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五十二章 我不后悔!

    “如果这些还不能成为有力证据的话。那么,在对阵恐魔海龙的时候,连那位东方宫主都去布阵了,与暗黑魔龙结合在一起的你,却成为了最主要的战力。还有,别的可以假,但那暗黑魔龙套装却假不了吧。十一件的传奇套装啊!在我们浩渺大陆也只有一种浩渺无极能够与之相比。那位东方宫主身上没有,你却有。这还不足以证明你的身份么?我想,梦醒也不是你真的名字吧。我虽然骗了你,但我确实是叫周维清。事实证明,我们两个都是骗子,所以,算作是扯平了,好不好?”

    听着周维清的分析,梦醒重新回过头来,她没有再反驳周维清的话,只是认真的看着他。

    “能不能告诉我,在那个时候,你为什么选择救我们?你那虚张声势的能力,真的能挡住恐魔海龙么?”

    周维清看着她那带着几分执着的目光,苦笑道:“你想听实话还是谎话?”

    “当然是实话。”梦醒没好气的说道。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告诉我你的真名字,我就告诉你。”

    梦醒呆了一下,贝齿轻咬下唇,低声道:“我叫东方寒月。”

    “东方寒月?好名字。和你很配。”周维清赞叹道。

    东方寒月道:“该你说了。”

    “我不知道。”周维清坦然道。

    东方寒月惊讶的看着他,“这就是你给我的回答?”

    周维清道:“这才是最真实的回答。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手救你们。对我来说,最有利的情况就是你们和恐魔海龙两败俱伤。面临危险时,用出空间传送之石,那才是我最大的机会。我有七成把握在夺得空间传送之石的时候能够逃离。你就当我那时候傻了吧。可是,我不后悔。”

    听到周维清说出我不后悔四个字的时候,东方寒月美眸中原本的凌厉和愤怒融化了,注视着他,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之中。

    “我去找点吃的。”周维清站起身,朝着海边的方向走去。他现在也需要冷静。因为,此时此刻对于他来说,相当于是面临着第二次抉择的机会。而且,这很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机会。

    他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空间传送之石就在真名东方寒月的梦醒身上。她才是玄天宫真正的掌权者啊!在这荒岛之上,她又是如此虚弱,哪怕是不伤害她,只要从她身上夺得空间传送之石后,自己就可以带着冰儿回去了,此行的任务也已完成。

    可是,他真的能下定决心这样做么?如果能得花,他也不会和梦醒说那么多了。

    走到海边,任由海水浸没自己的双脚,周维清的感知散发开来,可是,他却发现在这茫茫大海之中,竟是感觉不到半分生命的气息。

    “你妹啊!哥想吃点海鲜排解一下心情都没的吃。你们有没有人姓啊!”周维清愤怒的朝着大海咆哮着。

    退后几步,无奈的在沙滩上蹲下来,用手在沙子上画着圈圈,“周小胖,你这个软蛋,让你心软,让你心软。”

    圈圈被划烂了,可他脸上的无奈一点也不见减少。让他去欺负一个身受重伤的女孩子,而且还是对他相当不错的女孩子,他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啊!如果玄天宫对他不好,东方寒月对他不好,他恐怕早就出手了。但是,他还清楚的记得,当危险来临的时候,哪怕是在和自己怄气的她,也没忘记要保护自己的安危。甚至不惜冒着自己受伤的危险。

    猛然站起身,周维清大踏步的朝着东方寒月的方向走去。

    看着他那气势汹汹的样子,东方寒月的俏脸顿时变得更加苍白的,下意识的双手抱胸,娇躯在沙滩上向后挪移了几分。

    周维清一直走到她面前才停下来。

    东方寒月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猫一般,“你、你要干什么?”

    周维清恶狠狠的低下头,道:“把空间传送之石交出来。”

    东方寒月眼中流露着倔强的光芒,“不给。要杀便杀。”

    “不给算了。”周维清长出口气,脸上流露出一丝无奈的微笑,一翻身,直接在东方寒月身边躺了下来。

    东方寒月再次呆滞了,要知道,刚才周维清想要催要空间传送之石的那一刻,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可这个家伙,竟然就只是那么说了一句。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东方寒月忍不住说道,她完全不明白这个坏蛋在想些什么了。

    周维清躺在那里,头枕着自己的双手,道:“这么好的机会,我要是不努力一下就放弃了,岂不是太亏了。我问过了,就证明我努力过了。你不给,我也没办法。所以也就只能算了。哥是纯爷们,总不能在这荒岛上起伏你一个弱女子吧。你赶快恢复修为吧。等你恢复了,我就走了。”

    “那你不想得到空间传送之石了?”东方寒月疑惑的问道。

    周维清苦笑道:“当然想,这是我此行的任务。不过,我会想别的办法的。你可要看好你的宝贝,别让我得手了。”

    “哼。”东方寒月哼了一声,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坐起身,闭合双目,默默的修炼起来。在她坐起的那一刻,嘴角处分明勾勒起一丝淡淡的微笑。只是正躺在那里的周维清看不到而已。

    感受着身边的东方寒月进入到修炼状态,周维清躺在那里百无聊赖的看着天空,心中暗骂,周小胖,你真是个滥好人。她要不是个美女,你还会这么做么?不会,你肯定不会。你这个猥琐好色的家伙。不过,不管怎么说,哥也算个真小人,总比伪君子强点吧。哎,寒月美女,你真是太让哥失望了,就算不以身相许,总要献个香吻吧。哥对你这么好,感动一下你会死么?

    心中虽然满是这猥琐的想法,但他却在东方寒月入定后翻身坐起,一转身来到她背后,将双手按在她的后背之上。

    我不是为了帮她恢复,我是为了要感受一下那动人的曲线。小胖是这样告诉自己的。下一刻,银白色光晕已经将两人的身体笼罩在内。

    好人做到底吧。

    东方寒月一点也没有夸张自己的伤势,她体内的经脉不但破损严重,而且有些散乱。这种伤势要是出现在普通人身上,恐怕是个都已经死了。但她必竟是天帝级强者,勉强还能支撑着。

    她的疗伤过程显然快不了,但是,加上周维清就不一样了。

    柔和的圣力缓慢的注入到东方寒月体内,东方寒月的娇躯骤然颤抖了一下,温暖的能量通过一双温热的大手从背后传入体内,那种感觉是十分奇特的。东方寒月只觉得自己娇躯微微有些发软。而那柔和的能量进入她体内后,经脉中混乱的能量竟是轻而易举的就被同化了。

    伴随着那柔和能量的前进,破损的经脉逐渐被那银白色光芒包裹其内,并没有什么痛苦的感觉,东方寒月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浸泡在温水中似的,说不出的舒服。

    她索姓放弃了自我疗伤,更是没有再保持半分的警惕,完全将自己的身体开放给了周维清。任由他的圣力在自己体内游弋。

    渐渐的,在那舒适的感觉中,东方寒月竟然睡了过去,睡的无比安稳。自从她肩头压上了玄天宫这份厚重的责任后,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睡得如此甜美了。

    “你妹啊,不带这样的。哥不是好人。”坐在东方寒月身后的周维清就郁闷了。这妞就不怕我趁人之危把她那个啥了?就算她将空间传送之石藏起来了也不能这样吧。难道她不知道在这种娇弱状态下对男人有多么巨大的杀伤力么?伤不起啊伤不起。

    夜色,渐渐笼罩了小岛。将黑暗与静默带来。

    一堆篝火成为照亮了小岛的唯一光明,周维清此时就坐在篝火旁,烤着干粮。

    须弥戒已经重新回到了他手上,这戒指里的食物和饮水可是相当不少的。所以虽然没有海鲜吃,但也不至于饿肚子。

    篝火偶尔发出劈啪声响,干粮虽然简单一些,但烤热了的味道还是相当不错的。

    周维清尽量克制着不让自己的目光向篝火另一边投去。因为在篝火的照耀下,东方寒月红扑扑宛如苹果般香甜的俏脸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

    哪怕周维清的本我之中充满了肮脏和银秽的东西,但却无论如何也冲不破他那道德与良心两大君主的镇压。但这滋味儿绝对说不上好受。

    在帮东方寒月治疗好体内的经脉时,周维清就想走了。但是,一想到还有另一只恐魔海龙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他终究还是没舍得抛下东方寒月自己离去。

    等她醒来再说吧。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脱离自己控制这种感觉了。但周维清现在却不得不承认,此行的任务已经完全不在他控制范围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烤干粮的香气太浓郁,东方寒月的鼻子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眸。

    感受了一下体内经脉的状况,东方寒月不禁大吃一惊,所有破损的经脉全部被修复好了,以她的修为,虽然没有修炼,但随着经脉的恢复,体内天力也已经自行恢复了大部分。而且隐约中,因为自己用特殊方法提升实力而产生那无法撼动的瓶颈似乎也松动了几分似的。体内的经脉上,隐约有着一层淡淡的银白色光彩,比以前更加坚韧了。

    “嗯……”用力的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东方寒月鼻间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四肢百骸都充满力量的舒适感觉,令她那俏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几分享受的感觉。

    噗。周维清手中的干粮直接掉到了火堆里,眼睛险些从眼眶中瞪出来。东方寒月伸懒腰的动作,将她那动人的曲线完全展现出来,再加上那一声充满魅惑的娇吟声。几乎瞬间就让某人产生了兽血沸腾的冲动。

    “不要这样行不行?你这是在诱人犯罪。”周维清一边吞咽着唾液一边说道。

    “不行。”东方寒月白了他一眼。

    周维清顿时无语,重新拿出两块儿干粮和干肉在火上烤了起来。

    东方寒月坐在篝火的另一边,双手抱膝,也不去看周维清,喃喃的说道:“给我说说你们浩渺大陆的事吧,还有你的事。”

    “嗯。”周维清答应一声,眼中流露出几分回忆之色,没有什么隐瞒,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徐徐的述说着自己的经历。

    “我出生在浩渺大陆上一个名叫天弓帝国的小国,原本,我并不能成为天珠师,直到有一天……”

    尽管他才只有二十几岁,但他的经历却是那么的丰富,已经是尽量简短的来说,可周维清这一讲,却依旧讲了足足两个时辰。

    夜色已经很深了,两人都吃了不少干粮,周维清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向篝火中添上从身后树林中拣出的干柴。

    “那你为什么要拿到我们玄天宫的空间传送之石?”东方寒月好奇的问道。

    周维清几乎讲述了他所有重要的经历,甚至和他那些红颜知己的事也没有隐瞒,却就是没有说出要得到空间传送之石的目的。

    周维清摇了摇头,微笑道:“这是秘密。你要是将空间传送之石送给我,我就告诉你。”

    “想得美。”东方寒月哼了一声,“不说就算了。”

    两人之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唯有火焰灼烧干柴发出的劈啪声。

    “和你相比,我的经历就要简单的多了。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能够拥有天帝级的实力?还是一名神师?”东方寒月低声说道。

    周维清点了点头,他确实十分好奇。

    东方寒月喃喃地道:“其实你不需要怀疑自己,因为,你的天赋远在我之上。我可以肯定,如果只是自行修炼的话,就算我比你大上几岁,也不可能拥有你这样的实力。我的修为,绝大部分都是外来的。”

    “外来的?”周维清眼中充满了惊讶。

    东方寒月道:“你应该已经看出了,我们玄天宫高层,都拥有着暗黑属姓能量的传承。其实,这是流淌在我们体内的黑暗魔龙血脉。我们玄天宫一脉,尤其是作为宫主继承人的我,祖先其实就是暗黑魔龙与人类结合的后代。所以,从某种意义来说,我并不是纯粹的人类,而是龙人。”

    “我的祖先,通过修炼化形术化为人类,娶了一位人类女子,之后才有了我们这样的传承。兼具暗黑魔龙的体魄和人类的智慧与天赋,才成就了玄天宫的基础。我们玄天宫也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也一直都有暗黑魔龙的守护。暗黑属姓也是由此而来。”

    “因此,我们自称为魔龙族。在我们魔龙族之中,有一种秘法,传承的秘法。当上一代宫主濒临死亡的时候,能够将自身的修为传给下一代宫主。虽然不可能是全部接收,但有着这份传承,就能令下一代宫主在最短时间内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这份传承只能在我们魔龙族最纯正的直系血脉中进行。我就是这一代的传承者,我的父亲因为强行冲击天神级未果,重创了自己,临死之前,将一身修为传给了我。”

    “这样的传承虽然能够令我迅速拥有天帝级修为,但是,也因为得来的太容易,没有经历积蓄的过程,所以,我这一生,也就只能局限于天帝级修为了。”

    听到这里,周维清终于明白玄天宫的由来,东方寒月所说的这些,可以说全都是玄天宫的秘辛。她竟然毫不避讳的讲了出来。

    “那位东方宫主呢?又是什么人?也是太上长老么?”周维清问道。

    东方寒月摇了摇头,道:“那是我母亲。为了辅佐我能够震慑住一众长老,所以母亲才和我暂时共同执掌玄天宫。但却是以我为主。你第一次见到的玄天宫主是我,之后因为我要以神师梦醒的身份出线,所以你再见到的就是我母亲了。”

    周维清恍然道:“难怪我觉得第二次再见到的时候有了不同,果然是换人了。不过,你们玄天宫那面具也够神奇了,连男女都没法分辨出来。”

    东方寒月眼中流露出几分朦胧,“在很多人看来,玄天宫主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可他们却不知道,身为宫主是一件多么寂寞的事。你的经历可以说上几个时辰,可我的经历,就是这么几句话就能交代清楚了。如果有的选择,我宁可只是做一个普通人。”

    周维清道:“命运虽然选择了你,但你也同样可以尝试着去改变它。”

    东方寒月苦笑道:“改变?怎么改变?我负有血脉传承的责任,负有维持玄天宫统治地位的责任。我所能做的,就只有让玄天宫继续强大下去。”

    说到这里,突然间,一股强横无比的气势骤然从她身上爆发出来,东方寒月缓缓站起身,目光凌厉的看向周维清,“我的实力已经完全恢复了。”——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