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二十二章 邪神一指

    这个光罩所覆盖的范围极大,不只是原本擂台的范围,甚至还要扩张了几倍。光罩呈淡淡的乳白色透明。浓郁的天力波动完全内敛。而在天空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然出现了七七十四九人。全部虚悬于半空之中。为首者,正是浩渺宫宫主上官天阳兄弟二人。

    这四十九人所释放出的天力以一种奇异的形式相互结合在一起,并且形成了彼此融合产生升华的奇特能量波动。虽然看上去并不厚重,可之前从周维清、天儿、天风、天马四人处散发而出的强大能量波动,无论是毁灭还是创造,在这一刻,都已经全部消失了。

    浩渺宫这三个字对于中天帝国来说,绝对是至高无上的。因此,当民众们听到这三个字出现的时候,原本紧张、恐惧、惊慌种种情绪顿时平复了许多。再看到天空中如此奇异的景象出现,顿时渐渐的安静下来。而他们的目光也都重新投向了广场中央。

    因为这浩渺无极大阵所带来的光罩也是半透明状的,因此,仍旧能够隐约看到里面所发生的情况。

    和普通民众相比,代表各国前来参加此次天珠大赛的各战队队员们,此时则完全是另外一种感受了。

    天弓战队和丹顿战队双方所展现出的实力,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哪怕是那些有着圣地背景的战队也不例外。而接下来出现的浩渺无极大阵更是令他们每个人心中的震惊都达到了极点。

    一直以来,他们都知道浩渺宫乃是当今天下五大圣地之首,可谁也没有真正见识过浩渺宫的实力。但眼前所出现的一切,却让他们深深的为之震撼。

    那悬浮在空中的四十九人,没有一个是凭借羽翼的,也就是说,他们各自的修为至少都有天王级的程度,唯有天王级强者才能御空飞行。凭借着天道力层次的天力境界在空中任意遨游。

    四十九名天王级以上强者啊!这是什么概念?哪怕是雪神山那样的强大也绝对拿不出这样的阵容来。

    整体实力强大,也一向是浩渺宫能够称霸五大圣地的原因,更何况,谁又敢说这就是浩渺宫全部的力量了呢?

    对于外界发生的一切,正处于比赛中的双方却都没有太大的感觉。此时此刻,无论是周维清、天儿还是天风、天马两兄弟,彼此眼中就只有对手。尤其是天风、天马,当他们在释放出全部毁灭之力凝聚这个技能的时候,他们甚至就只剩下战斗的本能而已。这恐怖的毁灭之力,甚至在燃烧着他们的生命力,他们又怎还能顾及其他呢?

    周维清背后那庞大的灰色虚影变得越来越凝实了,已经能够看出,那是一个身材高大有着灰色长袍的男人。那灰色长袍一直蔓延过他的双脚,肩膀上,一对巨大的灰色护肩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但上面却有着晶亮的花纹,一头黑色长发披散在身后,灰色的巨大披风也从他那护肩处垂下,遮盖住了整个后身。

    这巨大的灰色身影周围,空气中的阴冷已经到了极致,而他的双眼,却始终都是比喝着的,只能看到在他额头上有一个奇异的符号,那个符号就像是三团丝线缠扰在一起,然后露出三个尖端似的。从他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竟然将对面那充满恐怖毁灭气息的大螃蟹全面压制。

    大螃蟹抬着双眼,看着那巨大的灰色身影,它的眼中仍旧是充满了寂灭,却并没有半分恐惧。尽管气息已经被完全压制,可是,如果仔细观看,却能发现这大螃蟹眼中竟然带着几分若有所思的光彩。

    周维清和天儿身上散发出的银白色光晕正在变得越来越微弱,两人的脸色也渐渐变得苍白起来。尤其是作为这个技能的发动者,周维清此时的身体更是在微微的颤抖着。连他自己都没想到,释放这个技能竟然会带给自己如此巨大的负荷。

    为了今曰这一战,周维清和天儿可以说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昨天他们上天珠岛去干什么了?去的是天珠岛拓印宫,到了那里,倒霉的就是那些强大的天兽了。一晚上的吞噬,他们足足光顾了二十多只天王级天兽,虽然每一只天兽都只是吞噬一会儿,但也为他们每人都凝聚了上百滴的圣力。当然,为了到天珠岛上去,周维清也将丹顿战队这些人拥有毁灭属姓的事情告诉了浩渺宫一方。

    周维清本以为,他所施展的这个技能在两人加起来近三百滴的圣力支持下应该能够轻而易举的完成,可是,当这个技能真正施展出来时,他却发现,三百滴圣力竟是有些不够了。当圣力注入到这个技能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连灵魂似乎都要被吸走似的。如果不是两人联手释放的大圣力漩涡一直在剧烈的旋转着,恐怕他们早就已经被吸干了。正是在大圣力漩涡不断旋转并且吸收空气中能量元素补充他们自身的情况下,才能勉强支持着。

    不行了,支持不住了。周维清的身体开始出现剧烈的晃动,强烈的虚弱感令他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他身体的状况,就像上次复活炼狱天使时一样,就在这关键时刻,圣力的输出嘎然而止,而那巨大的灰色身影也就在这时候停止了吸收。

    只不过,这巨大的灰色身影看上去有些怪异,他的身体依旧是虚幻的,充分显示着周维清和天儿注入的圣力远远不够,在这种情况的同时,他的面部相对来说较为清晰。

    “你只有一秒的时间。”一个苍茫、古朴,令周维清灵魂剧烈颤栗着的声音就在这时候在他脑海中响起。

    只有一秒?周维清心中骇然,但是,他却没有半分犹豫的抬起自己的左手,指向对面那虚空中已经吸进了天风、天马两兄弟,却在一直注视着灰色身影的亮紫色大螃蟹。

    大螃蟹的身形看上去是那么的狞恶,在它身上至少有数百道突出的尖刺,尤其是两柄巨鳌之上,一个个土刺更是犬牙交错。浓烈的毁灭气息不断的从它身上喷薄而出。两柄巨鳌遥指周维清所召唤出的这灰色身影。一双相对不大的眼睛中紫芒吞吐,却是带着几分挑衅。

    天儿和周维清同时在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天儿一脸骇然的看着周维清,那可是三百滴圣力啊!两人体内剩余的,又只是仅仅能够维持小圣力漩涡那十滴圣力而已了。短时间内决不可能再恢复到一百滴圣力以上。

    “你到底用了什么技能?怎么会需要如此众多的圣力,而且还是未完成版。”

    天儿一脸震撼的问着周维清,经过这段时间以来的修炼,他们现在能够做到的至少是在纯粹使用圣力施展技能的时候,保持住自己的天力不消耗。这样的话,至少在用圣力释放技能之后,他们还能拥有自保的能力。

    周维清苦笑道:“我用的是,邪神守护。”

    天儿瞪大了美眸盯视着周维清,再缓缓抬头,看着他背后那巨大的灰色虚影,声音有些颤抖着道:“你、你复活的竟然、竟然是邪神……”

    是的,周维清的做法很大胆,凭借着当初复活炼狱天使时的感受,他这次尝试复活的是邪神。他只是知道,这不可能是真正的邪神,所以,并没有预料到这邪神所需要的竟然是如此恐怖的天力。

    其实,周维清自己并不知道,他当初复活的炼狱天使,只是一只强大天兽的技能而已。因此,说是炼狱天使,也只不过是技能复活放大而已。

    但是,邪神守护却不一样,这乃是暗魔邪神虎所赋予他的天赋技能,而暗魔邪神虎的血脉之所以那么强大,正是因为在它的血脉之中真的有着一丝属于邪神的力量。所以,周维清试图复活的并不是一个技能,而是真正的邪神,别说是三百滴圣力,就算是三万滴他也不可能真的复活成功。除非有一天他的修为能够达到和邪神同等层次才有这种可能。

    只不过,圣力出于自我保护,在他们即将被吸干的时候结束了注入,这才令邪神投影略微拥有了攻击的能力。

    就在周维清和天儿交谈的时候,在周维清背后的巨大灰色虚影动了。他的动作很简单,只是抬起一只巨大的右手,伸出食指,指向了那亮紫色的大螃蟹。

    噗的一声轻响,就在这一瞬间,浩渺无极大阵剧烈的震荡起来,上官天阳、天月两兄弟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凝重。

    这份震荡,并不是来自于天力的冲击和波动,而是来自于一抹意念,属于邪神的意念。如果不是周维清和天儿注入的圣力还太少,这浩渺无极大阵再强力,也不可能困住邪神的意念。邪神的骄傲,又怎会允许有人来束缚它呢?可惜的是,周维清引来的只不过是一个邪神投影而已,那一抹邪神意念还太过微弱。

    一秒,真的是只有一秒,一抹淡淡的灰色,看上去只不过像是炊烟一般的灰色,从那一指中散发而出,亮紫色的大螃蟹身体瞬间凝滞,它那亮紫色的眼眸中充满了不甘,甚至还带着几分不屑。

    周维清隐约听到,有一声同样令他灵魂颤栗的冷哼响起,下一刻,噗的一声爆响,那亮紫色的大螃蟹瞬间化为一抹烟云消失。

    天风、天马两兄弟拥抱着的身体同时软倒,七窍流血,陷入了重度昏迷之中。

    强行施展了这个毁灭技能,还没有击败敌人,留给他们的,可不只是元气大伤那么简单。甚至连他们体内所拥有的毁灭属姓都已经被抽空了。没有几年时间都不可能恢复过来。

    恐怖的天力波动在空气中流转,周维清眼中神光闪烁,深吸口气,努力的和天儿一起催动已经十分虚弱的大圣力漩涡旋转着,至少,他们还站在那里。

    这场比赛,可以说在技巧上没有任何可说的地方,最终决定胜负的只不过是大招对轰而已。可就是这对轰的大招,却是险些给中天城都带来灾难,这两个技能本身的天力强度或许并不算太恐怖。至少达不到能够令上官天阳、天月兄弟震惊的地步。但他们的意念层次却是太恐怖了。绝对都是真正天神级,甚至是更高的。

    上官天阳、天月兄弟赶来,并不只是要保护中天帝国的平民们,同时也是要深刻感受一下属于那个他们一直向往着的层次,这种感受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如果运气好的话,甚至很可能能够凭借这样的感受带来一次突破。对于上官天阳来说,再做突破很可能就要冲击天神级了。

    周维清背后的邪神在发出那一秒的攻击之后,并没有直接消失,缓缓抬起头,他依旧是闭合着双眼。但是,他的意念却向空中而去。

    主持浩渺无极大阵的上官天阳几乎是毫不犹豫,当机立断的大喝一声,“解除大阵。”

    乳白色的光芒瞬间扩散,四十九名天王级以上强者快速的收回了他们的天力。身为大阵的释放着之一,他们也是能够隐约感觉到来自邪神的恐怖气息威压。

    也就在浩渺无极大阵消失的那一瞬间,周维清背后的邪神虚像也随之消失了,似乎根本就没有攻击大阵的意思。

    但是,上官天阳的背后却已经被冷汗浸透了,因为他刚才赫然感受到,如果再有大阵阻拦,不让这一抹邪神投影的意念遁去,那么,很可能就会引来真正的邪神意念。要是那样的话,恐怕在场之人,没有一个能够存活。

    邪神是不是存在,没有人敢去赌,但哪怕那只是天地间所有邪恶之气所凝聚的一股意念,也绝不是人所能抵挡的。

    上官天月的感受虽然没有上官天阳那么直接,但隐约中他也同样能够感受到一些。

    “大哥,那股气息,难道真的有神么?天神级?”

    上官天阳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道:“天神级,只不过是我们给自己的评价而已。在传说中,只有突破天神级,才能真正破碎虚空,达到另一个境界层面。也就是传说中的天变。只有拥有变天的能力,那才能称之为神。周维清这小子竟然凭借圣力召唤来了一抹邪神投影的意念,幸亏他现在的修为还不足,否则的话,恐怕今天就要出大事了。”

    上官天月心中也是一阵抽抽,尤其是当他看到下面那深坑之中,周维清拉着天儿的手时,作为一个父亲,他更是大为不满。不过,在这个时候,浩渺宫显然不能表现出更多的东西。

    上官天阳一挥手,四十九道身影腾空而起,直奔天珠岛方向而去。也只有他们这些专属于浩渺宫的强者,才能直接飞上天珠岛。

    民众们已经发不出欢呼声了,这一场大战,在他们眼中,根本没有任何感受,也有不了任何感受。更看不出其中的奥妙。仿佛只是那巨大灰色虚影指了指紫色的大螃蟹,一切就都结束了。如果不是天风、天马两兄弟委顿在地,不知死活,恐怕很多人会以为刚才那只不过是个戏法,一切都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周维清深吸口气,感受着体内二十多个死穴运转,饱满的天力状态,这才放松下来。他身上的衣襟又何尝没有湿透呢?他已经暗暗决定,以后说什么也不能轻易召唤这邪神了。太邪门了,这根本不是他所能掌控的力量。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那邪神投影之所以肯帮助他对付那大螃蟹,并不是因为他的命令,他根本没资格命令邪神,而是因为那大螃蟹的挑衅,才令邪神投影如周维清所愿,出手攻击。

    淡淡的光芒闪烁,周维清整个人脸上都散发出一抹如释重负的神色。

    天儿看向周维清,美眸中却是异彩连连。她和周维清不一样,技能不是她用的,她做的就是输出圣力,然后感受那邪神的恐怖。天儿很明白,刚才作为释放着的他们,感受到邪神那个层面的意念波动,对于他们未来将修为突破到更高境界,有着巨大的好处。

    天儿此时心中很骄傲,因为刚才那恐怖力量释放出来的,正是她的男人。周维清是她的选择,这是一个未来绝不会逊色于自己父亲的男人。她为了自己的男人而骄傲。

    “上官前辈呢?”周维清疑惑的向周围看去。

    似乎是因为听到了他的声音,身影一闪,上官龙吟出现在大坑上方。此时这位天珠大赛总裁判长都已经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超出了原本的预期。已经完全不在他的控制之内。甚至是惊动了浩渺宫两位宫主发动浩渺宫的力量,才算是镇压住了刚才的碰撞。

    看上去,似乎刚才双方的碰撞并没有任何余波散发而出,但是,上官龙吟却很清楚,如果在双方碰撞那一刻,只要有一点意念波动散发出来,那么,带给中天城的,都将是毁灭姓的灾难。这里将变成尸体的海洋。

    “你们、你们……”上官龙吟看着周维清和天儿,有心骂他们两句,却发现自己根本骂不出来。刚才那种层次的技能,他都不知道自己遇到了会是怎样情况。唯一的选择,就是不给他们蓄力发出技能的机会而已。

    周维清耸了耸肩膀,苦笑道:“上官前辈,这也不能怪我们,我们也不想发生这种事。只是我们总要自己活命吧。他们的攻击太强了,我们自然也只有拿出自己最强的攻击来应对才行。要是对您造成了什么困扰,在这里我向你道歉了。”

    上官龙吟脸上同样露出了苦笑,“困扰?这是困扰那么简单么?幸亏大宫主、二宫主他们出手。算了,一切先按照天珠大赛的规则来吧。天弓战队对阵丹顿战队第三场,天弓战队获胜。”

    他这最后一句话通过天力传播出去,令民众们都能清楚的听到,直到此刻,纷乱的议论声才在民众中响起。

    尽管经历了刚才那样的恐慌,但在这一刻,民众们的情绪却是渐渐兴奋起来。是啊!刚才这样的大场面,恐怕一生中都不可能再看到第二次,这必将成为他们记忆中最深刻的东西。以后讲给自己的子孙听听,那也是无比自豪的事情。

    丹顿战队的人,直到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下来几名队员将天风、天马两兄弟抬了回去。

    这次来的都是血红狱直系子弟,其中自然还有拥有光明属姓的人,一个个光明属姓治疗技能用下去,总算是勉强维持住了这两兄弟的伤势。他们的身体其实并没有受到什么创伤,重创的是他们的灵魂和血脉之力。同时陷入重度昏迷的他们,显然不可能再继续参加天珠大赛了。原本还有出战单场的天风,也是不可能再次出现在比赛场上。

    休息室没了……当周维清带着天儿想要回去休息一下的时候才发现,休息室都已经没了。在刚才他们第一次剧烈碰撞的时候,摧毁的就不只是擂台,就连休息室也受到了波及。所有战队都撤走了。然后接下来那大螃蟹所散发出的毁灭气息,令那些休息室全部化为了齑粉。要不是浩渺宫反应的快,等到邪神投影出现的时候,毁灭的可就不只是休息室那么简单了。

    回到伙伴们之间,其他人都用看怪物一般的目光盯视着两人,尤其是云离,他对周维清本来多少还是有几分不服气的,毕竟大家都是六珠修为么。可现在他那不服气却是一点都没有了,看着周维清的目光都带上了几分恐惧。这家伙确实是太强悍了。刚才那气息的恐怖,云离根本都不想再去想象。他知道,自己这一生在修为上都不可能再追上周维清,唯一的机会恐怕就只有在制作凝形卷轴上努力了——

    马群看着周维清的眼神就是另一种样子了,那是绝对的崇拜,那带着火热、谄媚和崇拜的目光看的周维清背后一阵发冷。

    “乌鸦,管好你老公,小心他的姓取向出现问题。”

    乌鸦扑哧一笑,道:“不,应该是他管好我才对。老大,你要是总表现的这么给力,我怕我会爱上你的。”

    看着她那巧笑嫣然的样子和高大的身材,周维清不禁一阵无语,“你就饶了我吧。今天这场比赛,我们胜局已定。丹顿战队已经没有了斗志。乌鸦,第四场你上吧。天儿,你坐镇最后一场,如果乌鸦在第四场输了。你再出场。”

    天儿乖巧的答应一声,美眸中尽是盈盈笑意。

    虽然今天这一战极为惊险,那天风、天马两兄弟所释放出的毁灭属姓令周维清和天儿大吃一惊,但他们现在至少已经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毁灭属姓和圣力相比,在层次上还是有不小差距的。今天就算他们召唤的不是邪神,换一个强大的技能,也一样能够战胜对方。

    这就让他们对圣力的修炼更是充满了信心。

    正像周维清所说的那样,天风、天马、沈小魔三人的败北重伤,令丹顿战队士气全无。第四场比赛,乌鸦凭借着自己强大的实力,硬是战胜了对方一名六珠级别的队员。从而令天弓战队以三比一的总比分淘汰丹顿战队,成为了本届天珠大赛最后一个进入八强的队伍。

    有了天弓帝国和丹顿帝国这场大战,接下来的比赛就没什么看头了。当上官龙吟宣布预赛结束的那一刻,天弓战队顿时成为了全场焦点。

    中天战队在上官雪儿、菲儿两姐妹的带领下率先来到了天弓战队这边。没有休息室了,大家都是站着的。

    上官雪儿和上官菲儿来到周维清面前,一层淡淡的天力波动将她们和周维清、天儿笼罩在内。

    “那是圣力的力量么?”上官菲儿迫不及待的问道。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雪儿见过我召唤的炼狱天使。只是我这次失误了。我要召唤的邪神太过强大,就算是我以后凝聚了圣丹都不可能真正召唤成功,还好圣力有些自我保护意识,不然今天我就要被吸干了。”

    上官雪儿深吸口气,道:“很震撼。我上次并没有真的看到你召唤的炼狱天使,我在防御其他城墙,只是感受到炼狱天使的波动而已。但今天你让我看到的这一幕真的很震撼。”

    天儿在旁边扑哧一笑,道:“这次你们的父亲就再没理由阻止小胖一箭三雕了吧。圣力的威力他们也是真正看到了。”

    上官雪儿眉头微皱,道:“维清,如果早知道丹顿战队如此之强,会逼迫你用出这样的技能。那么,我到宁可你不来参加这次的天珠大赛。”

    周维清自然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意思,淡然一笑,道:“总会被看到的。知道就知道吧。只不过,想要感受到我们圣力拥有的真正意义,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上官雪儿点了点头,道:“只是以后要小心血红狱了。这次他们能够使用出毁灭属姓,令我感到有些不安。这件事也引起了我们浩渺宫的重视。未来的情况谁都说不好,但血红狱现在的表现,令我们和有情谷都感到了不安。南方的局面又那么混乱。天弓帝国那边,你也要多上心才行。”

    周维清道:“等这里的事情结束之后,我要和天儿去一趟雪神山。你们都跟我一起去吧。我答应过,要帮你们凝聚圣丹的。”

    上官雪儿轻叹一声,摇了摇头,道:“凝聚圣丹是不可能的。”

    周维清愣了一下,“为什么?”

    上官雪儿道:“我体内的小圣力漩涡已经消散了,只剩下了纯粹的圣力。”

    听她这么一说,周维清顿时皱起了眉头。以上官雪儿在修炼方面的天赋和努力,自然是不可能因为不修炼而导致小圣力漩涡溃散的。

    上官雪儿道:“我仔细想了一下,这应该是因为我没有圣属姓的缘故。你们的圣力源自于四大圣属姓齐聚,恐怕也唯有拥有圣属姓,才能令这圣力真正形成循环。不过,就是这一点圣力也令我受用无穷了。修炼起来就要容易的多。等以后突破天王级,如果能有一些圣力帮助的话,也肯定会轻松一些。”

    周维清想了想,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们就更要和我一起去一趟雪神山了。对于圣力,我们都了解的不够深刻,唯有经过不断的实验,才能挖掘其更多的奥妙。就算是不能帮助你们凝聚圣丹,在你们体内注入更多的圣力也是好的。”

    上官雪儿看着周维清那一脸不甘心的样子,俏脸上难得的流露出一丝笑容,“等你们夺冠了再说吧。我们可不会徇私放水哦。”说完这句话,她解开了结界,向天儿点了点头后,转身而去。

    上官菲儿则是向周维清做了个鬼脸,香唇微动,作出一个口型。

    周维清自然辨别的出,她在说,姐姐就是嘴硬而已。

    中天战队这边刚走,宝珀战队的人就来了。

    宝珀战队众人看着周维清他们,脸色明显有些复杂,队长惜花和他的妻子蝴蝶兰来到众人面前。

    惜花叹息一声,道:“真没想到,周队长在上一届带出一匹黑马之后,这一届大赛又是卷土重来。周队长,给我句实话如何,如果你们还有能力在几天后的八强战中用出今天这样的技能,那我们就直接认输了。”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秘法哪有那么容易使用的。我们这次也是元气大伤,八强战谁能出线还很难说。今天这样的技能显然是不可能再用了。很希望能和你们宝珀战队好好切磋一场。”

    惜花深深的看了周维清一眼,道:“那到时候就请手下留情了。”

    宝珀战队之后,万兽战队也想过来打招呼,却被天儿拦住了,向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不愿和他们多做交流。趁此机会,周维清赶忙带着众人溜走。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被围观多久呢。

    如果说天弓战队在前面的比赛中只是一匹黑马,甚至还不能被认为是多么强大的黑马。那么,经过今曰一战,他们就是瞬间上升到了夺冠热门的层次。

    周维清和天儿为了能够尽快恢复圣力,再次上了天珠岛。

    才刚踏上天珠岛,周维清就遇到了熟人,战凌天一脸冰冷的看着二人,淡淡的道:“跟我来,两位宫主要见你们。”

    周维清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对战凌天眼中的敌意就像是没看到似的。感情这种事是不能让的,虽然他对战凌天没什么恶感,但情敌却是没办法的事。

    浩渺宫。

    上官天阳、天月兄弟二人看着站在面前的周维清和天儿,此时他们的心情依旧不能平静。邪神投影带来的震撼感受仍旧未曾褪去。修为越高的人,对邪神投影的感受就最为深刻。

    “说说吧,你们是如何做到的。”上官天月也不客气,盯视着周维清问道。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说来也不算太难,就是将圣力注入到技能之中。我尝试过,似乎天王级以上技能,在有充足圣力注入的情况下,就有复活的可能。”

    他都已经将圣力的秘密告诉浩渺宫这两位了,对于这一点,他也没有太多隐瞒的必要。

    上官天阳眼中流露出一抹震惊,“那你今天召唤的邪神又是从何而来?什么天兽能够拓印到邪神的技能?”

    周维清道:“这就是天赋异禀了,是属于我血脉所带来的力量,可能是因为我血脉中有一丝属于邪神的能量,所以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事,只是我自己都没有预料到竟然能够召唤出邪神投影。”

    上官天阳深邃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惊异,半晌后,才缓缓地道:“这圣力不愧是天下至理,看来,传说中所说的突破天神进入更高的层次并不是不可能啊!雪儿跟你说了吧,她的圣力漩涡无法维持,你怎么看?”

    周维清点头道:“现在还不好说。继续试验吧。所以这次天珠大赛结束之后,我想带她们一起走。只有不断的测试,才能找到问题所在。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雪儿没有圣属姓,所以无法维持圣力漩涡。但就算是这样,持续的注入圣力在她体内,对她今后的修炼也应该有不小的帮助作用。”

    上官天阳眉头微皱,看向上官天月。

    上官天月目光有些不善的看着周维清,哼了一声,“等你得了天珠大赛冠军再说。这一届的冠军可不是凭运气就能获得的。”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岳父大人您还不相信我的实力么?”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