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四十一章 可控的时间逆流!

    无论之前他的步骤和节奏是否有错漏,在圣力的辅助下,那些天材地宝无不臣服,在这种情况下,令其融为一体自然就要容易得多了。

    淡淡的光芒闪烁,周维清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看着水晶缸之中的凝形液,至少第一步已经完成了,而且一切都和他预计的相差无几。

    没有直接继续下面的制作,如果是那样的话,就与他五珠修为不合了。

    盘膝就在地面上坐了下来,周维清开始凝神修炼,至少给对面二位的假象,他是在恢复自己的天力。

    两名神师都有些奇怪,为什么周维清没有将那些宝贵的凝形液先收起来呢?要知道,越是珍贵的凝形液,在空气中挥发的也就越快。所以,一般来说,凝形液制造出来后,都会在第一时间装入密闭的瓶子里进行保存。

    但是,很快他们就在此产生了惊叹,因为那只占据了缸底一层的银色凝形液,竟是没有半分挥发的迹象。在窗外阳光的光彩掩映下,那如同星河般动人的璀璨光泽始终没有半分变化。

    这么稳定?

    两名神师对视一眼,都是向着对方点了点头。周维清做到了这一步,别说他很可能真的是一名神师,就算不是,他也已经通过了玄天宫的考验。这绝对是凝形界天才中的天才,至少在玄天宫的历史中都没有出现过这么强大的天才人物啊!

    淡淡的光芒闪烁,周维清足足持续了小半个时辰的修炼,才重新站起,而当他站起的那一瞬间,又已经进入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中。

    从始至终,他一句话都没说,而对面那两名神师却都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消耗不小,因为他们对周维清的动作不敢有半分疏漏。

    哪怕是神师也是要不断学习的,能够制作出八件套传奇套装的神师和能够制作出九件套的,那就完全不同。而能够制造出十件套传奇套装的神师,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传奇神师。至于十一件套,在玄天大陆上,早已是很多年未曾出现过了。

    周维清重新站起身,将那水晶缸向一旁挪了挪,哪怕是这么一个小动作,对面那二位都是牢牢记住。

    深吸口气,周维清的眼神瞬间变得凝重起来,手腕一翻,一张品质最好的凝形纸已经出现在他面前的黄花梨长桌之上。

    长桌很平,光滑如镜,凝形纸在上面完全贴合。周维清所拿出的这种凝形纸,每一张都价值一百金币以上。还是有价无市。因为在制作它的过程中,至少要使用到十余种空间属姓的珍贵材料。哪怕是神师,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都不会轻易使用。毕竟这东西有钱都买不到啊!

    手腕再翻,周维清右手之中已经多了一根银光灿灿的凝形笔,这根凝形笔一出,对面两名神师险些压制不住自己的气息站起来。

    周维清手中的凝形笔,长一尺二寸,尖端却是极细的,通体都是灿烂的银色,那笔锋处似乎与笔杆完全是一体的。只是这根笔一拿出来,空气中就开始出现了浓烈的空间属姓气息。而这股空间属姓气息却是凝而不散,完全以那根凝形笔为中心的。

    极品,这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啊!

    作为神师,他们的修为都是天王级以上,能够清楚的看到,在周维清手中这银灿灿的凝形笔上,有着力之一脉四个古朴的篆字。

    力之一脉竟然是真的存在么?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根凝形笔乃是断天浪传给周维清的,也是多年以来,断天浪最为珍爱的宝贝之一。这东西在力之一脉的传承中只有三根,周维清手中有一根,还有一根失传了,断天浪自己手里还有另外一根。

    这凝形笔乃是使用一种空间系天神级天兽的头骨制作而成的,最前端的笔锋更是用的那种天兽的天核打磨而成。

    那种天兽在浩渺大陆上都已经绝迹了,这玄天大陆上的人更是连听都不可能听说过。这样的凝形笔,其珍贵程度绝对可以说的上是凝形界的神器。周维清面前这张黄花梨木桌与之相比,就要逊色的太多太多了。

    贪婪的气息几乎是一瞬间就出现在了那名老年凝形师眼神之中,他身边的女子下意识的瞥了他一眼,那老年神师才从欲望中挣脱出来,心中也是一片骇然。要知道,以他的地位,在玄天大陆上几乎没有什么得不到的东西,贪婪这种情绪已经不知道多少年都没有出现过了。

    淡淡的光芒闪烁,周维清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右手握着凝形笔的笔杆,再次闭上了双眼。

    对面的两名神师更是瞪大了双眼,制作凝形卷轴最重要的过程有三个,第一个就是凝形液的制作,这其中有着很多神秘的配方存在,每一位神师都有自己秘而不宣的秘方传承,只会传授给自己的嫡系传人。

    而第二步就是卷轴的设计了,一张强大的神师级凝形卷轴,设计是极为复杂的,而且不能出现半点偏差。最后一步自然就是勾勒完成整张卷轴。这三步之中,不能有半分的行差踏错,否则立刻就会前功尽弃。

    而在这三步中,要说最重要的,还是第二部的设计图。只要能够得到设计图,那么,优秀的凝形师就能通过设计图去思考凝形液的材料配比。勾勒这道最困难的工序反而是最不重要的,毕竟那只是考验凝形师的实力和对于勾勒卷轴掌握的火候而已。

    对于神师来说,任何一份神师级凝形卷轴的设计图都是无价之宝,眼看着周维清就要开始设计了,他们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

    周维清这一次闭目的时间比前两次都要长的多,就那么站在那里,握住凝形笔的手也始终是那么的稳定,可是却足足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却依旧是一动不动。

    就在对面的二位已经开始有些急躁的时候,周维清突然深吸口气。就在他深吸气的一瞬间,整个人仿佛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一般,空气中的天地元力飞快的向他身体凝聚而去。

    周维清双手之上的本命珠也同时亮了起来,虽然仍旧是五颗,但在这一瞬间,他的气势却是飞速提升着。

    对面的二位自然不知道为什么周维清在这个时候会迅速提升着自己的气势,但在这个时候他们可不敢有丝毫打扰。最多只是有些奇怪,进行图纸设计,需要的是精细和谨慎。如果是早就已经完成过的设计图纸,他设计起来应该是三步中最轻松的才对,可看他的样子,为什么却像是要全力以赴呢?而且似乎还是运用了什么秘法,将自身的天力暂时提升到了一个远超自身修为的境界。

    他们又哪里知道,周维清此时所作的一切全都是为了给他们去看的。下一刻,在他们震撼的注视下,周维清手中的凝形笔已经探入水晶缸之中,沾满了那银色如同星河般的凝形液。

    他、他要干什么?两位神师心中同时产生出一片骇然。

    进行卷轴设计是根本不可能用到凝形液的,难道、难道说他要越过设计的步骤,直接进行卷轴制作不成?

    这、这不可能啊!眼前这两位神师虽然对自身制作凝形卷轴的技艺都有着十足信心,但他们也从未想过在不进行设计的情况下就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这种能力他们不是没有,但只会用来制作普通凝形卷轴而已。神师级凝形卷轴的材料实在是太珍贵了,不进行图纸的设计,失败的几率将会大大增加,任何一名优秀的神师都不会做这种傻事的。可他们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却就是这么做了。

    周维清右手手腕一抖,手中的凝形笔就已经落在了面前的凝形纸之上。银色的凝形液瞬间勾勒,他的动作很慢,但手腕却极为稳定,整个人的情绪似乎也在瞬间完全消失了。令他自身与手中的凝形笔,笔下的凝形纸彻底融为了一体。

    他疯了,他一定是疯了。对面两名神师对视一眼,此时此刻,他们已经完全被周维清所震撼。

    浓郁的银色光芒从周维清体内不断涌出,那是转化成为了空间属姓的天力,这些银色光芒顺着他的手臂一直汇聚到掌心中的凝形笔之中,然后再与笔锋处的凝形液汇聚在一起,缓缓勾勒着。

    在这个时候,黄花梨木桌以及周维清手中这神器级别的凝形笔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凝形纸在黄花梨木桌上极为稳定,而当凝形液在凝形纸上开始勾勒后,那些凝形液都会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与凝形纸的结合,周维清手中凝形笔的律动,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轨迹一般——

    他为了不泄露设计图纸,竟然要进行这样的制作,他一定会失败的。对面两名神师不约而同的产生了同样的念头。但是,周维清真的会失败么?

    答案!是肯定的。

    是的,就在周维清手中凝形笔刚刚转过两个弯,连第一笔勾勒都没有完成的时候,就出现了些许偏差。

    之前已经说过了,凝形卷轴在制作的过程中,哪怕之时出现头发丝那么细小的偏差,也会立刻导致失败的结果。更何况周维清所制作的神师级凝形卷轴所勾勒的图案每一笔都要比头发丝更加纤细。整张卷轴是要用千百笔勾勒来完成的。

    失败了,这么快就失败了。就知道他不是神师。对面那两位,几乎是同一时间瞪大了眼睛,但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他们心中却都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或许是在他们的潜意识中都不愿意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二十多岁五珠修为就能够成为神师的鬼才吧。

    但是,他们松下这一口气只是呼出一半就瞬间停滞了。两个人原本放松下来的身体再次紧绷。

    就在周维清手中凝形笔出现失误的下一瞬间,奇异的一幕出现了。一个怪异宛如肉虫子般的虚影在他背后缓缓浮现出来,奇异的能量波动从其中蔓延,令整个木屋内的一切都变得扭曲起来。

    更加诡异的是,这透明的大虫子出现后,奇异的扭曲了一下,紧接着,一层银白色的光芒就从周维清体内释放出来。

    所有的一切,居然倒了回去,虽然只是回到几秒之前,但是,那也是周维清还没有出现错误的时候。

    “时间属姓!”那老者再也无法压制住自己身体所释放出的气息,几乎是一瞬间就脱口而出,整个人震惊的猛然站起,再也无法保持半分平静。

    而在他身边的那位女子此时也已经完全呆滞住了。

    以他们的修为,怎么会看不出周维清刚才是做了什么呢?时间属姓,没错,那是只有时间属姓才会出现的效果啊!虽然他们不知道周维清所使用的技能是什么,但是,刚才那一瞬间,周维清分明是利用了这个技能将时间倒了回去。令自己的凝形笔回到尚未出错的时候,再继续勾勒。

    这样也行?

    在这个时候,两大神师突然发现,自己对于凝形卷轴制作的认知已经完全被颠覆了。

    其实,不只是他们,就算是和周维清同来的上官冰儿也同样是目瞪口呆。

    在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上官冰儿心中其实是非常紧张的,因为她最了解周维清,更是知道他这几年以来,几乎都没有制作过凝形卷轴,又怎么可能是神师呢?而在进来之后,她虽然不能准确判断出对面这两位的实力,但也能够感受到,这两人的修为并不是自己和周维清所能对抗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周维清不能通过考验,他们想要离开这里恐怕就难了,想要得到那空间传送之石就更不可能了。

    如果不是周维清一直在安慰着她表示自己能够通过考验,恐怕之前上官冰儿都不会答应他来这里。

    但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上官冰儿越来越震惊于周维清的表现。天人合一不算,她知道其中的奥秘。但周维清开始制造凝形液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对小胖的了解似乎远远不够。

    此时的周维清是那么的专注,尽管他的相貌并不算如何英俊,可是,当一个男人为了做一件事而完全进入专注的时候,在他的女人眼中绝对是最为英俊的。

    而看到刚才这一幕,上官冰儿终于知道周维清说他能够制作出神师级凝形卷轴凭借的是什么了。看上去,他凭借的是时间属姓,可上官冰儿却知道,周维清实际上的凭借还是圣力。

    在来到玄天大陆上的这一路上,上官冰儿对于周维清所拥有的技能自然是都了解过了。刚才他所施展的,可不正是他那时间属姓技能中,级别最高的时间逆流么?

    这个技能曾经救过上官菲儿的命,因此上官冰儿也记得最清楚。可是,按照正常情况来看,时间逆流这个技能施展之后,时间是要回到一个时辰之前的,哪怕周维清现在的修为提高了。最多也就是勉强控制一点时间,或者是回到更久之前而已。而且,时间逆流这个技能发动后,作为技能发动者,应该是控制不了逆流回转时间,更不可能在时间回转后自行改变什么。

    但是,周维清现在却做到了,毫无疑问,是因为他凭借圣力来施展的时间逆流,令这个原本鸡肋般存在的天神级技能变成了真正的逆天存在。

    是啊!周维清根本就不是神师,可是,凭借着时间逆流这个技能,他却可以一点一点的去完成他那神师级凝形卷轴的制作过程。错了怕什么?错了我可以回去重新来。只要每次成功一点,总是会制作成功的。

    至于圣力的消耗,对于周维清来说,只是维持时间逆流的一部份,每次只是使用那么一丁点圣力,根本就算不得什么消耗。以他的修为,别说九珠了,就算是真的只有五珠,也足以坚持住了。

    小胖,你真的是太聪明了。在这个时候,上官冰儿心中有的就只是赞叹。是的,她的小胖太聪明了。很显然,在当初他自称为神师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这一切,也为这一切做好了准备。

    周维清的制作还在继续,对面的两位神师都已经看傻了。没错,周维清这种制作方法简直就是在耍赖,他们当然也看得出。可是,人家拥有时间属姓啊!这是什么?这是天赋,绝对的天赋异禀。

    在周维清已经施展过的属姓中,风、空间、时间,这三大属姓加在一起,就代表着一位无比强大,拥有着最强天赋的神师出现了。

    当年周维清最早接触凝形卷轴向呼延奥博学习的时候,呼延奥博发现他这三种属姓齐聚时,就因此而无比惊喜。

    此时此刻,这份惊喜变成了震惊,送给了玄天宫的两大神师。

    最重要的是,他们根本就不认识周维清所施展的时间逆流这个技能。就算认识,他们也不会认为这个技能是时间逆流的。

    令时间在一定范围内回转,并且完全控制。这技能如果不是用在制作凝形卷轴上而是用于战斗中,会起到怎样恐怖的效果?

    他们并不知道,哪怕是用圣力催动,在做到绝对控制的情况下,周维清最多也只能让时间回到五秒之前而已。而且,也不像上官冰儿判断的那样对自身消耗不大。圣力方面的消耗确实不大,但精神力上的消耗却是巨大的,这一点是周维清之前也没想到的。

    幸好,他并不是一名真正的五珠天珠师,而是九珠,而且他的精神力也远远不是普通人所能比拟的。在这种情况下,周维清的制作过程还是能够延续下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周维清的额头上开始出现细密的汗珠,只不过这些汗珠是绝不会从正面滚落下去落在凝形纸之上的。凝形纸上方,早已凝聚了一层奇异的空间波动。任何其他东西坠落都会被它弹开。

    一笔一划的勾勒,周维清第一次如此认真而执着的制作一张凝形卷轴。他制作的,当然是自己最为熟悉的恨地无环套装,而且就是他现在十分需要的第七件。

    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九珠境界,但恨地无环套装他却只有五件而已,加上霸王弓也不过就是六件凝形装备。如果能够再多一件恨地无环套装,那么,就意味着他的修为能够继续暴增。力量提升一倍。

    要知道,他现在的力量已经可以提升到极为恐怖的程度了,再加一倍的话,周维清有绝对的自信能够力敌天王级高阶的强者,就算是天王级巅峰也有一拼之力。

    至于天帝级强者他没想过,也不想去做那样的实验……时间不断流逝,周维清他们来的时候还是早晨,而在不知不觉之中,外面的天色竟然已经暗了下来。

    周维清原本红润的脸色此时也已经变得蜡黄,只是他眼眸中的执着却没有半分动摇。

    此时此刻,卷轴已经制作到了最后阶段,周维清体内的圣力在不断运转中并没有多大消耗。可是,他却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之力快要枯竭了。精神力的持续消耗令他此时头痛欲裂,要不是他那经过不死神功考验了几十次的意志力足够强大,恐怕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神师级凝形卷轴在制作的过程中可以有停顿,但绝对不能间断。否则的话,就将前功尽弃。这也是为什么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需要天王级实力的另一个原因——

    天王级强者不只是天理修为达到了极为恐怖的程度,同样的,天王级强者的精神力和灵魂之力也已经升华到了另一个境界,足以支持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时候的消耗。

    就算如此,神师的身体一般都不会太好,就是因为在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时候的消耗太大。

    周维清现在制作的这张凝形卷轴还算是好的,毕竟这是他恨地无环套装的第六件。要是到了最后几件,尤其是第十张凝形卷轴的时候,那消耗才是真正的恐怖。这也是为什么断天浪传授了周维清很多东西的缘故。因为他也不能肯定,在帮助周维清完成恨地无环套装第十件之后,自己是否还能活下来。

    以前周维清并不知道这些,但此时他真的自己来制作一张神师级凝形卷轴之后,却渐渐明白了断天浪的用意。

    这玩意儿真的是坑爹啊!

    他能成功么?他能成功么?此时,对面两位神师的脸色一点也不比周维清好看,他们消耗的精神力也同样不小。他们在牢牢的记忆周维清手中凝形笔的每一步,而且周维清还经常会使用时间逆流令自己的动作反复,这就令他们的记忆变得更加困难。

    当然,他们也都看得出,周维清这张凝形卷轴的制作已经到了最后时刻,接近尾声了。

    淡淡的光芒闪烁,周维清的脸色已经变得越来越凝重起来,他知道,自己的精神力随时都有可能崩溃。可越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周维清骨子里那种傲意就奔涌的越厉害,咬紧牙关,无论如何他也要坚持下去。

    不光是为了要完成这张神师级凝形卷轴,这对他自己的意志力也是一种征服。只要能够完成眼前的一切,那么,对于他未来的修炼将会有很大的好处。而且周维清隐约有一种感觉,如果他能够制作成功这张神师级凝形卷轴,那么,困扰了他许久的第三十七重圣力突破也将随之完成。

    在这样的诱惑下,他怎么可能放弃呢?一旦放弃了这次机会,自己的圣力突破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当圣力超过三十六级之后,每一级的提升都已经不是纯粹的拼搏和努力就能做到的。运气和机缘也同样重要,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样一个机会啊!

    外面的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但房间里的三人却都没有去点燃灯火,因为他们怕一个细小的动作都会导致周维清的制作卷轴失败。

    淡淡的光芒闪烁,周维清整个人脸上都已经布满了汗水,而在那水晶缸之中,也只剩下最后一点凝形液了。

    最后一笔了,终于到了最后一笔了。周维清的瞳孔骤然收缩的只有针尖大小,而他手中的凝形笔也是第一次产生了些许颤抖。

    此时,整个木屋内的空气都变得近乎凝固般的沉重,上官冰儿都已经紧握住双拳。

    嗡——,失败了。

    就在周维清最后一笔划出的时候,凝形纸险些瞬间爆裂,时间逆流再次爆发,但是,这一次,周维清却是身体一颤,精神上的极限负荷令他那么强韧的身体也是不堪重负,口、鼻、耳处,鲜血如同小蛇般流淌而出,看上去十分恐怖。

    我一定要成功,周维清在心中呐喊着,刹那间,他的右手完全变成了银白色,颤抖着的手掌顿时稳定下来。

    为了完成这张神师级凝形卷轴的制作,他已经顾不了许多了,哪怕是暴露一些圣力的奥秘,他也一定要将之完成。否则的话,一旦失败,甚至有可能会导致他未来修炼圣力再无寸进。

    在没有制作这神师级凝形卷轴之前,周维清是很有自信的,凭借着时间逆流这对于凝形卷轴制作逆天级的技能再加上九珠修为的圣力,他自问绝不会逊色于任何一位天王级神师。可实际制作之后他才真正明白制作一张神师级凝形卷轴有多么艰难。如果没有时间逆流的存在,他至少已经失败上百次了,而对于一名普通神师来说,那可是不能有半点失误,必须要一次成型的啊!

    可以说,周维清自身和真正的神师之间还有着不可逾越的天堑,但凭借着时间逆流的存在,他是强行要逆天啊!

    在这个时候,对面两位神师并没有注意到周维清输出的天力属姓上的变化,他们的目光全都在周维清面前那即将完成并且在此经过时间逆转的卷轴之上。

    神师的最后一笔,最能令人产生明悟,他们也不例外,对于周维清手上的银白色光芒以及圣力所散发出那宛如天地中心般的气息,两人直接选择了无视。毕竟,那与他们无关,而且周维清带来的奇迹已经是太多太多了,圣力直接被他们认为成了力之一脉的某种秘法而已。

    银光勾勒,铁划银钩,周维清手中的凝形笔在此勾勒而出,在这个时候,他脸上的鲜血已经向下滴落,整个人看上去都有着几分恐怖。

    骤然间,凝形纸上璀璨的银光瞬间爆发,浓烈的银色波动汇聚成一团无比强烈的光芒。周维清那滴落的血液瞬间被汽化,而他自己也是向后跌退几步,在上官冰儿的扶助下才没有摔倒。

    黄花梨木桌上,银色的光团变得越来越亮,空气中浓郁的天地元力蜂拥而至,疯狂的涌入到那桌面已经宛如活过来一般的卷轴之中。

    任何级别的凝形卷轴在成型之时都要吸收天地元力,只不过吸收的多少不一样而已。那些中级、高级凝形卷轴吸收天地元力只是很少的一点而已,甚至不会让天珠师感觉到。到了大师级之后,吸收的就要明显一些。而神师级凝形卷轴这个层次,对天地元力的吸收只能用恐怖来形容。如果量化的话,它至少要吸收一枚天王级天核那么多的天地元力才有可能完成。

    因此,只要是神师,就一定会选择那些天地元力极为充沛的地方制作卷轴,这也是为什么浩渺宫能够笼络那三大神师的重要原因,在浩渺大陆上,能够与浩渺宫那浓郁天地元力相比的地方实在是太少了。当然,雪神山也行,只是和浩渺宫比你,一个是因为他们是异族,另一个,天地元力也是略有差距的。

    而在这里,毫无疑问也是一个天地元力极为浓郁的地方,当周维清卷轴制作完成的一瞬间,他自己也能清楚的感觉到,木屋外面的山谷之中,大量浓郁的天地元力似乎是从山谷四周奔涌而出的,令原本只不过很普通的天地元力骤然增强到了一个极为浓郁的地方。

    周维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很显然,这里天地元力的充沛应该也是大自然造就而成,绝非人力所能制造。

    银色的光芒渐渐变成了淡金色,淡金色渐渐变成了澄澈的金色,到了最后,终于变成了那深邃沉凝的暗金色。

    骤然间,所有光芒瞬间收敛,而并未向外扩散,而之前木屋周围还汹涌澎湃的天地元力也是在那一瞬间骤然消失。

    所有的一切都寂静下来,木桌另一边的两名神师也像是虚脱了一般坐回自己的椅子上,同时闭上了双眼。看他们胸前的不断起伏,显然,他们也是相当疲倦的。

    周维清此时早已是头痛欲裂,眼看着黄花梨木桌上一张充满了奇异气息的暗金色卷轴缓缓漂浮而起,他才终于松了口气,头一歪,直接软倒在了上官冰儿怀中。

    哪怕是在整个凝形师的历史上,也绝对没有出现过二十多岁的神师。更没有人能用周维清这样的方法制作出神师级凝形卷轴来。但是,他毕竟成功了,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了。

    上官冰儿扶着昏迷过去的周维清在一旁坐了下来,周维清体内圣力依旧浓郁,甚至还能控制着保持在五珠修为左右。她就知道,自己的男人没事。只是精神消耗太大,身体承受不住进入休息之中而已。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对面那两名神师缓缓睁开双眼,他们的目光也是第一时间落在了木桌上方漂浮着的卷轴之上。

    那女子缓缓起身,站起的她,身材极为修长,身高比起上官冰儿还要高出半个头去。右手轻挥,那张卷轴已经飘飞到了她手掌之中摊开。

    低头看着卷轴上那些复杂、玄奥的纹路,她的美眸中不禁流露出几分痴迷之色。老者也站在她身边仔细地看着。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神师级凝形卷轴,并非伪神师卷轴。”老者只是看了几眼,就作出了这样的判定。

    少女点了点头,道:“他已经不能称之为天才了,应该是怪才、鬼才,绝世之才。”抬起头,目光再次落在昏迷的周维清面庞上。

    此时的周维清,脸上血渍已经被上官冰儿擦干净了,就躺在上官冰儿的怀抱中陷入深度昏迷。

    上官冰儿正好抬头看向他们,有些疑惑的道:“什么是伪神师卷轴?”

    女子愣了一下,“他没有告诉过你么?”

    上官冰儿摇了摇头,“我不是凝形师,也从来不会打扰他。”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