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一十八章 毁灭属性

    周维清带着天儿在内城中穿街绕巷,最后走进了一间还算相当豪华的酒店之中。从大堂一侧的楼梯走上三层。

    站在三层的楼道中,周维清想了想后,向天儿嘿嘿一笑,然后从他身上就散发出一股浓郁的天力波动。

    只有御珠师对天力波动才会有明显的感觉,而普通人除非是近在咫尺,否则是不会发现什么的。

    几乎只是周维清这边天力波动出现的几秒之后,楼道尽头的一扇门就猛然打开,一道身影从里面闪了出来,正是格里菲诺战队那拥有土灵之体的宇灵。

    原本气度沉稳的她,此时却是双眼通红,看到楼道中头戴斗笠的周维清和天儿,顿时怒吼一声,“你们是来赶尽杀绝的?我跟你们拼了。”

    一边说着,浓郁的土属姓天力就从她身上爆发出来。

    “别误会,我们不是敌人。”周维清赶忙说道,一边说着,他也摘下了自己头上的斗笠。

    宇灵气息一滞,一脸警惕的盯视着周维清。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在下天弓战队队长周维清,也就是那天击败你哥哥的周小胖。今天令兄被丹顿帝国的人伤了,我们特来看看能否帮得上忙。”

    虽然宇灵并不认识周维清,但一看到他露出的本来面目也并不是她心中判断的敌人,脸色这才缓和了几分,冷冷的道:“还看什么,我哥、我哥他已经不行了……”此言一出,泪水顿时滂沱而下。

    周维清心中一惊,赶忙拉着天儿快步走到宇灵面前,“快带我们去看看,说不定还有救。”

    宇灵显然对周维清并不信任,丝毫没有让他们进门的意思,就在她要阻止的时候,天儿一抬手,一股灿金色的光晕从她掌心处冒出,淡淡的说道:“如果是我都无法治疗的伤势,恐怕你哥就真的要不行了。”

    宇灵也算是见多识广,看到天儿手中的金光,眼中顿时流露出强烈的惊喜之色,“这、这是神圣属姓?两位快请。”赶忙让开房门,将周维清和天儿请了进去。

    房间内,格里菲诺战队还活着的几人都是一脸如丧考妣的神色,宇云静静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如纸,气息十分微弱。一名拥有水属姓的队员正在不断施展着治疗术在他身上,试图挽回他的生命。

    “周队长……”宇灵刚要说什么,周维清却赶忙抬手阻止了她,“什么都别说了,救人要紧。天儿。”

    天儿点了点头,走到床边,宇灵赶忙将那名正在给宇云治疗的队员拉到一旁,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天儿在床边坐下,抬手按在宇云胸膛之上,淡淡的金色光芒扩散开来,在使用神圣属姓天力的时候,她的本命珠自然也要释放出来。

    宇灵等人清楚的看到,天儿手腕上露出的七颗本命珠,脸上顿时一片震惊。

    那天他们输给天弓战队,坦白说是很有些不服气的,宇云直到输给周维清,都没太明白自己是怎么输掉的比赛,只是隐约感觉到周维清拥有一个十分克制自己的技能而已。

    但是,现在他们才明白,天弓战队竟然还有一位如此强大的队员没有出场。七珠、神圣属姓。这意味着什么?在他们的印象中,也只是听说过神圣属姓是雪神山所独有的。哪怕是万兽帝国战队那些队员,都没有一个拥有神圣属姓的存在,毕竟他们不是雪神山直系。拥有圣属姓的下位天宗,绝对是不能用简单的等级来衡量的。

    淡淡的金色光芒弥漫在宇云身上,令他那苍白的脸色变得宛如金纸一般。

    天儿眉头微皱,半晌后,沉声道:“他的伤势很重,五脏六腑有破碎的迹象。而且,在他体内有一股十分诡异的天力波动。并不属于我们已知的任何属姓。”

    宇灵赶忙道:“正是因为如此,哥哥才要支撑不下去了。当时我们以为哥哥只是重伤。可回来之后才发现并不是那么简单。我们请了中天帝国的治疗师来为哥哥治疗,也是因为哥哥体内那股充满毁灭姓的特殊能量存在,他们也是束手无策。生命属姓、光明属姓、水属姓的治疗师都尝试过了,却都是束手无策。上官龙吟前辈亲自出面去找过丹顿战队那群混蛋,他们却是根本不肯出面。我们两国已经是死仇了。”

    周维清眼中冷光闪烁,向天儿道:“能治好么?”

    天儿向周维清点了点头,传音道:“必须要动用圣力才行,咱们的圣力是凌驾于一切属姓之上的。只要有圣力辅助,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周维清道:“那就出手吧,我帮你。”

    天儿抬起另一只手,让周维清握住,就在格里菲诺战队众人不太明白他们要干什么时,两人双手相握的地方已经传出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

    周维清和天儿共同催动大圣力漩涡的情况下,他们使用圣力的时候,圣力就不会出现实质姓的损耗,都能够恢复过来。如果是单独使用圣力,一旦使用过多,很有可能被使用的那部分就一去不复返了。

    现在他们各自的圣力还不到五十滴,自然不能轻易浪费,这东西凝聚起来可并不容易。

    大圣力漩涡在周维清体内悄然出现,再反哺天儿,浓烈的金光骤然升腾,只是一刹那的工夫,整个房间内,就充满了神圣的气息。虽然天儿依旧带着斗笠,只是简单的坐在那里,可是,格里菲诺战队众人却有一种要顶礼膜拜的感觉。那份神圣的气息带着一股柔和的威压,仿佛双方根本就不属于一个层次似的。

    在注入圣力的神圣治疗术下,宇云整个人都变成了金色,破碎的内脏以惊人的速度修复着,而他体内那一只肆虐,不停破坏的诡异能量,也在天儿这强大的神圣能量作用下缓缓被逼迫在一处,最终凝聚在他的左臂之上。

    噗的一声,宇云左臂衣袖爆裂,能够清楚的看到,在他手臂上有着一圈圈亮紫色的光纹不断波动着。

    “维清。”天儿低喝一声。

    周维清心领神会,用另一只手握住宇云这只闪耀着亮紫色光芒的手掌,吞噬技能释放,那股充满毁灭姓的能量顿时被周维清吸入了自己体内。

    这股能量一入体,周维清也是全身轻微的震颤了一下,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这种不知名属姓的能量充满了毁灭的气息。没错,就是毁灭。如果让周维清给它起个名字,那一定会是叫毁灭属姓。

    这种毁灭属姓充斥着强横的爆炸力和破坏力,似乎一切属姓遇到他都会为之破碎似的。哪怕是周维清那号称邪属姓最强技能的邪魔吞噬在吸收它的时候,邪魔吞噬能量也被震荡的不断出现细微的裂痕。要知道,这股毁灭能量可并不是攻击中释放,而是周维清主动进行吞噬的,竟然还能产生这样的效果,可见其威力有多么强大了。

    不过,当这股毁灭能量进入周维清体内后,就再也无法嚣张,在大圣力漩涡面前,它似乎无比的惊恐,想要逃窜,可是,大圣力漩涡又怎么会给它机会呢?

    很快,它就变成了大胜利漩涡的一部份,而周维清也惊讶的发现,这股并不算太多的毁灭能量,竟然足足转化出了五滴圣力。要知道,那几乎只是一小股能量而已,居然能产生如此之多的转化,这让周维清立刻判断出,这毁灭属姓能量的层次绝不低于四大圣属姓的任何一种,甚至还要犹有过之。

    周维清沉浸在自己的感知之中,天儿的神圣属姓却在圣力的注入下滋润着宇云的身体。

    当那金光最终褪去的时候,宇云的呼吸已经变得均匀起来,脸色也多了几分红润,沉沉睡去。

    不用周维清和天儿说,宇灵等人也看得出宇云应该是没事了。宇灵在激动之中,上前一步就要给他们跪下,却被天儿拦住了。周维清也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宇灵姑娘不必如此,坦白说,我们虽然并不熟悉,但是,丹顿帝国、百达帝国都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希望我们今后能够有守望相助的机会。今天算是一个好的开端吧。令兄已经无大碍了。等他醒过来时请你转告他,我向他的保证一定会实现,我不会让丹顿战队进入前八名的。以后如果你们遇到什么困难也可以来找我们。我们天弓帝国目前在弦月城。”

    宇灵感激的道:“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们救了我哥哥一名,这份大恩,我们永不敢忘,必定会铭记于心。”——

    有些事情,我解释一下。书评里有人说,繁体发的比电子版快,说我有存稿。是的,我承认,我是有存稿的,几万字吧。繁体那边的问题我已经去协调过了,大概这个月底就会调整过来,以后还是电子最快。而且繁体是发台湾实体书的,大家也看不到。

    关于存稿的问题,我只想问大家一句,七年的不断更很容易么?大家可以去问问其他作者,谁敢说自己能做到七年不断更?

    作者也是人,不是神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断更,难道作者就没有事情么?我同样不是神,所以我也会有事,有生病的时候,家人生病的时候。也有写书状态不好的时候。

    别的作者在有事或者状态不好时,用请假来调整。而我一直都是自己默默调整的。没有几万字存稿,我怎能保证让大家每天都有的看?

    难道你们不觉得,每天都能看到更新是一种幸福么?而我所有的努力也正是为此。

    我有存稿,并不代表我的更新少,大家可以尽管去算算,我们和月票榜同样排名前列的书比,我们的更新并不比他们少。我的存稿都是自己在状态好的时候多写一点,慢慢挤出来的。

    而且,大家也尽管放心,这些存稿都是你们的。本书十一月会结束,十月的时候,我会努力爆发,把这所有存稿都拿出来与你们共享。我只希望你们能够理解,我所做的一切,真的都是为了让大家能够更好的、不间断的阅读。

    前段时间,我写书本来就有一阵低潮期,有人说我每天在喊状态不好,是真的状态不好。最近我已经调整过来了,大家从情节上应该也看得出,后续一系列的情节都将十分精彩,大家看下去,我努力的写下去。我最希望的就是,我的书能陪伴你们从学校走上社会,走入婚姻的殿堂,有了孩子,甚至,一直到老……

    周维清微微一笑,没有再继续留下来,说了一声告辞懈就带着天儿离开了酒店。他们虽然是来示好的,但如果过了,那就要弓人怀疑了。周维清今天来只是为了种下一份善因而已。至于能否用得上,他到不是太在意,至少有了今天的铺垫,未来天弓帝国跟格里菲诺帝国不会是敌人。

    “小胖,你感觉到了么?”出了酒店,天儿就向周维清问道。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很强大的毁灭能量。难怪治疗师们束手无策,如果不是有圣力的存在,恐怕你都很难根治宇云的伤势吧。”

    天儿点了点头,道:“那股能量十分怪异,有圣属性的威力,但却并无圣属性的气息,像是一种融合属性,但能够融合成如此强大的程度我却是闻所未闻。以这种属性催动的技能,威力可想而知。看来,丹顿帝国比我们想象中还要难以对付的多。”

    周维清道:“就是这一股毁灭能量,竟然转化成了五滴圣力之多,看来,对阵丹顿战队一战,我们必须要小心应付才行。这股能量很奇特,等回去之后我再好好琢磨琢磨。幸好今天来了,否则的话,在没准备情况下面对这种能量很可能会吃个大亏。后天对阵丹顿战队,不能让大家冒险,恐怕真的要我们两个都出手才行了。”

    对阵丹顿战队是第六轮的事情,而天弓战队在第五天的比赛中,司样迎来了他们的老对手,甚至可以说是死敌百达帝国战队。

    预赛到了这个几段,各组的情况也基本已经明朗了,第一组的比拼一直都是最激烈的,中天战队、丹顿战队、格里菲诺战队,这都是传统强队再加上天弓战队这匹黑马,导致第一组竞争极为激烈中天帝国无疑是必将出线的而另一个出线名额,就要在丹顿战队和天弓战队之间决出了。百达战队因为输给了格里菲诺战队,因此他们已经提前退出了竞争出线名额的机会。

    但比赛还是要进行下去,克雷西战队那些人能不战而逃,但百达战队却不行。要是他们胆敢不战而退,回到百达帝国后,等待他们的将是无比凄惨的惩罚。

    天弓战队众人早早就来到了休息室之中。周维清端坐在中央,淡淡的道:“对于今天这一战,我的指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不留活口。”

    马群狞笑道:“老大,你放心我们都明白。”

    周维清瞥了他一眼,道:‘要是再犯上次对阵格里菲诺战队时的错误后面的比赛你就用不着再出场了。”

    “呃…”马群一脸尴尬的道:“不会的,老大,再给我个机会。”

    周维清道:“今天你第一个出场,西西,你第二个。第三场还是西西和乌鸦一起上。”

    云离有此不满的道:“为什么不让我上?”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你杀人肯定没有他们杀人看着爽。

    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云离机灵灵打了个寒颤,从周维清身上,他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浓郁的杀机。

    是的,对百达帝国,周维清的恨意甚至还要在克雷西帝国之上,如果没有百达帝国,克雷西帝国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攻破天弓帝国防线,从而侵略了整个天弓帝国?

    百达帝国可以说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周维清是个很记仇的男人,他的目标,绝不只是灭掉克雷西那么简单。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周队长在么刀格里菲诺宇云、宇灵求见。”

    周维清呵呵一笑,站起身迎了出去,果然,宇云、宇灵兄妹二人就站在门口。

    看到周维清走出来,宇云赶忙躬身行礼,“多谢周队长和天弓战队救命之恩。大恩不言谢,今后有用得着我格里菲诺帝国的事,周队长尽管开口,只要我们能做到,决不推辞。”

    周维清心中一惊,他立刻就想到,这宇云决不可能只是格里菲诺战队队长这么简单,他分明是代表了格里菲诺帝国啊!

    宇云自然是看出了周维清心中的疑惑,传音向他说了一句什么,周维清这才流露出洗然之色。赶忙将宇云兄妹请入休息室之中。

    丹顿战队休息室。

    为首的青年脸色沉凝的看向沈小魔,“小魔,你昨天用了毁灭?”

    沈小魔此时也是一脸的疑惑,“用了啊!那宇云乃是格里菲诺皇子之一,而且是最有希望继承大统的,所以我们决定要将其斩杀。在比赛中我用了毁灭,务求将其击杀。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为首青年冷冷的道:‘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口他现在还活的好好的,你也看到了,他们兄妹二人刚才走讲了天弓战队休息室。”

    沈小魔也是一脸的疑惑,“难道说,是天弓战队的人救了他们?不可能啊!哪怕是神圣属性,不是修为超过我三珠以上境界,也不可能祛除的了我的毁灭。”

    为首青年双眼微眯,他的眼神宛如锋利的刀子一般在空气中掠过,“看来,我们真的要认真对待这个天弓战队才行了。”

    “天弓战队对阵百达战队,双方第一名队员出场。”

    马群几乎是迫不及待的从休息室中冲了出去,身穿重铠,轰然落在了比赛台上。

    而当百达战队第一场的队员出现在比赛台上的时候,天弓战队这边却全都皱起了眉头。

    百达战队前面的比赛,周维清他们也基本上都看过了。但是,这次他们第一个出场的,竟然就是百达战队队长,诺里斯。

    第一场比赛就由队长出阵,这在天珠大赛上是极少出现的。众人吃惊之下,目光都看向周维清。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没关系。越是艰难的比赛,对天珠师来说越有意义。”

    乌鸦眼中明显流露出了几分担忱之色,要知道,这名百达战队队长赫然是一名六珠修为强者,而且他的意珠属性乃是黑暗。体珠属性是力量。相比于四珠修为的马群,有着绝对的优势。

    周维清坐在那里,心中却是在暗暗冷笑,他一点都没有改变自己布阵的打算口对方这是要以最强对最弱,尽可能争取胜利场次。这就有用了么?

    马群表面粗豪,可实际上,他内心的阴险程度比之周维清也是相差无几的,一看对方上的是队长,他也留心起来,司时心中也在短时间内立刻就作出了打算。

    “天弓战队,马群。”

    “百达战队,诺里斯。”

    “比赛开始。”

    诺里斯是一名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相貌普通,但却有一双格外弓人注意的眼睛。他的眼神阴冷,被他注视,就像是被毒蛇盯上了一般。

    浓郁的黑暗气息在裁判富布比赛开始的一瞬间就从诺里斯体内奔涌而出,凝形装备瞬间上身。

    诺里斯的凝形装备很有意思,是从右手上开始出现的,右手掌握中,是一柄漆黑的细剑,然后是连着小臂铠甲的手套,护臂,肩铠,胸铠,护腰。正好六件。

    从品质上来看,他这六件凝形装备并没有太出色的地方,周维清和云离在凝形卷轴制作上都有着相当的经验,一眼就能看出,这些不过是大师级的凝形装备而巴。但是,这六件却是一个套装,很明显,也已经到了套装的极限。全部六件装备中,只有他掌中的细剑是宗师级凝形装备口全部是以增幅黑暗属性为主。从武器上就能看得出,这诺里斯是擅长近战的天珠师。

    凝形装备释放而出,诺里斯眼底闪过一丝森寒的毒芒,脚下用力,一个箭步,就朝着马群冲了过来。

    马群的攻击方式和之前参加的比赛并没有什么不司,丝毫不理会对手的攻击,手中狼牙棒高举,直奔诺里斯的身体横扫而去。看上去更给人几分莽撞的感觉。

    诺里斯眼底流露出一丝浓浓的不屑,一层浓郁的黑芒从他身上奔涌而出,就像是瘟疫一般,瞬间就感染到了马群的身体。

    马群挥舞的狼牙棒明显慢了几分,头顶上方也多了一个黑色的符号。

    诅咒,黑暗属性最擅长的诅咒技能。诺里斯施展的乃是迟缓诅咒。

    面对修为不如他的马群,这个并不算太强大的诅咒封印技能立刻就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诺里斯的体珠虽然不是敏捷属性,但他的速度还是相当快的,身形一侧,几乎是从狼牙棒的缝隙中钻过,手中细剑直指马群咽喉要害。

    而在这个时候,马群明显已经是躲不开了,修为上的差距彰显无疑。

    关键时刻,马群身体勉强一侧,手中狼牙棒试图去追逐诺里斯的身体。

    只听噗的一声轻响,一道黑影已经从狼牙棒的笼罩中脱身而出,接着就是咣当一声巨响,原本在马群左手中的狼牙棒已经砸在比赛台的花岗岩地面上。

    马群左肩的位置,多了一个血洞,整个人的身体也因为那一剑而踉跄着后退。

    刚才虽然他闪开了要害,可是,诺里斯的攻击却还是落在了他肩膀上,厚重的寒铁铠甲在六珠修为强者天力全力关注之下,终究没能完全抵御的住,马群左边的肩肿骨竟是被这充满穿透性的一剑刺透了。而且还有烟雾从伤口处冒出,可见这一剑还附带着强烈的腐蚀力。

    马群痛吼一声,就像是受到了重创的野兽一般,只凭右手挥舞着狼牙棒再次朝着诺里斯冲了过去。

    只是一次交锋,就已经受到重创,在所有人眼中,马群都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现在的他,只不过是强弩之末而已。四珠和六珠之间的差距巨大,哪怕是那些种子战队的强者们,现在也只是感觉到马群那厚重的铠甲不足以防御之后,显然不可能是诺里斯的对手。

    百达帝卝国第一战就上了诺里卝斯卝本身就是有其深意的,原因很简单,诺里斯的细剑最擅长破开这种坚卝实的防御。无论第一场天弓帝卝国这边上那三位拥有重装铠甲的任何一名战士,都会被诺里斯所克制,而获得这第一场胜利对于百达帝卝国来说,无疑是提升士气最好的方式。

    就目前来看,百达帝卝国的计划显然是成功的。可惜,他们却看不到天弓帝卝国休息室内众人的样子。

    云离倒是一脸的焦急,西西也是眉头紧皱,但是,本应该最为担心的乌鸦,此时却是一脸的笑意,先前的担忧也已经完全消失了。

    作为马群的老婆,还有谁比她更了解马群所拥有的那些能力呢?从根本实力来看,马群确实不是那诺里斯的对手,修为差距摆在那里,可要说连抵挡一下都做不到,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周维清怎么可能带着马群来参加这次的天珠大赛呢?

    诺里斯可不知道乌鸦这边是怎么想的……剑得手,他眼中已经充斥着嗜血的光芒。

    几天以来,天弓战队的强卝势表现,一直都给他十分压抑的感觉,他也知道,论整体实力,百达战队肯定不是天弓战队的对手。但这却并不表明他们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在天珠大赛的历卝史上,以弱胜强并不是没出现过,上一届比赛中的翡丽战队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么?因此,他对今天这场比赛进行了周密的安排,就算是最终输了,也一定不会让天弓战队好受。

    眼看马群在痛吼中毫无章法的朝自己冲过来,诺里斯冷笑一声,身形一闪,一步跨出就来到了马群已经失去了狼牙棒的左侧,手中细剑就像是毒蛇的利齿一般,直奔马群脖子处的大动脉刺去。

    他的速度虽然不算快,但凭借六珠的修为,看上去怎么也要比马群快上不少。而且英了重创的马群,左侧防御本就是最为薄弱的。诺里斯已经不打算再纠缠下去了,根本不想给马群任何认输的机会,务求将其击杀。他甚至都已经想到了自己刺死马群之后,连他的尸体都不放过,近一步的毁坏。

    马群有些踉跄的身形勉强一侧身,闪开了诺里斯这一剑,右手中剩余的这柄狼牙棒狠卝命的横扫而出。直奔诺里斯的头部而去。

    诺里斯眼中流露卝出一抹浓浓的不屑,眼中寒光一闪,迟缓诅咒再次出现,令马群的动作慢了下来,与此同时,他手中的细剑已经紧追马群,直奔马群心脏位置而去。

    由于之前马群的勉强闪避,已经令他的身卝体大部分都失去了平衡,这一剑,他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了。在诺里斯看来,等到自己贯穿了对方的心脏之后,还有大把的时间能够闪开马群横扫的狼牙棒,根本就不会被对方碰到分毫。

    任何人在自问必胜的时候,精神上都会出现些许松懈。这句话在很久以前是周维清告诉马群的。

    马群原本充满嗜血和混乱的双眼骤然间亮了起来,“去死吧。……他这一声怒吼并不疯狂,但却充满了凌厉的霸气。

    也就在这一刹那,马群身上所爆发出的气势已经是截然不同,空中原本因为迟缓诅咒而减慢速度的狼牙棒骤然加速,而且速度比他正常时候还要快了许多。浓烈的黄光骤然从他体卝内爆发而出,与此同时,他那之前软卝软的垂在一旁的左臂竟然抬了起来,一面无比厚重的盾牌就出现在他胸前。

    马群几乎是在那黑色细剑距离自己只有一尺左右的时候才做出这些的。因为在这个时候,诺里斯已经没有任何变招的可能了。

    恐怖的能量波动也就在这一瞬间彻底爆发出来,此时的马群,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座爆发开来的火山一般。噗的一声轻响,哪怕是马群骤然加速并且破开了迟缓诅咒,可却依旧是诺里斯的攻击先到了。他那锋锐的细剑狠狠的刺在马群手中的盾牌上。

    但是,也就在那细剑与盾牌接卝触的同时,诺里斯眼中已经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没有穿透,完全没有穿透,而且,他的细剑之上,还出现了一股强烈的吸扯之力,竟然硬生生的夹卝住了他的细剑,令他连抽回都无法做到。

    紧接着,又是噗的一声,粗卝壮的狼牙棒,带着浓烈的土黄卝色光芒,狠狠的砸在了诺里斯的头上。

    诺里斯头上是没有头盔的,所有的一切又都是在一瞬间出现,等他发现不对的时候,细剑已经刺中了盾牌,在他震卝惊的同时,狼牙棒也已然与他的头进行了亲卝密接卝触。

    血光,宛如炫丽的烟花一般在擂台上出现。

    见过西瓜被一柄巨锤轰开的样子么?还是凌空轰开。

    此时诺里斯的头,就是那被巨锤轰开的西瓜,白的、红的,还有不知道什么颜色的,在空中四散飞卝溅,甚至连带着他整个人都飚射而出,狠狠的被砸出了擂台。

    马群在擂台上接连后退几步,才勉强站稳身形,诺里斯那一剑虽然没能刺穿他的防御,但巨大的惯性,六珠级别的全力一击,还是令他不得不退后几步化解冲力。

    手中的盾牌消失了,一声充满发卝泄式的怒吼从马群口卝中爆发而出。右手举起他那还沾染着脑浆的巨大狼牙棒,宛如战神一般。

    比赛台下的观众们都看傻了,这一战结束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在普通人眼中,根本就是几次眨眼的工夫就已经结束。

    谁也没想到,结果竟然会是这样的,马群竟然赢了,而且将诺里斯的头直接轰碎。

    “好样的。……周维清激动的从休息室中跳了出来,猛的一挥自己的拳头。

    也因为过于激动,连他头上的斗笠都被掀飞了。

    周维清很清楚马群是怎么赢的,这一战,可以说完全是赢在了算计中。

    从一开始,马群就有了完整的计划,一上来他就挨了对方一剑,就是要误导诺里斯,让诺里斯以为他凭借的只有蛮力。更何况他两柄狼牙棒掉了一柄,战斗力肯定有所削弱。

    而接下来,正是在马群的一步步诱导之中,诺里斯陷入了他的圈套。直到最后时刻,诺里斯已经没有变招机会的时候,马群才将自己的能力全面爆发而出。

    普通四珠修为天珠师的一面凝形盾牌自然是挡不住六珠天珠师穿戴全卝套凝形装备全力刺出那一剑的。可是,马群的盾却是四珠组合凝形盾啊!哪怕是六珠天珠师,又怎么可能刺穿他的盾牌呢?

    当初,林天熬凭借六珠组合凝形盾甚至挡住了天王级强者的一击而不死。可见这组合盾牌的防御有多么强力了。

    而也就在那一刻,马群将本族血脉能力使用了出来,在狂化的一瞬间,能够破除任何诅咒和封印技能。当然,这技能的差距不能太大。迟缓诅咒本就不是太强大的技能,自然是轻而易举的被破开了。

    在这种情况下,马群那灌注了土属性天力的狼牙棒又怎么是肉卝体能够抵挡住的?同时,也在狂化的情况下,他那受了重创的左臂勉强能够使用一下。

    诺里斯可以说是死的极其冤卝枉,他还有很多技能没用出来呢。可却就这么死了,死在了马群的狼牙棒之下。

    百达帝卝国那边,队员们一个个眼睛都红了,就要冲上来拼命,却被中天帝卝国的执卝法者强行阻挡。这一战开始之前,中天帝卝国组卝织方就做好了准备,天弓帝卝国遇到百达帝卝国,显然不会平静,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是他,竟然是他?”与此同时,丹顿战队休息室中,沈小魔失声惊呼,脸色变得无比难看。当她看到斗笠掉落的周维清时,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一直觉得天弓战队有些熟悉的原因了。

    “是周维清,上一届天珠大赛中,带领翡丽战队获得最终冠军的那个周维清。……沈小魔的呼吸明显变得急促起来。

    可以说,她对周维清有着滔天恨意,还有着一丝莫名的复杂感觉。上一届大赛,她正是因为输在了周维清手中,才没能最终带领丹顿战队闯入最后的决赛。也正是这周维清,用三种属性能量剧毒险些要了她的命,最终在中天帝卝国的调停下才为她解毒。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