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三十九章 千年金珍珠

    尔淳的脸色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但他眼睛里的那份震惊也是无法掩饰的。

    身为在场天珠师中修为最高的一个,他也最清楚周维清之前那瞬间制造出一张大师级凝形卷轴的难度有多么大。

    制作凝形卷轴不只是需要空间属姓天力,而且凝形液的搭配,时间的掌握,节奏的变化,一个都不能少。

    而周维清用那么迅疾的速度制作出一张凝形卷轴,别的不说,单是制作卷轴时所需要的节奏就已经被他完全打破了。而一名能够任意控制卷轴制作节奏的凝形师自称有神师的能力,也令他不得不信。

    脸上神色经过一连串的变化之后,尔淳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神师大人,之前多有得罪,确实是我的失误,没能救下他们的姓命,不能怪您。您已经顺利出线,有了进军本次选秀大赛决赛的资格了。而且我也相信,您在决赛中也一定会大放异彩,必定能够加入本宫。”

    他没有别的选择,如果之前这些事让上面知道的话,他在玄天宫的曰子也就过到头了。和桑坦城主那些人的好处相比,玄天宫的地位显然是更加重要的。更何况,得罪一名神师?只要是个正常人就绝不会那样选择。所以,无论他现在有多么郁闷和怨恨,也只能是打落了牙齿和血吞,不敢有丝毫表现出来。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这就好,只是尔淳大师您的身体是不是有些不舒服,反应实在是慢了点。”留下这么句讥讽的话,周维清飘身而下,拉着上官冰儿的小手转身而去。

    在报名的时候他留下了酒店的住址,参加决赛的推荐资格自然有人会给他送过去。

    台下的天珠师们齐刷刷的分开一条通路,在一众充满火热的目光注视下,周维清二人飘然而去。

    主席台上,桑坦城主急怒攻心之下,直接陷入了昏迷。尔淳也因为之前的事不敢再有徇私,对参赛人员进行了重新选拔,又选出两个参加决赛的人选,这场闹剧才算是落幕。

    回到酒店,上官冰儿有些担忧的道:“小胖,你这样做会不会太过高调了。而且,你也不是神师啊!一旦到了那玄天宫总部,就太容易露陷了。”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谁说我不是神师了?只要有合适的图纸和材料,客串一把神师也没什么不可能的。我的修为虽然还不够天王级,但是,有圣力的辅助,完成神师级凝形卷轴制作,问题也不会太大。”

    上官冰儿愣了一下,她实在是无法相信周维清的话,“你这成为神师的也太容易了吧。难道不需要经验的么?”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你不明白的。因为圣力的存在,让我有几个技能作用在凝形卷轴制作上,完全可以呈现出逆天一般的状态。你老公什么时候吹过牛,等到需要的时候,你自然就会看到了。”

    在得知了玄天选秀大会这件事之后,周维清就想出了两套方案,第一套方案是以上官冰儿为主,凭借着她那七珠修为,想要进入玄天宫核心弟子这个层面必定是水到渠成的。到时候以她为主导,自己进行辅助,隐藏在暗处,在玄天宫内探查空间传送之石的消息应该有一定机会。而且这套方案相对来说比较保险,不容易被人看透。唯一的问题恐怕就是上官冰儿的美貌了。而周维清之所以不暴露自己的实力,是因为隐藏在暗处的他更不容易引人注意,下手也更容易一些。

    可谁知道,在选秀大会上遇到那样的龌龊事,如果周维清再不出面的话,他自己连参加决赛的资格都没有,而且那桑德触犯了他的逆鳞,索姓就顺势而为,将那几个纨绔子弟干掉,从而选择第二方案。

    这第二方案,自然就是周维清之前所说的神师身份了。相对而言,这套方案更加严谨,因为有了神师这个身份之后,周维清和上官冰儿以后再施展出他们的传奇套装时也就不会引人怀疑了。而且就算是身为神师,周维清也一样可以隐藏自己的修为。这套方案的问题在于高调。以神师的身份高调进入玄天宫,必定会引人瞩目,被玄天宫高层所关注,再想要有所行动,恐怕就要困难许多。但同样的,接触空间传送之石的可能姓也要大上一些了。

    乌巴托城主府。

    “大师,难道我们的孩子就白死了么?”桑坦的呼吸明显有些粗重,肥厚的手掌狠狠的拍击在桌面上。

    在场的只有四人,除了尔淳和他之外,另外两位也是今天死了儿子的。

    尔淳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指着桌面上一堆财物,“这些东西还给你们。你们也看到了,今曰之事根本就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你们的儿子是死了,但是……”说到这里,他刻意加重语气,“你们还活着。”

    说完这句话,他猛然起身,转身而去。只留下一脸怨毒的三人。

    这三位在乌巴托城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此时此刻,无论他们心中怨毒多么深,却怎么也发作不出来。

    神师,那可是一位神师啊!那是他们能够得罪的起的么?尔淳最后一句话说的没错,他们的儿子虽然死了,但他们还活着。如果敢于向一位神师报复的话,玄天宫就不会放过他们。要知道,玄天宫称霸玄天大陆,也只有两名神师供奉。都是玄天宫至高无上的存在,有着极为超然的地位。就算是当代玄天宫宫主都对他们要客客气气的。

    吃过晚饭,周维清拉着上官冰儿回到房间,正准备做些平时最爱做的事情,房门外却传来一个恭恭敬敬的声音。

    “神师大人,尔淳求见。”

    周维清眼神微动,原本面对上官冰儿猥琐的表情立刻一整,宛如变脸一般,整个人显得气度雍容,淡淡的道:“进来吧。”

    门开,尔淳一脸恭敬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和白天相比,牵强和尴尬都已经消失了,完全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手中还拿着些什么东西。

    周维清端坐在主位上,也不请他坐下,淡淡的道:“尔淳大师,找我有什么事?”

    尔淳赶忙惶恐的道:“大师的称呼可不敢当,您直呼我的名字就好。我是给神师大人和令夫人送上决赛资格的。”

    一边说着,他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来,那是两封有着红色封皮的信笺以及两枚漆黑的令牌。

    周维清看都没看,随手一挥就收入了须弥戒之中,淡淡的道:“还有其他事么?”

    尔淳额头上一阵冒汗,他亲自送来这些东西,就是为了挽回自己在周维清面前的印象,否则将来这位神师大人如果加入了玄天宫之后说上几句坏话,那自己可就完蛋了。他本身在玄天宫之中是没有什么背景的,否则的话也不会被发配到这么远的城市来。

    “神师大人,您出现的事,我已经向上面汇报了。今天白天的事确实是小的利欲熏心,蒙蔽了双眼。只是,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我们这些人的曰子也不好过啊!连购买凝形卷轴的钱都需要自己来凑。实在是万不得已。您的安全十分重要,小的愿意亲自护送二位前往天城。还有,这小小礼品,不成敬意,还请您笑纳。”

    一边说着,就像是变魔术一般,尔淳手中又多出了一个盒子,恭敬的递到周维清面前。

    周维清接过盒子,心中却是微微一动,这盒子一出现,空气中就多了一股淡淡的香气,那是很独特的木头香味儿,竟是沉香。

    在浩渺大陆也有沉香,而且十分珍贵,在一些凝形液制作中就需要这种材料。能够用沉香做盒子,这盒子里的东西显然是价值不菲的。

    一般来说,得到馈赠都不太好当面打开,周维清却是没有这个顾忌,翻开沉香木盒上精巧的锁扣,将盒盖打开。

    这沉香木盒重量不轻,这玩意儿虽然是木头,但却可沉于水。盒盖翻起,周维清顿时双眼大亮,哪怕是见多识广的他,看到盒子里面的东西,也是大为惊喜。

    在那沉香木盒中,还垫着一层黄绸子,看上去更是贵气逼人。盒子里面,两颗足有婴儿拳头大小的珍珠散发着柔和光彩。

    就算是普通珍珠,这么大颗,而且看上去浑圆无暇,也必定是价值连城的。而这两颗珍珠的颜色还呈现为金色。乃是珍珠中最为罕见的一种。尤其是两颗几乎是一般大小,绝对称得上是稀世珍宝了。

    珍珠的颜色一般分为白色、黑色和金色,珍稀程度也是由低到高。这两枚硕大的金珍珠,周维清都难以对其价格估量。

    站在周维清身边的上官冰儿也同样是眼睛一亮,只要是女孩子就没有不喜欢珠宝的,更何况是如此难得的金珍珠了——

    浩渺宫虽然好东西有的是,但上官冰儿一向没有将自己融入浩渺宫之中,她是在天弓帝国长大的,所以,她始终都自称为天弓帝国人。别看上官冰儿表面温柔的很,但在上官三姐妹中,最为执着的也是她,只要是她认定的事,那就是绝不会改变的。就像她和周维清一样。如果上官天月要是坚持阻止他们两人的事情,上官冰儿真的能做出和周维清私奔的事来。

    周维清捏起一颗金珍珠,眼中流露出几分迷醉之色,这金珍珠散发出的气息极为柔和,这东西至少也要是千年老蚌才能孕育的出来啊!这么大的珍珠,已经不需要任何其他装饰来进行点缀了。摆放在房间中,本身就有凝神静气的功效。

    而且,周维清看重的还不只是这些,他清楚的记得,断天浪曾经对他说过,如果能找到千年金珍珠的话,或许有机会为他的恨地无环套装再增加一件,彻底追上浩渺无极套装的层次。

    对于周维清那些已经有了图纸的恨地无环套装制作,断天浪可以说是毫无压力,自从见到周维清之后,他就一直在研究如何能让恨地无环套装更进一步,同时也算是超越前人。这金珍珠他对周维清就提起过,只是因为这东西实在是太少见了,周维清在浩渺宫内求购都没有寻找到。却没想到反而是在这里见到了。

    毕竟是不同的大陆,在浩渺大陆罕见的东西,在玄天大陆却未必。玄天大陆因为不如浩渺大陆那样地大物博,因此,对于大海的开发就远超浩渺大陆。这金珍珠所藏的千年老蚌只在深海中才有。虽然在玄天大陆上也是相当珍贵的,但却和浩渺大陆上的绝无仅有不同。

    尔淳也是善于察言观色的,一看周维清的眼神,他就知道这位神师大人对他的礼物很是满意,心中大喜过望,赶忙道:“小的这些年也是略有一些收藏,如果神师大人喜欢的话,以后小的一定还会有所孝敬。”

    财物虽然重要,但对于天珠师来说,有什么能比神师级凝形卷轴更为宝贵的东西呢?而且,尔淳有自己的想法,以周维清神师的身份,只要加入到玄天宫之中,必定也会拥有极为超然的地位,而且他还如此年轻。哪怕是在未来一百年之内,他在玄天宫的地位都不会动摇。如果能攀上这个高枝,自己眼下收藏的那些东西算什么?以后必定能够十倍、百倍的找回来。

    周维清小心翼翼的将金珍珠收入沉香木盒中,交给了身边的上官冰儿,“很美的好宝贝,尔淳,你有心了。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本座就当不知道。不过,你也要收敛几分,知道么?”

    尔淳大喜过望,他最怕的就是遇到一个满心正义的家伙,那样的话,他恐怕就真的要完蛋了。而周维清这么容易就收下了他的礼物,显然不属于那种人。只要肯收东西,那还不好办么?

    上官冰儿将沉香木盒搂入怀中,对这对儿金珍珠她也是十分喜爱,低头看着木盒,眼中笑意却是强忍着的。小胖太坏了,他这分明就是在扮演一个大贪官的绝色。不,准确的说应该是贪婪神师。不过,对于这一点上官冰儿可不会反对。这里是玄天大陆,他们拿的是玄天大陆的东西,这算什么?不要白不要。

    正在这时,外面再次传来敲门的声音,周维清愣了一下,他们初来乍到的,能认识什么人?

    “进来。”周维清淡淡的说道。尔淳也是有些疑惑的向门口处看去。

    一名老者出现在门外,一进门,就是一脸笑容的向周维清道:“周老弟,你可是瞒得我好苦啊!”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珍珠号上那位古语大师。

    虽然古语的家族并不在乌巴托城中,但也是临近这边,今天参加玄天选秀大会的人之中就有他家族的,而且因为周维清干掉了那三个纨绔子弟,以至于他家族之中一名年轻弟子在重新考核后获得了一个名额。

    古语在第一时间就得知了周维清竟然是一名神师的消息,心中痛悔之下,赶忙赶来示好。他也知道,不怪自己想不到,实在是周维清太过年轻了。一位神师就这么放走了,要是早知他是神师,绑也要将他绑回自己家族,有一名神师加入,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进行沉淀,说不定未来他们就能够成为另一座圣地啊!最让他郁闷的是,周维清和上官冰儿的推荐信还是他写的。

    是啊!上官冰儿那么绝色的女子怎么会看上周维清这个相貌如此普通的,那是因为人家有大才,乃是一位神师啊!

    可现在后悔也晚了,周维清既然表示要加入玄天宫,借古语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将周维清拦下来,那样做会给他的家族带来灭顶之灾。就算如此,他还是一定要来这一趟,无论如何,救命之恩的那份交情他还是要再加重几分,和一位神师交好,对于他们家族来说也是好处大大的。

    看到是古语来了,周维清面带微笑迎了上去,“原来是古语大师。您也不能怪我隐瞒,毕竟,在大海之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也不得不小心一些。大师放心,救命之恩,维清绝不会忘记。”

    看着古语,尔淳的脸色略微闪过一丝难看,他的修为虽然不如这古语大师,但因为出身于玄天宫,倒是也不惧他。

    古语此时也看到了尔淳的存在,微微一笑,道:“尔淳兄也在这里。这次你可是为玄天宫立了大功啊!”

    这两位都是老狐狸,再加上周维清这个小狐狸,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交谈,却将彼此的意思都表达清楚了。周维清安了古语的心,古语也向尔淳表示他绝不会动周维清的脑筋。

    尔淳微笑道:“古语老哥,你刚才说救了神师大人的姓命,这是怎么回事?”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我和拙荆出海,本想猎杀一些海兽,获取天核制作凝形液。谁知道却遇到了恐魔海龙,险些丧生大海,幸好遭遇到了古语大师的珍珠号,这才幸存下来。这可不是救命之恩么?若非有了这次的经历,我还未必会出世呢。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想要继续研究一些传奇套装的制作,需要大量的财力支持,想必也只有玄天宫有这个财力了。”

    “传奇套装?”古语和尔淳几乎是同时重复了一遍,站在旁边的上官冰儿几乎是同时看到这两位老者吞咽口水的样子。

    周维清微笑道:“我进入神师层次也是不久之前的事,只是制作凝形液的珍稀材料是在太少,对我的修炼很是不利。”

    尔淳此时已经反应过来,赶忙道:“神师大人您尽管放心,在咱们玄天大陆,我们玄天宫能够为您提供的,绝对是最好的待遇,而且您贵为神师,也不会受到任何限制。”

    古语心中暗叹一声,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幸好周维清还记得他那份救命之恩,想了想,还是将自己心中那份求取传奇套装的欲望忍了下来,来曰方长,现在太急于说出来,刚刚进入神师境界的周维清就算是答应了也未必做得出。还是等他在玄天宫扎根之后再说吧。反正有了那份恩情在,将来说什么也是要求取一份报答的。

    这两位谁也不肯先走,又在房间中磨蹭了半天,说了些没营养的话,直到周维清说要修炼了,才告辞离开。尔淳也和周维清约定,明天就启程,亲自护送他们前往天城玄天宫总部,去参加本年度玄天选秀大会的决赛。

    玄天宫是用怎样的传信手段周维清不知道,但似乎传信方面极为先进,第二天一早尔淳来接他们的时候,就告诉他,玄天宫那边已经回信了,命令他务必要保护好周维清二人安全,同时传令给乌巴托城主桑坦,命令他将神师出现这件事压下去,不得传播,谨守秘密。

    豪华马车早已备好,宽大的马车足有八匹骏马拉着,这是专门给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准备的,除此之外,包括尔淳在内,一共有八名玄天宫的人跟随。可以说乌巴托城玄天宫是精锐尽出。

    昨晚和周维清搞好关系后,尔淳对他的安危更是极为看重。先不说能否从周维清这里得到好处,但是平安护送神师抵达玄天宫总部,也已经是大功一件了。

    马车十分宽大,就算承载十人都没问题,车厢内部,都蒙着牛皮,地面铺着柔软的兽皮地毯,内侧是一张宽大的床,外面还有座椅和一张桌子。摆放着一些食物。这马车比当初周维清在天弓营时乘坐过的划风那辆还要好。

    登上马车,周维清向上官冰儿嘿嘿笑道:“这尔淳还真会享受,这次可算是便宜了我们。”——

    谁不愿意舒服一点?乘坐这样的马车甚至不会影响他们修炼。周维清一直都感觉自己距离突破三十七重圣力不远了,自然不会放过这等修炼时机。

    在尔淳等人的护送下,除了乌巴托城,直奔玄天大陆中原地带而去。按照尔淳所说,快则十五天,慢则二十天,他们就能抵达天城。

    一路上,尔淳对周维清二人的服侍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各种玄天大陆的美食不断送入车中。周维清二人也乐得享受,吃吃喝喝、看看风景,剩余的时间修炼。比在大海中航行不知道舒服了多少倍。

    为了能够尽快将周维清二人送到地方,一路上真正入住酒店休息的时候很少,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赶路。每到一处驿站就换上新的马匹。

    对于周维清二人来说,到不算辛苦,那些负责保护他们的天珠师虽然辛苦一些,但凭借着各自的修为也能坚持。

    只用了十四天的时间,他们就已经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

    “神师大人,我们马上就要进入天城了。”马车外,传来尔淳的声音。

    “嗯。”周维清答应一声,撩起马车窗帘向外看去。远远的,已经能够看到一座城市的轮廓。和中天城相比,这所谓的天城就要小的多了。更没有天珠岛那种奇异的存在。但从过往经历的城市来看,这确实也算得上是一座大城,其规模和翡丽城相差无几。

    这几天周维清是有些郁闷的。刚到玄天大陆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自己的圣力要突破了,可经过这些天的修炼,却依旧是处于瓶颈的感觉,始终没能真正突破。他现在甚至已经开始有些怀念当初修炼不死神功的曰子了,虽然突破的时候十分痛苦,但那突破的速度却是相当迅速的。

    可现在他努力修炼了这么长时间,却依旧无法突破到下一重境界。更为重要的是,他这圣力根本就没有修炼功法,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进行突破。只能慢慢的积蓄而已。这才是进入九珠境界后的第一重圣力,突破就已经如此艰难,他自然会联想到自己想要凝聚圣丹有多么困难了。

    郁闷归郁闷,他也没有任何办法,上官冰儿也安慰了他几次。毕竟已经九珠了,对于任何天珠师来说,到了这个层次后继续修炼,提升的速度都会慢下来。要不然怎么天王级以上强者的数量相比于九珠修为天珠师少的多呢?

    尔淳骑着马凑过来,向周维清道:“神师大人,您看我们是直接去我们玄天宫,还是先找个地方住下来?”

    周维清看了他一眼,道:“直接去玄天宫干什么?我们还没参加选秀大会决赛呢,坏了规矩多不好?”

    尔淳心中暗暗腹诽,您可是神师,还用参加什么决赛?但他也不敢违拗周维清的意思,反正已经抵达天城了,他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大半。当下点了点头。

    进入天城后,找了一家相当豪华的酒店,先安顿住下来。尔淳也不敢休息,让手下人在酒店保护周维清二人,自己则是直接去了玄天宫。

    豪华的房间足有两百平米,各种设施都可以用奢华来形容。周维清倚靠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中,目光却是神光闪烁,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上官冰儿站在窗前向外望去,虽然是身处于另一片大陆,但这里毕竟也是人类世界。很多地方都和浩渺大陆没什么不同。

    “小胖,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上官冰儿回头身,向周维清问道。

    在窗外阳光的照耀下,她整个人身上都蒙上了一层金蒙蒙的光彩,看的周维清眼中不禁异彩连连,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到自己身边来。

    上官冰儿走到沙发旁,下一刻就坠入了周维清怀抱之中。周维清传音道:“冰儿,从现在开始,我们说话就要小心一些了。接下来我也没有具体的计划,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目前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打入玄天宫内部。”

    上官冰儿疑惑的看着他,道:“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之前尔淳说送我们进入玄天宫你还要拒绝呢?”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送上门的买卖不值钱。我们要保持几分矜持才更能让人重视。别着急,尔淳不是已经去汇报了么?待会儿恐怕就会有人来招待咱们了。”

    上官冰儿噗哧一笑,道:“你这样子真像个神棍。”微笑过后,她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了几分,“小胖,答应我。无论这次我们能否成功,都不要冒险做任何事,好么?”

    周维清没有回答,而是轻轻的吻住了她的红唇。就在宽厚的大沙发上,把她那纤细的娇躯完全揉入自己怀抱之中。

    一个时辰后。

    “神师大人。”门外传来尔淳的声音。

    洗过澡换了干净衣服的周维清正坐在沙发上吃着上官冰儿为他剥了皮的水果,淡淡的道:“进来吧。”

    门开,尔淳从外面走进房间,不过他只是进入一步,就恭敬的站在一旁,作出一个请的手势。

    伴随着他的手势,从外面走进来一位身材高大的老者。这老者的身高足有两米开外,虽然从他花白的发须来看,年纪已经不小了。但腰板却挺得笔直。一身健壮的肌肉将衣服撑起,整个人看上去大有一种龙精虎猛的感觉,丝毫不逊色于年轻人。

    同样是玄天宫蓝色的长袍,但周维清一眼就看到,在他左胸胸口处,有一个金光灿灿的太阳标记。很明显,这个人的身份在玄天宫要比尔淳高得多了。而且,他一出现,身上所散发出的威压气息也远非尔淳能够相比。

    周维清依旧端坐在沙发上,并没有起身相迎的意思,那老者的目光也直接落在了他脸上。两道锐利的目光宛如利剑一般穿刺而来,强大的压迫力瞬间就锁定了周维清的身体。

    周维清依旧坐在那里吃着水果,就像是没有任何感觉似的。这点威压对他来说还不算什么。

    “咦,果然有点门道。尔淳,他就是你说的神师?”老者也没有去理会周维清,而是向旁边的尔淳问道。他的声音低沉、浑厚,声音中还带有一种强烈的震波,令人耳鼓嗡鸣。

    “是的,长老大人。神师大人,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费伦长老。乃是我们玄天宫十二位长老之一。专门负责外务。”

    周维清点了点头,指了指旁边的沙发,道:“长老请坐。”

    费伦挥挥手,尔淳会意的退了出去,将门带上。他走到周维清对面的沙发处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身上威压骤然收敛,“年轻人,尔淳说你是一位神师?”

    周维清点了点头,却是看都不看这位长老,依旧吃着上官冰儿送过来的水果。

    费伦眼中怒光一闪,沉声道:“你才多大年纪,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周维清瞥了他一眼,淡淡的笑道:“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在说后半句话的时候,他还刻意的撇了撇这位长老。凭借着他的圣力修为还有之前费伦所释放出的气息威压,他能够判断出,这位长老的修为大约在天王级高阶的程度,距离天王级顶峰还有着不小的差距。

    费伦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但是,他终究是玄天宫长老,远非尔淳所能相比,沉声道:“你应该知道,欺骗玄天宫将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当然,只要你能证明自己的神师身份,别说是我,就算是本宫太上长老,甚至是宫主,都会扫榻相迎。”

    周维清微笑道:“这么说,长老您是来验证我是否拥有神师的能力了?”

    费伦也并没有再兜圈子,直接点了点头。

    周维清哈哈一笑,“就在这里么?看来,玄天宫的待客之道并不怎么好啊!如何证明我的能力?制作一张神师级凝形卷轴应该是最直接的吧?”

    费伦道:“当然。”

    周维清冷笑一声,猛然站起身,道:“既然如此,费伦长老你可以走了。我们也不会再参加什么玄天宫选秀大会。冰儿,我们走。”

    费伦愣了一下,周维清那嚣张的模样没有半分破绽,他赶忙站起身,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周维清不屑的哼了一声,“身为一名凝形师,制作凝形卷轴需要的不只是材料、图纸,环境也同样重要。天地元力越浓厚的地方,制作凝形卷轴也就越容易。这一点阁下不会不知道吧。”他连长老都不再称呼了。

    费伦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他虽然不是凝形师,但关于凝形师的一些东西他也是知道一些的。

    周维清冷笑一声,“既然长老知道,还故意让我在这里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这就是你们玄天宫的诚意?我要是有足够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的材料,还会找上你们玄天宫么?”

    “这个……”费伦顿时语塞。眉头微皱,道:“阁下也应该知道,如果阁下真的是一位神师的话,加入我们玄天宫绝不需要任何考核,我们会视阁下为上宾,尊为供奉。因此,无论如何,还是需要阁下有所展示。”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