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零一十一章 贿赂岳父

    周维清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作为一个男人,谁他不愿意听到别人说他配不上自己的女人。而且看这样子,要是不有所动作的话,想要见到冰儿并不容易。

    十几名白衣人都是浩渺宫的外围弟卝子,只有那领头侮辱周维清的才算得上是浩渺宫核心弟卝子。周维清不顾其他人的围卝攻,直接朝着他就是一拳轰去。

    尽管没有释放出本命珠,但周维清的肉卝体强度比起普通卝天珠师来要强的太多了,这一步跨出的速度奇快无比,其他白衣人只是看到眼前一花,周维清就到了那为首的白衣人面前,令他们只能从后面围卝攻上去,却是来不及阻挡。

    面对周维清这一拳,那名白衣人也是被吓了一跳,这里是天珠岛,乃是浩渺宫所在之地,他们这些浩渺宫弟卝子就算不因此而自大,心中也有一股高高在上的傲气,多少年都没见过有人敢在这里动手的了,哪怕是天王级强看来到这里,对他们这些工作人员也都是客客气气的,谁知道周维清一言不合,竟然直接发起了攻击。

    慌忙之中,这白衣人也是来不及释放技能,只能抬起双臂,催动天力,想要架住周维清的拳头。

    轰——一

    周维清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对方双臂交叉、防御力最强的位置。双方的天力修为是差不多的,但是,肉卝体的力量方面,可就差的远了。

    那白衣人竟是被周维清这一拳轰击的宛如炮弹一般飞射而出,这还是周维清手下留情,最后时刻有所收力,不然这一拳就能凭借纯粹而野蛮的力量震断他的双臂。

    与此同时,背后那些普遍四珠修为的浩渺宫弟卝子们攻击也到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强横无比的气息骤然从周维清体卝内爆发而出,那些冲向他的浩渺宫弟卝子们只觉得一股令人窒卝息、充满压卝迫性的气息使得他们体卝内的天力都被压卝制了许多使得。

    一双巨大的翅膀也就趁此时机从周维清背后破体而出,浓烈的天力混合着那无比强横的气息勃然而出。

    所有的攻击几乎都落在了这对翅膀之上,但是,每一名浩渺宫弟卝子都骇然发现,一股沛然浩瀚的强大力量直接将他们的身卝体震飞而出。

    如果此时有人在旁边,就能看到这震撼的一幕,十几名白衣人同时扑向周维清,却是被他舒展开来的双翼同时震飞。

    这里乃是天珠岛边缘,这些被震飞的浩渺宫弟卝子们,有数人被直接震出了天珠岛,眼看就要坠下。从这种高度摔下去,恐怕没有什么零件会是完整的了。

    一道道黑色的光彩从周维清身上电射而出,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卷住那些被震出天珠岛的白衣人,将他们的身卝体重新带了回来。而先前那震飞他们的巨大双翼也随之收回到周维清体卝内。

    此时此刻,这些白衣人再看周维清的目光都多了几分骇然。之前周维清上岛来的时候,他们也是因为周维清衣着朴素,再加上又那么年轻,所以才不太在意。

    但此时才发现,这今年轻人的实力竟然是远超出了他们想象。甚至连本命珠都没释放出来,就将他们这十几人全都击溃了。

    那被周维清一拳轰飞的白衣人好不容易才稳定住身形,他那挡在前面的右臂已经完全麻木的失去了知觉。

    “你、你竟然敢在天珠岛上动手?”败的如此凄惨,他已经有些恼卝羞卝成卝怒了,飞快的从怀中拿出一枚宝石将天力注卝入其中,顿时,一国金色光晕散发而出。

    周维清却像是没看到他做这些似的,眼眸中亮起一片淡淡的银白色光芒,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再次发生了变化。这变化看在那些白衣人眼中,可以用两个词来形容,虚无、浩瀚。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以周维清的心性,决不至于如此鲁莽。可他和冰儿分别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得知冰儿出关了,现在又已经来到了天珠岛,心中急切可想而知,此时此刻,他只想尽快见到冰儿,至于礼数什么的,已经全都顾不得了。

    “冰儿,我一一来——了……——。……周维清仰起头,仰天呐喊,在他大喊出声的时候,周围的浩渺宫弟卝子们同时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一个个面露骇然之色。

    在周维清身卝体周围,有着一层淡淡的银白色光晕,他的声音几乎是瞬间就覆盖了整今天珠岛。声波中带着圣力的奇异能量波动,周维清相信,就算是有空间的阻隔,在圣力的作用下,也同样不能阻挡他的声音。

    “大胆,何人敢在天珠岛大呼小叫的。……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两道身影就出现在了周维清面前不远处。

    那是两名看上去年约六旬的老者,也都是一身白衣,只不过在衣袖上有银色丝线装饰。曾经来过一次浩渺字的周维清知道,这是浩渺宫的护卝法。

    浩渺宫中的人分为几个层次,向外面迎客、引导这些人,都是普通弟卝子,只是没有任何装饰的白衣而已。这些弟卝子们的修为有高有低,但最高的也不会超过七珠修为,一旦年龄达到一定界限,修为却未曾达到的话,就会被下放到中天帝卝国去,担任一些职务,而不会继续留在浩渺宫。

    而如果能够达到要求的话,那么,再升一级就是护卝法。按照周维清的记忆,浩渺宫中的这些护卝法普遍都是八珠、九珠的修为。只是护卝法也依旧属于外围弟卝子。

    浩渺宫真正的核心需要什么要求,周维清就不知道了,反正他见过的核心弟卝子衣袖上都是金色丝线,譬如战凌天。再往上,就是长老级别了,浩渺宫的长老有多少周维清不清楚,但他却知道,想要成为长老,一定要有天王级的实力才行。而他们的修为也决定衣袖上的金色纹路数量。像大宫主上官天阳,衣袖上的金色纹路就多达九道,而上官天月则是只有七道而已。可见这兄弟俩的修为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周维清一脸无辜的看着面前这两位护卝法,道:“我是来找人的,他们却出言侮辱,这不能怪我动手吧。”

    两名老者同时脸色一沉,左侧老者道:“任何人也不能在浩渺宫出手。立刻束手就擒,否则,杀卝无卝赦。”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这么凶卝残啊!那你们来试试好了。”

    他现在也有些火了。上续来浩渺宫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这次一来就遇到了责难。嗯见冰儿就那么难么?

    两名护卝法脸色同时一变,两人也不多说,一左一右,同时朝着周维清冲来

    在他们眼中,如此年轻的周维清能够有多少实力?就算是来自于别的圣地,也不会超过七珠。因此两人都没有释放出自己的凝形装备,直接扑向周维清,左侧老者意珠属性是风……个风之束缚就释放了出来,右侧老者则是直接探手朝着周维清抓去。

    周维清冷哼一声,也是不用凝形装备,背后双翼再次破体而出,瞬间进入龙虎变状态,奇异的紫色纹路瞬间覆盖全身,身卝体微侧,左边的翅膀竟是瞬间变成了银色,伴随着他这一侧身,竖斩而下,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啸。与此同时,侧身过来的周维清也在正面迎向了那名想要抓去他的老者。

    风之束缚虽然无形无色,但却要调动空气中的风元素对敌人进行束缚,可那老者却骇然发现,当周维清左翼竖斩下来的时候,空气中原本已经凝聚即将束缚住他的风元素竟然被从中一分为二,再也不能困住他的身卝体了。

    银皇翼所,来自银皇天隼的技能。

    周维清的拳头,也迎上了另一名老者的手爪,没有技能,只是纯粹的硬轰。

    轰然巨响中,这名老者虽然不像之前那白衣青年似的被直接轰飞,却也跌退了七、八步才站稳身形,心中暗叫一声,好大的力气。

    “浩渺宫也不能不讲卝理吧。……周维清目光变得有些阴沉下来,这两名老者虽然修为不弱,都有八珠左右,但毕竟都是浩渺宫外围弟卝子,没有得到浩渺宫真传。真要动起手来他绝对不怕。

    正在这时,一个有些惊讶的声音响起,“周维清,你怎么来了?”

    周维清扭头看时,只见战凌天带着四名浩渺宫核心弟卝子正飞速朝看这边而来。

    有些日子不见,这战凌天看上去气息更加沉凝了几分,但是,他看着周维清的目光却没有当初在北疆时那份亲近了,友惊讶中,明显带着几分阴沉。

    “战兄,好久不见。你们这浩渺宫好大的规矩啊!”周维清向战凌天说道。

    战凌天很快就来到了近前,向两名老者道:“两位护卝法,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吧。”

    两名老者看到是他,都微微行礼后退了下去。谢谢大家,由衷的感谢。月票已经第二了,让我们有了去触及第一的机会。

    重新开始,给你不一样的新感觉

    重组火热收人中。我们期待你的加入

    来到近前,战凌天看着周维清明显皱了皱眉,沉声道:“周维清,你是来参加天珠大赛的吧。既然如此,又来我浩渺宫干什么?”

    周维清愣了一下,“刚才我的喊声你们听到么?我是来找冰儿的。

    战凌天眼底冷光一闪,“只是来找冰儿小姐的么?”

    看他那一副拒人与干里之外的模样,周维清也有些不满了,“战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来找谁,似乎和你没什么关系吧。我有天珠岛的通行令牌,来到这天珠岛上似乎不需要向谁汇报什么。”

    战凌天深吸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后,目光灼灼的盯视着周维清,“周维清,我要向你挑战。如果你输了,就不要再招惹大小姐。”

    周维清心中一动,“这你都知道了?”

    战凌天冷冷的道:“你和二小姐、三小姐如何,我管不着。但是,大小姐乃是我浩渺宫未来的继承人,下一任宫主。容不得你有所亵渎。”

    周维清淡然一笑,道:“这件事就算是要讨论,也应该是两位宫主来和我说才对吧。你能做得了雪儿的主?”

    “好,那就由我来和你讨论、讨论如何?”正在这时,一个带着几分怒气,却十分清越的声音响起。

    周维清身前的空气略微扭曲了一下,下一瞬间,在他面前就已经多了一人。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上官三姐妹的父亲,浩渺宫二宫主,上官天月。

    上官天月的脸色甚至要比战凌天还难看,看着周维清,就像是看着偷走了他最心爱之物的贼一般。

    看到自己这位未来岳父到了,周维清也顿时老实了,赶忙见礼道:“拜见岳父大人。”

    “谁是你岳父?”上官天月大袖一挥,周维清只觉得身体周围空气一紧,强烈的挤压之力竟是硬生生令他直起了腰。

    上官天月怒气冲冲的道:“周维清,你这个混账小子,我问你,我浩渺宫对你如何?我中天帝国又对你如何?”

    周维清对待这位岳父大人自然不能像对战凌天那样,赶忙恭敬的道:“浩渺宫和中天帝国对我都是照顾有加。”

    上官天月道:“你还知道对你照顾有加?不说菲儿帮你训练那些人,并且使用了我浩渺宫秘法。单是让你将那么多御珠师带走,这是对你多大的帮助?甚至还援助你资金,帮你复国。可你呢?你又是怎么回报我的?”

    “你这混账,盗了冰儿的红丸不算,还招惹了菲儿。现在连雪儿都不放过。你这花心的小王八蛋,我恨不得一巴掌劈死你。”一边说着,由于怒气勃发的原因,上官天月身上爆发出一股无匹强横的气息,令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凝滞了一般。

    当然,正所谓家丑不能外扬,他的声音也只有周维清一个人能听到,哪怕是旁边的战凌天都是无法听得的。

    看着上官天月那愤怒的样子,周维清噗通一声,直接跪倒在了他面前,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老老实实的给上官天月磕了三个响头,“岳父大人,我错了。您怎么处置我,我都没意见。”

    被他这三个头一磕,上官天月也是愣了一下,他本来是打定主意,要狠狠教训这臭小子一顿的。可是,周维清这么老实的一副认打认罚的样子,却令他有些下不去手了。

    周维清之所以这么老实,是因为他想的通透。简单来说,如果换了他是上官天月,被一个青年同时夺走自己三个女儿的芳心,他恐怕会比上官天月更加愤怒。确实是自己花心,是自己博爱,没什么可说的,本来就是他的错。如果是战凌天来指摘他,他当然不会福气,打上一场他也不怕。因为在他眼中战凌天是羡慕嫉妒恨,是他的情敌。

    但上官天月可是他的未来岳父,周维清此时就是老实的不能再老实了,无论上官天月怎么处置他,只要不涉及到他的底线,他都受着。谁让他花心呢?想要享受齐人之福不付出一些怎么行?

    “滚起来。”上官天月没好气的又是一挥衣袖,空气将周维清挤压而起,不让他再跪下了。

    看着周维清那一脸憨厚、低眉顺眼、老老实实的模样,上官天月差点笑出来。他真想不通,就是这么一个臭小子,竟然能够同时得到自己三个女儿的芳心,虽然雪儿还没有承认,可他这做父亲的又走过来人,怎么会看不出呢?

    “周维清,我问你,如果在我三个女儿之中让你只能选一个,你选谁?”上官天月沉声问道。

    周维清试探着道:“都选行不行?”

    “不行。”上官天月刚收敛几分的怒火顿时又被这臭小子激发了起来。

    周维清嘿嘿笑道:“那我就一个都不选,然后找机会把她们都偷走。”

    “你在白日做梦么?这里是天珠岛,我浩渺宫所在,就凭你,也想偷走我的女儿?”上官天月一脸的轻蔑。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现在不行,不代表以后不行。要不这样,岳父大人我们打赌,五年之内,如果我能把她们偷走,你就不能再阻碍我们的事,您看如何?我能做到的话,也是证明我的能力了。”

    “放屁,你当我女儿是什么?你要是敢偷走她们,我就灭了你的天弓帝国。”上官天月恨不得现在就一巴掌拍死这个小子。

    周维清一脸委屈的道:“岳父大人,我知道错了,可我管不住自己的心啊!我会对她们好的。我和冰儿就不用说了,菲儿曾经为了我,险些丧命,我怎能弃之不顾?至于雪儿,您也了解的很,我无意中和雪儿也有了些亲密,以她的脾气,肯定是不能再嫁给别人了。而且她也输给了我做老婆。所以,我真的哪个都放不下啊!”

    上官天月是越听越怒,一步上前,一脚就踹在周维清胸口上,将这家伙直接踹的飞出了天珠岛。

    “滚蛋,你这混球。”

    周维清也很郁闷,上官天月这一脚可真是不轻,虽然没用天力,可以他天帝级强者的**力量,也是相当恐怖的啊!

    唰的一下,背后双翼展开,在空中控制住身形,眼看着上官天月那一脸怒气冲冲的样子,他可是不敢再往回飞了。

    突然,周维清脑海中灵光一闪,在空中向上官天月道:“岳父大人,您先让我上岛行不行?我有下情禀报。”

    上官天月此时正在气头上,瞪视眷周维清,“少废话,赶快滚蛋,不然我打的你生活不能自理,看你还怎么参加天珠大赛。”

    周维清愁眉苦脸的道:“岳父大人,您就听我说几句话就行,要是您还是要让我走的话,我二话不说,立刻就走,而且保证不再纠缠雪儿、菲儿、冰儿了,您看如何?我要说的,可是事关浩渺宫未来兴衰的大事。”

    上官天月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实在是因为他这个当父亲的气不过,想要好好收拾周维清一下,可实际上,他对周维清这个女婿还是相当满意的。

    从第一次见到周维清到现在,他已经是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浩渺宫的消息比周维清想象中还要灵通的多,再加上之前上官姐妹一直跟随在他身边,因此,上官天月对他的经历耳以说是相当了解的。

    周维清在北疆所作的一切哪怕是在上官天阳、天月兄弟讨论的时候,都只能用奇迹来评价。凭借一己之力组织的军队,竟然在对阵万兽帝国的时候起到了力挽狂澜的作用。这背后固然有着浩渺宫背景的作用,可是,换了别人能做到这一点么?

    更令上官天月吃惊的是,周维清竟然敢为了天儿冲到雪神山去踢场子,还有他那位老师,居然还久真的陪他去疯了。最终竟然还是大获全胜,除了觉得不可思议之外,上官兄弟更是心情大好。浩渺宫和雪神山之间的争斗可不是一天两天了,雪神山能够吃瘪,他们怎么能不高兴呢?

    因此,上官天月虽说是在这里怒骂周维清,可心中对这个女婿还是相当认可的。这周维清,绝对当得起人中龙凤四个字。只是他怕以后菲儿和冰儿跟了他受委屈,所以才要好好教训这小子一顿,至于上官雪儿,他却是发自内心的不愿意让她嫁给周维清的,毕竟,上官雪儿可是浩渺宫未来的继承人啊!

    “滚下来说话。

    “上官天月冷哼一声,同时挥了挥手,示意其他人都下去。

    战凌天犹豫了一下,在上官天月又以眼神示意的情况下,这才有些不甘心的走了。

    对于周维清,战凌天还是有些了解的,在他的认识中,周维清是那种狡猾的不能再狡猾的家伙了。这不定就有什么办法忽悠了上官天月,只是他也没办法在上官天月面前多言什么,只能是转身离去了。

    周维清拍打着背后双翼,一闪身,重新回到了天珠岛上,脸上依旧是那副委委屈屈的样子。

    上官天月瞥了一眼他背后的双翼,看着周维清在龙虎变状态下身体的变化,感受着他那恐怖的血脉气息,上官天月眼底也是闪过一丝惊奇之色。

    这龙虎变连雪神山主都没见过,可以说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存在,上官天月虽然听上官雪儿说过了,可真正见到,却才能感受到其中的神奇。心中不禁暗暗点头,这小子的实力,果然不能以常理度之。

    “说吧,要是不能让我满意,还是一脚把你踹出去口”上官天月负手而立,脸色阴沉的看着周维清。

    周维清嘿嘿一笑,凑上前几步,脸上分明有几分谄媚的样子。

    看着他那模样,上官天月一阵好笑,心中暗想,这臭小子,怎么一点强者的模样都没有。不过,他这样的心态也好,至少没有年轻人的那股傲气,难怪能够屡成大事。

    “离我那么近干什么,赶快说。”上官天月眉头微皱着说道。

    周维清压低声音道:“岳父,法不传六耳,可不能让别人听到啊!”

    上官天月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大手一挥,顿时,一层淡淡的乳白色光罩将两人的身体笼罩在内。

    这乃是上官天月天帝级修为的恐怖天力,有了这层天力的保护,就算是雪神山主在外面,也听不到里面的他们说的是什么。

    周维清这才低声道:“岳父,我知道,一下把您三个女儿都娶走是我不对,是我花心,一切都是我的错。可是,雪儿、冰儿、菲儿她们跟了我却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您看这样好不好,只要您答应我们的事情,我有把握,在不久的将来,让她们三姐妹全部成就天神级。这是不是关系到未来浩渺宫兴衰的大事?”

    上官天月看着周维清那一脸自信的模样,不禁愣了一下,“你说天神级就天神级?空口白话谁不会说?简直是胡说八道。……

    周维清惊讶的道:“怎么是空口白话了,岳父大人,难道雪儿没有将圣力的事情告诉您么?”

    这一次轮到上官天月惊讶了,“圣力?什么圣力?”

    周维清沉默了,如果仔细看,就能发现,在他眼底深处有着一抹深深的感动。

    上官天月竟然不知道圣力的事情,这证明了什么?上官雪儿并未将自己拥有圣力告诉自己的父亲,身为浩渺宫传人的她,哪怕是回到家中,对自己最亲近的人都保守了这个秘密。周维清又怎能不为之感动呢?

    上官天月疑惑的看着周维清,“你说啊!什么是圣力?怎么雪儿没告诉过我?”

    周维清深吸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情绪,本来在他心中,上官冰儿和上官菲儿是最为重要的,而他和上官雪儿之间的感情就相对要浅上一些,可此时他却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将上官三姐妹全都娶回家做老婆。这三个姑娘真是各擅胜场,放过任何一个,周维清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当周维清下定决心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他必定会全力以赴,而且,每每在这个时候,他的头脑都是最为清醒的。

    深吸口气,简单的理顺了脑海中的思路,周维清沉声道:“岳父大人,不知道您是否听说过四大圣属性齐聚有可能别造奇迹这件事呢?”

    上官天月眼神微动,“时间、精神、邪恶、神圣,四大圣属性齐聚?”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在传说中有一种说法,说是四大圣属性齐聚之后,就有可能早就超越天神级的存在,突破天珠十二变的限制,拥有第十三对本命珠,达到那只有传说中才存在的天变级别。”

    上官天月听了周维清这句话,顿时有些不平静了。点了点头,道:“这个传说我也听说过,你继续说。”

    周维清道:“我的意珠属性是六种,其中就有邪恶和时间这两种圣属性。我的邪恶属性很可能是当今天下唯一的一个初代邪属性。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而雪神山神圣天灵虎一脉的嫡系传人,则是拥有着精神和神圣两种圣属性。也就是说,当我和一名雪神山神圣天灵虎一脉直系传人双修之时,我们就将同时具备四大圣属性。”

    上官天月眼中的神色波动变得更加剧烈了,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是天儿吧,我知道。……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正是天儿。经过不断的尝试,我们摸索到了一种四大圣属性齐聚之后真正的修炼方式,从而得到了一种不属于原本天珠师认知中任何属性的特殊能量存在,我们就将其称之为圣力。

    我空口白话这么说您可能感受还不太直接,我把圣力开放,让您探查一下您就明白了。……

    一边说着,周维清抬起自己的右手递到上官天月面前,眼中银白色光芒一闪,顿时,他的整只右手都随之变成了银白色。

    一层淡淡的银白色光芒围绕着周维清的手掌周围轻轻的律动着,这光芒才刚一出现,原本被上官天月布置在周围的庞大天力顿时剧烈的波动了一下。

    身为这些天力的主人,上官天月的感受自然是最为深刻的,他骇然发现,自己的天力竟然产生了一种类似于恐惧的情绪,就因为周维清手上的那淡淡银白色光芒而恐惧么?

    这怎么可能?身为天帝级强者,自己的天力修为早就已经进入天道力层次了,而且已经到了天道力后期,就算是兄长上官天阳,甚至是雪神山主,单凭一点能量波动就让自己的天力出现恐惧情绪,这在他的认知中是完全不可思议的。

    但是,周维清却就是那么做到了,上官天月此时心中可以说是翻起了滴天巨浪。缓缓抬起手,握住了周维清的右手,强大的精神力瞬间汇聚,感受着周维清手掌上的天力变化。

    这一感受不要紧,上官天月的眼神瞬间就流露出了骇然之色。

    他以精神力感知的同时,自然是要将自己的天力也注入一些的,这样感知才能更加清楚。而就在他天力注入的一瞬间,上官天月只觉得自己的天力就像是冰水撒如了岩浆之中似的,只是一瞬间的工夫就消失不见了。

    而且,周维清手掌中传来的那股不属于任何能量属性却无比浩瀚磅礴的能量压迫,竟然令他的精神力在瞬间都出现了短暂的萎缩。

    以至于他的手只是在周维请手掌上停留了瞬间工夫,就立刻放开了,还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站在那里,上官天月缓缓闭上双眸,全身心的感受着刚才那一瞬间天力上的变化。

    浩瀚磅礴,没有任何属性,却又像是包罗万象的拥有任何属性。圣力,这就是四大圣属性齐聚之后所能产生的圣力么?

    周维清收回右手和自己的圣力,沉声道:“岳父,我和天儿才刚刚开始修炼这圣力,只能算是摸到了一些皮毛而已。但是,我完全相信,凭借着这圣力,未来我们很可能能够创造奇迹。而我们这圣力之间的交流,就需要那男女之事才能进行。通过这种方式,能够进行圣力的传导。也就是说,我未来的妻子都将得到圣力的滋润。圣力的好处近乎于无穷,目前我所得知的最大妙处就在于创造。您应该也知道上次在我们弦月城出现的超级炼狱天使产生屠杀的场面吧。那个技能其实是我和天儿联手释放的,凭借的就是这圣力。只要您肯将雪儿、菲儿、冰儿都嫁给我,我可以保证,在我的圣力滋润下,她们未来定能虎就天神级。到了那时候,浩渺宫可就是实至名归的天下第一圣地了。……

    上官天月皱着眉头,眼中闪烁着阴沉不定的光芒。如果说他不被周维清的话吸引那是决不可能的。亲身感受过圣力的恐怖,让他能够极为深刻的感受到这圣力的可怕之处。要是真像周维清说的那样,那么,这圣力的未来可以说是无穷尽的。以此特殊的能量来突破天神级,应该真是并不困难。只是,让他为此付出三个女儿,尤其是让上官雪儿也嫁给周维清,他实在是有些不甘心。

    “你跟我来。”上官天月大手一挥,顿时,周维清只觉得眼前一片朦胧的白色,下一刻,他就感觉到自己已经是离开原地了。

    时间不长,眼前景物重新变得清晰起来,周维清发现,自己已经处于一个干净的石室之中。显然走进入了浩渺宫内部。

    上官天月的声音传来,“你在这里等着。”说完这句话,上官天月的气息也随之消失。

    周维清当然明白,这是上官天月去找上官天阳了。遇到这种大事,他们兄弟二人自然是要认真的商量之后才能做出决定。并不是上官天月一个人能够做主的。

    周维清也是一点都不急,他刚才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那什么需要进行男女之事才能将圣力传导的话,自然是他瞎编的。可是,配合着圣力的强大,也不由得上官天月不信。毕竟,周维清和天儿就是一直在双修的。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