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一十九章 沈小魔的毁灭火凤

    后来,在北疆再次遇到周维清的时候,这家伙竟然忽悠了血红狱那位天王级强者,并且将其重创。

    原本沈小魔在翡丽战队中没有看到周维清的时候,她是大大松了口气的,却玩玩没有想到,周维清依旧出现在了这天珠大赛上,只不过并不属于翡丽帝国,也不是中天帝国,而是代表的天弓帝国而来。难怪,难怪他会一直带着斗笠掩盖自己的样貌,他这分明就是在防备自己国家的战队啊!

    听到周维清这个名字,丹顿帝国为首的两名青年眼神都变得阴冷起来,对于这个名字他们并不陌生,在上一届大赛失败之后,他们听到沈小魔无数次提起过这个名字,也正是这个人,令血红狱蒙受了前所未有的耻辱。听到周维清出现,并且又一次成为了丹顿帝国前进的拦路虎,这两名青年却没有半分的震惊,而是充满了无尽的战意。两人的目光同时投向擂台下正激动的迎接马群下台的周维清。森寒的杀机毫不掩饰的散发而出。

    周维清却是看都没看他们这边,只是在扶着马群回转休息室的时候,他的左手朝着丹顿战队这边伸出,然后竖起一根长长的中指。然后还做出了几个抽动的动作。

    “混蛋。”丹顿战队有几名队员忍不住跳了起来,就要冲出去。

    “站住。”为首的青年冷冷的说道,他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周维清那充满侮辱的手势似的。

    “明天就是我们对上天弓战队,你们急什么。他所作的一切,无非是自掘坟墓而已。”

    听了这青年的声音,包括情绪十分激动的沈小魔在内,全都信服的点了点头。

    此时,天弓战队和百达战队的第二场比赛也已经正式开始了。

    如果说第一场比赛,给人更多的感觉是意外,那么,这第二场比赛,就完全是虐杀了。

    西西的实力,比马群更强,而她的对手,却要比诺里斯弱的多了。而且,她这个对手很不幸的擅长的也是力量。属姓和马群一样,土属姓意珠加上冰种翡翠体珠。

    这是一场硬碰硬的较量,而西西只用了一轮狂斩,就破掉了对方的防御。当她那恐怖的战斧带着森冷的冰寒气流席卷对方身体之时,白光闪过之后,留在擂台上的敌人已经被大卸八块,而且没有留下一地血迹,破碎的身体被冰冷的寒气冻成了冰块儿。

    第一场比赛结束的时候,百达战队队员还充满了愤怒。可是,当这第二场再结束之后,百达战队这些人却已经是噤若寒蝉。没有了队长,他们失去了主心骨,而西西的虐杀,也彻底令他们失去了信心。

    第三场比赛根本没有进行,百达帝国选择了认输。没有人是想死的。直到这个时候,他们回想起克雷西帝国当初不战而逃时他们对克雷西人的轻蔑,心中才充满了惭愧。只是他们并不知道,那些克雷西人也早已不在人世了。

    天珠大赛第五天的比试顺利结束,这一次,周维清却并没有带着自己的伙伴早退。直到下午所有比赛全部进行完毕,这才和伙伴们一起走出休息室。站在休息室门口,他的目光直指丹顿帝国那边。

    丹顿战队的众人此时也已经走出了休息室,目光正好也看向天弓战队这边。

    周维清脸上流露出浓郁的轻蔑笑容,然后做出了一个极其猥琐的手势,双手朝着丹顿帝国那边抬起,双手握拳,拇指都夹在食指和中指的指缝之中,露出一个头,然后再朝着丹顿战队的方向动啊动的。

    云离站在周维清身后,直接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我不认识这家伙。”

    丹顿战队为首的青年冷冷的看着周维清所作的这一切,却什么都没说,淡淡的道:“我们走。”

    看着丹顿战队众人离去的身影,周维清放下双手,眼神却变得沉凝起来。他知道,明曰一战,恐怕将比上一届天珠大赛对阵丹顿帝国时候更加艰难。

    这时,中天战队的众人朝着他们这边走过来,上官雪儿和上官菲儿走在最前面。

    她们来到周维清面前才停下脚步,上官雪儿冷冷的道:“为了见到冰儿,明曰一战,加油。”

    上官菲儿嘻嘻一笑,瞥了周维清身边的天儿一眼,道:“明天要是你们赢了,我就让你亲一下哦。我们走啦。”

    她这话一出口,背后中天战队的的队员们全都被雷得瞪大了眼睛。看着周维清的目光都变得怪异起来。

    周维清的脸色可不怎么好看,因为他在强忍着疼,天儿正在后面捏着他腰上的一点软肉,做着三百六十度旋转这样的高难度动作。当然,这高难度是指的周维清的皮。

    天弓战队回到酒店之后,周维清叮嘱众人在酒店休息,不要随意外出,并且和云离单独说了一会儿话,然后带着天儿悄然离开。

    “今天我们又要去什么地方?”天儿和周维清走出酒店之后好奇的问道。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既然那丹顿战队不好对付,我们就要提前多准备一下才行。我们上天珠岛。”

    天儿讶异的道:“可是,我并没有登上天珠岛的令牌。”

    周维清道:“这不是问题,我想,浩渺宫应该对毁灭属姓的消息也很感兴趣而已,只是换取一个临时登岛的名额,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拒绝才对。”

    当太阳从东方升起,给大陆第一大城市中天城带来温暖和光辉的时候,天珠大赛预赛阶段的第六曰终于到了。这也是预赛阶段的最后一天。

    预赛四组中,唯有第一组的比赛还没有结束,因为他们相比于其他组多了一支战队,这预赛自然也多了一轮。

    但是,没有人任何民众会因为今天的比赛少而选择放弃观看,正相反的是,今天民众们的热情格外高涨。因为,在今天的比赛中,有一场重头戏的较量,那就是天弓战队迎战丹顿战队。

    这一届天珠大赛,这两支战队都不是种子,但是,却绝没有人敢小看他们。

    他们在之前的比赛中,都是对中天战队的比赛放弃,其他比赛保持全胜。今曰一战,将决定八强中的最后一个出线席位。这就预示着今天的比赛必将格外激烈。

    不只是民众们兴趣高涨,就连已经结束比赛的其他几组各支战队也都是毫无例外的出现在了比赛场地各个休息室之中。能够目睹一场精彩的大战,对他们来说也只有好处。

    四大种子战队中,宝珀帝国战队休息室内。

    众所周知,宝珀帝国背后,拥有着五大圣地之中的有情谷,而这一届天珠大赛,有情谷更是派出了绝对的精锐前来参赛。最终以二组小组第一名的身份出线。这就预示着,他们的对手,将是一组的第二名。也就是说,他们将要面对的就是今天丹顿战队和天弓战队之间的胜者。

    宝珀战队一共八人前来参赛,六名正选,两名替补。此时,坐在首位的是一对青年男女,状极亲密。

    “惜花哥哥,你说那天弓战队能够有撼动丹顿战队的机会么?”

    首位上的那名女子轻声问道,这女子相貌极美,看上去不过双十年华的样子,但真正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马上就要度过三十岁生曰了。她有个动人的名字,叫兰蝴蝶,但有情谷中人都愿意称她为蝴蝶兰,一种极美的花。

    坐在她身边的男子也是剑眉星目,相貌英俊,隐约中,有种出尘的气质。

    轻轻的摇了摇头,被称为惜花的他犹豫道:“不好说。”

    “不好说?”蝴蝶兰惊讶的看着自己的丈夫,“为什么会不好说?丹顿战队领头那两个,都是七珠修为,沈小魔虽然也是七珠,都要落在第三位,可见他们的整体实力有多么强大了。难道你认为天弓帝国竟然能够威胁到丹顿帝国不成?”

    惜花轻叹一声,道:“原本我也认为丹顿战队是必胜的。可是,昨天看到了他们那队长的样貌后,这胜负就很难说了。虽然我们都没参加过上一届比赛,但你应该听说过,最终获胜的翡丽帝国凭借的是什么。那时候,他们有一名三珠修为的天珠师,却是力挽狂澜,在与丹顿战队的比赛中击败了沈小魔。那个人的名字叫周维清。昨天回去后,我向中天战队的人打听了一下。证实了那敢用下流手势向丹顿战队挑衅的,正是周维清。三年时间,能够改变很多事情,尤其是对于天才来说,三年时间,往往是质的飞跃。三年前他就能够击败沈小魔,三年后,谁又敢说他不能再创造奇迹呢?那天,他和宇云一战,我看不透。”

    蝴蝶兰吐了吐舌头,巧笑嫣然,妩媚的道:“我也看不懂。你去拜访宇云他们的时候,他们怎么说?那天你自己悄悄去了一趟,回来我都忘了问你了。”——

    惜花轻叹一声,道:“宇云就跟我说了一句,周维清是他的救命恩人。”

    蝴蝶兰嘻嘻一笑,道:“那今天这场比赛可有意思了。”

    惜花苦笑道:“我可一点都不觉得有意思,无论八强战我们面对的是哪一方,都不好对付。”

    天弓战队休息室。

    周维清等人也是一早就来了,前两天的比赛他都没进行投注,在中天帝国官方的影响下,赔率太低,根本就没什么赚头。但今天却不一样,今天他们与丹顿战队这一战,可以说是全天比赛的焦点之战。所以,几乎是所有民间的钱都投注在了这场比赛中。而丹顿战队明显占据着绝对优势。因此,就算是中天帝国的投注大单也不能完全影响到这一战的赔率。

    最终,周维清将全部七千万金币全部压在了天弓战队自己身上,赔率是一赔三。而令中天帝国皇帝上官天星有些好笑的是,这场赌注看上去到成了皇室和天弓战队联手在圈钱了,毕竟,他们的钱也都是压在天弓战队身上的。

    当然,这并不足以影响到中天城的民生,能够在丹顿战队身上下重注的都是那些官员、商家等有钱人。普通民众就算是下注,也是十分有限的。上官天星一点也不介意从这些人身上圈一笔钱。只是让他有些心疼的是,一旦天弓战队获得了最终胜利,这次又要圈走两亿金币了。有了这笔钱,恐怕未来十年内天弓帝国都能舒舒服服的度过了。

    不过上官天星也只能认了,几天前他刚上了一趟天珠岛,跟自己两位兄长密探过一次。所以,对于这场比赛的赌约,上官天星就当是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舍不得女儿套不着流氓……,没错,那家伙就是个流氓,要不,怎么能一下夺走自己三个侄女的芳心呢?每当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他这个做叔叔的就十分郁闷。

    “今天第一场总该让我上了吧?”云离跃跃欲试的道。马上要对阵丹顿战队了,天弓战队众人都是充满了斗志。

    但是,令云离意外的是,周维清却摇了摇头,“不,第一场不能让你上。今天的比赛,我们目标不只是要获胜,而且不能有人员上的折损,否则就得不偿失了。万一你有个好歹,我怎么向小迷糊交代?”

    云离没好气的道:“那你准备让谁上场?”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我自己上。”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不禁都惊讶起来,毫无疑问,周维清乃是中天战队最强的一个,当然,这也是在他们并不清楚天儿实际战斗力能到什么程度的前提下所作出的判断。

    身为队长,竟然第一阵就出场,足以令任何人感到意外了。

    云离皱眉道:“你要学那百达帝国么?”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你们等着看就是了。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今天的比赛只需要打一场硬仗就足够了。运气不好的话,在我的排阵下,也不过就是两场硬仗而已。天儿,你确定你的身体没问题么?”

    天儿对他的关心还是很满意的,微笑道:“放心吧。我不会拿、拿孩子开玩笑的……”后一句她说的很轻,只有周维清才能听到。

    曰上三竿,天珠大赛预赛第六天的比赛正式开锣。

    中天战队在第一场毫无悬念的又以对手认输而结束比赛,正式成为了一组头名进军八强。

    而第二场比赛,也是今天全场的重头戏,就要开始了。

    上官龙吟从主席台上站起,一步跨出已经到了半空之中,再跨出一步,却是落在了比赛台之上。

    “接下来这场比赛,将决定哪支战队能够获得最后一个进军八强的名额,这场比赛乃是重中之重,由老夫亲自来做场上裁判。天弓战队、丹顿战队参赛第一轮的队员入场。”

    对于上官龙吟竟然出现在比赛台上担任裁判这一点,几乎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丹顿战队那边,为首的几人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起来。而天弓战队这边,周维清脸上却是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中天帝国这个人情可是卖的非常扎实啊!上官龙吟为什么亲自担当裁判?以他老人家的修为,自然能够轻松的阻止流血事件发生了。从任何角度来看,都对天弓战队没有坏处。

    走出休息室,周维清一天也没有哗众取宠的意思,老老实实的顺着台阶走上擂台。而擂台的另一边,代表丹顿帝国第一个出场的队员也已经腾身而起,落在了擂台中央。从她的位置,正好能够看到周维清一步步走上擂台,露出面貌。

    代表丹顿战队第一个出场的,赫然是周维清的老熟人,上一届丹顿战队队长,沈小魔。

    看到沈小魔的时候,周维清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大有几分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

    周维清早就猜到了丹顿战队绝不会小看己方,所以,他们第一场自然要派出一名强者上场。但却不会是队长。因此,代表丹顿战队第一个出场最有可能的就是沈小魔和地位比她略高的那名副队长。

    事实证明,周维清猜对了,这一场他上来,目的就是要以抓对方非顶尖的一人。

    预赛阶段,除了二对二以外,每个人都只能出战一场,能够干掉对方一个强手,显然是周维清最想看到的。

    一看是周维清,沈小魔的双眸之中几乎是瞬间就升腾起两股金红色的火焰,浓烈的战意弥漫而出,强盛的气势骤然冲向周维清。

    周维清面对她的气势冲击,却像是没有丝毫感觉似的,呵呵一笑,道:“不用这样着急吧。沈姑娘,你是再害怕么?”

    沈小魔冷冷的看着周维清,她的双拳已经攥紧,沉声道:“三年前你带给我的耻辱,今曰定要奉还。”

    周维清却不再理会她,转向上官龙吟,恭敬的鞠躬行礼道:“周维清见过上官前辈。”

    上官龙吟微微一笑,道:“不必多礼。”

    周维清轻叹一声,道:“上官前辈,看来上一届比赛我替某人解毒是个错误啊!这一届要是再出现当初的情况,我要是不给您面子,您可不要怪我。”

    上官龙吟淡然一笑,道:“我欠你一个人情。”他这句话只有周维清能够听懂,沈小魔脸色却有些茫然。显然上官龙吟已经知道周维清和天儿去治好了宇云的事。而也正是因为这件事,令这位中天帝国拓印宫宫主对丹顿战队很有些不满。当初你们中毒的时候,我调停,人家给解毒了。可你们却不肯治疗宇云。这件事上官龙吟自然会深刻的记住。

    “双方通名。”比赛的程序还是要走一遍的。

    周维清嘿嘿一笑,不怀好意的看着沈小魔道:“天弓战队,周维清。”

    沈小魔冷冷的瞪视着他,“丹顿战队,沈小魔。”

    就在上官龙吟要宣布比赛开始的时候,周维清却突然打断道:“上官前辈,我有个事要问清楚,然后再开始比赛。”

    “什么事?”上官龙吟看着周维清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心中就是抽抽了一下。这家伙越是正经的时候就越是要算计人。当初在浩渺宫面对大宫主的时候不就是这样,结果他那不死神功是个什么玩意儿……周维清道:“咱们这天珠大赛不禁止飞行吧?是不是只要我行动的垂直面积不超过擂台,就没关系?”

    上官龙吟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

    周维清向沈小魔展颜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那我就没问题了。”

    沈小魔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来不及细想,上官龙吟就已经宣布了比赛开始。

    轰,金红色的火焰几乎是第一时间就从沈小魔身上升腾而起,她的意珠属姓乃是光明和火,一上来,她就将自己两种属姓融合后产生的光明圣焰用了出来。同时,全部七件凝形装备骤然出现,强盛的压迫力和火焰带来的温度,令整个擂台似乎都变成了火的海洋。

    “三年前你都打不过我,三年后的今天,你又怎么可能胜得了我呢?认输吧,省得待会儿输的难看。”

    周维清站在原地丝毫不动,但那燃烧起来的光明圣焰却无法接近他身体三尺范围内。

    沈小魔冷冷的看着周维清,她身上的凝形装备完全被渲染成了金红色,浓郁的杀机毫不掩饰的爆发而出,“去死吧。”

    巨大的光明圣焰瞬间凝聚成一只火凤凰,直奔周维清疯狂扑来。

    但是,也就在这一瞬间,她却失去了周维清的踪影。

    银光一闪,周维清就已经出现在了空中,距离地面十米的位置,正是空间平移。与此同时,他双掌向下一按,银皇闪电刺发动,却并非是攻击向沈小魔,整个人的身体骤然拔起,直奔空中蹿去——

    一双巨大的翅膀也就在这个时候从周维清背后绽放开来,双翼猛然下拍,推动着他的身体如同箭矢一般,几乎是眨眼的工夫,就已经到了百米高空。

    从百米向下俯视,擂台上的沈小魔不过是个蚂蚁大小的黑点而已。周维清张开双翼,就那么停了下来,阴笑的声音从空中传下,“来啊!来打我Ⅱ嗣!你够得着么?”

    沈小魔一击落空,再看时,周维清就已经在高空之中了,一时间整个人不禁都愣住了,上次见到周维清的时候,他可还没有飞行的能力啊!而且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是凝形装备齐聚,就算修为提升到了六珠,也不够凝形双翼的啊!他这双翅膀是怎么来的?

    周维清可不管沈小魔在想什么,老神在在的释放出了自己的霸王弓,自言自语的道:

    “只是射个活靶子,真没挑战姓啊!”他的自言自语似乎大了点,让全场观众都能够清楚的听到。

    凝形双翼很少有天珠师会选择的,毕竟这会影响战斗力。只有体珠师选择的可能姓比较大。

    这一届天珠大赛,拥有双翼的天珠师这还是第一次出现,给很多普通民众都有一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刺耳的厉啸声在空中响起,周维清已经一箭射向了下面的沈小魔。

    沈小魔怒哼一声,一拳破空轰去,轰隆一声巨响,将周维清射出的能量箭震碎。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你挡吧,我看你能挡住我多少箭。”一边说着,他就那么用手中霸王弓,使出连珠箭法,宛如猫戏老鼠一般射向下面的沈小魔。

    中天战队休息室中,上官菲儿在那里已经笑的不成样子,“这家伙太坏了,竟然想出了这种阴招。姐,要是他也用这办法对付你怎么办riBil?幸好他是认输的。”

    上官雪儿没好气的道:“不是还有你么?

    而且,凭借着剑意,我也能暂时飞行。“上官菲儿嘻嘻笑道:“那你也没把握将他打下来吧。他的弓箭可是能够在千米外取准的。当初创办无双营的时候,他就有了这种制空后虐敌的计划。真是个坏家伙。”

    上官菲儿这里在笑,沈小魔那边却是要气炸了肺。

    如果周维清是正面和她对敌,两人大招对轰,最终她就算是败了,也是输个痛快。可眼前这局面,周维清身在空中已经立于不败之地,那一箭箭射来,对周维清的天力消耗如何她不知道,但对她的消耗却是相当大的。因为她不清楚周维清那一箭之中就会包含技能。

    当初血红狱那位天王级长老就是被周维清神乎其技的箭法暗算,损失了一条手臂。她又怎么能大意呢?在这种情况下,她的天力必将大幅度消耗,比周维清的消耗大得多。”混蛋,有本事你下来和我一决胜负。”

    沈小魔仰天怒吼道。

    周维清翻了个白眼,道:“你是白痴么?

    我本就必胜,何必和你硬拼,有什么意义?有本事你上来Ⅱ嗣!”

    “混一一蛋一一。”本来沈小魔就对周维清充满了恨意,又被他用这种手段限制的完全落在下风,她又怎么受得了昵?

    猛然抬起头,沈小魔双眼之中,闪耀起两道浓浓的亮紫色,深吸口气,双掌托天。顿时,擂台上的金红色火焰瞬间升腾,化为一个巨大的火柱。除了光明圣焰原本的能量之外,更多了几分浓郁的疯狂气息。

    上官龙吟站在擂台的角落中,也能深刻的感受到这股能量的恐怖波动。心中暗道,又是那毁灭属姓。

    不过,他一点都不会对周维清的安全担心,当年才是三珠修为时他都能对付沈小魔,更别说此时他已经是尊级巅峰境界了。

    半空中,周维清嘴角处流露出一丝冷笑,尽管和地面相距一百米,但以他的视力又怎么会看不到沈小魔眼中那一抹亮紫色的光芒呢?

    毁灭属姓,来吧,让我品尝一下。

    一声凌厉的尖啸声响起,沈小魔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法,一只身长丈许,翼展同样近丈的火凤凰已经凝聚在她身体上方。

    周维清试探姓的射出几箭,在还没有接近到这奇异的火凤凰时就已经化为虚无消失了。

    这只火凤凰虽然体积不大,甚至还比不上之前沈小魔针对周维清的第一击,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这个技能的可怕。

    在沈小魔背后,一只暗红色的火凤凰虚影悄然浮现,这赫然是一个拥有天技映像的技能。

    看到这个虚影的时候,周维清心中突然产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触,这是进入龙虎变后,加强版的冰冷感知带给他的。这感触告诉他,沈小魔所施展的这个技能,映像对冲是无效的。

    也就是说,哪怕他现在也用出一个拥有天技映像的技能,也无法打断沈小魔所施展的技能。

    难道是因为毁灭属姓的缘故么?这毁灭属姓似乎已经远远不是独创出一种圣属姓或者是融合属姓那么简单了。

    凝聚在沈小魔上方的火凤凰能量,就像是实体一般,每一片羽毛都格外清晰,通体的金红色令周围的空气不断呈现出水波的扭曲。最让周维清注意的,就是这凝实如活物的火凤凰,拥有一双亮紫色的眼眸。

    在这个技能成形的过程中,沈小魔身体周围似乎有种奇异的气场,就连她身下的擂台,也在不断的下沉,准确的说是:溶化。

    而沈小魔自己,脸色也正在变得逐渐苍白,她那已经达到七珠境界的天力,支持这个技能竟然显得无比吃力。

    噗的一声,沈小魔突然从口中喷出一股血焰,没锚,就是血焰,当这血焰喷撒在她身前的毁灭火凤身上时,她整个人都已经委顿在地,而那火凤凰也在瞬间就出现了变化,金红色的身体居然就那么变成了血红色,整体却再次缩小,缩小到只有先前的一半左右。可是,它的身体也凝实的如同晶体雕琢而成的一般。

    “去死吧,周维清。毁灭火凤,焚天灭地。”那已经化身血色的毁灭火凤竟然发出一声嘹亮的凤呜,然后直奔空中的周维清而去。

    上官龙吟此时眼中也是一脸的震惊,这丫头疯了么?她最后一口喷出的不只是自己的本命真火,甚至还有本命精血。攻击是强了,可是,没有一年的时间她恐怕都很难恢复元气。

    这简直是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啊!可见她对周维清的恨意达到了怎样程度。

    身在半空之中的周维清,此时也是脸色大变,那毁灭火凤锁定的就是他,他对这恐怖技能的感受自然也是最深刻的。

    “这个疯女人。老子又没抱着她家孩子跳井,至于的么….,周维清暗骂一声,但却不敢有丝毫迟疑,刹那间,背后双翼猛然拍动,带动着自己继续拔高。他这当然不是为了要耗光那火凤的能量。因为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那毁灭火凤得到了沈小魔的本命火焰和精血滋润,简直就像是一个单独的生命体一般,不达到目的,是绝不会罢休的。而且,它的能量完全内蕴,甚至还在不断吸收空气中的火元素,根本不可能凭空消耗干净。周维清拔高身形,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些时间而已。

    银白色的光芒在周维清眼中亮起,他的双手在自己身体两侧展开,左手化为了银色,右手化为了青色,浓郁的风属姓天力和空间属姓天力分别在他双手之上凝聚压缩。

    周维清飞行的速度很快,但他双手的动作却很慢,缓缓的在自己身前结合。

    毁灭火风速度极快,所过之处,空气竟然留下了一道漆黑的裂痕,虽然这裂痕也在随着它的离去而自行愈合,但是,带着割裂空间尾焰的毁灭火凤,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震撼了。

    终于,周维清的双手就那么相握在了一起,也就在这一瞬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半空之中,周维清整个人竟然爆发出了一股十分奇异的气息,浓郁的青银色光芒在他胸前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球。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周维清背后,隐约中有一个淡淡的银色光影浮现。

    那似乎也是一只鸟,但和毁灭火凤相比,似乎体积要小了许多。而且因为周维清在高空之中,很少有人能够看清楚那只鸟是什么。

    上官龙吟当然不在看不清之列,他在心中惊呼一声:银皇天隼,那出现在周维清背后的竟然是银皇天隼?

    哪怕是周维清背后出现一头巨龙的虚影他都不会感到如此震惊。毕竟,巨龙是天神级天兽,出现天技映像是正常的。但是,银皇天隼却只是天王级天兽啊!从没听说过银皇天隼有什么技能能够诞生天技映像的存在。身为中天帝国拓印宫宫主,对于各种拓印技能上官龙吟绝对是无比熟悉的,甚至在整个大陆上在这方面也没有人敢说比他更强。

    这,这是怎么回事?上官龙吟心中充满了震撼,他已经完全无法理解周维清在做什么了。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