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三十七章 玄天选秀大会

    “呃……”周维清吞咽了口唾液,“我们进城去找玄天选秀大会的地址吧。古语大师说,乌巴托城就有进行选秀的地方。”

    对于周小胖同学的转移话题,上官冰儿只是轻笑一声,并没有去拆穿他,周维清不禁紧了紧握住她的手,冰儿总是那么贴心。

    乌巴托是一座港口城市,也就是周维清海皇梭内海图所记载的终点,终于踏上了玄天大陆,这种感觉真是不错。

    周维清第一件事就是先购买了一份地图。他没有玄天大陆上的货币,但天核这东西却是通用的。卖掉几颗尊级天兽的天核,获得的金钱就足够他和上官冰儿花上一阵的了。

    在乌巴托城内闲逛了一阵,周维清发现,这里和浩渺大陆上也没什么区别,除了穿戴略有不同之外,其他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了。

    找了家酒店住下,只是简单的询问了一下,他们就得到了关于玄天选秀大会的消息。

    乌巴托乃是港口重镇,选秀自然也是少不了这样的大城市。而他们的运气很不错,今年的选秀就在一个月之后举行。

    在得到了这样肯定的消息之后,周维清决定闭关一段时间,这次海上之旅,虽说没有面对什么真正的危险,但他和上官冰儿也可以说是真正禁受了大海的考验,各自都有不少的体悟。修为也都有提升,正好可以借助这段时间将这份体悟与自身修为融合的时候了。

    上官冰儿自然是和周维清一同修炼的,她体内的圣力也是充满的,而且有周维清在身边,她完全可以直接使用圣力进行修炼,当圣力有一定消耗之后,只需要周维清重新注入一些就可以了。这就使得上官冰儿的修为进境极快。闭关第三天,她就成功突破了七珠境界。

    至于周维清自己,他的修炼进度也是相当之快的,不死神功虽然已经完成了,但他的圣力提升速度却一点也没有减慢的意思。在不断的凝练过程中,他的修为自然而然的提升起来。圣力距离第三十七重只是一步之遥。

    只不过,因为不死神功已经完成,关于这如何突破到三十七重,周维清是一点都不清楚。只能通过不断的积累,希望在积累过程中,圣力能够自行突破。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至,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每天除了修炼之外,也会出去走走,体验一下这里的风土民情,多了解一些这玄天大陆上的事情。

    他们的闭关是很有成效的,上官冰儿在这一个月闭关过程中,凭借着圣力的强大效果,硬是又将自己的修为提升了一重境界,直接达到了第二十九重。而周维清虽然依旧没能突破三十七重,但他体内的圣力有了这一个月的修炼与体会,不但更加凝练,他自身对圣力的理解也要深刻了许多。似乎现在距离第三十七重只是差一层窗户纸而已,如何捅破周维清不知道,但他却清楚,只要自己不断的积累,厚积薄发之下,必定是能够突破成功的。

    乌巴托城中心广场。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大曰子,乌巴托城主早早的就已经在主席台上就坐了。临时搭建起来的选秀平台周围人头攒动。在大量士兵的维持下,秩序才得意保证。

    “城主大人,这是本次选秀报名的名单。”一名侍从递上名单。

    乌巴托城主桑坦接过名单后自己却没看,而是一脸恭敬的递给旁边高坐主位脸色沉凝的老者面前,“尔淳大师,请您阅览。”

    “嗯。”那被称作尔淳的人,穿着一身蓝色长袍,在左胸的位置上,刺绣着一圈银色的弯月。

    打开名单,尔淳大师扫了一遍后,淡淡的道:“这次参加选秀的人数足有一百多。数量太多了。你通知下去,凡事四珠修为以下的,全部取消参赛资格。”

    桑坦愣了一下,有些为难的道:“大师,这不太好吧。之前的规定是三珠啊!”

    尔淳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桑坦顿时感觉到背后冷汗直冒,“老夫不想在这里多浪费时间,你宣布时就说,这是我们玄天宫的意思。难道说,我们玄天宫还需要向那些小散修交代什么吗?实力不够,来参加什么选秀。”

    “是、是。”桑坦抹了抹头上的汗水,心中暗道,你们玄天宫是不怕,可我这乌巴托城主却怕那些天珠师闹事啊!

    玄天选秀大会的要求是极为苛刻的,体珠师和意珠师根本就不考虑。只招收天珠师。原本要求三十岁以下,三珠修为以上有报名的资格就已经是够苛刻了,这下更增加到了四珠,不引起那些散修的不满才怪呢。当然,他们也不敢做什么,谁敢得罪玄天宫啊!

    果然,当这个消息颁布下去之后,引得参赛者那边一阵搔乱。很多自诩凝形、拓印能力不错的三珠修为天珠师都是怨声载道,要知道,他们都已经是缴纳了报名费的。但也正像乌巴托城主桑坦想的那样,这些人不满是不满,但真的敢闹事的却是没有。谁敢得罪玄天宫?桑坦身边这位尔淳大师只不过是玄天宫乌巴托城的负责人,就已经傲气的快将下巴仰到天上去了。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此时也都在人群之中,听着周围这些参赛散修的不满声,向上官冰儿传音道:“看来,这玄天宫虽然在玄天大陆上十分强大,但却并不怎么得人心啊!”

    上官冰儿道:“这是必然的。玄天宫一支独大,其下属必定目高于顶,能得人心才怪了。只是迫于其实力,这些人也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要是玄天宫不能有所应对的话,这样发展下去,这玄天帝国也迟早要分裂。”

    经过这刚刚颁布的选秀规则筛选,原本报名的一百多人直接就少了一大半,只剩下三十几人而已了。

    主席台上,桑坦对尔淳道:“大师,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尔淳连头都不动,只是鼻子了哼出一个“嗯”字。

    桑坦这才起身宣布,“一年一度的玄天选秀大会正式开始。乌巴托的强者们,展现出你们最强大的能力,为了进军天城的决赛而努力吧。选秀第一轮,天力测试,开始。”

    选秀台上,有人搬来五根高约一米的石柱,每一根石柱上有一个透明的水晶球。显然这就是用来评测天力之用的了。

    主席台上那位尔淳大师缓缓站起身,有些卖弄的在空中虚踩几步,落在台上。他一出现,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这位高傲的老者双手背在身后,淡淡的吩咐道:“四珠以上的参赛者轮流上场进行天力测试。开始吧,一次五人。记录天力强度。”

    随着他的出场,也有一名同样身穿蓝色长袍的中年人从一侧走上来,仔细看就能发现,在他胸口上刺绣的图案是一枚银色的星星,显然地位远不如那位尔淳大师。他手中拿着一个大本,显然是用来记录的。

    很快,下面有专人负责组织天力修为超过四珠的三十多名天珠师每五人一批上场。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在比较靠后的位置,只见第一批五人上场之后,各自将右手按在那圆柱顶端的水晶球上,伴随着那名胸前有银星刺绣的一声开始。五人同时催动天力。

    顿时,那五颗水晶球上同时亮了起来,散发出淡淡的白光,随着天力的持续注入,那些白光缓缓升起,这一下就看出区别了。修为较高的人,白光升起的程度自然也要高一些。

    持续了大约五分钟时间,那些光柱再也无法继续攀升时,那名负责记录的玄天宫一星执事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结束了。接下来又是第二批人上台,进行同样的测试。

    周维清向上官冰儿低笑道:“这倒是挺有意思的,先进行一下天力测试。不过,只是天力测试的话,也无法评定出一名天珠师的强弱。稍候应该还有其他测试进行。”

    上官冰儿点了点头,正要说话时,在两人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个有些不和谐的声音,“就算有其他测试和你们这些人也没什么关系,你们是不可能被选中的。”

    这声音听起来有些尖锐,给人很不舒服的感觉,周维清眉头微皱,扭头看去,正好看到一名大约二十多岁的青年,正看着上官冰儿的翘臀在那里流口水呢。他见周维清扭头看向自己,立刻仰起头,衣服傲气十足的样子。

    一抹冰冷在周维清眼底一闪而过,但他脸上却依旧带着笑容,“兄台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还没进行评测,你怎么就知道我们的修为不足以晋级呢?”——

    这青年身材不高,只有一米七左右的样子,消瘦,眼窝有些凹陷,眼袋发青,相貌倒是还过得去。但只要是明眼人就能看出,这分明就是一副酒色过度的样子,之前周维清还真没注意,竟然连这种人都来参加这玄天选秀大赛。

    “有什么不知道的,本尊是一定能够出线的。你们不是本地人吧,一定不知道本尊的身份。”

    一边说着,他那带着几分银邪的眼神却始终是在上官冰儿身上扫来扫去,殊不知他已经触及了周维清的逆鳞。

    周维清依旧是一副好奇的样子,“玄天选秀大会不是为了给玄天宫选拔人才么?一切凭实力说话,这和身份有什么关系?”

    青年不屑的哼了一声,没有再理会周维清,而是想上官冰儿嘿嘿笑道:“美女,很正啊!待会儿选秀结束后,我请你吃饭如何?今年的名额已经确定了,你是没什么机会,不过,你还年轻。只要我帮你提前准备,说不定明年就能有机会呢。我父亲就是本城城主,我叫桑德。咱们认识一下。”一边说着,他竟是伸出手,就要去拉上官冰儿的小手。

    拉是拉到了,可惜,并不是上官冰儿的手,而是一只厚重有力的大手。周维清那一脸笑容这次直接出现在他面前,用力的晃了晃他的手,“原来是少城主,真是失敬失敬了。”

    “混蛋,放开我的手。”桑德努力的想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却发现周维清的大手宛如铁钳子一般,任由他催动天力,却宛如泥牛入海一般,根本没办法挣脱,而且周维清的手掌还在不断收紧,剧烈的痛楚开始从手上传来。

    正在这时,一个有些严厉的声音响起,“你们干什么,该你们上场参加测试了。”

    原来就在他们说话的工夫,台上已经完成了几组,现在该他们这一组进行比赛测试。

    周维清这才放开了那桑德的手,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要通过玄天选秀大会进入玄天宗,勉强忍下一口气,当然,以周维清的姓格,他是不可能放过这个桑德的。

    除了他们三个之外,还有前面两个人一起登上了比赛台,各自在一根圆柱前站定。

    那位尔淳大师始终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双手背后,都不用正眼去看他们这些参赛者。似乎眼前的一切都和他没什么关系似的。

    在那名工作人员一声开始后,五人同时将天力注入面前的水晶球之中。

    周维清没有急着催动天力,而是扭头向身边的桑德看去,令他有些惊讶的是,这桑德的天力竟是不俗,以他那酒色掏空的身体,居然输出有五珠修为左右的实力。白光稳定上升。

    周维清心中暗笑,这家伙的天力恐怕根本就不是自己修炼出来的,那白光虽然升腾的十分迅速,但明显驳杂不纯,而且有些发虚,这就证明了,他的天力很可能是通过一些药物或者是高手强者用一些特殊方法提升上去的。这种提升方法固然能够令他的实力进步快速,可是,对于未来却是没有任何好处的。别的不说,恐怕他将来连尊级和宗级之间的那道门槛都未必能够跨越过去。

    周维清再次转过头,向另一边的上官冰儿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同时他自己也是将圣力转换成天力,缓缓输出,令那水晶球的白光追上旁边的桑德,也不多释放,只是比那桑德高出一线而已,保持悬停在那里。

    就在这时,上官冰儿眼中光芒一闪,浓烈的天力波动骤然从她体内爆发而出,在台下观看民众们的惊呼声中,只见一道白光骤然从上官冰儿身前的水晶球中暴射而起,浓郁的白光扶摇直上,几乎是转瞬间就超越了其他四人。一直升入到五米左右时,砰的一声脆响,在她面前的水晶球竟然因为无法承受那庞大的天力而破碎了。

    之前还一直老神在在的尔淳也是被吓了一跳,眼看着那水晶球破碎的样子,不禁惊呼道:“七珠?”

    此时他的脸色可就不再是那么高傲了,看着上官冰儿的目光充满了震骇之色。

    这个小姑娘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左右,竟然有着七珠修为?这怎么可能?就算是玄天宫着力培养的那些青年强者,恐怕也没有这种实力吧?

    他又怎么知道,上官冰儿的修为,就算是放在浩渺大陆年轻一代中都是出类拔萃的存在,而这玄天大陆虽然也有玄天宫这样的圣地,但和浩渺大陆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的。

    上官冰儿收回细嫩的小手,面带微笑,看上去只是做了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似的。

    此时此刻,她身上所散发出的光彩已经完全将其他参赛者掩盖住了。七珠修为,在参加玄天选秀大会上并不是没有出现过,但那都是在决赛阶段才有可能出现的存在,而且无不是年龄即将到线的三十岁强者。上官冰儿不但绝色,而且看上去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模样的小姑娘,一身修为达到如此程度又怎能不让人震惊呢?

    深吸口气,尔淳向上官冰儿点了点头,道:“不知姑娘叫什么名字?”

    上官冰儿微笑道:“我叫上官冰儿。”

    听了她的名字,尔淳发现自己没有任何印象,只是点了点头,却也没有再说什么。但心中却是为难起来。

    正像之前那桑德所说的那样,这选秀大会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能够参加决赛的三个名额私下里他们早就已经决定了。当然,这也和那些人送来的好处有关。只有送来好处最多的才有得到名额的可能。那些人也不是傻子,只要能够进入玄天宫,哪怕是成为一名外宫弟子,不只是衣食无忧,而且凭借着权势还怕收不回投入么?

    周维清让上官冰儿展现出自身真正的实力是有他的目的的,毕竟,上官冰儿不像他那样能够控制自身修为,语气掩饰惹人怀疑,倒不如直接让她释放全力。这样一来,凭借着上官冰儿所展现出的天赋,他们就很有可能能够进入到玄天宫内宫之中,这对他们盗取那空间传送之石自然是有极大好处的。

    这是周维清计划中的第一步,他做事,从来都是要有些把握的,后面的一步步计划也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

    很快,所有参赛者都完成了之前这一轮的天力测试。

    尔淳目光向台下的参赛者扫去,淡淡的道:“天力测试前十名,可以进入第二轮选拔。宣布他们的名字。”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下面那些参赛者一片哗然。

    要知道,绝大多数参赛者的修为都是相差无几的,只是凭借天力进行选拔绝不公平。更何况这也并不是玄天选秀大会原本的规定。

    “尔淳大师,这样不妥吧。天力只是天珠师实力的一部份,并不能代表一切啊!而且,按照玄天选秀大赛的规定,天力测试只是对我们有没有参加大赛的资格而进行评测,并不算是真正的淘汰赛。”

    尔淳眼睛一翻,“老夫如何做事还用你来教么?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不同的规矩,在乌巴托城,我的规矩就是玄天宫的规定。把他的名字划去。”

    一时间,下面群情汹涌,但是终究没有人敢再出声质疑。

    “看到了没有,没用的。就算你们实力再强,想要获得名额也是不可能的。”桑德站在周维清身边,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不过,这时候他还真不敢再用之前那种眼神去看上官冰儿了。上官冰儿所展现出的实力对他来说有些过于可怕。虽然他父亲是城主,但一名已经进入了宗级境界的天珠师也不是他们敢于随便得罪的。

    周维清呵呵一笑,向桑德点了点头,道:“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接下来宣布的十个进行下一轮选拔的名额中,自然是少不了上官冰儿的,而周维清的天力修为比那桑德表现出来的还要高上几分,在参赛者中也算是名列前茅,自然也在被选中之列。除此之外,那桑德也验证了他的话,顺利进入前十名。

    十人先后登上比赛台,在尔淳面前一字排开。其中看上去年龄最小的就是周维清和上官冰儿了。而周维清本身的相貌还要比他的年龄看上去大一些。

    尔淳淡淡的道:“如果有人认为我制定的规则不公平,现在可以选择退出。连天力都无法达到前十,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叫嚣?没错,天力确实只是评价天珠师的一个方面,但是,天力也是天珠师的根本,没有浑厚的天力,就算拓印到的技能再强大,你们能发挥出来么?名额只有三个,自然要从天力最强最有天赋的人之中进行选拔。不过,有些人说的也没错,天力强大并不代表一切,实战也同样重要。为了节约选拔的时间,接下来,老夫将亲自出手对已经选出的十人进行评测。”

    “如果按照原来的方式抽签进行比赛,不但时间会更长,而且因为抽签的不同也会造成一些不公平。老夫宁可辛苦一些,也要维持玄天选秀大赛这公平二字。再有谁敢质疑老夫的决定,一律以对玄天宫大不敬论处。”

    尔淳的声音有些阴沉,而且带着一丝威压的气息,对于天珠师们来说压迫还不算太大,但对于那些平民们来说却已经是足够了。当他说完这番话的时候,民众们想想,觉得似乎也有些道理,下面的议论声也自然而然的停了下来。

    尔淳示意被选中的第一名天珠师来到自己面前,淡淡的道:“稍候的测试都是一样的。不论你们使用什么技能,只要能接住我一掌而不落下擂台,就算你们过了这第二关。如果最终只有三人过得此关,那就是本次选拔赛的前三名,如果有更多人过关,就再进行第三轮评测。”

    十名被选中的人都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尔淳似乎很是大度的向面前青年点了点头,示意他进行准备。

    那青年自然是不敢大意,五珠修为的他释放出四件凝形装备,身为一名散修,能够有这么多凝形装备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面对尔淳凝神以待。

    “小心了。”尔淳骤然踏前一步,双手手腕上,本命珠同时出现,两边赫然各有九颗本命珠光华闪耀。没有任何花哨,正面一拳轰出。

    那青年赶忙抵挡,释放出一面冰盾,天力全力以赴输出。

    砰的一声闷响,冰盾碎,青年的身体也是被抛飞而出,直接落到了台下。

    周维清站在台上,嘴角牵动了一下,差点笑出声来。

    这玩意儿蒙蒙普通人还可以,但又怎么可能逃得出他的法眼呢?看上去公平,可这真的公平么?

    那尔淳的实力倒是不错,有上位天宗的修为,可是,九珠对上五珠,有人能挡得住他一拳?而这拳头上使用多少天力,还不是他自己说了算么?

    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没有半点公平可言,之前那桑德说的话,周维清现在是完全信了。只是没想到这玄天宫竟然已经[***]堕落至此。与之相比,浩渺大陆五大圣地显然是好的太多太多了。至少还没听说过五大圣地有这种龌龊事情出现。

    一拳接一拳,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就先后有四名参赛者被尔淳轰下了比赛台。

    到了第五人,情况突然一变。那也是一名看上去很不起眼的年轻人,尔淳一拳轰出,他虽然也是接连跌退,但终究在距离比赛台边缘还有一米左右的地方稳定住了身体。

    尔淳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向他点了点头,道:“不错的化力之法,你过关了。”

    周维清的脸部肌肉抽搐了一下,他险些忍不住骂上一句,“真他妈假啊!”

    第六人,就到了那桑德,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分别排在第七、第八,上官冰儿在前面。

    果然,不出所料。桑德也是承受了一拳后没有被轰飞出去,甚至比之前那过关之人还少退出一米多,得到了尔淳的“微笑”后留在台上。

    终于到了上官冰儿了,台下关注的目光全都落在尔淳身上,周维清也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也很想看看,这尔淳要如何处理上官冰儿的问题。要知道,上官冰儿在之前展现出的可是七珠修为,而除了她之外,剩余的参赛者连一个六珠都没有。

    尔淳看着上官冰儿,脸上突然流露出一丝微笑,道:“上官姑娘能够以此年纪修炼到七珠境界,可见天赋过人,理应获得一个晋级名额。只是上官姑娘的修为已经远超普通参赛者。因此,本座愿破例为你多申请一个名额。请先下台等候吧,接下来的测试你不用参加了。”

    上官冰儿愣了一下,忍不住向周维清看去。

    周维清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笑容,这尔淳也不是傻子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总不敢做的太假。

    果然,听了而尔淳的话,哪怕是台下拿下之前对他所作所为很是不满的天珠师们,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上官冰儿也在周维清的眼神示意下走下比赛台。

    第八个,自然就轮到周维清了,在他后面还有两人。

    尔淳自然是看到周维清之前和上官冰儿的眼神交流了,但他脸色却是没有半分变化。

    “准备好了么?”尔淳向周维清淡淡的说道。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准备好了,您请吧。”

    尔淳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因为周维清只是随口回答他的问题,甚至连一件凝形装备都没释放出来。

    尔淳心中暗暗冷笑一声,也没在意,依旧是一步踏前,一拳直奔周维清轰去。

    他这一拳,天力内蕴,从外面是看不出什么威势的,但拳头一出,顿时就有一股强烈的压迫力当胸而至,令周维清都有几分窒息的感觉。

    这样的攻击,别说是普通五珠修为的天珠师了,就算是七珠修为,都难保不被一拳轰击出去。天力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周维清脸上流露出几分戏谑的笑容,面对尔淳的拳头,一掌拍出。

    砰的一声巨响,令台下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伴随着轰鸣声出现,周维清站在那里竟然是一步未退,尔淳的拳头却是被他一巴掌拍下去了。

    “嗯?”尔淳大吃一惊,定睛向周维清看去,五珠,是五珠啊!他从周维清手腕上,赫然只是看到了五对本命珠而已。

    这不可能?他下意识的就想要再轰出一拳,但周维清却开口了,“大师,我算是过关了吧?”

    尔淳这才悻悻的没有再抬起手,脸上装出几分好奇,向周维清问道:“年轻人,你是怎么做到的?”要知道,刚才他那一拳可是毫无花哨的。

    周维清憨憨一笑,道:“大师,我的力量比较大,以前家里人都说我是天生神力。”

    尔淳心中暗骂一声晦气,不过他也没有多想什么,毕竟周维清是和上官冰儿这个天才一起来的,有些特殊本领也不会惹人怀疑。向他点了点头之后,没有多说什么,继续测试。

    这只是第二轮而已,尔淳可不认为周维清这个变数就能破坏他的计划。

    接下来的两人也是淘汰一人、留下一人。不用问周维清也知道,除了自己之外,留下来的这三个应该就是早已经内定好了的。

    尔淳看着台上四人,尤其是深深的看了周维清一眼后,道:“既然你们通过了考核,那么,我们接下来进行第三轮。坚持过老夫一次攻击,并不代表你们还能通过第二次,所以,这一轮和之前一样。依旧由老夫亲自进行考核。”

    前两人,自然是顺利通过了尔淳的“攻击”。又到了周维清了。

    周维清一脸微笑的看着这所谓的大师,面对周维清,尔淳脸色看上去很正常,似乎一切都很公平似的,他还特意向周维清说了一句,“年轻人,小心了。”

    “大师,请。”周维清微微一笑,向尔淳说道。

    尔淳眼底寒光一闪,脚下踏前一步,右拳挥出,直接朝着周维清当胸轰击而去。一股冰冷的气息从他拳头中爆发而出,更为诡异的是,这冰冷寒流的竟是凝而不散,就像是一根无形的冰柱一般,直奔周维清胸口处轰去。

    技能?这家伙竟然用出了技能?而且还能掩饰的这么好,真他妈是个人才啊!周维清心中想着,但脸上却是笑容不变。和之前的应对也是一模一样,一巴掌直接排出。

    砰——轰鸣声中,这次连尔淳自己都呆滞了。因为,他的拳头再次被周维清拍掉了,而且周维清站在那里,也依旧像是个没事儿人似的,好好的站在那里。

    “多谢大师手下留情。”周维清呵呵笑道。

    尔淳看着周维清,终于有些忍不住了,脸色明显阴沉下来,这个年轻人不简单,这力量也太强了吧?刚才这一拳,自己已经用出了八分力,虽然为了让技能隐藏起来,没有发挥出多少,但就算是七珠修为强者面对自己这一拳也决不可能如此轻而易举的抵挡下来。这天生神力,似乎也天生的多了点吧。

    周维清确实没有多用什么天力,只是保持着五珠修为,可是,他肉体的力量,却早已经达到了极其恐怖的程度。九珠修为、圣力的改善、暗魔邪神虎血脉、巨龙血脉,这种种增幅,令现在的他只是纯粹凭借力量就已经能够达到一个相当恐怖的程度。至于尔淳掌中那冰属姓技能的攻击,对于周维清的圣力来说,又能造成什么损伤呢?

    尔淳阴沉的又对第四人进行了测试,自然也是通过了。

    四人,台上依旧还是四人,可选拔的名额只有三个。连续两轮剩余四人,这一下,平民们还不觉得什么,但台下那些天珠师们却已经看出一些蹊跷来了。

    要说最像假的,反而是周维清,毕竟他连一步都没有后退过,可是,这种明显太假的行为在明眼人眼中反而不是那么假了,再看看台上除了周维清之外的其他那三位。很快就有人认出了他们的身份——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