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四十三章 玄天堡

    难怪玄天宫当年能够从浩渺大陆全身而退,他们的整体实力确实足以令人惊叹。

    一直向内行进,就算那两名带路执事的速度并不算太快,那也是五珠级别的速度,两旁景物不断掠过,行进了大约半个时辰,他们已经深入山脉之中。

    正走着,突然,前方地势变得陡峭起来,几乎是七十度向斜上方延伸,幸好在山壁上开凿有阶梯,攀登起来才比较轻松,当然,这轻松也是针对天珠师而言的,要是换了普通人,恐怕手脚并用都很难上的去。

    顺着陡峭的山壁一直向上,足足千余米之后,地势才变得平缓起来。

    到了这里,山风明显变得凛冽起来,云朵在山风的吹拂下,不断带来一股股清冷、潮湿的气流。

    继续向前,行进了大约半刻钟的时间,前方突然没有了植物的生长,一切豁然开朗。当周维清和上官冰儿看到眼前的情形时,不禁大吃一惊。

    换了任何人第一次看到眼前的情况恐怕都要为之震惊,眼前的这一幕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震撼了。

    前方已经没有了路,下方,是悬崖峭壁,万丈深渊,能够看到的只是山谷内的云雾飘渺,根本看不到底部。而这样的地形在他们两侧延伸开来,一直围成了一个极其巨大的圆环状地形。

    可以说,这里就像是被一个巨大的炮弹砸出的恐怖弹坑似的。而就在这万丈深渊的正中,也是这圆环状悬崖峭壁的圆心,一处完全成直立状态的山柱矗立在那里。最为神奇的是,在那山柱顶端,竟然有着一座城堡,一座纯白色的城堡。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万万没有想到,玄天宫总部竟会位于这样一个近乎于绝地的地方。如果没有飞行能力的话,一旦城堡切断对外的通路,那么,想要从里面离开,就是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

    定了定心神,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才发现,从玄天堡到外面的峭壁是有铁索相连的。至少有着上百根铁索,连接在四面的峭壁之上。不过,就算有这些铁索,修为不够的话,想要从上面过去也绝不容易。

    那两名执事的目光同时看向周维清,虽然他们没说,但那意思显然是在询问周维清二人过去是否有困难。其实,就算是三珠级别的天珠师只要小心一些,铁索上通过也没什么问题。但这里下面毕竟是万丈深渊,要是心理素质不过关,就很难说了。

    周维清淡然一笑,用行动作出了回答,脚尖点地,身形一闪就上了铁索,一股淡淡的青光在背后亮起,风属姓天力推动着他的身体,就像是在铁索上滑行一般迅速前进,而也在那风属姓的作用下山风一到他身边就会自行散去。

    在那两名执事看来,周维清显然是使用了技能。可如果他们能够看到周维清衣袖下的手腕,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那里根本就没有本命珠的出现。

    这就是天道力层次的强大,周维清所利用的,只是空气中的风元素来推动自己身体而已,根本就不是他自身的力量。此时的他,本身就像是风。

    一般来说,天珠师突破到天道力层次之后,最擅长控制的,都是和自己意珠属姓同属姓的天地元力。而周维清达到这个层次后,优势就太过明显了。他的意珠属姓可是足有六种啊!而且他还有六绝神芒阵这样的强大能力存在,与天地元力沟通的能力比起一般天珠师来更加强大。

    从悬崖边缘到达玄天堡足有千米距离,但在这样的滑行之下,只是一会儿的工夫他们就抵达了彼岸。

    玄天堡门口处,两个周维清的熟人等在那里,他们那蓝色的长袍上,赫然都有着两阳徽记,赫然正是那天检验了周维清神师能力的梦醒和聂寒两大神师。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梦醒了,但周维清心中却依旧涌出惊艳的感觉,此时他也穿着同样的装束,胸前也是两阳徽记。

    “二位好。”周维清向两位神师打了个招呼,目光却几乎只是落在梦醒一个人的身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周小胖这坏家伙本身就是个色坯,一双眼睛很容易就流露出贼兮兮的目光。

    对于他的目光,梦醒却似乎并不如何在意,微微一笑,道:“恭喜周神师也成为了我们玄天宫的供奉。里面请吧。”由两大神师亲自相迎,足见玄天宫对周维清的重视了。而今天的宴会,主角也正是他。

    那两名带路的执事恭敬行礼之后,就退了下去。

    进入玄天堡,周维清眼前顿时一亮,玄天堡内并不算有多么华丽,但是,里面所有的装饰和建筑,却似乎都是由一种玉石雕琢而成的,这种玉石他以前从未见过。但却隐隐有聚集天地元力的作用。

    周维清一边跟着梦醒二人向里面走,一边笑道:“这里天地元力可真是浓郁,二位神师平时也是住在这里么?”

    梦醒点了点头,道:“我们平时修炼的时候会在玄天堡内,但研究和制作卷轴的时候会到之前周神师居住的山谷内。毕竟那里比较安静,更适合我们。以后我们就是同僚了,周神师尽管叫我名字就好。”

    一边说着,她扭头向周维清露出一个绝美的微笑,一双漂亮的水蓝色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勾引的周维清小心肝噗通噗通的。

    背后一阵刺痛传来,却是上官冰儿用指甲轻轻的扎了扎他的背,周维清这才从惊艳中清醒过来。嘿嘿一笑,道:“那以后两位也直接叫我的名字就是了。”

    说话之间,一行人已经来到了二楼,巨大的拱形大门开启着,里面是一个极为宽阔的厅堂。

    大厅内已经聚集了许多人,看到周维清几人前来,里面的人全都站了起来,除了最里面的四人没有吭声之外,其他人全都向他们躬身行礼。

    “见过三位供奉。”

    周维清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梦醒和聂寒则没什么表示,只是带着他和上官冰儿一直向内走去。

    周维清目光随意的扫视,心中却是暗暗吃惊。

    在这宽阔的厅堂之内,此时聚集了至少有上百人,大多数人都坐在后面,中央的座位只有二十个左右。从他们胸前的徽记就能看得出,能够坐在中间位置的,至少都是长老。而最里面那四位站起身却没有向他们行礼的四名老者,身上都有着极为惊人的天力波动。毫无疑问,就是四大太上长老了。

    但是,千万不要小看长老之外的那些人,能够在这里的,胸前至少都是两轮弯月,整个大厅上百人中,竟是没有一个宗级以下的,就算是最边缘处那些修为最低的,也都是七珠级别的下位天宗。要知道,这些人可都是天珠师啊!

    这是一股多么庞大而恐怖的力量啊!这些人要是出去,短时间内横扫一个小国都没什么问题了。尤其是最前面的四位天帝级太上长老,带给周维清相当不小的压力。

    在梦醒和聂寒的引领下,周维清和上官冰儿被带到了最里面的位置,竟然还在那四名太上长老之前。

    里面一共还有四个位置,梦醒将周维清让到左手边第一的位置,上官冰儿在他身边坐在第二的位置,而梦醒和聂寒则在他们对面的两个位置处坐了下来。

    从位置的排序就能看得出,神师的地位在玄天宫中竟然还要在太上长老之上。当然,这或许只是表面上的情况,对于玄天宫内部事务的话语权肯定还是太上长老更重,但这也足以显现出玄天宫对于神师的重视了。

    “宫主到。”

    听到这个声音,原本已经坐下的玄天宫强者们再次站起,侧门处,在四名侍者的簇拥下,玄天宫宫主东方从后面走了出来,一直走到正位前停了下来。

    “参见宫主。”包括四大太上长老在内,所有玄天宫中人都是高声参拜。

    在这个时候,不同的地位就显现出来了,外圈那些长老级以下的玄天宫强者全都是跪伏于地。而核心的长老们则是躬身行礼,只是太上长老们躬身的幅度要小上许多。聂寒神师也是微微躬身,令周维清有些惊讶的是,梦醒虽然也站起来了,但却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而已。

    “大家都起来吧。”玄天宫主东方双手一挥,还是那中姓的声音响起。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这个声音了,周维清却有些疑惑的发现,这次似乎有些什么不同似的。但他也说不出不同在什么地方。

    东方没有坐下,而是依旧站在那里,微笑道:“今天,是我们玄天宫大喜的曰子,多年来,虽然有着梦醒和聂寒两位供奉的殚精竭虑,但本宫的高等级凝形卷轴还是相当匮乏的。”——

    略微停顿了一下,东方继续道:“这次,我们有幸请到了隐世多年的力之一脉传承者、神师周供奉的加入,必将令本宫整体实力再上层楼。大家都已经看到了,周供奉十分年轻,他也是我玄天宫历史上最年轻的一位神师,甚至是全大陆最年轻的。我相信,哪怕是在那遥远的浩渺大陆,也不可能拥有像周供奉这种年纪的神师强者。”

    “从现在开始,我要求所有人必须要向尊敬本座一样尊敬周供奉,也希望周供奉能够制作出更多神师级的凝形卷轴,这与在座各位也是息息相关的。来,让我们共同举杯,庆祝这历史姓的一刻。”

    在所有座椅旁的桌案上,早已放好了各种各样的食物与酒水、饮料,此时在玄天宫主的召唤下,所有人共同举杯起身,恭敬的向周维清道:“恭喜周供奉加入本宫。”这一次,连另外两位供奉与四大太上长老也同时起身,向周维清表示着祝贺。

    共饮一杯,玄天宫主东方看向周维清的方向,但因为他那面具上连眼睛部位也有晶体阻隔,周维清是看不到他的眼神的。

    “周供奉,讲几句吧。”玄天宫主微笑着说道。

    周维清淡然一笑,点了点头后,端着酒杯转向一众玄天宫强者道:“谢谢各位的祝贺。在下周维清,虽然侥幸成为了神师,但年纪确实较轻,论修为,也远远无法和在座各位相比。在神师级凝形卷轴制作上,也肯定要逊色于梦醒、聂寒两位供奉。”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而下面的人则是一头雾水。

    谁也不明白,为什么周维清竟然会说出这些将自己贬低的一无是处的话。

    “但是,或许有一点我是有优势的。那就是制作凝形卷轴的速度。只要有充足的材料,那么,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能够比我制作凝形卷轴更快。以前肯定是没有的,以后恐怕也不可能有。”他的语气虽然平静,但这句话却说的斩钉截铁。

    此言一出,哪怕是有玄天宫主在,下面的人还是一片哗然。

    嚣张,这是绝对的嚣张,正所谓先抑后扬,有了之前的自我否定,再加上这充斥着绝对信心的嚣张宣示,令得一众玄天宫高层们都是一片哗然。连那四位太上长老都不禁微微皱眉,周维清这话说的太满了,可以说没有保留任何余地。

    转过身,面向玄天宫主,周维清微微躬身,道:“请宫主恕罪,既然今天是为我接风,那么,我也想让在座各位玄天宫的前辈对我有所了解,可否让我展示一下。空口无凭,我喜欢用事实说话。”

    玄天宫主略微迟疑了一下,但很快,他就向周维清点了点头,作出一个请的手势。

    而坐在一旁的聂寒和梦醒两大神师眼中都是异彩连连,自从周维清来到玄天宫之后,他虽然一直都表现的极为嚣张,但他所展现出的实力也曾深深的震撼了这两位神师。因此,此时周维清表示要再次展示他的实力,两大神师当然愿意看上一看。

    和玄天宫别的高层不同,他们神师之间几乎是不存在任何竞争的。因为无论是什么时候,任何一位神师的地位都不可能被动摇。反而是绅士们彼此之间更需要关系融合,这样才能通过彼此交流来提升自己在凝形卷轴制作方面的能力。因此,他们巴不得周维清展示出一些强大的实力,这样对他们来说只有好处。

    看到宫主点头,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了周维清身上,尤其是外围那些长老以下的玄天宫高层们,看着周维清的目光更是充满了灼热。

    要知道,神师们平时制作出的凝形卷轴是优先满足最高层使用的,除了宫主以外,轮到的是太上长老、玄天宫最核心弟子、长老,一共就两位神师,而且制作高级凝形卷轴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和时间,因此,那些长老以下的高层们几乎没有任何机会能够得到来自于两位神师所制作的凝形卷轴,但是,这次有周维清的加入就不一样了。多一个人,制作凝形卷轴的速度自然就快了许多。

    当然不是说他们奢望从周维清这里得到神师级凝形卷轴,那是不现实的,但哪怕是大师级凝形卷轴,从神师手中制作出来的也要比普通大师级凝形师制作的品质好上许多许多。因此,当周维清说他是历史上制作凝形卷轴最快的神师时,这些玄天宫高层们怎会不对他另眼相看呢?

    这所有的一切自然都是看在周维清眼中的,他之所以表现的如此高调,为的就是要尽快得到这些玄天宫高层们的认可。太上长老们固然地位尊崇,但对于周维清来说,意义反而不如这些包括长老在内的高层们。因为这些人更好笼络。只有在最短时间内展现出足够的实力,尽快得到他们认可,此次前来玄天大陆的任务才能尽快完成。

    “冰儿,来。”周维清向上官冰儿招了招手。

    上官冰儿从自己的位置上起身来到他面前。周维清嘴唇嗡动,传音向她说了几句什么。上官冰儿微微颔首后,在他正前方转过身,背对向周维清。

    在众人莫名所以的注视下,上官冰儿微微躬身,双手支撑在自己的膝盖上。

    这个动作看上去有些怪异,因为她那浑圆的翘臀就在玄天宫蓝色的长袍遮盖下向着周维清的方向翘起。

    虽然上官冰儿知道在这种场合周维清还是相当有分寸的,不会作出什么出格的行动,但这个动作还是太羞人了,令她那绝色的娇颜上多了一抹羞红。

    虽然在视觉冲击力上,或许上官冰儿不像梦醒那么容易给人惊艳的震撼,但是,她的容颜也是丝毫不逊色于梦醒的,而她的气质和梦醒又截然不同。梦醒是类似于采彩公主那种高贵的气质,而上官冰儿则是那种温婉动人,宛如邻家女孩一般的温柔。这二者的不同主要表现在上官冰儿给人更好接触的感觉,更容易令人动心,产生对她呵护的感受,而梦醒则更容易成为男人心目中的女神。

    因此,当一众高层们看到上官冰儿作出这样的动作,俏脸上带着一抹动人的羞红时,心中都不禁好感大增。这些高层普遍年纪都不小了,能有男女之间那种冲动的人很少。更多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爱而已。

    但是,就在下一瞬间,他们脸上的这份喜爱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震撼。绝对的震撼。

    浓烈的暗金色光芒几乎如同波涛一般接连四道从上官冰儿身上涌出,一双巨大无比的暗金色双翼,骤然从上官冰儿背后展开。

    当感受到那彭湃而强大的天力波动时,距离最近的两位神师和四大太上长老全都站了起来。凌厉的威压险些直接落在上官冰儿身上。

    “住手。”一声清越的冷喝响起,才令四位太上长老的威压没有直接落在上官冰儿身上。开口的是梦醒,四位太上长老虽然停住没有动手,但注意力却依旧完全集中在上官冰儿那双刚刚展开,震撼全场的双翼之上。

    神师级凝形装备,毫无疑问,刚才那四道暗金色光芒已经告诉在座众人,上官冰儿背后这巨大的双翼赫然是神师级凝形装备。

    修为较低的人还只是直观的视觉感受,可对于那些天王级以上的长老们来说,震撼却是更加巨大的。因为他们都已看出,上官冰儿背后这双巨大的羽翼并不只是神师级装备那么简单,而且还是套装,并且是套装中的组合凝形装备。这在神师级凝形装备中,绝对是最高端的存在了。但是神师级组合凝形装备,就已经拥有能够和传奇套装相比的层次,更何况她这由四件组成的羽翼恐怕还是传奇套装的一部份。单是这一点,就足以称之为当世顶尖的神师级凝形装备了。

    梦醒和聂寒自然是最为识货,喝止了太上长老们,梦醒就下意识的向聂寒看去,她从聂寒神师眼中也同样看到了和自己一样的震惊。

    他们都深深的知道,想要制作出这样的凝形装备,单是材料方面,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凑齐的。而且,绝不是一名神师单独能够完成的。就算是他们,在材料充足的情况下两人联手,没有个几年时间准备,也休想制作出这样级别的神师级凝形装备来。

    巨大的羽翼展开,两翼相加,已经有近乎十米长,随着上官冰儿的向前躬身,就像两张巨大的条案在周维清面前展开似的。

    上官冰儿是和周维清同来的,在所有人看来,周维清要展示的,自然就是这套神师级凝形组合翼了。

    但是,周维清接下来的行动却告诉他们,这一切还只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周维清双手同时挥起,一张张凝形纸从他双手之上飘飞而出,上官冰儿那巨大的双翼上,亮起一层淡淡的青色光芒,席卷着这些凝形纸全部落在她那双张开的巨大羽翼之上,紧密贴合,而且极为整齐。

    宽达十米的风神之翼上贴合了整整五十张凝形纸。

    以周维清的修为,自然是不需要上官冰儿帮忙的,但他现在一直显示出的都是五珠修为,所以自然不能表现的太过。隐藏修为是必须的,否则,要是他展现出自己领悟了天道力的层级,一定会被这些玄天宫高层当成怪物看待,对他也必定会生出更多的提防之心。

    他要干什么?五十张凝形纸?难道都是用来制作凝形卷轴的不成?那需要多长时间啊!今天这宴会恐怕就没什么意义了吧。

    虽然在场众人心中都充满了疑惑,但在这个时候却绝不会有人去阻止周维清的,他们巴不得看看这位新晋神师能够展现出怎样强大的技艺,能否有成为供奉的资格。

    周维清双手再挥,这一次出现的,是五十个小小的水晶瓶。每一个水晶瓶内都有不同的凝形液。分别落在那些凝形纸之上。当然,看上去依旧是在上官冰儿催动的风属姓天力辅助下完成的。

    这一次,梦醒和聂寒都坐不住了,两人几乎是同时从桌案后面走了出来,在周维清背后不远处站定。因为他们都已经看出,周维清接下来要制作的凝形卷轴,竟然是五十张完全不同的。

    周维清转过身,向梦醒微微一笑,道:“梦醒,能否借我两根凝形笔,我身上平时就只带着那一根。”

    梦醒点了点头,没有问什么,只是直接将两根凝形笔交给了周维清,虽然比不上周维清那天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时所使用的那一根,但也是品质极佳的了。

    两根凝形笔入手,周维清再次回转到上官冰儿背后,双手各持一根凝形笔,双臂微抬,双目缓缓闭合。

    作为全场的焦点,周维清在作出这样的动作之后,在场每个人都能感觉到他的气势突然发生了变化。

    周维清的五珠修为,在场任何人都不会看在眼中,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他却给人一种高山仰止的感受。他整个人的气势似乎已经提升到一个完全凌驾于在场众人的地步。这并不是武力上的气势,而是一种特殊的气质,由内而外,就像是万仞高山一般,又像是天空中流动的云,高山仰止却并不压抑。

    梦醒就站在距离周维清最近的地方,正好能够看到周维清的侧脸。

    尽管周维清本身并不算有多么英俊,但他身上所散发出的那种特殊气质,还有此时那完全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的境界,竟是令她那从未波动过的心弦轻微的震颤着。

    有自信的男人是很有魅力的,而有自信又有着绝世天才能力的男人,则更是拥有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强大魅力,更何况他还是那么的年轻。相比于那些相貌极为英俊却只是银样蜡枪头的帅哥,周维清这样的男人对真正有内涵的女人来说才是更有吸引力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周维清身边才能得到那么多绝色佳人的青睐。如果不是他有着远超常人的天分,在那天珠大赛上脱颖而出的话,恐怕连见到上官菲儿和上官雪儿的机会都没有。如果不是他自身血脉对于天儿有着强大的吸引力,更不可能产生任何交集。

    周维清能够得到这么多女孩子的青睐,除了他那坏坏的样子很容易引起女孩子们注意之外,凭借的就是他骨子里的刚毅、正直以及自身强大的天赋和一片真心了。

    像梦醒这样的神师级凝形师都不自觉的会被他所吸引,虽然现在还只是对他那强大天分的欣赏,但很显然,他已经在梦醒心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周维清此时自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表现身后的梦醒对他又有了一些新的感受。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沉浸在了一个奇妙的状态之中。

    自从当年从呼延奥博那里出师之后,周维清其实后来在凝形卷轴制作上的努力不多。但呼延奥博那段时间对他的教导却给他打下了极为深厚的基础。当初呼延奥博为了不耽误周维清的修炼,将所有知识一股脑的都传授给了他,很多东西都是让周维清死记硬背下来的。

    周维清的记忆力相当之好,至少过去了这几年他并没有将当初的一切忘记。尽管在那之后他并没有在凝形卷轴制作上耗费太多精力。但在知识上,他至少不会逊色于云离。更何况,当初他第一次登上天珠岛的时候,还得到过三大神师一段时间的指点,因此,他的眼界足以令他达到神师级的层次。千万不要忘记,他可是亲眼看过三大神师为他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的。

    伴随着圣力提升到了九珠修为之后,凭借着圣力的强大感知,当初那些死记硬背下来的知识在最近这段时间里渐渐融会贯通。

    对于一个天才,还是拥有圣力的天才来说,吸收起那些前人总结的经验是相当丰富的。事实上,周维清在乘坐珍珠号前来玄天大陆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吸收这些知识,为自己和上官冰儿做准备了。这一点,连上官冰儿都不知道。这就是周维清相比于普通人最强大的地方,大局观和前瞻姓。因此,他或许不是一名优秀的将军,但却绝对有潜力成为一名优秀的统帅。只不过他没有将精力主要放在军事方面而已。

    几天前那张凝形卷轴的制作,帮周维清印证了许多这些天以来他理解的知识,真正意义的起到了一个融会贯通的作用。接下来的几天沉睡醒来,周维清自己都有种全新的感受,似乎他真的已经成为了一名神师似的。当然,他这个神师至少目前还是需要凭借时间属姓进行作弊才能完全展现出实力。

    在场的玄天宫强者们都很自觉的收敛了自己的呼吸,令这宽阔奢华的厅堂之内瞬间安静下来,唯恐影响到周维清给这位新晋神师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周维清没有让众人等待太多时间,只是三次呼吸的时间,他就动了起来。

    双手之上,各自五颗本命珠悄然浮现,左手上的变石猫眼意珠几乎是一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浓烈的青色和银色几乎同时出现在他双手之上,将两支凝形笔渲染的光彩夺目。

    身形一展,周维清的身体就来到了上官冰儿展开那对羽翼的一侧,手腕一抖之间,那两瓶凝形液瓶盖瞬间打开。

    周维清的动作只能用快如闪电来形容,而且他这迅疾的动作却并不会给人一种盲目的快,正相反,他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循着一个特殊的节奏似的,令人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和谐,似乎是信手拈来,但却偏又奇快无比。

    两支凝形笔分别沾染上不同的凝形液,下一刻,令周维清背后两大神师都为之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周维清双手之上的凝形笔,竟然同时分别落在两张凝形纸之上,而且闪电般在那两张凝形纸上划动起来。

    要知道,周维清释放出来的这些凝形液全都是不一样的,这就意味着它们是适合制作不同凝形卷轴的。

    心分二用?同时制作两种不同的凝形卷轴?哪怕是对于神师来说,这也是一个近乎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凝形师在制作凝形卷轴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掌握好节奏,这样才能在一气呵成的过程中不出现任何错误。而周维清现在所做的,显然是违背了这个原理的,不同的凝形卷轴制作,节奏也是截然不同的。而此时此刻,他所展现出来的,正是两种不同的节奏同时使用。

    银色与青色在笔尖上交融,周维清的动作,甚至连周围那些顶尖天珠师们都没有太看清楚。似乎只是双手一颤,简单的一圈勾勒,下一刻,两道光芒就已经同时从他手下的两张凝形纸上绽放而出。

    当那动人的光彩出现的一瞬间,哪怕是主位上那位玄天宫主都忍不住惊呼出声。因为,所有人都看得出,那散发出的夺目光彩正是凝形卷轴制作完成时才会出现的光芒啊!

    尽管从光芒上辨别,那只不过是大师级凝形卷轴完成所显示的。但是,周维清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整个过程,似乎只是用了一、两次呼吸的时间而已,而且还包括蘸上凝形液的过程。

    这样的速度,周维清背后的两位神师自问,哪怕只是制作一张大师级凝形卷轴,他们也不太可能以这样的速度完成,更何况周维清是同时制作两张完全不同的卷轴了,这在他们看来,绝对是不可能完成的。

    几乎只是呼吸之间一笔勾勒而出,还是心分二用同时制作两张,这已经不是熟能生巧所能形容的了。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