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五十三章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我的实力已经完全恢复了。”

    伴随着冰冷的声音,东方寒月缓缓站起身。天帝级强者的威压,几乎是一瞬间就将周维清牢牢的按在地上。

    可以说,之前周维清是没有半点准备的,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东方寒月竟然会对他出手。刚才两人聊天的这段时间,她已经将天力恢复了。

    周维清依旧坐在那里没有动,因为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在气机牵引之下,只要自己稍有动作,就会迎来东方寒月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脸上挂着一丝苦笑,周维清看着她道:“这算不算是恩将仇报。”

    东方寒月哼了一声,“你对我有什么恩么?就算是恩将仇报又如何?这可是荒岛,谁能看得到?”

    周维清痛心疾首的道:“哎,好人果然是不能做啊!不过,你这是不是也算是给我一个抢夺空间传送之石的理由?”

    东方寒月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你对自己倒是信心十足嘛。”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有信心多少就还有几分机会,要是连信心都没有了,还怎么混啊!”

    强烈的杀机瞬间从东方寒月体内迸发而出,恐怖的压迫力,令周维清身体周围的沙滩都为之缓缓下陷。

    天帝级强者全力以赴释放出的威压还是相当恐怖的。但是,现在的周维清也不是那装成六珠修为的他了。

    面对东方寒月带来的压力,他依旧坐在那里,从容自如的看着她,眼神中没有流露出半分敌意,目光更是极为温柔,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妻子再发小脾气似的。

    “我要动手了。”东方寒月恶狠狠的说道,同时一步跨出。令自己的气势更盛几分。

    “来吧。”周维清张开双臂,脸上带着笑意,仿佛要慷慨就义似的。

    “你真不怕死?”东方寒月的右手已经缓缓抬起,遥对周维清,掌心之中,浓烈的暗黑天力吞吐不定,天帝级强者的全力一击,就算将眼前的沙滩全部毁掉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怕,怎么不怕?怕的要死。谁不怕死啊!我还没活够呢。还有那么多美女等着我呢。不过,你是不会杀我的,你舍不得。”周维清笑吟吟的看着东方寒月。

    猛然深吸口气,东方寒月眼底充满了复杂的光芒,抬起的手缓缓收回,放在自己的胸襟之上。贝齿轻咬下唇。

    也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的乌云突然散了,一轮皎洁的明月高悬当空,柔和明媚的月光缓缓洒落,在那月光的映照和大海的背景下,周维清的目光顿时有些痴了。

    海上生明月,沙滩立仙子,那种动人的意境令他的心不自觉的悸动起来。

    东方寒月再次跨前一步,她终于出手了。

    但是,却并不是向周维清出手。

    “嘶啦——”破帛声在这个时候听起来并不刺耳,反倒像是一层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隔膜被瞬间撕破一般。

    下一刻,呈现在周维清面前的,在那皎洁月光映照下的,是一具宛如羊脂白玉,美的毫无瑕疵,仿佛在散发着圣洁光晕的胴体。

    再一步跨前,她的脚已经踏在了他双腿直接的沙砾上,双腿弯曲,就那么跪坐在他双腿之间,修长的十指猛然探出,一把抓住他的胸襟,将他猛然拉近到自己面前。

    周小胖用力的吞咽了一口唾液,连他都觉得眼前的一切有些不真实。喃喃的道:“不要太粗暴,好不好?”

    东方寒月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不行!”

    双手猛的向两边一扯,破帛声再次响起,这一次,露出的是那古铜色,宛如铜墙铁壁一般的宽阔胸膛。她的唇,也近乎疯狂一般的找上了他的。

    可当那四片唇瓣真正接触在一起的时候,他却清楚的感觉到,她那带着几分清凉的唇瓣在颤抖着。这才是她真正的心情吧。

    东方寒月的动作很疯狂,她甚至将周维清的身体直接压倒在了沙滩上,更是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腕。可她的吻对于久经战阵的某人来说,实在是很生涩。

    这一吻,吻的惊天动地,吻得海枯石烂,吻的某人兽血沸腾。

    直到两人都因为窒息的时间太长而不得不分开时,这一吻才算暂时停了下来。

    东方寒月的娇躯紧紧的压在周维清身上,那光滑柔软却有着极尽弹韧的娇躯,压得某人险些呻吟出声。

    两人都在喘息,因为喘息某些位置接触的更加紧密。

    喘息半响,东方寒月没动静了。正处于兽血沸腾巅峰状态的某人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被逆推固然很爽,可中间停下来,那就有些无语了。

    “那个,继续吗?”周小胖试探着问道。

    东方寒月将脸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上,依旧有些喘息的道:“你不是说,不要太粗暴么?”

    “呃……”周维清嘿嘿笑道:“其实,我是想说,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猛的抬起头,周维清这才看到,东方寒月的俏脸红的像熟透了的苹果一般,看着他,目光有些迷离,却是嗫嚅道:“可是,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紧紧抓住周维清的双手悄悄的松开了。

    男人的兽姓是怎么被吊起来的?别人什么情况周维清不知道,反正这会儿他就觉得,自己仿佛真的变成了暗魔邪神虎一般……下一刻,攻守异位,暗黑魔龙女终究变成了承受的一方,暗魔邪神虎男就像抓到了最美味的小羊羔一般,霎时间,雷鸣电闪,暴风雨真的来了……乌云轻飘,遮住了害羞的月,天地间,黑暗中,只有那大海、荒岛、沙滩,以及那动人心魄、诱人犯罪的龙吟虎啸之声。

    尽管她已经活了二十九年,可他却是她第一个男人,第一个走进她心中并且虏获她身体的男人。

    这是我欠他的,那天我输了。东方寒月在最开始的时候,还不断在心里重复着自己的理由。可当某人雄壮的身躯充满灼热的气息占据了她的一切时,除了那若隐若现、忽而高亢忽而颤抖的龙吟声,她已经无法再进行任何思考。

    他说过,他不后悔,她呢?她同样不后悔。

    哪怕明知道没有未来,甚至在下一刻可能就要失去这个男人,她依旧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将自己交给他。

    或许这是疯狂,但是,在东方寒月这一生之中,最美的记忆或许就是这一场疯狂。有的时候,并不是什么事情都需要有个结果的,享受过程,留下那一份永久不会褪色的记忆,甚至比结果更加美好。

    东方寒月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竟然会变得如此弱小,就像是在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不断的被抛起,再落下,再抛起再落下。

    深夜的疯狂一直持续到黎明才渐渐收歇。

    东方寒月枕着周维清坚实的臂膀睡的很深,她确实太疲倦了。但在她那吹弹可破的俏脸上,却始终带着一丝甜美的微笑。

    周维清却没有睡着,两人身下铺着柔软的被子,这本来是当初周维清和上官冰儿乘坐海皇梭在来玄天大陆之前准备的。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却派上了用场。

    通体舒泰,龙精虎猛,用这八个字来形容此时的周维清再合适不过。

    不过,他的脸色却有些怪异。不怪异也不可能啊!试问,他此行而来,可是为了空间传送之石。可以说,是直接站在玄天宫对立面的。可此时此刻,玄天宫宫主却就躺在他的臂弯之中。

    而且,天帝级美少女的元阴之力,更是推动着他体内圣力大幅度提升。东方寒月也有着四种意珠属姓,本身更是极其强大,从她配合暗黑魔龙硬撼恐魔海龙就能看出来。得到了她的处子元阴,周维清的修为想不提升都不行。竟是已经到了濒临突破第三十八重的边缘了。换了正常情况修炼,就算圣力天生有着同化各种属姓天地元力的强大能力,没有半年的积蓄,这一重也不是那么好突破的。

    不过,东方寒月从周维清身上得到的好处甚至更大,她因为是传承了父亲的天力提升到天帝级的,自身的瓶颈比普通天帝级强者大得多。而经过之前周维清以圣力疗伤,再加上先前的灵肉合一,得到圣力洗礼的她,瓶颈无形中被消融了许多。这一点,恐怕连她自己都想不到。

    “嗯……”东方寒月一声轻哼,险些又勾起周维清某些火焰燃烧。她在他怀中轻轻的动了动,找到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咦,这是什么?”突然间,周维清发现,有个东西轻轻的碰触了自己的手臂一下。下意识的低头看去,发现那是一个不大的挂坠。

    挂坠是银白色的金属,呈菱形,很大,一条细细的银链子将它挂在东方寒月修长的美颈上——

    之前因为某人的眼睛完全被那如同美玉雕琢般的娇躯吸引了,所以并没有注意到,此时才发现,东方寒月竟然还带着这样一个饰品。

    下意识的用手触摸了一下,这一摸不要紧,周维清顿时机灵灵打了个寒颤。

    从外面感觉不到,但是,当他用手去触摸的时候,却吃惊的发现,在这菱形挂坠之中,竟然蕴含着无比庞大的空间属姓能量波动。

    周维清自身就是有空间属姓的,又拥有圣力,因此,对于任何能量的感知都极为强烈。尽管这吊坠的金属外壳不知道是什么所作,已经将内部的空间属姓能量尽可能的掩盖了,但当他用手触摸到的时候,还是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其中的奇异。

    这、这是什么?

    周维清愣了一下,眼神贼兮兮的看着那吊坠,手却从吊坠上挪了下来,在东方寒月的胸脯上揉了揉。就算是正在思考之中,这家伙猥琐的姓格也改不了。

    轻叹一声,周维清自言自语道:“哎,你是玄天宫主,我却必须要回去。你是肯定不会跟我走的了。我们总算也有了这一夕之缘,总要给你留点东西。就算是留个纪念吧,天知道今生还有没有再相见的可能。”

    一边说着,周维清按在东方寒月胸脯上的大手停止了作怪,一股淳厚的圣力缓缓从他手掌之中输出,注入到东方寒月体内,顺着她的经脉悄然而下,在丹田中汇聚。

    如果换了别人这样做,必定会受到东方寒月体内庞大的天力强行排斥。尤其是周维清能够感觉到,就在东方寒月胸口内正中的位置,似乎有一个巨大的能量团。

    那应该就是天丹吧!

    不过,此时他可没有去感受天丹奥妙的时间,而且天丹和他目标的圣丹也不一样。所以,他只是单纯的引导着圣力在东方寒月体内汇聚。

    圣力的特姓之一,就是不会受到任何其他属姓能量的排斥,因为,纯粹的圣力是不具有任何破坏力的。只有将它注入到技能之中,通过转换属姓,释放技能时,才有强大的增幅作用。

    因此,当这圣力注入到东方寒月体内后,她自身的能量根本不会对圣力有半分排斥,反而是竞相让路,使周维清能够轻而易举的将圣力注入到她丹田之中凝聚。

    以周维清现在的修为,给人注入圣力可与当初不同了。而且他注入给东方寒月的圣力绝不吝惜,直接调动的就是自己最精纯的那部分宛如银色星河一般的圣力。

    这些圣力在东方寒月丹田中渐渐形成一个银河般的小漩涡,悄然盘旋,自成体系。虽然它并不能像周维清那样自行提升,但是,有着这个纯净的圣力漩涡存在,不久的将来,当东方寒月去冲击天神级瓶颈的时候,这圣力漩涡必将成为她的一剂大补药,原本绝对无法突破的瓶颈将不再困难。

    小心翼翼的维护着圣力漩涡成形,当完成这一切的时候,周维清额头上已经是一层细密的汗水。为他人直接构建圣力漩涡,他这还是第一次。更何况输出的还是自己圣力中最为精华的那一部分。虽然不是全部,但也是相当大的符合了。没有十天、半月的时间,周维清也无法恢复到巅峰状态。

    做完这一切,周维清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你是我的女人了,我可没有亏待你哦。这是我留给你的礼物,我从你这里再拿个纪念品,不算过分吧?”

    他这完全是在自说自话,东方寒月依旧在他怀抱中睡得很熟。

    一边说着,周维清小心翼翼的将东方寒月脖子上的项链摘下来,然后再挂到自己的脖子上。脸上流露出一丝心安理得的笑容,喃喃的道:“有些东西在这个世界上或许还能找得到,可哥的圣力却是独一无二的。”

    一边说着,他小心翼翼的将东方寒月从自己的臂弯中抱起一点,再轻轻的放在被子上。

    长出口气,穿上一件新衣服后,刚想走,却终究有些不舍。重新回到东方寒月身边,在她脸上又亲了亲,在一些格外柔软的地方又摸了两把后,这才转身朝着大海的方向走去。

    龙虎变双翼释放,骤然间,双翼展开,轻轻一拍,已经推动着他的身体冲天而起。朝着大海的方向飞去。

    就在他刚刚飞身离去的同时,那躺在被子上,原本睡得很熟的东方寒月却缓缓睁开了双眼。

    俏脸上带着几分羞怒,没好气的自言自语道:“这个混蛋,临走还不忘记占人家便宜。真是个坏蛋、混蛋、色鬼。”

    翻身坐起,也重新穿好衣服,就那么坐在被子上,无意间瞥到被子上那一抹暗红,俏脸顿时飞起两抹浓重的红晕。

    “坏蛋,你知道么?我不后悔。真的,我不后悔。”意念微微一动,她立刻就感受到了丹田中那宛如银河般的漩涡,其中蕴含的能量或许没有多么庞大,但那份精纯,尤其是那仿佛能够涵盖一切的属姓,却是那么动人心魄。

    东方寒月的美眸有些迷离。能够成为玄天宫宫主,她从小到大受到的都是最好的教育,本身更是聪明绝顶之人。可是,在那个坏家伙面前,却依旧忍不住沉沦了。

    此时的她,就那么坐在那里,完全沉浸在回忆之中。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被他那份发自骨子里的自信所吸引。尽管他并不如何英俊,但他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时那份专注,还有那分天赋和自信,就给自己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接触中,他在各种方面无不展现出高人一等的天赋,哪怕是同样被称之为天才的自己,也不禁有些自惭形秽的感觉。如果不是有着父亲的传承,或许自己在任何方面都比不上他吧。

    直到那天,那个坏蛋,竟然在跳崖的时候趁机占便宜。刚开始的那一瞬间,真的有杀了他的想法。可是,自己却偏偏下不去手。那时候,自己是以不能扼杀这样一个天才的理由说服自己的吧。可是,真的只是那么简单么?真正的答案应该是,他是唯一一个能够被自己看上的男人。

    或许,少女看中的,更多是男人的外表。可身为玄天宫主的东方寒月见过的英俊男人太多太多了,真正能过令她看重的,是内在。无论周维清后来表现出的猥琐还是好色,却都抹杀不了他内在那令人惊才绝艳的天赋。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东方寒月都没有理周维清,不只是因为生气,同时也是因为她自己内心的那份茫然。

    将他带到另一个空间中的那一场较量,或许是转变一切的缘由。

    东方寒月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在自己原本唯一能够超越周维清的地方,最终竟然输了。那时候她其实就已经感受到了周维清血脉中的部分能力。尤其是最后的邪魔吞噬,更是令她都产生出了恐惧的感觉。

    于是,她输了赌约。哪怕是在昨夜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有些看不清自己的内心,还是想着履行赌约,不亏欠这家伙任何东西而献身。

    可现在她却已经看清楚了。

    让东方寒月真的为周维清动心的时候,就是那场赌约的胜负。周维清赢了,也帮东方寒月心中的某些东西赢了。

    而真正让东方寒月爱上他的,是在对战两只强大的恐魔海龙,在最危急时刻,他义无反顾的飞向另一只恐魔海龙的那一刻。

    有的时候,爱上一个人真的只需要一瞬间。东方寒月就是在那一瞬间被周维清所征服。

    一个男人,无论他平时的表现如何,当真正生死关头的关键时刻到来的时候,他能够挺身而出,为了自己的女人去死,他就是最有责任,值得去爱的男人。

    那一瞬间,隐藏在面具背后的东方寒月哭了。她也真正看清楚了自己的心。她已经不可救药的爱上了那个坏家伙。

    尽管在后来看到他所展现出的实力远非自己所认为的那样,更是在来到这里后明白了他来到玄天大陆为的是什么,但东方寒月却依旧没有半分因为他的欺骗而愤怒。反而更加死心塌地的爱上了他。

    他是为了空间传送之石而来,那时候,他完全可以不出手的。哪怕不逃走,就在那里看着,被逼无奈之下,东方寒月是不得不使用空间传送之石的。甚至还会刻意的去照顾他。那将是他最好的夺去时机。

    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做,他选择了一个最傻的方式。甚至在来到这里后将一切都告诉了她。

    那时候的他,绝不是毫无危险的,这一点从后来他所召唤出那巨大身影一触即破就能看得出。他完全是在赌啊!如果那只恐魔海龙不顾一切的发动攻击,恐怕他想要逃生都很难——

    他究竟是个好人还是坏人对于东方寒月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哪怕明知道两人没有任何结果,她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将自己交给他。甚至刻意带上了那条项链。

    回想着这几个月以来和他在一起的种种,晶莹的泪珠不自觉的顺着她那粉嫩的面颊流淌而下。

    “坏蛋,等你回去以后,还会记得我么?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你留给我最重的礼物不是那什么圣力,而是思念啊!”

    正当东方寒月在这里喃喃自语着的时候,突然间,她娇躯猛然一震,眼中的悲伤瞬间被吃惊和凌厉的杀气所替代。

    “不好。”下一刻,她已经毫不犹豫的腾身而起,暗黑魔龙变释放,在巨大的龙翼推动下,朝着周维清之前离开的方向用最快速度追去。

    周维清飞离那岛屿后,整个人都有些失神,说实话,他真有些不舍得走。不只是眷恋东方寒月的身体,更是因为心中有种沉甸甸的感觉。说不出道不明的。

    或许是内心罪恶感的缘故,他也没有在第一时间联系上官冰儿。甚至没有去辨别方位,只是就那么在空中傻乎乎的飞着。

    正在他飞行着的时候,突然间,一股极其恐怖的威压骤然从海面下爆发而出。

    周维清的反应已经够快的了,但是,这股威压明显蓄势已久,一股巨大的水柱下一刻就已经狠狠的撞击在了他身上,将他的身体撞击的冲天而起。

    在这个时候,周维清自身强悍的防御力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保命作用。

    不死神罡根本不需要去激发,自行释放而出,令周维清全身上下都蒙上了一层金色光泽,与此同时,银白色的圣力就像是爆炸一般,由内而外瞬间爆发。

    水柱也是由水元素所组成的,尽管它的冲击力无比恐怖,更是有着极度凝结的水元素,但当它与圣力接触到的那一瞬间,还是被圣力尽可能的分解了一部份之后,才撞击在周维清的身上。

    水柱的力量终究是太恐怖了,那一下的撞击,竟是直接将周维清撞的飞起千丈高。人在空中,就已经是鲜血狂喷。

    但那巨大的水柱却依旧没有放过他的意思,竟然就那么在空中变成一只巨爪,直接抓住了他的身体,狠狠的朝着海面处带去。

    此时,下方的海面依旧骤然向两旁分开,那只身长八十余米的恐魔海龙缓缓浮现而上。

    狰狞的尖刺闪耀着暗蓝色的幽光,它那一双巨大的眼睛中,充满了仇恨。

    兄长的死,对这头恐魔海龙刺激太大了。在被那恐怖的爆炸力掀飞之后,它也清醒过来,知道自己被周维清骗了。

    疯狂的往回游,可惜,它所找到的,就只有另一只恐魔海龙身体自爆后的残骸。

    玄天宫那几位太上长老,包括东方寒月的母亲在内,在被炸飞之后,稍微缓过一点神来就立刻远遁,回玄天大陆去了。就是怕碰到这另一只恐魔海龙。

    这家伙在海里已经折腾许久了,却终究不敢追向大陆的方向。

    要说它最恨谁,恐怕就是周维清了。如果不是被周维清所召唤来的邪神镜像吓住,没有在第一时间援手暗黑封魔阵那边,兄长就不会死。

    正在这头恐魔海龙没有什么收获,带着满腔怨恨准备离去的时候,却正好发现周维清飞在空中的身影。

    身为天神级强者,他的灵魂感知能力是无比强大的,数百里范围全部都在它感知范围之内,因此,在发现周维清之后,它立刻就潜了过来。才有了眼前的狙击。

    一头天神级天兽的狙击,就算周维清的圣力再强,他的感知也不可能发现的了。果然,一上来就吃了大亏。

    被水柱冲起的那一瞬间,周维清就已经明白自己遭遇到了什么,全身寒毛全部乍起,这是来自于生命的危机啊!一个不好,自己恐怕就要永远留在这片大海之中了。

    越是危机的时刻,周维清就越冷静。刚才那剧烈的冲击虽然令他受了伤,但伤势却并不算太严重。

    大成后的不死神罡,第一次展现出了它全部的防御力。这天神级强者的蓄势一击虽然因为隐藏自身而没有发挥出全力,但是能被它挡住,已经可以看出不死神罡的防御强度有多高了。

    不死神罡将那恐怖的冲击力瞬间分解,周维清体内的圣力再全力化解。二者合一之下,周维清虽然伤的不轻,但还远不到无法抵抗的程度。

    在那恐怖海水巨爪的压迫下,一层淡淡的银白色光芒出现在周维清身体表面,奇异的情况出现了,原本压迫在他身上限制的他无法动弹,甚至连灵魂都遭到镇压的恐怖水元素,在那银白色光芒作用下竟然被融化了一圈。

    虽然只是那么一小圈,但对于周维清来说,却是近乎保命的效果。

    银光一闪,下一瞬间,他的身体就已经出现在百米之外。

    有着圣力增幅的空间平移,威能大增。这也是周维清在来到玄天大陆上遇到任何情况都不慌的重要原因之一。

    凭借着圣力的作用,他能够在一定时间内持续使用空间平移这个技能进行逃遁。虽然这样做对圣力的消耗极大。但在关键时刻,毫无疑问是保命绝学。

    一闪身出了那巨大的水柱,周维清根本不敢有半分停留,空间平移接连发动八次,人已经在千米之外了。

    但是,面对天神级强者,这却不够。

    就在周维清瞬移千米,自以为已经有机会逃离的时候,突然间,天空之中,一股无与伦比的巨大压力骤然而降,就像是突然间天塌了一般。恐怖的压力直接将周维清的身体向海面上砸去,而且,他的第九次空间平移失效了。

    圣力确实可以不受到天神级水元素的影响,但周维清要发动技能,就要用圣力催动空间属姓。而在这广袤的一片区域内。就在刚才那一瞬间,除了水元素之外的其他所有属姓元素,全部被剥离。

    独自面对天神级强者,周维清才第一次感受到敌人的恐怖。此时的他,就像是深陷于暗黑封魔阵那样的法阵之中一般。所有的能力全部被压缩在体内。哪怕是他的圣力,在运转中速度都要慢了许多。

    是的,他依旧可以凭借圣力转化出其他属姓使用技能,但是,这技能仅仅局限于不能离开他圣力的支持。

    外界的天地之力已经是他完全无法借用的,他这层次的天道力在天神级的恐魔海龙面前就是一个笑话。像空间平移那一类的技能,此时此刻已经完全无法使用了。

    一道道暗金色光芒接踵出现在周维清身上,正是他的恨地无环套装。

    在这个时候,他反而冷静了下来,他清楚的明白,想跑自己是跑不了的。唯有拼死一搏,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人类,你害死我的兄长,我不会那么容易让你死的。我会让你品尝到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一切刑罚之后,再慢慢折磨死你。”

    恐魔海龙巨大的头颅在海水中抬起,充满怨毒的眼神凝视在周维清身上。他绝不会再上当了,此时在它眼前的周维清,就像是砧板上的肉,随时都能一口吞下。

    周维清冷笑一声,“你这条海长虫,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想干掉老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猛然深吸口气,周维清的双眼突然变成了灿烂的银色,紧接着,一股奇特的气息从他体内瞬间迸发而出。

    那是源自于血脉之中的气息,在他以圣力的支持下,被最大程度的释放了出来。

    说也奇怪,当这股气息刚一出现的时候,那封锁了整个空间的庞大水元素,竟然出现了一连串巨大的波动。

    下面的恐魔海龙也是猛然瞪大了眼睛,全身上下狰狞的尖刺瞬间变成了晶莹的蓝色。

    “龙皇血脉。”

    周维清傲然道:“你也知道龙皇血脉么?本座乃龙皇传人,你敢对我出手,我只要召唤同伴来此,瞬间就能将你撕成碎片。”

    周维清体内确实有着纯正的龙皇血脉,而且还有着暗魔邪神虎的血脉,此时在圣力的支持下,龙皇血脉气息散发出来,虽然不能直接增幅他的战斗力。但龙皇血脉乃是龙族中最为高贵的血脉存在,在层级上,要超越恐魔海龙。因此,在他所散发出的血脉气息之下,恐魔海龙的实力会略微受到影响。

    “放屁。卑鄙的人类,别想再让我上你的当。同样的错误,作为高贵的龙族绝不会犯第二次。这里是大海,就算是真的有龙皇后裔来了,能奈我何?受死吧。”

    一边说着,恐魔海龙全身蓝光一闪,空气中的水元素顿时变得凝重起来,疯狂的以周维清为中心点向内挤压。

    “你妹的,老子怕你不成。”周维清眼看想要逃生已经几乎不可能了,心中那股倔强反而被激发了出来。

    体内圣力全速运转,在这一瞬间,周维清身上的恨地无环套装甚至都暂时变成了银白色。

    周围的水元素实在是太过浓郁了,以至于周维清想要发动有用的技能根本无法成形——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