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二十一章 毁灭与创造之战

    虽然是在战斗之中,但周维清一直在盘算着对方的毁灭属姓从何而来。要知道,创造一种属姓,那就算是天神级强者也未必能够做到啊!血红狱突然拥有了这种毁灭属姓的传承,又怎能不令人感到奇怪呢?

    就在天风、天马释放出传奇套装的下一瞬间,周维清和天儿也不得不同样释放出了他们的凝形装备,如果他们不这么做,那么,已经使用凝形装备的对手很可能就会借助这瞬间的优势发动攻击。

    又是一连串的暗金色光芒闪耀,看的下面各个战队,尤其是那些小国战队的队员们以及远处广场周围的民众们都傻眼了。

    神师级凝形装备难道成了大路货么?这是多少道?又是足足十一道暗金色光芒闪耀啊!双方加起来,这已经是二十六件凝形装备了。

    周维清的恨地无环套装自然还是五件,因为他的霸王弓并不是传奇套装的组件。

    天儿则是六件,因为她的七珠是离开雪神山之后才突破的,需要返回雪神山才能得到下一件套装的凝形卷轴。

    周维清手持重锤,和他相比,天儿的样子就要唯美的多了。如果说上官雪儿的浩渺无极套装乃是当今天下近战装备的极致,那么,天儿的神降天灵套装就是远程攻击传奇套装的最强者。

    连周维清都是第一次见到天儿穿上她所拥有的全部神降天灵套装。

    在天儿手中,多了一柄长约两米的权杖,因为套装不全,所以也是暗金色,暗金色的权杖上,铭刻着许多复杂的花纹,这些花纹之中,隐隐有光晕流转,最顶端,是一个绝色美女的雕塑,那女子双手在头顶上方向上捧着一个约有拳头大小的珠子。令人奇异的是,这颗珠子并不是暗金色,而是光彩夺目的灿金色。当它出现的那一瞬间,顿时散发出万道毫光。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在这权杖周围的各种属姓能量元素都浓郁的变得粘稠起来了似的。

    神灵权杖,与浩渺无极剑同等层次的强大凝形装备,正是因为它的强大和浩渺无极剑一样已经达到了另一个层次,所以才能显现出一些本体的色彩。

    除了这权杖之外,天儿头上多了一顶皇冠,皇冠极美,一共十二道宛如长矛尖端的凸起围拢成一圈,每一个尖刺凸起顶端都有一颗金色的小宝珠,皇冠中央的位置,是一枚紫色菱形宝石。

    肩铠、胸铠同样瑰丽,再加上天儿双手之上的手套,组成了她现在所拥有的全部六件神圣天灵套装组件。

    周维清因为就在天儿身边,而且又和上官雪儿关系密切,因此,他隐约能够感觉到,天儿的神降天灵套装,从单件来看,似乎还要比浩渺无极套装更胜一筹。之所以排名在浩渺无极套装之下,恐怕就是因为它是十件套,而浩渺无极套装是十一件套。

    看到天儿身上的神降天灵套装,天风、天马兄弟二人都不禁脸色一变。天风冷冷的道:“什么时候雪神山竟然和天弓帝国坑瀣一气了?”

    天儿淡淡的道:“这是我自己的事,和雪神山无关,周维清是我的男人。”她本身就可以说不是人类,相比于人类女子,那份羞涩少了许多。当着如此众多的观众承认周维清是自己的男人,对她来说,是自豪。

    周维清听了她这句话本来心情很好,但是,他很快就听到台下有人在说:“这什么世道啊!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周维清心中暗骂,你妹啊!老子怎么就是猪了,老子有那么丑么?

    中天战队休息室中,上官雪儿脸上多了一丝微笑,上官菲儿则是有些赞叹着道:“这天儿到真是敢爱敢恨啊!姐,你敢当众这么说吗?他们不是也没结婚么?”

    上官雪儿狠狠的瞪了妹妹一眼,冰冷的俏脸上却不自觉的荡漾起一圈淡淡的红晕。

    周维清斜向前跨出一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天儿,手中双子大力神锤一横,他的双眸也瞬间变成了紫色。和天风、天马兄弟的亮紫色不同,他眼中的紫色是深邃的。

    与此同时,刷的一下,一双巨大的翅膀从周维清背后展开,他整个人的气势骤然大增,竟是在自己挡住了天儿的情况下,仅仅凭借自身气息就应是压迫的天风、天马兄弟二人的气势回到了原点。

    是的,周维清悍然释放出了自己的龙虎变,额头上的王字纹路清晰闪耀,浓郁到极致的能量波动骤然从他身上爆发而出,原本的六彩光晕在这一刹那瞬间奔腾,宛如实质般的光柱冲天而起。

    双锤在身前划过,各自划出一个三角形,再重合在一起,璀璨的六芒星下行,在他脚下光华闪耀。背后双翼轻轻拍打之中,甚至能够清楚的看到一圈圈充满了各种属姓的能量元素化为光环,宛如海纳百川一般朝着他的身体奔涌而入。

    在这一刻,周维清才是全场的焦点,他身上所散发出的狂野气息,竟是将八珠修为的天风也完全压制在下风。

    这才是完全状态的周小胖,那个在雪神山上抢亲,硬是击败了古樱冰的周维清。

    “来吧。让我看看你们血红狱这一对儿有什么敢跟老子叫板的。”周维清哈哈一笑,借助着龙虎变后所暴增的气势,一步跨前,双子大力神锤同时抡起,分别轰向天风、天马两兄弟,看他那样子,竟是要以一敌二。

    他那双羽翼竟然不是凝形装备,天风、天马兄弟心中都产生了同样的想法。就像周维清以前从未见过他们所拥有的毁灭属姓一样,他们也从未见过有周维清这种变身能力的人。

    从沈小魔那里他们知道周维清的右腿很危险,拥有可控邪魔变的能力。可眼前这还是邪魔变么?就算是邪魔变,也不可能令一个人的气息提升到如此强大的程度啊!

    天马早就已经忍不住了,他和天风的传奇套装其实并不完全一样,武器不一样。兄弟二人背后都有双翼,而武器上,天马是一柄长矛,而天风则是一柄长剑。

    眼看周维清攻击上来,天马身形半转,长矛闪电般前刺,竟是根本不管周维清的双子大力神锤,一枪直刺周维清哽嗓咽喉。

    长矛的长度超过双子大力神锤,他这是攻敌所必救。长矛之上,浓郁的金红色火焰瞬间爆发,更是带着那充满毁灭姓的一抹亮紫,光焰吞吐之间,后发先至。

    周维清冷哼一声,左手化为哭锤,横向轻扫。正好挡在了那长矛的必经之路上。

    轰然巨响之中,长矛与周维清的哭锤硬生生的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刺耳的爆鸣。能够清楚的看到,以周维清和天马为中心,一拳强烈的光晕骤然爆发开来。而那七珠修为的天马,竟然在周维清这一锤抵挡之下,蹬蹬蹬蹬的接连退后了五、六步才勉强站稳。

    这并不是属姓或者天力上的压制,而是纯粹的力量压制。面对恨地无环套装的恐怖力量,尽管周维清只是抵挡并非攻击,也不是天马这七珠修为的力量所能比拟的。要不是他自身催动的天力足够强横,恐怕这一锤就要让他出丑了。

    天马动了,天风也同时动了,双手握着长达四尺的宽刃剑,他的身体仿佛是紧贴擂台滑行一般,长剑从下向上,作出一个上撩的动作。整个人的身体在前行过程中,竟然产生了几分虚幻半的感觉。剑未到,一抹强横的金红色光彩已经席卷而上。

    一道金光骤然而现,几乎是恰到好处的出现在了周维清侧翼,化为一面金色盾牌,将那所有金红色光芒全部挡住。

    那灿金色的光彩充满了弄玉的神圣气息,双方刚一接触,就爆发出了强烈的能量波动。

    天风这一剑上所释放的光明圣焰全部被那神圣属姓所抵消,只有最后的亮紫色毁灭光彩与金光撞击在一起,才产生了真正意义上的同等碰撞。

    轰然巨响之中,天儿释放出的金色盾牌出现了龟裂,而那亮紫色光芒也已经消失殆尽。

    周维清根本没有去理会天风,身体悍然前冲,直扑天马,双子大力神锤抡起,锤头之上,在释放六绝神芒阵状态下所凝聚的飞雷神术灌注,模拟而出的强大雷属姓完全内蕴在双锤之上,强攻天马。

    天马也是了得,被周维清一锤震退之后,手中长矛化为万千光影,抵挡上了周维清的攻击。

    周维清对上了天马,天儿自然就对上了更强的天风。只不过,和另一边的热闹相比,他们之间的战斗看起来就肃静多了。

    天风的攻击频率并不快,但每一剑斩出,那犹如实质般的剑芒都充满了强大的破坏力。而天儿则只是手中神灵权杖轻摆,一道道金色光盾凭空出现,就挡住了他的攻击。他们都是在彼此试探,谁也没有抢先发出强大的技能,都在等待着机会。至少从场面上来看,目前双方是势均力敌的——

    周维清和天马那边,战斗却是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状态,他们也同样没有释放强大的技能,可这近身肉搏比起释放技能却更加危险。

    周维清的双子大力神锤力道太强烈了,尽管天马的天力占据优势,凝形装备比周维清更是多了两件。可是,他却是完全被压制在了下风。

    双子大力神锤虚虚实实,令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周维清这双锤就会发生虚实转化,而周维清的力量又是远超他所料。凭借着龙虎变的增幅,连天王级强者硬碰周维清的力量都占不到便宜,更何况是天马了。他再是圣地出身,也不可能达到天王级那个层次。

    因此,天马只能选择和周维清游斗,凭借着自己出色的枪法,不断的寻找周维清的破绽,试图刺中他的要害。

    但是,很快天马就发现,周维清这家伙太无耻了,每当他眼看就要闪躲不开自己的长矛时,立刻就会选择玉石俱焚的攻击方式,你刺他吧,他的锤子也同样会砸中你。使得天马不得不放弃。在感受了周维清双子大力神锤的力量后,谁敢让他正面砸上啊!

    周维清一边攻击着,一边仔细的感受着天马光明圣焰中所包含的那一股毁灭属姓。

    在释放了龙虎变之后,周维清自身的实力足以和八珠强者相抗衡,甚至能挑战九珠强者。再加上恨地无环套装和六绝神芒阵的话,可以说,天王级以下,他不惧怕任何对手。哪怕对手是来自于圣地也一样。别忘了,他可拥有六种意珠属姓啊!

    天马的实力很强,但相比于沈小魔,强大的也并不算太多。只是天力修为和凝形装备方面更具优势。还有一点,就是他的毁灭属姓比沈小魔更加纯粹和厚重。

    经过不断的感受,周维清已经能够清楚的知道,这毁灭属姓并不是存在于血脉中的能量,似乎和自己的圣力有些相似似的。当然,它不是圣属姓融合出来的,而且也不可能是光明和火两种属姓交融所产生,更像是外力注入。没错,就是外力注入。

    这毁灭属姓拥有分解其他属姓的特点,周维清双锤上所蕴含的飞雷神术每次与之接触,都能清楚的感觉到雷属姓的爆炸力根本就发挥不出来,就已经被毁灭属姓所分解了。

    不过,这一场打的周维清也很爽。龙虎变之后,他的身体无论是速度、防御还是力量,都达到了极为恐怖的程度,再加上恨地无环套装的增幅,纯粹的力量就已经能够超越众多技能了。天马虽然是敏捷体珠,可在速度上竟然一点也不能压制他,这才令他的力量能够完全发挥出来。双方实打实的碰撞了几次,都是天马吃了亏。

    “混蛋,你去死吧。”天马的双眼之中突然亮起骇人的光彩,全身上下,金红色光芒大放,整个人身上都爆发出一股极其恐怖的毁灭气息。在他背后,一个巨大的螃蟹虚影缓缓亮起,虽然十分虚幻,但也隐约能够辨别出螃蟹形状的轮廓。而他手中的长矛之上,原本的金红色也是彻底变成了亮紫色。

    极其浓郁的毁灭气息令天马身体周围的能量波动瞬间消失,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一般,哪怕是空气中的各种能量属姓也被飞速分解。

    亮紫色长枪前指,周维清只觉得一股恐怖的毁灭能量扑面而来。哪怕是他龙虎变形态下的防御力,也是一阵心悸。

    双锤在胸前一磕,周维清背后双翼猛然一拍,却不是攻击,而是后退。

    这才是毁灭属姓真正的实力吧。周维清心中略微惊叹的同时,整个人已经飞速的回到了天儿身边。

    气机牵引之下,天马那亮紫色的长矛,带着一股比之前沈小魔所释放出的毁灭火凤更加恐怖而纯粹的毁灭气息,直奔周维清冲刺而至。

    正在和天儿对战的天风却是皱起了眉头,显然是对天马的冲动所不满。但是,天马既然已经发动了这样的攻击,他自然也不能坐视。

    长剑前指,天风的双眸突然大量,浓郁的亮紫色光芒从眼眸中喷吐而出,手中长剑闪电般刺出,九道紫色的光刃赫然横空,同时斩向天儿。在速度上,刚好配合天马的长枪。

    周维清和天儿的脸色都变得沉凝起来。周维清深悉口气,天儿则是一闪身,将自己隐藏到了周维清背后。

    周维清爆喝一声,双子大力神锤作出一个上下交轰的动作,一抹银白色光彩在他眼底中一闪而没,双锤在空中硬生生的碰撞在一起。

    刹那间,一股极其恐怖的空间波动从周维清双锤碰撞的地方骤然爆发开来。银色的光芒刚开始时是汇聚于一点,紧接着,这银色的一点周围,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变得缓慢起来。就连天风、天马两兄弟的攻击似乎也变慢了。

    下一瞬间,一个银色光环骤然从周维清双锤碰撞的位置爆发而出,在这光环中央,竟然呈现出一个黑洞。黑洞不大,直径只有一米左右。可就是这个黑洞,却像是吞噬了一切一般。

    所有的亮紫色光芒在到达这拥有银色光边的黑洞前方时,都被疯狂的撕扯着四散纷飞。绝大多数都是飞向空中,只有少数一两道轰击在了擂台上。也就是这简单的一、两道亮紫色,竟然将整个擂台撕的粉碎。并且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恐怖的能量波动,令擂台周围各个休息室中的战队队员们飞快后撤,连休息室也顾不得了。

    轰——扭曲的能量波动冲天而起,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光柱,恐怖的毁灭气息,令中天广场周围的民众们鸦雀无声,甚至忘记了呼吸。

    绝大多数民众原本都只是看个热闹而已,可此时此刻他们才真正明白,这个热闹是多么恐怖。

    只是那么一、两道紫光落在擂台上,那么巨大而坚实的擂台就已经被彻底毁坏,而且,地面上还出现了一个深达数丈的巨坑,天弓战队和丹顿战队四人,就都在那巨坑之中。

    没有泥土的硝烟,因为那所有破碎的土石,全都在毁灭属姓的分解以及周维清胸前黑洞的吞噬中消失了。

    周维清的脸色显得十分凝重,而此时在他身后的天儿,一只手是按在他背心上的,显然,刚才那一击,也是他们合力发出。

    拥有六绝神芒阵,周维清能够做到的当然不只是使用雷属姓一种能力。就在刚才,为了应对天风、天马两兄弟强大的毁灭属姓攻击。他不得不用出了融合技能,而且是注入了圣力的融合技能。

    双子大力神锤的哭锤和笑锤之上,各自释放一个技能,在碰撞中融合在一起。哭锤上的技能是空间割裂,笑锤上的则是时空错乱。所爆发出的是一个纯粹防御技能,名字就叫做:时空黑洞。

    割裂的空间加上错乱的时间,在圣力的注入下完美融合,硬是将天风、天马两兄弟那么强悍的毁灭属姓硬生生的吞噬了一部份,震散了一部份。

    周维清的脸色凝重,是因为这一击并没有达到他想象的程度,在他原本的判断中,凭借黑洞的强大吞噬、毁灭能力,应该能够将对方的毁灭属姓全部吞噬才对。可事实却并非如此,从擂台被彻底摧毁就能看出来了。

    上官龙吟此时漂浮在半空之中也是一脸的无语,心中暗道,现在的年轻人,竟然都已经变得如此恐怖了。这还是平均七珠左右的修为么?这样的攻击,就算是自己来接,恐怕也不会太轻松吧?

    但是,这场战斗还没有结束,和周维清的凝重相比,天风、天马两兄弟的脸色也同样不怎么好看。

    周维清与天儿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判断,这两兄弟也想不到,他们都已经用出了纯粹的毁灭属姓,竟然还是没能将周维清和天儿彻底毁灭。

    恐怖的能量波动在空气中渐渐消失。但双方之间的火药味儿却更是浓重到了极致。彼此对视,双方各自的天力都在不断的升腾着。

    天风、天马两兄弟眼中紫芒吞吐,宛如紫色火焰升腾一般,就连他们身上原本的金红色火焰都已经转化成为了亮紫色的毁灭之焱,这原本是他们准备留在决赛中使用的。但很显然,如果不用出更强大的实力,他们眼前这一关就过不去。

    周维清和天儿不只是挡住了他们的攻击,而且之前周维清眼中所闪过的那一抹银白色,也使他们心中都出现了一种危机的感觉。至少周维清知道他们的属姓是毁灭,可他们却完全不明白周维清眼底闪过的那一抹银白色是什么。只是能肯定,那绝不是周维清所拥有的六种属姓中任何一种。如果没有那银白色的光芒,周维清凭什么将空间与时间两种属姓融合在一起?——

    而事实上,以周维清现在的修为,凭借六绝神芒阵还远远融合不了那天王级以上的技能。

    天马身形一闪,收回了手中的长矛,但他却已经来到了兄长天风身后,并且做出了一个令人看不懂的动作。他的双臂竟然从天风腋下穿过,然后合抱在天风胸口的位置,并且将脸紧贴在天风背后。他这动作看上去竟然有几分……,暧昧。

    但是,就在他抱上天风的那一刻,两人身上的亮紫色火焰却是瞬间升腾到了极致,恐怖的亮紫色光芒,竟然令他们脚下这已经十分巨大的深坑居然在缓缓下沉,也就是说,仅仅是这亮紫色火焰所散发出的气息,都在毁灭着周围的一切。任何属姓的能量元素只要一靠近这亮紫色的火焰都会被彻底分解,分毫不剩。

    恐怖的能量波动在空气中变得越来越庞大了,周维清的脸色也变得无比凝重。对面的毁灭属姓能量波动已经完全超出了八珠修为的范畴,哪怕是当初面对那位天王级刺客的时候,他的危险感也就不过如此而已。很显然,对方即将施展的这一击,将无比恐怖。

    天风的双眼,在天马抱住他的那一刻就已经闭合,手中长剑斜指天空。在那浓郁的紫色光焰掩映之下,兄弟二人背后,一只巨大的亮紫色螃蟹虚影缓缓浮现。

    这一次,这螃蟹状的虚影变得格外清晰,能够隐约看到的就是那巨大的螃蟹身上有着无数尖刺,而那充满毁灭姓的气息,更是仿佛要毁灭天地一般。

    天空中的巨大螃蟹直径足有二十米开外,一双巨鳌缓缓抬起,天风、天马身上升腾着的亮紫色火焰,就被这巨鳌疯狂的吞噬着。那巨大的螃蟹也是缓缓睁开了一双与身体完全不成比例的小眼睛。

    那是一双宛如深渊般的眼眸,当它挣开的一瞬间,空气仿佛完全凝固了,哪怕是天空中的上官龙吟,在这一刻竟然都不能再保持飞行,居然就那么从天空上坠落下来。与此同时,也传出他充满震惊的声音,“快,疏散民众。”

    天珠大赛有史以来,还从未出现过像眼前这样的情景,两个战队之间的战斗,竟然到了要疏散民众的程度。但是,上官龙吟却能清楚的感觉到,天风、天马两兄弟毁灭之力注入后所产生的这只大螃蟹,甚至有威胁到他生命的能力。而且,在这一瞬间,那被毁灭之力溶化而出的巨大深坑中,仿佛出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毁灭气息,就算是他这个天王级巅峰的强者都不敢轻易介入。否则的话,他将同时承受来自下面那四人的全力一击。

    任何人都是怕死的,上官龙吟也不例外,他不敢冒险。

    上官雪儿、上官菲儿脸上的笑容早已经消失了。上官雪儿更是已经释放出了浩渺无极套装。随时准备救援。修为到了她们这种程度,上官龙吟能够感受到的,她们自然也能感受到。在这个时候她们如果强行插手的话,也只能是找死而已。

    那是什么生物?看着那巨大的螃蟹虚影,上官龙吟心中产生最大的疑问就是这个。

    之前周维清创造出的银皇天隼他至少是认识的,可他却从未听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如此强大的螃蟹状天兽。

    螃蟹天兽在大海中不是没有,但以其在大海中食物链底端的存在,根本就不可能成就如此恐怖的气息。也就是说,那亮紫色的虚影绝不是螃蟹天兽那么简单。它那眼神之中,充满了狂躁、毁灭的冰冷光芒,目光正是凝聚在周维清和天儿身上。

    就在这大螃蟹虚影睁开眼的一瞬间,天儿和周维清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以及体内天力都有一种完全凝固并且仿佛要自我毁灭一般的感觉。

    这不是简单的天技映像,周维清心中第一时间就有了判断。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跟随上官冰儿学习天珠师基础知识的周维清了,现在的他,也绝对能够说得上见多识广。尤其是拜六绝帝君龙释涯为师之后,从老师那里,他更是学到了许多以前闻所未闻的知识。

    之所以判断眼前这大螃蟹并不是简单的天技映像,是因为从这大螃蟹虚影的眼神之中,周维清感受到了情绪。

    天技映像知识因为天技过于强大而折射出来的虚影而已,就算是再情绪,那也只是一个虚像,虽然有些技能能够利用这样的虚像进行攻击,可这虚像本身却是没有生命的。而情绪却只会出现在生命体之上。一个虚影能够出现情绪,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它并不是天技映像,而是图腾,或者说是血脉之力的映像。

    周维清和天儿也有同样的图腾血脉映像,周维清现在是龙虎交融,而天儿则是神圣天灵虎。

    但也正因为他们都有着同样的血脉映像,在这个时候心中的震撼和骇然才是更为强烈的,因为,他们清楚的感觉到,这巨型大螃蟹的血脉映像竟然远远凌驾于他们之上,哪怕是周维清的龙虎交融血脉都无法与之相比。否则的话,天风、天马两兄弟又怎么可能凭借这恐怖的血脉之力形成攻击呢?

    ……天珠岛。浩渺宫。

    正在凝神修炼的上官天阳突然睁开了双眼,身为天帝级巅峰强者,在这一刻,他的眼中竟然出现了震骇之色。

    “大哥。”上官天月的声音也就在这时候响起,“怎么回事?这股力量是……”

    光影闪烁,上官天月出现在上官天阳面前。

    上官天阳眼中冷光闪烁,“这是来自于中天广场上的。”

    上官天月眼中顿时流露出了震惊之色,“是天珠大赛上传来的,这怎么可能?能量的强度虽然不高,但这层次,竟然让我仿佛感受到了雪傲天那老怪物威压。”

    正在这时,突然间,兄弟二人脸色再次一变,因为他们同时感觉到一股充满了威严的阴冷气息瞬间而至。那种感觉,仿佛是要将整个天珠岛都摧毁一般。

    “快,召集长老,布浩渺无极大阵。中天广场上可有上百万的民众。”身为浩渺宫宫主的上官天阳急了。

    ……中天广场。

    “天儿,助我。”周维清低喝一声,在这个时候,他们如果只是简单的主动攻击,必将陨落在那大螃蟹的毁灭之力下,这个时候天风、天马所使用的技能已经不可能被打断了,谁想要去打断,都必将遭受到那大螃蟹最疯狂的毁灭攻击。

    银白色的光芒同时出现在周维清和天儿眼中,如果说那大螃蟹眼神中所拥有的是无尽毁灭,那么,此时他们眼中所产生出的就是无尽的创造之光。

    一圈圈银白色光芒毫无保留的从两人体内升起,他们就那么手拉着手,在他们两手相握的地方,银白色光芒最为强盛,仿佛他们的双手在这一刻已经变成了璀璨的银白色宝石一般光彩夺目,那通透如玉石般的手掌之中,散发出的能量波动并不如何强烈,但也就是在那银白色光芒亮起的同时,之前出现在他们体内那种自我毁灭的感觉也随之消失了。

    背后巨大的双翼缓缓张开,周维清的眼眸之中,银白色光芒越来越强盛,而一个巨大的虚影也缓缓在被背后升起。

    和那大螃蟹相比,这虚影就更要恐怖的多了,高度足有百米,通体呈现为灰色,当它出现的那一瞬间,整个中天城内城的气温都极具下降,阴冷的能量波动令天空中的太阳为之黯然失色,刹那间乌云密布。

    一股难以名状的威严,骤然从那灰色虚影身上散发而出,哪怕是中天帝国皇帝身处于主席台上的上官天星,都忍不住产生了一种向他顶礼膜拜的冲动。

    也就在这虚影出现的同时,周维清和天儿身上的银白色光芒变得无比耀眼起来,就像是银白色的火焰不断升腾,在那火焰的顶端,化为一圈圈银白色光晕,注入到那灰色巨像之中。令它那虚幻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凝实起来。

    在上官龙吟的命令下,中天广场上的民众们迅速的疏散着,可是,此时广场上人数如此众多,又岂是那么容易疏散的?

    此时,整个中天广场上都已经是一片混乱,哪怕是普通民众也能清楚的感到正在那深坑中对峙的双方所释放出的力量有多么恐怖。谁都想赶快离开,可是广场上这么多人,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离开呢?

    眼看着踩踏伤人之类的情况就要出现时,天空中,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

    “不要惊慌,不需撤离,我浩渺宫负责这场比赛的防御。布浩渺无极大阵。”

    伴随着这个声音的出现,天空之中,一道道流光在高空扩散,全都是最为纯粹的天力,庞大的天力在天空中汇聚成一团白色的云朵,缓缓下压,再迅速扩张。犹如一个巨大的光罩,将始作俑者的双方全部笼罩在内——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