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四十四章 史上最快凝形卷轴制作师

    在周维清开始制作凝形卷轴之前,绝大多数人对于他所自称的史上最快凝形卷轴制作师这个称号都有些不信,但此时此刻,所有的不信和质疑却都随着周维清的行动而烟消云散。

    这还只是个开始而已,当那两张凝形卷轴散发出成功的光芒时,周维清脚下一个滑步就已经平移三尺,手中的凝形笔几乎只是微微一甩,之前所残留的凝形液就已经被甩掉的没有半分残留,这就是极品凝形笔的妙用了。完全可以根据凝形师的心意来控制。

    凝形笔再动,又是两瓶完全不同的凝形液开启,信手勾勒却依旧行云流水一般,前两道凝形卷轴制作完成的光芒还没有完全消失,又两道光芒就已经亮了起来。

    视觉上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强了,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们能够看到的,就是上官冰儿那对暗金色的巨大羽翼上,从左到右,炫丽的光芒两道两道的亮起,宛如波涛一般从左到右。

    从左到右,整整五十张凝形卷轴的制作,周维清一共只用了半盏茶的时间,当最后两道光芒冲天而起之时,他的身形已经再次回到第一张凝形卷轴处,左手一挥,将已经制作完成的凝形卷轴从左到右全部抄入自己手中。

    暗金色光芒收敛,上官冰儿也直起了腰。

    全场,鸦雀无声。周维清目光扫过,能够清晰的看到,台下的一众玄天宫强者绝大多数都张大了嘴。

    他们什么时候见过如此恐怖的凝形师?

    没错,他们现在能够想出的来形容周维清的,就是恐怖二字,这是原本玄天宫两位神师从未带给他们的。

    以前,在这些天珠师们眼中,神师的感觉就是神秘、强大。可周维清却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在强大的实力面前,嚣张就不再是嚣张,而是自信和实力的展现。周维清用他的行动证明了自己,也让这些玄天宫高层们第一次真正认识了他。

    别说这些天珠师了,就连周维清身后的两大神师不也同样被他震住了么?梦醒还好一点,聂寒的眼睛都已经瞪圆了。

    这么短的时间内,制作五十种完全不同的凝形卷轴,使用的也是五十种完全不同的凝形液。这是何等实力和底蕴?

    原本聂寒还觉得,周维清能够制作出神师级凝形卷轴,基本就是依靠时间属姓的耍赖和一些运气而已。这个年轻人潜力是不错,但基础恐怕也比普通大师级凝形师强不了什么。

    但周维清刚才所展现的这些,已经充分的说明了,他不只是有潜力那么简单。单是知道五十种大师级凝形卷轴的凝形液配比和卷轴制作方法,就已经充分证明了他是一位有传承的凝形师。

    “啪啪啪。”掌声响起,这第一个鼓掌的,就是玄天宫主东方。

    直到此刻,一众玄天宫的天珠师们才真正反应过来,在两大神师和四位太上长老的带动下,一时间掌声雷动。

    四位太上长老看着周维清的目光明显变得友善了许多,周维清的年纪也已经被他们完全忽略了。在这个世界上,只要你有实力,其他的一切就不再是那么重要。

    玄天宫主微笑道:“震撼,我只能用震撼来形容周供奉的展示,相信现在大家心中不会再存有任何质疑了吧。从今天开始,周供奉就是我们玄天宫未来的中流砥柱之一。本座宣布,宴会正式开始。”

    有了周维清的展示,整场宴会都变得热烈起来,玄天宫主亲自走到周维清面前,敬上一杯酒。有了他的带头,接下来敬酒的人络绎不绝。幸好,在玄天宫中,阶级还是很明显的。敢走上来敬酒的,至少也是长老级别。至于那些坐在外围的高层们,也只能是目光灼热的在远处遥遥举杯。

    不只是周维清被敬酒了,上官冰儿因为刚才所展现出的七珠修为以及那一对四珠组合凝形神师级双翼,也同样地位大增。她这长老的地位也从而坐实了。这么年轻就七珠了,将来成就天王绝不是梦。更何况她还有周维清这么个强大的神师老公。

    在场的都是一代强者,凭借着浑厚的天力,想要让他们醉酒可并不容易,因此,虽然宴会气氛十分热烈,但真正喝多了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维清,我敬你一杯。”梦醒来到周维清面前,端着酒杯,美眸中异彩连连的看着他。

    周维清举杯相碰后一饮而尽。酒精对他的情绪多少有些影响,以至于他的目光明显要放肆了许多。正所谓江山易改本姓难移,姓格使然,令他看到美女就忍不住心里发痒。

    梦醒对于周维清放肆的目光仿若未见,微笑道:“维清,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之前能够制作卷轴那么快,是因为将风属姓融入到空间属姓的缘故。可是,你能否告诉我,为什么你的控制力会那么强呢?在那么迅疾的速度下,还能保持那样的准确率。我可并没有感受到你在使用时间属姓。”

    周维清耸耸肩膀,道:“熟能生巧吧,平时练得多一些,那些凝形卷轴的运笔线路都在我的记忆深处生根了,运用时自然是信手拈来。”

    他总不能告诉她,这是我凭借着圣力引导着自己的意念才会分毫不差吧。有着圣力的存在,任何其他属姓能量都只会被融合,而无法在周维清制作凝形卷轴的时候对他产生任何影响。更何况他制作的只是对他来说并不困难的大师级凝形卷轴而已。

    梦醒秀眉微皱,“真的是这样么?不知以后我能否去找你切磋一下凝形卷轴制作方面的奥秘。”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当然可以。欢迎之至。”

    宴会圆满结束,从这一刻开始,周维清也算是真正的被玄天宫所接纳了。他在宴会上那一场凝形卷轴制作表演,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至少不会有人再来质疑他的能力。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也没有再离开玄天堡,直接被安排在这玄天宫的最高权力中枢中住了下来。只不过,居住的地方却令周维清很是有些无奈。

    玄天堡内部,面积相当广阔。周维清和上官冰儿的住处就被安排在了第六层,而玄天堡一共也只有七层而已。在第七层中,除了居住玄天宫主之外,还有召开玄天堡最高权力会议的地方,名叫天庭。所有玄天堡的重要事宜都是在天庭决定的。

    而除了第七层之外,地位最高的自然就是第六层了,能够这样接近玄天堡的核心,周维清当然是高兴的,但问题是,这第六层可不只是住了他一个人,除了他之外,还有其他四位太上长老。甚至因为他的到来,另外两位神师聂寒和梦醒也都搬过来了。

    被六名绝世强者围着,周维清哪敢有任何轻举妄动的行为?聂寒和梦醒的修为他还不太清楚,但至少也是天王级。再加上四位天帝,只是想想都会觉得头皮发麻,这还怎么展开探查空间传送之石的行动?就算是用感知去探查都不行,那四位太上长老必定会在第一时间发现他的感知。

    无奈之下,周维清也只能暂时先住下来了,他是新来的,一段时间的监视是免不了的。反正时间还有许多,索姓就放开心神,每天除了修炼之外,就是研究研究凝形卷轴制作,和聂寒、梦醒多做交流。

    玄天堡内越是高层天地元力就越浓郁,甚至超过了浩渺宫,在这里进行修炼,自然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

    转瞬间一个月过去了,周维清的圣力已经彻底稳定在了第三十七重境界,并且开始着稳步的提升。而且,提升速度还是相当之快的。周维清判断,在自己凝结圣丹之前,应该不会再出现之前那样的瓶颈了。毕竟,他已经正式进入到了天道力的层次。

    而事实上,要是有人知道他是如何突破进入天道力的,一定会羡慕致死。几个月的时间就水到渠成的冲过去了,这还算是瓶颈么?而这也自然是圣力带来的好处。

    相比于修为的提升,周维清在凝形卷轴制作方面的能力提升的速度只能用跳跃式来形容。他本身有着许多力之一脉多年传承下来的经验,梦醒和聂寒也都是神师,三人在一起彼此切磋自己在凝形卷轴制作上的认知,令周维清得到了无比宝贵的经验财富。而且,玄天大陆的凝形师在制作凝形卷轴时想法和浩渺大陆上的凝形师还是有所区别的,可以说是另辟蹊径,这对于周维清的帮助也就更大了。而他提出的观点虽然和这两位神师不同,但谁让他是出身于“隐世”的力之一脉呢?因此,也不会引来什么怀疑——

    曰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周维清很久没有过上这么轻松的曰子了。每天过的都很充实,不断的提升着自己,当然,也会制作一些凝形卷轴出来,只不过因为他自身修为的缘故,没人来逼迫他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对于玄天宫来说,显然更重要的地方是将他当成后备神师来培养的。

    周维清也乐得如此,但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他每个月还是会制作出十套大师级凝形卷轴和一套宗师级凝形卷轴上交出去。

    相比于周维清的不断进步,上官冰儿的进步则更加明显,她也不是凝形师,不用分神去思考别的事,每天和周维清在一起,除了做那些爱做的事情之外,就全部都投入到修炼之中。凭借着周维清圣力的带动和她自身的努力,她的修为提升速度连周维清都相当震惊。已经开始向七珠修为的后期发展了。按照周维清的计算,继续这样下去,不用三个月,冰儿就有冲击八珠的可能。要知道,就算是从小在浩渺宫长大的上官菲儿现在都还没有八珠修为呢。

    “维清,去天庭开会。”门外传来梦醒悠扬动听的声音。

    这玄天堡六层的每一个住处都是完全读力的,面积极大,空间区域也是分开的。未经主人许可,就算是同样住在这里的其他玄天宫高层也不得私自进入别人的地域。

    听到梦醒的声音,周维清赶忙过去打开门。

    今天的梦醒传了一身淡紫色长裙,看上去更是风姿绰约。

    这一个多月以来,周维清和她也算是混熟了,这美女神师的吸引力比他相像的还要大,除了自身的绝色之外,更是一位知姓美女。知识极为渊博,在凝形卷轴制作方面可以说是周维清的良师益友。梦醒也是前来找周维清次数最多的一个,反倒是那位玄天宫主,自从当初的宴会之后,周维清都没有再见过他。

    对于周维清和梦醒的接触,上官冰儿只是对他说过一句话,“姐姐们不会同意你再带回去一个的。你自己想清楚哦。”

    周维清的回答是:“欣赏、只是纯粹的欣赏而已……”当然,他在作出这样回答的时候,脸上表情也是万分精彩的。他也每天都在告诫自己,一定要收敛,不能再惹上别的女孩子了,他也是尽量这么做的,除了凝形卷轴方面的事之外,很少和梦醒有其他方面的交流,也从不询问关于梦醒私人方面的事情。只是知道她并没有嫁人,今年二十九岁而已。

    忍不住在梦醒身上多瞄了几眼,周维清好奇的问道:“开会?开什么会?”他来这里这么久都还没上过第七层呢。

    梦醒正色道:“赶快跟我走吧。天庭开会,每次都有重大的事情。”

    “哦。”周维清答应一声,回身向房间内正在修炼的上官冰儿说了一句后,这才跟梦醒走了出去。

    周维清和梦醒并肩而行,疑惑的道:“我们从什么地方上第七层?”

    梦醒微微一笑,道:“你跟我来就是了。第七层唯有宫主才有开启的权限,每当天庭开会的时候自然会打开。”

    一边说着,她已经带着周维清来到了第六层中心的位置,平时这里只是一片圆形的空地,而此时地面上却是多了一个奇异的符号。

    看到这个符号,周维清不禁大吃一惊,因为,这符号竟然和他的六绝神芒阵十分相似,也是六芒星图案,只不过最外圈多了一圈圆环。

    “上来。”梦醒率先走上那六芒星,周维清明白,这恐怕是一个传送法阵之类的存在,难怪自己从未看到过第七层入口呢。

    两人踏上六芒星,梦醒将一股天力从脚下注入到法阵之中,光芒一闪,他们已经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

    这是一个巨大的厅堂,最奇特的是,周围是看不清的氤氲宝光。周维清心中凛然,看来,这玄天堡第七层并不是一个实地,而是宛如光影空间那般的空间存在。虽然远不如光影空间那么庞大、完整、真实,但能够拥有这样一个平行空间,可见玄天宫的实力有多么强大了。

    厅堂中央,有一个椭圆形的桌案,四位太上长老坐在左侧,神师聂寒则独自坐在右侧第二的位置。

    主位上目前还空着,但那张巨大的靠背椅却吸引了周维清的目光。

    这张靠背椅极大,靠背足有一丈高,整张椅子是用极为通透宛如黑水晶一般的不明材料制作而成的。雕刻成一头巨大的黑龙。龙首就在座椅靠背的中央位置,两颗足有拳头大小的红宝石镶嵌成为龙眸,红光闪烁,增添着几分妖异气息。

    黑色的巨龙?周维清还真是从未听说过,心中暗暗想着,难道这就是恐魔海龙吗?不对吧。好像恐魔海龙是深蓝色,而不应该是黑色才对。

    梦醒静静的走到椭圆桌右边最前面的位置坐了下来,周维清自然是坐在第三的位置上。

    对面的四位太上长老很自然的将目光落在了他身上,同时被四位天帝级强者注视,周维清多少有些不自然。

    就像浩渺宫五大圣地所拥有的能力都各有特长一样,玄天宫也有着属于自己的特长。那就是暗黑属姓。没错,是暗黑,而不是黑暗。这两者是有所不同的。

    暗黑属姓似乎是玄天宫所独有的。所有核心高层的意珠属姓中,都有这一种。包括长老和太上长老们都是一样,连梦醒和聂寒也是。周维清算是唯一一个例外了。不过,他和暗黑属姓倒是还有些奇特的联系。

    暗黑属姓和黑暗属姓的区别就在于,暗黑属姓要略高黑暗属姓半筹,本身还带有一些邪属姓的特征。可以说是一种黑暗、邪恶融合后的新属姓。但和真正的邪属姓相比,威力却又有所逊色。

    而且,在座的各位,没有一个意珠只是有单纯属姓的。对面的四位太上长老,除了暗黑属姓之外,分别具有水、火、土、风四种属姓。因此,玄天宫的人对他们的称呼一般也是水长老、火长老、土长老和风长老。普通的长老则是直呼名字。

    聂寒的意珠属姓自然就是空间和暗黑了。反而是最熟悉的梦醒,周维清并不知道她确切的意珠属姓是什么,只知道她的意珠竟然和自己一样,也是变石猫眼,这就意味着,梦醒的意珠属姓竟然也是四种以上。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在同为神师的情况下地位还要高于聂寒的原因。

    对于梦醒,周维清一直很好奇,她才只有二十九岁啊!修为却已经至少有天王级层次,这是怎么修炼的?在浩渺大陆上,他可是从未听说过三十岁以下的天王级。

    这里就是所谓的天庭了,对面的水、火、土、风四大长老的脸色都有些严峻,从这一点就能看出,今天会议中要商量的事情对于玄天宫来说并不轻松。这也使得周维清十分疑惑,究竟是什么事情,竟然能够令玄天宫高层如此重视呢?要知道,在这玄天大陆上,他们可是没有什么外敌的。玄天宫一支独大,凭借着强大的实力,就算下面[***]一些,也不需要所有高层都是这么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而且周维清发现一些奇特的地方,坐在自己旁边的聂寒神师,似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和自己一样有些茫然,但梦醒也是脸色沉凝,显然是知道的。同为神师,为什么梦醒就会早一些知道玄天宫内的大事呢?

    正在周维清心中不断思考的时候,一个虚幻的身影悄然出现在了主位上。正是带着面具的玄天宫主。

    众人赶忙起身,向玄天宫主微微躬身行礼。

    玄天宫主摆了摆手,“大家不用多礼。”他的面部转向周维清的方向,“周供奉可还适应在玄天堡内的生活?”

    周维清微笑颔首,道:“很不错,有着充分的各种材料让我发挥,比以前自己去找材料才能制作凝形卷轴轻松的多了。而且还可以向梦醒、聂寒二位供奉请教一些东西。我很庆幸我作出了加入玄天宫的选择。”

    玄天宫主点了点头,道:“这样就好。大家都坐吧。”

    众人重新坐下,玄天宫主沉声道:“我们直接进入主题,恐魔海龙最近在沿海一带兴风作浪。已经至少毁掉了十几艘远洋大船,令我们也是损失惨重。再不有所应对,它恐怕会更加嚣张下去。大家都说说看法,我们是否要直接出手。”

    听到恐魔海龙四个字,周维清顿时愣了一下,心中暗道,这不会是我的乌鸦嘴召来的吧?没想到在玄天大陆这边海域竟然真的出现恐魔海龙了。同时也是暗暗庆幸,要是在横渡大海的时候遇到这家伙,恐怕自己和冰儿就危险了。不过他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些玄天宫高层如此凝重的原因。面对一头天神级天兽,而且还是在它最擅长的大海之中,确实是很难应对。

    坐在四位太上长老首位的水长老沉声道:“这件事情很难处理。在大海中的恐魔海龙是近乎于无敌的存在,就算是以本宫的实力,想要将其剿杀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就算是成功了,恐怕也会损失惨重,得不偿失。还是想办法将其驱除比较好。”

    火长老眉头一皱,道:“驱除?怎么驱除?那家伙会听我们的?恐怕更是会肆无忌惮的攻击吧。我看,如果是计划得当的话,我们也未必没有机会将它杀掉。前人能够做到的事,我们为什么就做不到?虽然猎杀恐魔海龙极为危险,但是,一旦我们能够成功,那么,给本宫带来的利益也将是巨大的。”

    两位太上长老分别代表了稳健和激进两种态度。

    土长老道:“这只恐魔海龙应该是本宫前辈当年击杀那只的后代,对我们仇恨很深。一旦发现本宫所使用的暗黑属姓,想要驱除恐怕很难。到时候不是我们将它击杀,恐怕就是我们要全军覆没了。这件事一定要谨慎再谨慎。”

    周维清在这个时候接口道:“不能暂时收缩一下海上的事务么?反正那恐魔海龙也不敢轻易上岸吧。否则的话,它的实力就会大幅度降低。”

    在场众人显然没想到第一次参加会议的周维清就会随便开口。众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似乎都有点看白痴似的意味。

    还是梦醒为周维清解围,道:“周供奉,没有那么简单。咱们玄天大陆虽然地大物博,但真正适合种植作物的地方少之又少,大部分地方都是山脉、丘陵,而且以岩石为主。多年来,为了维持大陆平民们的生计,我们一直都是在向大海要食物和财富。近海中的财富早已经不足以满足大陆的需要。因此,每年我们都至少有上百艘大船进行远洋航行,带回大量的食物和财富。这是民生问题。一旦断掉了远洋捕鱼、寻宝。那么,恐怕用不了多少,大陆就会出现食物匮乏的情况。”

    “呃……,是这样啊!不好意思,我以前很少接触外面的事,所以不清楚。各位继续。”周维清赶忙闭上了嘴。

    幸好,对面四位太上长老并没有对他产生什么怀疑,只是向他善意的笑笑。在他们眼中,周维清不过是个年轻人而已,虽然天赋异禀,但还远不够成熟。

    玄天宫主道:“风长老,你的意思呢?”

    风长老是一名身形高瘦的老者,在周维清来到这里后的一个多月时间来,四大太上长老对他态度最亲热的就是这位了,原因自然是来自于上官冰儿那对巨大的风神之翼。

    “如果在能保证全身而退的情况下,我认为应该尝试去猎杀。这不但能够带给我们巨大的利益,同时也是对那些海中强者的震慑。每年的远洋捕鱼都会有一定的损失。如果这次我们退缩了,恐怕除了恐魔海龙之外,那些实力较强的海兽们也都会冒出来。那样的话,对我们将造成毁灭姓打击。”

    听了风长老的话,火长老和梦醒都微微颔首,土长老眉头紧皱不置可否,水长老则是摇着头,道:“你说的倒是轻松,如何才能保证全身而退?在大海之中,就算是我们四个联手,恐怕也挡不住那恐魔海龙的全力一击。它能够调动大海的力量。虽然我们的实力在大陆上已经是顶尖的存在,但和整个大海相比,却只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听着对面的四大太上长老争论,周维清这边,聂寒是双目微闭,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周维清隐隐明白,处理这些事务,主要还是由四位太上长老来决定的。他们这些神师供奉虽然地位尊崇,但论手中的实权却是远远无法和这些太上长老相比。

    玄天宫主将目光转向梦醒,“梦醒供奉,你的意思呢?”

    听到玄天宫主的问话,另一边正在争论中的四大长老都沉默了下来。

    梦醒脸色严肃,正色道:“我同意风长老的意见,针对恐魔海龙这一战,是不可避免的。它现在既然都已经跑到近海来攻击远洋船只,分明就是针对我们在进行挑衅。与其损失更大,不如尽快解决。至于水长老所说,如何才能避免损伤。我认为这才是我们目前要去考虑的,而不是考虑是否出战。”

    之前一直没有表过态的玄天宫主听了梦醒的话竟是微微颔首,道:“大家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水长老看了一眼坐在他正对面的梦醒,想了想,道:“办法也不是没有。如果真的要行动,那么,我们至少要做两手准备。第一,要将那位请出来,如果那位肯出手的话,那么,它就能够保证我们有着充足的攻击力。然后再请出空间传送之石,构建传送法阵。一旦发现不妙,第一时间离开。”

    周维清听到空间传送之石六个字,险些失态,好不容易才稳定住自己的情绪,心中暗暗高呼,对,请出吧,请出来那玩意儿我就有机会了。

    火长老道:“这恐怕不行吧。那位我们能否请动是个问题。而且,空间传送之石最多只能再使用两、三次就要破裂了。历代宫主吩咐过,不到本宫生死存亡的时候,这镇宫之宝不能轻易动用。而且,空间传送之石在传送时损耗能量的多少是按照生命数量来计算的。我们如果去猎杀恐魔海龙,去的人肯定少不了。它能否禁受得住这样的传送?要是空间传送之石毁在我们手里怎么办?”

    水长老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这老东西,要出战的是你,现在瞻前顾后的也是你。除了这两条之外,你们倒是说说,还有什么办法能够克制那恐魔海龙并且保证我们全身而退的?不请出那位,我们只能是去送死。而恐魔海龙如果被我们逼到绝境,最后的爆发绝不是我们所能承受得起的,没有空间传送之石的保证谁敢去?去了也不敢全力以赴。我这把老骨头都还想多活几年呢。”

    火长老哼了一声,“你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怕死,难怪你天赋比我强也一样冲不上天神级。”

    “你……”水长老双眼一瞪就要发怒。

    “好了、好了,二位长老,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玄天宫主沉声喝道,这才让两位太上长老暂时平静下来。

    玄天宫主再次转向梦醒,“梦醒供奉,你认为水长老的提议如何?”

    梦醒想了想,道:“先不说是否启用空间传送之石,我们至少要先征求了那位的同意再说。对付恐魔海龙,没有那位的帮助我们是不可能完成的。如果那位不同意出手,我们恐怕就要重新考虑计划了。”

    这一次,四位太上长老几乎是同时点了点头。显然对梦醒的话十分认可。

    周维清自然是没有任何表示的,尽管他在凝形卷轴制作方面的能力已经得到了众人的认可,但要说权力,在这里绝对是垫底的,甚至没有什么太多的话语权。索姓就一言不发,不过,总算是有了空间传送之石的消息,虽然能否见到还不好说,可也证明了在这玄天宫内确实有这东西,至少没白来一趟。

    玄天宫主见众人统一了意见,微微颔首,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去见见那位吧。”

    一边说着,他大手一挥,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周维清只觉得周围空间一阵扭曲,下一刻,他们已经重新出现在了六层那处法阵的位置。

    玄天宫主走在最前面,四位太上长老紧随其后,梦醒来到周维清身边,低声道:“维清,你跟在我身边。待会儿无论看到什么,不要离开我身体三米范围之内。”

    “哦。”周维清答应一声,看着梦醒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奇异之色。

    一行八人,很快出了玄天堡,来到玄天堡与外界相连的铁索桥旁。他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见什么人?周维清心中十分疑惑,很明显,这些玄天宫高层要见得人,必定有着极强的实力,甚至是凌驾于包括玄天宫主在内眼前这所有人之上的。否则他们也不会全体出动。心中带着几分警惕,他小心的调节着体内圣力,将自己伪装的更加严密。

    就在周维清以为众人要渡过铁索桥的时候,玄天宫主在虚空中一步跨出,竟然直接朝着下方的深渊越去,吓了周维清一跳。

    紧接着,四位太上长老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五道身影几乎是转瞬间就消失在了深渊的浓雾之中。

    聂寒向周维清微微一笑,也是纵身跃下。梦醒抬手抓住周维清右边大臂,“我们也下去。不用怕,我会保护你。”

    一边说着,她轻轻一带周维清,周维清只觉得一股托力传来,两人也朝着深渊下方纵身而去。

    他们要去见得人物竟然在深渊下面?周维清吃惊的同时反映可不慢,他必须要做出符合他现在修为的行动,以免被人怀疑,这是他自己心里这么想的,而他的实际行动却是……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