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二十章 创造!银皇天隼

    周维清背后的银色虚影悄然前飘,就那么融合进了周维清手中的青银色光芒之中,也就是这份融合,令周维清手中的请银色光芒剧烈的涌动起来,出现着了更加奇异的变化。

    在他双手相握后形成的青银色光球在这一刹那似乎活过来了似的,剧烈的波动之中,周维清全身都爆发出强烈的青银色光彩,只不过没有人能够看到身在高空中的他,双眸已经变成了一片银白色。

    周维清双臂猛然一震,相握在一起的双手缓缓张开,一只银色的小鸟,竟然就那么凭空出现在他身前。

    “银皇天隼?”以上官龙吟的身份和实力,当他看清楚周维清所作的一切时都忍不住失声惊呼。

    周维清所作的,已经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他竟然用自己的天力凝聚出了一只银皇天隼。

    最为可怕的是,这银皇天隼分明不只是只具其形那么简单,当它出现那一刻,凭借着强大的感知,上官龙吟能够清楚的发现,从这银皇天隼身上散发出了庞大的生机,远比毁灭火凤更加强大的生机。

    如果说这能量形态的银皇天隼与真正的银皇天隼有什么差别,那就只有眼睛的颜色了。

    银皇天隼作为天王级天兽,双眸是红色的,而周维清凝聚出的这一只,双眸却是银白色。相比于真正的银皇天隼,这只能量形态的银皇天隼更多了一种凌驾于其上的神圣。

    “去吧。”周维清低喝一声,右手向下一指,那在他身前的银皇天隼已经发出一声清亮无比的啸声,宛如一道银色闪电般垂直而下,直奔那体积比它大了数十倍的毁灭火凤而去。

    连上官龙吟都看不出周维清施展的能力是什么,就更不用说其他人了。周维清与沈小魔这一战从开始到现在,也只是过了很短暂的时间,但谁都看得出,这是此次天珠大赛最为精彩的一战,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的。两人施展出的技能,都已经完全凌驾于普通拓印技能之上,他们所绽放出的实力,也绝不仅仅是他们表面所展现出的七珠、六珠那么简单。

    一抹淡淡的微笑令周维清嘴角形成一个有些坏坏的弧形。他就是要逼迫沈小魔释放出她的毁灭属姓,不如此,他又怎么近一步的感受这毁灭属姓中所存在的奥义呢?

    光明加火,这两种属姓能够变异出毁灭属姓来?周维清是说什么都不信的。就算是融合在一起,这两种属姓都是正大光明的,又怎么会出现破坏力那么恐怖的毁灭气息?

    银皇天隼最强的技能是什么?那无疑是空间割裂与银皇翼斩相融合的银皇割裂斩。此时此刻,那从空中俯冲而下的银皇天隼,正是施展出了这强大的技能,化为一道刺目的青银色光彩与那毁灭火凤瞬间碰撞。

    “嘶啦——”一声极其奇异的声音响起,就像是烧红了的烙铁骤然被泼上一盆冰水似的。

    半空中,光线骤然一黯,似乎在这一瞬间,连太阳的光芒都被压制了似的。

    能够清楚的看到,一道银光就那么从血红色的毁灭火凤头顶处狠狠冲入,竟然就那么破开了毁灭火凤的身体,直冲而下。在它所过之处,毁灭火凤前面的身躯不断的崩溃着,而这青银色的身体也在下冲的过程中不断变小。

    没有剧烈的轰鸣,但天空中恐怖的能量波动只要是天珠师就都能清楚的感觉到。很多人都在庆幸,也幸亏这碰撞是在半空之中,如果是在地面,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创造,周维清凭借着圣力的创造特姓,以五滴圣力的代价,施展出了银皇割裂斩这个技能,从而凝聚出了银皇天隼。这是他从当初施展炼狱天使所产生的异变领悟并且不断尝试出来的。

    毫无疑问,这个技能的威力已经远远凌驾于本身的银皇割裂斩之上,有着圣力的存在,那毁灭的气息被完全压制。

    周维清的一缕精神力就蕴含在那凝聚出的银皇天隼身上,因此他能够更加深刻的感受到毁灭火凤中那毁灭属姓的能量波动,他发现,这毁灭属姓的能量,对于任何属姓都有一种疯狂的分解效果。只有圣属姓似乎才能勉强抵御住这种疯狂的分解,但也绝不会占据上风。

    但是,遇到了圣力之后,这毁灭属姓却是毫无办法了,它在毁灭,而圣力在创造,两者却并不在一个层次之上。

    从视觉效果来看,当那一抹青银色光芒最终穿透毁灭火凤,随之悄然消逝的时候,毁灭火凤就像是被它从中切割成了两半,然后再彻底崩塌。只有周维清才能够感觉到,从纯粹的能量强度来说,他的银皇天隼是比不上毁灭火凤的。之所以能够将其破掉,其根本就在于毁灭火凤的核心,那一股毁灭属姓能量被他的圣力的创造消融了。没有了核心,毁灭火凤就失去了它的灵魂,自身的威力自然也不可能完全爆发出来,在那恐怖的碰撞中,两大技能就那么共同消失了。

    “不、这不可能。”脸色苍白委顿在擂台上的沈小魔,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骇然,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因为身体缘故,她没看清楚周维清做了什么,看到的只是银光闪过,自己的毁灭火凤就彻底消失了。

    因为那毁灭火凤有她的精血与本命火焰,当它消失的时候,沈小魔忍不住又喷出了一口鲜血。

    在她施展这个技能的时候,目的就是要和周维清两败俱伤,在她看来,周维清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抵挡住自己这样一击的。三年来,她每天都在拼命的苦修,在年轻一代中,她也是三名拥有了毁灭属姓的人之一,为了得到这毁灭属姓,她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代价。承受了多少痛苦。千辛万苦才成功。这次前来天珠大赛,她也没想到能够碰上周维清,可是,当她看到他的时候,她心中的恨意根本压制不住,这才让她在擂台上不顾一切的用出了这充满恐怖杀伤力的技能,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掉周维清。

    可以说,沈小魔三年的努力,都化为了刚才的毁灭火凤,可是,这所有的一切竟然就那么轻而易举的被周维清击溃了。

    颤抖着勉强站起身,沈小魔牙关紧咬,她的手也再次抬了起来,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哪怕是耗费掉最后一丝力气,她也想要将周维清彻底毁灭啊!

    “够了。”一声冷喝响起,紧接着,这个声音沉声道:“上官前辈,第一场我们丹顿认输。”

    伴随着话音出现,一道身影从台下闪电般落在擂台上,一把搂住沈小魔的腰肢,将她带了下去。

    “放开我、放开我,我还没有输,他也一定是强弩之末了。风哥,我不甘心,你让我杀了他。”

    “冷静点。”将沈小魔带下擂台的,正是丹顿战队队长,那名脸色始终冷峻的青年,他毫不客气的抬手就给了沈小魔一巴掌,然后再将她搂入怀中。

    “你的耻辱,我会为你找回来。但是,你必须活着。你已经元气大伤了,再拼下去必死无疑。当你嫁给我的那一天,你的身体就已经不只是属于你自己了。”

    说完这句话,他将沈小魔放在休息室的椅子上,眼中冷光闪烁,看着那从天而降,缓缓落在擂台上的周维清。

    他叫天风,血红狱年轻一代真正的第一人,血红狱狱主之子。而沈小魔本身则是丹顿帝国皇室公主。虽然在血红狱地位也不低,但和天风比起来,却还要差了许多。这一届天珠大赛,天风亲自带队前来,可以说是势在必得。

    上一届大赛发生的事情天风自然也听沈小魔详细说过,这一次,他们又碰到了周维清所带领的战队,天风虽然始终都是那么冷静,但他心中的好胜,却比任何人都要强烈。

    周维清站在台上,看着丹顿战队休息室的方向,呵呵一笑,道:“丹顿战队有血红狱为背景,我本以为你们的战斗意志很不错呢,没想到这么就认输了,真是让人失望呢。”

    “哥,第二场让我上。让我替嫂子报仇。”说话的是一直坐在天风下手位的天马,天风的亲弟弟,实力犹在沈小魔之上。他显然已经被周维清激怒了。

    天风看着擂台上的周维清,似乎是不屑和他说话似的,向天马点了点头,道:“许胜不许败。”

    天马点了下头,不等周维清下台,一个闪身就已经上了比赛台。

    天风心中冷笑一声,周维清,你不过只有一个人,难道就凭你一人也想阻挡我丹顿战队前进的步伐么?稍候的二对二比赛中,我会让你永远的留在这擂台之上。

    在他眼中,天弓战队能够引起他重视的,也就只有周维清一个而已,其他人早就被他自行忽略了。第一场已经输了,第二场丹顿帝国输不起,他的骄傲不允许丹顿帝国以零比二落后,更何况周维清已经出过场了,在他看来,自己和弟弟天马各拿一场一对一胜利毫无疑问。至于二对二,那自然也是不可能输掉的。所以,虽然周维清在第一场就出战令他有些意外,但在他看来,这场比赛最终仍旧只会是三比一的结局。

    天马才刚一上台,刷的一声,在他背后已经展开一对翅膀,他的翅膀和周维清的不一样,看上去要纤薄很多,更像是一对蝙蝠翅膀,翅膀两侧尖端十分锐利,似乎有类似骨刺一般的东西存在,整个翅膀边缘也是无比锐利。

    冷冷的看着正准备下台的周维清,天马冷冷的道:“如果不是大赛规则不能连续上场,这场比赛我就杀了你。”

    周维清看着他却是一脸和煦的微笑,嘴上却说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话,“我好怕啊!你咬我啊?哦,不行,你这种人,身上一定有病菌,回头我送你个王八,你慢慢咬着玩儿吧。”

    “混蛋。”天马怒发冲冠,一闪身就朝着周维清扑去。

    但是,等待他的,却是一层厚重的天力屏障,上官龙吟站在不远处,脸色沉凝的道:“不得违反比赛规则,天弓战队,派上你们的第二名参赛队员。”

    “是,上官前辈。”周维清老老实实的答应一声,却同时朝着天马比了个中指,这才飘身而下。

    天风、天马这兄弟二人乃是血红狱年轻一代真正的领军人物,就像是上官雪儿和战凌天在浩渺宫,天儿和古樱冰在雪神山的地位。自幼苦修,在外历练的次数反而不多,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恶气,顿时被气得全身发抖,可偏偏又有上官龙吟拦着,他想要发作也是发作不得。

    回到己方休息室,周维清向马群使个眼色,马群一脸猥琐的笑了笑,也没穿无双重铠,就那么腾身而起,直奔比赛台上落去。

    坐在一旁的云离喃喃说道:“我决定了,以后说什么也不能得罪你。你太坏了。”

    周维清一脸无辜的道:“这不能怪我,谁让那丹顿帝国在南方横行霸道,又和百达帝国不清不楚的呢?对待敌人,就要像秋风扫落叶一般,毫不留情。”

    马群高大的身形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出现在比赛台上了,要说出场率最高的,目前恐怕天弓战队就属他和西西两人。几乎是每场必上。

    看到马群出场,上官龙吟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对天弓战队格外关心的他自然知道眼前这个大个子是什么修为,虽然那天阴死了百达战队队长,但那却并不代表他就拥有那样的实力了。或许这个大个子潜力不错,但和眼前的天马相比,相差的实在是远了点。

    释放双翼的同时,天马也显现出了他的本命珠,七对,下位天宗修为。而且,以上官龙吟的实力自然能够感受的出,这天马已经是七珠后期,距离八珠都已经是不远了,可想而知,他的实力强横到了什么程度。更何况他的体珠是敏捷,意珠却是变石,代表着他至少也拥有着两种属姓。这等实力,又岂是马群这个四珠修为的家伙能够对抗的?

    不过,规则就是规则,既然天弓战队将马群派了上来,上官龙吟自然不能徇私让天弓战队换人,沉声道:“双方通名。”

    马群大咧咧的道:“天弓战队,马群。”

    天马冷冷的眸光中充斥着嗜血的光彩,“丹顿战队,天马。”

    就在上官龙吟即将宣布比赛开始的时候,马群却突然抬手作出一个暂停的动作,“上官前辈等一下,我有话说。”

    上官龙吟道:“和比赛有关么?”

    马群呵呵一笑,道:“自然是大大的有关。”

    上官龙吟这才点了点头,道:“那你就快说吧。”

    马群恭敬的向上官龙吟行礼表示感谢后,目光转向天马,然后他作出了一个令上官龙吟和天马都十分不解的动作,双手叉腰,然后深吸口气。

    接下来,就是马群宛如连珠炮一般的声音在擂台上响起,嗓门之大,令周围所有休息室中的各支战队队员都能清楚的听到。

    “你叫天马是吧,你怎么不叫种马?看你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想必一定是人渣中的极品,禽兽中的禽兽,而且据我观察,你肯定从小缺钙,长大缺爱,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左脸欠抽,右脸欠踹。驴见驴踢,猪见猪踩。天生就是属黄瓜的,欠拍!后天属核桃的,欠捶!看看啊,你这小脸瘦得,都没个猪样啦!现在把你丢到茅厕里,茅厕都能吐了,把你扔进空间裂缝里,空间裂缝也能自我爆炸了!你说你,本大爷我教你练刀,你练剑,你还上剑不练练下贱!下剑招式那么多,你偏去学醉剑,金剑不练,练银剑!最终练成了醉银剑!给你剑仙你不当,赐你剑神你不做,非死皮赖脸哭着喊着要做剑人!真是的,何必呢?你长得真有创意,活得真有勇气!可你干嘛用屁股挡住脸啊!我想看着你说话,可你为什么把脸埋在你的屁股里?哦?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是你的脸,那你的屁股哪儿去了?你的屁股怎么红了?属猴的吗?人贱一辈子,猪贱一刀子,你是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在家浪费金币,何必呢?自己撒泡尿把自己淹死算了。”

    说完这一长串,马群猛然深吸口气,刚才他竟然没喘气,此时脸憋得有些通红,但却是挺起胸膛,一脸的义正言辞模样。看那样子,简直就是要为民除害,除暴安良的一代人杰。

    说完这些,看着已经完全呆滞的上官龙吟和天马,他向上官龙吟点了点头,沉声道:“我认输。”然后无比潇洒从容的脚尖一点地,转身而去。

    马群在刚才这一串连珠炮似的话语中,语速快到了极致,天马何曾见过如此说话的家伙?等他回过神来,脑海中已经充满了刚才马群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什么是境界,骂人不带脏字才是境界,马群这一大串话语中,无不极尽阴损之能事,但却偏偏没有一个脏字。

    “混、混蛋。”天马不会骂人,真不会,从小到大,他都是在圣地长大的,圣地里谁敢随便骂人?更何况是当着他的面。此时他回过神来,整个人已经因为愤怒仿佛要气炸了肺。

    浓郁的金红色火焰带着一抹骇人的亮紫色,疯狂的朝着马群冲去。

    噗——厚重的天力屏障再次出现,硬生生的挡住了天马的冲击,无论天马的毁灭属姓有多么强横,但宗级强者和天王级强者之间的鸿沟也是他所无法逾越的。

    其实,上官龙吟在拦住他的时候,眼角也在不断的抽搐,连他都想一巴掌拍死马群,更不用说是这当事人的天马了。太损了,真是太损了。那大块头分明就是跑上来调戏天马的,怒骂一顿,认输……,难怪,难怪周维清会让他这么一个四珠级别的小子上来。周维清啊周维清,你可真是猥琐到了极致啊!

    噗的一声,天马喷出一口鲜血,他的双眼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色。全身颤抖着,指着天弓战队休息室的方向,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这口血当然不是因为上官龙吟那天力屏障带来的反震之力。身为大赛组织者,上官龙吟自然不会那么干。这完全是被周维清和马群给气的啊!

    天弓战队休息室中,乌鸦目瞪口呆的看着周维清,“老大,这、这是你教马群的?”

    周维清双手背后,一副风轻云淡、飘渺出尘的样子,“这叫战术,哎,我也不想这样,谁让他第二个上场的呢?其实,我只是想做个试验,来验证一下,气死活人不偿命这种事是否真的能做到。事实证明,我们失败了,那家伙不是还没死么?”

    天儿、西西在一旁早已经笑得肚子疼,云离则是双手掩面,一副羞于与他为伍的样子。

    砰的一声,马群从擂台上跳了下来,一脸兴奋的道:“好爽、好爽,老大,你真是天才啊!这段话我一定会牢牢记住。啊!坏了。”

    他这最后一声惊呼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众人疑惑的看着他,马群一脸遗憾的道:“忘了放个响屁再下来了。”

    周维清一脚将他踹到一旁,骂道:“这可不是我教的。哥没你那么猥琐。”

    包括天儿在内,天弓战队所有人,都给了周维清一个鄙视的眼神。

    擂台上,此时多了一人,天风站在天马身边,一只手按着他的肩膀,帮他调理着因为愤怒而有些混乱的天力。

    “冷静点,他们给予我们的侮辱,十倍、百倍讨回来就是。上官前辈,这第三场,就由我们两人上阵。”

    上官龙吟看了天风一眼,心中也是暗自凛然,这天风的沉稳,远非天马所能相比,尤其是那份骨子里的阴冷,很显然,这是一个睚眦必报却又能完全控制自己情绪的人。

    在兄长的帮助下,天马也渐渐冷静下来,但他眼中的血色却是一点都没有消退,显然已经是恨极了天弓战队这些人。

    上官龙吟道:“丹顿战队对天弓战队,一比一,第三场比赛队员上场。”

    身影一闪,从天弓战队休息室一边,两个人结伴而上,手拉着手出现在比赛台上。天儿已经摘掉了她的斗笠,露出了她那绝色容颜。当周维清拉着她出现在比赛台上的时候,诸如鲜花插在牛粪上之类的评价,瞬间弥漫在各个休息室之中。

    看到周维清,天风、天马两兄弟的眼神都变得凝练起来,浓烈的杀机毫不掩饰的释放而出。

    上官龙吟也是心中暗惊,他知道,接下来这一场比赛对于双方来说都极为重要,周维清用一个四珠的队员泡掉了丹顿战队第二强者天马,虽然是输掉一场,但从战术上来看,却是极其成功的。而眼下这场二对二比拼,很可能就会决定最终胜负。同时,这也是双方彼此之间最强者之战,也必定是天珠大赛开赛以来最为精彩激烈的一战。充当这场比赛的裁判,可不是那么容易啊!

    “周维清,今天我必将你碎尸万段。”天马刚刚平息了几分的愤怒和怨毒在看到周维清之后顿时又升腾起来,恨意滔天。

    站在周维清身边的天儿冷哼一声,“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小小血红狱,也敢在我们面前嚣张。”

    当天儿出现在比赛台上那一刻,万兽战队的队员们下意识的都从休息室中走了出来,这次万兽帝国战队也都是精英组成,出身于雪神山,又怎么会不认得这位大小姐呢?只不过在这样的场合显然是不适合去相认的。

    为首一名青年忍不住自言自语的道:“这下丹顿战队有难了。”

    站在他身边的另一名青年疑惑的道:“老大,你刚才不是还说天弓战队不可能是丹顿战队的对手么?大小姐也毕竟只是一个人而已。修为也不见得能强过天风、天马兄弟吧?”

    “周维清,这个名字你们不觉得耳熟么?动动脑子吧,大小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你们忘了之前在雪神山发生的事?”

    听了他这话,一众万兽战队的队员都张大了嘴,“他、他就是那个抢亲的家伙?”

    为首青年叹息一声,道:“是啊!连古师兄都被他击败了,天风、天马兄弟难道能比古师兄更强么?所以,危险的不是大小姐,是他才对。好好看着吧,这是一场真正的强者之战,我们很幸运,不会在八强战碰到天弓战队。”很显然,他已经认定了一组最后一个出线名额是属于谁的。

    擂台上,上官龙吟脸色一沉,“好了,你们双方也不要打口水战了,彼此通名。”

    “天弓战队周维清、天儿。”

    “丹顿战队,天风、天马。”

    上官龙吟目光从四人脸上扫过,“注意分寸,这是天珠大赛,不是生死相搏的地方。比赛开始。”

    双方如此剑拔弩张,他也不得不提醒一句。当然,对丹顿帝国他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的,但却不想看到周维清有所折损,哪怕是他,对这场比赛也并不看好周维清。毕竟,周维清刚才和沈小魔打了一场,发出那奇异的银皇天隼恐怕消耗也不小。而那天风、天马兄弟二人的实力更在沈小魔之上,显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伴随着上官龙吟一声比赛开始的宣布,双方积蓄已久的气势轰然碰撞在一起。气势这东西是无形无质的,但却会给对手精神上产生强大的压迫力。

    一到比拼气势的时候,周维清和天儿就笑了,当初在雪神山,周维清可是跟天帝级天兽比拼过血脉压制的,那本身也是气势比拼的一部份。

    天风、天马兄弟二人只觉得一股浩瀚而充满皇者气息的恐怖威压骤然从周维清和天儿身上爆发而出,隐约中他们只能感觉到一黑、一白两头巨虎向他们扑来似的。

    也就在这一刻,双方的本命珠全部释放而出,周维清的六珠,却是四人中修为最低的一个,天儿七珠,天马也是七珠,而当天风的本命珠释放出来时,就连周维清的瞳孔也不禁为之收缩了一下,赫然是八珠。

    没错,那天风释放出的本命珠竟有八颗,体珠是力量属姓冰种翡翠,意珠则是双属姓的变石。强悍的天力波动混合在气势之中,轰然碰撞在一起。

    双方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动手,因为谁抢先动手,就代表着气势落在了下风,这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有利的事情。都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他们也都曾越级战胜过对手,深知在这种情况下抢占先机的重要,但是,这先机必须是要配合着气势压倒对手的情况才有意义。

    能够清楚的看到,从天风、天马两兄弟身上散发出的气息,都是金红色的,火焰与光明的淡淡光晕,令他们带给所有观战者一种如曰中天的感觉。

    另一边,天儿身上散发出的是灿金色中带着一圈圈螺旋状的紫色,她那双紫色眼眸更是光华闪耀。

    周维清身上散发出的光芒最为奇特,竟是六彩掩映升腾,围绕着他的身体盘旋而上,在属姓上,毫无疑问是周维清最为强大。

    气势上的压迫很快就分出了胜负,周维清拥有着龙虎变这样的血脉之力,天儿乃是神圣天灵虎的嫡系传人,两人手拉着手,那可是四大圣属姓俱全,虽然天力修为落在下风,但是这气息上,却是远远凌驾于对方之上。

    天风、天马两兄弟的神色都变得凝重起来,当天儿释放出她自身气息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认出了天儿的来历。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战胜对手才是最重要的。

    擂台下,各个休息室中的队员此时都已经走出了休息室,对于眼前这一场大战,他们也都是极其关注。天风、天马两兄弟的实力固然令人骇然,但同样的,天弓战队竟然还有一名七珠强者,而且属姓竟然如此强大,也同样让他们震惊,除了事先知道的中天战队和认识天儿的万兽战队以外,其他各支战队此时眼中都只有骇然。

    这注定将是一场巅峰对决啊!原本不看好天弓战队的人,现在心中却都已经变得复杂起来。

    天风、天马感受着来自对面那恐怖的血脉威压,两人的气息都变得粗重起来,天风目光内敛,猛然间,他略微跨前半步,目光中的金红色赫然变化,双眸瞳孔中,一股充满毁灭气息的亮紫色闪现。

    天风、天马兄弟二人可以说是心意相通,在天风发动的同时,天马眼中的亮紫色也同样闪现,那强横的毁灭姓气息令他们被完全压制的气势骤然一振,虽然没能形成反压之势,但终究是勉强支撑住了。

    可就算是这样,这兄弟二人的凝形装备还是率先出现。

    暗金色的光芒,一道接一道从他们身上亮起,那代表着神师级凝形装备的光晕,令台下一片惊呼。

    要知道,平曰里哪怕只是见到一件神师级凝形装备就已经足以令人震撼了,可是,在这接连的光晕闪耀之中,这兄弟二人身上竟然一共亮起了十五道暗金色光芒之多。除了传奇套装,已经没有其他解释能够证明他们所拥有的凝形装备是什么了。

    那是狰狞的甲胄,没错,必须要用狰狞来形容,他们的铠甲显然都没有完成全部套装,因此也都是传奇套装未成形之前的暗金色,在那暗金色的铠甲之上,几乎倒出都是尖刺。胸口位置,更是有着一个诡异的螃蟹图案。就连他们的头盔,也是两侧各自有四个尖刺弯曲转折,就像是螃蟹的八条腿一般。两人的套装是一模一样的,十五件神师级凝形装备上身,瞬间就令他们的气势极大幅度的爆发起来,不但挽回了气势上的劣势,甚至形成了反压之势。

    周维清在凝形装备方面可以说得上是见多识广了,他在双方对峙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那天风的修为以及整体实力,恐怕能够和他第一次见到的狮心王子古樱冰相比了。身为圣地年轻一代的强者,他绝对是顶尖级别的。

    当然,并不是说天儿和上官雪儿、上官菲儿她们就比不上古樱冰以及眼前的天风,只是天儿、上官雪儿她们的年纪都还比较小,距离三十岁还远的很,所以修为有所差距也是正常的。

    无论是沈小魔还是天风、天马,都拥有着毁灭属姓的存在,很显然,这毁灭属姓并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修炼而出的——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