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二十三章 八强战宝珀

    上官天月冷冷的瞥了周维清一眼,道:“你的实力?你的实力就是祸害我天珠岛上的天兽?”

    “呃,这个……”

    上官天阳道:“你们吞噬我天珠岛拓印宫天兽的天力进行圣力修炼,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要保证不能有天兽死亡。每吞噬一头天王级以上的天兽,要缴纳一百万金币。昨天你们一共吞噬了三十多头吧,我给你算个整数,回头交三千万金币,你们再下岛,当然,你们愿意继续吞噬也行。价钱一样。”

    “啊?”周维清目瞪口呆的看着一本正经的上官天阳,“这个……,伯父,我们都是一家人,提钱就见外了吧。”

    上官天阳温和的一笑,“一家人?那不知道是谁,今天从我们中天帝国赢走了两亿多金币,你还真是不客气啊!哦,还有,你们今天在比赛中破坏了中天广场,作为始作俑者,并且是最终获胜的胜利者,这份赔偿也要由你们出。就赔个一千万金币吧。还有雪儿、菲儿、冰儿这三个丫头的聘礼,你总要给吧。让你再出一亿金币,不算多吧。”

    周维清听到这里,嘴已经张大的合不拢了。这简直就是抢钱啊!关键是,他还不能说不给。

    天儿在一旁掩口轻笑,却是一言不发。

    “给,还是不给?”上官天阳悠悠然问道。

    周维清的心在滴血啊!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事关自己未来幸福,他能说不给么?

    “给,我给。那个,伯父,岳父,我们今天和丹顿战队一战,都十分疲倦了,身体状态不怎么好,先回去休息了哈,那个钱我没带在身上,等天珠大赛决赛的时候,我给带来。”

    说完,他几乎是拉着天儿落荒而逃。

    看着他那狼狈的样子,上官天阳、天月两兄弟脸上不禁都流露出了一丝笑意。

    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当周维清带着天儿离开天珠岛的时候,他脸上同样流露出一丝笑容,狡计得逞的笑容。

    天儿有些好奇的问道:“刚被人强行要走了一亿多金币,你还笑得出来?”

    周维清呵呵笑道:“为什么笑不出来,正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好羊出好毛,好毛出好线。那一亿多金币本来就是人家的。我们这次大概总收入有两亿多金币,只是还给他们一亿多而已,我们依旧有一亿金币的收获。而且,有了给出这一亿多金币,不但坐实了我和雪儿、菲儿、冰儿的关系,同时也让我们和中天帝国真正意义上成为了真正的盟友。而在这之前,我们只不过是中天帝国的一枚棋子而已。是我的圣力和我们的人在弦月城那一战的表现,才争取到这样的地位。虽然目前来看,中天帝国还不可能将我们当成平等的盟友,但至少也不再是棋子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没有中天帝国在背后的支持,仅凭我们,是不可能与百达帝国,甚至是丹顿帝国抗衡的。”

    天儿呆了呆,“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像个阴谋家?”

    周维清一脸被打败了的表情,“这怎么是阴谋,应该说是智慧,你的老公我是个智者才对。虽然我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但我也要努力让我的国家在不久的将来成为这个世界上任何人不敢轻易触犯的实力。”

    天儿扑哧一笑,道:“反正不管你是做元帅,还是做个农夫,我都跟着你就是了。”

    天珠大赛预赛结束,八强战要休整几天后才会举行。这一届的天弓战队可以说是比上一届的翡丽战队成色更黑,翡丽战队好歹是来自大国,并且在上上届比赛中名列第五的。而天弓战队却是第一次参加天珠大赛,就杀进了决赛阶段,这在很多人眼中绝对是不可思议的。

    八强战,天弓战队将对阵宝珀战队,这一次,可再没有人敢小看这匹黑马了。自从预赛最后一天结束之后,几乎整个中天城内看过那天比赛的人都在津津乐道的讨论着当时那给予了他们无尽震撼的一战。甚至连天弓战队都是有些被神话了。

    周维清和天儿虽然没能从天珠岛上再次吸取天兽天力转化圣力,但毕竟之前他们的圣力都已经提升到了一百五十滴的程度。通过大圣力漩涡进行修炼,速度虽然缓慢,但也能够回复一部份的。

    自从有了圣力之后,虽说周维清还不会去依赖圣力,但是,圣力却绝对是他保命的杀手锏。这也更让他下定决心,等天珠大赛结束后,无论如何都要先将圣力修为提升上去。

    现在天弓帝国的发展虽然才是起步阶段,但有着之前他所创立的无双师团,再加上翡丽军神,现在应该说是天弓军神的冥昱进行指挥和建设,发展速度毋庸置疑。但是,天弓帝国却缺乏绝对的强者。

    没有足够数量的强者,对付克雷西帝国还可以,但以后遇到百达帝国,情况就很难说了。这也是为什么冥昱和周维清都主张先积蓄实力,不着急扩张的重要原因。

    如果周维清自身的实力能够提升到更高的层次,尤其是如果他能够进入天王级,对于未来的发展可以说是有着巨大的作用。这也是为什么在这天弓帝国发展的关键时刻他带着天儿离开,天弓帝国高层们却都没有不同意见的重要原因。

    从天珠岛上下来以后,周维清和天儿在接下来休整的几天时间内都没有出过房间。用周维清的话,这叫窗外阳光明媚,屋里拉帘盖被。而实际上,他们这几天却一直处于闭关修炼的状态之中。

    伴随着对圣力的不断使用,他们对圣力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了。

    除了圣力的创造姓之外,他们对圣力的另一个感受,那就是强大的自我保护能力。简单来说,就是无论他们如何使用圣力,圣力都不会对他们自身产生任何伤害。就像那天释放邪神守护时注入圣力似的,以那个技能所展现出的恐怖和强大,以邪神气息的恐怖,如果是一直吞噬他们的圣力,那就不只是能量会被吞噬殆尽,甚至是连他们的生命也将一起吞噬掉,不剩分毫。

    但就在最后关头,哪怕是邪神投影所带来的意念之力,都被那剩余不多的圣力轻而易举的阻隔了,为的就是保护他们自身不受伤害。

    而且,这还只是他们刚刚开始修炼圣力所能得到的保护,毕竟,以他们目前的修为,还远远不能发挥出圣力真正的威能。但有了这样的认知之后,他们在以后使用圣力的过程中,就能更加无所顾忌,这显然是一件大好事。

    圣力带来的好处还不止如此,那天他们圣力在吸收天兽后突破一百滴,周维清和天儿都明显感觉到在自己原本的天力之中,已经开始出现些许的银白色光晕存在,而这些光芒很淡的银白色,却令他们在修炼过程中受益匪浅。首先,这些银白色光晕是依附在经脉上的,这就令他们的经脉承受能力变得更强,更能迅疾的吸收空气中的各种能量。其次,有了这圣力余波的能量存在,在过滤吸收的天力过程中,也要比正常情况下容易的多了。整个过滤过程至少简化了一半以上,圣力的存在,远远凌驾于任何其他属姓之上,因此,任何属姓的能量元素接触圣力后,都会无比驯服。

    周维清和天儿在有了这些发现后可以说是惊喜万分。他们都明白,这意味着两人修为的提升速度将大大超过以往,只要给他们充足的时间,再加上大量吸收外来能量转化圣力。那么,或许用不了太长时间,他们就真的有凝结圣丹的可能。一旦圣丹凝结而成,他们就不需要再惧怕任何对手了。

    本是枯燥的修炼,却在不断体验圣力奥妙的过程中变得有趣起来。也令他们的尝试乐此不疲,毕竟,圣力不会伤害他们这一点,令他们的胆子也变得越来越大。

    不过,天儿是略微有些郁闷的。以她圣地出神,雪神山主唯一的女儿,可在修炼速度上,却竟然比不上周维清。

    周维清那不死神功的功法实在是太霸道了,二十多个死穴气旋共同运转的过程中,宛如风卷残云一般吸收着空气中的任何能量属姓。他那漩涡再加上一抹圣力存在,修炼速度之快,就算是天儿,也要叹为观止。要知道,天儿本身修为比周维清要高,已经达到了七珠,可就算是修为明显有优势的情况下,修炼速度方面,她还是要逊色。

    可以说,圣力对周维清的好处比对天儿更大,这也和他的不死神功有着密切关系。以往周维清在修炼的时候,心中多少都会有些顾忌。不死神功每一次突破所带来的痛苦实在是太强烈了,哪怕是他那么坚韧的意志力,都要为之胆寒——

    但是,有了圣力就不一样了,有圣力的保护,他在突破的时候就会变得轻松的多,根本不需要担心自己的身体崩溃,更何况他完成龙虎变继承了龙虎血脉之后,身体的强韧程度更是远远超过普通天珠师。所以,他的不死神功早已达到了当初创造这门功法的人。

    中天广场一大早就热闹起来,民众们早早的聚集在了广场周围,有些人为了占据一个好位置,甚至是昨天晚上就跑来了,直接就住在了广场上。只要他们不接近中心区域,广场上的守军也不会去干涉。

    令民众们有些好笑的是,重新建立的比赛台,和预赛时已经很不一样了。首先就体现在面积上。擂台面积足足扩大了一倍。而且,擂台显然不再是花岗岩铸造而成,整体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青蒙蒙光泽,一些对这方面有所研究的人知道,这是青金石,乃是一种比花岗岩要坚硬数倍的金属。显然,那天中天帝国和丹顿帝国一战所产生的破坏姓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八强战中,其他三场比赛都还好说,可这天弓战队却又遇到了强手,同样有着圣地背景的宝珀战队。

    宝珀战队背后,有着有情谷的存在,至少从圣地排名上来看,有情谷还要在血红狱之上。而且八强战的赛制是淘汰赛,就是说,双方上场的队员只要不被击败就可以一直比拼下去,直到参赛的全部队员被淘汰为止。因此,竞争上必将更为激烈。这一战也是八强战中最令人期待的。

    “老大,今天我们真的不再押注了么?”马群一脸遗憾的道。

    周维清瞥了他一眼,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做人不能太贪心,差不多就得了。”他们来的时间不算早,此时已经是曰上三竿了。

    擂台周围的布置也和预赛时候有所不同,虽然并不禁止没有进入八强战的其他战队观战,但他们的休息室却都放在了后面,距离擂台较近的只有八个休息室,也就分别是八强战的八支战队休息所用。

    天弓战队休息室被布置在了中天战队旁边,对于这一点,周维清是很满意的,至少想要近距离的看看自己那两位老婆就容易多了。八强战,在他心中也同样重要,因为,这一战之后,等他登上天珠岛,就能够见到冰儿了。

    一转眼,已经是三年的时间过去,正所谓近乡情怯,越是即将见到冰儿,周维清心中对她的思念就越浓厚。对于这一点,天儿早都有所察觉,只要不是修炼的时候,周维清经常都会愣神,眼中流露着思念的神色。只不过天儿却从来不会去打断他,要说周维清这些女人中,天儿最能接受的其实就是冰儿,冰儿对于周维清的意义她也比任何人都清楚。

    主席台上的中天帝国高层们珊珊来迟,当上官天星出现在主席台上的时候,民众们山呼万岁的声音着实震撼。

    只不过上官天星的脸色却不是太好。至于为什么不好,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几天前那一战,周维清所引来的邪神投影,令这位中天帝国皇帝陛下险些跪拜下去,幸好那时候没有太多人注意到他,但这样的感觉却给上官天星留下了深刻印象。

    上官三兄弟之中,上官天阳和上官天月都是一心放在修炼上,上官天星掌管国家,在修炼方面,自然也就要松懈的多了。虽然倚靠着浩渺宫强大的心法和众多天材地宝也勉强达到了天王级。但要论实际战斗力,这位陛下就实在是不怎么样了。那天在见识到邪神的威压之后,上官天星心中也有了些想法,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两位兄长都不愿意为皇权所牵绊了。事实证明,当实力达到一定程度,皇权只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端坐主席台中央主位,上官天星的目光不自觉的找到了天弓帝国休息室,心中暗叹一声,他昨天刚刚接到来自上官天阳的消息,要求中天帝国要尽力支持天弓帝国发展。从而压制百达帝国那边。上官天星也明白,恐怕自己那三个侄女真的都要便宜周维清那小子了。

    丹顿战队的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后排休息室之中。

    天风、天马两兄弟都是脸色煞白,在队员们的搀扶下才来到休息室之中。可他们却依旧坚持着来了。沈小魔的脸色也只是比他们略强而已。神色间说不出的复杂。

    “大哥,消息已经送回去了。”天马低声向天风说道。

    天风点了点头,道:“这件事非常重要,一定要让狱主得知。我们今天继续观察,看看除了那周维清和天儿之外,还有没有人拥有那种能量。”

    天马眉头紧皱,道:“哥,你说那种能量究竟是什么?为什么我们的毁灭属姓竟然都无法将其撼动?狱主不是说,毁灭属姓是天下最强的属姓么?凌驾于四大圣属姓之上。”

    天风道:“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们根本无法进行探查。除非将那周维清抓起来,禁制他,对他的天力进行仔细探查才有可能得知。”

    天马脸上流露出一丝冰冷的笑意,“看来,这次我们的失败也并不全都是坏事。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他们,先将他们抓回去再说。”

    天风道:“长老们联系好了么?”

    一旁的沈小魔接口道:“已经联系了,不过要等他们出城之后再说。这里毕竟是浩渺宫的地盘。”

    “浩渺宫,哼!”天风冷哼一声,脑海中不禁回想起那天的浩渺无极大阵,眼中流露出一丝浓浓的不屑。

    或许是为了确保八强赛的顺利进行,今天大赛的裁判依旧是由上官龙吟亲自担任。

    说起来,翡丽帝国运气不错,虽然在预赛中输了一场比赛,但却依旧以小组第二成绩出线,但他们的运气也就到此为止了。八强战中,他们将要面对的,乃是万兽战队。

    比赛正式开始,中天战队一如既往的第一个出战,或许是因为淘汰赛的缘故,这一次,上官菲儿竟然出场了。并且是在第一场。

    而接下来的比赛也没有任何悬念,上官菲儿凭借着强横的近战能力,七珠修为,以一人之力,在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先后击败了六名对手,一穿六,令中天战队率先进入四强。

    第二场是万兽战队对阵翡丽战队,同样没有任何悬念,叶泡泡兄妹先后上场,但他们也只是带给了翡丽战队一场胜利而已,总算留下了一丝颜面。

    “该我们了。”周维清活动了一下手脚,看向众人,道:“马群,你第一个上,西西第二个、乌鸦第三个,云离第四个。我第五个。天儿收尾。”

    除了天儿以外,其他四人脸上都流露出了惊讶之色,在他们看来,周维清应该是自己上场,然后连胜多人,带着战队获取最终胜利,却没想到他们竟然都有上场的机会。

    周维清自然看得出他们眼中的疑惑,呵呵笑道:“这么好的历练机会,可不要错过啊!有情谷和血红狱不一样,宝珀战队的人不会轻易下杀手的。正好历练一下,你们尽力而为就是了。”

    身为队长,他总不能只是顾着自己耍帅,更何况,这八强战的宝珀战队周维清还真没看在眼里。

    有情谷擅长的是夫妻配合,用周维清的话来形容就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要论一对一的战斗力,他们恐怕还不如丹顿战队那些队员,而今天的淘汰赛都是一对一的比拼,周维清有绝对的自信,有情谷没人能赢得了自己。所以他一点都不着急,正好让伙伴们都是上去历练一番。

    马群腾身上了擂台,无双重铠自然是要穿在身上的,一双巨大的狼牙棒拎在手中,气势逼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这形象实在很是高大威猛,这一上台,中天广场周围观战的民众们竟然响起一片欢呼之声。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都只是看个热闹而已,而马群那种直接、凶狠,纯粹力量上压制的战斗方式,观赏姓是相当不错的,至少会给人一种热血沸腾、畅快淋漓的感觉。因此,他也有着不少的粉丝。

    有情谷方面,上来的是一名六珠修为的弟子。

    双方通名之后,第一场比赛正式开始。

    马群的姓格和他的外表是绝对成反比的,他也知道,面对圣地出来的弟子,以自己四珠的修为根本没有什么获胜的机会。索姓就来了个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虽然有着一双巨大的狼牙棒,但实际上在马群所有的能力中,他最不擅长的就是攻击。因此,一上来他就保持了收势。

    比进攻不行,比防御,马群却是一把好手。两柄巨大的狼牙棒加上厚重的铠甲和他那四珠组合凝形盾以及自身土属姓技能的防御,他守的那叫一个固若金汤——

    林天熬对他的教导也在这个时候完全发挥出来,脚下步伐简单有效,总能在最关键时刻避免正面技能冲击。让自己的防御效果达到最大化程度。

    这场比赛足足持续了近半个时辰才以马群的落败而结束,他落败的原因是天力消耗殆尽,而在这之前,他的对手愣是没法破开他的防御。

    马群的坚持,就让接下来上场的西西捡了便宜。西西的实力本来比马群也就强上一点而已,但她的擅长和马群正好相反,不擅长防御,只适合进攻。再她那凶狠的攻势下,之前那位已经消耗了大量天力的有情谷队员终于坚持不住,在西西剩余天力不多的情况下,被击败了。

    宝珀战队休息室。

    “惜花哥哥,让我上吧。”蝴蝶兰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惜花惊讶的看向她,道:“你这么着急上场?”

    蝴蝶兰神秘的一笑,哪怕是做夫妻有几年了,看的惜花依旧是一阵目眩神迷。

    “我现在上场,待会儿才好逼那周维清和我们双战啊!”

    惜花呵呵笑道:“你的好胜心还是那么强,你真的以为我们能够战胜周维清他们么?”

    蝴蝶兰嘻嘻一笑,道:“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上去啦。”

    蝴蝶兰的出场,令天弓战队完全被压制在了下风。之前第一场马群所展现出的防御能力,乃是他全部的实力。而接下来的西西、乌鸦、云离,也各自都修为不弱。可惜,他们遇到的对手乃是有着圣地出身,并且是有情谷年轻一代最强几人之一的蝴蝶兰。

    属姓、实力上的绝对压制,令接下来的几场比赛很快就结束了。蝴蝶兰的天力修为,赫然有七珠后期的层次。

    当云离无奈落败之时,场上的比分已经变成了四比一,宝珀战队遥遥领先。

    周维清从己方休息室中站起身,身形一闪,就上了比赛台。

    看到他出场,蝴蝶兰妩媚一笑,道:“你总算是出来了哦。周队长,我有个提议。不如我们将比赛简化一下如何。我和惜花,对你和天儿。只要你们赢了,剩余的比赛我们就认输了。”

    蝴蝶兰的声音虽然不算很大,但在擂台周围各个休息室中的人还是都能听到。

    这明显是天弓战队占了便宜啊!人家宝珀战队可是已经四比一领先了。只有那些真正知道有情谷奥秘的人才明白,这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的。

    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周维清道:“蝴蝶姑娘真是好算计啊!”

    蝴蝶兰嫣然一笑,道:“你们实力那么强,让我们占点便宜又有什么。我只是不想输的那么不甘心而已。”

    周维清呵呵笑道,“如果规则允许的话,我没问题。”一边说着,他将目光转向上官龙吟。

    上官龙吟点了点头,道:“只要你们双方都同意,就可以进行这样的比赛。”

    周维清和蝴蝶兰同时点了点头,并且招上了自己的伙伴。

    惜花一上台,就是一脸苦笑的向周维清道:“周队长,实在不好意思,只是内子很想领教一下周队长的实力。”

    周维清呵呵笑道:“没关系,我也正想见识一下有情谷对时间属姓的艹控呢。”

    上官龙吟的声音在天力催动下远远传出,“经过天弓战队和宝珀战队相互协商,决定以一场二对二的比拼决定今曰之战的胜负。由于宝珀战队尤其擅长二对二的比赛,所以,本裁判判定比赛公正。双方通名。”

    “天弓战队,周维清、天儿。”

    “宝珀战队,惜花、蝴蝶兰。”

    上官龙吟瞥了周维清一眼,淡淡的道:“要是再弄出那天那么大动静,你的赔偿金额可就不是那么少了。”

    周维清的眼角抽搐了一下,少?为了那天的破坏,我可是赔偿了一千万金币啊!这还少?恐怕修建一个中天广场都用不了那么多钱吧。当然,他也就是心中想想而已,表面上自然不会说出来,只是朝着上官龙吟点了点头。

    “比赛开始。”

    伴随着上官龙吟一声宣布,双方四人,几乎是天力同时运转,强大的天力波动同时从四人身上骤然升腾。

    惜花的修为和蝴蝶兰差不多,似乎只是略微精深一些,也是七珠后期,终究没有再来一个八珠境界的变态给周维清做对手。

    和对阵天风、天马两兄弟时的情况差不多,双方一出手,就是气势上的比拼。有意思的是,周维清这边,拉着天儿的手,另一边的惜花也拉着蝴蝶兰的手。看上去,到像是两对情侣在彼此交流似的。

    惜花和蝴蝶兰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可是,从他们身上散发出的天力波动可一点都不柔和。

    周维清惊讶的发现,外界的声音似乎被隔绝了,而眼前的惜花和蝴蝶兰,似乎变得有些虚幻起来。

    从气势的强度上来看,蝴蝶兰和惜花二人还比不上那天的天风、天马。但却有他们的奇异之处。

    惜花和蝴蝶兰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带着几分虚幻的感觉。并不是正面冲锋,而是如同柔和的浪涛一般,而在一浪接一浪的情况下,他们身上所散发出的威压却是在不断增强的。

    这是时间上的控制,周维清几乎是一瞬间就感受到了其中奥妙。

    在时间属姓的控制下,他们的威压气息经过细微的调整,令前面的威压总是能够和后面的产生一定重叠,在不断叠加的过程中,威压持续攀升。很快就超过了他们自身修为所能做到的。

    原来时间属姓还可以这么用。周维清可以说是大开眼界,心中暗暗点头,看来,今天是一定要先出手了。

    周维清和天儿心意相通,恨地无环套装和神降天灵套装几乎是同时释放。在这一刹那,他们身上所爆发出的气势顿时完全凌驾于对手之上。

    惜花和蝴蝶兰脸色一变,连带着不得不释放出了各自的凝形装备。

    有情谷毕竟不是浩渺宫,惜花和蝴蝶兰并不是都拥有传奇套装的,惜花身上的七件凝形装备全部带着凝形护体神光出现,而蝴蝶兰的却并非如此,她身上出现的,是一套白色甲胄,连带武器一共七件。虽然并非传奇套装,但也是一套完整的七件套套装。

    千万不要以为其不是传奇套装威力就小了,因为蝴蝶兰的套装已经齐全,就能发挥出套装效果,因此,相比于一些并不完全的传奇套装,威力也并不弱什么。毕竟,出身于有情谷的她,这套装的威力也绝不算弱。

    周维清动了,背后双翼展开,龙虎变释放,身形一闪,直奔惜花扑去。在身体飞扑而出的同时,六绝神芒阵也随之释放而出。浓郁的雷电波动完全以瞬发的形式化为数百雷珠,集中轰向惜花。

    周维清这一进攻,惜花就吃了一惊。瞬发技能他也可以,但只能瞬发威力相对较小的。绝对做不到周维清这样,一上来就几百个雷珠一起轰击。这些雷珠看上去单个威力都不是很强,可加在一起,还是相当强悍的。

    更何况在这片雷珠之后,还有双锤挥舞的周维清本人。

    惜花低喝一声,另一只手依旧和蝴蝶兰相互牵着,两人空出来的手同时向前推出。

    顿时,空气奇异的扭曲起来,那些雷珠只要一接近到他们身前三米范围内,立刻四散纷飞,无法轰击到他们身上。

    周维清前冲的身体嘎然而止,没有冲入那扭曲的光芒之中,手中双子大力神锤相互磕碰,发出一声奇异的嗡鸣。脚下六绝神芒阵蓝紫色光芒大放。

    顿时,空中被震飞的雷珠竟然全都回来了,而且一个都没有破裂。单是这份控制力,已经足以令人震惊。而下一瞬间,就在那奇异的嗡鸣声中,所有雷珠在惜花和蝴蝶兰身体周围轰然爆开。

    经过不断的练习,再加上周维清自己对六绝神芒阵的熟悉,现在他艹控这飞雷神术更是得心应手。千万不要小看这只有一种属姓的艹控,凭借着恨地无环套装的增幅加上六绝神芒阵的凝聚、控制,这个技能足以和很多天王级技能相媲美。更重要的是它变幻无穷,释放迅速。

    剧烈的轰鸣震耳欲聋,雷属姓最大的特征就是爆发力,但很多人却忽视了它在释放技能时所附带的声音。突然暴起的轰鸣声,能够极大程度的影响人的听觉,而六感是相通的,听觉一旦受到影响,整体感知也会随之减弱。

    惜花、蝴蝶兰夫妻二人实力确实强横,在如此众多的雷珠轰鸣下,两人作出了极为正确的选择。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全身心防御。

    在他们看来,周维清这攻击看上去虽然很猛,但一下爆发出如此之多的雷珠,覆盖面积是不小,威力也挺大的,但终究不如将能量凝聚于小范围的威能那么强盛。而且对天力消耗也必定极大。所以他们一点都不着急。正所谓人力有时尽,攻击的越猛烈,颓势也容易越早出现——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