不好吧。那边的客人还没吃完呢。要不,我给你们换个包房,您看如何?我们这里有很大的包房,安静,而且比大厅中豪华的多。”

    旋儿脸色一沉,“不用了。我就要在这大厅中吃饭。不稀罕什么包房。他们的帐也算在我们这边就是了,我再多出一千个金币包场。”

    “这……”金钱固然动人,可周维清他们那一桌明显不是善茬,这服务生还真有些不敢过去说话。

    “三千。”旋儿拿起那暗金色的卡片,淡淡的说道。那拿钱砸人的样子,要多霸气就有多霸气。

    “小姐,您就别为难我们了。”服务生绝对是心动的,就算他不是老板,可要是能够为饭店获得这么一大笔进账,奖励肯定不会少。

    “四千。”

    “……”

    周维清终于吃掉口中的一块儿青玉卷,抬起头来,喃喃的道:“这青玉卷真不错,松软、香甜,还有一股淡淡的竹叶清香。很是精致的食物啊!”

    马群忍不住道:“老大,你什么时候脾气变得这么好了?这样你都忍了?”

    周维清瞥了他一眼,道:“马群,你知道年轻女人炫富是因为什么吗?”

    马群愣了一下,但却很是配合的摇了摇头,他认识周维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这位老大肯定有后招。

    周维清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道:“年轻的女人炫富,无非就是两种情况,一,曰她的人牛十三,第二,曰她妈的人牛十三。”

    周维清这话一出,马群顿时张大了嘴,旁边的乌鸦刚喝入口中的一口茶全都喷了出来,为了不喷再桌子上,歪头间,自然是全都照顾到了马群身上。

    云离则是被正吃着的青玉卷噎到了。就连天儿,也不禁捂着嘴笑了起来。只有比较单纯的西西目光还比较茫然,不太明白周维清说的是什么意思。

    云离好不容易才将自己那口青玉卷咽下去,“维清,你想谋杀么?”

    周维清一脸无辜的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云离哼了一声,道:“粗俗,不过,也有点道理。”

    “年轻的女人炫富,无非就是两种情况,一,曰她的人牛十三,第二,曰她妈的人牛十三。老大,你这话太精辟了。佩服,佩服。”马群哈哈大笑的重复了一边周维清的话,刚才心中的怒气也是一扫而光,笑的前仰后合的。

    周维清之前说话的声音不算太大,那边又再一个劲的加价,对他的话没太听清楚,可马群这么一重复,他那大嗓门,恐怕酒店外面都能听到了,更何况不远处的那桌人呢?

    那名叫旋儿的少女一听这话,娇躯猛然一僵,缓缓的站了起来,其他四名青年也是先后起身,那名叫阿豆的青年一把推开服务生,眼中满是杀气,恶狠狠的道:“你们找死。”

    旋儿眼中寒光闪烁,“撕烂他们的嘴,然后都扔出去。要是反抗,死活不论。”

    阿豆明显是急于表现,一个箭步就窜了出去,与此同时,明显的天力波动从他身上释放而出,目标第一个就指向了马群。

    在他的双手手腕上,各有四颗珠子旋转,赫然是一名四珠修为的下位天尊。

    看到对方竟是四珠修为的天珠师,周维清他们也是略微愣了一下,看样子,这几个年轻人还真有几分张狂的本钱。

    这叫阿豆的年轻人体珠师冰种翡翠,力量型,意珠则是火属姓的。一拳轰出,拳头上带着浓烈的火焰。令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炽热起来。

    马群哼了一声,根本都没站起身,伸出一只蒲扇般的大手,就朝着对方的拳头拍了过去。与此同时,他的天珠也释放了出来,对方毕竟是天珠师,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

    砰的一声闷响,阿豆去的速度快,回来的更快,竟是被马群直接一巴掌扇飞了。

    论天力修为,两人可能相差无几,但是,马群那继承泰坦血脉的狂战一族力量又岂是这阿豆所能相比呢?

    接连倒退了十几步,撞碎了两张桌子,这叫阿豆的青年才勉强站稳身形。他这边的几人也都是脸色大变。

    身为天珠师,一向是他们最骄傲的事情,却想不到对面这些形态各异的人竟然也有天珠师,而且这大个子的修为也是四珠级别。

    马群一巴掌拍飞阿豆,随之也站了起来,双手相互握了握,发出一连串骨格噼啪的声音,“想打架么?老子最喜欢打架了。”

    厚重的气势从马群身上骤然勃发,先不说他的力量远胜对手,在这气势上,对方也是远远无法和他相比的。经历过连场战争之后,马群干掉的敌人数量早就超过了一百,此时气势爆发出来,明显带着几分血腥的气息,又怎么是这些没见过血的年轻人所能比拟?

    阿豆怒喝一声,身形再进,这一次,他可就没那么莽撞了,双手一圈,一柄闪烁着炽烈火焰的长剑悍然出现在双手之中,身随剑走,直奔马群当头劈去。

    马群哈哈一笑,左手一抬,一面土黄色的盾牌已经凝聚成形,没有任何花哨,直接朝着对方的火焰剑迎了上去。

    那阿豆显然也是知道自己的力量不能和马群相比,而且马群的意珠乃是土属姓的,对他有一定的克制作用。脚下猛然一划,身形电闪,竟是绕到了马群的侧面,手中火焰剑的下劈之势骤然一变,在空中带起一道弧线,直奔马群咽喉处挑去。

    这一下的变化是相当精妙的,这名叫阿豆的青年显然是经过名师指点,实战经验相当不错。

    可惜,他遇到的是马群,马群那也是被上官菲儿虐出来的近战。面对同等级对手,他自身彪悍的天赋和实战经验怎么可能给对方占到便宜呢?

    从周维清他们这边的角度看,马群的身体像是迟滞了一下似的,动作迟缓,竟是没有躲开对方的攻击。

    西西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却被身边的乌鸦拉住了。

    紧接着,那火焰剑就扫在了马群咽喉的位置。

    但是,令人吃惊的一幕也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火焰剑扫中马群咽喉的一刹那,突然间,浓郁的土黄色光芒瞬间爆发,马群的皮肤上,竟是在间不容发之际出现了一层厚重的土黄色岩层。

    噗的一声,火焰剑斩在上面,天力爆发,可是,却没有丝毫刺破这岩层的机会——

    马群刚才略显迟滞的身体也在这一刻骤然爆发,右手中的盾牌横拍而出,狠狠的砸在动作用老的阿豆侧身。

    轰的一声,阿豆整个人都被轰击的飞了起来,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其实,论真正的战斗力,他也不至于这么几下就被马群得手,实在是输在了算计上。马群故意露出破绽让他命中,利用自身强大的防御力顶住对方攻击。而在命中马群和即将命中的时候,阿豆的心神难免会有所放松,虽然也看到马群盾牌拍过来,可在他看来,只要这一剑干掉马群,那盾牌到自己身前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半分力量了,还能在心爱的旋儿面前刷个帅,何乐而不为呢?

    正是这样的心态,断送了这一战。马群的力量何等浑厚,这一下虽然是用盾牌宽厚的正面拍中对手,但也够这阿豆受得了。整个人横飞而出,直奔酒店外砸去。

    而马群显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之前这小子就已经对马群下狠手了,马群怎么会轻易放过他呢?手中盾牌闪电般飞出,化为一道巨大的土黄色圆刃,带着刺耳的呼啸声,直奔那阿豆飞出去的身体追去,这一下要是被命中,阿豆绝对难逃被切成两段的命运。

    就在这个时候,那名叫旋儿的少女动了,只见她身形一闪,就已经到了那阿豆身边,右手一代,整个人灵巧的一个翻身,紧接着,一面冰盾在空中凝结,正好挡在马群那盾牌的必经之路上。

    更为令周维清几人惊讶的是,那面冰盾并不是正面抵挡的,而是侧向抵挡,这样一来,马群的盾牌虽然厚重,但却只能是与那冰盾交错而过,居然就那么被冰盾改变了飞行方向,没有正面飞过去。

    旋儿一带阿豆,两人重新回到了饭桌前面,这救人的过程相当干净利落。充分显现出了这旋儿的实力。而且,在她双手手腕之上,各自出现了五颗本命珠。她的体珠是协调,意珠则是水属姓的。看她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年纪,竟然已经是一名五珠修为的中位天尊,这可是足以令人吃惊了。放在什么地方,这种年纪这等修为,都算得上是天才少女。这骄横的似乎也有点道理。

    马群愣了一下,收回自己的盾牌,比出一个大拇指,然后再缓缓向下,“藏在女人的裤裆里,不错,很不错。本事很强。”

    旋儿将阿豆交给令一名同伴,自己则是缓缓走了出来,以她的能力,自然看得出,马群虽然是四珠修为天珠师,但他那恐怖的力量和防御能力,就算是五珠修为强者都未必是他的对手。更何况她现在已经是愤怒到了极点。阿豆被打伤她并不怎么在意,她在意的是刚才马群重复周维清的那句话。

    “你侮辱到我母亲,也侮辱了我。今天,不死不休。”旋儿一边说着,右手一挥,一柄湛蓝色的凝形法杖已经出现在她掌握之中。紧接着,一条水蓝色的项链,一个水蓝色宛如皇冠般的头箍,再加上一条水蓝色的腰带,先后出现在她身上。竟是四件凝形装备。

    而且,这四件凝形装备显然不是普通货色,从上面的天力波动来看,竟然都是宗师级凝形装备,而且还是套装。以旋儿五珠修为,能够拥有四件套的套装,在天珠师中,必定是极为富有的。

    而且,她这四件凝形装备增幅的方向也是十分少见,当这四件装备全部出现之后,从旋儿身上散发出的水元素波动瞬间就暴增起来。浓烈的水属姓气息,甚至已经达到了六珠修为水属姓天珠师才能达到的层次。显然,她是走的远攻路线,有了这四件凝形装备的增幅,令她的战斗力已经达到了相当可观的程度。

    面对这样的旋儿,马群脸上却是没什么变化,咧嘴一笑,道:“不错、不错,这妞修为不错啊!凝形装备很有特点。哎,要不是我带着老婆呢,说不定还真和你好好玩玩。”

    对于旋儿的样子,他一点都不在意,要说越级战斗,在这里,谁能比的上周维清?跟周维清在一起混的久了,马群的眼界也要比以往高的多了。这旋儿的战斗力和技巧必定是相当不错的,但是,她缺乏的却是真正生死相拼的实战经验。马群虽然不认为自己一定能战胜这丫头,但他却可以肯定,对方也赢不了自己。千万不要忘记,马群可是林天熬的徒弟。

    “马群,回来吧。再蘑菇下去,就不用吃饭了。”周维清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他自己走到马群身边,拍拍这家伙的肩膀,示意他回去。

    在天弓帝国一行人中,随便拿出一个来,都不会比眼前这叫旋儿的少女弱。只是周维清不愿意在这里耽误时间而已。他总不能让天儿出手吧,他早都决定了,这次天珠大赛不是十分必要的时候都不会让天儿动手的。至于云离那家伙,周维清可不认为在这种事情上自己能指挥的动。这些年云离为了他的复国大业付出极多,这个时候周维清自然不好麻烦他。所以,为了尽快解决眼前的事,他就只好自己走出来了。

    看到周维清走出来,那名叫旋儿的少女目光一凝,虽然眼前这个高大青年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但是,以她的修为,竟是根本看不出周维清是什么实力。

    周维清淡淡的一笑,道:“小丫头有点实力,但不要过于自满。动不动就不死不休的。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一辈子就这么几十年。看你样子还是个处女吧,还没领会过男人带给你的美妙滋味儿,就要死要活的,何必呢?”

    “你找死。”旋儿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她从小到大,不但是修炼方面的天才,更是养尊处优,什么时候有人跟她这么说过话?周维清那话语中淡淡的不屑和讥讽,令她的怒火已经提升到了顶点。

    法杖前点,直指周维清,只见蓝光一闪,一根冰锥完全瞬发,直奔周维清当胸而至。

    这冰锥可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拓印技能冰锥,长度超过了一尺,冰锥一出,冰冷的寒气瞬间爆发,与此同时,旋儿右脚朝着周维清遥遥一踢,一圈蓝色的冰环贴地飞行,直奔周维清双腿斩来。

    这冰环的外圈极为锋利,破坏姓甚至比那冰锥更强。

    面对这样的攻击,周维清脸上那一丝懒懒的笑容却是丝毫没有消失,右手很是随意的一挥,一层淡淡的银光闪过,那几乎是瞬间同时到达他面前的两个技能就那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周维清呵呵笑道:“小姑娘脾气那么火爆,以后谁敢要你啊!我来替你家人教育教育你好了。这里是人家酒店,破坏了东西可要赔的。”

    周维清的话固然是让这名叫旋儿的姑娘极度愤怒,但同时也是心中凛然,在周维清出手的那一瞬间,他的本命珠自然也是释放出来了。右手是代表着力量的冰种翡翠体珠,而左手上却是她从未见过闪耀着怪异光芒的红色宝石。这是什么?火属姓么?不对,他刚才释放的技能分明是空间系的啊!

    此时正处于战斗之中,旋儿的想法也是一瞬间就消失了,她手上的攻击可没有丝毫停顿下来的意思。法杖在身前横向挥动,一排冰锥接踵出现,竟是有九枚之多,同时朝着周维清飞来,冰锥所指,全都是周维清身上的要害所在。

    周维清脸色不变,依旧只是抬起一只手,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形,奇异的一幕出现了,由银光形成的弧形在空中似乎只是闪现了一瞬间,那九枚冰锥就又是那么消失了。

    这是什么技能?对面那些跟在旋儿一起的年轻人全都愣住了,周维清的技能太诡异了,举重若轻,竟是轻而易举的就化解了旋儿这么强的攻击。

    旋儿的吃惊自然是最大的,手中法杖指向地面,顿时,一层冰蓝色的光芒蔓延而出,而这个时候,周维清却已经没有再继续逗弄她的意思。右手凭空一挥,旋儿突然感觉到自己全身毛发都随之乍起,下意识的身形向后一闪,就在她刚才所在的位置,一个银色的光圈悄然出现,光圈周围的空气都出现了剧烈的扭曲波动。毫无疑问,如果她还在刚才那个位置的话,此时已经是身首异处了。

    “感知不错,可如果我不想让你知道它出现在什么位置的话,你也是不可能发现的。到此为止吧。”

    周维清右手再次挥动,银光闪烁中,那从地面蔓延而来的冰冷寒气就像是遇到了什么巨大的吸力一般,转瞬间消失不见,旋儿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天力一空,竟是被什么古怪的力量吸引了似的,居然就那么消失了一大截。

    周维清露了这一手之后,这才转身施施然的朝着自己的桌子走去。

    邪魔吞噬,对付这种修为还不如他的,远距离也足以吞噬对方天力了。当然,吞噬到的这点天力也对他没什么作用。

    旋儿整个人都已经呆在原地,她一向认为,在年轻一代中,没有人能够和自己相比。自己的实力,足以和同年龄的五大圣地年轻一代媲美了。可是,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却已经完全颠覆了她的认知。虽然周维清说话老气横秋的,可从他的面相看,也不过就是二十多岁的样子,但自己在他面前却是连一丝机会都没有么?

    不甘心、愤怒再加上各种复杂的情绪就在这瞬间爆发了,旋儿近乎歇斯底里的尖叫一声,“你去死吧。”

    手中法杖猛然指向周维清,刹那间,在她背后,一圈冰轮骤然出现,浓烈的蓝色光芒突然转化为了黑色,这是冰属姓释放到极致,并且伴随着自身生命气息释放而出时才会有的表现。

    原本只是凝实的天力波动顿时变得狂躁起来,一柄漆黑的冰矛就那么凭空浮现在旋儿面前。她的脸色也随之变得苍白起来,可见施展这个技能对她自身的消耗也是相当巨大的。

    周维清回过身来,这一次,他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了。

    虽然之前旋儿他们一直在不断的挑衅,但在周维清眼中,他们只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而已,教训一下也就行了,以他的身份,总不能和这些年轻人一般见识吧。

    可是,旋儿之前所说的不死不休,再加上此时竟然不惜使用生命技能也要击杀他的行为,也令周维清心中怒火随之升腾起来。他是非常热爱生命的,而有人想要夺走他的生命,无疑将会成为他心中的敌人,必杀的敌人。

    黑色冰矛闪电般直指周维清,所过之处,周围的空气剧烈扭曲起来。这一刻,坐在饭桌旁边的天儿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周维清的右手骤然抬起,能够清楚的看到,他的右手在这一瞬间,竟然已经完全变成了漆黑之色,上面隐隐有紫色的魔纹涌动。

    探手,抓取,仿佛是抓向虚空一般。在旁人眼中,他这样缓慢的动作是决不可能影响到那黑色冰矛的。

    但是,就在周维清出手的同时,他身体周围的空气波动突然变得奇异起来,似乎所有的一切都随之扭曲,给人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冰矛在遇到那扭曲的空间,突然停滞了一瞬间,也就是这一瞬间的工夫,周维清的右手已经悍然抓上,将冰矛就那么握在掌中。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浓烈的灰色光芒暴射而出,令周维清抓住冰矛的右手周围出现了一层宛如晶体般的灰色光芒。紧接着,那冰矛就像是冰雪遇到了烈火一般,急速溶化,在周维清掌握中渐渐变小,直到全部消失。

    旋儿这一刻已经不能用呆滞来形容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会用这种办法化解了她的攻击。周维清所展现出的实力,已经令她彻彻底底的失去了希望。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周维清的另一只手也朝着她抬了起来,浓烈的蓝色光芒闪过,一颗圆滚滚却充满了紫色雷电环绕的雷珠闪电般直奔旋儿射去。

    旋儿的脸色此时已经是一片惨白,周维清发出的这枚雷珠看上去虽然不大,但是,当它出现之后,原本饭厅内强烈的寒气竟然全部消失了,只有那充满了暴躁的雷属姓元素。

    这一刻,之前还对她十分谄媚的那几名年轻人,都慌不迭的后退,唯恐被波及到,更不会有人来救援她了。而失去了绝大部分天力的旋儿,又怎么来对付周维清这含怒一击呢?

    虽然只是雷珠,但在周维清的飞雷神术控制之下,这枚雷珠之中压缩了相当庞大的雷属姓元素。对于想杀自己的人,他是一向不会留手的。就算对方是个美女,可在周维清眼中,也只是一个蛇蝎美人而已。

    “手下留情。”正在这时,一个急促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又是一道冰蓝色的光芒席卷而至。那竟是一个巨大的水泡。水泡出现,一下就将周维清的雷珠笼罩在内。令周维清有些惊讶的是,那水泡竟然切断了他和雷珠之间的联系。

    紧接着,那水泡就从门口处飞了出去,直奔天际而去,少顷,轰然雷鸣之声传来,就像是天空中突然响起一个炸雷似的。

    旋儿下意识的后退几步,身体撞在一张桌子上,噗通一下,歪倒在地,此时此刻,她眼中已是一片骇然。她当然知道,如果不是那水泡的及时出现,恐怕现在的她已经被那颗雷珠炸的魂飞魄散了。

    一道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处,“还请手下留情,我替小妹道歉了。”这人一进来,说话就非常客气,但却一闪身就挡在了旋儿身前。

    看到这个人,周维清也是愣了一下。那人先是看了旋儿一眼,确认自己妹妹没事之后,才朝着对面看去。

    四目相对,那救下旋儿之人骤然全身剧震,眼眸之中充满了骇然之色,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失声惊呼道:“怎么是你?”

    这救下旋儿的,竟是周维清的熟人,正是当初跟随周维清一起参加了上一届天珠大赛,最后却将周维清的事情汇报翡丽帝国,给他带来不少麻烦的翡丽帝国丞相之子,叶泡泡。

    周维清脸上流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怎么不能是我。这位是你妹妹么?很不错啊!这么年轻就是五珠修为了。”

    看到周维清,叶泡泡脸色大变,要说在这个世界上他最不愿意面对的是谁,恐怕就是眼前这位了。

    当初,他们和林天熬等人一起代表翡丽帝国参加上一届天珠大赛的时候,叶泡泡可以说得到了极大的好处,先不说修为上的提升。单是最终获得冠军后再天珠岛上所获得的一切就令他受用无穷。现在的他,修为也已经突破到了六珠境界。可是,他却背叛了周维清,将周维清的事情禀报了自己的家族,以至于出现后来翡丽帝国和周维清决裂,逼迫周维清离开翡丽帝国前往北疆,在中天帝国参军。可以说,叶泡泡对周维清的影响非常大。而这些年以来,叶泡泡自己心中也是充满了愧疚。

    不久前,周维清带着使团出访翡丽帝国的时候他就知道,但也只是远远的在校场上看到周维清一眼而已。他又怎么好意思去面对周维清呢?可就是那一眼,也令他看到了现在的周维清有多么强大。

    曾经只有三珠修为的时候,周维清就能在上一届天珠大赛上混的风生水起,更不用说现在已经是六珠修为的他了,周维清是叶泡泡最为忌惮的人,骤然见到他,叶泡泡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

    “维清,你好,好久不见了。”叶泡泡勉强一笑,终究还是打起精神,向周维清打了个招呼。

    “叶大哥,他伤了阿豆,还有旋儿,你要替我们报仇啊!”一名青年此时赶忙凑过来,向叶泡泡愤怒的说道。

    叶泡泡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闭嘴,带着旋儿,都给我滚出去。在外面等我。”

    “叶大哥,你不会这么怕事吧?”那名青年依旧是很不甘心的说道。

    叶泡泡猛然甩出一掌,直接将他抽的飞了出去,冰冷的目光从其他人脸上扫过,这一次,再没有人敢多说什么,叶旋儿也是站起身,又狠狠的看了周维清一眼后,和其他几人灰溜溜的出去了。

    叶泡泡一脸尴尬的转向周维清,“维清,他们都是太骄纵了。对不起。”

    周维清淡然一笑,道:“他们没什么可对不起我的,一群年轻人而已。倒是你,我没记错的话,你却是做了些对不起我的事情吧。”

    叶泡泡苦笑一声,道:“是,是我对不起你。这些年来,每天我都在懊悔中度过。也一直在逃避着现实。今天见到你了,我知道也不能再逃避下去了。你动手吧,无论你怎么处置我,我都心甘情愿。虽然当年我也是身不由己,但是,确实是我对不起你。”

    看着叶泡泡那一脸痛苦的样子,周维清冷笑一声,向他挥了挥手,道:“你走吧。杀你只能是脏了我的手。当初的事情我懒得再提,只能怪我自己瞎了眼睛而已。”

    说完,周维清径自走回自己的饭桌。

    曾经,他确实对叶泡泡充满了怨恨,要不是他实力足够,恐怕哪会儿就直接在翡丽帝国殒命了。但是,时过境迁,周维清经历了这么多,尤其是在中天帝国有了无双师团的收获。要不是叶泡泡当初的所作所为,或许也不会有今天的一切了。所以,他对叶泡泡的恨意早就消失了。他本来就不是一个习惯活在仇恨中的人,一切向前看,在他心中,叶泡泡早就不是什么人物,最多也只不过是个过客而已——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