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一十四章 “温柔”的西西

    这名叫千庶的米欧王国队员竟然是一位少见的敏捷型水属姓近战天珠师。

    千庶经历的实战也不少,在被马群这身铠甲震惊之后,他立刻就判断出,马群擅长的必定是以防御为主,速度上绝不会太快,因此,他自问凭借敏捷和马群周旋,还是有一定获胜机会的。毕竟,马群选择穿戴这样的铠甲,天力修为应该不高。

    就在千庶进攻的同时,马群选择的不是闪躲,而是双臂一振,释放出了自己的武器。与此同时,向着千庶的方向跨进一步,双臂抡起那超巨型狼牙棒,直接朝着千庶横扫而去。

    如果没有那身甲胄的话,马群这样的攻击一定会被人看作是与敌皆亡的拼命招式。千庶出手在先,虽然武器不如马群那么巨大,但却肯定能够命中他。

    可是,有了无双重骑兵这身铠甲,一切就都变得不一样了。

    千庶看到马群那对无比恐怖的巨型狼牙棒,心头都一阵哆嗦,再也顾不得伤敌,身形一矮,脚尖在地面轻点,先避过狼牙棒,手中冰刃再朝着马群双脚的方向扫去。

    千庶的应变不可谓不迅捷,可架不住马群就像是根本没看到他似的,只顾着作出自己计划中的动作。

    两柄巨型狼牙棒扫出,马群的动作却并没有因为敌人的闪躲而作出变化,以双脚为轴,他整个人就那么旋转起来,两柄巨型狼牙棒一柄朝着斜下方,一柄朝着斜上方,在他的身形带动下,宛如绞肉机一般朝着千庶的方向压迫而去。

    噗噗两声,千庶的冰刃确实是砍中了马群小腿部位的铠甲,但是,他的攻击也仅仅是在马群这以寒铁打造的铠甲上留下了两道痕迹而已,冰刃却已经是有些崩裂了。而就在这个时候,马群的狼牙棒已经在旋转一圈之后再次到了。

    这狼牙棒的长度足有两米,再加上本身的粗大和马群的旋转,覆盖范围实在是太大了。哪怕千庶是敏捷属姓天珠师,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完全闪开也已经做不到。

    双臂抬起,冰刃上架的同时右脚狠狠的一跺地面,后背紧贴比赛台向外滑去。

    可惜,马群在刚才第一击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千庶的矮身了,所以他下面那柄狼牙棒才是斜指地面的。

    轰——狼牙棒狠狠的砸在了千庶的冰刃之上,恐怖的一幕出现了,千庶只觉得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力传来,他手臂上的冰刃几乎是瞬间破碎,紧接着,那狼牙棒就砸在了他双手手臂上的凝形甲胄之上,连带着他整个人,就像是棒球一般,被这一记狼牙棒狠狠的贴着比赛台抽的飞了出去。

    人在空中,千庶手臂上的凝形甲胄全部破碎,索姓,也正是有这甲胄的保护,他的手臂才并未折断,只是受了点轻伤。

    马群这一下,足足将千庶震飞出三十米开外才落地,甚至是飞出了休息室那一圈的范围。

    千庶人虽然没有受到重创,可是,他却已经被轰出了擂台,这场比赛自然也是胜负已分。

    “这、这样也行?”这句话是出现在各个休息室中最多的。

    大家都是明眼人,自然看得出,这根本就算不上是天珠师之间的较量,只能说是天珠师与蛮力之间的比拼,马群根本就没有使用任何凝形、拓印能力,甚至连天力都没用,纯粹是凭借着蛮力将千庶震飞出去的,那可是一名四珠修为的天珠师啊!不过几次眨眼的工夫,就毫无悬念的输掉了比赛。

    主席台上,中天帝国皇帝上官天星此时是一脸的愕然,嘴里喃喃的自言自语道:“这就是无双重骑兵?难怪、难怪了,看来西边传来的消息并没有出错,要是周维清那小子带着的几百人都是这种级别的强力战士,击退克雷西人到真不是不可能的。”

    弦月城血战的消息上官天星早就得到了,他得到的消息来自于上官雪儿,自然是相当详尽。只是当时上官天星听上官雪儿说,周维清只凭借七百无双战士和三千名新兵就挡住了克雷西五万人的疯狂攻城时,也只是淡然一笑,在他看来,显然是雪儿夸张了敌军的数量。可此时看到马群展现的恐怖力量,他立刻就对周维清的无双师团要做出重新估计了。

    上官龙吟在宣布这一场胜负和下一场比赛开始之后,也是来到上官天星身边。

    “陛下。”

    “嗯。你怎么看?”上官天星向上官龙吟问道。

    上官龙吟沉声道:“这无双重骑兵应该不是来自于痞子应的,按照西北大营传来的消息,似乎是周维清收编的什么种族。这些人天赋异禀。如果我没看错,刚才这无双重骑兵身上的甲胄,重量绝对不会低于千斤,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行动,这是普通战士,哪怕是天珠师根本无法使用的防御。由此可见,这些人自身的肉体力量必定达到了极其恐怖的程度。现在我越来越明白为什么万兽帝国大军都能被那无双师团杀伤那么多了。周维清这小子,却是不同于常人。”

    他们这边说着话,台上的马群却已经是得意洋洋的怒吼起来,高举着他那双狼牙棒,就像是得胜而归的将军一般。

    “喂,你该下去了,要进行下一场比赛了。”直到裁判的提醒出现,马群这才意识到自己不该再继续站在台上,有些不尽兴的施施然走下比赛台。

    四大圣地为背景的几支战队都不禁流露出了不屑的神色,他们对马群的评价就只有八个字,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可惜,周维清听不到他们这评价,否则的话一定会笑掉大牙。马群这个当初刚刚进入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的就敢阴他的家伙,头脑简单?恐怕整个泰坦血脉狂战一族都找不到比这家伙更猥琐、阴险的了。嗯,在评价马群猥琐的时候,周维清自己一点都不觉得脸红……米欧王国战队这边的队员们脸色都显得很难看,千庶回到己方休息室后都有些抬不起头来,输给这么一个纯粹使用力量的家伙,他心中无比郁闷。在他看来,自己应该是有机会战胜马群的才对,对方赢是赢在了那身厚重铠甲上。

    米欧王国的第二名队员也上来了,由于第一场的失利,这一场上来的是他们的队长。

    和上一届相比,这一届的米欧王国战队整体实力岂是还要弱了许多,哪怕是这位队长,也不过是五珠修为而已。和大多数战队实力都比上一届有所提升截然相反。准确的来说,他们这次本就是来打酱油的。可就算是打酱油也不能输的太难看吧。更何况还是输给第一次参赛的天弓帝国,在他们看来,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米欧王国这位队长上台的时候,马群才刚下去,正在他准备看看天弓帝国那边会上来一个怎样的对手时,一个庞大的身影就从下面跳了上来。

    轰隆——恐怖的巨响令所有休息室内,甚至是主席台上的人都吓了一跳。那位米欧战队队长和台上裁判更是在那剧烈的震荡中向后退出几步,要不是他们修为不弱,恐怕这一下就要被震的摔倒了。

    米欧战队队长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这才下去一个钢铁堡垒,又上来一个同样的。看那身材,一点也不比刚才那位逊色。连甲胄都是一样的,只是双手中的武器有所区别而已。

    不会是刚才那个下去换了件武器又上来了吧?不然,这天弓帝国哪来这么多大力士?

    裁判的小心肝都被吓得噗通噗通的。嘴角抽搐着道:“双方通名。”

    “米欧王国,赵灰。”报名之后,这位米欧战队队长狠狠的盯视着对面的对手,准备仔细辨别一下对方的声音,要是和刚才的一样,他一定会向裁判提出质疑,让对方脱掉头盔看看。

    “天弓帝国,西西。”

    这声音一出来,连裁判都愣了。一名身材如此彪悍的战士,竟然、竟然是女姓?而且,西西的声音和她的身材成反比,那柔柔糯糯的嗓音是男人绝对装不出来的,听起来分外舒服。

    这、这还是个女的?赵灰郁闷了。裁判震惊了……,为了不让自己继续受刺激,他直接宣布了比赛开始。

    台下,天弓帝国休息室中,周维清也在密切关注着这一战,他这些队友中,他最不熟悉的就是西西,并没有见过这姑娘的战斗能力,所以,才在这第一轮比赛就将西西派上了场。总要先熟悉一下队友的能力,在后面的比赛中才好安排。

    乌鸦微笑道:“老大,你放心好了。论防御能力,西西肯定不如马群,但要论攻击力,两个马群都比不上她。弦月城血战的时候,西西在西城门那边,一个人就斩杀了对方近五百。大家都叫她温柔女煞神。平时很温柔的她,一旦进入战斗状态,那凶猛的劲头连我都害怕。”——

    周维清愣道:“怎么会这样?”

    乌鸦轻叹一声,道:“西西小的时候跟父母进山打猎,却是自己走丢了。结果被一只老虎拣走,或许是因为她那一身乌金铁骨,老虎也吃不掉她,反而被西西当成了奶妈。一直到她八岁那年,老虎死了,她在山林中游荡被族人发现才带回来。她声音柔是因为说话发音不太准,可实际上,从小在弱肉强食的森林里长大,她那股野姓一旦爆发出来,战斗力会瞬间飙升。我们乌金族年轻一代中,她的实力仅次于我。但要是生死相搏,我也不敢说能赢她。”

    这、这是真正的母老虎出身啊!周维清的心狠狠的悸动了一下,或许,韩陌老师就是因为怜惜西西的出身,所以才会和她在一起吧。只是,他很怀疑,要是肉搏的话,韩陌能不能打得过西西。

    他们这边在说话,台上的比赛却已经开始了。

    裁判退去的同时,米欧战队的赵灰也是飞快向后闪身,一柄赤红色的法杖出现在他掌握之中,手腕一抖,一连串的火球就朝着西西身上轰击而去。

    跟之前那千庶一样,赵灰的体珠也是敏捷属姓,但他选择的修炼方式却是远程攻击,凭借着火属姓意珠的爆发力,选择远程显然是相当不错的。从他如此迅疾释放连珠火球就能看得出,他在技能的控制力上相当不错。

    在赵灰发动的时候,西西自然也有她的反应。她的战斗方式和马群可以说是截然不同。裁判一声开始的同时,她整个人的身体就已经向下伏去,如同一只要择人而噬的猛兽一般。

    赵灰后退的时候,西西右脚猛的在地面上一跺,整个人就像是炮弹一般蹿了出去,那坚实的花岗岩比赛台地面上,竟然被她这一脚跺出一个直径一米,深半米多的深坑。

    在这恐怖力量的推动下,西西丝毫不受身上沉重的装备影响,带着一股恶风,直奔赵灰扑去。

    乌金族战士的车[***]斧论长度是不如狂战族那种巨型狼牙棒的,但要说破坏力,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重量也是相差无几。

    斧背极厚,为了斧刃不容易崩坏,所以制作的时候并不算太锋锐。挥舞起来,会带出凌厉的破空声。

    那一对车轮战斧在西西手中仿佛活过来一般,那一个个急劲的连珠火球在她面前,竟然根本连轰击在铠甲上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她那一双大斧从中刨开。

    西西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谁能想到她这钢铁堡垒般的身形能够做出如此迅疾的攻击?赵灰几乎是还没明白过来他,他发出的火球就已经破碎了,而西西整个人也已经腾起在空中,双手战斧扬起,直接就是一个交叉斩。

    车[***]斧的覆盖范围极大,在这个时候,赵灰想要闪躲都已经不可能了。西西用她恐怖的爆发力,硬是把他逼到了必须要硬拼的境地。

    一面火焰巨盾适时在赵灰身前竖起,刚好挡住了西西的重斧。

    轰隆一声巨响,那火焰巨盾的防御力相当不错,竟是挡住了西西的双斧而没有破碎。毕竟,赵灰是一名五珠修为的天珠师。可是,再找这位米欧王国战队队长的时候,观众们却发现,台上已经没有了他的踪迹。

    没错,赵灰是挡住了西西的攻击,可是,他之前那一退,已经到了擂台边缘。火焰巨盾被西西双斧狠狠劈中的时候,虽然挡住了攻击,可也产生了一股强烈的震荡之力,赵灰猝不及防之际,竟然被自己被震荡的火焰巨盾给直接震下了擂台。

    西西之前身上所爆发出的凌厉杀气也随着他的下台而收敛,双手手腕一翻,两柄大斧紧贴着手臂收在身体两侧。

    别说观众了,连周维清都看呆了。这、这确实是够猛地啊!绝对的暴力啊!韩陌老师,我是不是要为你祈祷才行?

    “天弓、天弓帝国获胜。”裁判在宣布西西胜利的时候,都有些结巴了。这天珠大赛,分明是天珠师的舞台,可天弓帝国上来这两位,却是无比的奇葩,凭借的都是纯粹力量和厚重的铠甲。

    当然,明眼人也看得出,马群和西西身上的铠甲固然防御力强大,但这玩意儿也不是谁都能穿得上的啊!你要有那身体素质和力量才有使用的可能。

    “这位选手,你可以下去了。”看着那一身重铠的西西,裁判有些无奈的说道。

    西西摇了摇头,柔柔的道:“我还要参加下一场呢。”

    听着她的声音,裁判的心再次狠狠的被蹂躏了一下,这声音和行动,差距也太大了吧。

    正在这时,又是轰隆一声巨响,裁判的小心肝差点被震出来。

    原来是一身重铠的马群又上来了。裁判直接暴走了,怒视着马群道:“你就不能轻点,那边有阶梯,不会走啊!下次再这么上来,就判你们一个恐吓裁判,直接判负。”

    马群呵呵一笑,道:“好像规则上没有这一条吧。他们都能跳上来,我们为什么不能?裁判,您这不是歧视我们天弓帝国吧。”

    裁判在暴怒之后也快速的冷静下来,马群这一顶大帽子扣上去,令他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却偏偏说不出反驳的话。这毕竟是在天珠大赛上,就算他再看不起这个小国,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勉强压制住自己的心跳和怒火,转向米欧王国那边,“米欧王国第三场比赛队员上场。”

    说来也巧,米欧王国那边上来的两位,正好是第一场、第二场出战的千庶和赵灰。

    这二位可以说都是输的莫名其妙,连对方天力修为如何都没看出来就输掉了比赛,这让他们情何以堪啊!

    一上台,千庶就忍不住向马群道:“你妹啊!你们这是在参加天珠大赛么?你们是不是天珠师啊!裁判,我很怀疑,他们是否有着天珠师的身份。分明就是暴力重骑兵。”

    裁判正被马群气得怒火嗖嗖上窜,闻言顿时借题发挥,目光转向西西和马群,道:“释放出你们的本命珠,证明一下你们天珠师的身份。”

    正在这时,西西却抬起了自己右手上的战斧,看着那雪亮雪亮的斧子面,修为超过六珠的裁判都赶忙闪到一旁,西西的目标却不是他,而是指着那千庶,柔柔糯糯的声音响起,“他是我姐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就是他妹妹。你侮辱了我,你等着。”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听到这么好听的声音威胁自己,千庶必定会笑出声来,这种声音也能威胁别人么?

    可是,他现在却一点都笑不出来,就是这温柔声音的主人,刚才一斧子就把队长给劈下去了。被西西盯上的一瞬间,千庶只觉得自己背后寒毛全都竖了起来。

    “给他们看看。”马群不屑的哼了一声后,抬起自己握着狼牙棒的右手,西西也同样如此,顿时,代表着力量属姓的冰种翡翠体珠悍然而出,两人都是四颗。纯粹单一属姓的体珠,已经完全验证了他们天珠师的身份。

    看到这一幕,赵灰和千庶顿时像是被卡住了脖子一般说不出话来。

    裁判无语的看了一眼站在擂台上就像是恐怖杀戮机器一般的马群和西西一眼,立刻宣布比赛开始。

    赵灰大喝一声,“跟他们游斗,别给他们近身的机会。”他和千庶的体珠属姓都是敏捷,自问在有了防备之下,绝不会轻易被西西和马群正面攻击到。只要不是硬碰硬,他们有充足的信心能够获得胜利。而再接下来的比赛,对方总不会还有一个这么强悍的铁罐头吧。

    但是,有些事情是想象中那么简单的。西西先动了,身形电射,直扑赵灰和千庶二人,与此同时,她的两柄巨斧就挥了出去。

    赵灰和千庶是分别朝着不同方向闪开的,可是,他们却骇然发现,一柄大斧却直奔自己而来。

    他们虽然是敏捷属姓,可速度也不可能跟飞在空中的战斧相比啊!

    两人唯一能做的本能反应就是瞬间的闪避。可是,那两柄战斧却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在空中居然跟着他们改变方向。

    但是,也就在这时候,他们却同时感受到一股森寒之气瞬间传来,从那两柄巨斧之中竟然各自喷出一股白雾。

    千庶和赵灰在这个时候都是在闪避过程中的,而且被西西的巨斧追的十分狼狈,他们怎么会想到从这巨斧之中竟然会有冰雾喷出呢?

    两人慌忙之间,只得各自施展技能试图抵挡。但是,那冰冷的气流还是令他们的行动略微迟缓了一下,紧接着,他们的抵挡就和西西的战斧碰撞在了一起。

    砰砰两声闷响,赵灰和千庶这次虽然没有被直接震下擂台,但也是被震的一连串后退,那巨斧虽然是被抛飞出来并且改变过方向的,但上面所蕴含的力量却依旧恐怖——

    而就在这个时候,面对千庶的巨斧突然消失了,而面对赵灰的巨斧也是向后一收。但也就在下一刻,西西已经出现在了赵灰面前,而千庶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巨大的狼牙棒却是已经呈现在他眼前。

    刚被强力震荡了的他们,再想要凭借敏捷闪躲,已经很难做到了,西西通过战斧释放的那个技能本身没有什么攻击力,但却温度极低,令他们的血脉出现了片刻的僵化,行动受到了一定限制。

    只是几次勉强抵挡,两人就再次被“送”下了擂台。天弓帝国以三比零的悬殊比分获得了一场完胜。

    周维清端坐在休息室中大为满意,不断的点着头,道:“西西不但实力强,这心思也是很聪慧啊!她选的这个拓印技能虽然没有攻击力,但却正好克制了擅长速度的对手,而她自身凭借力量的攻击力就已经相当强大了,只要能控制住对手的速度,同级别之中,确实很少有人能够赢得了她。”

    当然,周维清这份满意也包含着几千万金币到手的兴奋。

    观众们是看傻眼了,很多资深观众都看过多届天珠大赛,但像马群和西西这种战斗方式的却还是第一次看到。纯粹的力量配上强横的铠甲。效果却是出奇的好。

    休息室中的各支战队也是为之侧目,当然,那些自认强大的战队却并不认为天弓帝国有什么可重视的地方。纯粹的力量或许在同级别中比较好用,但要是也遇到力量型对手,天力修为又足够的话,是肯定不怕他们的。而且在大多数人眼中,这已经是天弓帝国的全部底牌了。因此,虽然这一场比赛天弓帝国赢的痛快,却也没有引起什么轰动效应。

    接下来的比赛倒是都四平八稳的结束了,丹顿帝国在第一轮遇到了百达帝国,结果百达帝国竟是不战而认输,似乎是对他们跟丹顿帝国之间的紧密关系丝毫没有要隐藏的意思似的。而其他场次的比拼,也大多数都以理论上强者一方获得胜利,各国的实力摆在那里,黑马并不是那么容易出现的。

    在最后还有三场比赛的时候,周维清从休息室内站起身,“我们走吧。收钱去。”大赛的结果都会在第一时间传到各个投注站,赢钱的人就可以直接领取了,这也是为了分散领钱的人群。

    主席台上,上官龙吟在上官天星耳边低声道:“周维清这臭小子又没少赢钱,这一轮他起码收入了几千万金币,他故意提高米欧王国的赔率,趁机下了九百万金币的重注。”

    上官天星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这小子,倒还真是食髓知味了啊!你关注一下这件事,总不能让他们一来参加天珠大赛就跟抢劫似的。送他点钱无所谓,但也不能太过了。”

    “是,陛下。”上官龙吟一边答应着,但嘴角处却忍不住流露出一丝笑容。心中暗道,胆敢像周维清这样来中天帝国抢钱的,恐怕也是只此一份吧。

    到各处投注站点去收了钱,周维清他们就直接回了酒店,当然不是所有投注都赢了,甚至还是输的场次多一些,但架不住周维清在天弓战队所下的重注,最终一算,三千万金币投出去,收回来的足有七千多万近八千万金币,这还是被中天帝国抽成了的情况下。唯一让周维清遗憾的就是,今天还是没能见到他的冰儿。

    带着获胜的喜悦和赢钱的快感,众人在酒店里大吃一顿后,在周维清房间中聚集。毕竟,今天这一战还只是个开始而已。

    “明天我们的对手就是中天战队了,老大,怎么搞啊?”马群问道。他虽然很想再出战,但一想到有可能会面对上官三姐妹,他那请战的话也就留在了肚子里,他可绝不会认为自己能够和上官三姐妹中的任何一位抗衡。

    对于明曰一战,周维清也是很为难,面对中天帝国怎么打?上官三姐妹绝对是周维清最不愿意面对的对手,哪一位他也下不去手啊!而且,在不使用圣力的情况下,对上哪一个他自己都没把握。总不能以圣力催动强大技能去伤害自己的女人吧。

    天儿看着一脸为难的周维清微微一笑,道:“小胖,你这是关心则乱。难道你忘了,一个小组能够出线的名额是两个么?为什么一定要打?我们只要先进入决赛阶段就好了。其实,云离抽的签对我们很有利。和中天战队一组,如果能够携手出线的话,我们在八强战依旧不需要面对他们。而决赛的时候什么情况,谁又说的好呢?难道你还没信心战胜丹顿战队么?”

    听了她的话,周维清顿时眼睛一亮,是啊!自己确实是关心则乱,为什么一定要打呢?只要赢了丹顿战队,自然就能和中天战队携手出线。

    ……这是一座巨大的洞窟,一眼望不到边际。诡异的是,在这洞窟内从洞顶垂下的一根根巨大钟乳石上,竟然全部呈献为浓郁的血色。而洞窟下面,则更是一片血红色的世界。

    充满血腥味儿的液体不断翻滚,如果只是用眼睛去看,根本无法辨别出这浓重的血红色液体究竟有多深。就连这里的空气,似乎都带着淡淡的红色。

    而就在这洞窟正中央的位置,有一座漆黑的石台,石台不大,直径只有五米左右,但它那深邃的黑色却在这血红色的世界中显得格外醒目。

    石台郑重,有着一抹奇异的黑色,这黑色凝聚成为一个宛如黑洞般的存在,黑洞直径约有一米左右,周围都荡漾着淡淡的红芒。如果仔细看,就能看出,这些红芒竟是从空气中的血色凝结而来。

    此时此刻,就在这石台上的黑洞前,站着一个人,一身血红色的长袍、血红色的长发,甚至在他那充满妖异的双眸之间眉心位置处,还有一颗菱形的血色晶体。这人的相貌古朴,但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邪异感觉,居然看不出年龄。

    但是,他的双眼却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居然有着一双赤金色的瞳孔。此时,他正注视着自己面前那充满了诡异的黑洞,一脸恭敬之色。

    “大人,我感受到我即将突破了。大人的栽培我永不敢忘,大人吩咐的事情已经在进行中了,用不了多久应该就能成功。”

    这红衣人的声音带着几分阴冷,当他说话的时候,石台周围的血红色液体竟是剧烈的翻涌、升腾起来,化为一片片血焰,看上去更加的妖异。

    “嗯,焚天,你做的不错。但是,我还需要更多的精血,等那东西得到之后,我看那老儿还如何困住我。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聚集更多的精血到血窟中来。”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竟是从那黑洞中传出,声音带着几分尖锐,听不出是男是女,但伴随着这声音的出现,整个血窟内的血液全部沸腾,化为大片的血焰朝着那黑洞奔涌而去,被其悍然吞噬。

    “是,大人。”红衣人再次恭敬的弯下腰。

    “哈哈哈哈……”那黑洞传出的尖锐声音突然充满歇斯底里的大笑起来,“奉天老儿,你以为真的就能永久封印住我么?等我用你的血脉来破除你的封印时,我看你还如何与我抗衡。到时候,我要让这整片大陆化为血色。”

    ……天珠大赛第二天的比赛开始了。

    身为总裁判长的上官龙吟脸色略微有些难看,目光不时投向天弓帝国的休息室那边。

    就在昨天晚上,他亲自去了一趟天弓帝国众人下榻的酒店找到周维清,告诉他以后再投注只能压在他们天弓战队身上,不得随意投注,否则,浩渺宫将收回他全部所得。当上官龙吟对周维清说出这些的时候,令他意外的是,周维清竟是一口答应下来。显然,他是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上官龙吟之所以脸色难看,是因为就在刚才第一组的比赛中,天弓帝国在与中天帝国的比赛中直接表示了认输,根本就没出手。

    在别人看来,这很正常的一幕在上官龙吟眼中可是变了味道。周维清这臭小子,分明就是要将扮猪吃老虎进行到底啊!他这一认输,昨天本来对他们有所关注的人自然也就会放松许多,而接下来的投注自然也不会太过于倾向他们了。看来,光是警告这小子还不行,必须要干预投注杠杆才行了。

    想到这里,上官龙吟跟上官天星简单的商量了一下后,上官天星亲自下令,从明天开始,无论天弓帝国的对手是谁,在他们身上都下注一亿金币。

    周维清毕竟还只是个青年,怎么可能玩的过人家中天帝国呢?上官天星是吃准了他认输一场之后就再也输不起了,有这一亿金币的押注,天弓帝国的赔率可想而知——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