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四十章 神师?变态?

    周维清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目光扫视了费伦一圈,脸色却在下一刻瞬间变冷。

    “想要看我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你还不够资格。回去告诉你们宫主,想要检验我的能力,可以,我不是不讲理的人,既然来到这里,我也会拿出自己的诚意。不过,你真的认为凭借你的能力就能看出神师级凝形卷轴是否是由我亲自制作而出的吗?以我的手法,调换一张卷轴出来给你看,没有任何难度。我给你一份材料清单,你回去准备好,然后请你们玄天宫选择一处适合制作卷轴的地方,并且请出你们玄天宫内最优秀的凝形师。只有凝形师,才有检验凝形师的资格。”

    一边说着,周维清手腕一翻,一张白纸就落入手中,拿起酒店中备有的鹅毛笔,在上面奋笔疾书,一会儿的工夫,写了满满一张纸。上面记录了各种制作凝形液的材料。

    写完这些,将纸递给费伦,淡淡的道:“你可以走了。”

    费伦结果那张白纸,虽然心中被周维清的行为压制的憋了一口气,但终究还是没有发作出来。先不说眼前这年轻人是不是真正的神师,他那份神师级别的骄傲却是一点不假。看他那样子,分明是有恃无恐的。虽然费伦是玄天宫长老,但如果周维清真的是神师的话,他也不敢得罪。身为玄天宫高层,他也有家人、弟子,也需要众多的凝形卷轴啊!

    “好,既然如此,大师请等我回话。我会如实向宫主禀报。”说完这句话,费伦向周维清点了点头后,转身而去。

    房门关闭,上官冰儿脸上的笑意再也忍不住了,刚要说些什么,周维清却向她比出一个噤声的手势,传音道:“什么都不要说,隔墙有耳。”

    上官冰儿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看着周维清,美眸之中情愫油然而生。她的小胖,越来越有独当一面的风采了。他们只有两个人来到这玄天大陆之上,但从始至终,周维清一直都在不慌不忙的布局,见招拆招、从容不迫。上官冰儿自问,如果换了是自己,根本不可能做到周维清这样的程度。眼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那份运筹帷幄的样子,她心中更是爱意大增。似乎只要跟在他身边,哪怕是完成这么危险的任务也不需要有半分担心似的。

    周维清当然不是能够掌握一切的,但还在他小时候木恩就教导过他,作为一名真正的无赖,无论在任何时候自己都要先认为自己是对的,哪怕是已经被拆穿了也绝不能承认。正是凭借着这份心理素质,周维清在浩渺大陆才混得风生水起。这玄天大陆虽然对他们来说可以算得上是另一个世界,但现在的周维清早已不是当初,凭借着一身圣力,他可以说是底气十足,有了足够的实力,无论面对怎样的情况,他都有充分的自信,在自信的情况下,自然不会让敌人看出什么。

    接下来整整一天的时间,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就在酒店之中休息,期间他还带着上官冰儿出去逛街了一次,品尝一些天城地道的小吃。

    天城的饮食和浩渺大陆有着许多不同,譬如,在这里的食物,味道相对来说比较浓重,而且喜欢吃辣的。周维清和上官冰儿也是吃的大为过瘾。而且他们还购买了一些并不值钱的小工艺品之类。

    他们出门,后面自然是有人跟着的,美其名曰保护,实则监视。只是这些玄天宫的人怎么也不明白这位神师大人为什么要买那些他们都看不上眼的工艺品。他们当然不知道,周维清这是在给家里人买礼物。怎么说这也是到了另一片大陆,回去之后要是什么都没带,家中那几位悍妻能够放过他吗?

    直到他们进入天城后的第三天上午,玄天宫才再次来人。

    来的依旧是费伦,却没有再看到尔淳,可能是已经返回乌巴托城去了。

    “大师,您要的东西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请。”费伦见到周维清后,也没有多和他寒暄什么,直接请他动身。

    周维清之前写的那些材料要求,可是让玄天宫为难不少。哪怕是独霸大陆的玄天宫想要找出那么多珍贵的材料也是相当不容易。毕竟,玄天大陆上虽然有许多在浩渺大陆珍贵的东西,但同样的,有些在浩渺大陆价值一般的物品在这里也是极为名贵。

    周维清向费伦点了点头,拉着上官冰儿跟他出了酒店。

    马车早已在外面等候,令周维清有些惊讶的是,乘坐上马车之后,马车并不是向城内行进,而是直接出了天城。

    正所谓艺高人胆大,周维清也并没有因此而担忧什么。

    费伦也和他们同乘马车,就坐在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对面,不时将目光投向周维清身上。

    换了别人,被一名天王级强者这么盯着,一定会很不适应。但周维清却是个例外,你爱看就看呗,不时在上官冰儿粉嫩的面颊处亲上一口,甚至还向费伦递出几个挑衅的眼神。

    费伦就当什么都没看到似的,一路上甚至也没怎么对周维清开口说话。

    马车一直行进了大约一个多时辰的工夫,感觉上,地势是在渐渐走高。虽然没有掀开窗帘向外看,周维清也能感觉到这马车是上了山的。而且,在经过一段路的时候,明显有着大量的护卫阻挡在山路之上,看到他们的马车才让开路途。

    玄天宫在天城城外?

    周维清心中暗暗思考着,但脸上却依旧不动声色。

    终于,又行进了小半个时辰后,马车停了下来。费伦向周维清点了点头后,率先下车,并且亲自为他们掀起车帘。

    周维清和冰儿先后下车,脚踏实地,两人脸上却都不由得流露出几分惊讶之色。

    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景色极为动人,这是一处山谷之中,周围绿草如茵,各种各样的植物随处可见,其中不乏一些珍贵之物。尤其是在这山谷内,百花争艳,淡淡的花香混合着清新空气扑鼻而来。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就在这山谷外,周维清至少感觉到了有二十多股气息的存在,其中甚至至少有两名天王级强者的存在。可想而知,这个地方对于玄天宫是何等重要了。但很显然,这里并不是玄天宫。

    山谷内部的情况一目了然,一眼就能看的清楚。整个山谷内部,就只有中央有着一座小木屋,三件简单的木房子,最多也就是住上七、八个人而已,怎么可能是玄天宫的总部呢?

    看着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好奇的眼神,费伦沉声道:“本宫已有的两位神师大人平时都是居住于此,周大师不是想要一个适合制作凝形卷轴的地方么?本宫考虑之后,认为这里是最为适宜的,所以将大师请来,您所需要的东西,也都在里面了。”

    周维清点了点头,抬脚就要向那木屋走去,却被费伦抬手拦住。周维清顿时递去疑惑的目光。

    费伦眼含深意的看了周维清一眼,沉声道:“周大师在乌巴托城的所作所为老夫都已经听说了。就算周大师不是一位神师,凭你能够信手制作出大师级凝形卷轴这一点,也绝对是出类拔萃的人才。所以,现在你反悔还来得及。如果等你走入木屋后却验证并非神师,就晚了。”

    他的意思表现的很明显,如果周维清承认自己不是神师,那么,以他的天赋依旧会得到玄天宫的重用。可要是进入那木屋后,检验出他并非神师,无论他多么出色,玄天宫都不会放他活着离开这里了。

    周维清没有说什么,只是洒然一笑,推开费伦的手臂,拉着上官冰儿直奔那木屋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费伦脸上的惊讶之色是无法掩盖的。心中暗想,难道这年轻人真的是一位神师不成?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恐怕在大陆凝形师的历史上,他都将是绝无仅有的一代奇才吧!

    根据费伦的印象,在玄天大陆上,最年轻的神师年纪也是超过五十岁的,那还是历史上存在的人物。除非是像……时间已经不容他多想下去,周维清带着上官冰儿已经走到了那木屋门前,费伦赶忙一闪身跟了上去,而通行而来的玄天宫其他人却都留在了谷外,没有一个人走入其中。

    走到中央木屋门前,周维清的冰冷感知也已经悄然提升了起来,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在这木屋内有两个生命气息的存在,但令他震撼的是,这两个人的修为他竟然都感觉不透。

    虽说现在还并没有见面,但他的冰冷感知在圣力的作用下已经达到了相当敏锐的程度,哪怕是通过一些蛛丝马迹,也能让他对天珠师的修为有所判断了。里面这两个人他完全判断不出,那就证明了一件事,这两个人的修为至少也是天王级巅峰境界,甚至更高——

    到了这时候,已经不可能再后悔了,哪怕里面是两名天神级强者,周维清也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去。

    和上官冰儿对视一眼,捏了捏她的小手,周维清推门而入。

    木门很轻,只是轻微碰触就已开启,里面的光线却是很好的,阳光和花香顺着四周的窗户撒如屋内。

    一进门,周维清首先看到的,是一张宽阔的桌案。桌案很大,长度足有十米开外,几乎是从这木屋的一边延伸到了另一边。周维清一眼就看出,这长桌竟然是用整块的黄花梨木所制。

    黄花梨木又名降香黄檀,有一股非常特殊的香味儿,这种木材对于凝形液收敛有奇效。在其上制作凝形卷轴的成功率至少能提升一成,对于凝形师来说,绝对可以用天材地宝来形容了。

    黄花梨木长桌之后,端坐着两个人,此时他们的目光都落在周维清身上。

    左边一人,看上去至少也有八旬开外,是一位老者,鹤发童颜,白发苍苍,脸上的纹路褶皱足以夹死苍蝇了。唯有那一双眼眸,却是澄澈如同婴儿一般,通透的双眸似乎能看清人灵魂深处的一切。

    和他对视一眼,周维清能够明显感觉到一股由内而外的压力,幸好,他的精神力得到过巨龙辉耀的提升,才没有因此而失态。

    看到这老者,周维清并不如何意外,纯粹的凝形师想要达到一定境界,付出的精力必定是巨大的,因此,苍老者多见,像断天浪那样吃过一些特殊驻颜天材地宝的毕竟是少数人。

    但是,坐在这老者身边的另外一人却是令周维清暗暗吃惊,那是一名女子,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最重要的是,周维清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女子并非是驻颜有术看上去年轻,而是实实在在的就是年轻人。那活跃的生命力,绝非驻颜所能拥有的。

    这两个人,周维清一眼望去都看不透,可想而知他们的修为了。那女子着实令周维清大吃一惊,他可以断定,这女人的年纪绝对不超过三十岁,可她的修为至少也是天王级巅峰层次,这怎么可能?就算是自己有过那么多奇遇,也没有把握能够在三十岁之前达到天王级巅峰的境界啊!

    除了修为,这女子对周维清还有着一种特殊的吸引力。绝色女子周维清见过的也相当多了,他自己的红颜知己每一位就都是绝色。但眼前这女子却给他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如果要说与谁相似的话,那么,眼前这风华绝代的女子就像是上官雪儿和采彩公主的结合体。

    采彩的威仪、尊贵加上上官雪儿的冷傲绝色,哪怕是容颜不逊色于她的上官冰儿似乎也比她少了几分那种特殊的味道。

    似乎是对周维清一直盯着看有所不满,那女子轻咳一声,看着周维清眉头微皱。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姑娘你长得太美了,我失态了,抱歉抱歉。”他一点都没有掩饰自己那份欣赏,向这女子连连点头。

    站在周维清身边的上官冰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心中暗想,自己跟来真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了,不然的话,这趟玄天大陆之行,指不定这个坏家伙又要带回去几个呢。

    女子淡淡的道:“你来这里应该不是只为了赞美我的吧。你有句话说的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只有神师才有资格来检验神师。那么,现在就请你向我们展现一下你的能力吧。”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二位也不自我介绍一下么?这似乎不太礼貌吧。”

    坐在女子身边的老者也是微微一笑,道:“老夫在凝形界近百年,也从未听说过力之一脉是什么。如果你有能力,稍候自然会知道我们是谁,如果你无法通过眼前的考验,那么,知道我们是谁对你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周维清洒然一笑,道:“记得前几天我还和费伦长老说过,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你不知道我力之一脉,并不代表我力之一脉就不存在。”

    老者眼中精光一闪,但气息上却没有什么变化,“年轻人,你是在向老夫挑衅么?”

    周维清哈哈一笑,眼眸中冷光一闪,“是又如何?”

    老者点了点头,“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了。如果你真的能够制作出神师级凝形卷轴,你刚才这番话就是实至名归,否则的话,结果你也应该知道。”

    周维清一直在仔细观察着眼前这两人,他之所以说话这么冲,也是为了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感受这两人的姓格变化。毫无疑问,眼前这两位应该就是玄天宫的神师了。而自己如果能够加入玄天宫,未来能否获得空间传送之石,就和这两人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他发现,那老者在说话的时候,很不经意的看了身边的女子一眼,周维清的感知何等敏锐,他立刻就判断出,这两位神师竟是以那年轻女子为首的。

    “开始吧。”那女子指了指黄花梨长桌上的储物戒指,就不再开口了。

    上官冰儿乖巧的在后面关上门,她的修为虽然不如周维清,但体内也充斥着圣力,当初灵魂强度也增幅过,因此,对眼前这二位身上散发出那若有若无的威压也并不如何在意。

    周维清将桌案上的储物戒指拿起来,神念一扫,已经感受到了里面齐全的物品。眼中不禁流露出几分欣喜之色。这些东西的价值可不能简单的用金币来衡量啊!

    站在那里,他缓缓闭上双眼,进入了思考之中。

    正所谓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当周维清闭上双目的那一瞬间,对面的老人和女子脸上都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因为他们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只是那一瞬间,周维清就已经进入了天人合一的状态,整个人瞬间就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说起来简单,可要做到这一点绝不容易,天人合一,这是天王级强者的特质,也是成为一名神师必不可少的。毕竟,在制作极为复杂的神师级凝形卷轴时,必须要完全融入那制作的过程中,不能有半分的走神。没有天人合一境界的保证,神师级凝形卷轴基本没有制作成功的可能。这也是为什么神师必须要是天王级的重要因素。

    周维清一进来的时候,这两大强者就清楚的感觉到了他体内只有五珠左右修为的天力层次。这让他们对周维清是一名神师的可能没有半点的认可。但在周维清进入天人合一状态的一瞬间,这两位神师脸上的神色才终于变了。能够在五珠修为就进入天人合一境界,这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简直就是一代奇葩啊!

    一个直径大约在一尺左右的水晶缸,就在这时出现在了周维清面前。他那闭合的双眸也在这一瞬间睁开。当他的眼眸再次睁开时,已经没有了半分的杂质,只有无尽的执着。

    在这个时候,房间内的其他三人就显现出了对凝形师不同的理解。上官冰儿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虽然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但看到周维清睁开双眼之后也没有任何改变。而坐在长桌另一边的两位神师几乎是一瞬间就收敛了自身的气息,令自己变得仿佛就像是房间中的一粒尘埃一般,将有可能对周维清产生影响的因素降到了最低。

    这就是凝形师之间的默契了,不过能够达到将气息完全收敛这种程度,也就只有神师才能做到。

    不过,令这两位神师再次惊讶的是,就在他们收敛自己气息的下一刻,上官冰儿竟似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朝着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后,下一刻,她自身的气息竟然也已经收敛了。和周维清一样,轻而易举的进入了天人合一状态。

    其实,周维清和上官冰儿之所以能够这么容易的做到天王级强者才能做到的天人合一,自然是因为圣力的存在。作为天地间最强大的属姓,全身充满了圣力的他们完全可以让自己融入到任何环境之中,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凌驾于任何环境和属姓之上的存在。

    两位神师虽然惊讶,但却没有流露出半分情绪,而是将目光重新转到了周维清身上。

    也就在这个时候,周维清动了起来,右手手腕一翻,之前刚刚得到那枚储物戒指之中,一脸三种材料倾倒而出。

    这三种材料全都是植物,分别是一枚红色的果子,一根黑色的细藤以及一株翠绿的植物。

    当这三种材料出现的一瞬间,周维清的左手也已经在空中划过,淡淡的银色光芒,就那么在空中化为一个银色圆盘,似乎是要去承托那三种材料,可是,当那三种材料落在银盘上的刹那,却像是冰雪消融一般悄然消失了。而在银盘下面,剩下的只有一层混合着汁液的粉末。宛如冰霜一般的粉末只是用眼睛去看也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其上的细腻程度。

    好强的控制力,老人和女子眼中的赞叹是无法掩饰的。身为神师,他们当然也有空间属姓的存在,自然也认得出周维清所施展的乃是空间割裂技能。而将空间割裂技能控制到如此细微精妙的程度,更是没有半分浪费材料,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在这一刻,他们对周维清的认识已经有了更深刻的感受,这个号称力之一脉的年轻人,一定有着极其强大的灵魂之力,否则,这份控制就是决不可能达到的。

    接下来出现在周维清手中的是两块矿石,一块儿蓝色,一块儿紫色,都有拳头大小,分别握在他双手之中。

    一声低喝从周维清口中发出,紧接着,对面两位神师吃惊的看到,周维清双臂之上的衣袖瞬间震碎,飞散到一旁,露出了无比精壮的双臂,线条分明的肌肉纹路充满了阳刚之美。看的那女子脸上都不禁飞起一抹嫣红。

    只见他双臂肌肉绷紧,双手猛然紧握,下一瞬间,那两块坚硬的矿石在他手中竟然发出咯咯声响,快速崩溃。

    女子瞪大了美眸,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啊!这家伙还是人类么?那两块矿石她自然是认识的,蓝色的是蓝晶石,紫色的是紫妖石,都是质地极为坚硬的宝石。可就被他凭借着肉体的力量给硬生生的捏碎了,这也太恐怖了一些吧。

    与此同时,一个高度只有一尺左右的青色龙卷漩涡,在周维清面前悄然出现,整个漩涡呈现为青碧色,虽然体积很小,但谁都能看得出,这乃是风元素高度压缩而成的。青碧之色鲜艳欲滴,就像是阳绿翡翠一般动人。

    周维清的双手移动到那漩涡上方,碎石落入漩涡之中,在那恐怖锋利的旋风切割下,从下方尖端流淌出细密的粉末。

    站在一旁的上官冰儿有些疑惑,同样是制作成极为细致的粉末,用空间割裂也同样可以啊!为什么周维清却要使用另外一种方法呢?

    她不是凝形师,自然不知道这其中的奥秘所在,对面那两位神师看到这里,原本心中的疑惑却是大幅度降低了。

    周维清之所以选择这么做,正是因为他对材料的理解。之前切割植物和果实、藤蔓的时候,使用空间属姓毫无问题。因为那些都曾经是有生命的存在。但是,之后这两块矿石就不一样了。如果再用空间属姓的空间割裂进行切割,那么,这两块同样蕴含着空间之力的矿石必定会产生一些异变,从而失去原有的功效。作为一名神师的话,怎么会犯下这样的错误呢?

    与此同时,伴随着周维清双臂衣袖的破碎,他们也正好看到了周维清双手手腕上的本命珠属姓。

    右手手腕上的力量体珠自然没什么,但在左手上,那闪耀着玫瑰红色的猫眼意珠,却是令这两位神师心中狠狠地悸动了一下。

    变石猫眼,那是变石猫眼啊!代表着至少拥有四种以上意珠属姓的变石猫眼。这种宝石在阳光下是夺目的蓝绿色,而到了夜晚或者是没有阳光的地方就会变成动人的玫瑰红色。这房间内可没有阳光能够照耀其上,窗外撒如的阳光只是散落在一旁,它呈现出的自然是玫瑰红色。

    之前还觉得周维清太过骄傲的两位神师,此时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先不说周维清是否是一名神师,单是这四种以上的意珠属姓,他就绝对有骄傲的资格。更何况他看上去才二十岁左右。哪怕不是神师,也绝对是玄天大陆上不可多得的人才了。

    在双手本命珠光芒掩映之中,已有的五种材料在水晶缸中,五种颜色渐渐交融于一起。周维清的动作并没有因此而停止下来。一种接一种珍贵的材料不断从那储物戒指中出现。

    看上去,他的速度很快,可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在他的动作中,蕴含着一种特殊的节奏。每一种材料出现,都有着严格的顺序和解剖方法。足足四十二种材料,最后完成时,那不大的水晶缸已经装满了一半。

    做完这些,周维清缓缓将那水晶缸捧起,浓郁的天力从他的双掌之中均匀的注入水晶缸之内,四十二种或为粉末或为汁液的材料缓缓混合在一起,就在他的天力催动下,渐渐的彼此融合。

    周维清在这个时候竟然又一次闭上了眼睛,这一次,仿佛他自己也变成了一座大缸,一股专属于他的气息包裹着那水晶缸内的混合汁液不使其有半分气息散出。

    看到这里,那两名神师的目光已经是一瞬不瞬,神师和神师也不一样,每一个人擅长制作的凝形卷轴都是有区别的。而每一种凝形液的配比也完全不同。在刚才周维清调制这凝形液的时候,他们已经将所有的顺序和方法尽可能的记录下来。而在他们的印象中,这种凝形液调配方法显然是第一次见到。毫无疑问,这将是一种全新的凝形液,而需要那么多种珍贵材料才能调制完成的凝形液,可想而知其是用来制作什么级别凝形卷轴的。

    周维清的天力注入越来越多,但也越来越柔和,水晶缸内的凝形液渐渐自行盘旋起来,在缸内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而一层淡淡的光芒也渐渐从里面释放出来,整个释放的过程中,那光芒始终是在不断增强的。

    那是一抹淡银色的光彩,感觉上,就像是有银水在其中溶化了似的,淡淡的银光却充斥着一种霸道的感觉,虽然没有气息流露而出,但其中的狂躁两位神师还是能够感觉得到。

    终于,周维清手上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水晶缸被他高举过头顶,也在这一瞬间,他的双目再次睁开,一声大喝从他口中发出。

    浓烈的银色光芒从那水晶缸之内冲天而起,化为一道银色火焰,瞬间就冲破了屋顶的束缚,冲天而起。

    一股浓郁到极致的香气瞬间扩散,不只是房间内的几人,就算是外面那些看守着的玄天宫强者们也都闻到了那沁人心脾的浓郁香气。

    这是一种仿佛令人的灵魂都要为之颤抖的香味儿,每个闻到的人都会在刹那间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所有汗毛孔完全为之大开了似的。这种感觉十分奇异,连他们体内的天力波动似乎都比平时更加汹涌一些。当然,只是持续了一瞬间的工夫,伴随着那银色火焰的手链,香味儿也随之静静的消失了。

    对于木屋之中发生的情况,外面的玄天宫强者们并没有任何作为,这木屋内经常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而他们的任务只是守在那里不让外面有人入侵而已,是决不允许打扰木屋里面主人的。

    周维清手中水晶缸上的银色火焰消失时,木屋内的其他三人才能看清里面的情况。原本超过半缸的汁液,此时此刻只剩下一个缸底而已。淡银色的液体,看上去就像是崔璨的星河一般动人心魄。令人无法自拔。

    周维清对面那两位玄天宫神师看到这里,都是倒吸一口凉气,他们知道,周维清已经成功的制作出了能够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的凝形液。而这整个过程还不到半个时辰的工夫。他们也都是神师,尤其是那位老者,成为神师已经有超过四十年的时间了,可他自问,换了是他,用这么多种天材地宝来制作凝形液,也决不可能像周维清这么迅速。要知道,只要其中一个步骤失败了,那么,这一缸珍贵的材料就全都毁坏了。那可不是一点半点的宝贝啊!这一缸凝形液所需要的材料,至少要消耗数以百万计的金币才行,而且就算有钱也未必能够买得到。

    周维清也是暗暗松了口气,他当然并非真正的神师,至少在今天之前他还不是。但是,他却拥有着圣力,有着这个无与伦比的作弊工具。

    如何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他当然是知道的,虽然在浩渺大陆的时候,他没什么时间来研究凝形卷轴制作,但作为力之一脉最有希望的传人,断天浪偶尔也会教导他一些,尤其是恨地无环套装的制作方法。毕竟,断天浪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驾鹤西游。

    只不过,这却是周维清第一次尝试着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他刚才融合这些材料的步骤虽然有着非常好的节奏,可实际上,其中却是错漏百出的,如果对面那两位神师尝试着学他的样子,恐怕尝试一辈子都成功不了。

    最终那些天材地宝能够完美融合在一起,就是依靠的圣力。当周维清持续注入天力,令水晶缸内变成一片银色的时候,他已经在自己转化出的那些天力中,夹杂着圣力注入其中——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